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KIZ Archives


礇控10年 財息兼收 10萬變45萬 何車

2007-05-26 AppleDaily

《蘋果》 10年前創刊,當時買入豐控股( 005), 10萬元投資今日變成 36.7萬元(加入 10年股息逾 8萬元,總共變成 45萬元)。期內控股價由 33.50元升上 123元,升幅 2.7倍,大大跑贏生指數;指期內由 9407升至 13562,升幅僅 44%。
控贏得股東的掌聲,但在與其他主要股市的龍頭銀行股相比,表現只是「貌僅中姿」、「比上不足,比下有餘」。美國、西班牙、加拿大、英國(不計控,控亦在英國上市)與意大利的當地龍頭股,都跑贏控。過去 10年,買入大型銀行股,長期持有,腳仔搖搖,買入日本銀行股例外。
■過去 10年升幅最大的巨無霸銀行股,是美國花旗銀行,由 6.51美元升至 47.71美元,升幅高達 6.3倍,現時市值高達 19359億港元。同類股中,控 市值 13764億元,僅次於花旗,約為花旗的 7成。若將 Investment Banking算在內,雷曼兄弟更厲害,由 9.88美元升上 92.27美元,升幅 8.3倍, 10萬元變 93萬元。其他港人熟悉的貝爾斯登、摩根士丹利與美林,升幅依次為 5.9倍、 4.9倍與 3.6倍。

買日本銀行股蝕 7成

■日本銀行股過去 10年獨憔悴,代表東京交易所第一板所有銀行股的 Topix Banks Index,由 700跌至 277,跌幅 60%。外國人投資日本銀行股,輸得更慘烈,期內美元兌 84日圓升至今天 108日圓,計入價因素,以美元做本位的投資者買日本銀行股,大蝕 71%。
■艾爾敦在豐服務 37年前後,昨日職務告一段落。 1968年豐(未成為「控股」)股價多少,已難計算。我的資料「去到」 86年 3月,為 5.71元, 19年升幅 20.5倍。艾爾敦現時持有 45.2萬股控股份(值 5560萬元),不知會否有少少遺憾「得少」?
■本港 1973年發生股災,本港股民捱了痛苦的 21個月。美國 1929年發生股災,美國股民捱了痛苦的 32個月。兩地股民在兩地股災中,究竟誰輸得慘?答案明日揭曉。
趣味統計系列﹙之七﹚
何車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461

$ 45 億 狂 掃 貨   鋼 鐵 大 王 傳 奇

2006-12-07  NextMagazine

今 年 七 十 九 歲 的 劉 常 仁 ( 左 ) , 過 去 二 十 多 年 以 四 十 五 億 元 狂 掃 物 業 , 但 他 平 日 生 活 簡 樸 , 閒 時 最 愛 跳 社 交 舞 。 旁 為 他 的 舞 伴 JoJo 。


香 港 資 金 氾 濫 , 股 市 牛 氣 沖 天 , 但 地 產 市 道 依 然 呆 呆 滯 滯 。 唯 獨 一 個 印 尼 基 金 DeMonsa , 對 香 港 樓 市 卻 非 常 長 情 。 據 統 計 , DeMonsa 在 過 去 二 十 多 年 來 , 不 論 好 市 逆 市 都 在 掃 貨 ; 已 花 金 額 超 逾 四 十 五 億 ! 而 且 大 都 有 入 無 出 , 堪 稱 在 香 港 掃 貨 最 多 , 持 貨 最 久 的 外 資 基 金 。
最 令 人 意 外 的 , 是 掌 管 這 個 龐 大 基 金 的 弗 人 , 並 非 一 群 運 籌 帷 幄 的 會 計 師 或 基 金 經 理 , 而 是 一 個 七 十 九 歲 , 由 印 尼 飄 洋 來 港 的 阿 伯 劉 常 仁 。 人 稱 劉 伯 的 他 作 風 低 調 , 雖 持 有 四 十 多 個 南 區 及 半 山 豪 宅 , 卻 獨 愛 居 於 炮 台 山 舊 樓 ; 他 手 頭 的 甲 級 商 廈 多 的 是 , 但 其 寫 字 樓 只 在 二 線 位 置 。 劉 伯 閒 時 愛 坐 地 鐵 , 又 愛 跳 社 交 舞 , 是 地 產 界 的 傳 奇 人 物 。 本 刊 找 來 從 不 接 受 訪 問 的 劉 常 仁 , 他 原 來 是 印 尼 的 鋼 鐵 大 王 , 正 好 解 釋 財 源 滾 滾 之 道 。


大 潭 浪 琴 園 在 九 七 年 曾 攀 上 萬 二 元 一 呎 , 但 金 融 風 暴 後 暴 跌 至 每 呎 五 、 六 千 元 , 令 不 少 炒 家 損 手 爛 腳 。


劉 常 仁 的 寫 字 樓 只 有 六 、 七 個 員 工 , 掛 上 的 公 司 名 稱 為 「 Hiqualy 」 , 而 不 是 DeMonsa , 寓 意 公 司 質 素 高 。 ( 張 國 慶 攝 )



這 麼 多 年 來 , 劉 常 仁 一 是 不 出 手 , 一 出 手 就 是 瘋 狂 掃 貨 。 故 此 每 當 「 收 到 風 」 劉 常 仁 要 出 手 , 數 十 個 經 紀 便 會 聞 風 趕 至 其 中 環 永 安 集 團 大 廈 的 寫 字 樓 , 聽 候 「 垂 青 」 。
「 劉 伯 每 朝 只 返 兩 個 鐘 頭 工 , 又 無 御 用 經 紀 , 當 大 家 知 佢 想 使 錢 , 都 會 趕 頭 趕 命 仆 去 搵 佢 , 希 望 『 先 到 先 得 』 。 幾 十 個 經 紀 就 坐 大 堂 登 記 , 然 後 等 佢 助 手 『 嗌 籌 』 , 入 到 去 就 爭 取 時 間 sell 貨 。 個 墟 情 況 , 就 好 似 排 隊 睇 急 症 ! 」 一 名 地 產 代 理 笑 說 。
劉 常 仁 的 最 新 力 作 , 便 是 一 口 氣 以 四 億 元 狂 掃 全 港 九 的 甲 、 乙 級 商 廈 , 包 括 以 一 億 元 購 入 金 鐘 遠 東 金 融 中 心 十 八 樓 全 層 、 六 千 多 萬 買 入 中 環 永 安 集 團 大 廈 二 十 樓 全 層 , 以 及 其 他 金 鐘 力 寶 中 心 、 尖 沙 咀 半 島 中 心 等 大 大 小 小 十 多 個 單 位 。 中 原 地 產 研 究 部 分 析 , 受 其 入 市 帶 動 , 對 上 兩 個 月 的 寫 字 樓 買 賣 金 額 , 竟 因 此 而 突 破 二 十 億 元 , 比 前 大 升 七 成 半 ! 得 以 撐 住 疲 弱 的 樓 市 。
經 紀 門 外 恭 候
上 週 二 賣 地 過 後 , 劉 常 仁 每 天 接 到 二 、 三 十 個 電 話 叫 他 買 貨 , 又 有 十 多 個 經 紀 在 公 司 門 外 等 候 , 煩 得 他 電 話 也 不 聽 , 並 找 來 助 手 「 擋 駕 」 , 自 己 則 索 性 躲 在 辦 公 室 「 歎 」 按 摩 椅 。
被 一 眾 經 紀 奉 若 神 明 的 劉 常 仁 , 是 印 尼 華 僑 , 今 年 已 七 十 九 歲 , 但 腰 板 挺 直 , 身 高 六 呎 , 顯 得 非 常 精 神 。 他 為 人 低 調 , 但 熟 落 了 就 很 好 玩 。 遇 到 不 想 說 的 話 題 , 便 作 狀 要 揮 拳 打 記 者 , 間 中 又 剛 勁 有 力 地 拍 打 記 者 背 脊 , 而 且 非 常 口 花 。 問 他 對 樓 市 前 景 的 睇 法 , 他 只 說 : 「 大 升 就 沒 有 了 , 等 它 慢 慢 升 吧 … … 咁 你 結 婚 未 ? 」 又 說 : 「 我 從 來 唔 接 受 訪 問 。 唉 , 今 次 死 你 手 上 ! 」
對 於 瘋 狂 掃 貨 的 行 徑 , 他 以 半 鹹 淡 的 廣 東 話 解 釋 說 : 「 我 好 鍾 意 香 港 , 所 以 一 有 錢 就 掃 貨 , 都 唔 知 使 幾 多 咯 ! 」
四 十 五 億 大 掃 貨
其 實 在 香 港 投 資 地 產 的 外 資 很 多 , 例 如 發 展 大 潭 陽 明 山 莊 的 台 灣 僑 福 集 團 , 及 投 資 淺 水 灣 道 五 十 六 號 的 澳 洲 麥 格 理 基 金 等 , 但 能 夠 如 劉 常 仁 這 般 「 身 體 力 行 」 愛 香 港 , 卻 絕 無 僅 有 。 翻 開 記 錄 , 他 由 八 ○ 年 首 次 購 入 尖 東 半 島 中 心 投 資 , 至 今 二 十 六 年 , 先 後 用 了 四 十 五 億 元 掃 貨 , 比 起 賭 王 何 鴻 燊 元 配 及 二 、 三 、 四 房 一 家 人 近 年 來 港 掃 貨 的 金 額 還 要 多 ! 而 且 種 類 繁 多 , 既 有 甲 、 乙 級 商 廈 , 又 有 豪 宅 和 大 型 屋 苑 。
但 說 到 炒 樓 技 巧 , 基 本 上 就 只 有 一 個 : 「 鍾 意 就 掃 , 掃 得 幾 多 得 幾 多 。 」 例 如 他 鍾 情 於 灣 仔 會 展 辦 公 大 樓 , 便 在 九 三 年 一 口 氣 以 八 億 元 掃 入 十 九 至 二 十 五 樓 共 七 層 全 層 作 長 線 投 資 , 買 之 前 也 沒 到 現 場 看 過 ; 他 對 現 住 的 炮 台 山 住 宅 柏 景 臺 , 又 是 情 有 獨 鍾 , 結 果 一 掃 又 是 二 十 三 個 單 位 。 「 柏 景 臺 交 通 方 便 , 環 境 又 好 。 有 次 經 紀 話 仲 有 放 盤 喎 , 咁 我 咪 話 要 晒 佢 ! 」 劉 常 仁 豪 氣 地 說 。
The Master Steel 是 印 尼 最 大 私 營 鋼 鐵 廠 , 幾 乎 每 分 鐘 都 有 載 滿 鋼 鐵 的 大 貨 車 出 入 , 沙 塵 滾 滾 。


