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KIZ Archives


環保部啟動長江經濟帶水源地專項執法

來源: http://www.infzm.com/content/117420

(視覺中國/圖)

一個月前,水利部的水質月報引發了“八成地下水不能飲用”的誤讀風波,誤讀在於:月報數據主要在於淺層地下水,而地下水並不等同於飲用水源。那麽,飲用水源地情況如何?

2016年5月27日,環保部印發《關於開展長江經濟帶飲用水水源地環境保護執法專項行動(2016-2017年)的通知》,並啟動長江經濟帶飲用水水源地環境保護執法專項行動。

專項行動的目標是,到2017年底,基本完成長江經濟帶所有地級及以上城市集中式飲用水水源地的排查整治任務,進一步提高長江經濟帶飲用水水質安全保障水平。

飲用水源保護困境

清華大學水利系教授周建軍向南方周末記者回憶,一位全國政協領導在一次座談會上,曾援引國家領導人的一句話:“如果說長江開發得人們沒水喝了,那我們是交不了差的。”多數接受南方周末采訪的人士均表示:長江問題已經到了“不治不行”的地步。

2016年1月5日,在重慶召開的推動長江經濟帶發展座談會上,習近平為長江發展定調:共抓大保護,不搞大開發。

飲用水源地保護亦得到民眾及高層的重視。據環保部公布的75例3月“12369”環保舉報熱線受理情況,相對於大氣汙染、噪聲汙染,水汙染問題更值得引起關註;除了一般性的排汙外,一些地方的水源正遭受企業排汙威脅。

而環保部部長陳吉寧2016年4月25日向全國人大常委會報告2015年度環境狀況和環境保護目標完成情況時提到:“12%的危險化學品企業距離飲用水水源保護區等環境敏感區域不足1公里。”

根據《飲用水水源保護區汙染防治管理規定》,地表水源一級保護區內禁止新建、擴建與供水設施和保護水源無關的建設項目;禁止向水域排放汙水;禁止堆置和存放工業廢渣、城市垃圾、糞便和其他廢棄物。

專項執法行動落實

據環保部介紹,此次專項行動,是為了貫徹黨中央、國務院關於長江經濟帶“共抓大保護、不搞大開發”的決策部署,深入落實習近平總書記重要指示精神,按照《長江經濟帶發展規劃綱要》《水汙染防治行動計劃》《關於依托黃金水道推動長江經濟帶發展的指導意見》要求開展的。

環境保護部環境監察局局長田為勇表示,此次專項行動主要開展三個方面的工作:一是檢查集中式飲用水水源地保護制度落實情況,包括飲用水水源保護區是否依法劃定,在保護區邊界是否依法設立地理界標和警示標誌;二是清理飲用水水源一級保護區內的違法問題;三是清理飲用水水源二級保護區內的違法問題。

對於此次專項行動的落實,除了地方政府的主題責任外,田為勇還強調了各省級環保部門的監督管理責任。

“對工作推動不力、問題整改不到位的,要采取通報批評、掛牌督辦、公開約談等措施,加強督辦和問責。環境保護部將采取聯合執法、區域執法、交叉執法等方式,並運用無人機、衛星遙感巡查等技術手段,加強對各地排查整治工作的督查。”田為勇提到。

另外,此次專項行動將信息公開和公眾參與工作放在重要位置。“地方人民政府及其相關部門要通過當地主要媒體和政府網站,向社會公開飲用水水源地保護信息,包括水質狀況、存在主要問題、整改方案等情況,定期通報排查整治工作進展和成效,主動接受社會監督,組織媒體和群眾參加執法檢查,公開曝光違法案件,努力營造共抓大保護的良好氛圍。”

環保部 環保 啟動 長江 經濟帶 經濟 水源地 水源 專項 執法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197858

環保部啟動長江經濟帶水源地執法專項行動

來源: http://www.yicai.com/news/5019464.html

第一財經記者27日從環境保護部獲悉,環保部已啟動長江經濟帶飲用水水源地環境保護執法專項行動,計劃用兩年左右的時間,基本完成長江經濟帶所有地級及以上城市集中式飲用水水源地的排查整治。

環境保護部環境監察局局長田為勇告訴記者,此舉旨在貫徹黨中央、國務院關於長江經濟帶“共抓大保護、不搞大開發”的決策部署,落實習近平總書記重要指示精神,按照《長江經濟帶發展規劃綱要》《水汙染防治行動計劃》《關於依托黃金水道推動長江經濟帶發展的指導意見》要求。

據悉,環保部近期印發了《關於開展長江經濟帶飲用水水源地環境保護執法專項行動(2016-2017年)的通知》,該通知要求啟動長江經濟帶飲用水水源地環境保護執法專項行動。

田為勇介紹,此次專項行動主要內容有三項:檢查集中式飲用水水源地保護制度落實情況,包括飲用水水源保護區是否依法劃定,在保護區邊界是否依法設立地理界標和警示標誌;清理飲用水水源一級保護區內的違法問題;清理飲用水水源二級保護區內的違法問題。

田為勇說,環保部計劃用兩年左右的時間,到2017年底前,基本完成長江經濟帶所有地級及以上城市集中式飲用水水源地的排查整治任務,進一步提高長江經濟帶飲用水水質安全保障水平。

“此次專項行動將突出抓好兩個責任的落實。”田為勇說,一方面強化落實地方政府環境保護主體責任。地級及以上城市人民政府應按照新修訂的《環境保護法》和《水汙染防治法》等法律法規要求,加強集中式飲用水水源地保護工作,完成飲用水水源保護區劃定和保護區內排汙口、違法建設項目的清理整治。

另一方面,強化落實省級環保部門監督管理責任。他說,省級環保部門要按照專項行動工作方案要求,加強對地方政府清理整治工作的督促、指導和檢查,對工作推動不力、問題整改不到位的,要采取通報批評、掛牌督辦、公開約談等措施,加強督辦和問責。 “環境保護部將采取聯合執法、區域執法、交叉執法等方式,並運用無人機、衛星遙感巡查等技術手段,加強對各地排查整治工作的督查。”田為勇說。

他表示,此次專項行動過程中,地方政府及其相關部門要通過當地主要媒體和政府網站,向社會公開飲用水水源地保護信息,包括水質狀況、存在主要問題、整改方案等情況,定期通報排查整治工作進展和成效,主動接受社會監督;集中宣傳飲用水水源地保護工作,組織媒體和群眾參加執法檢查,公開曝光違法案件,努力營造共抓大保護的良好氛圍。

長江經濟帶橫貫我國東、中、西三大經濟帶,沿江九省二市聚集了我國近40%的經濟總量,是繼中國沿海經濟帶之後,最具有競爭力和活力的第二大經濟帶。

長江經濟帶是我國最具有競爭力和活力的第二大經濟帶。攝影/章軻

環保部 環保 啟動 長江 經濟帶 經濟 水源地 水源 執法 專項 行動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197943

長江經濟帶11省市環保專項執法 聚焦飲用水源地

關系到11省市5億多人飲水安全的“長江經濟帶飲用水水源地環保執法專項行動”已開展了5個多月,收效如何?

10月19日,在重慶召開的專項行動現場會上,環境保護部副部長翟青表示,截至目前,長江經濟帶飲用水水源地的摸底排查已基本完成,並按照“一個水源地、一套整治方案、一抓到底”的原則,逐一建立了飲用水水源地整治方案,取得了階段性成效。

10月19日,長江經濟帶飲用水水源地環保執法專項行動現場會。攝影/章軻

保護和改善長江生態環境,是長江經濟帶發展的先決條件和築底工程。為貫徹落實中央有關長江經濟帶“共抓大保護、不搞大開發”的決策部署,今年5月,環保部啟動了長江經濟帶飲用水水源地環境保護執法專項行動。

翟青說,專項行動主要是檢查集中式飲用水水源地保護制度落實情況,包括飲用水水源保護區是否依法劃定,在保護區邊界是否依法設立地理界標和警示標誌;清理飲用水水源一級保護區內的違法問題;清理飲用水水源二級保護區內的違法問題。

“目標是用兩年左右的時間,到2017年底前,基本完成長江經濟帶所有地級及以上城市集中式飲用水水源地的排查整治任務,進一步提高長江經濟帶飲用水水質安全保障水平。”翟青說。

環境問題陸續整改中

長江經濟帶橫跨我國東中西三大區域,覆蓋上海、江蘇、浙江、安徽、江西、湖北、湖南、重慶、四川、雲南、貴州等11省市,面積約205萬平方公里,占全國的21%,人口和經濟總量均超過全國的40%。

 

長江經濟帶城市群

長江流域是我國人口最多、經濟活動強度最大的流域,也是水環境問題最為突出的流域之一。監測結果顯示,目前長江幹流總體水質較好,但部分支流汙染嚴重,部分飲用水水源地存在安全隱患,廢水排放量逐年增加,江湖關系緊張,部分地區生態問題突出。

