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KIZ Archives


章蘇陽:VC是壞人中的好人

http://news.imeigu.com/a/1326332195585.html

整理/劉岩

我們IDG投了一些跟電商有關的項目,包括噹噹網。凡客是其中的一個投資案例,除我們之外,投資凡客的大概還有6家VC。從體量上來講,凡客目前在電商裡面規模也是大的。之前我也看到一些對凡客的非議,不知道是真是假,因為我沒有直接負責這個項目。

至於說凡客犯了什麼錯誤,我真的不知道。大家只是討論,無所謂的,犯錯誤是很正常的事情。我在DoNews上看到有人說「凡客買一送一代表什麼什麼」之類的東西,還說他們「跑了幾個人」,我目前得到的就是這兩個方面的東西。

我們最早投凡客的時候成本比較低,但是每一輪都是跟進的。很多公司做決策跟當時的規模有關,大規模時的決策和小規模時的決策是不一樣的。

說一下亞馬遜或者京東商城。三年前,我跟內部的人打賭,說京東商城做到45億美金流水的時候可以實現盈利,但現在還沒有盈利,這個可能跟策略有關,很顯然是要在更高的情況下盈利。

原理上視頻網站可以在2010年年底實現盈利,但是有一家上市了,所以拿更多的錢買資源過來,成本被抬高,造成大家都不賺錢了,至少在2011年三 季度以前看正式的財報是這樣的情況,2012年可能也是這樣的情況。大公司有大公司的競爭策略,發展階段不一樣,策略也不一樣。

企業到底要不要盈利?這個問題是需要平衡的,你規模不大的時候可能不涉及這個問題,但規模大了以後可能也會涉及到:我今年到底該繼續擴大市場還是要 盈利?這一點同樣也表現在優酷和土豆上面。這兩種考慮不一樣,比如說我投如家,投漢庭,怎樣來評判呢?第一、看市場有沒有足夠的空間,是不是你不拿市場別 人就拿掉了;第二、你的資金是不是能夠承受得住開新店的要求。這一點是通用的,大家始終在考慮這麼一點。

我到底要拿更多的市場為先?(當然有些可能黏度高一點,有些黏度低一點)還是展示財務結構為先?在錢比較富餘的時候以第一種為主,錢不富餘的時候以 第二種為主,這是不同的發展策略,根據企業不同的情況來選擇。因為大公司之間的競爭和小公司之間的競爭不一樣。小公司之間競爭是要比誰家產品做得更好,而 大公司的產品因為都做得很好,就要比看誰先犯錯誤。所以不同時期的策略是不一樣的。大部分投資人並不抽打企業的,我沒感覺到投資人整天抽這幫人,我們也有 很多VC在一起,大家抽企業的很少,十分之一不到。

事實上,大家不要把電商搞得太神秘化。就電商企業的前期,對客戶來說價格有可能會低一點,但最後跟百貨公司的毛利率、淨利率也差不多,不會有明顯的 差別,因為兩者的成本構成最後差不多。不要認為做電商可以賺大錢,不是這回事。投電商和投太平洋、百盛等百貨公司的情況差不多。只是說如果讓劉強東去做國 美沒有機會了,所以做了京東;你說讓陳年去做太平洋百貨都沒這個可能性。只不過有這麼一幫人活躍在網絡空間做生意而已。

有些人說,資本是為了逐利的,說VC進入後可能會快速催熟企業,給團隊施加壓力,容易導致企業在客戶服務、品牌等方面出現問題。這點我不同意。資本 進去以後客服就不好了?這是不對的。其實應該是資本投進去以後一定會對客服有更加嚴格的要求。但是資本投進去一定是為了賺錢的,資本不相信眼淚,因為只有 這樣才能夠做到賺錢。

據我所知,凡客的董事會沒有要求陳年要達到多少預期,說今年達不到要求就要把他殺了,我沒有這個印象,基本沒有這樣的事情,一般都是陳年自己報個東西給董事會,我沒有印象董事會要給他施壓。

大家都是實事求是地匯報情況,拔苗助長沒有意義,有VC進入的不一定是好公司,沒有VC進入的也不一定是壞公司,每個公司都有自己的規律,有一個小 氣候,也有和大氣候相結合的產物。如果是嚴肅的VC進入的話不會扭曲一些特別的規律,不會要求一定讓你做到什麼,有些東西是逼不出來的。

事實上,很多時候除非錢沒投進公司,但只要進去以後,這個命就定下來了,你改變不了什麼東西,很大的改變都是很艱難的,說VC可以起到很大的作用之類的話,都是瞎扯的,沒有那回事情。很多VC哪怕關掉企業都要關得乾乾淨淨,而且還要負責任,誰讓你幹這行呢?

VC在電商行業的發展過程中肯定會起到推波助瀾的作用,而不是煽風點火,煽風點火是貶義詞,VC投了這麼多錢對整個生態肯定會造成一定的影響,是正 影響還是負影響,個人見解不一樣,所以這個東西要看人民群眾對VC的看法。有的人感覺VC一幫子人全是壞人,有的感覺VC不是太壞,說VC全是好人的人也 不多。如果讓人看一眼就知道這個人想賺錢,這人基本不是好人,而VC就是為了賺錢的,所以一定不是好人,只能說我們是壞人中的好人而已。

任何產業都有一個週期,經濟發展也會有一個週期,在這些發展週期中,資本總是臭的,總是要逐利的,總會一哄而上的。我們說在這個世界上有幾類是屬於 「好了傷疤忘了疼」,VC、投行典型的屬於這類,基本將來還會重複(一哄而上搶案子)的故事。別以為2000年有教訓,其實沒有用。所以有一幫人是這樣做 的,過了幾年就忘了,還是重犯,就是這樣的情況。

有人講投資人投了很多錢到電商行業中,為了拿客戶等原因,企業可以在虧損的狀態做,於是很多人也都在虧損的狀態做,這個生態圈就不會太好了,但我們 相信市場的力量,它會自動修復這個生態圈,其中就包括:投資人可能投到這個領域的錢少一點,或者企業間的重組多一些,或者有些企業退出了等等,會通過市場 的方式自己來進行調整。