九 七 不 死 傳 奇
劉 常 仁 好 長 , 且 一 就 十 年 廿 年 , 往 往 有 入 無 出 。 他 每 次 入 貨 後 , 都 會 即 時 提 價 一 至 兩 成 放 盤 , 成 交 期 內 賣 不 出 , 就 借 銀 行 按 揭 「 上 身 」 , 原 來 他 計 過 這 樣 最 「 數 」 : 「 按 揭 利 息 可 以 扣 稅 嘛 , 做 生 意 梗 係 慳 得 就 慳 ! 」 不 過 左 計 右 計 , 他 卻 計 不 準 入 貨 時 機 , 大 部 分 單 位 都 在 九 六 、 九 七 年 購 入 。
當 時 豪 宅 炒 家 都 愛 玩 一 招 : 貨 源 歸 邊 , 藉 以 挾 高 樓 價 。 劉 常 仁 亦 不 例 外 , 一 口 氣 掃 入 十 七 個 浪 琴 園 及 十 六 個 陽 明 山 莊 單 位 , 斥 資 共 七 億 元 。 其 中 浪 琴 園 更 是 繼 樓 盤 發 展 商 新 鴻 基 地 產 後 , 該 屋 苑 第 二 大 業 主 。
不 過 , 金 融 風 暴 迅 即 掩 至 , 浪 琴 園 亦 連 帶 暴 跌 一 半 。 但 奇 就 奇 在 , 豪 宅 炒 家 如 秦 錦 釗 等 , 不 是 被 銀 行 逼 倉 , 就 是 因 賣 不 出 貨 而 「 屍 橫 遍 野 」 , 唯 獨 劉 常 仁 不 用 劈 價 賣 貨 「 贖 身 」 , 只 是 在 九 七 年 後 略 為 沉 寂 , 並 賣 出 十 多 個 單 位 套 現 , 埋 單 計 共 蝕 九 千 萬 元 。 至 近 兩 年 地 產 重 拾 升 軌 , 他 手 頭 的 豪 宅 及 寫 字 樓 跟 隨 升 值 , 有 的 更 升 逾 九 七 。
對 於 當 時 「 慘 況 」 , 劉 常 仁 只 講 笑 說 : 「 唉 , 俾 經 紀 呃 ! 」 但 他 無 有 怕 繼 續 入 貨 , 事 關 背 後 實 力 雄 厚 , 他 坦 言 : 「 我 錢 全 部 來 自 印 尼 , 邊 定 時 定 候 有 錢 送 過 。 」
劉 常 仁 賣 出 的 物 業 蝕 錢 居 多 , 惟 大 潭 玫 瑰 園 讓 他 大 賺 二 千 七 百 萬 。


廠 房 外 有 數 十 個 流 氓 流 連 , 一 有 貨 車 駛 出 即 攀 上 去 偷 鐵 。 由 於 貨 車 正 行 駛 , 險 象 橫 生 。


鋼 鐵 廠 做 大 後 盾
位 處 赤 道 附 近 的 印 尼 , 人 口 二 億 多 , 華 人 只 佔 百 分 之 五 , 卻 操 控 了 全 國 七 成 經 濟 命 脈 。 劉 在 當 地 的 三 家 鋼 鐵 廠 : The Master Steel 、 Pulo Gadung Steel 及 Pangeran Karang Murni , 組 成 了 全 國 最 大 的 私 營 鋼 鐵 廠 。 廠 房 位 於 印 尼 首 都 雅 加 達 郊 區 , 距 離 市 中 心 約 一 小 時 車 程 。 內 裡 大 得 有 二 十 多 個 鐵 皮 廠 房 , 遠 處 的 煙 不 斷 噴 出 黑 煙 , 到 處 都 擺 放 長 長 的 鋼 鐵 。
在 這 裡 會 見 到 在 印 尼 也 難 得 一 見 的 奇 景 : 在 廠 外 徘 徊 二 、 三 十 個 印 尼 流 氓 , 人 人 手 上 都 拿 一 個 二 個 麻 布 袋 。 每 當 盛 鋼 鐵 的 貨 車 駛 出 , 他 們 便 會 一 擁 而 上 , 攀 進 有 三 個 人 高 的 貨 車 車 身 「 偷 鐵 」 , 再 由 行 駛 中 的 貨 車 跳 出 , 等 待 下 一 個 「 獵 物 」 , 其 後 再 將 偷 來 的 鐵 轉 售 圖 利 。 按 觀 察 , 廠 房 每 分 鐘 都 有 貨 車 排 隊 進 出 , 輸 送 源 源 不 絕 的 鋼 鐵 , 廠 外 保 安 根 本 懶 得 理 會 。
據 附 近 居 民 說 , 廠 內 員 工 達 四 千 人 , 主 要 從 全 國 各 地 收 集 廢 鐵 , 製 成 鐵 柱 、 鐵 通 等 製 品 出 口 歐 美 各 地 。 據 知 廠 房 每 年 產 鐵 逾 一 百 萬 噸 , 按 現 時 每 噸 鐵 四 百 美 金 市 價 計 , 每 年 營 業 額 便 達 到 三 十 二 億 港 元 。
劉 常 仁 在 印 尼 毗 鄰 的 新 加 坡 亦 有 投 資 , 如 圖 中 的 新 達 城 , 便 有 多 個 寫 字 樓 單 位 作 長 線 收 租 。 ( 何 少 忠 攝 )


劉 常 仁 大 仔 劉 鳴 長 居 印 尼 , 大 宅 有 一 萬 五 千 多 呎 , 四 圍 種 滿 樹 木 , 低 調 得 很 。


蘇 哈 托 毗 鄰
除 了 鋼 鐵 廠 , 劉 常 仁 在 印 尼 還 有 一 家 小 型 銀 行 「 Bank Royal Indonesia 」 , 註 冊 資 本 約 為 二 千 萬 港 元 , 專 借 錢 予 當 地 人 做 生 意 。 另 外 在 印 尼 毗 鄰 的 新 加 坡 , 及 遠 至 澳 洲 , 亦 有 寫 字 樓 及 住 宅 等 長 線 收 租 , 堪 稱 跨 國 地 產 王 國 。
這 些 生 意 現 已 交 由 劉 常 仁 的 兩 子 一 女 打 理 。 其 中 大 仔 劉 鳴 , 住 在 印 尼 的 高 尚 住 宅 區 Menteng 。 整 條 街 守 衞 森 嚴 而 敏 感 , 記 者 站 在 街 上 不 到 五 分 鐘 , 附 近 大 屋 的 五 、 六 個 守 衞 已 走 出 來 監 視 。 原 來 這 區 正 是 印 尼 軍 事 強 人 、 前 印 尼 總 統 蘇 哈 托 ( Suharto ) 及 其 親 信 的 集 居 地 , 由 劉 鳴 大 宅 步 行 到 蘇 哈 托 的 住 所 , 只 需 不 到 十 五 分 鐘 , 正 好 帶 出 劉 常 仁 能 發 跡 的 印 記 。
押 注 印 尼 獨 立 軍
一 九 二 七 年 生 於 印 尼 的 劉 常 仁 , 祖 籍 福 清 , 爸 爸 一 代 已 到 印 尼 從 事 五 金 生 意 。 他 小 學 畢 業 即 繼 承 父 業 。 一 九 四 二 年 , 日 本 侵 略 印 尼 , 四 五 年 戰 敗 後 , 荷 蘭 殖 民 政 府 再 接 管 印 尼 , 爭 取 國 家 獨 立 的 印 尼 共 和 軍 乘 時 而 起 , 雙 方 大 戰 爆 發 , 這 年 正 是 劉 常 仁 一 生 的 轉 捩 點 。
當 時 以 福 建 幫 為 首 的 華 人 , 都 暗 中 支 持 獨 立 軍 對 抗 荷 蘭 殖 民 軍 。 其 中 如 近 年 的 東 南 亞 首 富 , 在 印 尼 有 「 水 泥 大 王 」 、 「 麵 粉 大 王 」 等 稱 號 的 林 紹 良 , 便 在 外 地 偷 運 糧 食 及 物 資 予 獨 立 軍 。 而 劉 常 仁 亦 將 五 金 生 意 賺 來 的 錢 , 資 助 獨 立 軍 作 戰 , 且 透 過 朋 友 介 紹 , 認 識 了 當 時 的 軍 隊 隊 長 蘇 哈 托 。 支 持 獨 立 軍 在 當 時 來 說 非 常 危 險 , 一 切 都 要 偷 偷 摸 摸 進 行 , 若 被 荷 蘭 殖 民 軍 發 現 有 滅 門 之 險 。
劉 常 仁 住 在 柏 景 臺 已 十 多 年 , 貪 其 近 地 鐵 站 交 通 方 便 。 ( 嚴 寶 權 攝 )