《第一財經日報》記者從19日召開的專項行動現場會上獲悉,專項行動啟動後,11省市圍繞提高飲用水水源地水質安全,正穩步推進長江經濟帶執法。

長江經濟帶相關數據圖表

上海市環境保護局副局長蘇國棟介紹,上海市對一批飲用水源地違法企業開展清退和拆除,“目前正順利推進中,部分區如閔行已率先完成整治任務,全面消除水源保護重點區域的汙染源。”

目前,上海市的飲用水70%取自長江,30%取自黃浦江。蘇國棟介紹,上海積極推進黃浦江上遊金澤水庫的工程建設進度,目前水庫工程建設已接近完工。該工程建設完成後將有效穩定和改善原水水質,提高供水安全性。

江蘇省環境保護廳副廳長秦亞東介紹,專項行動開展後,江蘇將107個縣級以上集中式飲用水水源地全部納入排查整治範圍。排查發現12個飲用水水源地存在各類環境問題35個,截至10月15日,已完成整治10個,其余25個問題正在整改中。

“浙江省縣級以上集中式飲用水源主要以湖庫型為主,但人口相對集中的浙北杭州、嘉興兩市仍以河流型為主,環境監管任務和壓力相對較大,也是此次專項行動的重點。”浙江省環境保護廳副廳長單錦炎介紹,浙江已排查22個城市集中式飲用水水源地,發現環境問題5個,已督促當地制定整改方案並已全部完成整改。

單錦炎說,目前杭州、嘉興、湖州市已累計創建合格規範飲用水水源保護區109個,實現了雙水源供水。他表示,浙江省將借助“五水共治”,進一步深化落實“河長制”,實現省市縣鄉四級河長全覆蓋。

另據本報記者了解,專項行動啟動後,安徽省排查發現29個環境問題,目前已完成整改14個。

江西省對35個地市級城市集中式飲用水水源地都依法劃定了保護區,有21個建立了水質自動監測設施。今年1-7月,國家考核的29個飲用水水源地水質達標率為99.7%。江西省還計劃在今年底前,完成738個農村飲用水千噸(含)以上水源地保護區劃定,使城市和鄉村群眾都能喝上幹凈的水。

在長江經濟帶中,湖北省是長江徑流里程最長的省份,是三峽工程庫壩區和南水北調中線工程核心水源區。湖北省環境保護廳副廳長李瑞勤告訴記者,目前,湖北省36個地級以上集中式飲用水水源地服務總人口1490.96萬人,水質整體較好,水質達標率為100%。“專項行動後,共排查發現各類環境問題50個,已完成整治7個,其余43個環境問題的整改正有序推進。”

重慶市環境保護局局長史大平介紹,重慶市落實從水源地到水龍頭的全過程監管,38個區縣64個水源地水質100%達標,未發生水源地環境安全事故。此外,重慶市成立水務資產投資公司和水利投資有限公司,統籌主城區及部分區縣供水,對35家企業自備水廠進行生活用水與生產用水分離,優化了供水保障。

體制機制仍待完善

現場會上,也有地方反映水源地保護仍面臨不少困難。湖南省環境應急中心主任蘭洋說,湖南一些地方在道路橋梁建設中,有穿越水源地的問題,但因這類工程為民生工程,難以徹底解決。

雲南省環境保護廳副廳長楊誌強反映,雲南大部分飲用水屬地表水,主要是水庫儲水,水庫徑流區、沿線均有居民居住,存在農業面源汙染的隱患。

貴州省環境保護廳副廳長苗智會也反映,飲用水水源地公路穿越,存在生活垃圾不能有效收集,生活汙水不能集中處置直排的問題。

“上下遊地區之間生態補償機制需要進一步建立完善。”現場會上,四川省環境保護廳黨組副書記於會文說,總體來看,上遊地區通過大力推進長江上遊生態屏障建設,在制度、資金等方面給予了長江經濟帶環境保護有力保障,為沿線飲用水水源地環境安全做出了貢獻,但由於全國生態補償未形成統一的標準體系,導致存在上下遊地區投入補償不對等、壓力不一致等問題。

“跨地區跨流域聯動合力也有待進一步增強。”於會文說。

現場會上,翟青表示,“長江經濟帶飲用水水源地的環境保護,環保部會一抓到底。如果連群眾飲用水的安全都不能保證不了,那還能幹什麽?”

翟青說,今年年底前各地要全部完成飲用水源保護區劃定工作。在全面排查的基礎上梳理重點問題,依法落實地方人民政府水環境保護的主體責任,加大督促整改力度。充分調動政府、有關部門、企事業單位和社會各界等各方積極性。把專項行動與水源地日常管理、環境風險防範有機結合,定期向社會公布水質狀況,建立飲用水水源地環境管理長效機制。

19日上午,與會人員實地調研了重慶市北碚水廠飲用水水源地、重慶市長壽經濟技術開發區和中國石化集團四川維尼綸廠的環保情況。

重慶市北碚水廠飲用水水源地。攝影/章軻

北碚水廠飲用水水源地位於嘉陵江北碚金剛碑段,主要為北碚城區及歇馬片區近40萬人提供飲用水,設計供水能力10萬噸/天,實際供水9.5萬噸/天。據該廠負責人介紹,水廠采取江心深井方式取水。監測結果顯示,飲用水水源水質達到Ⅲ類水域標準,出廠水質達到國家生活飲用水衛生標準,水源地和水廠出水水質年達標率均為100%。

《第一財經日報》記者在隨行采訪時看到,該飲用水水源地設置了飲用水源保護區界標、交通警示牌等。上述負責人稱,經過多年汙染整治,目前保護區內已無汙染源。

環境保護部副部長翟青等實地查看重慶市北碚水廠飲用水水源地保護情況。攝影/章軻

重慶市國家級長壽經濟技術開發區規劃面積80余平方公里,已開發面積超過35平方公里,是目前我國西部地區重要的綜合性重化工基地,主要有船用鋼板、汽車和家電用鋼、玻璃纖維、造紙等生產企業,去年規模以上工業企業總產值747億元,較上年增長16%。

該開發區有集中式汙水處理廠5座,日處理能力11萬立方米,汙水管網總長60公里,實現了汙水管網全覆蓋,還有危險廢物處置場和生活垃圾填埋場各1座。據該開發區相關負責人介紹,截至2015年底,該開發區累計環保投入超過100億元,建成了裝置、企業、片區、開發區(排洪溝)、河流等五級水風險防控體系,34家重點環境風險源企業開展了“一源一事一案”試點。

重慶市國家級長壽經濟技術開發區應急指揮中心。攝影/章軻

中國石化集團四川維尼綸廠是國內最大的以天然氣為主要原料生產精細化工、特色化工及化纖產品的特大型聯合企業,也是目前我國大陸最大、世界第二的醋酸乙烯生產企業。

據該企業有關負責人介紹,已投資5000萬元建設了水體風險防控項目,築起了“四道關”:汙水不出裝置罐區,汙水不出車間,汙水不出廠界,汙水不進長江。
 

長江 經濟帶 經濟 11 省市 環保 專項 執法 聚焦 飲用 水源地 水源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19682

揭秘督查組留給江西的“問題清單”:飲用水源地保護有硬傷

從10月25日至29日,環境保護部派出的環境執法監管重點工作落實情況第五督查組在江西省檢查,聽取江西省環保廳匯報,查閱近400份有關資料,還現場檢查了南昌、九江兩市13家企業和2處集中式飲用水源地。

10月28日中午,兩個小組剛從現場返回便立即趕寫督查報告。下午4時許,第五督查組組長馮曉波代表督查組向江西省環境保護廳通報督查結果。

10月28日下午,督查組向江西省環保廳反饋督查情況。攝影/章軻

“2016年以來,江西各級環保部門以改善環境質量為目標,以解決突出環境問題為導向,違法違規建設項目清理工作持續進行,《環境保護法》及四個配套辦法執行有效,打擊危險廢物環境違法犯罪工作有序開展。”馮曉波說。

但他話題一轉,“我們在督查過程中也發現,江西省環境執法監管重點工作與環保部要求有一定差距,仍然存在問題和不足。飲用水水源地專項行動存在硬傷,部分重點工作進展緩慢。”

據隨行的《第一財經日報》記者了解,第五督查組在離開江西時,專門留下了一份“問題清單”,要求江西省環保廳進行再督導,明確任務完成時限,全面落實各項工作要求。

督查組組長的兩次責問

長江經濟帶飲用水水源地保護關系到11省市5億多人飲水安全,保護和改善長江生態環境,是長江經濟帶發展的先決條件和築底工程,黨中央、國務院對此高度重視。

10月19日,在重慶召開的“長江經濟帶飲用水水源地環保執法專項行動”現場會上,環境保護部副部長翟青曾表示,“今年年底前各地要全部完成飲用水源保護區劃定。在全面排查的基礎上梳理重點問題,依法落實地方政府水環境保護的主體責任,加大督促整改力度。”

