ZKIZ Archives


華爾街加強監管 沃爾克規則生效

http://magazine.caixin.com/2012-07-06/100408098.html

 旨在將風險較高的自營業務與傳統銀行業務分離的「沃爾克規則」(Volcker Rule)將於7月21日起生效, 但該規則的最終版本至今仍未出台。

  2010年7月21日,美國總統奧巴馬簽署《多德-弗蘭克華爾街改革與消費者保護法案》(下稱《多德-弗蘭克法案》),三大核心內容包括:結束 金融機構「大而不倒」的困局,允許關閉或拆分經營不善的金融機構並禁止使用納稅人資金救市;在美聯儲下設立消費者金融保護局,保證消費者能夠獲得透明準確 的信息;採納「沃爾克規則」,限制金融機構的投機性交易。

  這裡提到的「沃爾克規則」是《多德-弗蘭克法案》中最重要也是最有爭議的條款,它由前美聯儲主席沃爾克(Paul Volcker)提出,禁止接受存款保險的機構、銀行控股公司及其附屬機構,通過銀行自身賬戶,從事和任何證券、衍生品以及其他金融工具相關的短期自營交易,同時禁止上述機構擁有、投資對沖基金或私募股權基金。

  「沃爾克規則」有利於穩定金融系統,抑制金融風險的傳遞與擴大,避免因金融機構「大而不倒」或「關聯性太強而不能倒」引發的全球金融危機。但該 規則對多數銀行來說並不是個好消息,因為銀行不但要付出高額成本做很多技術上的準備來滿足監管要求,更重要的是它們將不得不放棄給其帶來豐厚回報的自營交 易。

  在銀行業不斷的遊說和施壓下,美聯儲與其他四家金融監管機構4月19日發表聯合聲明稱,將給銀行業兩年適應期,銀行業需在2014年7月21日 之前完全符合「沃爾克規則」要求,剝離自營業務。同時,適應期的截止日期最晚可被推遲至2017年。也就是說,至少在兩年內銀行仍可開展自營業務。

  但今年5月摩根大通因信貸衍生品交易失誤而意外損失20億美元,給監管機構推行「沃爾克規則」、加強對華爾街的金融監管,提供了更多理由。

  業界人士批評「沃爾克規則」缺乏清晰界限和標準,在實際操作中難以區分被允許的風險控制和被禁止的自營交易。該規則雖禁止銀行利用自有資金進行 投機交易,但允許其通過對沖操作進行風險控制。同時,規則中有大量豁免條款,可能會導致規則力度被淡化。就連《多德-弗蘭克法案》的合著者、民主黨眾議員 弗蘭克也認為,該規則「太過複雜」,並敦促監管機構在9月3日之前發佈該規則的簡化版本。■


華爾街 華爾 加強 監管 沃爾克 沃爾 規則 生效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34931

保羅·沃爾克傳記:金石為開

http://wallstreetcn.com/node/19335

NYT: 全球金融危機毀滅聲譽就跟毀滅財富一樣高效。艾倫·格林斯潘、羅伯特·魯賓、Sanford Weill、Richard S. Fuld Jr.、James E. Cayne——羞愧者的名單幾乎無窮無盡,真正的英雄卻少之又少。然而,有一個人卻逆勢而上,在危機中贏得了人們的尊敬和欽佩。而現在,隨著人物傳記《沃 爾克:金石為開》(Volcker: The Triumph of Persistence)的出版,保羅·沃爾克終於得以向世人細緻呈現其如何成就輝煌一生。

紐約大學斯特恩商學院教授William L. Silber並不屬於典型的人物傳記家,而是更像一名技術專家。在他為沃爾克撰寫的「職業生涯傳記」一書裡,Silber基本上只聚焦於沃爾克從事公共服 務的那些年間。在這裡,我們看不到任何有關沃爾克私人生活的信息:譬如,他的婚姻,以及兩個小孩的出生。即便是對他擔任Wolfensohn & Company高管8年的這段經歷,Silber也僅書寫了寥寥幾段。如果你想要看的是沃爾克肖像畫,那麼另一本書可能更適合你:Joseph B. Treaster 2004年所作《保羅·沃爾克:製造金融傳奇》(Paul Volcker: The Making of a Financial Legend)。

另一方面,對於那些痴迷於黃金價格和外匯匯率,以及FOMC會議記錄的政策學究們來說,這本書卻是一個寶庫。如果一個人對國際匯率政策缺乏足夠瞭 解,那麼他將難以跟上本書對沃爾克1969-1974年任職於財政部期間的長篇報導。但有一個主題是明確的:就是在這些年間,沃爾克成為了一位國際金融重 量級人物,並因其作為一名人民公僕的正直廉潔形象而為人稱道。