劉 常 仁 不 大 追 求 物 質 享 受 , 他 的 電 話 亦 是 兩 、 三 年 前 推 出 的 Nokia 6230 , 現 值 一 千 多 元 。


前 週 五 跳 過 舞 後 , 劉 常 仁 隨 意 在 西 裝 袋 拿 出 一 、 二 千 元 , 並 從 中 掏 出 數 百 元 找 數 。


趕 時 間 才 由 司 機 接 送 , 但 駕 的 都 是 舊 款 凌 志 房 車 。


政 府 借 錢 力 撐
不 過 劉 常 仁 押 對 了 注 。 荷 蘭 殖 民 軍 戰 敗 後 , 印 尼 獨 立 , 六 七 年 蘇 哈 托 接 替 蘇 加 諾 出 任 第 二 任 總 統 , 開 始 其 三 十 一 年 統 治 , 劉 常 仁 亦 轉 而 從 事 鋼 鐵 業 。 劉 常 仁 憶 述 說 : 「 七 ○ 年 時 , 工 業 部 長 找 我 , 表 示 想 扶 植 本 土 鋼 鐵 工 業 , 不 再 由 外 國 進 口 。 他 說 需 要 多 大 的 廠 房 都 可 撥 地 , 要 多 少 的 錢 銀 行 也 可 商 借 , 那 我 當 然 應 承 啦 ! 」 他 又 不 忘 補 充 : 「 不 過 這 些 不 要 說 了 。 我 怕 其 他 人 知 道 我 與 政 府 的 關 係 , 會 妒 忌 呢 ! 」
劉 常 仁 說 , 工 廠 開 辦 初 期 時 , 只 有 十 多 名 工 人 , 幹 得 艱 苦 , 「 當 時 要 一 腳 踢 。 製 鐵 係 我 , 銷 售 係 我 , 連 掃 地 都 係 我 , 錢 不 易 搵 。 」 其 後 他 透 過 當 地 懂 英 語 的 日 本 買 手 , 將 鋼 鐵 出 口 外 地 , 生 意 蒸 蒸 日 上 。 鋼 鐵 除 了 出 口 美 國 、 新 加 坡 等 地 , 原 來 亦 有 進 口 香 港 。 劉 常 仁 自 豪 地 說 , 其 中 新 加 坡 地 鐵 及 七 、 八 十 年 代 香 港 大 部 分 地 鐵 站 的 建 築 原 料 , 正 是 來 自 該 廠 的 鋼 鐵 。
移 居 香 港
六 、 七 十 年 代 , 劉 常 仁 已 經 常 往 返 印 尼 、 香 港 兩 地 , 「 當 時 來 港 主 要 是 炒 股 票 。 我 成 日 去 馮 景 禧 的 新 鴻 基 證 券 打 躉 , 大 家 混 得 很 熟 。 」 劉 常 仁 說 , 他 在 香 港 的 朋 友 不 多 , 當 年 擔 保 他 來 港 的 人 也 正 是 馮 景 禧 。
當 時 任 職 新 鴻 基 證 券 , 現 時 為 DBS 唯 高 達 營 業 董 事 的 張 天 生 , 至 今 對 他 仍 印 象 深 刻 : 「 劉 常 仁 係 我 大 戶 , 資 金 起 碼 有 一 億 元 以 上 。 」
其 時 馮 景 禧 與 新 鴻 基 地 產 創 辦 人 郭 得 勝 及 基 兆 業 主 席 李 兆 基 相 熟 , 合 稱 「 三 劍 俠 」 , 馮 氏 也 有 邀 請 劉 常 仁 一 同 投 資 地 產 及 股 票 , 「 當 時 我 怕 風 險 大 , 說 不 要 了 , 現 在 想 起 來 , 真 是 後 悔 呀 ! 」
到 八 ○ 年 退 休 , 劉 常 仁 索 性 移 居 香 港 , 嗜 好 並 由 炒 股 轉 為 炒 樓 , 「 我 鍾 意 地 產 唔 會 貪 污 , 唔 複 雜 、 少 麻 煩 。 」 從 此 成 為 香 港 樓 市 的 忠 實 擁 躉 。
劉 常 仁 除 了 愛 香 港 夠 自 由 , 還 因 為 錢 放 在 印 尼 不 安 全 。 印 尼 在 九 八 年 便 發 生 一 次 嚴 重 排 華 , 幸 得 政 府 派 來 鐵 甲 車 及 兩 支 軍 隊 , 守 在 劉 家 大 宅 門 外 , 劉 氏 一 家 才 幸 免 於 難 。 其 後 蘇 哈 托 亦 緊 接 下 台 , 但 殘 餘 勢 力 仍 在 , 劉 常 仁 的 印 尼 生 意 亦 沒 受 影 響 。






樂 得 自 由 「 無 王 管 」
劉 常 仁 一 年 會 回 印 尼 兩 次 探 望 兒 孫 及 蘇 哈 托 。 「 我 對 上 一 次 見 蘇 哈 托 已 是 一 年 前 , 他 身 體 不 大 好 呢 ! 」 他 的 兒 孫 及 七 十 九 歲 的 妻 子 , 都 因 為 慣 了 印 尼 生 活 而 不 願 離 開 來 港 , 兒 子 劉 鳴 則 會 定 期 匯 「 家 用 」 給 老 父 買 樓 。 根 據 記 錄 , DeMonsa 旗 下 物 業 股 權 , 兩 父 子 各 佔 一 半 ; 不 過 劉 常 仁 神 氣 表 示 : 「 買 咩 樓 都 係 由 我 決 定 , 我 老 豆 嘛 ! 」
其 實 到 了 劉 常 仁 這 個 年 紀 , 無 論 賺 蝕 多 少 , 都 不 影 響 他 的 生 活 。 他 獨 居 炮 台 山 柏 景 臺 千 三 呎 單 位 , 搬 屋 最 多 也 只 是 由 一 座 搬 到 二 座 。 他 最 愛 坐 地 鐵 , 事 關 「 我 納 稅 喎 , 老 人 仲 有 半 價 優 惠 。 」 劉 常 仁 亦 愛 出 外 骨 , 現 時 年 紀 大 , 則 「 幫 襯 」 家 中 的 印 尼 工 人 。
劉 常 仁 最 迷 還 是 跳 社 交 舞 , 他 說 這 令 他 感 覺 年 輕 不 少 。 每 朝 他 晨 運 過 後 , 便 回 公 司 返 工 兩 個 小 時 , 跟 便 到 尖 沙 咀 的 百 樂 會 跳 舞 。 前 週 五 , 他 與 舞 伴 JoJo 一 時 多 已 到 那 裡 , 操 普 通 話 、 年 約 三 十 多 歲 的 JoJo 穿 上 緊 身 豹 紋 舞 衣 , 與 劉 常 仁 一 跳 三 小 時 ; 休 息 時 候 還 細 心 捉 劉 常 仁 的 手 噓 寒 問 暖 。 劉 常 仁 「 詐 型 」 說 : 「 佢 要 結 婚 啦 , 唔 同 我 跳 舞 咯 ! 」
地 產 界 流 傳 , 他 換 畫 速 度 比 後 生 仔 更 快 , 劉 常 仁 否 認 道 : 「 她 們 都 只 是 我 的 普 通 朋 友 ! 你 找 到 我 有 女 友 的 證 據 , 我 給 你 一 千 萬 ! 」 說 完 又 拖 JoJo 跳 舞 去 。


撰 文 : 區 嘉 儀
攝 影 : 歐 陽 江
資 料 : 黃 翠 蓮
[email protected]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1853

45大酒店 味皇


From


http://hk.myblog.yahoo.com/lgaim-foolman/article?mid=1757


以下是140年前創立至今的大酒店

先拋開虛假盈利這一點,報表不是出現假數問題,而是會計處理標準有問題,簡直如同欺詐,會強烈誤導投資者(雖然完全合法)







大酒店的盈利有問題,以現金流來看,大酒店的盈利能力稍多於10億,之前4年的盈利都高估了3倍

但比起假盈利,大酒店最大問題是折舊

比如08年折舊374,而固定資產26368,折舊率為1.4%

也許這樣說不夠直觀,那麼讓你們看些好東西:



這摘自大酒店年報核數師附註,建築物的使用年限為150年!?如此耐用的建築物似乎連保養費都免了,大酒店的折舊率不止冠絕香港,範圍就算擴大至整個太陽系也不會動搖其王者地位

低折舊甚至0折舊在以前的美國非常流行,但亦因此製造了1929年的大崩盤,從此神奇的折舊率買少見少

大酒店有充足的理由使用低折舊率,一來這是商業自由,二來用正常折舊率例如5%的話,折舊將達到13億,大酒店將陷於連年虧損的不文狀態,董事也不好意思收高人工

作為參考,下面是錦江酒店的折舊政策



大酒店創始於3世紀之前,同期創立的有匯豐同煤氣,發展至今,匯豐市值10000億,煤氣1000億,而大酒店只有100億,當中必然有些原因

低折舊率誤導人的地方不止令盈利虛增,同時亦高估了資產淨值

比如本來資產淨值為10,盈利為-0.5,資產淨值將為9.5,但低折舊率令盈利成為0.5,資產淨值將為10.5,連續十幾年百幾年咁,資產淨值絕對不會準確

同時盈利雖然制造左出黎,但可以用於派息同發展的肯定不多,別人可以用"保留折舊"發展,而大酒店就不得不用"保留盈利"黎維修

大酒店的股價除左07年1年之外,最近10年的股價都低於資產淨值

現在回到大酒店個股分析,大酒店沒有特別大的財務問題,應可以放心買入,只要改低其盈利同資產再估價就可以,14億左右的現金流,而且上升中,當大 酒店的折舊10億,雖然香港被邊緣化,但大酒店一年賺5-6億應不算太難,用15倍pe計,應值90億,錦江酒店的固定資產產生現金流的效率約10%,當 大酒店效率高d,有15%咁計算,14億的現金流對應的固定資產95億左右,加埋其他,計1.3倍pb,值140億

合理值140億等於每股9.6,大酒店現價6.84,安全邊際不算太高

但是大酒店顯示的資產淨值有210億,而且之前4年都賺廿幾三十億每年,唔係誤導係乜?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7847

45亿美元谜团:仰融美国造车财技与投资移民底牌


From


http://www.21cbh.com/HTML/2009-7-1/HTML_34H941YL1SHS.html


【核心提示:虽然阿拉巴马的土地依然是一片一无所有的“生地”,但是在仰融的心中,已经为这个“空中的工厂”设立了十个车型,三大家族,覆盖全线车型的“美丽新世界”。】

没有人想到,仰融“造车狂想”的操作秘笈隐藏在一桩小小的诉讼案件中。

6月30日纽约时间2时,本报特派纽约记者电话突然响起。“我是仰融”,电话那头是浓重的江南口音。在半个小时前,仰融收到了本报记者发给他的包含十个文件的诉讼案件的卷宗。

600万造车计划,时隔7年,这之前身在美国的仰融突然高调又放了一个“卫星”。

在电话里,仰融面对本报记者需要解释的,不仅是一桩远在密西西比州北区法院的诉讼案件。因为在这个厚厚的卷宗资料中,牵涉的是一桩海外“集资”事件。在他的计划中,这一计划的目标是15亿美元。以及一些他所不愿意提起的,不为世人所知的争斗。

向投资移民圈钱:海外版集资事件

本报记者在调查仰融在美国资料时,意外地发现仰融与其前团队成员在今年3月份有一场未结案的诉讼。通过密西西比法院的文档系统,记者找到了相关这起案件的近十个文件。文件中除呈述双方诉讼原由之外,也详细披露了仰为其600万造车计划所设想的商业计划。

这看起来更像是一个海外集资事件。在仰融的设想中已经是一个简单的算术问题。

这与一个叫“EB-5”的美国联邦政府项目有关,“EB-5”是美国国会立法同意发放的投资签证。标的额分成城市100万美元和乡村地区50万美元两种。

仰融打“EB-5”的算盘是,这100万或者50万美元的移民投资:如果能够把这些投资移民的投资纳入其盘子,那么如果按照一年有一万投资移民的数量计算,那就是100亿美元的规模了。