記者註意到,與此前督查組在福建省檢查內容有所不同,督查組在江西,主要精力用在飲用水水源地保護內容的檢查上。

督查員冒雨走到江邊檢查排汙口出水情況。攝影/章軻

青雲水廠是南昌市最大的現代化自來水廠,日供水能力60萬噸,占南昌市自來水日總供應量的一半以上、昌南城區的三分之二,對南昌市城市運行和發展起著舉足輕重的作用。

南昌市環保局給記者提供的資料顯示,青雲水廠水源取自贛江,源水水質達到Ⅱ類以上。但眼下青雲水廠的供水安全存在問題。今年8月6日20時15分,青雲水廠因外力破壞導致停產,直至7日15時專線電纜搶修完成,才逐步恢複供水。由於其他水廠供水能力跟不上,老城區居民用水受到影響。

更為嚴重的是,督查組在檢查時發現,青雲水廠取水口下遊300米左右建有一家江西造船廠,雖然該廠在檢查時處於停產狀態,但廠內設有排汙口且有居民居住,並都處於飲用水水源地保護區內,存在汙染水源保護區的風險。

根據國家《飲用水水源保護區汙染防治管理規定》,一級保護區內“禁止向水域排放汙水,已設置的排汙口必須拆除”“不得設置與供水需要無關的碼頭,禁止停靠船舶”“禁止從事種植、放養畜禽和網箱養殖活動”;二級保護區內,不準新建、擴建向水體排放汙染物的建設項目。禁止設立裝卸垃圾、糞便、油類和有毒物品的碼頭。

環境保護部第五督查組在南昌市青雲水廠飲用水水源一級保護區檢查。攝影/章軻

10月27日上午,在青雲水廠取水口檢查現場,馮曉波對當地政府官員表示,“居民要盡快搬遷!”對方回答說,“是要搬遷,但搬遷涉及到安置等問題。”馮曉波當即打斷對方的話,說:“這個問題拖了這麽多年還沒解決,不要總是拿安置來說事。這是你們政府部門必須要做的。”臨走時,馮曉波嚴肅地說:“年內必須完成清理,完不成,唯你是問。”

九江市飲用水水源地內有多個碼頭和泊位,引起督查組的關註。攝影/章軻

九江市飲用水水源地內有多個碼頭和泊位,引起督查組的關註。攝影/章軻

10月28日上午,督查組在九江市冒雨檢查飲用水水源地保護情況,發現兩處飲用水水源地的一級保護區內有11個泊位、二級保護區內有23個泊位,但整治不到位。

當日上午,本報記者隨督查組現場檢查時還註意到,在一飲用水水源地保護區內,城市汙水管道正在排放汙水,黃色的汙水夾雜著生活垃圾直接流入飲用水取水口附近,與清澈的江水對比鮮明,沿岸還有大片菜地。

廣告牌上的文字引起督查組的註意。攝影/章軻

下午13時30分許,有關人員開始鏟除牌子上的文字。攝影/章軻

在九江市長江春安里飲用水水源地一級保護區內,一個警示牌制作不規範,保護區範圍僅標明起點未標明終點,二級保護區內則未設警示牌。另外,馮曉波註意到,九江市有關部門於2015年11月在飲用水水源地設立了一塊標有“長江九江開發利用區”的大型標誌牌,其說法與中央有關長江經濟帶“共抓大保護、不搞大開發”的要求不符。

“這體現出當地未能正確理解和貫徹中央精神。”馮曉波對在場的九江市政府官員說。當日中午13時30分許,本報記者再去標誌牌現場時看到,工作人員們正在鏟除標誌牌上的文字。

此外,督查組還發現南昌市鵬鷂汙水處理廠在線設施管理不規範,站房無專人管理,均可隨意進出;未按照環評要求進行固體廢物處置,擅自變更汙泥處置方式(由企業焚燒變為填埋);汙水處理設施長時間存在排泥、脫泥不及時問題,曝氣池存有浮泥、汙泥濃度偏高。督查組現場提出督辦要求,責成南昌市環保局對該汙水處理廠存在的環境違法行為全面調查,並依法嚴格處罰。

江西飲用水保護現狀如何

檢查中,督查組也肯定了江西省在飲用水水源地保護方面所做的努力。

據江西省環保廳副廳長羅小璋介紹,江西省早在環保部安排部署長江經濟帶飲用水源地專項行動前,已完成了省內水源地保護區劃定。截至目前,江西省35個地市級集中式飲用水源地全部依法劃定了保護區,除新批複及停用的4處水源地外,其余水源地基本設立了地理界標和警示標誌。

羅小璋介紹,江西省環保部門與該省水利、住建等部門互相配合,通過信息溝通和現場排查相結合等方式,對全省地市級城市飲用水源地進行了全面排查,摸清了地市級城市集中式飲用水源地基本情況、環保要求落實情況,對發現的環境違法問題采取限期拆除、搬遷、取締等措施進行整治。目前已解決了4個飲用水水源地的環境違法問題。

本報記者從南昌市環保局了解到,根據《南昌市縣級集中式飲用水水源2015年度環境狀況評估報告》,目前該市除進賢縣高橋水廠水源地為不合格水源地外,其他水源地均為優秀水源地。

在“長江經濟帶飲用水水源地環保執法專項行動”現場會上,羅小璋在發言中承認江西省飲用水源地保護存在四個方面的突出問題:

保護區內部分違法違規項目整治難度大。目前九江巿仍然有34個泊位沒有整治到位,由於歷史原因,所有權成分複雜,拆除、搬遷、取締難度非常大。

飲用水源地存在環境隱患。部分飲用水源地保護區上遊有工業園區,一旦園區發生汙染事故,極易對水源地產生影響;全省地級城市集中式飲用水水源地保護區有交通穿越點21個,一旦危化品運輸車輛發生事故,也極易對水源地產生影響;相當部分水源地是水庫型的,從水庫型水源地超標情況看,主要是農業生產和農村生活汙染造成的,而農業面源汙染、農村生活汙水、生活垃圾和畜禽養殖汙染防治目前是江西的一個短板;個別保護區上遊沿線不時存在的一些非法企業,也極易影響水源地。

今年4月6日,江西省新余市仙女湖水體受重金屬鎘汙染,造成當地部分地區停水。調查發現,今年1月至4月,宜春中安實業有限公司在未取得危險物綜合經營許可證、無環評審批手續、無有效的汙染治理設施情況下,進行非法生產,從外省購入危險廢物鉛泥、“機頭灰”等原料,生產鐵渣、鋅渣、氯化鉀等產品,產生了大量含有鎘、鎳重金屬的廢液,並利用私設暗管多次直接將含有鎘、鎳重金屬的廢液向袁河投放,受汙染的水直接流入新余仙女湖。事後,5名犯罪嫌疑人被批捕。

羅小璋介紹,江西省對飲用水源地水質監測一般是每個月進行一次手工監測,測24項常規指標(飲用水源地有109項指標),設了自動站的地方可以對5-8個常規指標進行在線監測,但根本無法滿足應對突發環境汙染事故的需要。

“仙女湖汙染事件就是因為事故發生在兩個監測周期之間,加上自動站沒有重金屬因子監測能力,沒有在第一時間發現汙染問題,受到有關方面的指責。”羅小璋說,另外,江西省環境應急能力也不強,突出表現為反應速度不快、監測力量薄弱、應對經驗不足、處置能力不強。

此外,城市水源抗風險能力差。羅小璋說,江西省11個地市級城市中,只有1個地市建立了備用水源,縣級城市幾乎都沒有建立備用水源,一旦發生環境汙染事故,將陷入非常被動的局面。

“問題清單”列出哪些問題

根據環保部部署,此次督查重點查9個方面,包括違法違規建設項目清理情況、地方環境執法大練兵組織開展情況、長江經濟帶飲用水水源地環保執法專項行動進展、取締“十小”企業工作開展情況、《環境保護法》四個配套辦法執法情況、重點行業環保專項執法檢查開展情況、涉危險廢物環境違法犯罪行為專項行動、落實日常監管隨機抽查制度情況、“網絡化”環境監管體系建設情況等。

在打擊危險廢物環境違法犯罪方面,江西省“有成效但有難度”。統計數據顯示,今年8-11月,江西省環保廳和公安廳聯合開展了打擊涉危險廢物環境違法犯罪行為專項行動。行動期間,共出動了執法人員6065余人次,排查了省、市級重點監管危險廢物產生單位986家,其中原油加工及石油制品制造業2家、化學原料和化學制品制造業177家、有色金屬冶煉業122家、醫藥企業117家、其他企業568家;危險廢物經營單位132家,其中責令整改企業200家,立案查處違法案件60件,移送公安機關19件。

“我們也遇到了涉危險廢物環境違法犯罪的普遍性、傾向性問題。”羅小璋介紹,首先是取證難。由於涉及違法犯罪行為,公安部門對證據材料要求很高,往往需要抓現行,當場取證。但危險廢物非法處置位置隱蔽,違法行為發生時間短,很難做到當場發現,有效取證。

另一方面是危險廢物鑒定難。羅小璋說,公安等部門在受理案件時需要危險廢物屬性鑒定意見,需要證明“廢酸是廢酸”的問題也時有發生,甚至部分列入《國家危險廢物名錄》中的物質也需要進行危險廢物鑒定,且危險廢物鑒定費用過高、鑒定周期過長,嚴重影響了打擊危險廢物環境違法犯罪工作的開展。

