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KIZ Archives


張念慈解盲前大賣上億股票 檢追浩鼎借券放空

2016-04-21  TNM

檢調偵辦浩鼎內線交易案又有重大突破,上週突然搜索浩鼎公司及董事長張念慈住處,發現浩鼎十大股東之一「英屬維京群島商Alpha」在去年十月左右大賣上億元股票,事後證實這家公司是張念慈所掌控,並授權浩鼎股務大帳房張穗芬處理。檢調懷疑,張念慈早知解盲可能結果,Alpha才大賣股票,涉嫌內線交易,諭知一百萬元交保,張穗芬則被限制出境。

中研院長翁啟惠在立院曾提到他有參與張念慈的投資,這投資是否即Alpha?翁啟惠是否因此擁有不只三千張的浩鼎股票?Alpha是否涉嫌向浩鼎借券放空?仍有待檢調追查釐清。令人意外的是,強調當初認股是為了支持浩鼎新藥的翁啟惠,卻在認股不到一個月內,大賣一千張股票,把買股成本的九千三百萬元全部賺回來。

中央研究院院長翁啟惠捲入浩鼎內線交易案,滯留海外二個禮拜後,終於回國。就在翁啟惠四月十五日踏進國門的同一天,檢調突然搜索浩鼎公司等七個處所,約談浩鼎董事長張念慈等八名高層及一名晉加公司專案經理,其中浩鼎副董事長許友恭、董事長張念慈胞弟張念中未到案。張念慈偵訊後被以內線交易罪嫌諭令一百萬元交保,財務處經理張穗芬則遭限制出境。

英屬維京 張董持股

檢調約談的所有被告,僅有張念慈及張穗芬遭檢察官作出強制處分,知情人士透露,關鍵原因在於,去年八月二十三日浩鼎召開OBI-822乳癌臨床試驗的專家會議,會中揭露「個案發展沒有達到數量」,也就是實驗組與對照組沒有明顯差距,以當時的臨床數據,檢調懷疑,浩鼎公司內部早預判解盲結果可能不好,公司高層才會陸續賣股票避險甚至套利。

其中身兼浩鼎財務經理及張念慈個人大帳房的張穗芬,大約在去年九、十月間,也幫浩鼎十大股東之一的英屬維京群島商Alpha,大賣上億元股票。檢調追查發現,Alpha公司其實是由張念慈實質掌控,並授權張穗芬處理股票及財務。由於賣股的時機敏感,檢調認為,張念慈預判可能的臨床結果後,才指示張穗芬賣股,涉嫌內線交易。

但奇怪的是,Alpha賣掉浩鼎上億元股票後,竟在去年十二月底轉投資另外一檔海外生技基金,該基金並未連結浩鼎股票,從這一點看來,張念慈的Alpha公司似乎比較看好其他生技股,反而對浩鼎缺乏信心。

翁張合資 買賣浩鼎

目前張念慈所掌控的公司,唯一被查出擁有浩鼎股票的只有Alpha,中研院院長翁啟惠十八日在立法院接受質詢時提到,他除了女兒翁郁琇名下三千張股票外,可能還有借名登記的浩鼎股票,因為他參與張念慈的投資,此投資可能有浩鼎股票。翁啟惠口中所稱的投資案,與Alpha條件很接近,是否為同一家,還有待檢調追查;一旦答案是肯定的,翁啟惠與張念慈共設一家外資公司再持有浩鼎股票,規避監督,也未如實申報,可能涉及利益衝突,情節將更為重大。

嚴重的是,檢調偵辦浩鼎內線交易案過程中,一直緊盯外資借券放空這部份,Alpha又是佔有三%以上股份的大股東,除了提早賣股外,是否有左手借給右手放空股票,也是檢調追查的另一重點。不過,張念慈已嚴正澄清,Alpha絕對沒有借券放空股票。

大盤看好 借券反增

檢調蒐證發現,浩鼎股價在四百元以下時,借券的餘額及借券賣出餘額都很低,一直到股價往七百元上攻時,借券餘額突然衝到三千張。去年最後一天,浩鼎股價收六百五十五元,借券數為五千七百六十張,愈接近二月的解盲日,借券張數愈多,二月十九日解盲前夕,借券更高達七千二百一十九張。

檢調認為,在解盲前,借券高達七千張,誰有辦法借那麼多券給法人放空?而且在浩鼎利多頻出,股價從今年農曆過年前四百多元一路拉到七百元之際,誰有這麼大的財力及膽量,敢一口氣借出六、七千張股票放空?除了大股東及公司派高層,很難看出誰有此能耐。加上Alpha在解盲前大賣股票,套利在先,是否再借券放空坑殺散戶在後,還是另有其他大戶涉案借券放空,檢調將儘快釐清。

至於翁啟惠涉案部分,十八日他在立法院承認,三千張股票是他決定用女兒翁郁琇的名義購買,興櫃前一週用他的錢支付,再贈與給女兒,興櫃後不到一個月總共賣出一千張,進帳超過九千三百萬元,把買股的本錢全數賺回來。

解盲前夕 報道惹議

翁啟惠還說,女兒的股票都是經過他同意才決定賣的,立委質疑,女兒根本是翁啟惠的人頭。解盲前後,翁啟惠又一直替浩鼎背書,過程可能也涉嫌內線交易,檢調近日就會約談翁啟惠到案說明。中研院前院長李遠哲十九日在台大演講時,也公開呼籲檢調一旦展開調查,同意翁啟惠辭職。

檢調追查,浩鼎公司高層為了避免基亞事件(基亞新藥解盲未過,股價從四百八十六元跌到六十八元)重演,除了有翁啟惠的背書外,事先利用不知情的學者與媒體進行專訪,有替解盲結果下好事先消毒的嫌疑。

檢調追查,《工商時報》在二月一日登出一篇「台大醫院臨床試驗中心主任陳建



ZKIZ Archives @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