在仰融看来,这并非没有可能。剩下的就是精巧的设计了。

第一步是,仰融雇用了“整合方案集团(简称ISG)”公司以及一家名为华盛顿业务集团(TWG)的游说机构,建立“EB-5试验计划”。

与此同时,一家名为GULF COAST公司也走上前台。华盛顿业务集团的目的就是游说美国国会批准GULF COAST公司成为“投资区域中心”。

作为“EB-5”试验计划的一个策略上的变通,“区域中心的概念,省去了投资移民一定要雇佣十名员工两年以上的要求。只要区域中心得到经济学家的证明,可以创造多少直接岗位以及间接岗位,就可以直接接受投资移民的投资。”

仰融通过这样的“区域投资中心”,向外界大规模招募有兴趣投资美国的投资移民。每一位投资50万-100万美元的投资移民,在向GULF COAST公司投资以后,可以在两年内拿到“有条件永久居留证”。

在随后的岁月里,拿到永久居留证,最终成为美国公民。他们投资在GULF COAST公司里的钱,则通过一个特定的汽车产业基金,源源不断的注入到仰融的造车计划中去。

本报特派记者调查发现,这个精巧的集资设计,仰融早在2008年就开始行动了。

2008年1月,仰融在美成立了一家名为LOGOS的汽车公司。3个月以后,这家公司改名HYBIRD KINETIC AUTOMOTIVE HOLDING, INC(以下简称HK控股)。

在成立之初,如同公司的名字一样,就设定了以绿色能源汽车为主要业务的业务方向。

仰融旗下的大将王晓麟(英文名:CHARLES WANG),出任该公司的行政副总裁,年薪156万港币。

1966年出生的王晓麟,湖南籍人氏,湘潭大学法律专业毕业。曾经在仰融收购罗孚项目中做过法律协调工作。

2008年4月,王和另一名姓邓的高管分别成为HK控股公司的CEO和CFO,并且出任董事会成员。仰融对这位两位高管可谓不薄——为邓配置了一辆奔驰轿车,为王配置了三部奔驰轿车。

2008年4月25日,仰融通过HK控股公司中,雇用了“整合方案集团”。这个整合方案集团即负责帮助游说公司,展开投资移民的推动。

“如果招聘到3000名大型投资移民,则可以融资10亿美元以上。”HKAC的公司说明书中写到。

仰氏所设计的整个精巧融资方案也在随后的公司方案中得到详细的阐述:在密西西比州所设立的HKAC生产项目,仰融自称需45亿美元的资本。

奇怪的事情还在发展。HKAC这个造汽车的公司,汽车只有一些手绘草图,却非常隆重地在自己的网站放上了服务投资移民的电子邮箱地址和EB-5投资移民签证。

在 2008年随后的月份里,美国密西西比州发展局(MDA)愿意协助HKAC在该州发展 HYBRID CAR PROJECT,也就是公司成立之初立志要开展的“绿色能源”轿车。MDA愿意给HKAC一定的税收减免,以及经济补助。但条件是HKAC这个项目要投资65亿美元,在当地创造2.5万个工作机会。

仰融的设想甚至细到了一些细节上,例如,每年投资移民仅有1万名。如果推动游说机构,推动SUPER EB-5签证,上述的集资速度和额度可以更快些。

在午夜的采访中,仰融坦承,以投资移民吸收融资是其设想的通路之一。“但是不是说只限定在中国的投资移民上,其实是面对全球的。俄罗斯和韩国移民是美国投资移民的主力。”仰融说。

“我目前的融资计划是由三个部分构成的。第一个是我通过美国和香港的市场进行私募。第二,争取通过这个项目,拿到美国能源部和美国国会的新能源汽车研发专项资金。第三个部分,则是这个个人投资者项目。如果有投资者比较看好这个计划的话。”仰融说。

如果——仅仅是设想一下未来——数以万计还不是数以千计的投资移民涌来,这个平台可以一举募集到百亿美元资金。仰融的未来,是否还会按照其既定轨道行走?

没有结束的HKAC争夺战

这只是这个故事的一半。

2008年10月,因为要与密西西比发展局合作,仰融知会王晓麟在密西西比注册一家公司HKAC。在该公司注册时,总裁就是王晓麟。

2009年3月,王晓麟突然发送邮件给所有的HKAC公司高级管理人员,宣称仰融与HKAC公司无关,并非该公司的董事或是管理人员。

2009年6月份,王晓麟在密西西比联邦法院作证承认,在仰不知情的情况下,将HKAC股份私自发行了给王自己的公司—资富控股公司。

审理本案的美国联邦法院法官Mills认为,“王晓麟承认已经把HKAC的股票发行给他自己公司,却还继续接受HK汽车控股有限公司为了混合动力汽车项目而提供的资金,这是本法庭不能容忍的事。”

随后,王晓麟虽承认仰融在HKAC公司上花了将近160万美元。但是他认为,仰融并非是HKAC的股东。仰氏所投资的160万美元可以做为股东投入,占一定的比例。

王晓麟在呈给法庭的回复书中写道:“当年我与仰融达成的协议,并非是被聘用者。而是与仰融的合作者。仰融答应出资2亿美元作为HKAC公司的初始资金。仰融答应自己的股份占90%。我的股份占10%。所以我是合作者。”

王晓麟在给法庭的回复书写道,因为仰融未达到承诺的出资额,仅投资160万美元,所以HKAC的所有股东认为,仰融不可以占股90%,而是应占一个较小的比例。

更重要的是,王晓麟指出,他和几位其他高管,在2008年12月,接到中国公安部的电话,说中国大陆发出的逮捕令依然有效,如果仰融担任HKAC的主席,就不允许HKAC有任何在中国的融资行为。

王晓麟因此而与仰融有过一次争执。仰融大怒,威胁要中止项目。王以及其他公司高管因此而心生忧虑。

王承认,这是他们“不满”的开始。也是后来双方对簿公堂的起因。

仰融所设想的造车计划,自2008年展开,至2009年3年遭受严重挫折。

“投资120万欧元,由德国LION 公司所设计承包的一辆原型车,可能已经送抵密西西比。但是因为双方争论HKAC,所以不得确定归属。”仰融在起诉书中控诉。

仰融随后重起炉灶,放弃由HKAC所做的一切工作,重新招标工程设计公司。密西西比所获得的土地双方均不可以使用,仰氏随即去阿拉巴马谈判,拿下5000英亩土地。

由于该案尚未结案,所以记者致电密西西比州发展局,HKAC工厂所在的TUNICA县商会,都只得到“不予置评”的回复。

在采访中,仰融并未因这一起案件而有挫折感。他所津津乐道的,仍然是未来从工厂下线的“正道”汽车,会有多么的先进、节能、与环保。虽然阿拉巴马的土地依然是一片一无所有的“生地”,但是在仰融的心中,已经为这个“空中的工厂”设立了十个车型,三大家族,覆盖全线车型的“美丽新世界”。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8893

匹克今起招股 许景南家族身家或超45亿


From


http://www.nbd.com.cn/newshtml/20090916/20090916030719421.html


每经记者  朱蔚淇

        体育运动专业装备制造商匹克(01968,HK)今天起公开招股。该公司此次将发售4.1958亿股 份,其中10%为公开发售,90%为国际配售,另有15%超额配售权。定价区间为3.55~4.55港元,每手1000股,集资规模为14.895 亿~19.09亿港元,以每股中间价4.05港元计算,集资净额可达15.61亿港元。该股将在21日结束招股,22日定价,29日挂牌。据消息人士透 露,国际配售部分已获足额认购。

        根据该公司在记者会上发放的招股文件显示,若匹克未使用超额配股权,其IPO后的已发行股本总数将达20.98亿股,其中主席许景南与妻子吴提高将持股35.0666%,两位公子许志达与许志华将各持股12.9158%,家族持股量共为60.8982%。

        按最低发行价3.55港元来计算,许氏家族的身家可能将超过45亿港元。而此前361度(01361,HK)的丁氏家族在IPO后的身家为40亿港元,利郎(01234,HK)的王氏三兄弟据市场预测身家将达30亿港元。

        据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了解,匹克是一个被风投“喂大”的公司。作为第一个财务投资者的昊嘉,2007年以0.1809港元购入匹克股份,IPO后  (未 行使超额配股权)将占1.3178%股权,获利19倍,帐面上将赚9300万港元以上。而红杉资本、建银国际、联想将在其IPO后持股9.03%、 3.28%和4.13%,获利在一倍以上。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11150

“体育新贵”许氏身家飙至45亿港元


From


http://www.21cbh.com/HTML/2009-9-16/HTML_TV9RXAY7D6VW.html


匹克,这个1984年被耐克“放了鸽子”,而被逼创建出自有品牌的晋江运动鞋服生产商,紧随台风“巨爵”之后,加紧登陆香港主板市场。

给 匹克体育(01968.HK)带来压力的,肯定不是台风“巨爵”,而是最近汹涌而至的新股。最近几天,中冶(01618.HK)、国药控股 (01099.HK)等大盘股都在风风火火的招股进程中,由于概念独特,两只新股可谓热爆香港全城,甚至火到无处借孖展(保证金)的程度,这势必影响到投 资者认购匹克的资金量。

此外,由于匹克是继中国动向(3818HK.)、李宁(2331HK.)、安踏(2020.HK)、特步 (1368.HK)和361度(1361.HK)之后,登陆香港资本市场的第6家国内运动鞋服制造商,意味着这次IPO有5只“影子股”存在,投资者将如 何看待匹克,是关键。

9月15日的IPO记者会上,当被问及对匹克体育的招股信心时,管理层只回应称,在香港、新加坡和伦敦的路演过程中,都有基金接洽,并表示对股票发售很有信心。管理层同时表示,未来公司的主要战略是依靠提高品牌价值,提高批发价格来提高公司的盈利能力。

据悉,本次匹克将发售约4.2亿股,其中90%作国际配售,10%于香港公开发售。发售股份占总股份的20%。每股定价3.55-4.55港元,上市后总市值介乎74.48亿-95.45亿港元。

瑞信担任本次IPO的独家全球协调人兼独家账簿管理人,瑞信和建银国际为联席保荐人兼牵头经办人,9月29日挂牌。

如果不计超额配股权,上市后,许景南家族将持有匹克体育约61%的股权;其中董事长许景南及其夫人分别持股约17.5%,许景南的两个儿子许志华和许志达分别持股约13%。以发行区间下限每股3.55港元计算,上市之后,许氏家族的财产将不低于45亿港元。