此外還存在政策空當。羅小璋說,部分企業在環評報告中將產生的危險廢物界定為可再生利用的副產品,直接對外出售,變相轉移危險廢物,使之遊離監管範圍之外,帶來了巨大的環境安全隱患。

督查人員在江西九江調閱當地環保執法情況資料。攝影/章軻

10月28日下午,督查組給江西省開出了“問題清單”,就上述9個方面一一列出了存在的問題。除飲用水水源地保護和打擊危險廢物環境違法犯罪存在的問題外,其它問題還包括:

重點工作開展進度慢。包括環境違法違規建設項目清理完成率剛過六成,加之剩余工作往往是難啃的“硬骨頭”,在兩個月的時間內完成任務難度極大;日常環境監管動態信息庫尚未建成、無法輔助開展隨即執法檢查;“十小”生產項目取締清單中企業過少,僅22家,但實際清理數量已經達到153家。

信息公開工作不到位。取締“十小”工作中,南昌未公布取締“十小”工作情況,九江僅公布3家列入省內取締名單內的企業。日常監管隨機抽查工作情況未向社會公開。

基礎工作不紮實實。督查組發現,在日常監管隨機抽查中,江西省環保部門僅對存在問題的企業進行了執法記錄,對於檢查未發現問題的企業僅設立了內部臺賬,沒有現場執法信息、地理定位、系統記錄等重要信息。

四個配套辦法執行中,執法檔案卷宗管理混亂,行政處罰案件未形成完整證據鏈。重點行業環保專項執法檢查中,牽頭部門和實際抽查部門信息交流不暢,省廳關於督查、抽查工作的資料不全。

此外,執法人員缺乏基礎法律意識,對行政法、行政訴訟法等相關法律法規學習不足,業務素質不能滿足新形勢下的工作要求,監察部門對企業的管理要求、監管措施等缺少書面材料作為證據支撐。

督查組要求,江西省應按時限完成國務院及環保部相關任務要求,進一步加強環境執法監管信息公開,全面接受群眾、媒體和社會監督。紮實開展基礎工作,對以往工作情況進行核查,保障數據信息準確性,執法留痕的全面性和檔案管理工作的系統性。

揭秘 督查組 督查 留給 江西 問題 清單 飲用 水源地 水源 保護 有硬 硬傷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21836

中央環保督查組:抽查江蘇12個長江飲用水源地,8個有問題

以“江南水鄉”“小橋流水”著稱於世的江蘇省,如今遇到的一個突出環境問題就是水汙染。

11月15日,中央第三環境保護督察組向江蘇省反饋督察情況時稱,江蘇省環境保護總體走在全國前列,在全國率先制定生態紅線區域保護規劃,率先頒布長江水汙染防治條例,制修訂太湖水汙染防治條例、湖泊保護條例、固體廢物汙染環境防治條例等10余部地方性環保法規。

江蘇還對涵蓋66個斷面的區域水環境實行“雙向補償"政策,在實施“河長制”基礎上,大力推進“斷面長制”,進一步明確黨政領導治水責任。

但督察意見稱,江蘇存在“長江保護部署推進不夠有力”、“長江江蘇段分布有30個集中式飲用水水源地,現場抽查12個,8個存在環境違法問題”等問題。

在家門前的小河旁淘米洗菜洗衣,這種場景在以往的江蘇司空見慣。但眼下越來越少了。攝影/章軻

違法排汙問題突出

今年7月15日至8月15日,中央第三環境保護督察組對江蘇省開展了環境保護督察,形成督察意見,並經黨中央、國務院批準。

督察組於15日上午向江蘇省委、省政府進行了反饋。反饋會由江蘇省省長石泰峰主持,督察組組長吳新雄通報了督察意見,江蘇省委書記李強作了表態發言。

督察發現,2015年長江江蘇段41條主要入江支流中,劣V類斷面占比20.5%,較2014年、2013年分別上升6.9個百分點和11.4個百分點。南京節制閘、鎮江葛村橋斷面水質嚴重惡化。

“江蘇省在落實環境保護黨政同責、一崗雙責方面還存在考核偏軟問題。”督察意見說,2015年10月,江蘇省明確將環境質量“只能更好、不能變壞"作為地方各級政府責任紅線,但在2015年各地生態文明建設責任考核時,對南京市七橋甕、昆山巿趙屯斷面水質不降反升問題,沒有明確處理措施。此外,對無錫、泰州違反生態紅線規定侵占綠地或違規建設等問題,也未明確相關要求。在2013年至2015年太湖治理目標責任考核中,對直湖港、武進港等11條總磷、總氮未達國家治理目標河流的責任單位和人員,也未提出整改要求。

督察發現,連雲港巿灌雲縣臨港產業區、灌南縣化工產業園區企業違法排汙問題突出,周邊地表水汙染嚴重,七圩閘和大咀大溝化學需氧量分別超過地表水IV類標準約50倍和8倍。

長江江蘇段分布有30個集中式飲用水水源地,督察組現場抽查12個,8個存在環境違法問題。無錫市長江窯港,南通巿狼山水廠,鎮江巿征潤洲、江心洲丹陽等飲用水水源一級或二級保護區內存在法律禁止的化工碼頭、水產養殖或修造船基地等,加之沿途危險化學品運輸頻繁,環境風險十分突出。

長江江蘇段,一些開發性的活動仍在持續。攝影/章軻

督察意見稱,《江蘇省通榆河水汙染防治條例》實施後,鹽城、連雲港、泰州、南通、揚州5巿在水源一級保護區內先後違規建設70余家規模化畜禽養殖場,部分甚至無汙染治理設施,帶來汙染隱患。全省危險廢物處置能力嚴重不足,危險廢物超期貯存、非法轉移和非法填埋等問題突出。此外,江蘇省部分汙染場地環境風險較大,需要提高管控能力。

太湖汙染治理一直備受關註。但督察發現,2015年,太湖流域15條主要入湖河流中10條總氮、9條總磷未達到國務院“十二五”太湖流域汙染防治水質目標要求,流域內畜禽養殖汙染嚴重。9000余家規模化畜禽養殖企業中,無治汙設施的約占三分之一,其中太湖一級保護區內有161家規模化畜禽養殖場,約80%無治汙設施。

《太湖流域水環境綜合治理總體方案》要求2015年底前完成望虞河西岸控制工程,但至今尚未開工,嚴重制約與其配套的走馬塘排水工程功效發揮。此外,洪澤湖,駱馬湖非法采砂問題屢禁不止,突破江蘇省生態紅線區域管控要求,對南水北調東線工程、飲用水源安全及湖泊水生態環境造成威脅。

環境風險問題較大

督察意見稱,江蘇省“環境風險問題沒有得到有效解決”。督察發現,江蘇省現有各類化工生產企業6300余家,入園率僅30%左右,有的地區入園率甚至只有約10%。

督察發現,灌雲縣臨港產業區化工集中區現有125家企業,全部為規劃環評明確禁止、限制或嚴格控制的農藥、染料、中間體類項目。鹽城市沿海化工園區違反規劃環評要求,在二期建設中引進大量染料、醫藥、農藥等項目,其中鹽城巿經信委2015年備案的三泰化工周位酸項目,還在采用國家明令淘汰的鐵粉還原工藝。

“此外,江蘇省部分區域生態環境問題突出。”督察意見說,徐州巿大氣汙染防治形勢嚴峻,但仍然違法違規建設不少高排放項目,尤其是新《環境保護法》實施後,中泰能源科技、龍山制焦、東興能源等企業仍違法建設焦化項目,對當地環境影響明顯,徐州市縣兩級政府均未采取有效措施及時處理。

鹽城市及有關區縣長期放任鹽城國家級珍禽自然保護區內違法進行多種開發活動,保護區核心區內長期存在大規模采集泥螺行為,緩沖區陸域面積共62.2萬畝,其中47.1萬畝已開發為水產養殖、農業種植等。

連雲港市一些產業園區汙染問題十分突出,群眾信訪投訴不斷。

一些號稱百年古鎮的江蘇著名旅遊地,水質也開始惡化。攝影/章軻

督察意見稱,2013年10月,國務院出臺《關於化解產能嚴重過剩矛盾的指導意見》,明確嚴控鋼鐵新增產能,但江蘇省2013年以來新增鋼鐵產能控制不力,鹽城聯鑫鋼鐵,徐州鐵礦鑄業,睢寧寧峰鋼鐵、冠興軋輥等企業違規新建或續建鋼鐵產能。

國家與江蘇省簽訂的大氣汙染防治目標責任書要求,江蘇省到2017年底需實現煤炭消費總量負增長,但在全省2014年和2015年大氣汙染防治工作考核中,均未將煤炭消費總量控制要求納入對地市的考核範疇。

督察意見說,目前,江蘇省經濟社會快速發展與資源環境承載能力之間的矛盾依然突出,一些結構性、區域性環境問題未得到根本解決,環境風險較大。

督察要求,江蘇省各級黨委、政府要牢固樹立綠色發展理念,強化綠色發展導向,努力構建節約資源和保護環境的空間格局、產業結構和生產方式,盡快建立具有江蘇特色的生態文明制度體系,實行最嚴格環境保護制度,努力建設生態宜居的美麗新江蘇。

