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KIZ Archives


張宗永﹕不過是階級鬥爭

1 : GS(14)@2016-05-19 02:08:21

http://www.mpfinance.com/htm/fin ... mnist/ed4_ed4a1.htm


【明報專訊】一犬吠日,百犬吠天。特首帶頭起哄,將旺角騷亂定性為暴亂,大部分香港人(包括我自己)都覺得自己是身嬌肉貴的「金叵羅」,厭惡任何影響自己飯碗的事情,自然視示威者為過街老鼠,甚至有「撐警」團體提出取消監警會!激進本土派頓然取代梁班子成為全香港最受人摒棄的政治團體。

提起暴亂,自然令我想起上世紀的「六七反英暴動」。上世紀七十年代,六七暴動雖然已經以建制大勝告終,但左右兩派仍是壁壘分明。我家住在跑馬地,下課後坐電車回家,在終站下車會經過位於成和道和黃泥涌道交界的南洋商業銀行分行,很多時我都會被銀行外面櫥窗的圖片吸引。昔日銀行業務平淡得可以,更沒有推銷什麼理財產品, 《南商》櫥窗的圖片和介紹文章像新華社的多於像銀行,都是一些關於新中國的政經發展,說的都是好話。最常看到的名詞除了「毛主席」之外,首數「階級鬥爭」。

磨耗社會 沒完沒了

那時候,我不明白什麼是階級鬥爭。(一)我性格不喜鬥爭;(二)亦不知何謂階級。活了過半世紀,我開始明白世界上所有的社會運動基本目的都是奪權,是一些have not的人向have的人爭利。如果整個社會在發展中,整個餅一直擴大,每個人都覺得自己有機會參與發展而獲益,便會暫時將這些內部的競爭力量轉化向外。然而,當經濟增長慢慢停下來的時候,又或財產兩極化和製造財富的機會愈來愈少時,have not的人就自然會衝擊這社會。

旺角衝突 長遠利中國民主發展

社會不同階層的互相爭鬥也許是自然定律,但作為行政首長,首要之任務是減輕衝突帶來的損害,如果選擇用大多數人去打少數人,除非你覺得可以一棍到底,令激進反對派永無翻身之日,不然日子一長,沒完沒斷,只會為社會添煩添亂。今天的香港,特區政府先天權力認受性不足,政府硬不是辦法。特首「威而鋼」,也許眼下北京政府會被迫綑綁在一起,但長遠中央一定會視之為負累。

說到底,任何政治運動都是奪權運動,你的看法視乎你身處橋的那一邊,道德只是一個幌子。旺角衝突事件短期肯定對香港有損害,長遠卻會對中國民主進程作出貢獻,畢竟香港向大陸老百姓示範了不同類型的反對派,由無能到激進都有。

[張宗永 翼之聯想]
張宗 宗永 不過 階級 鬥爭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300162

張宗永﹕訪越南 憶當年港收容難民

1 : GS(14)@2016-05-19 02:08:46

http://www.mpfinance.com/htm/fin ... mnist/ed4_ed4a1.htm


【明報專訊】目下全球的政治燙手山芋,非難民問題莫屬。

早前走訪越南胡志明市(前稱西貢),拜會了一批當地僑領。中越文化血緣深厚,早至2000多年前,越南的北部已入秦朝版圖,中國統治越南前後達千年,一直到19世紀末期,阮朝政治敗壞,法國為了控制整個越南,和清朝爆發中法戰爭(1883至85年),清軍戰敗,越南轉歸法國統治。今天,在越南的街道已經很少看到中文字了。

我們的嚮導是一名土生土長的越南人,說得一口流利的普通語和廣東話,他告訴我越南人口內含54個民族,比中國僅少兩個,華裔按官方統計大約是100萬人,佔9000萬總人口約1%。我聽後非常詫異,我以為中越既是鄰邦,在歷史上又有那麼多交流,為什麼華裔比例會那麼低?

1973年越南發生第一次的排華潮,自此之後中越關係時好時壞,最近因為南海問題再次走進低點。當地僑領告訴我,越南報章近日評論對中國政府充滿敵意,華僑在當地亦保持低調。我在胡志明市被安排拜訪一些早年加入革命行列支持越共的華僑,更參觀了他們昔日的秘密基地,負責介紹的耄耋老者,後來也當過人民代表,我們問他對當前中越關係的看法時,他只是支吾以對。

船民問題困擾四分一世紀

返港後,理髮時看到一本舊《明報周刊》(2015年12月15日),封面文章是《重返越南》。當中訪問了很多曾經千辛萬苦要離開越南的華僑和他們的第二代,他們在香港難民營內苦無出路,最後唯有選擇「自願遣返」,當中大部分都重新投入越南社會,在各自的領域事業有成。然而有一個共通點,是他們大都不願意提起當年的事。

越戰於1955年爆發,1975年4月30日西貢被北越軍隊攻佔,1975年5月4日,丹麥註冊貨輪長春號載着首批3743名越南難民進入香港,他們後來全數獲得收容。1979年7月,英國政府在日內瓦簽署一項關於處理越南難民問題的國際公約,將香港列為「第一收容港」,自此,從越南出逃的難民,會先由香港接收,再向西方國家申請收留。

從船民身上 港人應看到自身幸福

1987年,不少逃到中國的越南難民因為誤信香港特赦而大量闖入香港,1988年6月,港府實施甄別政策,把非政治難民定義為非法入境者,會被遣返越南,踏入1990年代,港府進行有秩序遣返,但接受「自願遣返」的船民甚少,期間難民營曾發生多次衝突,香港回歸中國後,特區政府於1998年取消第一收容港政策。

1975年至2005年,香港總共收容了超過20萬名滯港越南人,其中143,714名難民獲外國收容,6.7萬多名船民被遣返。30年來,有1385名難民獲准在香港居留。英國政府令香港成為「第一收容港」,把照顧難民的責任推給香港,令港府非常吃力。人生的際遇實在很難說,比起這些曾經顛沛流離的人球,我們這一輩的香港人,生活實在太幸福了。

[張宗永 翼之聯想]
張宗 宗永 越南 當年 收容 難民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300163

張宗永﹕香港不再是「金融麥加」

1 : GS(14)@2016-05-19 02:09:03

http://www.mpfinance.com/htm/fin ... mnist/ed4_ed4a1.htm


【明報專訊】香港曾經是大陸同胞眼中的「金融麥加」,俱往矣!

貿易發展局主辦為期兩日的「亞洲金融論壇」上月中圓滿結幕。論壇演講嘉賓,粒粒皆星,包括美國聯邦儲備局前主席伯南克。我因為事忙,只能夠選擇一些切身題材的環節參加。最近幾年參加論壇的內地來賓愈來愈多,大會準備了一大型印有論壇標誌的背景板,很多外地入場的,都會在這背景前攝影留念,對他們來說,有機會參加在香港舉辦的金融盛事,是值得紀念的。但坦白說,雖然貿發局辦事能力強,每年論壇台上嘉賓陣容鼎盛,但台下觀眾已經愈來愈平民化,很多本地金融才俊,忙於抓真銀,論壇的交際作用,對他們來說已經愈來愈低。

香港對於內地人 不再是遙不可及

今天中環鬧市,滿佈內地金融精英,他們以各種身分在香港生活;有些是外資投行的海外僱員,有些是通過專才計劃移民本港,有些是在香港唸大學,畢業後留港發展。香港這個城市對他們來說,已經不再是遙不可及。

人固是如此,企業亦是一樣。IFC水牌染紅已經是舊事,內地金融機構進駐香港,最早是商業銀行和他們附屬的證券公司,一般是以「XXX國際」冠名,接踵而來是證券行和資產管理公司,近期也有一些國有企業(包括地方政府的窗口公司)和民營企業公司計劃在香港開展金融業務,後者包括一些在內地從事互聯網業務的。