首席执行官兼执行董事许志华表示,将在未来两年内将公司的毛利润率提升至40%。而2008年和2009年上半年的毛利润率分别为32.5%和38.2%。

公司介绍,集资所得款项,48﹒3%用于广告及营销;18﹒8%用于购买新机械及设备;15﹒6%用以扩大销售网络,其余用作研发、提升管理信息系统及一般用途。

据招股说明书所述,匹克2009年预测全年纯利不少于6.82亿港元,每股盈利不低于0.325港元,按每股3.55-4.55港元的发行价计算,预测市盈率为11.09至14.22之间。

匹克2008年的销售收入约20亿元,2009年上半年销售收入约14亿元,同比增长60%。公司主要生产鞋类和服装类运动产品,2009年上半年这两种产品在总营业额中的占比分别为46%和51.7%。在全国有5600家自有或加盟的专卖店,主要集中于二三线城市。

根据弗若斯特沙利文(Frost & Sullivan)于2008年11月进行的一项市场调查显示,匹克名列中国三大最具知名度的运动鞋及篮球鞋品牌之一。

据相关资料显示,中国运动服装品牌市场占有率依次序排名为耐克占15.2%,阿迪达斯占13.6%,李宁占9.5%,安踏占6.9%,Kappa占5.3%,特步及361度同占3.9%,匹克只占2.7%,规模较特步及361度略低。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11185

成功和失敗-紅發集團(566)(2009-10-20 22:45正式完成)


後記:稍有更新,輸的看來都是無知的人了。


http://www.hkexnews.hk/listedco/listconews/sehk/20091001/LTN20091001006_C.pdf




紅發購入太陽神精密(Apollo Precision)太陽能業務,易名鉑陽太陽能控股有限公司其母公司是GS-Solar(鈞石能源)。



 


據綜合資料稱, 鈞石能源創辦人林朝暉在取得南开大学光电子薄膜器件与技术研究所获得了「非晶硅/微晶硅叠层太阳电池」关键技术後,在2007年成立該公司。



其取得IDG的融資後,泉州新廠在2008年2月成立,即公告稱的福建鉑陽精工設備有限公司。其後以福建鉑陽精工設備有限公司名義,又投入9.5億投入北京平谷馬坊工業園區建設以薄膜太陽能電池技術及裝備研發和製造為核心的新型綠色能源基地,即公告稱北京精誠鉑陽光電設備有限公司

據公告及公開資料稱,北京精誠鉑陽光電設備有限公司規劃佔地200畝,年產非晶硅薄膜太陽能電池150兆瓦,共建設6條生產線。



 


現時,該廠面積已達3,000平方米,並每年可提供 25百萬瓦特的組裝完備生產線。

 

若項目達到規劃產能並完成銷售後,2010年底即可產生12億元人民幣的銷售收入,貢獻超過2億元的利稅。

 

此外,公司亦簽訂青海省格爾木大型光伏發電項目合作協議,提供該廠所需的硅片。


 

至於大股東林朝暉方面,他非常低調,但早期已涉足太陽能領域,據公告稱,至今已25年,但近兩年取得融資後,擴張速度有所加快,並登陸香港資本市場。


在財技的幫助下,以數億的資金,在兩年間變了26.3億,今日又增加了54.5億,賺錢的速度愈來愈快。


據生果日報所稱,所謂「薄膜」,是太陽能轉換為電能的材料。現時光電材料分晶硅及非晶硅,其中晶硅又分為單晶硅及多晶硅,至於「薄膜」屬非晶硅光電材料。這些光電材料最大分別在光電轉換效率及生產成本
光電轉換效率最高為單晶硅,最高可達 24%,但製作成本高,以至不能被廣泛使用。多晶硅的光電轉換效率稍次於單晶硅,一般有 14%或以上,但製作成本比單晶硅太陽能電池便宜,故在太陽能光伏行業被廣泛採用。不過,較早前中央嚴打多晶硅。


至 於非晶硅光電材料「薄膜」,光電轉換效率最低,按國際先進水平亦不逾 10%,但製造成本低。中國鼓勵新能源發展,雖打壓多晶硅,但扶持薄膜電池發展。上月中國政府與全球最大薄膜太陽能電池組件製造商之一美國第一太陽能簽協 議,在內蒙古鄂爾多斯興建全球最大太陽能發電廠。



其公司背景:


http://www.gs-solar.com/overview.html


技術來源:

http://finance.ifeng.com/news/20090904/1194465.shtml


从事薄膜电池生产的福建钧石能源董事长林朝晖正期待用自己的“弓”射下太阳,“力争成为世界上最大的太阳能薄膜电池生产企业之一”。该公司目前已经获得IDGVC等机构近1亿美元首轮风险投资。

钧 石能源在2007年从南开大学光电子薄膜器件与技术研究所获得了“非晶硅/微晶硅叠层太阳电池”关键技术,该技术由南开大学光电子所耿新华、赵颖 教授领导的课题组开发完成。南开的太阳薄膜电池研发实力十分雄厚,正如国内很多晶体硅电池公司的高管都曾出自澳大利亚新南威尔斯大学光伏研究中心一样,南 开现在也在扮演技术扩散者的角色,比如天威薄膜光伏公司的首席技术官麦耀华就是耿新华的门生。

由 于具有类似技术支撑的大屏幕液晶电视(TFT-LCD)行业的高速发展,为薄膜电池的大规模生产奠定产业基础,从玻璃到薄膜电池组件的生产过程几 乎是全自动的,工序更简洁。在产品的适用性方面,薄膜电池更适用于以墙壁采光,同时受地形的限制更低。这些都推动了薄膜电池受到投资者的适时青睐。

其消息:


http://info.electric.hc360.com/2009/05/18092583654.shtml

 “格尔木新建电站的硅片肯定是我们供应,这也是一个尝试,青海作为国内发展光伏并网发电产业试验田,将对国内太阳能产业落地展开积极探索,相信国 家很快会针对光伏并网发电制定专门的电价政策。”该人员对记者预计,光伏并网电价的初期水平将介于火电上网电价和风电上网电价之间,最差也不会低于0.5 元。

    而据相关资料显示:钧石能源是目前国内最大、世界领先、拥有自主知识产权的非晶硅薄膜太阳能电池生产企业。然而,记者在几大搜索引擎上发现,这家美商独资的外资企业除了广发招聘信息外,没有进一步公开的公司信息。

...


“太强势了!很难想象一家2008年才成立的公司,能够发动国电这样的强势央企配合自己西进。”一位不具名的行业内人士说,不仅国电受钧石之邀西 进,早前钧石能源还成功与国投华靖电力控股公司对接,用自己的产品铺路,帮助国投华靖在青海签下了一单一期投资建设200兆瓦太阳能光伏并网电站的项目。

    “林朝晖一定是一个先知先觉者,并且拥有独特的资源。”这位人士接着评价说,国电、国投华靖在青海的动作表明,国家对大规模兴建光伏并网电站已经持默许态度,预示为进一步提高企业参与积极性,实施倾斜性上网电价政策势在必行。


http://www.ledb2b.cn/lib/0904/I02_44587.asp


获知名创投青睐
福建钧石能源有限公司是2008年2月正式在泉州成立的外商独资企业。但事实上,其法人代表林朝晖,从上世纪90年代开始,便开始涉足太阳能应用产品 领域。其更早成立的泉州鲤城金太阳灯饰有限公司,系国内知名太阳能灯具生产商,产品远销世界各国。知情人士透露,钧石能源是林朝晖涉足非晶硅薄膜太阳能电 池项目后,重新注册的新公司。


 钧石能源在泉州建立了具有国际先进水平的非晶硅薄膜太阳能电池生产线。由于该项 目的龙头示范作用,以及世界领先技术水平,各级政府对该项目高度重视。像泉州江南高新园区剩余的工业用地,全部作为钧石项目用地。资料显示,钧石能源在泉 州的项目,主要是建设26条非晶硅薄膜太阳能电池生产线,年产非晶硅薄膜太阳能电池板130兆瓦。而钧石的目标,是“力争成为世界上最大的太阳能薄膜电池 生产企业之一”。


 

在作價方面,則為4,182,320,000元,發行代價以:
(1)以1.316元發行279,153,413股抵367,370,000元支付。
(2)其餘3,814,950,000元發行兩批可換股債支付。

第 一批1,040,440,000發行無息可換股債支付,這批是必付代價,(萬不可用零息,零息即zero-coupon ,這些債券實際上是有利息,但和coupon不一樣,zero-coupon其利息總額是債券的折扣和票面值的相差,期中並無現金利息,故稱零息。我見 有部分報紙真的這樣寫零息可換股債券,特此提醒。)

第二批2,774,510,000元零息可換股債券則2009年8月至2009年6月底的11個月的盈利保證的5,500萬美元和實際盈利乘9.77倍的相差。


而實際盈利這數字最少是1,500萬美元。而1,500萬美元為2009年首5月的盈利,為收購條款之一。


若2009年首5月的盈利不少於15,000,000美元的話,第一批可換股的行使期限將延至2010年6月底。

全部可換股債券的換股價均為1.316元,共可發行2,554,135,454股。



公司資產淨值約5億,虧損約200萬。截至昨日,與客戶已訂立了 10.2億元合約,賣方相信能達到5,500萬美元的獲利目標。

此外,公司另外發行7,950萬股予一位賣殼介紹人戴海春先生,以現時股價4.39元計算,市值349,000,500元。這位戴先生是現時主席周先生在社交場合認識的。

此外,發行80,000,000股認股權予專業人士作收購過程之用,行使價1元,即時行使價值271,200,000元

另外,原大股東葉先生重新購回49%玩具業務,作價7,100萬,其中,公司有一項1.28億股東貸款,是欠付上市公司及聯繫人士,那聯繫人士是誰?

