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KIZ Archives


檢追脫產洗錢 滅頂延燒魏家兄弟

2014-11-06  TNM
 
 

 

頂新黑心油事件狂燒,除頂新制油董事長魏應充

遭起訴求刑30年外,原本自認只是無端受累的其他3兄弟,

本周遭檢方查出,老大魏應州、老二魏應交及老四魏應行,分別是頂新制油的董事和監察人,

魏家在海外英屬維京群島設立的控股公司,由4兄弟聯手操盤,隱身幕後控制頂新制油,

魏應充採購黑心油的任何決策,3位擔任董監事的兄弟極可能知情。

檢方認為,魏家兄弟是共犯結構,加上頂新連日來密集提款超過5億元,可能涉及脫產洗錢,

正密集追查。這股「滅頂」狂潮已繼續向魏家其他兄弟撲去。

十月三十日,彰化地檢署起訴頂新三董魏應充,發現頂新從大統長基爆發假油事件後,魏應充即親上火線主持公司「糧油決策會議」。他原本想力挽狂瀾,結果螺絲卻完全沒拴緊,把關依舊鬆弛,終至黑心油事件鋪天蓋地襲來。

兄弟決策 一掛三

魏應充在知悉公司向越南大幸福進口飼料油後,竟還要求結盟為戰略伙伴,繼續進口飼料油,經過加工包裝成食用油後,販售給七十九個下游通路商,導致全台各地餐廳、烘焙、小吃業者哀鴻遍野,台灣美食王國毀於一旦。更惡劣的是,魏應充對犯行全都不認,被檢方認定惡性重大,從重求刑三十年。雖然魏應充被檢方認定是頂新黑心油的罪魁禍首,但魏家其他三位兄弟,老大魏應州、老二魏應交及老麼魏應行也難逃責任,很可能是共犯結構,早就知悉黑心油的始末。檢方調查,總公司設在彰化永靖的頂新制油,是由魏應充擔任董事長,僅有的二席董事由魏應州和魏應交擔任,魏應行則是監察人。也就是說,四兄弟完全掌控頂新制油的決策權,根本就是自家人的生意。即便在食品部分第一線、負責經營管理的是老三魏應充,但遇到危機及重大事件,勢必會向其他三個擔任董監事的兄弟報告或討論。何況,魏家四兄弟另設頂立開發實業公司,掌控了頂新制油,頂立就設在味全台北市松江路總部同一地址,董事長、董事和監察人也同樣由魏家四兄弟擔任,職務一模一樣,四兄弟再透過海外設立的英屬維京群島商Rich Mercy Investments公司作為頂立的控股公司。

錢藏海外 難查扣

除了Rich Mercy Investments,檢方查出,頂新魏家在海外至少還成立Golden Shine和Fair Result等二家英屬維京群島商控股公司,再透過國內的頂固、頂安、頂立和頂信等公司,掌控台北101、頂新制油和頂新不動產投資事業,由四兄弟分別擔任董事長、董事或監察人。由此結構來看,四兄弟對於集團投資事業統統一把抓,不但利用外資身分,把上千億元資產藏在海外調度,連在台灣的投資獲利也可避免遭課重稅,導致各地檢署無法查扣頂新所有資產。本刊掌握,除了「頂」字輩的控股公司,魏應充另外還透過「康」字輩的康清、康發及康勝等公司,掌控味全,再透過味全和頂立控制生產豬油的正義公司。由於魏家四兄弟做生意向來交互持股、密不可分,如今魏應充遭起訴,其他三兄弟也可能被調查。至於頂新是否在海外脫產,檢調懷疑魏家恐怕不只在維京群島成立海外控股公司,可能還間接透過其他避稅天堂,層層控制頂新事業版圖,一旦查出有涉及洗錢不法,將透過艾格蒙反洗錢組織全面追查。