Silber對沃爾克本人進行了42次訪談。本書的核心內容,是圍繞沃爾克1979-1987年擔任美聯儲主席期間的這段經歷展開。此外,本書還覆蓋了奧巴馬總統任期內推出的沃爾克規則。

儘管有觀點認為,沃爾克規則不過是後危機時代金融改革的一個腳註,但Silber並不這樣認為。顯然,Silber十分崇拜其傳記主人公。在 1980年的一次美聯儲會議上,沃爾克思考了通脹預期、資本狀況和銀行「以流動性為續」等主題,他的言論被描述為「配得上莎士比亞戲劇主人公的獨白」。

時至今日,從沃爾克的視角出發,來重溫20世紀80年代早期的嚴峻畫面,這仍令人著迷。當時的市場的確發了瘋:1980年4-6月期間,主要利率從 20%跌至12%,黃金價格上漲了30%。這些數字放在今天是無法想像的,對今天的交易員來說,即便是1%的變動都足以讓他們興奮不已。

不過,沃爾克的其他經歷卻與今天頗為相似。1981年,他擔心美聯儲成為「市場上的唯一遊戲」,因為在財政政策方面,美聯儲得不到財政部的任何援 助。今天的伯南克也會這麼說。1984年,為拯救瀕臨破產的伊利諾大陸國民銀行(Continental Illinois),沃爾克推出了幾十億美元的銀行救助項目,而這遭到了當時美國聯邦存款保險公司(FDIC)主席William M. Isaac的阻力;24年後,時任FDIC主席的Sheila C. Bair同樣不喜歡此類項目,而她也被要求採取類似行動,且需要承擔更大規模的損失。

沃爾克開設的先例要更少一些。例如,他從未因認為失業率過高而降息。不過,在出現銀行業危機之時——引發這場危機的主要原因在於美聯儲監管不力——他突然決定必須降息,以幫助拯救金融行業。他說:「也許我們必須採取一些非常規措施。」

在一個美聯儲主席不斷被各路理論家抨擊的時代,沃爾克的實用主義令人印象深刻:沃爾克遠非堅定的反通脹鬥士,他不會為抑制物價走高而不惜任何代價維 持高利率,他總是願意打破自我強加的規則。更重要的是,沃爾克最具革命性的創新——美聯儲設定了三年的貨幣數量目標,而非利率目標——本身就是一項相當務 實的行動:他從未擁有像Milton Friedman那樣的真正貨幣主義者的支持,也從未真正想要得到它。

沃爾克的確取得了非凡成就。他們說過,這一切不可能做到:1980年,經濟學重量級人物——保羅·薩繆爾森、肯尼斯·阿羅、亨利·考夫曼——均聲稱美聯儲無法降低高達12%的通脹率。但就在6年內,沃爾克將之降低到了3.4%。

從某種意義上來說,在沃爾克一直想要但卻從未得到的工作背後,正是他的最大榮譽所在。從尼克松到奧巴馬,各任總統都曾考慮過讓沃爾克出任財政部長一 職,但最後卻無一實現,理由只有一個:他一直忠於內心說話,無法完全與總統政見相容。沃爾克的忠誠從不會單單給予個人或是某個政治黨派。也許,這比任何具 體行動都更能解釋為什麼沃爾克保留了他的正直,而許多人卻已把它弄丟。

保羅 沃爾克 沃爾 傳記 金石 為開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38985

美聯儲前主席沃爾克痛斥華爾街 “永不停息的遊說”!

來源: http://wallstreetcn.com/node/212257

682da9fc-e4d2-46b4-b6c1-528359b72aef

銀行業遵守“沃克爾法規”的截止期限被延遲兩年後,美聯儲前主席保羅·沃爾克(Paul Volcker)痛斥華爾街“永不停息的政治遊說”。

沃爾克在一份聲明中稱:

讓人吃驚的是,世界領先的投資銀行們,憑借他們的聰明和敏銳為客戶提供咨詢,如何重組公司乃至整個行業,然而他們卻無法在超過五年多的時間里完成對自身業務的重新調整。

......

“或者說,據我所知,政治遊說是永不停息的,而到2017年或以後,我是否應該形成這樣的預期——法律本身就是可以改變的?”