我感覺最近大家對電商非議比較多的主要原因是什麼呢?因為前兩年大家對它的期待、估值特別高,覺得只要是看到電商企業就感覺都是好的東西,全都要 投。實際上,現在就回到了大家以平常心對待電商的狀態:好的話就投,不好的話就不投。不要感覺電商這東西多厲害,想著將來肯定要怎麼怎麼樣(會有多高的投 資回報率),沒有那麼神,它就是一個平常的東西,就用一個平常心,把它作為一般的業務對待就完了。

實際上所有的行業都是如此,沒有一個不投不行的行業。不過網上現在很多搞自主創意,做自創產品、自創品牌的東西,就純通過網絡銷售,我估計將來肯定會有幾家成功。

我感覺電商拼到最後,最關鍵的不是拼產品,而是拼公司的管理。公司越大,管理難度就越大,以前跟攜程做一樣模式的企業至少有200家,為什麼到目前為止攜程還是老大?只有攜程做到了12000人的規模,所以跟電子商務有關的東西我從來不認為是產品的東西。

VC所有的想法是基於你要成為大公司的情況下所做出的決策。在這種情況下,你的管理能力一定是要極其強的,我們目前的電子商務如果有問題,基本都是 管理上的問題,不一定是產品上的問題。如果哪一個電商要管理好,將來變成一個好的電商公司,首先它是一個管理上非常好的公司,其次才是一個產品好的公司。

至於2012年的上市情況,資本市場如果能夠恢復的話,那肯定會有上的,只要投進去能夠產生規模,基本能上的可能性比較大。所以我感覺關鍵取決於 2012年的資本市場,或者說取決於2012年二季度以後的資本市場,因為一季度我估計肯定是黃掉了,也是不太可能的,至於二季度以後會是什麼情況,到時 候再看。

蘇陽 VC 壞人 中的 好人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30485

IDG資本合夥人章蘇陽:什麼是好公司

http://www.iheima.com/archives/43465.html

第一作為一個好公司來講,什麼是最重要的?我感覺,它的創始人它的高層團隊人員最重要。重要在什麼地方呢?第一點:你是不是有一個商業底線的人,尤其在國內,在商業誠信方面,還沒有達到國際發達國家的水平你是不是能夠做到遵守商業基本規則,能夠力行你所講的東西 這個東西可能在短期內不會有太大的影響,但是從長期來看,一定會長期著影響著你。如果你不能做到非常遵守商業底線商業規則那麼你是很難成為一個大公司的。至於你是不是共產黨員或者民主黨派,或者你喜歡男人或者女人,不重要。

第二點,你必須是一個負責任的人,責任表現在哪裡第一,你必須對你的客戶負責任,沒有客戶,你就沒有任何存在的價值。第二,你必須對你的股東負責,因為有這些股東給你有這麼一個機會來做你喜歡做的事。如果他是最早投資你的,那基本上屬於你的衣食父母,所以你必須要向他們負責第三你必須向你的員工負責,新公司通常來講大家相處得比較不錯,你如果為他負責,為他創造機會,員工也會為公司做出更大的貢獻。第四點,你別刻意做,社會盡責前三點是必須要做到的,你做到前三點,你就一定做到第四點。

第五點:你還要有一個身心健康的概念,這年頭身體不好不行,IDG投資兩百多家公司,我們有三個公司的老總是死在淋巴上另外除了身體健康以外,你的心還需要健康。因為在創業那麼一種大壓力的情況下,人很容易產生焦慮、抑鬱。

第二:既然做為一個公司,你就變成了一個機構,所謂的機構是什麼?就是一個大齒輪和小齒輪粘合得很好,尤其是高級管理人員之間相互是比較默契的,形成一個機構以後,你的任何的零件假如有問題的話,都有一個標準鍵替換掉它,而不是一個系統都換掉,這個是非常重要的。

第三點是什麼呢?這個時候你要有一個最初的合作方組合在一起制訂一個公司的發展戰略那麼戰略有什麼用呢?我舉一個例子,假如我有一個好產品,然後這個產品我賺一塊錢,全國1%的人用我這個產品,那我就有160萬收入了,如果有2%那就有320萬了,但這個邏輯是錯的。你仔細想一想,你產品這麼好,為什麼99%的人不用你的產品?你也可以說,我這個是專門為1%的高收入人群做的產品,那為什麼你就賺富人一塊錢?

有了戰略以後,也有了錢,人也不錯,那麼企業就發展了嗎?接下來發展問題就大了,主要是組織問題。組織問題發生在兩個方面,第一個方面就是說你原來管的人比較少你直接講什麼事情都可以。當20個人變成200人的時候,當中就必須有中層幹部,不像原來那麼有效率,你很難既然能保持規模,又保持效率。因為規模要大,你一定是犧牲效率的,你怎麼建立一個制度的時候,儘量提高你的效率,這一點需要你有技巧另外一個方面,你公司發展了,你會碰到老人怎麼處理,你怎麼辦?這都是一些組織的問題,所以在這個時候,你可能就需要新的一些人,你可能要引進一些人來解決這個問題。

第五,通過解決這些問題以後,你至少是一個中型以上的公司,那麼什麼公司才是最值錢的公司?比如說可口可樂,如果大家認為可口可樂十年以內一定活著,我估計我們這裡99%的人一定會舉手,如果我講了一個其他什麼東西,假如說富士康十年以後一定存在,那我估計可能就沒有可口可樂舉手的人那麼多。這反映了什麼呢?大家對有品牌的東西的公司大家非常具有信心,大家感覺到你是一個長期能夠存在的公司,你基本上不會倒的,你怎麼能做到這一點呢?就是人才的競爭。但是很少有人研究人才的競爭是什麼競爭。