紅籌金融機構最先在香港開業,主要是服務內地客戶和在國際市場取經,也有一些是曲線以海外身分重返內地,申請牌照經營國內金融業務。中國金融業迄今仍然是分業經營,像商業銀行不可以經營證券業務。另方面政府的保護主義卻令一些不思進取的牌照擁有者(不論是銀行、證券、保險、資產管理、信託……)賺取暴利,一些具野心卻苦無牌照門路的,就退而求其次從海外着手。

北方資本南下 有機亦有危

內地互聯網金融近年在發展可以說是都在浪尖上,這些經營者習慣了內地經濟的野蠻生長,一旦跑到香港來,想法創新,敢於冒險,令我們這批在香港執業多年奉證監守則為圭臬的本土派臉青兼臉紅。北方資本南下,對香港而言,有機亦有危。

機者:(一)本地金融牌照有價;(二)香港可成為金融產品製造商,為富起來的大陸同胞服務;(三)中國資金跑出去,香港既是跳板亦是導航,直接或間接促進香港服務行業。

危者:(一)香港的監管制度會受到挑戰;(二)純本地券商進一步被邊緣化,最令人擔心的是本地從業員如果沒有國際和大陸關係,很難競爭。

政治上我支持河水不犯井水,香港和內地的經濟發達程度和公民質素都不一樣,沒有必要採同樣的政治制度;但經濟上,香港是一自由港,容許外國資金自由進出,又豈能單獨歧視祖國資本(我倒是支持限奶令,此事另文再述)。

宋朝是一個中華文化發展到巔峰的朝代,但國力上卻飽受北邊外族的侵略,後者的文化水平可能遠遠比前者低,但卻充滿生命力和進取心,今日如果我們不積極面對改變,歷史已經寫在牆上。

[張宗永 翼之聯想]
張宗 宗永 香港 不再 金融 麥加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300164

張宗永﹕公正傳媒 讀者有責

1 : GS(14)@2016-05-19 02:10:16

http://www.mpfinance.com/htm/fin ... mnist/ed4_ed4a1.htm


【明報專訊】《明報》執總被裁,員工和不少專欄作家反應甚大。安裕的文章我常讀,但真是孤陋寡聞,事發後才知道安裕是姜國元先生的筆名(亦證明自己的喜好,不以名氣職位為依歸)。

傳媒高層離職,永遠惹來猜測。 下筆寫這篇前,我沒有跟我的傳媒朋友討論(不敢叨光,我其實不算是傳媒人,只是很多年前在報社裏全職工作6個月,認識了一些好朋友,一直交往至今)。雖然他們都很接近「廚房」,應該知道廚房裏發生什麼事,但我更相信他們是有立場的。

公正的媒體是社會之福,但當中有多少是傳媒老闆的責任?

富豪看媒體 各有各盤算

馬雲去年底收購了《南華早報》,馬老闆追求內容,當然是做生意。張老闆投資《明報》多年,整個紙媒產業即使加上馬來西亞的報紙,只是張老闆身家的零頭而已。但論社會影響力,能夠擁有一份號稱香港有公信力的報紙,自然在國家領導人眼中也舉足輕重。

富豪看媒體,有人視之為投資,或視之為收藏,亦有人視之為惹火尤物,碰不得。 很多年前,曾經替香港一份不賺錢的老牌財經報紙尋買家,跟一些本地「大孖沙」接觸過,很多的反應都是:「錢不是問題,但太敏感了。」 聞說李二公子買《信報》,父親大人也曾經勸他放棄。

品牌是值錢的,不然《華盛頓郵報》(2013年賣給亞馬遜的創辦人貝索斯)和《南華早報》就不會賣得那麼好的價錢。 但維持報紙的品牌,靠的是人才,所以理論上單從商業考慮,好的編輯和生意人老闆利益是一致的。問題是當老闆最着緊的不是錢(或不單止是錢的時候),員工的熱情就有可能變了負資產。

老闆用真金白銀做生意,是否同時也擔負社會責任(紙媒跟電視台不同,沒有受政府監管),縱使法律上沒有要求?再者,如何實踐社會責任?社會責任又跟政治立場有沒有關係?總不成只有泛民才代表社會公義吧(雖然我是泛民和佔中的支持者)。理論上,政治立場和具公信力的新聞沒有衝突。我期待《大公報》有一天成為香港最具公信力的報紙。

讀者享受嗟來之食 對傳媒乏支持

擁有一個公正的媒體,不單是傳媒老闆的責任,更是讀者的責任。大家都說要不偏不倚,要真實客觀,大部分讀者卻是在享受嗟來之食,何曾付出代價?很多讀者甚至連動腦筋都不願意,更遑論用金錢或行動來支持傳媒。我們用最懶惰的方法從媒體上攝取sensation,我們何曾認真地思考問題的多面性?

從現實看,要令媒體的中立性和私人老闆的荷包脫鈎,現行的制度有幾個可能性:

(一)政府出錢 : 如香港電台、美國的PBS,當然有建制派會認為「狗咬主人」是大逆不道;

(二)眾籌:民間出錢集腋成裘,像維基(Wikipedia);

(三)設立獨立信託組織,主編任免必須得到信託人的同意。

是時候我們為香港媒體的未來動動腦筋。旗幟鮮明並不難,不以情奪理才考真工夫,這是姜先生的文風。再讀書架上的《安裕周記》,一句 : 文章乾淨。

[張宗永 翼之聯想]
張宗 宗永 公正 傳媒 讀者 有責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300165

張宗永﹕理想商業社會 殼應該不值錢

1 : GS(14)@2016-07-08 07:58:51

【明報專訊】香港的聯交所近日飽受壓力要出手阻止「啤殼」活動,其實,殼價飈升這是香港金融市場染紅的另一例子。大陸市場的一個怪現象就是牌照有價,由於長時間金融市場都是以監管為主導,政府容許你做什麼,你就擁有這生意的渠道。而其他沒有牌照的人,需要借用你的渠道來做生意,就要付出昂貴渠道費。銀行如是、證券公司如是,上市公司身分也如是。

A股怪現象多 殼價長期高企

如果我們將這個問題聚焦在A股,就會發現有幾個怪現象﹕

(一)大陸股市借殼成風,在西方市場,通過退市重組併購來優化股權是最自然不過的事。大部分好的企業由於自身具備上市條件,很少會花錢借殼上市。

(二) 說香港的主板殼價六七億高嗎?滬深的殼價是動輒以10億計。由於殼價有市,爛得透的ST上市公司都成了買殼的目標,永遠有些股壇釘子戶在死守,股價跌不下去。

(三) 長久以來,政府都盲目相信市場價格和股票量的供求有直接的關係,每當股價偏軟時,冀望利用減少新股上市來支持股價。這當然是一廂情願的想法。由於IPO候車時間很長,形成很多業務符合上市標準的公司,退而求其次借殼上市。

(四) 上市公司的身分是一種光環,很多地方政府都視擁有上市公司企業為政績,之前新三板火熱,上市費用不過是區區的二三百萬,但很多地方政府都願意負擔一半的費用,主要是希望在成績表上多一兩家上市企業。

(五) 大盤股價被低估,反而低價股偏高,這和國際市場是剛剛相反的。很多人覺得與其花時間做基本研究,不如花時間去找重組股。

殼為什麼那麼貴?貴是因為上市難;上市為什麼那麼難?難是因為政府要保障小投資者!但政府最後往往好心做壞事。

以為保障小投資者 政府好心做壞事

政府控制上市渠道,一是偏重審批,一是偏重披露。兩端之間有很多種組合。美國行的是註冊制,大陸目前行的是審批制,香港行的是半審批半註冊。大陸股市談註冊制談了很多年,市場現在還有800多隻待上市公司,有人擔心如果真的盲目推行註冊制,排隊的公司通過註冊制洶湧上市,衝擊市場。

