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KIZ Archives


水源地整改大限將至,百余“硬茬”仍待解 “不能拿長江開玩笑”

來源: http://www.infzm.com/content/126219

2017年7月14日,在嘉陵江江北水廠取水點上遊約300米處,停靠一艘水上消防躉船,這屬於重慶市被通報的四個問題之一。(楊凱奇/圖)

(本文首發於2017年7月27日《南方周末》)

以中國西南角的雲南普洱市思茅區菁門口水庫為起點,到長江下遊的上海市松江區松浦大橋,近2220公里的範圍里,仍未完成的環保整改問題分布於40個地市,平均每100公里就有5個。

“一些同誌因準備不充分或信息掌握不全,一時回答不清楚,只能籠統回應,甚至出現了矛盾的說法,頭上開始冒汗,覺得‘年底才是完工時限,現在抓這麽緊沒有必要’。”

碧綠色的仁江河沿岸,“您已進入中橋水庫飲用水水源二級保護區”的路牌以內,在周圍居民平房的襯托下,山坡上的遵義醫學院康複醫院特別顯眼。

醫院副院長任光陽清楚地記得,2017年4月25日晚,主要收治老年康複病人的醫院一改往日的寧靜,迎來了環保局的督查。“匯川區環保分局要求我們必須在25日晚11點前關閉汙水處理站的排汙口。那天晚上,我們提前了兩小時完成整改。”

一年多來,因威脅飲用水源地安全而遭遇突擊檢查的,不只是這家醫院。2016年5月起,環保部啟動的“長江經濟帶飲用水水源地環境保護執法專項行動”(以下簡稱“水源地專項行動”)已經涉及長江經濟帶11省份,累計排查上報環境違法問題490個。

根據環保部發布的行動通報,截至6月底,78.2%的問題點完成清理整治,但仍有107個環境違法問題尚未解決——以中國西南角的雲南普洱市思茅區菁門口水庫為起點,到長江下遊的上海市松江區松浦大橋,近2220公里的範圍里,仍未完成整改問題分布於40個地市,平均每100公里就有5個。

長江流域生產總值超過全國的40%,承載了巨大的經濟體量。 一名地方環保系統人士坦言,任務一定要保質保量完成,但地方政府對環保的高度重視是這幾年才開始的,要解決種種歷史遺留問題,需要時間。

2017年底是整改“大限”。40個地方負責人親自表態,各級環保系統加緊動員,整改方案“特事特辦”。從習近平總書記要求的“共抓大保護,不搞大開發”到中央環保督察組,壓力層層傳導至基層,水源地專項行動拉開了長江環保風暴的大幕。

“確保年底前完成整改”

為求得清凈,遵義醫學院康複醫院選址偏僻,不想後來卻被規劃進水源地保護區內。醫院此次被通報的問題是“建有食堂,洗滌中心,為醫院洗滌床單、被套、手術服等”,由於醫療廢水的高度敏感而受到各方關註。

任光陽讓南方周末記者註意那塊堵在醫院排汙口上的大石。“看到了嗎?上面寫著一個大大的紅色‘封’字。”被關閉前,從這個排汙口流出的汙水將流進仁江河,從而匯入遵義人的主要飲用水源地之一:中橋水庫。

遵義醫學院的問題屬於排汙口——在上述通報列出的107個問題中位列第二,南方周末記者統計發現,排名前六的分別為:違法違規建築(28個)、排汙口(27個)、交通穿越(14個)、農業面源(13個)、碼頭(11個)、工業企業(8個)。

這些問題與區域的經濟發展階段相匹配,農業面源問題在西南地區多發,工業企業問題則在江蘇省出現較多。

在長江下遊的南京,通報的3處問題均為夾江上的違法違規建築問題,其中為2014年南京青奧會而建的青奧文化體育公園和夾江步行橋的違規情況最為引人註目。通報顯示,夾江步行橋涉及環評未批先建。