人跟人之間學習能力的競爭就是人才的競爭。不要說你現在比他懂的少,你的能力就比較差,只要你有足夠的學習能力,你持之以恆下去的話,你一定會超過他,當然他如果也是保持強勁的學習能力,那可能永遠保持這個差距。如果從你的班組長開始,中層幹部開始,尤其你的高級管理人員都要保持著強大的學習能力,那你這個公司,就會從中型公司一直一直做到大型的公司,而且做到大型公司以後,你會在這個領域一直保持著你的競爭力,而只有這樣的公司才是一個成功的公司,最值錢的公司,謝謝大家。

IDG 資本 合夥人 合夥 蘇陽 什麼 是好 公司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60276

章蘇陽:做VC要有75%的嚴肅,25%的“浪”

來源: http://www.iheima.com/finance/2016/0522/155994.shtml

章蘇陽:做VC要有75%的嚴肅,25%的“浪”
吳丹 吳丹

章蘇陽:做VC要有75%的嚴肅,25%的“浪”

理想的情況是,四分之三理性,加上四分之一的“浪”,稍微浪一點,做風投是合適的。

黑馬說

他是IDG的創始合夥人之一,也是首位退休合夥人;他投資了450多家企業,其中100多家成功上市或被並購;他被譽為“金牌投資人”。本期【投資家】,我們來看看22年風投老兵章蘇陽的故事。

采訪 | 吳丹 文 | 吳丹 編輯 | 王根旺

595623803192290520

章蘇陽

投易趣網有近20倍回報,攜程34倍,如家58倍……而章蘇陽剛進入這一行時,前三個項目都是失敗的。他甚至為此專門跑去和老板說,不好意思,給公司虧錢了。老板一句“虧8萬美金,但避免了更大的教訓”讓他記了20年。入行5年後,投到攜程,9年之後,投了如家。

和現在風頭正勁的年輕投資人比,除了也說“風口”、“機會”外,章蘇陽口中還會時不時會蹦出些暴露他年齡的語句,如“為人民服務”、“農轉非”等。

章蘇陽是在90年代進入這一行的,在IDG幹了22年,是其中七位元老之一。

他在提到前東家時照舊說“我們IDG如何如何”,他很同意“章蘇陽對IDG有很深的感情”這句話,並說,自己前面成功的東西都是在IDG做的,22年時間,“直接做了11家上市公司”。提到外界頗感興趣的“投了穿拖鞋的王微(土豆網創始人,創業家&i黑馬註)”一事,章蘇陽更正道,“土豆最早其實是高翔(前IDG合夥人,創業家&i黑馬註)看到的,主要是楊飛(IDG合夥人,創業家&i黑馬註)和我做的投資決定,由我來負責實施的。”確認完畢後,章又補充一事,王微現在做追風,“我們IDG也投了”,原因是,幫IDG賺過錢的人,都會“表示支持”。

如外界所說,章蘇陽是一個隨和的人。但從細節照樣也能看出他做事利落。約在上海訪問的當天突然下雨,某咖啡館坐滿,章先到,立馬發來微信:這個已滿座,我們換到對面咖啡館。落座不足一分鐘,章又說,可以開始了。

在訪問過程中,他接聽過幾個電話。彼時,錄音筆已關閉,章蘇陽笑笑,說現在有個項目,是幾家知名機構在搶——我們剛談到的話題也正是,VC行業競爭已非常激烈。

這就是章蘇陽,一個標準、職業的風險投資人。他說當VC要有四分之一的理性,和四分之一的“浪”,好奇心也必不可少,“有時候要讓人感覺,你這人跟小孩子似的”。

而從這次訪問來看,章蘇陽所理解的“退休”只是離開IDG這個機構,但會繼續從事風險投資行業。從這點來看,很多事情也許又是剛剛開始。

以下是當天采訪時,章蘇陽的部分口述內容。文中談到了22年來,他的一些從業經驗,對風險投資業的看法,還有自己正感覺到的,中國市場機會的變化。

以下是章蘇陽對創業家&i黑馬的口述:

咨詢公司更會分析趨勢,但它們不會砸一兩千萬美金進去

就投資來講,我們只能講一些大的趨勢。小趨勢的話,並不構成投資基礎。所以首先必須找到一個相對大的趨勢,因為風險投資很重要的一點就是對趨勢的理解和對常識的理解。風險投資這件事,原則上並沒有更多理論性的東西,更多是一種實證和經驗的積累。

我們一般講究16個字,第一是“團隊能力”,這個能力肯定和原來的經歷有關。在某一個時代里面,你是不是做到了每一步都有烙印,刻了一點東西在上面?第二個是“團隊潛力”,你團隊整個的梯度怎麽樣?包括知識和年齡的梯度,是不是符合團隊長遠的發展;第三,團隊的大部分人是不是能夠隨著趨勢一起變化?能對三五年以後的成型的商業模式或對人的需求有大致的了解。

另外,必須有一個利益分配機制,要保證所有的骨幹或做得好的人有好的利益分配結果。

最後,團隊的決策機制和“決策能力”強不強?能不能保證該出手時就出手?

風險投資不是咨詢公司,如果只是談趨勢,咨詢公司同樣能夠把這些東西搞得很清楚,在這個領域的教授也能提很多的策略,但它並不涉及到把一兩千萬美金砸進去。

做投資就必須直接把錢砸進去,這需要你有決心。

這兩年的新變化:從商業模式創新到技術創新

在2000年初,各種各樣的門戶網站比較多,主要是把信息不對稱打掉。包括後來衍生出來的微博等等。2000年末,基本上是以電商為主,就是讓一般商品的信息更對稱,價格更對稱,把人和商家連起來了。後來又有了所謂的O2O,一直持續到前年。

實際上從去年開始,又有一個變化,互聯網的模式創新其實越來越少了,基本上你現在再找一個模式創新很難了。比如去年,我還想找一個大學生用的社交工具。大家逐步都不用了人人網,但它曾經很重要,我想總有一個替代的吧,但去年看了一年也沒有相應的產品。我越來越感覺,在大學生領域里做出來一個特定的社交工具的可能性越來越小。