督察要求江蘇省盡快建立健全並嚴格落實適應綠色發展要求的黨政領導幹部政績考核和生態環境損害責任追究制度,加強環境風險防控,推進長江、太湖、通榆河等重點流域生態修複和環境治理。依法依規嚴肅責任追究,對於督察中發現的問題,要責成相關部門進一步深入調查,厘清責任,並按有關規定嚴肅問責。

中央 環保 督查組 督查 抽查 江蘇 12 長江 飲用 水源地 水源 個有 問題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23638

水源地整改大限將至,百余“硬茬”仍待解 “不能拿長江開玩笑”

來源: http://www.infzm.com/content/126219

2017年7月14日,在嘉陵江江北水廠取水點上遊約300米處,停靠一艘水上消防躉船,這屬於重慶市被通報的四個問題之一。(楊凱奇/圖)

(本文首發於2017年7月27日《南方周末》)

以中國西南角的雲南普洱市思茅區菁門口水庫為起點,到長江下遊的上海市松江區松浦大橋,近2220公里的範圍里,仍未完成的環保整改問題分布於40個地市,平均每100公里就有5個。

“一些同誌因準備不充分或信息掌握不全,一時回答不清楚,只能籠統回應,甚至出現了矛盾的說法,頭上開始冒汗,覺得‘年底才是完工時限,現在抓這麽緊沒有必要’。”

碧綠色的仁江河沿岸,“您已進入中橋水庫飲用水水源二級保護區”的路牌以內,在周圍居民平房的襯托下,山坡上的遵義醫學院康複醫院特別顯眼。

醫院副院長任光陽清楚地記得,2017年4月25日晚,主要收治老年康複病人的醫院一改往日的寧靜,迎來了環保局的督查。“匯川區環保分局要求我們必須在25日晚11點前關閉汙水處理站的排汙口。那天晚上,我們提前了兩小時完成整改。”

一年多來,因威脅飲用水源地安全而遭遇突擊檢查的,不只是這家醫院。2016年5月起,環保部啟動的“長江經濟帶飲用水水源地環境保護執法專項行動”(以下簡稱“水源地專項行動”)已經涉及長江經濟帶11省份,累計排查上報環境違法問題490個。

根據環保部發布的行動通報,截至6月底,78.2%的問題點完成清理整治,但仍有107個環境違法問題尚未解決——以中國西南角的雲南普洱市思茅區菁門口水庫為起點,到長江下遊的上海市松江區松浦大橋,近2220公里的範圍里,仍未完成整改問題分布於40個地市,平均每100公里就有5個。

長江流域生產總值超過全國的40%,承載了巨大的經濟體量。 一名地方環保系統人士坦言,任務一定要保質保量完成,但地方政府對環保的高度重視是這幾年才開始的,要解決種種歷史遺留問題,需要時間。

2017年底是整改“大限”。40個地方負責人親自表態,各級環保系統加緊動員,整改方案“特事特辦”。從習近平總書記要求的“共抓大保護,不搞大開發”到中央環保督察組,壓力層層傳導至基層,水源地專項行動拉開了長江環保風暴的大幕。

“確保年底前完成整改”

為求得清凈,遵義醫學院康複醫院選址偏僻,不想後來卻被規劃進水源地保護區內。醫院此次被通報的問題是“建有食堂,洗滌中心,為醫院洗滌床單、被套、手術服等”,由於醫療廢水的高度敏感而受到各方關註。

任光陽讓南方周末記者註意那塊堵在醫院排汙口上的大石。“看到了嗎?上面寫著一個大大的紅色‘封’字。”被關閉前,從這個排汙口流出的汙水將流進仁江河,從而匯入遵義人的主要飲用水源地之一:中橋水庫。

遵義醫學院的問題屬於排汙口——在上述通報列出的107個問題中位列第二,南方周末記者統計發現,排名前六的分別為:違法違規建築(28個)、排汙口(27個)、交通穿越(14個)、農業面源(13個)、碼頭(11個)、工業企業(8個)。

這些問題與區域的經濟發展階段相匹配,農業面源問題在西南地區多發,工業企業問題則在江蘇省出現較多。

在長江下遊的南京,通報的3處問題均為夾江上的違法違規建築問題,其中為2014年南京青奧會而建的青奧文化體育公園和夾江步行橋的違規情況最為引人註目。通報顯示,夾江步行橋涉及環評未批先建。

南京市環保局生態處回複南方周末,步行橋環評一直未批,主要是因為步行橋處在城南水廠的一級水源保護區內,“已制定了在步行橋上遊1280米處遷建城南水廠取水口,確保今年年底前,夾江步行橋和青奧文化體育公園處於調整後的水源地一級保護區以外。”

在通報中,浙江是唯一完成清理整治任務的省份。安徽、湖南、湖北三省完成比例分別達97%、86.3%和85.5%;其他7省份任務完成比例在25%-85%之間。

四川是全國遺留問題最多的省份,共計30個。其中四川的9個問題和重慶的4個問題都因“尚未啟動整改”而受到特別點名。

“這4個問題,確實因為多種原因導致進度緩慢。我們已經向環保部書面報告了下一步的工作措施,督促相關責任單位務必完成年度整改任務。”一名重慶環保局人士向南方周末回應。

2017年7月14日,在嘉陵江江北水廠取水點上遊約300米處,停靠著一艘長約30米的水上消防躉船。這艘躉船是通報中重慶市被列出的4個“未啟動整改”問題之一,4個問題均屬“碼頭”類。

按照2016年11月重慶市政府辦公廳印發的《主城區集中式飲用水水源地保護區船舶汙染整治工作任務分解》,這艘船在2016年12月底前就應該被移出江北水廠飲用水源地保護區。

南方周末從相關部門獲得的消息是,2016年未整治完成的整治任務,2017年繼續推進落實。

(梁淑怡/圖)

博弈“誰搬”

水源地保護牽一發而動全身。長江保障了沿江4億人生活和生產用水需求,還通過南水北調惠澤華北、蘇北、山東半島等廣大地區。107個問題中,有82%屬於有固定排放點的汙染源,一旦發生突發事件,勢必威脅居民的飲用水安全。

2011年,長江無錫段窯港取水點上遊一艘貨輪發生苯乙烯泄漏事故,窯港取水點當即暫時停用,無錫、常州、江陰三地都進入高度戒備狀態。窯港取水點也因有工業企業問題被此次通報點名。

根據水汙染防治法,飲用水水源保護區一般劃分為一級和二級保護區。一級保護區禁止新建、改建、擴建與供水設施和保護水源無關的建設項目,已建成的由縣級以上人民政府責令拆除或者關閉。在各級飲用水水源保護區內,都禁止設置排汙口。

水源保護區已經劃定,清理的思路看上去並不複雜,無非是誰該搬走:關停汙染源、搬走建築物,或是取消取水點。

根據南方周末搜索和采訪,大部分的處理方式是汙染源等搬走,為保護區讓位。遵義醫學院康複醫院洗滌中心就已經搬到位於城區的遵義醫學院本部。

雖然也有部分取水口布局已經過時,但取消取水點顯得更為慎重。

“省環保廳對於這類方案非常謹慎。”遵義市環保局宣教中心主任張曄丹告訴南方周末,他們也考慮過一些關閉取水點的方案,但往往難以得到貴州省環保廳的批複。

處於重慶市黃沙溪水廠一級飲用水源地保護區內的建設碼頭,在“誰搬”的博弈中,是留下的那一個。

這是一家老牌兵工碼頭,歷史可以追溯到1938年漢陽兵工廠西遷重慶,2008年經中國兵器裝備集團批準同意改制成立,年吞吐能力可達300萬噸。區政府最終選擇了關閉附近黃沙溪水廠的取水點而非碼頭。

“黃沙溪水廠是一個很小的水廠,只能解決周圍兩萬人級別的供水,在上遊更大的和尚山水廠建成後,政府就考慮把它的取水點關閉,但因為種種原因一直沒有關掉。”重慶建設港務公司副總經理趙陽運稱,由於問題上報環保部,促使區政府下決心在2017年年底前關閉該取水點。

不過,大限將至,搬不動的,來不及搬的,還在做最後的博弈。

搬不動的問題點主要集中在幾個領域:比水源地保護區更早存在的老國企、軍工企業;公用設施,如重慶的消防躉船;問題單位隸屬於另外的系統,如通報提到的重慶東渝水廠保護區內有一艘水文船,該船屬於水利部長江委下設的長江上遊水文局,給地方政府帶來一定的溝通成本。

兩艘船搬不搬,南方周末一開始打聽到的信息居然不統一,從相關部門獲得最新消息是,2艘躉船擬於年內完成搬遷。

遵義醫學院康複醫院位於中橋水庫飲用水水源二級保護區以內,曾因醫療廢水的高度敏感而受到各方關註。目前,醫院洗滌中心已經搬遷。(楊凱奇/圖)

“頭上開始冒汗”