南京市環保局生態處回複南方周末,步行橋環評一直未批,主要是因為步行橋處在城南水廠的一級水源保護區內,“已制定了在步行橋上遊1280米處遷建城南水廠取水口,確保今年年底前,夾江步行橋和青奧文化體育公園處於調整後的水源地一級保護區以外。”

在通報中,浙江是唯一完成清理整治任務的省份。安徽、湖南、湖北三省完成比例分別達97%、86.3%和85.5%;其他7省份任務完成比例在25%-85%之間。

四川是全國遺留問題最多的省份,共計30個。其中四川的9個問題和重慶的4個問題都因“尚未啟動整改”而受到特別點名。

“這4個問題,確實因為多種原因導致進度緩慢。我們已經向環保部書面報告了下一步的工作措施,督促相關責任單位務必完成年度整改任務。”一名重慶環保局人士向南方周末回應。

2017年7月14日,在嘉陵江江北水廠取水點上遊約300米處,停靠著一艘長約30米的水上消防躉船。這艘躉船是通報中重慶市被列出的4個“未啟動整改”問題之一,4個問題均屬“碼頭”類。

按照2016年11月重慶市政府辦公廳印發的《主城區集中式飲用水水源地保護區船舶汙染整治工作任務分解》,這艘船在2016年12月底前就應該被移出江北水廠飲用水源地保護區。

南方周末從相關部門獲得的消息是,2016年未整治完成的整治任務,2017年繼續推進落實。

(梁淑怡/圖)

博弈“誰搬”

水源地保護牽一發而動全身。長江保障了沿江4億人生活和生產用水需求,還通過南水北調惠澤華北、蘇北、山東半島等廣大地區。107個問題中,有82%屬於有固定排放點的汙染源,一旦發生突發事件,勢必威脅居民的飲用水安全。

2011年,長江無錫段窯港取水點上遊一艘貨輪發生苯乙烯泄漏事故,窯港取水點當即暫時停用,無錫、常州、江陰三地都進入高度戒備狀態。窯港取水點也因有工業企業問題被此次通報點名。

根據水汙染防治法,飲用水水源保護區一般劃分為一級和二級保護區。一級保護區禁止新建、改建、擴建與供水設施和保護水源無關的建設項目,已建成的由縣級以上人民政府責令拆除或者關閉。在各級飲用水水源保護區內,都禁止設置排汙口。

水源保護區已經劃定,清理的思路看上去並不複雜,無非是誰該搬走:關停汙染源、搬走建築物,或是取消取水點。

根據南方周末搜索和采訪,大部分的處理方式是汙染源等搬走,為保護區讓位。遵義醫學院康複醫院洗滌中心就已經搬到位於城區的遵義醫學院本部。

雖然也有部分取水口布局已經過時,但取消取水點顯得更為慎重。

“省環保廳對於這類方案非常謹慎。”遵義市環保局宣教中心主任張曄丹告訴南方周末,他們也考慮過一些關閉取水點的方案,但往往難以得到貴州省環保廳的批複。

處於重慶市黃沙溪水廠一級飲用水源地保護區內的建設碼頭,在“誰搬”的博弈中,是留下的那一個。

這是一家老牌兵工碼頭,歷史可以追溯到1938年漢陽兵工廠西遷重慶,2008年經中國兵器裝備集團批準同意改制成立,年吞吐能力可達300萬噸。區政府最終選擇了關閉附近黃沙溪水廠的取水點而非碼頭。

“黃沙溪水廠是一個很小的水廠,只能解決周圍兩萬人級別的供水,在上遊更大的和尚山水廠建成後,政府就考慮把它的取水點關閉,但因為種種原因一直沒有關掉。”重慶建設港務公司副總經理趙陽運稱,由於問題上報環保部,促使區政府下決心在2017年年底前關閉該取水點。

不過,大限將至,搬不動的,來不及搬的,還在做最後的博弈。

搬不動的問題點主要集中在幾個領域:比水源地保護區更早存在的老國企、軍工企業;公用設施,如重慶的消防躉船;問題單位隸屬於另外的系統,如通報提到的重慶東渝水廠保護區內有一艘水文船,該船屬於水利部長江委下設的長江上遊水文局,給地方政府帶來一定的溝通成本。