罪推下屬 防火牆

一名辦案人員不屑地說,魏家四兄弟就是透過百分之百的海外控股公司,把從台灣賺來的黑心錢轉到海外,等於是「毒遺台灣,錢進海外」;當初的鮭魚返鄉,不但沒帶半毛錢回來投資,還掏空台灣,實在非常可惡。由於魏家兄弟透過交叉持股及互為公司董監事,將集團各事業體緊密綑綁,理論上,任何事業體遇到問題,決策權均分的四兄弟,必然會遵循權力原則,共同討論解決。如當初魏家購買台北101股權,就是四兄弟一起討論決定;去年發生大統混油案後,頂新制油也受波及,魏應充沒有理由不向三位董監事兄弟報告,三兄弟更不可能毫無所悉。盡管魏應充在檢方偵訊時完全否認犯行,把所有責任推給下屬,不過,辦案人員研判,魏應充嘴硬,對案情撇得一乾二淨、死不認罪的關鍵是,除了將來要拚無罪求自保,也借切割案情、築好防火牆,以保護其他手足;同時設下停損點,避免風暴再燒到其他事業。檢方還查出,魏應充被收押後,頂新居然出現驚人資金調動,就在上月十六日第三波搜索當天和前一天,頂新連二天提領三.六八億元現金,近半個月共在大台北地區提領的金額超過五億元,似乎已預知有大事要發生,公司可能要用到一大筆錢。

提領鉅款 謎流向

巧合的是,在魏應充上月三十日被起訴當天,頂新還派人再領了三千萬元,可能是為了要替魏應充交保作準備。而且負責領錢的員工都是數百萬元、數千萬元提領,有次還領出一億元,而且公司還派車警戒,彷如運鈔車送錢,完全不避諱洗錢防制法規定、提領超過五十萬元的通報機制,令檢方對魏家財大氣粗的大膽行徑「刮目相看」。雖然外界猜測鉅款可能是預作魏應充的交保金,不過,由於鉅款流向不明,加上魏家在海外有控股公司,辦案人員仍不敢掉以輕心,深怕魏家乾坤大挪移,把錢搬到海外藏匿。調查局洗錢防制中心已透過金管會,要求各大銀行留意,持續注意頂新相關企業領款、匯款的狀況有無異常,避免頂新洗錢或脫產。檢方滅頂行動頻頻,前後發動三波搜索,頂新在前二波都老神在在,且似乎有如神助,不但早一步領錢預作準備,檢方也始終沒有查扣到有利的關鍵證據,而且總覺得頂新有所準備,要扣什麼資料都已先備妥。

劣油砍價 再擴張

直到十月十六日檢方第三度奇襲搜索,扣到糧油決策會議記錄,案情才出現大轉折。本刊調查,去年十一月大統長基混油案爆發後,魏應充的種種作為,是他被檢方起訴求處重刑的重要分水嶺。辦案人員表示,大統案前,頂新原負責糧油事業群的是前總經理常梅峯,當時頂新只有六十個通路銷售網,黑心油品一發不可收拾後,魏應充決定親掌糧油決策滅火,提出「溯源管理」,聲稱要為消費者把關油品,且親自下令改由親信陳茂嘉擔任頂新制油總經理。今年三月,魏應充還特別指派陳茂嘉赴越南查廠,發現大幸福油品有問題,酸價過高,並拍下照片記錄,但魏應充得知後卻不更改採購貨源,還指示屬下和越南大幸福油脂結為「戰略伙伴」,繼續購買劣油,並以食用油報關進口,把銷油通路再擴張到七十九個,埋下今日黑心油風暴禍根。由於魏應充不知檢方已查扣到糧油決策會議記錄,主導黑油事件鐵證如山,對檢方訊問仍完全否認,並且一再睜眼說瞎話,檢察官最後依他行銷的通路數量,一罪一罰,論處七十九次加重詐欺犯行,求刑三十年。