“九龍管水”的序列中,水源地管理屬於環保部門的管轄範圍,但僅靠環保部門一己之力難以完成。

“問題整改涉及方方面面,包括拆遷、征地、規劃選址等等。環保部要求我們遞方案,承諾整改期限,也是知道我們不可能一下子解決所有問題。”張曄丹向南方周末表示。

整改壓力轉嫁給了地方政府,成功案例還被通報表揚。

在“完成全部整改任務”的安徽蕪湖,蕪湖市二水廠因距離中石化油品碼頭不足150米,前後有5任市長致力於消除隱患,但均以失敗告終。環保部就此問題專門致信安徽省、蕪湖市兩級政府,持續跟蹤過問並督促其整改。最終,2017年4月25日,蕪湖市市長帶隊重新選址,交通部門甚至調整了《蕪湖港總體規劃》,終於在中央環保督察組進駐安徽的前兩天,油品碼頭被貼上了封條。

不少碼頭、企業都在劃為水源地保護區之前就已設立,讓先來者搬走是整改的大難題,蕪湖的案例即屬於此類。整改的成本有時也頗為高昂。遵義市海礁硫酸有限公司屬排放危險汙染物企業,為拆除這家企業,遵義市匯川區政府投入了3000萬元。

“大多是一些‘硬骨頭’‘硬茬子’。”2017年7月7日環保部召開的專項行動第五次會議上,環保部副部長翟青強調。這已經是近一個月內的第五次相關會議。

硬骨頭繼續交給了地方政府來啃。

負責整改推進的通常是市負責環保工作的副市長,第五次會議沒有通知長江經濟帶所有地市,僅有未完成整改任務的40地市(區)政府負責人參加,並被要求針對各自工作逐一發言說明情況。

貴州省銅仁市有關負責人以自我批評為匯報開場:“我們感到十分慚愧,一定進一步強化組織安排,確保鷺鷥巖水廠和兩河口水廠整改工作分別於今年7月底、9月底前完成。”遵義市有關負責人則準備充分,對當地存在的問題進行了逐個剖析,拿出解決措施,排好時間節點,保證在年底前完成。

對於問題最多的四川省,7月下旬,翟青專程到四川宜賓、樂山等地調研。

針對調研中翟青的追問,在環保部隨後的新聞通稿中如是描寫:“一些同誌因準備不充分或信息掌握不全,一時回答不清楚,只能籠統回應,甚至出現了矛盾的說法,頭上開始冒汗,覺得‘年底才是完工時限,現在抓這麽緊沒有必要’。”

這樣的細節,罕見於以往的環保部通稿。讓與會者更感壓力的是,翟青還準備請四川省12個城市分管市長共同組建一個微信工作群,專門用於清理整治的溝通。他請12城市分管市長每周五在群里通報進展情況,以“釘釘子精神”推動問題逐一解決。

綠色通道特事特辦

在對各地政府排查整治工作的督查上,環保部采用聯合執法、區域執法、交叉執法等方式,乃至動用了無人機、衛星遙感巡查等高科技手段。“頭上冒汗”的地方政府也將壓力轉給了職能部門。

重慶市已由市政、交通委員會、環保局等不同部門牽頭整改。前述重慶環保局人士記得,最近一個月內,重慶環保局以水源地專項行動為主題的會議就開了4次,相關主城區的政府一把手都要參會。“負責環保工作的重慶副市長陳綠平抓工作很實,一些區(政府)很怕他下來暗訪。”

被要求整改的企業等也感到了進程的加速,此前地方政府與之商議的整改期限也提前了。

“最近環保局每周都會來人檢查,最多的時候一天就來了三次。”遵義醫學院康複醫院一名負責人告訴南方周末。前不久,由遵義市環保宣教中心帶隊,一群記者湧入醫院采訪。

“記者們快到大門口了,我們才反應過來。他們進來以後也不說話,先拿著相機拍我們的汙水處理系統。”為表明態度,醫院在自建的汙水處理廠前立了兩塊展板,密密麻麻的文字詳盡展示了其整改的作為。

遵義精星航天電器公司此次被環保部通報稱為“電鍍企業,有危廢和含重金屬廢水產生,生產廢水經處理達標後外排”。公司的綜合管理部部長柏建平向南方周末表示,“我們現在已經用卡車把生產、生活汙水拉到環保局指定地點進行排放。”

柏建平透露,此前,精星航天電器公司報給區政府的計劃是最快2018年8月份搬遷完畢,但區政府結合中央環保督察要求,把搬遷計劃提前到2017年底。

時間緊迫——距離搬遷截止日不到半年,但精星航天的搬遷推進計劃上顯示,要搬去的新工業園區施工圖設計直到7月10日才剛剛全部完成,後續建設的時限緊湊到按月計,精確到日。

時間,也是黃沙溪取水點關閉方案的難點。取水點關閉後,新的取水管廊建設需要一定周期——在南方周末獲得的一項實施方案里,最遲的底線是2018年6月30日。

但這個“最遲底線”似乎也拖不下去了。為了確保整改在年底前通過環保部的驗收,九龍坡區政府要求區環保局、交委、經信委、發改委等責任單位“要講政治,顧大局”,並做好了兩手準備:為確保如期完成管廊建設,要求區發改委“在工程手續上特事特辦,對項目實行綠色通道管理”。

“對飲用水水源地保護問題,沿江11省市不要心存僥幸,環保部會一抓到底。”在2016年於重慶召開的水源地專項行動現場會上,翟青強調,“不能拿長江開玩笑,不能拿老百姓開玩笑。”

對於長江經濟帶11省份來說,完成水源地的整改僅是個開始。

在2017年7月17日環保部、發改委、水利部剛剛聯合印發的《長江經濟帶生態環境保護規劃》中,制定水環境質量底線管理清單、城鎮汙水處理設施全面達到一級A排放標準、地級及以上城市建成區應實現河面無大面積漂浮物,河岸無垃圾,無違法排汙口……這些僅僅和水相關的任務又有不少,大限也都是2017年底。

水源地 水源 整改 大限 將至 百余 硬茬 仍待 待解 不能 長江 開玩笑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55451

環境部啟動水源地專項督查 公眾可舉報身邊環境問題

生態環境部今日(20日)剛剛宣布,即日起開展全國集中式飲用水水源地環境保護專項第一輪督查,以加快解決飲用水水源地突出環境問題,進一步推動水源地保護攻堅戰向縱深發展。

生態環境部有關負責人對記者表示,經國務院批準,生態環境部已聯合水利部制訂了《全國集中式飲用水水源地環境保護專項行動方案》,要求地方各級政府組織做好本轄區飲用水源地環境違法問題排查整治工作,確保飲用水源安全。

近年來,我國飲用水水源地環境保護雖然取得進展,但保護形勢依然嚴峻,一些地區飲用水水源保護區劃定不清、邊界不明、違法問題多見,環境風險隱患突出。

長江經濟帶飲用水水源地專項行動排查發現,126個地市(區)共有319個地級及以上集中式飲用水水源地,服務人口約9700萬。319個水源地中,93%為地表水型,7%為地下水型。地表水型水源地中河流型占79%,湖庫型占21%。

各地共排查發現490個環境問題,涉及違法違規建築、工業汙染、排汙口、非法碼頭、旅遊餐飲、農業面源汙染、畜禽養殖、交通穿越和管理不到位等問題,還有7個飲用水水源地未劃定飲用水水源保護區。

根據《全國集中式飲用水水源地環境保護專項行動方案》,我國將用兩年時間,全面完成縣級及以上城市(包括縣級人民政府駐地所在鎮)地表水型集中式飲用水水源保護區“劃、立、治”三項重點任務,包括劃定飲用水水源保護區、設立保護區邊界標誌、整治保護區內環境違法問題,並定期開展水質監測,確保飲用水水源地水質不下降,提高飲用水水源環境安全保障水平。

這位負責人介紹,第一輪督查將於5月20日開始,從全國抽調執法骨幹力量組成273個組,對所有涉及到的212個地級市及1069個縣,1586個水源地的環境問題進行督查。

為推動社會監督,及時發現飲用水水源地保護區內排汙口、違法建設項目、交通穿越、餐飲旅遊等環境問題,生態環境部鼓勵公眾撥打舉報電話(010-12369)或通過“12369環保舉報”微信公眾號進行舉報,生態環境部將督促地方逐一核實,依法查處。

生態環境部環境應急與事故調查中心李小婧副調研員介紹,“12369環保舉報”平臺上的大量信息已經被應用於中央環境保護督察和各類環保督查,“目前在各地的督查組,每天都會收到‘12369環保舉報’平臺提供的信息”。

李小婧告訴記者,截至目前,“12369環保舉報”微信公眾號累計關註人數已超50萬。微信舉報操作簡潔方便,不僅可以隨手拍汙染照片,準確定位汙染企業,還可以通過手機隨時查看案件辦理進度。

在今天上午舉辦的“指尖上的環保”公益活動啟動儀式上,生態環境部宣傳教育司副司長何家振表示,要把解決突出生態環境問題作為民生優先領域,通過藍天保衛戰到水汙染防治、土壤汙染防治、農村人居環境整治,“還老百姓藍天白雲、繁星閃爍”“還給老百姓清水綠岸、魚翔淺底的景象”“為老百姓留住鳥語花香田園風光”。