除了借助互聯網技術以外,當年其他傳統行業也有模式創新。如家起步時,跟互聯網也沒關系,就是一個新型的連鎖體系,給中國人民一種新的服務。中國原來沒有,國外已經做得很好,但國外公司已經發展不了了,增長到極限了,這就意味著中國市場的機會。這與中國的“農轉非”有關。當人有錢了以後,需求會變化,所以新型的東西一直會出現。

當年最早做線上線下結合的是攜程,它的市場占有率高達百分之六七十。攜程的貢獻是把訂房、訂票做成一個產業,而如家則是把標準的小酒店做成了產業。

中國很多互聯網公司是模式創新,而不是所謂技術創新,當然里面也有技術,但不純粹是技術創新。現在大家願意投技術驅動的公司了,這逐步成了潮流,這是一個很大的變化。

從去年開始,谷歌成立了Alphabet,這是什麽意思?谷歌目前僅僅是它的一個部分,其他部分要做上天入地的事兒。還有阿里、騰訊和百度,現在都稱自己是數據公司,每個大型的互聯網公司在大數據上都做得非常深。比如從早上起來吃什麽東西,幾點上班,上班狀態怎麽樣,晚上情緒好不好,它們全知道。

再比如你發微信,與朋友聊天,理論上講,只要騰訊在里面加一個聊天內容自動識別(這是很容易的),它就可以知道你所有狀況。再比如阿里和淘寶通過大數據十分了解你的消費行為和支付信用等。這些互聯網公司現在逐步開始自稱為數據公司,而不是互聯網公司。如果誰明年或後年還說自己是一家互聯網公司,那就很搞笑。

而重要的是,你怎麽隨著變化而變化。

談退了以後:還是做VC

我現在還是做風險投資,會和一些誌同道合的人成立一個新基金,只做風險投資。目前已經談好要投的項目有6個。

除了TMT和智能技術以外,基因技術目前是撲面而來。它進入整個領域的速度,比當年計算機和IT還要快。基因技術成本的下降速度比摩爾定律還快。我們沒有理由不去重視。

我估計5到7年後,現在一半的檢測東西,可能都會被基因技術檢查所替代。所以它就會成為一個非常新和大的市場。

國內現在對新型技術的掌握速度在加快,這幾年的速度是大於以往的。國內院校出來的人,TA在相當程度上已經融入國外先進的技術了。當然我們不能說,現在會出來更多的原創,但我們在價格更靈活的情況下能達到或接近國外的東西。因此,國內的機會是越來越大。

我們現在有兩個要投的項目,都和二次元有關。我幾年前也投資過一個直播的項目,9158網。這些領域首先要年輕人看得懂,喜歡,我們投資人喜不喜歡無所謂。比如,彈幕到現在我還不接受,但這並不妨礙IDG投它。只要有需求就行,這個需求不一定是我的需求,因為它本身就不是給我用的。

創始人的理想是藏於內心的,不是整天在外面講

看創始人我主要看這麽幾點。

首先TA必須是一個誠信的人,這是最基本的要求;第二要是一個負責任的人,對客戶、股東和員工負責;第三要有大格局。TA確實要有點情懷,但這種情懷是藏於內心的,不要整天在外面講。2000年那撥創業者,主要的願望可能是賺錢,而現在的創業者,除了賺錢,還會想自己突破點什麽東西,要為這個社會做點什麽。這樣的人越來越多。

如何考察團隊的決策能力?

第一,是不是能夠在有風險的情況下,下決心?如果有百分之八九十的成功可能性,這個時候好像能做這個決定,但假定可能性是65%呢?你能不能下決心?這跟團隊有關,如果大家都能理解你,在基本面上有一個共同點的話,就比較容易做,否則會面臨很大的壓力。

第二,跟你的決策機制有關。通常來說,機制越靈活,決策起來就更容易。所以我們IDG最近也在改革,會下放很多權利給特別的小組,這樣能夠加快決策的進程和時間。

除了資金的幫助,我認為還要在戰略上幫助創業者。你走的方向,是不是符合將來要到達的方向?另外就是管理的一般性建議。比如說剛開始時,有些創業者就會認為,在產品服務這一塊找精兵,一般性管理人員就不必了,其實不一定對。比如,你不能找一個比較爛的財務人士,因為這會對你起幹擾。在這方面一開始你就要找精兵。你不能因為是剛開始,想節約點錢。——這是我這麽多年總結出來的一個很重要的經驗。

哪些早期團隊會成功?這個非常難總結,有特別活躍的,有很悶的,有理性的,也有很感性的。所以很難講,只有哪一個類型能夠成功。

在外面演講的時候我會講,年紀大的、年紀小的、男的、女的、醜的、帥的,都有成功的。你很難拿這些東西做為一條線,作為投不投的依據。

說到北京上海兩地的創業環境對比,我感覺早期團隊在北京出現的可能性還是大一些。因為除了好的高校,外來人口比較多,比上海多。而往往這些東西都是由外來人口產生的。

我沒有“大砸”的項目,做VC要有四分之一的“浪”

VC不屬於容易做好的工作,除非是天才,否則在前期是要交學費的。我也交過,但相對較少,剛開始前三個項目全失敗了,但沒有“大砸掉”的項目。我們一般講“大砸”至少是七八百萬美金。

怎麽決定投一個人?首先當然是基於你個人的經驗和學識,對項目有一個綜合判斷,至少在見了兩三次後,你會有非常強的動力想與TA合作。我屬於相對比較理性的人,理論上來講,任何沖動都是能被抑制住的,但你還是會感覺到,有一股很大的沖動想投TA。投資這個活應該是四分之三理性,加上四分之一感性。如果100%都是理性,那這個活就沒有人幹。但都是感性也一定會幹砸了。