兩艘船搬不搬,南方周末一開始打聽到的信息居然不統一,從相關部門獲得最新消息是,2艘躉船擬於年內完成搬遷。

遵義醫學院康複醫院位於中橋水庫飲用水水源二級保護區以內,曾因醫療廢水的高度敏感而受到各方關註。目前,醫院洗滌中心已經搬遷。(楊凱奇/圖)

“頭上開始冒汗”

“九龍管水”的序列中,水源地管理屬於環保部門的管轄範圍,但僅靠環保部門一己之力難以完成。

“問題整改涉及方方面面,包括拆遷、征地、規劃選址等等。環保部要求我們遞方案,承諾整改期限,也是知道我們不可能一下子解決所有問題。”張曄丹向南方周末表示。

整改壓力轉嫁給了地方政府,成功案例還被通報表揚。

在“完成全部整改任務”的安徽蕪湖,蕪湖市二水廠因距離中石化油品碼頭不足150米,前後有5任市長致力於消除隱患,但均以失敗告終。環保部就此問題專門致信安徽省、蕪湖市兩級政府,持續跟蹤過問並督促其整改。最終,2017年4月25日,蕪湖市市長帶隊重新選址,交通部門甚至調整了《蕪湖港總體規劃》,終於在中央環保督察組進駐安徽的前兩天,油品碼頭被貼上了封條。

不少碼頭、企業都在劃為水源地保護區之前就已設立,讓先來者搬走是整改的大難題,蕪湖的案例即屬於此類。整改的成本有時也頗為高昂。遵義市海礁硫酸有限公司屬排放危險汙染物企業,為拆除這家企業,遵義市匯川區政府投入了3000萬元。

“大多是一些‘硬骨頭’‘硬茬子’。”2017年7月7日環保部召開的專項行動第五次會議上,環保部副部長翟青強調。這已經是近一個月內的第五次相關會議。

硬骨頭繼續交給了地方政府來啃。

負責整改推進的通常是市負責環保工作的副市長,第五次會議沒有通知長江經濟帶所有地市,僅有未完成整改任務的40地市(區)政府負責人參加,並被要求針對各自工作逐一發言說明情況。

貴州省銅仁市有關負責人以自我批評為匯報開場:“我們感到十分慚愧,一定進一步強化組織安排,確保鷺鷥巖水廠和兩河口水廠整改工作分別於今年7月底、9月底前完成。”遵義市有關負責人則準備充分,對當地存在的問題進行了逐個剖析,拿出解決措施,排好時間節點,保證在年底前完成。

對於問題最多的四川省,7月下旬,翟青專程到四川宜賓、樂山等地調研。

針對調研中翟青的追問,在環保部隨後的新聞通稿中如是描寫:“一些同誌因準備不充分或信息掌握不全,一時回答不清楚,只能籠統回應,甚至出現了矛盾的說法,頭上開始冒汗,覺得‘年底才是完工時限,現在抓這麽緊沒有必要’。”

這樣的細節,罕見於以往的環保部通稿。讓與會者更感壓力的是,翟青還準備請四川省12個城市分管市長共同組建一個微信工作群,專門用於清理整治的溝通。他請12城市分管市長每周五在群里通報進展情況,以“釘釘子精神”推動問題逐一解決。

綠色通道特事特辦

在對各地政府排查整治工作的督查上,環保部采用聯合執法、區域執法、交叉執法等方式,乃至動用了無人機、衛星遙感巡查等高科技手段。“頭上冒汗”的地方政府也將壓力轉給了職能部門。

重慶市已由市政、交通委員會、環保局等不同部門牽頭整改。前述重慶環保局人士記得,最近一個月內,重慶環保局以水源地專項行動為主題的會議就開了4次,相關主城區的政府一把手都要參會。“負責環保工作的重慶副市長陳綠平抓工作很實,一些區(政府)很怕他下來暗訪。”

