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KIZ Archives


2015年五大行凈賺9234億 高管薪酬幾近“腰斬”

來源: http://www.yicai.com/news/2016/04/4769633.html

2015年五大行凈賺9234億 高管薪酬幾近“腰斬”

一財網 李靜瑕 宋易康 2016-04-01 13:53:00

除了凈利潤增速下滑、凈息差進一步收縮、不良“雙升”、撥備臨近監管“警戒線”等業績壓力,五大行還迎來了新的“煩惱”,國企改革推進,以及銀行業“緊日子”來臨的雙重背景下,銀行高管薪酬幾近“腰斬”。

截至3月31日,工農中建交五大行年度業績悉數亮相。

除了凈利潤增速下滑、凈息差進一步收縮、不良“雙升”、撥備臨近監管“警戒線”等業績壓力,五大行還迎來了新的“煩惱”,國企改革推進,以及銀行業“緊日子”來臨的雙重背景下,銀行高管薪酬幾近“腰斬”。

中行行長陳四清在中行業績發布會上稱,中行每天保證5億元的純利潤,才能達到凈利潤穩定的目標。不過,這“5億元”並不好賺。2015年,央行5次降息,銀行存款利率浮動上限放開,利率市場化進一步推進,不良貸款上升,各行面臨更多的撥備計提,互聯網金融搶食存款等,給銀行賺錢帶來超過以往的壓力。

高管薪酬“腰斬”

央企薪酬改革推行,銀行業中五大行走在前面。《第一財經日報》記者統計,工農中建交五大行現任董事、監事、高級管理人員2015年薪酬“縮水”幅度均在40%以上,不少銀行董事長、行長出現“同薪”。

其中,以工行最為明顯,該行董事長姜建清與行長易會滿2014年薪酬分別為113.9萬元與108.9萬元元,而2015年兩位高管的年薪分別縮減至54.68萬元,降幅分別達到51.99%和49.79%。

建行董事長王洪章的年薪酬也由115萬元降至59.88萬元,減少55.12萬元,降幅達47.93%。此外,交行董事長牛錫明、行長彭純2015年兩人總薪酬均為52.57萬元,而2014年度,牛錫明總薪酬為105.85萬元,彭純總薪酬為100.76萬元,兩人降幅也分別達到了50.34%和47.83%。

2015年,農行高管變動較大,以農行執行董事、副行長樓文龍為例,其稅前薪酬從2014年的97.74萬元下降至52.21元,薪酬減少了45.53萬元,降幅為46.58%。剛剛上任幾個月的農行行長趙歡對《第一財經日報》記者表示,高管減薪早在2015年年初就有發生。

目前來看,國有大行中只有中國銀行降薪幅度最小。中行董事長田國立薪酬由118.08萬元減少至61.79萬元,下降56.29萬元,降幅44.28%。陳四清從2015年1月正式擔任中行行長,去年薪酬較2014年擔任副行長時的108.32萬元降至61.33萬元,“縮水”46.99萬元,降幅43.38%。

對於大行高級管理人員薪酬急劇縮減,工行行長易會滿在業績發布會上稱,銀行高管減薪是遵守有關政策的要求。五大行各行年報中在高管年薪一章中均顯示,根據國家有關規定,自2015年1月1日起,本行董事長、行長、監事長以及其他副職負責人的薪酬,按照國家有關中央管理企業負責人薪酬制度改革的意見執行。

去年起正式實施的《中央管理企業負責人薪酬制度改革方案》對於銀行高管大幅降薪起了決定性的作用。五大國有行的高管百萬年薪已成為歷史,2015年年薪均驟降至百萬元以下。2015年中旬,人社部副部長邱小平曾對媒體表示:“與現行政策相比,改革後多數中央管理企業負責人的薪酬水平將會下降,有的下降幅度還會比較大。”

盡管央企負責人在職業發展通道、社會地位等非物質激勵較大,但是近兩年銀行高管首現主動“離職潮”,與薪酬不無關系。

近日,有報道稱,工行電子銀行部總經理侯本旗已離職,將跳槽去籌備北京首家民營銀行“中關村銀行”。與此同時,工行產品創新部總經理薛鴻漸也已遞交辭職申請,不過目前去向尚未得知。

五大行日賺25億背後的“緊日子”

2015年,工中建交四大銀行共實現凈利潤9234.22億元,按照2015年366天計算,日均凈賺25.23億元。

然而,除了交行外,其他體量龐大的工中建行四大銀行凈利潤增速總體低於1%。

作為凈利潤增速突破1%的交行,該行實現歸屬母公司股東的凈利潤665.28億元,同比增長1.03%。中行股東應享稅後利潤1708.45億元,同比增長0.74%。農行全年實現凈利潤1807.74億元,增長0.7%。工行實現凈利潤2771.3億元,比上年增長0.48%。建行歸屬於該行股東的凈利潤2281.45億元,同比增長0.14%。就凈利潤增速而言,建行墊底。

對於凈利潤增速的進一步下滑,工行在年報中指出,這一經營業績是在增長難度加大的高基數上取得的。利潤總量越大,增長難度也隨之增加。“現在凈利潤每增長1個百分點,相當於5年前的1.7個百分點,10年前的7.3個百分點。”易會滿在業績發布會上表示,工行2015年實現凈利潤超過了2000年之後8年的利潤總和。

在依賴利息收入獲取利潤的銀行業,凈息差的下降對其利潤影響較大。2015年,工農中建交五大銀行凈息差再次集體下降,農行凈利差進一步收窄。由2014年的2.76%下降至2.49%,下降0.27個百分點。交行凈利差和凈利息收益率分別為2.06%和2.22%,同比分別下降11個和14個基點。中行凈息差同比下降13個基點至2.12%。建行凈息差和凈利息收益率分別為2.46%和2.63%,同比下降0.15個和0.17個百分點。