當VC要有好奇心,這是做這行很重要的一點。首先你得一個對變化敏感的人,有時候要讓人感覺,你像個小孩一樣。太嚴肅的人,太“浪”的人做投資都不行。你太古板,人家團隊就不喜歡你,也不喜歡跟你聊新鮮的東西。

理想的情況是,四分之三理性,加上四分之一的“浪”,稍微浪一點,做風投是合適的。

創新 VC
贊(...)
文章評論
匿名用戶
發布
蘇陽 VC 要有 75% 嚴肅 25%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197487

22年VC老兵章蘇陽的新征程

“不老的陽光頑童,有點浪的潮蜀黍。”在章蘇陽宣布退休之後,一位投資人曾這樣評價他。從1994年加入IDG,在國際風投的舞臺上章蘇陽是不折不扣的投資老兵。投資並陪伴450多家創業公司成長,有100多家被投企業成功上市或並購,土豆、攜程、好耶、如家、分眾傳媒這些明星公司背後都有章蘇陽的手筆閃現。

對大財富的持久渴望

“投人、投人、投人。”談及投資邏輯,在很多場合章蘇陽曾不止一次強調風險投資就是投人,其中一個重要的原則就是“有一個很強的、很持續的、長期堅守賺大錢的韌性和激情”。他欣賞馬雲對目標的沈浸,贊賞江南春對工作的激情,57歲的他對於投資也表現出十年如一日的執著和熱愛。

在中歐新生代創業領袖成長營第五期開學典禮上,章蘇陽極富激情地向48名創業者分享自己對於投資和創業的見解,並自我調侃:“鄙人不懂其他的東西,也不懂炒股,只懂做VC,所以退休後依然做投資。”事實上他也從未打算離開投資一線,“投資無所謂退休不退休,這個行業離開一年半以上就會不熟悉,所以必須保持在線狀態。”

對成功的持續渴望,做到這一點並不容易。章蘇陽記得1999年12月他曾找到馬雲表示想要投資,馬雲的回複是“你們是第12個找我的人,我要按照先後次序”。與高盛等知名投資機構相比,當年的IDG並沒有什麽名氣,章蘇陽清楚記得當年馬雲拜訪IDG北京公司看到三間小破屋,打量了一圈就好像心里在想,“難道你這麽破的地方可以投我嗎?”

在章蘇陽看來,如今的馬雲和當年一模一樣,“對目標非常沈浸,且有教主的感覺,一直如此。”這種對大財富的堅持是章蘇陽尤為看好的,“在企業發展過程中戰術層面的調整是經常發生的,但對於大財富長期有動力、有欲望、有追求,不是所有人都能做到的,但VC就是要找少數人。”

誠信和責任

除了堅持之外,章蘇陽更為看重創業者的誠信和責任問題。宅代洗通過剪電線創造需求事件讓整個創投圈嘩然,章蘇陽認為這已經不僅僅涉及商業道德問題,更是社會公共道德問題。“對VC來講,尤其是早期VC,投人里面最重要的一點是人的商業道德,是人的底線。早期投資會對人的道德水準看得很重,所以在這方面如果打分不高的話,是一定不會投的。”章蘇陽向第一財經表示。

在誠信方面,章蘇陽用一個案例講述原則問題,“香水、橡皮挺好,如果小學的時候拿了旁人的,這事就拉倒了,假如你在中學的時候有這種行為,將來極大概率也會出現這種情況,可能在大案的時候大家已經不會投了。”

作為投資人如何甄別創業公司數據造假?章蘇陽表示,有些數據從最開始到目前為止沒有產生跟蹤的可能性,到最後會有相應的工具出來,這種造假是可以被查出來的,且從大概率而言,數據造假公司成功的可能性比較低。

但有些行業作為VC並不會去做盡職調查,以醫藥行業為例,很多大藥廠為了發展都要花10億美元來做一個新藥,“這類東西從長期角度來看是不能做盡調的,到最後就是一個賭的概念。”

尋找負責的人,具體而言也要有先後次序,首先要對客戶負責,“重要一點就是你在不見面的時候如何能夠讓別人選擇你,無非一點,把產品做到極致。”其次對股東負責,股東是最早業務產生的源泉,第三對員工負責。

給年輕人讓路

今年4月份,章蘇陽宣布退休,成為23年來IDG資本首位榮譽退休的合夥人,也向市場釋放出IDG謀變的信號。用章蘇陽的話說,“給年輕人讓路。”

在遍地是機會的90年代,以IDG、軟銀、凱雷為代表的海外創投機構陸續進入中國,投出了阿里巴巴、攜程網、盛大網絡等為代表的互聯網巨頭。直至2005年,中國創投迎來新的發展節點,經緯中國、今日資本、紅杉資本、高瓴資本等一批新的基金創辦,蜂擁而至的新基金使得整個投資市場異常活躍。

伴隨去年美股市場上漲和大量IPO,以及“大眾創業、萬眾創新”號召下融資需求的擴張,國內LP結構的改變和市場需求給整個VC行業帶來新的裂變。明星投資人紛紛出走,他們或募集資金做天使投資人,或成立新的投資機構,以更為靈活的利益分配方式和內部管理機制,在激烈的VC競爭中試圖以更有效率的機制找尋下一代獨角獸。

IDG同樣一直面臨人才流失問題。2015年,曾參與投資了三只松鼠、銅板街、河貍家等項目的合夥人李豐和林中華自立門戶,成立峰瑞資本。在此之前,2013年,在IDG資本工作多年的張震、高翔、嶽斌離開IDG資本,創立高榕資本,並先後投資了愛屋吉屋、華米等公司,成為市場上新銳基金代表。之後,毛丞宇單飛。2008年,“二金”金鵬、金曦離開IDG資本,創立KEYTONE(凱旋創投);2005年,合夥人王功權、王樹離開IDG資本加盟鼎暉創投。