在理想的商業社會中,殼是應該不值錢的,任何公司如果有興趣掛牌,都可以掛牌。公司只需將財務狀况和經營前景準確地反映給小投資者。如果這公司本身是壞蘋果,上市之後,亦無可能達到融資的目標,他們也不會願意付出一個昂貴的殼價。上市和退市都應該能夠做到暢通無阻,有些上市公司覺得估值被長期低估,要打退堂鼓亦是理所當然的。

世界當然沒有那麼理想,所以監管者覺得要保護小投資者,但監管真的保護到投資者嗎?還是製造了很多「尋租者」? 監管成本高而效率低。如果政府真是很擔心小市民受騙,並且得到社會大部分人的支持,監管者可以將上市的條件定很高,但很清晰,不達標就不准上市,沒有例外。其他就靠風險披露,將選擇權交回投資者手中。當然有人會抱怨,這樣香港會少了很多上市公司、少了很多投行僱員。

[張宗永 翼之聯想]


來源: http://www.mpfinance.com/fin/dai ... 9763&issue=20160707
張宗 宗永 理想 商業 社會 應該 值錢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302764

張宗永﹕買任天堂蝕10年

1 : GS(14)@2016-08-05 08:06:48

【明報專訊】我在東京街頭,太太在購物,閒極無聊,下載Pokémon GO,斷斷續續玩了三天才捉了一打小精靈,現在是第三級的初哥。坦白說,我覺得這遊戲沒什麼玩頭,只是看見我家大男孩那麼着迷,想研究一下它的商機。玩了兩三天,一個50出頭的人跟90後的小伙子對遊戲的感覺截然不同。

首先,所謂的AR(Augmented Reality)其實粗糙得很,只是遊戲利用手機定位,按地點和時間釋放出精靈,並且列出一些附近建築物和景點(作為精靈球補給站),而捕捉精靈時,會利用手機拍攝現場實境,拼上虛擬的精靈,但程式並沒有全方位複製周遭的真實環境。

Pokémon香港譯作小精靈,台灣和大陸譯作神奇寶貝,星馬取其原意Pocket Monster稱它為袋魔,我覺得這譯名倒是信達兼顧。任天堂在1996年推出Pokémon,最先是為其掌上遊戲機Game Boy設計的。後來因為受歡迎,發展成為跨媒體產品,包括漫畫書、電視片集、電影、閃卡和最新的手遊。

Pokémon帶着整整一代的集體記憶。遊戲概念其實跟大家小時候玩的很多包括自創遊戲很相似,就是通過搜集、訓練和交換,建立一隊「軍隊」和對手較量,軍隊可以是野外捕獲的小蜘蛛、波子,又或「扭旗桿」裏的棋子。Pokémon玩家捕獲、收集和培育過百種怪獸,這些怪獸通過作戰來提升和進化。原創者田尻智是和平主義者,所以Pokémon打鬥是不會流血或死亡,只會暈倒。

賣廣告才是Pokémon GO真正商機

Pokémon GO推出之後,成了全球史上下載率最高的手遊,任天堂的股價在推出兩周內翻了超過一倍,巿值超越了Sony,並且創了東京股市單日個股最高成交量的紀錄。雖然有人覺得任天堂股價暴升只是曇花一現,但不要小覷手遊市場,它是迄今為止互聯網業務中最直接和最容易看到成效的商業模式。

雖然我並不覺得Pokémon GO遊戲特別吸引,但有一點我覺得是商機無限的,就是利用這些小精靈將人群引到一個你想大家去的地方,對當地的商戶來說,還有比這些更有效的廣告嗎?比起街頭派傳單和在各大媒體賣廣告,可能來得更直接和有效,這才是未來真正的商機。聽聞已經有商戶接觸Pokémon GO的開發商Niantic,要將自己的店放在地圖上。

07年Wii熱賣 逾5萬日圓買任天堂

我也持有任天堂的股票,但到了今天,仍然在虧錢。話說2007年暑假,我舉家往紐約旅行,孩子們鬧着要往洛克菲勒中心的任天堂陳列室參觀,那時Wii正在熱賣,兒子家喬試玩後好不雀躍,返回酒店仍念念不忘,跟媽媽說要買這遊戲機。我參考股神巴菲特的價值投資方法,覺得機不可失,決定買入這股票,那陣子大約是5萬多日圓,我甚至說服家喬將他部分的零用錢投資在這股票上,告訴他如果投資成功,他便可以買更多的遊戲機。

任天堂的股價之後持續上升了3個多月,其間家喬不時問我股票的表現如何,我覺得他很煩,便將他名下那超小量的股票在6萬多日圓的時候賣掉,賺了一點小錢。之後股價繼續上升,我還被他埋怨過。任天堂的股價在2007年11月見72,100日圓之後,便拾級而下,最低曾見8,110多日圓。我手上剩下的一點點股票一直沒有止蝕,直到今天。Pokémon GO全球大熱,但我的任天堂股價仍未回到家鄉。

[張宗永 翼之聯想]


來源: http://www.mpfinance.com/fin/dai ... 5613&issue=20160804
張宗 宗永 任天堂 10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304341

張宗永﹕三分總比兩極好 駁穆迪予港負面預測

1 : GS(14)@2016-09-15 08:08:04

【明報專訊】國際評級機構穆迪因為激進派入立法會,擔心特區政府管治能力進一步下降,對香港經濟前景發出警號。

首先,大家不要會錯意,評級機構其實不是經濟研究中心,他們的主業是為發債體評級。怎樣評級,主要是發債體的財務資料,對比評級機構擁有的龐大數據庫,從而算出這發債體違約機會率。這基本上是一個數據配對的工作。當然,一直以來他們對不少國家和發債體的經濟發表意見,但他們從來不是以一個預測者而見稱,提出的都是倒後鏡中的大路的意見。今次亦不例外。

新一屆激進派再發揮空間小

再者, 是否新的議員行動上會比舊的更激進?難說!毓民和「大嚿」都是製造戲劇效果的高手,議事規則容許做的事,上屆激進派已經做得八八九九,再「發揮」的空間不大。

從政治光譜看,有說立會現在是三分天下: 建制、傳統泛民和本土派。果真如此,傳統泛民倒成了建制爭取的對象,如果和建制合作,在某些事情,尤其是與民生有關的,成了大多數,這未必是壞事。

很不幸,「拉布」已為成香港經濟停滯不前的最佳藉口,但這真是香港經濟問題的全部嗎?我們要問:政府是否有能力避重就輕,先通過一些不具爭議的問題?假設政府有全權分配資源,政府的政策又是否萬應良藥?香港過去的成功,是仰賴民間智慧多於政府思維。什麼時候我們開始都完全推倒昨日的我?

追求民主可活躍創造力

政治爭拗是否會影響經濟發展?世事無絕對,在經濟發展初期,一言堂的強勢領導的確是可以提高效率。

但當經濟發展到某個成熟度,人民富足了,追求的東西不同,簡單說:「沒有那麼易管」,這是自然定律,誰也得接受,到了這階段便要追求民主氣氛下的活躍創造力。

一個很好的例子供大家參考:以色列的政治制度是極度碎片化,120席的國會議席中有15個政黨,加上過去曾經成立過的政黨,加起來超過100家!然而,這樣並沒有窒息它在創新科技上的成就。近年中國很多商人都積極與以色列的start-up合作,由於以色列的本土市場小,他們研發出來的科技很多時候都很難靠國內市場創值,所以需要和一些擁有龐大市場的國家合作,中國自然是首選。

好領導能夠大害化小害

我同意政治爭拗是香港社會的負累,但面對新的一國兩制客觀政經環境;中港相對經濟地位的改變和年青一代在富裕的環境成長下的渴求,香港擁有的真正選擇其實不多,好的領導能夠大害化小害,壞的領導就會小瑕變大疵。

[張宗永 翼之聯想]


來源: http://www.mpfinance.com/fin/dai ... 9328&issue=20160915
張宗 宗永 三分 總比 兩極 穆迪 予港 負面 預測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309109

張宗永﹕學校該如何教中史

1 : GS(14)@2016-09-29 07:52:35

【明報專訊】港獨原先只是一偽命題,現在變得有點弄假成真。不少人提出如果要解決港獨,年輕一代必須多唸中國歷史;但香港中學不知從何時開始,中史已經變成可讀可不讀的選修科。

讀中史可遏港獨?