對於凈息差的下降,中行分析稱,主要有三大因素:一是央行2015年先後5次降息,同時對商業銀行不再設置存款浮動上限;二是人民幣準備金率下調;三是中行持續優化資產負債結構。

“這樣的收窄肯定對今年的盈利帶來一定影響,對2016年整體的盈利主要影響有兩大方面,一個是資產質量,第二方面則是利差收窄。”易會滿稱。

“對於2016年凈息差,三個字——‘還會降’。”陳四清稱,但是會盡量讓凈息差少降。他認為,凈息差的下降有一個好的方面是降低融資成本,但是由於銀行有70%的收入來自利息收入,利差太低對股東回報以及銀行的持續經營也會帶來困難。

“在收窄凈息差的同時,不能完全靠利息收入來過日子,我們要進一步加大非利息收入的拓展。”陳四清稱,中行2015年非利息收入在營業收入中占比提高至30.65%。

對於農行凈息差縮減幅度大於其他大行,農行資產負債管理部總經理李運在業績發布會上對記者表示,未來農行將采取系列措施收窄息差降幅:首先是加強存款端的成本管控,加快消化歷史上高成本負債,實現分層定價;其次在貸款端減緩貸款收息率的減緩步伐,對於貸款定價下滑比較快的,適度上收貸款利率授權,農行2016年還將對低利率品種做出調控;最後是提升投融資業務收益率。

面對凈利潤增速的下滑,中行給出了2016年穩定凈利潤的方案:“海外多一點,境內少一點;中間業務收入多一點,利息收入少一點;金融業務少一點,公司業務少一點;不良化解貢獻初步增多,同時計提撥備也要增加,通過不良資產化解達到一個平衡;銀行精打長算,開支、支出費用把得更緊一點,自己過緊日子。”

不良率最高超2%

2015年,工農中建交不良貸款新增共計2393.19億元,不良“雙升”趨勢並未緩解。

其中,農行2015年不良率為2.39%,同比上漲0.85個百分點。位居五大行不良率之首。農行風險總監宋先平介紹,農行不良率和同業相比增加較多,主要集中在四個方面:一是東部沿海地區和資源大省的不良貸款;二是制造業和批發零售業;三是民營企業;四是中型企業。

宋先平透露,農行2015年在不良貸款批轉出表方面,比同業平均水平少了300億元,留在賬面上的不良貸款就多一些,“如果不算這300億的話,不良貸款增幅跟其他四大行差不多。”

“新常態下經濟增速放緩,經濟結構調整深化,產業轉型加速,部分行業及企業持續承壓,企業資金鏈普遍趨緊,部分企業償債能力下降,導致本行面臨的資產質量控制壓力有所加大。”工行在報告中稱。

在不良貸款分布方面,工行不良貸款增加較多的地區是長三角、西部地區和環渤海地區。長三角和環渤海地區不良貸款增加主要是制造業和批發零售業部分企業經營困難,貸款違約增加所致,西部地區不良貸款增加受制造業和批發零售業的影響外,還因煤炭價格下跌影響,資源型企業盈利能力下降出現貸款違約。

在建行的不良貸款行業分布中,批發零售業和制造業成高不良率的“重災區”。截至2015年末,建行批發和零售業不良貸款率高達9.65%,同比升3.55個百分點,不良貸款金額373.53億元,較2014年末新增142.23億元;制造業不良率5.89%,同比上升2.28個百分點,不良貸款金額716.41億元,較2014年末新增231.51億元。

不過,可以看到,建行也在不斷調整這兩個行業的貸款占比,批發零售業貸款占比較2014年末下降0.31個百分點至3.69%;制造業貸款占比較2014年末下降2.17個百分點至11.61%。

“2016年,銀行業的經營發展環境依然錯綜複雜,世界經濟複蘇緩慢,國內經濟下行壓力加大。銀行業資產質量管控和不良貸款化解的任務將更加艱巨,預計2016年我國銀行業資產質量形勢仍然不容樂觀。”中行首席風險官潘嶽漢在業績發布會上稱。

面對不良壓力,化解不良資產成為銀行重頭戲。潘嶽漢表示,2015年中行化解不良資產1044億元,同時壓退非不良授信1073億元。易會滿表示,2015年工行動用600億元來解決不良貸款。

“不良”上升勢頭加速的背景下,大行的撥備覆蓋率正在接近監管150%的“警戒線”。農行年報數據顯示,截至12月31日,該行撥備覆蓋率為189.43,高於其他四大行。其中,建行撥備覆蓋率為150.99%,逼近150%的監管“紅線”;中行不良貸款撥備覆蓋率153.30%;交行撥備覆蓋率155.57%;工行撥備覆蓋率156.34%。

工農中建四大銀行撥備覆蓋率下降最快的是農行,從2014年的286.53%下降至189.43%,下降了97.1個百分點。其次是建行,2015年末,建行撥備覆蓋率為150.99%,較上年下降71.34個百分點;工行撥備覆蓋率156.34%,較上年下降50.56個百分點;中行不良貸款撥備覆蓋率153.30%,比上年末下降34.30個百分點;交行撥備覆蓋率155.57%,較上年下降23.31個百分點。

此前在取消銀行存貸比之際,業內就曾討論降低銀行撥備覆蓋率的監管要求。2016年亦有消息傳出,監管層正在討論將銀行撥備覆蓋率下調至120%。對於撥備覆蓋率的下調預期,易會滿對《第一財經日報》記者表示,目前正在研究,但具體細節銀監會尚未公布。

編輯:林潔琛

更多精彩內容
請關註第一財經網、第一財經日報微信號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191279

Next Page

ZKIZ Archives @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