枉顧食安 荷包滿

除了飼料油案,台北地檢署也再補上一腳,追加起訴頂新替味全代工香豬油案,也是向越南大幸福進口非食用的飼料牛、豬原料油混充,犯行重大,再對魏應充求刑五年。如果加上北檢先前起訴魏應充所涉大統長基混油案,對魏求處十五年徒刑,合計魏應充在頂新案、大統味全案已被彰檢和北檢聯手起訴求刑達五十年。短短九天,魏應充即四度遭全台各地檢署接力起訴,不但創下司法記錄,他惹出的食安風暴,還恐燒向擔任頂新制油董監事的其他三兄弟。頂新魏家為富不仁,不顧食安,劣油風暴波及兩岸事業版圖,只能說是咎由自取。

魏應充 犯行及鐵證

糧油決策會議記錄 2013年11月大統長基混油案爆發後,魏應充親掌決策,會議記錄記載魏應充在知道越南大幸福賣的是飼料油後,仍指示下屬結為戰略伙伴,並繼續購買飼料油。頂新赴越南查廠報告 頂新總經理陳茂嘉奉魏應充之命,赴越南查廠,發現大幸福油品有問題,酸價過高,還拍下惡心照片,作成報告呈給魏。關鍵筆記本檢方在帝寶查扣魏應充大兒子魏志明所寫的2本筆記本,內容記載頂新內部處理劣油危機決策過程,證明魏應充自始至終都知情,法官也認為有滅證和串證之虞,裁定魏應充繼續羈押。注:2013年11月前,頂新糧油決策會由常梅峯主持,共行銷給60個通路,論60次詐欺犯行,之後由魏應充主持,共銷給79個通路,因刑法修改,改論79次加重詐欺犯行。

餿油滅頂 頂新事業群受波及

中嘉案財政部要求公營銀行抽銀根,加上大股東郭台強不參與由頂新集團主導的台灣之星收購中嘉計畫,高達520億元聯貸案喊卡。三重新燕案取得土地1年內,工業用地即變更住商用地,新北市府遭轟。黑心油後,180億元聯貸案胎死腹中。林鳳營鮮乳黑油事件後,市占第一的林鳳營鮮乳乏人問津,業績跌破5成。台北101股權財政部呼籲頂新出售台北101股權,二董魏應交辭去副董事長及總經理,但魏家堅不退股。台灣之星從威寶電信搶下經營權更名台灣之星,但遭全民抵制、拒辦。

檢追 脫產 洗錢 滅頂 延燒 燒魏 魏家 兄弟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118384

張念慈解盲前大賣上億股票 檢追浩鼎借券放空

2016-04-21  TNM

檢調偵辦浩鼎內線交易案又有重大突破,上週突然搜索浩鼎公司及董事長張念慈住處,發現浩鼎十大股東之一「英屬維京群島商Alpha」在去年十月左右大賣上億元股票,事後證實這家公司是張念慈所掌控,並授權浩鼎股務大帳房張穗芬處理。檢調懷疑,張念慈早知解盲可能結果,Alpha才大賣股票,涉嫌內線交易,諭知一百萬元交保,張穗芬則被限制出境。

中研院長翁啟惠在立院曾提到他有參與張念慈的投資,這投資是否即Alpha?翁啟惠是否因此擁有不只三千張的浩鼎股票?Alpha是否涉嫌向浩鼎借券放空?仍有待檢調追查釐清。令人意外的是,強調當初認股是為了支持浩鼎新藥的翁啟惠,卻在認股不到一個月內,大賣一千張股票,把買股成本的九千三百萬元全部賺回來。

中央研究院院長翁啟惠捲入浩鼎內線交易案,滯留海外二個禮拜後,終於回國。就在翁啟惠四月十五日踏進國門的同一天,檢調突然搜索浩鼎公司等七個處所,約談浩鼎董事長張念慈等八名高層及一名晉加公司專案經理,其中浩鼎副董事長許友恭、董事長張念慈胞弟張念中未到案。張念慈偵訊後被以內線交易罪嫌諭令一百萬元交保,財務處經理張穗芬則遭限制出境。

英屬維京 張董持股

檢調約談的所有被告,僅有張念慈及張穗芬遭檢察官作出強制處分,知情人士透露,關鍵原因在於,去年八月二十三日浩鼎召開OBI-822乳癌臨床試驗的專家會議,會中揭露「個案發展沒有達到數量」,也就是實驗組與對照組沒有明顯差距,以當時的臨床數據,檢調懷疑,浩鼎公司內部早預判解盲結果可能不好,公司高層才會陸續賣股票避險甚至套利。