“當資金的規模越來越大的情況下,一定有超過一半的組合是不可能放在VC上面的,一定要介入大的投資。”這也是章蘇陽離開IDG選擇成立新基金的原因,“專註VC”。

技術硬件創業

火山石資本,這是章蘇陽的投資新征程。據章蘇陽介紹,火山石計劃募集人民幣基金15億,9月開始進行美元基金募集,但總的體量不會超過30億。目前已經投資了11個項目,聚焦於泛TMT、泛智能、泛醫療領域。

“中國互聯網模式創新的東西要比美國多得多,互聯網模式基本上被中國人幹完了。”但同樣的模式之間也會有此消彼長,依然會有新的東西出來。而且隨著新新人類,或者更高消費行為發生變化以後,原來已有的東西的體量也會增加,有些人也會進入這個領域,章蘇陽認為這其中有相當一部分是和互聯網模式創新相關。

但大規模以模式創新為主的互聯網創業可能性比較少了,新的互聯網模式產生的速度沒有原來大了。“從去年開始,在相當一段時間技術的東西估值並不是很高,模式估值大於技術估值。”章蘇陽認為,互聯網創業已經逐步進入由技術、硬件能力發展引起的行為模式創新階段。

“由於社會業務的變化,進入勞動市場的人越來越少,所以會追求更智能的東西來替代,這是社會自然的發展狀態。”在其看來,亞馬遜庫里的機器人已經有2萬多臺,可以24小時工作。“現在是到這樣一個點,智能的需求已經出現。”除此之外,對疾病本身的探索仍有很大的發展空間,醫療投資業會持續增長。

22 VC 老兵 蘇陽 的新 征程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13333

章蘇陽:醫療投資窗口期約有2年

日本導演小津安二郎的一本散文集中寫道:雖然有人跟我提到,“偶爾也拍些不同的東西如何?”我說,因為我是“賣豆腐”的,“做豆腐”的人去做咖喱飯或炸豬排,怎麽會好吃呢。這本散文集的中文版標題是“我是賣豆腐的,所以我只做豆腐”。

在IDG資本工作了22年之後,上海人章蘇陽從IDG退休,在家鄉成立火山石資本,繼續從事早期投資的工作。

第一財經記者問章蘇陽,是不是對做VC上癮,他說,並沒有,VC只是他的一個職業習慣,他還計劃不做VC之後去大學當老師,住在學校附近、吃在學校食堂。這樣的另一個好處是,可以和年輕人生活在一起。

2016年年末有很多創投的論壇都想邀請章蘇陽去演講,他挑了幾個集中在北京某一段時間的論壇,用了一個90後可能都沒有聽過的句子來當演講標題:“事情正在起變化。”

在演講中他說道,我們必須要考慮的一件事就是現在的業務是不是能夠滿足三年以後生活、技術、社會的發展趨勢。如果不是,就需要考慮改變一下你的商業模式或是技術平臺。

這種改變從他自己開始。

在IDG時,他只管把手上的錢花出去,募資主要是熊曉鴿、周全、過以宏在負責。出來之後,開始操持自己的基金,第一步就是要上陣找錢。

火山石第一期已經募了一只15億元的人民幣基金,個人LP出資占到20%,大部分是機構LP。此外,火山石目前正在準備募一只1億美元的美元基金。

火山石的投資重點有三項:TMT、智能技術和醫療健康,投資資金的規劃比例是4∶3∶3。

投醫療健康的機構大體可以分為三派:一是投模式,二是投技術,還有一類幹脆是投人。第一類以春雨醫生、掛號網為代表;第二類以各種基因技術、精準醫療為代表;第三類比較直接,名醫就是生產力,比如兒科醫生崔玉濤,還有近年來出現的醫生集團。

火山石傾向於投技術,旗下的人民幣基金投了兩家做癌癥檢測治療的公司。其中一家的技術是基於高通量基因測序技術與ctDNA精準檢測體系,實現對腫瘤準確動態的基因分析;另一家也是提供針對癌癥基因異常檢測的精準醫療技術,並為患者提供個性化醫療咨詢服務。

“(這些技術)5年左右的時間可以大規模商業化,15~20年內,用它們來治療癌癥會形成主流。”章蘇陽認為,與基因有關的疾病檢測、治療將會迎來突飛猛進的發展。

對於早期投資來說,醫療健康項目雖然門檻高,但相對是比較抗經濟周期的,並且是一個在可預見的時間里就可以成規模商業化的領域。跟基因相關的領域,只要明確積累了數十個病例, 就可能變成該領域的獨角獸。

大規模商業化的前提還是成本的下降。以基因測序為例,近幾年來價格的下降非常迅速,有技術成熟的原因,也有市場過度競爭的原因。2015年年初,華大基因董事長汪建在接受第一財經記者采訪時就曾表示,年內有望將基因測序類產品的售價降低至萬元左右。基因測序巨頭Illumina在今年年初時宣布,將來可以使基因組測序價格降至100美元左右。

記者問章蘇陽:“投醫療技術是不是門檻很高?”

“我在三年前就把美國的一本主流的《遺傳學》看完了,投基因的人,遺傳學是基礎。”

不過,他也說,我覺得沒那麽難,技術風險投資一定要知其一但可以不知其二。他指的是,投資人只需要懂商業以及大概的技術模型即可。

一個關鍵的因素是,跟醫療相關的項目,去年以來估值還是在快速地往上漲,這是非常有誘惑力的,市面上能叫得出名號的基金都在試圖將醫療健康或者其交叉行業納入投資範圍。

這就是章蘇陽所言“事情正在起變化”的其中之一,他甚至認為,這個變化期對新投資人來講只有一年半到兩年時間。

章蘇陽

這就是說,在這個領域里,留給火山石的時間還有不到兩年。那是不是需要快跑?

