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KIZ Archives


SCMP: 東莞頻臨破產?中國經濟急需結構性改革

1 : GS(14)@2012-10-01 00:29:20

http://www.inv168.com/phpBB3/viewtopic.php?t=68848

  The core problem is the sudden disappearance of investment interest from the private sector.
2 : GS(14)@2012-10-01 00:29:35

由 ezone2k » 週六 9月 29日, 2012年 4:50 pm
SCMP:東莞頻臨破產?

http://wallstreetcn.com/node/18688

今天的東莞,大量被遺棄的廠房和巨額的財政赤字再次引起了對中國經濟減速的擔憂。

經過30年高速經濟增長,廣東改革開放的標誌性城市東莞已經到了頻臨破產的邊緣。

中山大學研究人員發現,東莞超過60%的鄉鎮存在財政赤字,很快就需要尋求上級政府的救助。

這是東莞命運的巨大轉折,曾經中國最富有的城市今天的遭遇,可能預示著中國經濟降速將帶來更大範圍的地方財政危機。

2010年底,中國地方政府債務就高達10.7萬億元,相當於中國GDP的27%。穆迪甚至估計真實的負債數字可能到達14.2萬億。

2009年,中國財政部高級研究員白景明已經估計,中國鄉鎮政府的總負責高達中國GDP的10%,但沒有官方數據證實。

白景明表示,他曾會面的很多鄉鎮政府一把手都不瞭解自己政府的負債水平。如果鄉鎮政府財政出了問題,可能會給上級政府帶來政治和財政上的不穩。

專家發現東莞的鄉鎮負債問題有兩大根源:對土地財政的高度依賴,世界經濟減速使工廠倒閉,進而把地方財政拖下水;在不成熟的鄉鎮選舉制度下,鄉鎮一把手有巨大的政治壓力給村民派發慷慨的「分紅」。

東莞一家印刷廠所有者Shao Gongjun表示:「鄉鎮政府的財政問題比預期要嚴重的多,」因為鄉鎮政府依賴土地租金收入。

20世紀80年代東莞還是個農村,但今天已經成為世界高科技製造業中心。IBM副總裁曾經表示,只要東莞的高速路堵車15分鐘,就足以導致世界計算機價格的波動。

工業高速發展,東莞的人口也從180萬上漲到超過800萬。很多當地農民在自己的土地上建起出租房,出租給外來務工人員而一夜暴富。鄉鎮政府把集體用地出租給工廠,租金成為首要收入來源。

直到最近,這個模式一直運作得很好。但Shao表示,過去5年裡,很多工廠要麼倒閉,要麼搬遷至成本更低的內陸城市。

2007年以來,香港背景的工廠數量就下降了15%。工廠和外來務工人員撤離東莞,租金收入也同時「撤離」了。

一位61歲的當地村民表示:「我很擔心沒有了租戶,如果這樣我的出租房就要丟空了。」她用過去10年湊下來的200萬元加上銀行貸款在樟木頭建起了一座六層出租屋。她和她的家人住在第一層,上面的五層都用於出租。

她每月能有15000元的租金收入,幾乎是普通工人工資的10倍。但2007年以來,租金收入已經下跌了1/3。

中山大學教授Lin Jiang在研究中發現,因為土地出租收入的下滑,東莞584個鄉鎮中有60%出現了財政赤字。他的估算是基於今年5月對30個相對富裕鄉鎮的研究,包括虎門和塘廈。

這個數字不能代表全局,但是「管中窺豹」的好機會。

Lin表示:「出現財政赤字是因為收入下滑同時支出上漲。」這可能是烏坎事件後的副作用。

中國高層已經在鄉鎮一級推進普選領導人的制度。現在鄉鎮的選舉變得尤為激烈,候選人通常會承諾慷慨的「分紅」來吸引選票。

「在少數案例中,候選人甚至承諾給予每月一萬元的「分紅」,」Lin表示。其實這些「分紅」就是源於對工廠收取的土地租金。

很快,鄉鎮一把手就發現難以達成他們的承諾。面對資金困境,他們不會選擇收回他們的承諾,因為這樣可能會激起民憤,他們會選擇尋找農信社的幫助(其實就是地方銀行),農信社一般會提供利息高達30%的短期貸款支持。

銀行願意貸款,因為銀行知道如果出了問題,上級政府將不得不救助這些鄉鎮。

Lin表示:「一些鄉鎮領導人現在開始擔心銀行會收回貸款...如果鄉鎮違約,這個財政負擔必然會轉移到上級政府。」

東莞政府應對危機的表現並不好。今年上半年東莞GDP增長下滑到2.5%,而過去8年的平均增長率約為11%。

上月,東莞黨委書記徐建華就要求鄉鎮政府停止舉債「分紅」。但鄉鎮幾乎沒有實際行動。

鄉鎮的領導人認為「分紅」並不是導致財政困難的唯一因素。他們需要支付地方消防和警務服務的成本,雖然這應當是上一級政府的責任。過去,上級政府對這些服務的投入嚴重不足,因為知道富有的鄉鎮政府有能力負擔這部分成本。