作為多德-弗蘭克法案的一部分,2010年初推出的沃克爾法則意在限制銀行利用自有資本去從事高風險業務。根據原先的規定,銀行需要在2015年之前大幅削減甚至徹底放棄私募股本業務。

然而,華爾街見聞網站介紹過,美聯儲本周四宣布,將銀行業符合金融監管法“沃克爾法規”(the Volcker rule)規定的截止期從2015年7月推遲到2017年7月。這意味著,到2017年7月,銀行業才必須完成該法規要求的拋售其所持私募基金和對沖基金,限期寬限了兩年。此前呼籲爭取更多時間清倉的銀行爭取了更多時間繼續以高風險投資獲利。

自限制銀行交易的沃克爾法規去年決定今年實施以來,美國銀行業一直施壓監管機構,希望對其限期拋售所持私募基金等基金的要求推遲數年。美聯儲昨日聲明中提到,上述推遲期限的決定將“減少大規模剝離‘擔保基金’可能導致市場大動蕩的影響”。

高盛、摩根士丹利和摩根大通都是這一美聯儲新規的受益者。上月發布的一份監管機構文件顯示,僅高盛一家華爾街機構的私募基金投資就約有70億美元。

《華爾街日報》報道指出,對於某些流動性差的銀行所持基金,美聯儲還可以選擇寬限五年。而昨日美聯儲並未明確會不會這麽做。不過,這次新規已經是華爾街限制沃克爾法規監管的又一次勝利。截止新規發布當天收盤,高盛、摩根士丹利和摩根大通的股票一日內分別上漲3.56%、5.79%和3.81%。

20141219goldmansachsstocks,w_640

(更多精彩財經資訊,點擊這里下載華爾街見聞App)

美聯儲 美聯 主席 沃爾克 沃爾 痛斥 華爾街 華爾 永不 停息 遊說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124400

美聯儲前主席沃爾克痛斥華爾街 “永不停息地遊說”!

來源: http://wallstreetcn.com/node/212257

682da9fc-e4d2-46b4-b6c1-528359b72aef

銀行業遵守“沃克爾法規”的截止期限被延遲兩年後,美聯儲前主席保羅·沃爾克(Paul Volcker)痛斥華爾街“永不停息地政治遊說”。

沃爾克在一份聲明中稱:

讓人吃驚的是,世界領先的投資銀行們,憑借他們的聰明和敏銳為客戶提供咨詢,如何重組公司乃至整個行業,然而他們卻無法在超過五年多的時間里完成對自身業務的重新調整。

......

“或者說,據我所知,政治遊說是永不停息的,而到2017年或以後,我是否應該形成這樣的預期——法律本身就是可以改變的?”

作為多德-弗蘭克法案的一部分,2010年初推出的沃克爾法則意在限制銀行利用自有資本去從事高風險業務。根據原先的規定,銀行需要在2015年之前大幅削減甚至徹底放棄私募股本業務。

然而,華爾街見聞網站介紹過,美聯儲本周四宣布,將銀行業符合金融監管法“沃克爾法規”(the Volcker rule)規定的截止期從2015年7月推遲到2017年7月。這意味著,到2017年7月,銀行業才必須完成該法規要求的拋售其所持私募基金和對沖基金,限期寬限了兩年。此前呼籲爭取更多時間清倉的銀行爭取了更多時間繼續以高風險投資獲利。

自限制銀行交易的沃克爾法規去年決定今年實施以來,美國銀行業一直施壓監管機構,希望對其限期拋售所持私募基金等基金的要求推遲數年。美聯儲昨日聲明中提到,上述推遲期限的決定將“減少大規模剝離‘擔保基金’可能導致市場大動蕩的影響”。

高盛、摩根士丹利和摩根大通都是這一美聯儲新規的受益者。上月發布的一份監管機構文件顯示,僅高盛一家華爾街機構的私募基金投資就約有70億美元。

《華爾街日報》報道指出,對於某些流動性差的銀行所持基金,美聯儲還可以選擇寬限五年。而昨日美聯儲並未明確會不會這麽做。不過,這次新規已經是華爾街限制沃克爾法規監管的又一次勝利。截止新規發布當天收盤,高盛、摩根士丹利和摩根大通的股票一日內分別上漲3.56%、5.79%和3.81%。

20141219goldmansachsstocks,w_640

(更多精彩財經資訊,點擊這里下載華爾街見聞App)

美聯儲 美聯 主席 沃爾克 沃爾 痛斥 華爾街 華爾 永不 停息 遊說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124536

沃爾克規則八年後首次修訂,華爾街迎“去監管時代”

截至5月末,美國參眾兩院都投票通過了旨在修改2010年《多德-弗蘭克法案》(Dodd-Frank Act)的立法,且美國總統特朗普於5月24日正式簽署法案,至此去監管正式生效。其核心內容包括:減輕小銀行負擔、放松部分銀行控股集團監管要求。