我唸中學會考是在上世紀七十年代,那時候中史在我的學校是必修科,我本性不喜歡背誦,所以枯燥無味的中史對我來說是負累。今天,我記得國史老師說過印象最深刻的一句話是「貴妃之乳為祿山之爪所傷」。想不到很多年之後,看歷史書成為了我一個重要的消閒活動。

當年香港殖民地教育官員制訂的中史課程,非常苦澀和枯燥,寫朝代的興亡都是重複又重複,人物亦非常表面化,完全沒有啟發性。今天如果我來重訂中史課程,有幾件事情必須修正﹕

加地理時間坐標 讓歷史更立體

(一)加入地理坐標,今天大陸已經開放,年輕人有很多機會往內地旅行,在我那個年代,讀中史是完全沒有地理概念的,因為連深圳河都未有機會跨過,大江南北只是想像,覺得上海人已經是北佬。很多年之後,踏足蘇杭才明白什麼是江南春色。今天一個普通的中學生已經可以走遍書本上的中國歷史名勝——萬里長城、絲綢之路、不同朝代的古都,都可以輕易踏足的;

(二)除了空間之外,另一個同樣重要的坐標就是時間。中國3000年的歷史如果像一幅流水布般道出來,不明白世界其他地方在同一時間發生什麼事情, 看歷史便欠了一種縱度。宋代是中國文化的高峰期,到了晚清卻淪為被列強蹂躪,明清兩代的閉關政策令中國付出了沉重的代價。西方這時候在做什麼?法國大革命時,中國又是在做什麼的?工業革命時,中國又是在做什麼的?歐洲新教興起時,中國又是在做什麼的?這些時間坐標有助學生們理解歷史的真相;

提升批判能力 當權者不願見到

(三)最後,我認為歷史不是用來唸的,歷史是用來辯論,但這是所有統治者——由當年殖民地政府到今天共產黨,最害怕的。因為對歷史的辯論,一方面固可以令我們從不同的角度去了解和批判歷史事件和有關人物,很自然這便會挑戰統治者希望我們相信的一統和單純的政治正確思想。年輕人如果持批判的角度去看一些我們國家的真實歷史,對偉大祖國的感覺不一定是當權者願意看到的,但自我批判能力卻是每一個偉大民族必須具備的。

[張宗永 翼之聯想]


來源: http://www.mpfinance.com/fin/dai ... 0935&issue=20160929
張宗 宗永 學校 如何 教中 中史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310486

張宗永﹕狂人政治充斥全球

1 : GS(14)@2016-10-13 07:45:19

【明報專訊】商界閱讀政治事件往往流於一廂情願。英國脫歐,如果你根據事前民意調查,又怎會是黑天鵝事件呢?當我們習慣用市盈率去看事情時,很容易便忽略了很多人性因素,忘記了其實社會是由不同的階層組成,每個階層所面對的問題和享受到的福利有很大的分別,自然對政客也有截然不同的反應。一人一票的結果和經濟課本的理性分析往往迥異。

一人一票結果與理性分析往往迥異

美國總統大選已經進入直路爭持階段,特朗普被翻歧視女性的舊帳後,依然故我,仗的是共和黨極右派的白人鐵票支持,我老覺得此君甫開始便不是全心全意競逐總統之位,他心裏最着緊的是推銷自己。 能夠入主白宮當然是蛋糕上面的糖霜,也有助於將來出自傳賣書。但是不論這次的競選結果如何,特朗普肯定比起他參選之前,是一個更值錢的品牌。

一直以來,兩黨政治的好處是驅逐一些比較極端的政客,因為太極端,很容易失去過半數的支持,鐵票即使佔49%也成不了事。特朗普競選之路走到今天令很多人跌眼鏡,但生米已經半熟,投資界又應該如何看待這一次的美國大選呢?老油條希拉里和狂人特朗普,哪一個更利中美關係呢?如果我們從中國的立場看,有很多人相信希拉里心底裏可能比特朗普更加反共。

對政局無信心 資金自會流走

衙門是鐵,政客是流水,但資金是會用腿走路的。 朋友E君是菲律賓華僑的富二代,最近他家族決定將資金投放重點從菲律賓轉到美國,他也因此會移居美國,原因是對新總統杜特爾特沒有信心。 杜特爾特上台後,覺得馬尼拉不利他,很多重要會議都改在他的祖家達沃省(Daovo)舉行。 由馬尼拉坐飛機到達沃要近2個小時,再加上杜特爾特不喜歡早起,很晚才辦公,所以整個行政體系的工作效率變得非常散漫。

然而,大家不要以為杜特爾特的狂人作風會惹人民反感,曾經詛咒奧巴馬下地獄的杜特爾特,民意支持度高逾九成。 有四分之一華人血統的他最近遠美而親中,小國菲律賓一下子改變了南太平洋的政治版圖形勢。 杜特爾特的鐵腕手法無可避免侵犯了包括軍方在內的國內利益集團。 馬尼拉最近有人擔心菲律賓會出現政變。 過去,東南亞國家出現政變是平常事,冷戰期間,很多政變都有美蘇,甚至中國的身影。 還記得上世紀六十年代南越的吳廷琰總統嗎?我覺得時代是進步了,就算是全球超級大國亦被迫學懂尊重小國權利,但菲律賓軍人一直是制度裏面的尋租者,這風險不可以全面抹殺。

套用我朋友李寧的公司標語「一切皆有可能」!

[張宗永 翼之聯想]


來源: http://www.mpfinance.com/fin/dai ... 3556&issue=20161013
張宗 宗永 狂人 政治 充斥 全球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311749

張宗永﹕體驗辦學苦與樂

1 : GS(14)@2016-11-10 07:42:55

【明報專訊】近日有擬辦國際學校的機構因為偷步收取招生費用被教育局警告。 維也納兒童合唱團(Vienna Boys Choir, VBC)計劃在海外成立第一家國際學校。我是辦學基金會董事,參與前期籌辦活動,因此對創辦國際學校的苦樂有第一身體驗。

子女找不到學位 跨國企業撤離港

香港缺乏國際學校學位並不是新聞,不少跨國公司包括我認識的一些基金公司都因為高管子女找不到學位而將總部轉移至新加坡。政府一直關注這個問題,我們創辦基金亦得到政務司長林鄭月娥的支持。啟動酒會是在山頂的政務司官邸舉行的,社會反應亦非常之好。

維也納兒童合唱團絕對是一名牌,問題是我們想辦一所什麼類型的學校?當初我們坐下來談這事時,目標是建立一所非謀利的國際學校。我雖然是音樂盲,參觀了VBC在維也納的學校,加上近距離接觸過合唱團的學生,感受到音樂的確能夠帶給小朋友愉快成長,關鍵是學習音樂不是為了考取某一張文憑或得達到某一個級別,而是將它融入生活和教育,真正做到中國古代所謂的六藝,我真的希望香港不同階層背景的小孩子能夠享受到音樂的樂趣。

籌款離不開4渠道

辦學需要籌款,尤其是當你想辦的是一家非謀利學校。開辦資金來源不離﹕

1. 政府資助;

2. 本地慈善團體贊助和與辦學團體合作;

3. 用未來盈利來吸引商業投資者;

4. 發行債券。

申請政府資助第一個需要解決的是定位﹕國際或不國際。在香港政府眼中,合資格申請的國際學校,學生中必須有70%是持有外國護照。那麼你便可以按國際學校的標準要求政府撥地和提供贊助建校經費,成功例子包括哈羅香港國際學校,政府的資助解決了大部分的資本開支。