如果聯繫人士為葉先生及其親密人士,那收購可謂對某些人處處有利,因為他可以以償還聯繫人士的錢購入這批股份,並不需要出現金,可謂無本收購。

公司承諾在2010年底仍將保留玩具業務,另外稱不一定把其餘51%玩具業務出售予葉先生。


http://www.hkexnews.hk/listedco/listconews/sehk/20070515/LTN20070515004_C.pdf

這位葉先生在2007年5月高峰期售出殼予徐明先生,共涉及173,168,200股(經拆股及合股調整後即69,267,280股),每股1.39元(經拆股、合股及供股調整後則為77.5仙),共套現241,605,379.80元。

葉先生一來賣殼套現,二來可以無本取回原有業務,可謂發達,但是徐明先生就有點不幸,但最終能轉危為安

http://www.hkexnews.hk/listedco/listconews/sehk/20070704/LTN20070704004_C.pdf

徐先生其後又購入87,687,082股,又出資121,885,044元,共斥資363,490,423元購入此殼。


根據股權披露資料,他以1.64元(經派息、拆股、合股及供股調整為70仙)減持1,500萬股(經拆股、合股調整後為600萬股),套現2,460萬元。

http://www.hkexnews.hk/listedco/listconews/sehk/20071115/LTN20071115190_C.pdf


公司不建設河源新廠,並派發40仙股息,以該時徐先生持股約242,433,902股計算,得股息約9,717萬。


其後可能因為財政問題,在拆股前後陸續減持6,895.6萬股,沽售價以經派息調整後1.1元至1.6元沽售,以其最低沽售價計算,可謂不計成本。


以上令徐先生套現約1.67億元,成本稍降至2億元。


但該時股價僅約80仙(經拆股、合股及供股調整為48仙),以其持192,547,902股(經拆股及合股計算為77,019,160股)計算,帳面虧損已約4,600萬元。


http://www.hkexnews.hk/listedco/listconews/sehk/20080502/LTN20080502226_C.pdf


5月初,委任和金利豐派緊密的人士作董事。


http://www.hkexnews.hk/listedco/listconews/sehk/20080502/LTN20080502304_C.pdf


http://www.hkexnews.hk/listedco/listconews/sehk/20080526/LTN20080526414_C.pdf


2008年5月,相信為方便大股東套現,公司其後1拆2股。其後委託金利豐配售6,600萬股(經拆股及合股調整為2,640萬股),每股53仙(即經拆股、合股及供股調整後的34.5仙),集資3,498萬,可見缺水程度。

6月中,徐先生把所有股票押給金利豐財務,可見其財務情況不穩。


其後,金利豐陸陸續續把徐先生的股票斬倉賣出,並無披露作價。


由此看來,現時金利豐已經主導此殼。


http://www.hkexnews.hk/listedco/listconews/sehk/20090102/LTN20090102427_C.pdf


2009年1月,徐先生退任主席,可見公司已不再由其主控。


http://www.hkexnews.hk/listedco/listconews/sehk/20090320/LTN20090320304_C.pdf


3月,公司宣佈5合1,每手股數由10,000股,改為4,000股,每手成本增加,目的應是如何,大家明白。


http://www.hkexnews.hk/listedco/listconews/sehk/20090428/LTN20090428421_C.pdf


4月,公司宣佈1供4,每股10仙,發行共635,610,648股,集資約6,100萬,金利豐包銷,徐先生不購入供股股份,可以看見,金利豐看見徐先生沒有錢,順便取走此殼,作未來之用。


http://www.hkexnews.hk/listedco/listconews/sehk/20090520/LTN20090520391_C.pdf


http://www.hkexnews.hk/listedco/listconews/sehk/20090529/LTN20090529499_C.pdf


Webb哥對此次供股亦表示意見:


http://www.webb-site.com/articles/RBIopenoffer.asp


明報的報導:


http://realblog.zkiz.com/greatsoup38/8272


銀彈充裕何需集資?

紅發計劃4 股供1 股,集資6360 萬元,供股價較宣布計劃前嘅市價每股0.72 元,大幅度折讓86.1%,用途並不具體,只講例牌嗰句「一般營運用途及未來業務發展需要。」David Webb 指出,呢個供股計劃有3 大疑點,一是公司根本冇資金需要,截至08 年底有現金5180 萬元,並無負債,又已售出深圳一個物業將套現7240 萬元。

其二,供股之包銷商為金利豐證券,而供股獨立董事委員會及獨立股東之獨立財務顧問,是簽署粵海證券,其代表人是董事總經理林家威,但林家威截至06 年9 月28 日之前, 仍然是金利豐證券主任(responsibleofficer),其獨立性值得關注。


股價瘋升或涉炒高

其三,自從公司宣布供股後,股價由0.72 元一直炒高2.25 倍至本周三(27 日)嘅收市價2.37 元,昨天除權後股價再急升64%,收報0.9 元,David Webb 就質疑股價是否有被人操控或涉內幕消息造成?

David Webb 又批評,紅發今次以「公開發售」嘅形式進行供股,有別於傳統供股計劃。「公開發售」供股,其供股權不能轉讓,令小股東好似被人用支手槍指住個頭:一係你就 股供股,一下就放棄供股,令自己被大幅攤薄,而且小股東亦唔可以申請額外供多啲,小股東放棄嘅供股權,利益會全歸包銷商。呢個亦是倫敦交易所規定,供股價 較市價折讓嘅幅度唔可以多過10%,以保護小股東被攤薄嘅原因。之但係,港交所就冇呢種保護。


供股不跌反升耐人尋味

故此,David Webb 批評港交所,唔應該容許紅發在供股計劃未獲股東投票通過前,讓除權嘅股份繼續買賣,否則會令買賣帶來混亂嘅風險。事實上,自公司宣布大折讓供股後,股價唔 單止冇大跌,反而急升咗逾2 倍,股價遠高於公司嘅每股資產淨值每股0.558 元,故此David Webb 認為,股價可能被人為嘅托高,令人關注是否涉及內幕消息?

5月,公司售出深圳物業,購入香港物業,淨套現約4,000萬,為未來的變身成現金殼做準備。


http://www.hkexnews.hk/listedco/listconews/sehk/20090625/LTN20090625104_C.pdf


公開發售不足額,可見此殼已甚乾。


http://www.hkexnews.hk/listedco/listconews/sehk/20090713/LTN20090713502_C.pdf


7月,公司授出認股權,讓人賺錢。


http://www.hkexnews.hk/listedco/listconews/sehk/20090803/LTN200908031341_C.pdf


8月,公司聲稱購入現時公告稱的業務及出售玩具業務。

至於其後的發展,應是玩具業務繼續虧錢,葉先生能以低價業務,那些中間人獲小利,新殼主就賺大錢。


截至今天,紅發(將易名鉑陽太陽能控股有限公司)已經成為香港第二大市值太陽能概念股,第一是保利協鑫(3800),第三為洪橋集團(8137),其餘的陽光能源(757)、興業太陽能(750)都和頭三大有一段距離

徐先生如仍未拋出股票,現時拋出,應該都能賺回老本,不用虧了。


至於公司大收購消息已出,大家應該不要碰了。其後會有些新聞,正如留言所述,更要當心呢。


究竟今次的失敗者是誰呢,我也不便明說了。

後記:


有些該公司內部人早已知悉上市的消息,作了一些笑話,說它引入投資人及中間人的窘態:


http://bbs.bj.sina.com.cn/thread-138-7/table-11741-6461-goto35034.html


一个人上市场买鹦鹉,看到一只鹦鹉gssolar前标:此鹦鹉会两门语言,售价二百元。 


另一只鹦鹉gs-solar前则标道:此鹦鹉会四门语 言,售价四百元。 该买哪只呢?两只都毛色光鲜,非常灵活可爱。这人转啊转,拿不定主意。


 结果突然发现一只老掉了牙的鹦鹉,毛色暗淡散乱,标价八百 元。 


这人赶紧将老板叫来:这只鹦鹉是不是会说八门语言? 


店主说:不。 



 

这人奇怪了:那为什么又老又丑,又没有能力,会值这个数呢?


 

店主回答:因为另外 两只鹦鹉叫这只鹦鹉老板。 传说是受了一种钧石能源的力量影响,来自一个古老的力量。所以就有这个价钱。


http://bbs.bj.sina.com.cn/thread-188-0/table-45741-1007.html


  公司里有1做上市的大户,gs-solar。虽家产百万,但穿着寒酸,饮食也非常节俭,中午在公司里也就是馒头1个,开水1杯。

但gs solar对做期货已达痴迷状态,常常夜以继日『盯』行情,白天盯SEM,晚上盯LME,被公认为『8小时以外最勤奋的客户』。

1日,gssolar信心10足,满仓买进5月钧石能源,不料10分钟后,忽暴跌至停板。gs solar捶胸顿挫足,唉声连连,惶惶不可终日,担心明日必暴仓无疑,1夜未眠。



熟料次日开盘,跳空急涨至近停板,大赚。gs solar又是捶胸顿挫足,喜极而泣,也许是乐极生悲,忽胸部不适,心脏病复发,瘫倒于沙发之上。及至120救护车驾到,已呜呼哀哉!



数日后,1美妇找到公司,自称gs solar之妻,欲以及公司对簿公堂,要求赔付丧葬费用1万余元。公司无奈,舍钱免灾。



半年后,gssolar之经纪人接到其妻之结婚请柬。念在故友之情,揣1百元大钞之红包赴宴。席间,闻周围嚼舌之人相互窃窃私语之『这女人继承前夫数 百万元,又嫁1富翁……』经纪人听罢,不禁为gssolar感叹之『辛苦1场,竟是为个人的老婆挣嫁妆,呜呼,gs solar啊!