更值得註意的是,5月30日,美聯儲在五大美國政府機構中率先公布提議,生效四年的“沃爾克規則”(Volcker Rule)首次迎來修訂,提議將針對大部分做交易的金融機構實行最廣泛的合規要求,交易規模較小的公司將面臨較少要求。“沃爾克規則”於2010年金融危機期間公布,由前美聯儲主席、經濟複蘇顧問委員會主席保羅·沃爾克(Paul Volcker)提出,是2010年以來美國最大金融監管改革法《多德-弗蘭克法案》的一部分。該規則的主要內容包括禁止銀行進行自營交易、投資對沖基金或者私募基金等,曾令華爾街叫苦不叠。

盡管《多德-弗蘭克法案》並未被全部推翻,但部分核心門檻的放松使得危機後宛如戴上鐐銬跳舞的金融機構煥發了新的生機。

此前,第一財經記者獨家專訪了2016年諾貝爾經濟學獎獲得者之一的奧利弗·哈特(Oliver Hart)。他表示,“我認為不應該對大銀行徹底去監管,也不支持政府最終不計成本紓困大機構、讓納稅人買單,但繁瑣的金融監管細節的確可以簡化,尤其是可以考慮取消‘沃爾克規則’,包括其中對限制銀行自營交易的細則。”他告訴記者,“當年監管繁複可能並不是出於謹慎,而可能是因為危機後,參與制定監管細則的相關利益方太多,各方無法達成一致,導致談判的結果就是越來越繁複。”

金融去監管正式生效

當地時間5月22日,美國國會眾議院以258對159的投票結果通過了一項旨在修改《多德-弗蘭克法案》的法案,該立法早在3月已獲得參議院通過。此後,該法案已經提交特朗普並經其簽署後生效。這也是特朗普就任以來為數不多在參眾兩院都獲得兩黨共同支持的法案和改革進程。

該進程早在去年6月已經有了眉目。隨著共和黨人獲得參眾兩院多數席位及總統職位,修改甚至推翻由民主黨人主導的《多德-弗蘭克法案》便提上了美國國會的議事日程。2017年6月,共和黨占絕對多數的眾議院表決通過“CHOICE法案”,該法案對《多德-弗蘭克法案》的修改主要包括:撤銷“沃爾克規則”,允許所有銀行開展自營交易、投資對沖基金或私募基金;廢除系統重要性銀行的“生前遺囑”,廢止聯邦存款保險公司(FDIC)對各銀行處置計劃的監管職責;提高應急準備金計提;不再為華爾街從業人員設置獎金限額等。然而,由於該法案過於激進,受到了小部分共和黨人和所有民主黨議員的反對,至今未在參議院進行表決。

與“CHOICE法案”不同,本次參、眾議院通過的法案較為緩和,並未直接完全推翻《多德-弗蘭克法案》中內容,只是減輕了社區銀行及部分中型銀行所受的監管要求,因此獲得了部分民主黨議員的贊同。

就細節而言,本次通過的法案首先簡化了總資產100億美元以下的社區銀行資本充足率考量方法。法案要求監管機構重新設定社區銀行的杠桿率指標(CBLR),總資產100億美元以下的社區銀行只需保證自身CBLR介於8%與10%之間,而不需要再計算資本充足率,便可認為該銀行已滿足資本充足率要求。

興業研究分析認為,如學界觀點所提及的,基於人為設定風險權重,計算得出的資本充足率指標未必能有效反映銀行真正蘊含風險(如金融危機期間高評級債券大規模違約等)。因此,金融危機後巴塞爾委員會引入了杠桿率,作為資本充足率指標的補充。部分批評者認為,計算資本充足率指標所需的風險加權系統過於複雜,小銀行難以承擔該部分成本。

同時,法案豁免部分小銀行財務報告要求,簡化總資產50億美元以下小銀行所需提交財務報告的要求。此前,根據監管要求,所有銀行每季度都必須向監管機構提交一份完備的收入和相關情況報表。這些報告往往需要填寫大量的表格和數據,使得小型銀行不得不投入大量成本。

系統重要性金融機構迎利好

危機後,美國監管層對於“系統重要性金融機構”(SIFI)的監管強度與日俱增,而此次通過的法案則放松了對部分銀行控股集團監管要求。

一是提高SIFI機構的門檻。法案將SIFI機構的門檻由總資產500億美元上調至2500億美元。總資產500億美元至1000億美元的銀行,法案生效後即可被劃出SIFI的行列中;總資產1000億美元至2500億美元的銀行,法案生效18個月後才可從SIFI行列中劃出。