另一途徑是向本地慈善團體募捐,我們接觸過一些香港著名的慈善團體例如香港賽馬會,他們捐錢的目標主要是本地的弱勢社群,家境相對富裕的海外學生不是她們的輔助對象。後來我們提出的折衝方法是希望慈善團體能夠認購一些學位,然後通過他們的資助標準去招納本地學生入讀,但這一來,我們便可能不符合政府的國際學校標準。

覓地既困難又複雜

此外,土地是開辦費用的主要負擔,減輕土地成本的一種途徑是與本地辦學團體合作,其實香港有很多空置的土地和校舍,近年香港出生率下降,中小學頻頻殺校,包括教會在內的很多辦學團體手頭上都有一些空置的校舍,我們亦在探討中。但香港的土地用途非常複雜,很多契約是源自上世紀初,需要重新整理並引入新的辦學團體。舊校舍遇到的另一個問題是配套例如防火或無障礙出入等,可能不符合今天的標準,改建時要多費一些成本。

如果純從商業的角度,辦國際學校不一定是一盤很賺錢的生意,尤其是提供高年級IB課程的,成本高,加上赴海外升學的學生,營運的財政壓力不輕。當然如果我們放棄非謀利的角度,那麼融資便輕易很多,尤其可以借助發行債券。按報章的報道,那所位於屯門籌辦中的國際學校雖然仍未拿到牌照和確實校址,但計劃出售的個人名義債券叫價便高近200萬元。雖然如此,很多家長為了爭取子女入讀國際學校都非常樂於認購這些債券。而且,銀行會按學校的債券計劃為項目提供前期貸款。

籌辦活動開啟至今已經一年多,諸事繁瑣,有高潮有低潮,然而我仍是很享受這個過程。我跟團隊的同事說﹕「做了那麼多年投行,我完全明白要感動人家的荷包是一點都不容易的事。」我公司的日本籍合伙人創辦了日本第一所國際學校,他告訴我興學是漫長的工程,但當中的滿足感也很大。在此,我想借機會多謝我的合作團隊。

[張宗永 翼之聯想]


來源: http://www.mpfinance.com/fin/dai ... 6626&issue=20161110
張宗 宗永 體驗 辦學 苦與 與樂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314772

張宗永﹕音速借錢 光速花錢

1 : GS(14)@2017-01-05 08:11:52

【明報專訊】這期中國金融圈的大新聞要算是樂視資金短缺。樂視起家的是樂視網,大陸最早的付費視頻, 在版權費還未有被百度等互聯網龍頭搶高之前,樂視收集了大量的版權。很多香港人認識樂視是因它曾經以超過4億美元投得英超轉播權,然後轉賣給now。樂視累積了310項的賽事版權,是全球擁有最多賽事資源的媒體公司。

樂視網近5年利潤平均增53%

今年11月初,有報道稱樂視拖欠供應商過億元貸款,並且有人到北京樂視總部大樓示威,市場傳出樂視資金斷裂。近年發展迅速的樂視集團主要業務有7個板塊,包括影視、手機、體育、互聯網金融、汽車、雲端業務和電視機生產,其中影視、電視和雲都屬於在深圳上市的樂視網(深:300104),2010年上市6年的樂視網已連續9年的保持盈利,近5年的利潤平均增幅在53%以上,是集團的一個主要集資平台。

樂視老闆賈躍亭,1973年出生,是山西臨汾人。賈躍亭很年輕便喜歡創業,沾手的行業很雜,包括印刷、鋼材、教育、運輸和餐飲。1998年,賈躍亭在一個飯局上接觸到通訊科技。同年,創立優酷網的古永鏘還在北京國際飯店和張朝陽喝茶討論是否加入搜狐。當時馬雲已經歷兩次創業失敗,與團隊登上長城抱頭痛哭。2003年,30歲的賈躍亭隻身從山西太原跑到北京。

樂視整個生意佈局是首先利用「半送半買」的硬件(例如電視機)走進客戶的門口,多樣化的內容是「嗎啡」,上了癮的群眾便是企業的長期資產。樂視由網上內容供應商躍身成為產品製造商,先是電視,其次是手機,接着造電動汽車。樂視在美國加洲收購了一家電動車製造商。樂視電視機頂着互聯網電視的光環承勢而出,而智能手機市場已經飽和,電動車則更有可能是一個無底深潭。

中國企業家本業有成 「商業之神」上身

業務擴展無錢不行,集團近年累積籌了近725億元人民幣,分別是通過上市公司平台融資、銀行借款、大股東家族股權質押和VC/PE的錢,但樂視給人的印象仍是「音速借錢、光速燒錢」。資金緊張之餘,不少債權人亦非常關注集團內部的債務往來,不久以前,公司仍然是賈躍亭一人說了算,5000元人民幣的報銷都要賈親自批核。

中國企業家做生意之勇,我有第一身體驗。我們這些做融資工作的人常常接觸很多創業家,他們本業做得很出色,但很快便會「商業之神」上身,轉行做其他賺快錢的業務,例如房地產。所以作為投資方,我心裏常常會問,坐在我對面的這位老闆在若干年之後,仍然會經營我現在投資或借錢的業務嗎?

[張宗永 翼之聯想]


來源: http://www.mpfinance.com/fin/dai ... 4433&issue=20170105
張宗 宗永 音速 借錢 光速 花錢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321425

張宗永﹕Tesla的兩條生命線

1 : GS(14)@2017-03-03 00:43:27

【明報專訊】我有很多朋友都是Tesla電動車的粉絲,雖然車有很多小毛病、手工亦有改善空間,但大部分朋友仍都非常享受Tesla車主身分。毋庸置疑,Tesla在經營品牌方面是有一手的,香港是全世界人均擁有Tesla數量最高的城市,除了品牌定位成功之外,特區政府早年免徵入口稅加上Tesla答應3年七折回購,帶來很大經濟誘因。很多Tesla車主都屬於資產高收入人士,然而,Tesla陳列室卻往往設在一些毫不起眼的地區,例如上環和荃灣。Tesla在美國堅持不在陳列室內做交易,客戶要在網上下單,這種直銷方法有異於其他傳統汽車銷售商,但亦令它的毛利達20%以上,遠高於同行。

毛利逾兩成 遠勝同業

汽車製造業自1908年福特推出Model T開始,至今天已經很成熟。日本汽車在上世紀70年代崛起,更將製造工序發展到淋漓盡致,可靠性極高。然而,這般的品質水平,是車商積累多年經驗的成果。Tesla在汽車生產方面並沒有優勢,他的強項是電池技術。Tesla外形養眼,然而造工細節上,比不上其他大型汽車製造商。但這些在很多消費者眼中都不重要。消費者欣賞的是他的「另類」。曾經有市場分析員說,Tesla的成功和蘋果(或我們的梁特首)一樣,在於製造敵我矛盾﹕Tesla對抗傳統燃油汽車,是大衛與巨人之戰,一如早期蘋果對抗微軟。

Tesla成功製造矛盾 消費者欣賞

Tesla去年11月用換股形式以26億美元(下同)收購了全美最大光伏配套供應商Solar City。Solar City替商廈和住宅設計和安裝光伏電板,甚至提供貨款,顧客可以選擇一次過付清所有費用,或是利用省了的電費和政府資助來分期付款。但是客戶要回本,很多時都需要10年之久。相對起其他先進國家,美國政府一向對全球暖化抱懷疑態度,奧巴馬當政時,他比較支持環保,但特朗普上場後,任用石油公司高層和保守派財閥,環保行業短期前景不大樂觀。

今年2月,Tesla將公司的名稱從Tesla Motors改為Tesla Inc,以突顯Tesla不再是汽車公司而是再生能源公司。然而,電動車可以是很性感的生意,再生能源公司要在消費者心目中建立地位,便沒有那麼容易了。