中國環境新聞工作者協會副秘書長白誌軍介紹,“指尖上的環保”公益活動旨在通過線上參與、線下研討等多種方式,動員社會公眾積極參與生態環境事務。

該活動同時鼓勵公眾舉報身邊的汙染,公眾可以通過“12369環保舉報”微信、“城市水環境公眾參與”微信等平臺,舉報與投訴身邊的違法排汙情況,有序參與生態環境監督。

環境部 環境 啟動 水源地 水源 專項 督查 公眾 舉報 身邊 問題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64463

建國來最大規模水源地專項督查啟動:“老百姓的水缸”是重中之重

31個省區市、273個組、1426名督查人員、1586個飲用水水源地,連續兩周不間斷的巡查。

從5月20日至6月2日,建國以來最大規模的全國集中式飲用水水源地環境保護專項督查行動(下稱“專項行動”)正在各地展開。這也是中央政府組織的水汙染防治戰的標誌性重大戰役之一。

按照計劃,我國將用兩年的時間,徹底消除縣級及以上城市百姓飲用水安全隱患,不僅“還給老百姓清水綠岸、魚翔淺底的景象”,更要讓百姓喝上幹凈的水。

督查組高溫巡查 佛山立行立改

“馬上要進入水源地保護區了,大家盯緊點,把軌跡記下來。”5月25日上午,正在廣東省佛山市督查的專項行動第210督查組組長李明輝對隨車的兩位督查人員說。

坐在李明輝旁邊的第一財經記者註意到,一上車,李明輝就打開手機里的“水源巡查系統”APP(全稱是“飲用水水源保護區現場巡查衛星遙感支持系統”)。

“這個太管用了。”他對記者說,“要是沒有這個,到了現場,根本不知道保護區的邊界在哪。無法判斷汙染源是否在保護區範圍內。”

由生態環境部衛星環境應用中心開發的“水源巡查系統”APP,成了此次督查員們現場巡查的“利器”。通過這套系統,督查員們不僅可以直觀地看到飲用水水源地一、二級保護區的邊界,還能看到水源地之前存在的環境問題,並上傳巡查中新發現的問題,定位經緯度、記錄巡查的軌跡。

督查行動前,生態環境部讓所有的督查人員都在自己手機里安裝上了這個APP系統。

5月25日,全國集中式飲用水水源地環境保護專項行動第210督查組組長李明輝在行駛的車上查看“水源巡查系統”。攝影/章軻

 

督查人員通過飲用水水源保護區現場巡查衛星遙感支持系統巡查。攝影/章軻

25日,督查組巡查的第一站是順德市的飲用水水源地。在順德市環保局會議室,短短5分鐘的溝通後,督查組就直奔第一個巡查點藤溪水廠飲用水源保護區。

藤溪水廠飲用水源保護區二級區內,有一個畔龍村,居民人數約150人。當地汙水收集方案正在編制中,目前生活汙水直排入順德水道,生活垃圾統一收集清運,但江邊傾倒的生活垃圾沒有及時清理。巡查發現,藤溪水廠飲用水源保護區內,佛開高速橋附近,格萊斯瓷磚廠處於生產狀態,料倉內設有小型柴油立罐及加油裝置,現場鏟車正在進行裝卸作業。

在廢棄的輸油碼頭,督查人員鉆過欄桿,到水上平臺查看。看到管線和開關都已銹蝕後才放心離開。

按照原環境保護部出臺的《集中式飲用水水源地規範化建設環境保護技術要求》,飲用水水源地一級保護區內不存在與供水設施和保護水源無關的建設項目,保護區劃定前已有的建設項目拆除或關閉,並視情進行生態修複。保護區內無工業、生活排汙口;

二級保護區內無新建、改建、擴建排放汙染物的建設項目。無工業和生活排汙口。城鎮生活垃圾全部集中收集並在保護區外進行無害化處置。保護區劃定前已有的規模化畜禽養殖場(小區)全部關閉。

在藤溪水廠二級保護區,督查組發現,佛開高速橋雨水及事故廢液收集管道開裂,無法有效發揮作用,尚未編制事故應急預案。

25日,順德當地氣溫高達35度,而督查人員都是沿著堤岸和保護區邊界步行巡查,“每天都要走2萬多步。”李明輝說。到了下午氣溫最高時,跟隨督查組采訪的記者已開始感到暈眩。巡查完九江歐浦碼頭後,李明輝還是堅持步行到約800多米外的森記沙場看看。

穿過塵土飛揚的運沙現場和沙堆後,督查人員意外地發現,沿江填埋了大量建築垃圾。“應該是沙場為了擴大場地面積,拿建築垃圾來填江的。這也是不允許的。”督查人員在現場還發現數個機油和柴油桶。

第一財經記者註意到,佛山市對於督查組發現的問題整改迅速。25日晚,佛山市環保局提供的文字和照片資料顯示,督查組前腳走,當地環保、水務、城管等部門就立即開展清理整治,將督查組發現的生活垃圾清理完畢,並將存放池拆除。廢品收購站的10多個廢棄化工桶已全部清理完畢。河岸邊的建築垃圾已由水務部門調度機械設備和車輛清運。

5月25日,全國集中式飲用水水源地環境保護專項行動第210督查組在廣東省佛山市檢查。攝影/章軻

 

飲用水源保護區需科學劃定

按照生態環境部的要求,25日晚,210督查組將督查情況直報生態環境部飲用水水源地環境保護專項行動辦公室(簡稱專項辦),還向佛山市發出了問題交辦單。

“佛山總體不錯,但也有不足。”李明輝對第一財經記者說,比如佛山市的村鎮環境基礎設施仍需加強,“河長制”等部分制度執行尚未完全到位,部門協調配合不夠,沒有形成齊抓共管的合力,執法力度需進一步加大。

“另外,水源地保護需加強區域間協調配合,如佛山與肇慶,廣州,江門等。另外,佛山飲用水源保護區是1999年劃定的,部分已不符合實際情況,需依據新的劃分和技術規範進行調整。”李明輝說。

據佛山市政府副秘書長高榮堂介紹,佛山市地處珠江三角洲腹地,河網交錯,地勢平坦,是典型的水網地區。廣東省主要河流中流量最大的西江、北江均流經佛山境內。佛山的飲用水源不僅承擔著佛山人民的飲水安全,也供應省會城市廣州用水,廣州每天在佛山境內取水約350萬噸。

5月25日,全國集中式飲用水水源地環境保護專項行動第210督查組在佛山飲用水水源地保護區域檢查一家作坊式企業。攝影/章軻

 

5月25日,全國集中式飲用水水源地環境保護專項行動第210督查組組長李明輝將手機伸起鐵皮門拍攝某作坊內部情況。攝影/章軻

 

5月25日,全國集中式飲用水水源地環境保護專項行動第210督查組在廣東佛山發現沿江填埋大量建築垃圾。攝影/章軻

 

5月25日,全國集中式飲用水水源地環境保護專項行動第210督查組在廣東省佛山市檢查。攝影/章軻

 

高榮堂介紹,佛山市通過實行管理體系流程化、監測預警科學化、劃定建設標準化、巡查檢查常態化、水質公開定期化的“五化”管理,飲用水源一直得到嚴格保護,在全國地級城市集中式飲用水水源環境狀況評估中多年獲得優秀,水質長年穩定達標。

佛山市環保局局長楊永泰介紹,多年來,佛山市的飲用水源保護形成了市環保部門統籌監督管理,市水務、衛生等部門協助配合,各區政府屬地管理的管理體制。從2012年起,將水源地監測從中心城區擴大到全市,飲用水源監測斷面從14個增加到2017年的23個,全市鄉鎮以上水廠都建立了月監測制度。

佛山市環保局給記者提供的資料也反映,目前“仍然存在一些保護區劃定不合理、個別鄉鎮級水源地保護區還未科學劃定、社會民生發展與水源保護存在沖突等問題。”

楊永泰說,鑒於佛山市供水格局已發生變化,加上國家和廣東省近年來也印發了新的水源保護區劃分標準,佛山市已委托技術單位編制了《佛山市飲用水水源保護區劃分(調整)技術報告》,現正進行第二次征求意見,計劃5月底前修改完善該技術報告並上報。

據第一財經記者了解,20日,210督查組進駐佛山市當天就召開了座談會。有所不同的是,督查組采用的是“1+N”的方式,除了大會,還有督查組單獨與當地交通、國土、農業、環保、水務等部門相關負責人的座談會。

“我們要求佛山國土規劃局提供相關材料,包括將飲用水源保護區相關要求納入城市總體規劃、控制性詳細規劃,土地利用總體規劃的證明材料,要求水務局、環保局、農業局、交通局提供了相關資料,要求佛山市政府提供了相關會議紀要等。”李明輝對記者說,在這之後,督查組確定督察重點,尋找問題線索,制定督查計劃。