被要求整改的企業等也感到了進程的加速,此前地方政府與之商議的整改期限也提前了。

“最近環保局每周都會來人檢查,最多的時候一天就來了三次。”遵義醫學院康複醫院一名負責人告訴南方周末。前不久,由遵義市環保宣教中心帶隊,一群記者湧入醫院采訪。

“記者們快到大門口了,我們才反應過來。他們進來以後也不說話,先拿著相機拍我們的汙水處理系統。”為表明態度,醫院在自建的汙水處理廠前立了兩塊展板,密密麻麻的文字詳盡展示了其整改的作為。

遵義精星航天電器公司此次被環保部通報稱為“電鍍企業,有危廢和含重金屬廢水產生,生產廢水經處理達標後外排”。公司的綜合管理部部長柏建平向南方周末表示,“我們現在已經用卡車把生產、生活汙水拉到環保局指定地點進行排放。”

柏建平透露,此前,精星航天電器公司報給區政府的計劃是最快2018年8月份搬遷完畢,但區政府結合中央環保督察要求,把搬遷計劃提前到2017年底。

時間緊迫——距離搬遷截止日不到半年,但精星航天的搬遷推進計劃上顯示,要搬去的新工業園區施工圖設計直到7月10日才剛剛全部完成,後續建設的時限緊湊到按月計,精確到日。

時間,也是黃沙溪取水點關閉方案的難點。取水點關閉後,新的取水管廊建設需要一定周期——在南方周末獲得的一項實施方案里,最遲的底線是2018年6月30日。

但這個“最遲底線”似乎也拖不下去了。為了確保整改在年底前通過環保部的驗收,九龍坡區政府要求區環保局、交委、經信委、發改委等責任單位“要講政治,顧大局”,並做好了兩手準備:為確保如期完成管廊建設,要求區發改委“在工程手續上特事特辦,對項目實行綠色通道管理”。

“對飲用水水源地保護問題,沿江11省市不要心存僥幸,環保部會一抓到底。”在2016年於重慶召開的水源地專項行動現場會上,翟青強調,“不能拿長江開玩笑,不能拿老百姓開玩笑。”

對於長江經濟帶11省份來說,完成水源地的整改僅是個開始。

在2017年7月17日環保部、發改委、水利部剛剛聯合印發的《長江經濟帶生態環境保護規劃》中,制定水環境質量底線管理清單、城鎮汙水處理設施全面達到一級A排放標準、地級及以上城市建成區應實現河面無大面積漂浮物,河岸無垃圾,無違法排汙口……這些僅僅和水相關的任務又有不少,大限也都是2017年底。

水源地 水源 整改 大限 將至 百余 硬茬 仍待 待解 不能 長江 開玩笑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55451

股票掌故 | 香港股票資訊 | 神州股票資訊 | 台股資訊 | 博客好文 | 文庫舊文 | 香港股票資訊 | 第一財經 | 微信公眾號 | Webb哥點將錄 | 港股專區 | 股海挪亞方舟 | 動漫遊戲音樂 | 好歌 | 動漫綜合 | RealBlog | 測試 | 強國 | 潮流潮物 [Fashion board] | 龍鳳大茶樓 | 文章保管庫 | 財經人物 | 智慧 | 世界之大,無奇不有 | 創業 | 股壇維基研發區 | 英文 | 財經書籍 | 期權期指輪天地 | 郊遊遠足 | 站務 | 飲食 | 國際經濟 | 上市公司新聞 | 美股專區 | 書藉及文章分享區 | 娛樂廣場 | 波馬風雲 | 政治民生區 | 財經專業機構 | 識飲色食 | 即市討論區 | 股票專業討論區 | 全球政治經濟社會區 | 建築 | I.T. | 馬後砲膠區之圖表 | 打工仔 | 蘋果專欄 | 雨傘革命 | Louis 先生投資時事分享區 | 地產 |
ZKIZ Archives @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