香港經濟貿易協會主席Eddy Li表示,一些鄉鎮的警察已經拒絕調查涉案金額小於兩萬元的案件。

Shao估計,單是樟木頭鎮政府的債務總額就有16億元,而其每年財政收入只有6億元。

Shao表示,東莞需要結構性改革來終結對土地租金收入的依賴。他建議給予外來務工人員當地戶籍,讓他們給地方經濟提供更多貢獻。

Shao表示:「沒有社會結構的重大改革,經濟轉型是不可能成功的。」
3 : GS(14)@2012-10-01 00:30:00

      
      東莞中小企老闆 再現「跑路潮」  


  雖然廣東已成功澄清,沒有出現農民工的「還鄉潮」,但近期再度泛起,中小企業老闆的「跑路潮」。當地人士擔心的是,這一波「跑路潮」會否擴大化,甚至出現像溫州那樣的全國性影響。
東莞今年第三波 遍各行業
  東莞出現中小企業老闆的「跑路潮」,算起來已是今年第三波。今年第一波跑路潮,是中小IT企業老闆的「跑路」,那是去年底深圳那邊發起,以後擴展到珠江三角洲多個地方,特別是東莞。
  那一波中小IT企業老闆的「跑路潮」,其實一直氾濫到夏天,所謂農民工提前「還鄉潮」,與老闆「跑路潮」密切相關。好在政府當局以轉型升級的名義,幫部分已「跑路」和要「跑路」的中小電子企業濟困,也收到一定效果。
  大概在春天時分,東莞出現一波小超市老闆「跑路潮」。與IT企業的「跑路潮」因定單不到而「跑路」不同,小超市老闆這時跑路,主要是捲款而逃,反正經營不善收上來錢,大型連鎖超市又在強力擠壓,貨場是租的,貨品是企業上架的,不如立即「跑路」。
  這種超市老闆「跑路潮」,也沒有引起太大的震動,因為租金是欠的,工資是拖著的,貨物是企業墊錢上架的,小老闆只要把拖人家的錢捲走,就是個賺。而政府著急,就代賠員工薪資,穩定局面。
  這最新一輪「跑路潮」,基本上因應加工定單缺失,融資困難,一些老闆連拖欠員工的工資都發不出去,於是「跑路」。涉及的企業有大有小,各行各業,有出名大招牌的,也有隱姓埋名的。
成本飈利潤跌 入不敷支
  東莞這一波「跑路潮」湧現,與經濟大勢有關。據東莞外商投資企業協會的報告顯示:當前各行業總體經營成本上升約30%至40%,綜合利潤下降了20%至25%。如此的成本極速提高,企業賺不到錢,乾脆關門大吉。
  「跑路潮」再起,東莞當局暗中相當緊張。東莞人力資源局建起了一個「企業欠薪倒閉逃匿應急處置領導小組」,設立下面的工作機構,制定出台保障倒閉企業員工基本生活。
4 : GS(14)@2012-10-01 00:30:26

由 ezone2k » 週六 9月 29日, 2012年 5:00 pm
醫療糾紛引矛盾 東莞虎門2千群眾圍攻打砸門診

P.S. 痴線...
http://www.takungpao.com.hk/news ... content_1177295.htm

今日上午,東莞市虎門鎮對外通報一起發生在當地、因醫療糾紛引發的群眾聚集事件。9月26日,23歲的湖北監利籍女子田某在虎門太平人民醫院第四門診部就 醫後於次日死亡,引起其家屬及老鄉的質疑,進而導致約2000名群眾聚集圍攻打砸門診的行為出現。至9月28日凌晨1時10分,圍觀的群眾被已有序疏散。

  據虎門鎮官方通報,死者田某居住在虎門博頭,9月26日下午6時35分左右,其因「發熱、咽喉疼痛」獨自到太平人民醫院第四門診部就醫,期間接受輸液治療。門診部醫護人員稱,患者在輸液過程中,醫生、護士均有巡視,無異常發現,輸液後,患者自覺癥狀有所緩解,於晚上9點30分左右自行返回家中。
  至9月27日5時許,田某感覺胸悶、紫紺,隨即撥打120,太平人民醫院急診於5時11分到達現場,檢查發現田某已出現呼吸心跳停止,立即進行心肺復甦等搶救措施,邊搶救邊送回太平人民醫院急診科繼續搶救。搶救至6時40分,田某心跳呼吸未恢復,於6時40分宣佈臨床死亡。

  9月27日上午,死者的7名家屬前往太平人民醫院,提出對門診診療情況的質疑。經該院、公安與死者家屬協商,死者家屬同意進行尸體解剖,並在當地公安機關的協助下於中午12時左右將遺體送至殯儀館。

  當日下午3時左右,死者另一批家屬多人再次到該院瞭解情況,醫院醫務科再次就之前的提議回覆死者家屬,家屬表示理解後離去。

  9月27日下午5時30分左右,死者家屬10餘人在該院四門診部吵鬧、圍堵。隨後到達現場的死者家屬、朋友等人數逐漸增多,情緒激動,當晚9時30分許,事態進一步擴大,在場的60多人圍堵醫院四門診部,並打砸門診部玻璃、損壞鐵閘門。晚10時許,經相關部門疏導,患者家屬及圍觀群眾自行散去。

  9月27日晚11時許,圍觀群眾不知何因再次聚集,這一次,死者家屬並未到現場,至9月28日凌晨0時20分,圍觀人數達2000人左右。經疏導,至9月28日凌晨1時許,圍觀群眾已有序疏散。

  虎門鎮鎮長葉孔新表示,目前,相關部門正抓緊跟進事件,盡快完成醫療鑑定,查明死亡原因,確保事件得到妥善處理。
5 : 鉛筆小生(8153)@2012-10-01 01:23:04

1樓提及

http://www.inv168.com/phpBB3/viewtopic.php?t=68848

The core problem is the sudden disappearance of investment interest from the private sector.

陶東成日講既野
SCMP 東莞 頻臨 破產 中國 經濟 急需 結構性 結構 改革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81623


ZKIZ Archives @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