這一劃分的影響不容忽視。例如,總資產2500億美元以下的銀行所進行壓力測試場景數量可以減少、壓力測試頻率將可以降低;總資產2500億美元以下的銀行將不再需要強制自行執行壓力測試;上市銀行中必須設立風險委員會的總資產門檻由100億美元提高至500億美元。值得註意的是,法案特別提出該部分規定將不會對在美國設有分支機構的全球總資產超過1000億美元的外國銀行生效。

所謂的“壓力測試”,就是指美聯儲的年度“全面資本分析和審查”(CCAR),華爾街人士對此無不皺眉。“盡管銀行體系更為健康,但CCAR對銀行而言是大工程,人員、建模花費巨大,與其將精力花在這些事情上,可以做更多其他有意義的事。”華爾街某大行風控負責人馮磊對第一財經記者表示。

CCAR旨在對在美的主要SIFI機構的資本充足進行系統性評估,即在一系列極端不利的經濟環境假設下,測試銀行的貸款和證券化資產是否安全,旨在防範2007-2009年美國信貸危機重演。

港交所首席中國經濟學家巴曙松此前的研究顯示,CCAR的主要問題有:第一,涉及範圍廣,銀行管理層和董事會都深涉其中,銀行工作量很大;第二,技術上的難題導致做壓力測試的難度較大;第三,CCAR涉及到風險管理方面的內容(如內部如何管理、控制、監管風險),這些流程則更加複雜。一般來說,大銀行專門做CCAR就有幾十人,開支很大。

此外,法案將增列部分資產為高流動性資產,允許將投資級的具有較好市場流動性的市政債券在計算流動性覆蓋率(LCR)時被列為2B級資產。

“沃爾克緊箍咒”將松綁

其實,2014年正式生效的“沃爾克規則”對於華爾街大行而言仍是難以忘卻的痛,劍指銀行盈利能力最強的交易業務,即禁止銀行進行自營交易、投資對沖基金或者私募基金等,只允許銀行為做市、風險對沖從事自營交易,然而這兩者之間的界限往往十分模糊。

此次修改也正是因為現有“沃爾克規則”帶來的成本太高。瑞銀投行部總裁奧塞爾此前對第一財經記者表示,後危機時代的監管細則限制了銀行的做市商功能,“我們需要註意的是,要區別銀行做市和自營交易兩種不同角色。同樣,監管方也應該對這兩種不同性質的業務進行區分,並分類監管。”

根據美聯儲最新的提議,其按交易資產和負債規模將銀行分為三類,用於判斷銀行應遵循哪種必要的合規標準:規模大於100億美元的第一類銀行需要遵循最嚴格的法規;10億到100億美元之間的第二類銀行需滿足的要求相對減少,面臨“溫和”的合規要求。總資產小於100億美元,且用於交易的資產和負債小於總資產5%的銀行可免受自營交易的約束。低於10億美元的第三類銀行的CEO不再需要自我證明遵循沃爾克規則。

同時,提案還給交易員更多自由,如取消了銀行家持倉低於60天就違反沃爾克規則的規定。總體而言,提議對交易規模較小的銀行監管更為寬松。

公布提議後,美聯儲理事會以3票贊成、0票反對批準了關於改革“沃爾克規則”的提議。當日,美股金融板塊走高,摩根大通收漲2.28%,摩根士丹利漲2.02%、花旗漲1.48%、高盛漲1.3%。

沃爾克 沃爾 規則 年後 首次 修訂 華爾街 華爾 監管 時代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65314

股票掌故 | 香港股票資訊 | 神州股票資訊 | 台股資訊 | 博客好文 | 文庫舊文 | 香港股票資訊 | 第一財經 | 微信公眾號 | Webb哥點將錄 | 港股專區 | 股海挪亞方舟 | 動漫遊戲音樂 | 好歌 | 動漫綜合 | RealBlog | 測試 | 強國 | 潮流潮物 [Fashion board] | 龍鳳大茶樓 | 文章保管庫 | 財經人物 | 智慧 | 世界之大,無奇不有 | 創業 | 股壇維基研發區 | 英文 | 財經書籍 | 期權期指輪天地 | 郊遊遠足 | 站務 | 飲食 | 國際經濟 | 上市公司新聞 | 美股專區 | 書藉及文章分享區 | 娛樂廣場 | 波馬風雲 | 政治民生區 | 財經專業機構 | 識飲色食 | 即市討論區 | 股票專業討論區 | 全球政治經濟社會區 | 建築 | I.T. | 馬後砲膠區之圖表 | 打工仔 | 蘋果專欄 | 雨傘革命 | Louis 先生投資時事分享區 | 地產 |
ZKIZ Archives @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