“我們走在一條花道上,不能因為旁邊有一朵很好看的花,就不管其他的花了,我們會保持勻速前進。”他笑著搖頭,“不要著急於一城一地的得失嘛。”

另外,凡是涉及互聯網的醫療項目,他都會比較謹慎。他認為,之所以“互聯網+醫療”的項目成功率非常低,主要是因為我國的醫療資源是供不應求的,且患者與醫療機構之間的信息是不對稱的,目前互聯網沒有辦法解決供不應求和信息不對稱的商業模式。

章蘇陽對於醫療項目的感覺來自於十年前的一筆投資。2006年,他在IDG主導了對康輝醫療的A輪投資,康輝醫療2010年在美上市,2015年被美國醫療器械制造商美敦力以8.16億美元全資收購。上市之後,IDG、海納亞洲、TDF和鼎暉等風險基金當時仍持有46%的股權,這部分股權價值高達3.78億美元,而四家VC當初投資的金額約為3240萬美元,平均回報超過10倍。

但他似乎不太願意聊過去。記者試圖和他探討出自他手里的11家上市公司時,他說,我只記得攜程上市時,興奮了三分鐘,三分鐘之後,我就在想,下一步怎麽走,去哪兒找一個比攜程更好的項目?攜程是章蘇陽主導投資的第一家上市公司。

其實,優酷和土豆的合並也是一個不得不談的案例,當年兩家在市場上血拼之後,影視資源的價格已經被炒得非常貴了。雙方對市場的一致判斷促成了優土的結合,開啟了中國互聯網史上的大並購時代。章蘇陽參與其中。

“對一個行業的公司來說,在過度競爭導致收益和效率都下降的情況下,合並就成為了最好的辦法。當然有部分人會犧牲個人的歷史地位,但是從理性的角度來講,公司的發展是最重要的,投資人當然也會對沒有做到一把手的人給予極大的尊重。”

他接著說道:“我不會和創業者成為酒肉朋友,但是我希望我們在困難時能互相理解、互相信任。”

章蘇陽是中國從事VC行業時間最長的一批人,時間的跌宕給了他足夠的冷靜和理性。

智能技術是火山石布局的第二個領域。他的分析是,未來將是萬物相連的世界,每一個物件都會有智能屬性,人對舒適生活的追求也是無止境的,由此會產生新的商業模式。所有可以建立規則的事情,將來都可以被機器所替代。在智能技術的時代,會完全打破現有的流量壟斷模式,這個時候,就將會形成新的巨頭公司。

第三個領域是TMT。在談到這個方面時,他倒是非常樂意地分享了一段自己對京滬創業文化差異的看法。

“北京TMT創業的氛圍特別強,北京的文化是融合的文化,但是上海有一些小資情結,本地的學生畢業之後機會也很多,創業的意願不是那麽強烈。雖然近些年有些改變,但是在TMT的創業上,北京已經有了圈子效應。”

現在,章蘇陽和他的“新戰友”還是一月幾次地往北京跑,這樣的狀態有可能堅持到他第二次退休。

1月20日,IDG資本公布收購美國IDG集團的第二天,章蘇陽在朋友圈發了這樣一段話:可以說沒有麥戈文先生就沒有如今的IDG資本……這次IDG資本聯合泛海並購IDG集團,完美地表達了IDG資本合夥人對IDG集團及麥戈文先生的感恩和敬仰之情,也會努力將這一份事業更好地進行下去。

看得出來,他始終屬於這個“戰壕”。

蘇陽 醫療 投資 窗口 約有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34361

章蘇陽:新醫療投資窗口期約有2年

日本導演小津安二郎的一本散文集中寫道:雖然有人跟我提到,“偶爾也拍些不同的東西如何?”我說,因為我是“賣豆腐”的,“做豆腐”的人去做咖喱飯或炸豬排,怎麽會好吃呢。這本散文集的中文版標題是“我是賣豆腐的,所以我只做豆腐”。

在IDG資本工作了22年之後,上海人章蘇陽從IDG退休,在家鄉成立火山石資本,繼續從事早期投資的工作。

第一財經記者問章蘇陽,是不是對做VC上癮,他說,並沒有,VC只是他的一個職業習慣,他還計劃不做VC之後去大學當老師,住在學校附近、吃在學校食堂。這樣的另一個好處是,可以和年輕人生活在一起。

2016年年末有很多創投的論壇都想邀請章蘇陽去演講,他挑了幾個集中在北京某一段時間的論壇,用了一個90後可能都沒有聽過的句子來當演講標題:“事情正在起變化。”

在演講中他說道,我們必須要考慮的一件事就是現在的業務是不是能夠滿足三年以後生活、技術、社會的發展趨勢。如果不是,就需要考慮改變一下你的商業模式或是技術平臺。

這種改變從他自己開始。

在IDG時,他只管把手上的錢花出去,募資主要是熊曉鴿、周全、過以宏在負責。出來之後,開始操持自己的基金,第一步就是要上陣找錢。

火山石第一期已經募了一只15億元的人民幣基金,個人LP出資占到20%,大部分是機構LP。此外,火山石目前正在準備募一只1億美元的美元基金。

火山石的投資重點有三項:TMT、智能技術和醫療健康,投資資金的規劃比例是4∶3∶3。

投醫療健康的機構大體可以分為三派:一是投模式,二是投技術,還有一類幹脆是投人。第一類以春雨醫生、掛號網為代表;第二類以各種基因技術、精準醫療為代表;第三類比較直接,名醫就是生產力,比如兒科醫生崔玉濤,還有近年來出現的醫生集團。

火山石傾向於投技術,旗下的人民幣基金投了兩家做癌癥檢測治療的公司。其中一家的技術是基於高通量基因測序技術與ctDNA精準檢測體系,實現對腫瘤準確動態的基因分析;另一家也是提供針對癌癥基因異常檢測的精準醫療技術,並為患者提供個性化醫療咨詢服務。

“(這些技術)5年左右的時間可以大規模商業化,15~20年內,用它們來治療癌癥會形成主流。”章蘇陽認為,與基因有關的疾病檢測、治療將會迎來突飛猛進的發展。

對於早期投資來說,醫療健康項目雖然門檻高,但相對是比較抗經濟周期的,並且是一個在可預見的時間里就可以成規模商業化的領域。跟基因相關的領域,只要明確積累了數十個病例, 就可能變成該領域的獨角獸。

大規模商業化的前提還是成本的下降。以基因測序為例,近幾年來價格的下降非常迅速,有技術成熟的原因,也有市場過度競爭的原因。2015年年初,華大基因董事長汪建在接受第一財經記者采訪時就曾表示,年內有望將基因測序類產品的售價降低至萬元左右。基因測序巨頭Illumina在今年年初時宣布,將來可以使基因組測序價格降至100美元左右。

記者問章蘇陽:“投醫療技術是不是門檻很高?”