其中身兼浩鼎財務經理及張念慈個人大帳房的張穗芬,大約在去年九、十月間,也幫浩鼎十大股東之一的英屬維京群島商Alpha,大賣上億元股票。檢調追查發現,Alpha公司其實是由張念慈實質掌控,並授權張穗芬處理股票及財務。由於賣股的時機敏感,檢調認為,張念慈預判可能的臨床結果後,才指示張穗芬賣股,涉嫌內線交易。

但奇怪的是,Alpha賣掉浩鼎上億元股票後,竟在去年十二月底轉投資另外一檔海外生技基金,該基金並未連結浩鼎股票,從這一點看來,張念慈的Alpha公司似乎比較看好其他生技股,反而對浩鼎缺乏信心。

翁張合資 買賣浩鼎

目前張念慈所掌控的公司,唯一被查出擁有浩鼎股票的只有Alpha,中研院院長翁啟惠十八日在立法院接受質詢時提到,他除了女兒翁郁琇名下三千張股票外,可能還有借名登記的浩鼎股票,因為他參與張念慈的投資,此投資可能有浩鼎股票。翁啟惠口中所稱的投資案,與Alpha條件很接近,是否為同一家,還有待檢調追查;一旦答案是肯定的,翁啟惠與張念慈共設一家外資公司再持有浩鼎股票,規避監督,也未如實申報,可能涉及利益衝突,情節將更為重大。

嚴重的是,檢調偵辦浩鼎內線交易案過程中,一直緊盯外資借券放空這部份,Alpha又是佔有三%以上股份的大股東,除了提早賣股外,是否有左手借給右手放空股票,也是檢調追查的另一重點。不過,張念慈已嚴正澄清,Alpha絕對沒有借券放空股票。

大盤看好 借券反增

檢調蒐證發現,浩鼎股價在四百元以下時,借券的餘額及借券賣出餘額都很低,一直到股價往七百元上攻時,借券餘額突然衝到三千張。去年最後一天,浩鼎股價收六百五十五元,借券數為五千七百六十張,愈接近二月的解盲日,借券張數愈多,二月十九日解盲前夕,借券更高達七千二百一十九張。

檢調認為,在解盲前,借券高達七千張,誰有辦法借那麼多券給法人放空?而且在浩鼎利多頻出,股價從今年農曆過年前四百多元一路拉到七百元之際,誰有這麼大的財力及膽量,敢一口氣借出六、七千張股票放空?除了大股東及公司派高層,很難看出誰有此能耐。加上Alpha在解盲前大賣股票,套利在先,是否再借券放空坑殺散戶在後,還是另有其他大戶涉案借券放空,檢調將儘快釐清。

至於翁啟惠涉案部分,十八日他在立法院承認,三千張股票是他決定用女兒翁郁琇的名義購買,興櫃前一週用他的錢支付,再贈與給女兒,興櫃後不到一個月總共賣出一千張,進帳超過九千三百萬元,把買股的本錢全數賺回來。

解盲前夕 報道惹議

翁啟惠還說,女兒的股票都是經過他同意才決定賣的,立委質疑,女兒根本是翁啟惠的人頭。解盲前後,翁啟惠又一直替浩鼎背書,過程可能也涉嫌內線交易,檢調近日就會約談翁啟惠到案說明。中研院前院長李遠哲十九日在台大演講時,也公開呼籲檢調一旦展開調查,同意翁啟惠辭職。

檢調追查,浩鼎公司高層為了避免基亞事件(基亞新藥解盲未過,股價從四百八十六元跌到六十八元)重演,除了有翁啟惠的背書外,事先利用不知情的學者與媒體進行專訪,有替解盲結果下好事先消毒的嫌疑。

檢調追查,《工商時報》在二月一日登出一篇「台大醫院臨床試驗中心主任陳建



ZKIZ Archives @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