摘自《钧石能源报刊》

 http://bbs.bj.sina.com.cn/thread-272-0/table-52889-6835.html

1.当一个人生活枯燥的时候,gs solar忘了用心体会是一种习惯。
 
2.当一个人觉得人生乏味的时候,gs-solar忘了培养幽默是一种习惯。
 
3.当一个人体力日差的时候,gs solar忘了运动建身是一种习惯。
 
4.当一个人在上市公司工作疲惫的时候,gs solar忘了认真休息是一种习惯。
 
5.当一个人孤傲狂放的时候,gs solar忘了感恩惜福是一种习惯。
 
6.当一个人志得意满的时候,gs-solar忘了谦冲为怀是一种习惯。
 
7.当一个人沮丧失意的时候,gs-solar忘了检讨改进是一种习惯。
 
8.当一个人畏惧调职的时候,gssolar忘了提升自己是一种习惯。
 
9.当一个人沟通障碍的时候,gs-solar忘了真诚倾听是一种习惯。
 
10.当一个人得到了钧石能源的时候,gssolar忘了积极行动是一种习惯。


http://bbs.bj.sina.com.cn/thread-188-0/table-45741-1007.html


幸福不仅仅是对某种需要的满足,而是对某种需要的理解。有这样一个故事,两只猪一直深爱着对方,一只叫gssolar,公猪叫gs-solar,可是gssolar发现gs-solar在吃钧石能源的方面总是不能让着它总是先把的 自己吃掉,有时还要把gssolar的那份吃掉一些,gs-solar也日渐肥壮,gssolar日渐消瘦。gssolar很伤心,总是追问gs- solar是不是已经不爱自己了,gs-solar闭而不答。


可是终于有一天,上市屠宰场的人来拉猪的时候,选中了肥gs-solar,gs-solar留给gssolar这样一句话:“如果爱无法用言语来表达,那就用生命来代替吧!”gssolar这时候才明白了 gs-solar以前的所作所为是为了自己能够留下来。


虽然是生死离别,它们是幸福的。因为它们已经互相理解了。这种幸福是无法用言语来表达的。


延伸閱讀:


生果日報報導:


http://hk.apple.nextmedia.com/template/apple/art_main.php?iss_id=20091002&sec_id=15307&subsec_id=15320&art_id=13269504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11442

一次非常不超值的收購-十友控股(33)(仍在更新中2010/4/[email protected]:45pm)


(註: 謝鱷兄提醒及tsebbb兄更正。)


(1)

關於早期的文章已一大堆,請看此 處

總的來說,他們的一元店是有競爭優勢,但經濟酒店需要的資源甚多,但公司資本甚少,其實不適分做這 一個行業,而證券行 在人脈已先天不足,況且搞這些前期費用甚麼,其實是浪費金錢。

至於遼寧項目,其實個人認為,如真的有心做,其實可以以人力資本代出 資,但是我認為做這些低成本高效益的業務,偶一為之則可,但長期則是對大股東的心力是挑戰,影響本業經營。

小弟用心經營這個股票博 客,就只是寫股票圍繞的人知事,如果叫我寫其他不擅長東西,也許就沒這樣的成就了。

但我最初的文章已談及公司已賣殼,結果 不幸言中。



 

 

這家公司肯定心虛,今次這份文 件pdf是鎖了,轉成Microsoft Word也不成,所以打也花時間,但我可以剪圖啊,哈哈。


(2)

今 日公司宣佈向一位本博常客熟悉的唐乃勤先生購入Market Season Limited(即圖中提及的目標公司),其控制和協海峽信用投資有限公司90%股權,作價3,243,750,000元,即32.4375億元,即整體 作價3,604,166,667元,或36.04億。


至於這32.4375億,係全數以無息可換股債支付,換股 價1.25元,可換 25.95億股,較停牌前1.68元,折讓25.95%,至於其架構如下。

如以4月22日價格計算,作價則為81.483億,整體估值為90.54億。




至於其餘10%股權是由北京實業總開發公司 持有5%及鄭逢時先生持有,我們稍後會談談這些公司及人。

至 於持股量變化如下:



(3)

關 於該公司的 描述如下:


http://www.12312.gov.cn/swxy/xydb/634140.shtml

和 协海峡信用担保有限公司是由大陆、台湾、香港的三家股东发起,在北京注册成立的一家合资公司,注册资本1 亿美元,主要经营为信誉良好的企业、机构和个人提供融资担保及相关的投资和咨询服务。

和协海峡信用担保有限公司是大陆第一家建立境 外资产补偿 机制的合资担保公司,将成为两岸三地联合创办的规模最大、专业性最强的融资担保机构。

至於公告有更詳細地談及:



 (4)

至於賣方的唐乃勤先生,其實在談駿新能源那些貼也談不少,在此轉貼至此,其實他是一個金融掮客,只是做刁,亦有不少麻煩在身。 他旗下的駿新集團(91,前德榮投資、駿新能源,不是今次的賣方之一),和譚木匠(837)主席的哥哥因一些關係鬧翻,所以現在出現不少問題。

他也是損害股柬權益的剋星。





http://paper.wenweipo.com/2009/03/21/zt0903210005.htm

來港奮鬥 人生轉捩

 唐乃勤早年在內地 接受教育及生活,由於父親早逝,全靠母親艱苦地撫養他和姊姊弟弟,後來唐乃勤趁 79年毅然隻身偷渡來港碰運氣;由於在港舉目無親,所以投靠一位朋友。

 「1979年是我 人生的轉捩點,從家鄉三水偷渡來港,希望謀求更好的生活,自75年中學畢業後,我 便出來工作,還記得那個年代在家鄉工作,每個月只得十多二十元,生活非常艱苦。」

 當年來港短短一星 期,唐乃勤在朋友的介紹下加入了一間塑膠工廠工作,「我可算是幸運的一群,來港一 星期便有工開,暫時解決了當時生活的問題,那時白天工作,晚上睡在一張帆布床過著『朝拆夜鋪』的生活,由於煮食亦在工廠內,生活簡單刻苦,所以每個月九百 元薪金剩下五百元作儲蓄,以寄錢回鄉,幫助改善家人的生活。」

自強不息 小本創業

 「大陸改革開放 後,我雖然人在香港,但仍與舊同學保持聯繫,他們有的已經在家鄉市政府當官,記得我 向當時的三水外貿局的處長求助,表示自己擁有塑膠加工技術,但缺乏資金,想找伙伴借貸創業起家。」唐乃勤道出自己的成功之道!「做人一定要有信心,我在香 港塑膠廠工作期間,已掌握了塑膠業的生產,碰巧有廣州市做外貿生意的朋友在內地開工廠,他終於提出合作開辦塑膠廠,由朋友出錢三十萬,他則負責技術及管 理。」

 唐乃勤 深信每個人 勤奮工作是有回報的,回憶起早年奔波的日子,他娓娓道來:「我的第一桶金便是憑這 次機會賺取的,故此繼續利用賺回來的錢與朋友合資開廠,最高峰時我與拍檔在廣州及三水共有六間塑膠廠,業務範圍包括製衣、家庭電器、塑膠、鈕扣及皮具等; 由於在內地開廠,人工及廠房皆比香港便宜。」

 當年一個月有二十 多天上內地廠房,其餘時間則在香港公司聯繫採購原料。

 個性堅強、自信十 足的唐乃勤稱,當年已深信自己將來可成就一番事業,「這個處長被我的誠意打動借錢 給我,我承諾憑一台機塑膠機器在兩個月內為他賺回六十萬元,成功打響塑膠生意的門路;當時塑膠原料大旺,工廠的生意非常火紅,因此在這段時間已可年賺數百 萬元。」一年間他的身家已達三千萬元,那時只是1982年的事。

置業啟發 轉攻房產

 1985年是另一 個令唐乃勤難以忘懷的年份,當年他人生第一次置業令他明白香港地少人多,對住屋的 需求量大,加上中國人傳統觀念有安居樂業的心態,均令他感到投資地產行業比投資其他行業的利潤更高。

嘗盡甜頭 全情投入

 有見及此,唐乃勤 決意將事業轉攻投資香港房地產,那時他為了專心物業投資籌集資金,便將大陸的六間 塑膠廠賣掉,全力留意樓市,其後他又與另外的中資集團組成興達集團,那時唐乃勤在半山豪宅及港九甲級寫字樓的多項投資均獲利甚豐,在1995年後有段時 期,他每天工作就是睇樓。當時只要有單位放盤,漏夜也會驅車前往,更瘋狂的是有過億的豪宅唐乃勤未曾看過就決定購入,所以他靠投資樓市發達的故事,早年不 斷被媒體刊登。

眼 光獨到 獲利甚豐

 九十年代樓市風光 無限,後來唐乃勤也將資金轉到房地產方面作投資,由於他眼光獨到,能令賺回來的資 金增長,使公司進帳了豐厚的利潤。令唐乃勤最引以為傲的買賣,是炒賣九龍行,當時他以五億元購入,連建築圖則都未看過就簽約,其後不足一年內以九億元售 出,利潤接近一倍。

其 後唐先生在1999年左右認購接近破產的德榮投資(91)的可換股債券,在 2000年,宣 佈和當航天科技工業系統投資2,000萬元合作投資科網業務。 這位

唐 先生

並 聲稱需要10億之資金,前已與「數名策略夥伴」就聯合投資及營運若干可能進行之項目進行磋商。


4月,德榮投資更取 得當 時陷入破產廣東信託投資背景的廣信企業(340,後易名創富生物科 技、中國礦業)32.2%股權,但半年後即購入

臍 帶血業務

, 並逐步退出公司。


其後因航宇數碼科技又陷入財困,故其以債務又成功取得控股權,並演出其後

故事




鱷 兄所稱,在2007年10月25日,已易名駿新能源曾經宣佈向唐先生簽訂一項有 條件框架協議,內容有關建議收購一個位於阿根廷的石油資源權益的Jade Honest,經多次延遲後但其後於11月11日

失 效




次日,即11月14日的公告中, 同一家Jade honest竟是新時代能源(166,前太平洋興業、新時代集團)收 購標的,其後也演 出官非。亦可見這位唐先生只是做交易賺錢,不是真做實業的。

(5)


至於其全部公司的註冊資料,可看到他是 先成立香港駿新能源,才後成立盈昇控股,可見這老闆也是原本可能是注入上市公司駿新集團,但因為發生那些事情,故其後改變計劃把概念轉至十友。


上市公司駿新集團:





今次控制的爺爺公司香港駿新能源:





盈昇控股有限公司:





稍後有一些東西補充。


(6)


在兩位股東方面,分別為鄭先生及北京實業開發總公司,介紹 如下:


1.鄭先生:


圖像如下,因時間關係,稍後補充。





至於其資料如下,還有些軼聞,是粉紅色的:


http://www.ly.gov.tw/ly/01_introduce/0103_leg/leg_main/leg_ver01_01.jsp?ItemNO=01030100&lgno=00196&stage=5


http://mypaper.pchome.com.tw/ybonbon/post/2450513


 


2. 北京實業開發總公司

 


 





 


至於其網頁如下:





 


http://www.bedc-china.com/bedc/chn/about_us.jsp


(6)


 


至於其真實價值是否值36-90.54億 呢, 我給你看公告的一些東西,按計算其成本只是1,600萬,平均成本是約0.61仙,較現時股價3.14元高509.26倍!


 


若以一般中國金融保險 股約2-4倍P/B計算,以其資產值1,600萬計算,僅值約3,200至6,400萬,況且其未獲得盈利,並呈虧損,資產更大部分為現金,作價還要打折。






(7)


總的來說,其實在買這件東西時 已給了評價:


對於公司來說,當然是好事啦,因為擺明是擴充太多計劃沒有 錢,所以做一些資本運作來製造賣點賺錢 嘛,但成敗當然難料。

在短期來說,只是對股價有助,並不是對股東有利的行為。在長期來說,更不見得這是好事,因為這些東西年年虧錢,未來仍需大量資金支撐,要印好多公仔紙,試 問股價如何會好?