“我在三年前就把美國的一本主流的《遺傳學》看完了,投基因的人,遺傳學是基礎。”

不過,他也說,我覺得沒那麽難,技術風險投資一定要知其一但可以不知其二。他指的是,投資人只需要懂商業以及大概的技術模型即可。

一個關鍵的因素是,跟醫療相關的項目,去年以來估值還是在快速地往上漲,這是非常有誘惑力的,市面上能叫得出名號的基金都在試圖將醫療健康或者其交叉行業納入投資範圍。

這就是章蘇陽所言“事情正在起變化”的其中之一,他甚至認為,這個變化期對新投資人來講只有一年半到兩年時間。

章蘇陽

這就是說,在這個領域里,留給火山石的時間還有不到兩年。那是不是需要快跑?

“我們走在一條花道上,不能因為旁邊有一朵很好看的花,就不管其他的花了,我們會保持勻速前進。”他笑著搖頭,“不要著急於一城一地的得失嘛。”

另外,凡是涉及互聯網的醫療項目,他都會比較謹慎。他認為,之所以“互聯網+醫療”的項目成功率非常低,主要是因為我國的醫療資源是供不應求的,且患者與醫療機構之間的信息是不對稱的,目前互聯網沒有辦法解決供不應求和信息不對稱的商業模式。

章蘇陽對於醫療項目的感覺來自於十年前的一筆投資。2006年,他在IDG主導了對康輝醫療的A輪投資,康輝醫療2010年在美上市,2015年被美國醫療器械制造商美敦力以8.16億美元全資收購。上市之後,IDG、海納亞洲、TDF和鼎暉等風險基金當時仍持有46%的股權,這部分股權價值高達3.78億美元,而四家VC當初投資的金額約為3240萬美元,平均回報超過10倍。

但他似乎不太願意聊過去。記者試圖和他探討出自他手里的11家上市公司時,他說,我只記得攜程上市時,興奮了三分鐘,三分鐘之後,我就在想,下一步怎麽走,去哪兒找一個比攜程更好的項目?攜程是章蘇陽主導投資的第一家上市公司。

其實,優酷和土豆的合並也是一個不得不談的案例,當年兩家在市場上血拼之後,影視資源的價格已經被炒得非常貴了。雙方對市場的一致判斷促成了優土的結合,開啟了中國互聯網史上的大並購時代。章蘇陽參與其中。

“對一個行業的公司來說,在過度競爭導致收益和效率都下降的情況下,合並就成為了最好的辦法。當然有部分人會犧牲個人的歷史地位,但是從理性的角度來講,公司的發展是最重要的,投資人當然也會對沒有做到一把手的人給予極大的尊重。”

他接著說道:“我不會和創業者成為酒肉朋友,但是我希望我們在困難時能互相理解、互相信任。”

章蘇陽是中國從事VC行業時間最長的一批人,時間的跌宕給了他足夠的冷靜和理性。

智能技術是火山石布局的第二個領域。他的分析是,未來將是萬物相連的世界,每一個物件都會有智能屬性,人對舒適生活的追求也是無止境的,由此會產生新的商業模式。所有可以建立規則的事情,將來都可以被機器所替代。在智能技術的時代,會完全打破現有的流量壟斷模式,這個時候,就將會形成新的巨頭公司。

第三個領域是TMT。在談到這個方面時,他倒是非常樂意地分享了一段自己對京滬創業文化差異的看法。

“北京TMT創業的氛圍特別強,北京的文化是融合的文化,但是上海有一些小資情結,本地的學生畢業之後機會也很多,創業的意願不是那麽強烈。雖然近些年有些改變,但是在TMT的創業上,北京已經有了圈子效應。”

現在,章蘇陽和他的“新戰友”還是一月幾次地往北京跑,這樣的狀態有可能堅持到他第二次退休。

1月20日,IDG資本公布收購美國IDG集團的第二天,章蘇陽在朋友圈發了這樣一段話:可以說沒有麥戈文先生就沒有如今的IDG資本……這次IDG資本聯合泛海並購IDG集團,完美地表達了IDG資本合夥人對IDG集團及麥戈文先生的感恩和敬仰之情,也會努力將這一份事業更好地進行下去。

看得出來,他始終屬於這個“戰壕”。

蘇陽 醫療 投資 窗口 約有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34469

股票掌故 | 香港股票資訊 | 神州股票資訊 | 台股資訊 | 博客好文 | 文庫舊文 | 香港股票資訊 | 第一財經 | 微信公眾號 | Webb哥點將錄 | 港股專區 | 股海挪亞方舟 | 動漫遊戲音樂 | 好歌 | 動漫綜合 | RealBlog | 測試 | 強國 | 潮流潮物 [Fashion board] | 龍鳳大茶樓 | 文章保管庫 | 財經人物 | 智慧 | 世界之大,無奇不有 | 創業 | 股壇維基研發區 | 英文 | 財經書籍 | 期權期指輪天地 | 郊遊遠足 | 站務 | 飲食 | 國際經濟 | 上市公司新聞 | 美股專區 | 書藉及文章分享區 | 娛樂廣場 | 波馬風雲 | 政治民生區 | 財經專業機構 | 識飲色食 | 即市討論區 | 股票專業討論區 | 全球政治經濟社會區 | 建築 | I.T. | 馬後砲膠區之圖表 | 打工仔 | 蘋果專欄 | 雨傘革命 | Louis 先生投資時事分享區 | 地產 |
ZKIZ Archives @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