每季燒10億美元 或捱不過夏天

Tesla收購Solar City是全球太陽能產業史上最龐大的併購,亦為Tesla成為再生能源公司跨進一大步。但是,財政上,Solar City卻為立足未穩的Tesla帶來沉重的負擔。Solar City雖然帳面賺錢,但現金流卻是負數,再加上Tesla大規模生產新型號Model 3,花費巨大,Tesla現在每季燒錢10億美元,雖然公司上次公布擁有現金30億多美元,創辦人兼總裁馬斯克(Elon Musk)也承認,以目前燒錢的速度,如果沒有新的資金,Tesla可能捱不過這個夏天。雖然有些大行將公司評級由買入轉為觀望,但股價尚算企穩,可能市場仍然相信公司的融資能力。

所有創新科技公司的成長。永遠有兩條生命線﹕一條是業務,另一條是融資。

[張宗永 翼之聯想]


來源: http://www.mpfinance.com/fin/dai ... 9664&issue=20170302
張宗 宗永 Tesla 的兩 兩條 生命線 生命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327219

張宗永﹕柯P的謾罵

1 : GS(14)@2017-04-13 22:33:49

【明報專訊】上周旅次台北,閱4月10日台灣《中國時報》頭版「柯P左右開弓,批港沒靈魂,訕星鳥籠金絲雀」,事緣台北市長柯文哲4月9日出席活動演講時,再次批評「香港連自由的靈魂也沒有了」。他並且提到日前出訪東南亞,「各國都對台灣的民主自由羨慕到流口水。泰國政變3年多了,還沒有選舉;馬來西亞華人和馬來人衝突;印度的印度教和伊斯蘭教的無法融合;新加坡就更不用講了,像是住在鳥籠裏的金絲雀」。 柯市長的一番話無疑帶着政治秀味道。

縮小版日本 通脹低重服務

很多香港人都欣賞寶島這杯茶,縱使台灣這幾年的經濟增長落後於其他亞洲四小龍的新加坡和香港。 但朝好的方面看,台灣社會卻有一種亢奮之後的平靜。作家陳冠中在香港、台北、上海和北京都居停過,最欣賞的是台北的社區生活。小區裏既有人住的地方,亦有商業和零售生意。香港本來經濟已經進入成熟期,市民開始找尋經濟以外的生活質素;然而因為北水湧入,將每一個人的賺錢神經又再次拉緊。

作為一個遊客,我看到的是台灣是一個縮小版的日本——通脹低、商店重服務精神,我常常用一個地區的洗手間的整潔程度來形容當地的文明。我記得有一次在宜蘭的小店內吃海鮮,地方很簡陋,但洗手間卻相當整潔。大事本來就應該從小事做起。

另一角度看中國近代史

作為一個喜歡打書釘的人,台灣給我的另一個驚喜就是有機會接觸日本人寫的中國歷史書。我在台灣的書店看到不少日本作家評論民國和晚清的書,翻譯的是台灣作家。台灣因為受日治時期影響,學者懂日語者甚眾,近年綠黨興起,大家再沒有「中華膠」的包袱,這些譯作的觀點和我們一般在香港看到的有很大分別,不一定是對的,但今天民粹氾濫,參考別人對中國歷史的看法,有益世道。

沒有絕對好壞 最重要有選擇

我認識有些香港朋友寧願放棄香港的賺錢機會,換取台灣的生活方式,但我亦遇到不少台灣朋友因為嚮往大陸的商機而植根大陸。根據官方數字,有100萬台胞居住在大陸,但其實有很多台灣人在大陸工作卻沒有納稅(當中有不少是老闆),因此真正的台胞數目可能遠超過這個數字。

社會沒有絕對的壞,亦沒有絕對的好。有人樂山,有人樂水,其實最重要的是有選擇,為政者就是要為人民提供選擇。

[張宗永 翼之聯想]


來源: http://www.mpfinance.com/fin/dai ... 5003&issue=20170413
張宗 宗永 謾罵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330340

張宗永﹕中國綠色債券市場 暴增的一年

1 : GS(14)@2017-04-28 00:19:58

【明報專訊】2015年 12月,195個國家在巴黎簽訂了有關全球碳減排的協議,簡稱COP21(Conference of Parties 21),因為巴黎協議是參與國第21輪的協商。COP21的簽署國同意要在2030年至2050年期間,將全球的氣溫回復到與工業革命前的溫度增幅不超過2度。

中國近年的環境污染屢遭人詬病,甚至有人提出要遷都。中央政府預算每年花費2萬億元(人民幣‧下同)改善環境。國家「吹雞」,銀行、民企及國企都狂發綠色債,2016年中國綠色債券的總發行量是2000億,令中國一下子躍升成為全球綠色債券發行量之首。當然什麼叫綠色債券可以是很含糊的,不排除有些是舊債再續,只是重新定名,實際上沒有新的資金投入市場。然而,我相信中央利用綠色金融來改造環境的決心是真實的。

2007年世銀已鼓勵綠色投資

早至2007年,世界銀行已經鼓勵機構投資者在投資組合中設立綠色投資,歐洲國家是先行者,美國比較落後,美國即使在特朗普上台前,民間很多人都相信所謂全球升溫,只是環保人仕製造出來的「狼來了」。歐洲很多基金有明確綠色投資名額,但苦於找不到合資格的項目。理論上,如果我們將亞洲或者中國的綠色項目安排到歐洲融資,不就是水到渠成嗎? 然而,由於中國對綠色債券的監管仍然處於一個混沌階段,得不到投資者的信心。我甚至接觸過一些歐洲綠色債券基金,明確表示不會購買中國國企的綠色債券。

港鐵領展曾發綠色債券

香港過去發行了多宗的綠色債券,較出名的發債體包括港鐵(0066)和領展(0823),這些債券因為發債體穩健,都很暢銷,但投資者並沒有因為是綠色債券而接受一個較低的息率, 所以,很多發債體對綠色債券的態度是可有可無。

發行綠色債券比發行普通債券需要多一重工夫,首先要說明資金的用途、發行後的規範和監管,之後每年發債體還要呈交報告,向投資者解釋投資項目的進展,報告亦需要第三方進行審核(雖然迄今為止,我仍未聽過如果發債體被審核為不合格的後果是如何)。

內地「水浸」人幣看跌將限制發展

香港作為一個國際金融中心,背靠中國大陸一個那麼龐大的綠色債券市場,應有機會發揮它樞紐作用的,包括像開發H股市場一樣,將大陸企業的融資行為規範化。如果綠色債券的發行可以通過香港提升品質,將有利吸引環球投資者。再加上香港積累了那麼多年的全球分銷網絡。此外,亦可以大力發展綠色債券的配套,例如綠色基金又或專門針對碳排放的審計公司(註)。 然而,短期看,這機會卻受制於內地「水浸」和人民幣看跌,企業一般都延後發離岸債的安排。

註:利益申報 ──莊陳有和黎廣德創立了一家為企業提供減排方案和ESG報告(Environmental,Social and Governance)的顧問公司叫「低碳亞洲」(Carbon Care Asia),我是他們的股東和董事

[張宗永 翼之聯想]


來源: http://www.mpfinance.com/fin/dai ... 6081&issue=20170427
張宗 宗永 中國 綠色 債券 市場 暴增 的一 一年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331450

張宗永:螞蟻金服潛在問題未解決

1 : GS(14)@2017-06-09 07:44:49

【明報專訊】Terry是台灣最大電子書商博客來(books.com.tw)的創始人,公司發展中期因為資金短缺,引入台灣龍頭食品公司統一集團作為大股東。統一集團在台灣擁有5000多家7-11店,這客觀條件造就了客戶上午上班下單,黃昏下班到7-11提貨這體驗,令博客來銷情大增。博客來現在已經是全方位的電子商務,網上出售很多生活用品和服裝,不再單單只是賣書。Terry那陣子希望可以將部分的股份套現,曾經找過我公司幫忙。因為這案子,我更加明白配貨(fulfillment)的重要。