對於大股東來說,隻股咁乾,做成至少30億的刁,唔炒上一兩倍點得?大股東趁機炒高減持,退出上市公司,並買回業務,唐先生又可把垃圾變成賺成幾十億,這 樣不好嗎。

對於小股東來說,這是破壞股東價值的行為,把空氣變成幾十億,完全是掠奪公司的行為,應該反對。

對於股價來說,因股票確實是乾,很易打上,你買了,確實會贏大錢。但這名唐先生是破壞股東價值的殺手,經常做一些肥自己,害股東的行為,我對他的所作所為 非常討厭。

對股價有利的事,並不是對股東有利,反而是未來失敗的催化劑。股價始終會反映表面的基本因素的。

希望你明白,這只是公認的好消息,並不是真的好消息,真的好消息是令股東所佔資產增值,不是破壞股東價值。

所以我認為,對上市公司來說,這是壞事。


故 我建議,反對這單交易。賣了就走,不要幫助這些人。


購入資產後,4月23日市值是87.763億,估計資產值是約1.86億,折每股7.16仙,是現時股價2.28%,即有機會跌97.72%,敬請留意風險。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15220

五礦擬45億購辦公樓 更多央企或涉足商業地產

http://epaper.nbd.com.cn/shtml/mrjjxw/20110303/2216472.shtml

  每經記者 尚希 發自北京
五礦集團於2月28日發佈公告稱,公司擬於近期用45億元收購北京第五廣場用作辦公樓。同時,五礦集團表示,將於近期發行兩期短期融資券,募集資金合計50億元,用於補充公司及子公司的營運資金。
作為21家獲批保留地產業務的央企之一,五礦集團醞釀的這場收購,在整個住宅市場面臨調控、商業地產受青睞之際,引來關注。
「目前在整體市場受到調控,資金緊張的情況下,不可否認相比普通的開發商來說,央企在融資渠道方面有優勢,在這個過程中,加大房產持有力度,或是轉投商業地產,都是很自然的選擇。」昨日 (3月2日),中國指數研究院副院長陳晟告訴《每日經濟新聞》記者。
亞豪機構市場總監郭毅則表示,「這種想法(投資商業地產)比較迫切,可以看到很多央企現在都有這樣的變化。」
「從去年開始,整個房地產市場出現了轉折,大家開始意識到這是進入商業地產的好機會,很多大型房企包括華潤、萬科都作出了這樣的轉變。」戴德梁行華北區研究部主管魏冬告訴記者,不管從企業長遠發展還是投資回報考慮,商業地產相比住宅地產來說長期的優勢較為明顯。
記者致電中國五礦集團公司宣傳部,其負責人稱收購一事還未最終確定,具體情況不是非常清楚。
在郭毅看來,央企通過收購獲得商業項目並非謀求短期的利潤增長,而是借此實現長期資產保值和增值。
商業地產市場會不會出現更多央企的身影,多位業內人士都表示了肯定。北京中原地產三級市場研究部總監張大偉表示,資金較為寬裕的央企在今年會更多地轉移到商業地產市場上。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2846

百盛出價45億港元 小肥羊張鋼「棄業」套現

http://www.21cbh.com/HTML/2011-4-28/4NMDAwMDIzNTM4NA.html

對於美國餐飲巨頭百勝來說,兩年前參股小肥羊,並不是終局。

4月26日晚,小肥羊集團有限公司(下稱小肥羊,00968.HK))發佈公告稱,百勝已經與小肥羊董事會主席張鋼進行了初步討論,計劃以現金全購小肥羊股份。並請張鋼及小肥羊的某些其他創始股東在百勝完成收購小肥羊股份之後,繼續與百勝一同參股小肥羊。

小肥羊26日停牌前報5港元/股。來自香港方面消息稱,百勝收購小肥羊的價格將在每股6元-7.5港元,較停牌前價格溢價20%-50%,涉及資金至少在45億港幣。

27日,小肥羊首席執行官盧文兵稱,一切以公告為準。而百勝表示,已遞交了收購意向書,但目前並不確定「是否最終會形成任何收購建議」。

百勝控股意料中

在此次全面收購前,百勝為小肥羊第二大股東。

2009年3月25日,百勝通過旗下投資公司購買小肥羊20%股份,收購資金達4.93億港元。

而同年10月21日,百勝再次增持。交易完成後,百勝持股量將由20%增至27.3%,與第一大股東Possible Way的股權比例僅相差2.7%。

Possible Way是由包括小肥羊董事長張鋼、副董事長陳洪凱和另一創始人李旭東等10人於2006年1月設立。

事 實上,二次增持之後,有關百勝將控股小肥羊的猜測便不絕於耳。對於百勝而言,如果僅僅因為分享投資收益的目的,花3億元代價增持7.3%,同時仍是第二大 股東,這樣的行為並不「划算」。在一位小肥羊前高管看來,百勝控股小肥羊,「符合邏輯」。他表示,百勝儘管通過設立東方既白在中餐領域進行了嘗試,但在中 國仍以洋快餐為主。鑑於中餐市場很大,百勝需要借助一個好的平台、商業模式來擴張這個領域,但可選擇的公司並不多。小肥羊作為一家上市公司,也是「火鍋第 一股」,就其內部規範性、財務等方面,是百勝的最好選擇。

百勝餐飲中國區總裁蘇敬軾入股小肥羊前,接受本報記者專訪時就表示,中式餐飲在中國市場的機會巨大,百勝早已看到,並一直希望在此市場上分一杯羹。

更重要的是,目前中國市場已經成為了百勝全球利潤中心。百勝公佈今年一季度顯示,中國營收大增28%,還新開了92家餐廳。而在美國國內,開張一年以上門店銷售表現平平。

「這兩年來,儘管雙方有不同的文化、背景,但在董事會層面都有過討論、瞭解,可以說是相互熟悉的過程。因此,這時百勝提出全購,順理成章。」該前任高管說。

此前,百勝佔據小肥羊董事局兩個非執行董事的席位,分別由蘇敬軾和業務拓展部副總裁顧浩鐘擔任。

在百勝第二次增持時,小肥羊新聞發言人李麗嬋就透露,在百勝入股這半年多,雙方高層有了多次交流,和對各自公司的調研。百勝對於小肥羊的食品安全、後勤等給予了很多關注。

2010年9月28日,百勝派出以顧浩鐘為代表的調研團到小肥羊集團上海分公司調研,並赴小肥羊包頭總部進行考察。據稱,這是百勝對小肥羊的第二次全面調研,也被一些人士看做是百勝做出增資決策前的信號之一。

但對於以張鋼為代表的創業團隊來說,為何選擇將小肥羊的權杖拱手讓給百勝呢?

長 期關注小肥羊的國元證券一位分析師認為,小肥羊最近兩年的日子並不很好過。首先,近兩年的經營情況和增長情況並不特別樂觀;其次,新開店的同比增長也不是 很好;再次,目前,連鎖餐飲業競爭日益激烈,包括唐宮、順記等一批連鎖餐飲企業崛起,擴張迅猛,尤其唐宮也剛剛登陸香港聯交所募資成功,再加上目前的通脹 現實,均對小肥羊的發展造成了壓力。

2010年上半年,小肥羊實現收入7.55億元,同比增長20.5%。毛利率較去年同期下降3.8個百 分點至57.7%,不過環比有所上升。報告期內實現股東應佔溢利0.38億元,同比下降2.7%,每股收益下降2.9%至0.037元。當時國元證券即表 示,業績略遜於之前預期。

今年3月公佈的2010年全年年報顯示,期內公司實現收入19.3 億元,同比增長22.7%。毛利率較去年同期下降2.7 個百分點至55.8%。

前述小肥羊的前高管也表示,對於小肥羊這類企業來說,是在中國特定環境下發展壯大起來的,很多時候是因為機遇。「但走到今天,企業發展所需要的條件,與十年前不一樣。要再發展,不能依靠過去的經驗,需要轉變。控股權是轉變的一種途徑。」

在他看來,如果被百勝招入麾下,兩家企業可以實現協同效應,例如,小肥羊也可以賣快餐,而百勝的餐館也可以使用小肥羊的調料。

「其實,張鋼等在前幾年已經逐步退出企業管理,因此,現在選擇移交控股權,也不意外。」上述分析師表示。

小肥羊移交權杖

小肥羊最近兩年的日子並不很好過

在2009年3月百勝首次入股之時,除了此前的策略股東3i及普凱投資全身而退之外,小肥羊創始者和管理層們也成功套現部分股權。

此 後百勝二次增持,也來自於張鋼等人的出售。2010年5月,張鋼等多名董事再次通過與配售代理簽訂配售協議進行大規模減持,總計出售4460.49萬股小 肥羊的股份,共從中套現約1.88億港元。配售股份共佔小肥羊總股本的約4.34%。配售完成後,張鋼對小肥羊的持股比例降至2.41%。

盧文兵對小肥羊大股東頻頻減持舉動表示,「小肥羊的創業股東並不是要一直趴在大股東位置之上,否則我們當初不會選擇上市。未來小肥羊的股權變動,幾種可能都有,無論是創業股東繼續控股,又或是百勝或其他投資者控股,我們的目標都是為了對公司長遠發展和公眾股東有利。」

前述分析師認為,鑑於張鋼等繼續參股可能,如果併購成功,未來一段時間,小肥羊的管理層應該會保持不變。

商務部能否放行

此次公告還稱,該交易能否成行的先決條件,乃是獲得監管部門的批准。

早在百勝參股小肥羊之初,外界有質疑是否會對國內餐飲市場形成壟斷——那時,可口可樂收購匯源案因行業集中問題剛被商務部否決。

當時,中國連鎖經營協會秘書長裴亮認為,中國餐飲市場很大,但集約化程度低。2008年,中國餐飲業收入達1.5萬億人民幣,而百勝與小肥羊加起來銷售額為320億人民幣左右,僅佔2%的市場份額。「我們應該鼓勵行業進一步集約化。」

前述小肥羊前高管也表示,餐飲業不是敏感性行業,兩家企業的聯姻也不像可口可樂與匯源,在果汁行業佔據極大份額。「僅從這兩點來看,談不上壟斷。」

但也有行業內一位人士告訴記者,因為洋快餐的健康問題,一直在國內有很多爭論,政府對此也持比較謹慎的態度。因此,百勝收購小肥羊,難度會比較大。「應該說,比可口可樂收購匯源,可能還要敏感些。」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4518

Next Page

ZKIZ Archives @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