“老百姓的水缸”是重中之重

今年3月,生態環境部部長李幹傑表示,水汙染防治要突出“四種水體”,首先就是集中飲用水水源地水體,這是老百姓的水缸,一定要當成重中之重。

生態環境部副部長翟青表示,開展飲用水專項行動,全面解決當前影響飲用水安全的環境隱患,不僅是打好“汙染防治攻堅戰”的重要內容,更是落實“防範化解重大風險”決策部署的一項務實舉措。

根據原環境保護部聯合水利部印發的《全國集中式飲用水水源地環境保護專項行動方案》,近年來,我國飲用水水源地環境保護工作取得積極進展,但保護形勢依然嚴峻,一些地區應用水水源保護區劃定不清、邊界不明、違法問題多見,環境風險隱患突出。

25日,第一財經記者拿到的全國12369舉報熱線記錄,當日,雲南、內蒙古、北京、四川、安徽、廣東等19個省區市均有民眾對於飲用水水源地存在環境汙染問題的投訴舉報。

根據專項行動方案,2018年3月底前,縣級及以上城市完成水源地環境保護專項排查,建立問題清單。2018年底前,長江經濟帶11省(市)完成縣級及以上城市水源地環境保護專項整治,其他地區完成地級及以上城市水源地環境保護專項整治。2019年底前,所有縣級及以上城市完成水源地環境保護專項整治。

今年第一季度,全國生態環境系統已經開展了集中式飲用水水源地環境保護先期排查。根據各地環保部門初步統計,列入此次專項行動範圍的地表水型水源地達2466個。

其中,長江經濟帶縣級水源地1161個;其他省份及新疆生產建設兵團地級和縣級水源地分別有436個和869個。尤其是在一些省份,相關水源地超過100個,排查整治任務十分艱巨。

從問題類型來看,違法違規排汙、工業企業類、排汙口類、非法碼頭類、旅遊餐飲類、農業面源類、畜禽養殖類、交通穿越類、管理類問題依然突出。

從以往水源地環境整治經驗來看,違法違規排汙、工業企業類、排汙口類、非法碼頭類問題,占比較大,而且大部分屬於久拖未決的歷史遺留問題,涉及面廣,難度很大。

5月25日,全國集中式飲用水水源地環境保護專項行動第210督查組在廣東省佛山市檢查。攝影/章軻

 

5月25日,全國集中式飲用水水源地環境保護專項行動第210督查組在廣東省佛山市檢查。攝影/章軻

 

2016年和2017年,生態環境部對長江經濟帶飲用水水源地環境問題進行了整治。但事後發現,仍有問題存在。

“我們發現有一些省的地級市特別是長江經濟帶11省市的地級市有些問題沒有完全按要求解決掉。我已經發現有兩個省,今天先不點名,給大家留個面子。”5月22日,在全國環境執法工作會議暨環境執法大練兵總結部署會上,生態環境部副部長翟青說,“期限就在今年底,如果隱瞞不報,又不去解決,那就對不起了,我醜話說在前面了。”

“大家想一想,如果飲用水安全的問題不解決,那老百姓能饒了我們?各級領導能饒了我們嗎?饒不了的。”翟青說。“如果連群眾飲用水安全都不能保證不了,哪還能幹什麽?”

第一財經記者獲悉,上述專項行動方案發布之前,曾委托中國環境科學研究院作了政策評估。結論顯示,專項行動可能對某些地區的工業生產和資源開發活動造成短期影響,但從長遠來看,專項行動方案的實施有利於促進當地飲用水水源地規範化建設,有助於改善水源水質,提高水源地水質安全保障水平,造福一方百姓,總體看造成的負面影響較小。

26日早,李明輝給記者發來一段信息:“我個人理解,點上問題我們十幾天不可能全部查完,我們的重點是以點促面,找出當地飲用水保護方面的不足,以點促面,最終以面促點,這才能體現督政的要求。”

 

5月25日,全國集中式飲用水水源地環境保護專項行動第210督查組在廣東省佛山市檢查。攝影/章軻

 

5月25日傍晚,全國集中式飲用水水源地環境保護專項行動第210督查組在廣東省佛山市檢查結束時,一位督查人員的鞋子。攝影/章軻

 

建國 最大 規模 水源地 水源 專項 督查 啟動 老百姓 水缸 是重 重中 中之 之重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64843

飲用水源地整治形勢嚴峻,陜西山東廣東“零進展”問題多被點名

陜西、山東、廣東飲用水水源地涉及違法違規排汙等問題未整治的,分別有183個、141個、102個。按照國務院確定的時間表,這些地方的飲用水水源地今年要完成整治任務,但截至6月底,這三個省的“零進展”問題多。

“這三個省零進展問題最多,占全國零進展問題總數的86%,給後續工作帶來極大的壓力。”在今天下午召開的全國集中式飲用水水源地環境保護專項行動2018年第二次視頻會議上,生態環境部副部長翟青說。

建國以來最大規模的全國集中式飲用水水源地環境保護專項行動正在各地展開,這是中央政府組織的水汙染防治戰的標誌性重大戰役之一。

按照黨中央、國務院的要求,我國將用兩年的時間,徹底消除縣級及以上城市百姓飲用水安全隱患,不僅“還給老百姓清水綠岸、魚翔淺底的景象”,更要讓百姓喝上幹凈的水。

7月27日召開的全國集中式飲用水水源地環境保護專項行動2018年第二次視頻會議現場。攝影/章軻

今年上半年,中央政治局常委會議審議通過的《關於全面加強生態環境保護、堅決打好汙染防治攻堅戰的意見》明確提出劃定集中式飲用水水源保護區,全面排查和整治縣級及以上城市水源保護區內的違法違規問題。明確要求“長江經濟帶於2018年年底前、其他地區於2019年年底前完成”。

生態環境部環境監察局介紹,近年來,我國飲用水水源地環境保護雖然取得進展,但保護形勢依然嚴峻,一些地區飲用水水源保護區劃定不清、邊界不明、違法問題多見,環境風險隱患突出。

從問題類型來看,違法違規排汙、工業企業類、排汙口類、非法碼頭類、旅遊餐飲類、農業面源類、畜禽養殖類、交通穿越類、管理類問題依然突出。

今年3月,生態環境部部長李幹傑表示,水汙染防治要突出“四種水體”,首先就是集中飲用水水源地水體,這是老百姓的水缸,一定要當成重中之重。

視頻會上,翟青說,按照方案要求,2018年年底前,長江經濟帶縣級、其他地區地市級水源地要完成清理整治任務,共涉及1586個水源地的3991個環境問題。根據上報情況,截至6月底,各地已完成1234個問題整治,完成比例為31%。

翟青同時表示,“目前水源地清理整治形勢依然十分嚴峻,尤其是2018年的工作任務依然艱巨繁重。”

據生態環境部環境監察局提供的最新調查資料顯示,有些地方直至水源地專項督查組進駐時,還尚未制定出臺整治方案,比如,山西省晉中市,河南三門峽市,四川省德陽、綿竹市等;有的為應對督查臨時趕制整治方案,內容簡單、措施含糊,缺乏具體措施。

生態環境部環境監察局介紹,除各地報送並公開的3991個問題以外,專項督查還發現2260個清單外問題。“說明各地的排查工作並沒有真正做到無死角、無遺漏。為什麽之前自查清單里沒有報,督查組去了就能查出來?”

翟青列舉了陜西、山東、廣東三省“零進展”問題。陜西省西安市甘峪水庫二級保護區內的農業面源和生活面源問題,原計劃完成時間為2018年5月31日,但目前仍是零進展;廣東省汕頭市韓江東溪蓮陽河和韓江外砂河保護區內存在62家工業企業,但目前報送的整治進展也為零;山東省煙臺市門樓水庫70個環境問題,計劃完成時間為今年9月或10月,目前整治進展也明顯滯後。

第一財經記者從生態環境部環境監察局了解到,目前全國尚有137個未劃定保護區的飲用水水源地,其中長江經濟帶67個,其他省份70個。而劃定飲用水水源保護區是飲用水環境管理的基礎。如果水源保護區沒有劃定,地理界標也就無從設立,違法問題的排查整治更是無法開展。

“從總體情況看,相比長江經濟帶11省(市),其他省份的推動力度普遍較低。”翟青說,這反映“部分地區黨委政府主觀上認識不到位,重視程度不足。部分地方還存在‘等、靠、要’思想嚴重,導致啟動晚、整治緩、見效慢。”

翟青說,按計劃,生態環境部今年要開展兩輪專項督查,目前第一輪已結束,發現了不少清單外的問題。下一輪督查,將一並把清單外問題的整改情況作為重點,如果發現這些問題仍沒有實質性進展或不能按期完成,將嚴肅追究責任。

此內容為第一財經原創。未經第一財經授權,不得以任何方式加以使用,包括轉載、摘編、複制或建立鏡像。第一財經將追究侵權者的法律責任。 如需獲得授權請聯系第一財經版權部:
021-22002972或021-22002335;banquan@yicai.com

責編:胥會雲

飲用 水源地 水源 整治 形勢 嚴峻 西山 廣東 進展 問題 多被 點名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66640


ZKIZ Archives @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