電商背後海量數據 利之所在

做電子商務,大家看到的是電子店的店面,其實物流亦是成敗關鍵之一。你有更好的貨品或是更明麗的櫥窗,但是如果客戶買了貨品之後,取貨出現問題,便不再光顧了。

最近中國第一大電商阿里巴巴和中國第一大物流公司順豐決裂,互相斥責對方侵佔顧客數據,利之所在,雙方劍拔弩張。今天,全球的互聯網生意已經發展到生意賺不賺錢不重要,重要的是將海量的客戶數據據為己有,至於拿到這些數據之後怎用,可以再慢慢部署。

我平常很少買商管的書,早前因為飛機誤點,所以在機場書店買了一本《螞蟻金服》消閒,作者是《財經》雜誌前記者由曦。這些有官方支持的「內幕報道」,免不了有很多溢美之語。「螞蟻金服」,全名是螞蟻金融服務集團,成立於2014年10月,旗下擁有支付寶、餘額寶、螞蟻小貸及網商銀行等業務,市場傳聞估值達5000億元人民幣,公司最值錢的資產自然是經營有年的支付寶。

餘額寶具流動性風險

2013年螞蟻金服利用支付寶客戶貯積的資金,開發了餘額寶這產品。湊巧碰上銀行錢根短缺,餘額寶高息吸客,一炮而紅。自此之後,東施效顰的「寶寶」產品充斥市場。阿里決定將金融資產整合,建立螞蟻金服的概念,亦在這時候成形。螞蟻金服集團後來收購了開發餘額寶的天弘資產管理公司。

《螞蟻金服》這本書描述了很多阿里集團內的人事變動和管理文化,但有兩個坊間很關注的問題都沒有直接解答。一是阿里把支付寶從阿里分拆出來,藉口是阿里股東包括美國的Yahoo和日本的軟銀(Softbank)是外資,第三方支付如果有外國人參與,中國監管方面會有意見。外資股東眼白白看着肥肉被拿走,當然起哄,經過多番洽商後,Yahoo和Softbank終於肯退出,但事後有很多案例證明第三方支付仍然可通過VIE的架構,容許外國股東持股。

第二個問題是餘額寶發行那麼高息的貨幣市場產品,它的流動性卻遠勝一般貨幣基金,可以當日提存,流動性比美元還好。但這運作的流動性風險,餘額寶又是如何控制的呢?假如有一天所有餘額寶的客戶都要提錢,阿里方面又有沒有那麼多資金去支持呢?阿里和監管機構似乎對這一點都沒有很明確的解釋。

在商界,成功就是英雄,當輕舟已過萬重山之後,很多問題再也不是問題。

[張宗永 翼之聯想]


來源: http://www.mpfinance.com/fin/dai ... 8161&issue=20170609
張宗 宗永 螞蟻 金服 潛在 問題 解決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334481

張宗永:互聯網「自媒體」年代

1 : GS(14)@2017-06-24 11:58:53

【明報專訊】Steven告訴我整個「自媒體」市場每年生意額大概有500億元(人民幣‧下同),他在北京經營媒體業務。公司已經在新三板上市,估值以億元計,因為盈利增長快,正在計劃在主板上市。Steven三十出頭,他公司所處的社區是在北京東四環,新生企業如雨後春筍,見證了中國大陸的創業潮。

網紅連結商品 賺取佣金

什麼是自媒體?自媒體有個更普遍的名字叫「網紅」,亦被稱為KOL(Key Opinion Leader),代表一些在網上具影響力的「人」;稱他們為「人」,其實是有點誤導。雖然網紅是以個人身分在電子平台出現:發帖子、轉微搏、評新聞。但很多時背後是由一個團隊經營和運作,成功的網紅月入數百萬。我自家投資設在廣州的《投資脈搏網》(imaibo.net)也有利用網紅來吸引客戶,他們寫的文章又或即市評論,粉絲是願意付費閱讀的。A股火熱時,我們網站成功的網紅月入是超過100萬元。

網紅在中國已經流行了四五年,當初我廣州的同事向我介紹這運作模式時,我是心存懷疑的。因為我的性格具批判性,很難接受這種追捧明星的行為,更不要說投資是認真事,即使是日常消費也很少會受偶像影響,當然市場已經證實我的想法是錯的。

中國大陸的電子商務蓬勃,估計消費品廣告有接近兩成已經是花在電子媒體上。Steven的公司就是將網紅和這些產品供應商連結起來,網紅收取產品商的費用中,Steven可以拿到5%至15%不等的佣金。當然愈是受歡迎的網紅,所需付的佣金便愈低。網紅雖然是接單辦事,但為長遠計,他們也會珍惜羽毛,看看這些商品是否合格。推銷分「軟推」和「硬推」。「硬推」就是按產品商草擬的訊息,一字不改地傳達開去,這些合約在Steven的網站上都寫得很消楚;「軟推」就比較靈活,網紅可以以朋友間推介的形式替商品做宣傳。

個人有能力 毋須打工

互聯網生態,互生亦互剋,像新浪微博這些入門網站需要人流,網紅絕對起到作用,但平台經營成本不輕,賺錢絕不容易,傳統的橫幅廣告(banner ad)已經愈來愈難賣錢,觀眾亦對干擾式的廣告感到很厭煩。而網紅卻以用戶身分蠶食網上廣告這塊餅,平台肯定有意見。 當《投資脈搏網》在新浪上轉發網紅文章時,如果內容太過鼓吹收費,新浪是會將我們這些文章刪掉。

自媒體年代給我最大的啟發是,在今天這個去中介的互聯網世界,如果個人能夠生產具吸引力的內容,不論是文字或是影像甚至是轉發,就沒有需要再替機構打工了。

[張宗永 翼之聯想]


來源: http://www.mpfinance.com/fin/dai ... 5958&issue=20170623
張宗 宗永 互聯網 互聯 媒體 年代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336693

張宗永:水清無魚 平衡利益

1 : GS(14)@2017-08-04 05:40:11

【明報專訊】股市火熱,看來又會出現新一輪的上市熱潮。我有很多做企業融資的朋友最近都自立門戶,自設精品投行為客戶籌劃上市。近年,中資證券行在香港IPO市場的佔比愈來愈重,亦吸納了不少人才。這些中資券商在上市公司和投資者客源方面都有優勢,首先,很多計劃上市的公司的業務都在中國大陸;再者,不少上市股票都是批給陸資投資者,有些是機構投資者、有些是上市公司老闆的親朋戚友,無論在提供人頭和安排資金的手續上,中資券商都比外資行「更懂國情」。但正因為中資行自恃不愁生意,需要的只是技術人員,聘用人手方面出手不會特別闊綽。

中資證券行比外資「更懂國情」

另一方面,香港聯交所近年對IPO保薦人的監管愈來愈嚴格,在上市文件中簽名的負責人員(RO)有機會負上刑責。如果你單單只是拿一份薪水的人,做「刁」的時候一定要非常小心,因為犯不着因小失大,連牌照也被吊銷。然而,很多中國大陸客戶跟香港甚至總部高層都有直接溝通渠道,甚至會給高層有形和無形的好處,執行融資項目的同事不一定是受益者。但客戶一個「熱線電話」,趕死線和急急放行的壓力從上而下,員工有時只能使出拖字訣;亦有行家覺得風險和報酬不成正比,決定自立門戶,至少利益是直接跑進自己的口袋。

近年另一個股壇現象是「啤殼」。香港股票市場的集資能力強,直接導致「啤殼」成「瘋」,但看這事情不應戴上道德的眼鏡,香港是個法治社會,監管必須依法,雖然很多時都是道高一尺,魔高一丈,有規矩就會有迴避規矩的方法。市場上,有不少金主願意支持一些有業績但不大需要現金的公司上市,上市後將舊業務賣給原東主,金主「套殼」。但從法律的角度,聯交所很難審視申請公司的上市意圖;聯交所能夠做的只是在上市後監管大股東轉讓股權。

「啤殼」成風 需平衡商譽與營利

「啤殼」這事也許可以從不同持份者的角度看:香港整體社會、廣大小股民、聯交所、在排隊IPO的企業,最後當然就是投行本身。從社會角度,香港的商譽固然要維持,政府稅收亦是考慮因素;廣大股民的知情權需要保障,另外聯交所亦有責任為投資者提供高質素的上市公司作選擇;聯交所既要做生意,但主持公道亦是很重要,要對其他排隊申請IPO的企業公平,防止非法「打尖」;當然最後就是上市為投行帶來的收益和衍生的服務收益,如律師、會計師、印刷商等。

香港今年有機會又蟬聯全球IPO融資額之冠。我剛剛從新加坡公幹返港,新交所CEO是我的老朋友,近年新交所交投量持續下降,老友頭痛不已。股市在香港的經濟中一直扮演重要角色,水過清則無魚,如何在商譽和營利中取得平衡,極考功夫。

[張宗永 翼之聯想]


來源: http://www.mpfinance.com/fin/dai ... 4180&issue=20170804
張宗 宗永 水清 無魚 平衡 利益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339464

張宗永:看富豪排行榜毋須太認真

1 : GS(14)@2017-09-17 11:41:05

【明報專訊】經濟版的讀者都喜歡看財富排行榜,當中《福布斯》發布的最有江湖地位。最近《福布斯》公布了去年全球作家收入排行榜,居首的是大家熟悉的《哈利波特》作者羅琳(圓圖),去年總收入達9500萬元(美元.下同),超越了居榜首多年的美國多產作家James Patterson。

作家不同交易員 靠個人才能致富

世界上有千萬個行業,很多收入都比作家高,但是這些職位,銀行大班也好、上市公司總裁也好,都需要一個團隊才能賺錢, 所以我常常說,真正成功的交易員是可以穿睡衣坐在廁板上戰勝市場的,但這並不常見。反之,寫文章絕對是一件單打獨鬥的事,作家擁有的「手下」只是他書桌上一部電腦而已,因此更靠個人才能。

羅琳去年的高收入是有點反常的。她不是一個多產作家,去年出版了她的第八部《哈利波特》作品《Harry Potter and the Cursed Child》,估計明年如果她沒有新的作品,收入便會下跌。《哈利波特》源自羅琳在愛丁堡等火車返回倫敦時得出來的靈感,《Harry Potter and the Cursed Child》這部作品最初是舞台劇,後來才出書 。

銀行非最高收入行業

同樣是靠才華致富的創作人,《福布斯》排行榜去年冠軍是黑人饒舌歌手Diddy,收入1.3億元,居次的是Beyoncé,收入1.05億元;大家熟悉的足球明星C朗排名第五,收入9300萬元。打進排行榜的作家除了羅琳和James Patterson之外,其他的收入都是僅僅2000萬元左右或以下,比香港很多打工皇帝都遜色。

論高收入行業,經常被人提及的銀行界並不是首位,科技、娛樂、 電訊上市公司的CEO收入絕不比銀行低。很多人以為銀行大班收入很好,其實摩根大通的CEO戴蒙(Jamie Dimon)的收入也不過是2820萬元。當然投行的最高收入員工不一定是CEO,過往很多交易員的收入可能都比老闆高。今天,金融界真正的天之驕子是對冲基金經理、量化基金Renaissance Technologies的創辦人James Simons,去年拿走了15億元。

如果單從牌面看,全世界收入超低,甚至與權力不相稱的行業,首推國家或地區元首。 此類人物的收入排名,龍頭是新加坡總理李顯龍,去年收入也不過是170萬元,我們的前特首梁振英以59萬元居次,奧巴馬官俸僅40萬元,這可能比廣東省某某市的海關副關長還要低呢!所以說這些排行榜只可以作為稿材或笑料,作不得真。

國家元首地位與收入落差最大

評論收入是否恰當,可以有兩個角度。從資本主義社會角度看,羊毛出在羊身上,如果這個人為投資者或股東創造了龐大收益,當中抽取不足1個百分點報酬也許說得過去,如蘋果公司去年收入457億元,CEO庫克連行使股權的收入是1.45億元。如果從社會角度看,一個人如果賺取相等於一個非洲落後國家的年收入,是有點過分。

[張宗永 翼之聯想]


來源: http://www.mpfinance.com/fin/dai ... 6413&issue=20170915
張宗 宗永 富豪 排行榜 排行 毋須 須太 認真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340794

張宗永:喜帖街和寬窄巷子

1 : GS(14)@2017-10-15 15:20:32

【明報專訊】活化舊區是當今城市發展的一大課題。最近重遊成都,過往都是忙於工作,今次終於有時間做遊客參觀名勝。寬窄巷子是成都的著名旅遊景點,位於少城區,包括了寬巷子、窄巷子及井巷子3條巷子。按當地人的說法:「閑在寬巷子、品在窄巷子、淘在井巷子。」

在古代,巍峨的成都城是行政中心,商人們在城牆的旁邊建造了一個熱鬧的商業區,稱之為少城。少城經歷過很多起起落落,明末清初,整個少城區和成都城皆被破壞殆盡,滿洲人入城後,為了方便鎮守,重建大城,並且在原少城上建了一座八旗軍的軍營,所以少城區亦被稱為滿城。成都的滿城在全國幾十個滿城中是保存得最完整。清末民初,旗人大量變賣房產,富裕的漢人開始進入少城,少城城牆亦開始崩壞。民國初年,少城的城牆已經被徹底拆除。少城完全融入成都市,平民、富人和名人共冶一爐,是成都最具生活氣息,也最具時尚氣息的地方。住宅參落了店舖、辦公室、旅館、飯館及茶館,各行各業都在這不足500畝的土地上出現。

少城城牆倒下 貧富共冶一爐

成都經歷了大規模的舊城改造,很多古舊建築都被拆掉,寬窄巷子是碩果僅存的舊建築。上世紀80年代,市政府宣布將寬窄巷子、文殊院和大慈寺列為成都三大歷史文化保護區。2003年,市政府啟動舊城改造,各種的方案惹來很多議論。保育目標是希望街巷、院落、建築和裝飾這四方面都可以兼顧到。改造工程於2005年開始動工,2008年寬窄巷子作為四川汶川地震後,恢復旅遊業的首個標誌項目。

港式保育欠舊區味道

我走在成都的寬窄巷子裡仍然有一種舊區的感覺。香港不欠缺錢亦不缺乏精明的腦袋,但是在保育方面,尤其是由政府或地產商主導的項目,做出來的成績都是差強人意,只見其金碧輝煌,完全沒有舊區的味道。

以市區重建局牽頭的灣仔喜帖街為例,今天我走在路上,只見其新不覺其舊。是不是我們的步伐太快了,留不住舊的感覺?反而有些有機自然發展的舊區,例如中上環的蘇豪,倒見生趣。

[張宗永 翼之聯想]


來源: http://www.mpfinance.com/fin/dai ... 2814&issue=20171013
張宗 宗永 喜帖 街和 寬窄 巷子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342562

張宗永:參與認購ICO 如玩音樂椅

1 : GS(14)@2017-12-10 21:31:46

【明報專訊】2000年前後,都說互聯網快成泡沫,拿一個計劃書出去便可以融資千萬美元。但是,相比今天的ICO,那是個蝸牛年代。ICO比創投更厲害的地方是,融資得來的錢雖然跑進創業者的口袋,但由於投資者買的是貨幣,不是公司的股票,所以基本上創業者是不用對投資者負責的。

發行虛擬貨幣近乎零監管零披露

ICO全名是Initial Coin Offering,有點像新股上市的IPO般,是向散戶集資的方法之一。融資的目的是發行虛擬貨幣,但投資者買的不是貨幣開發商的股票,而是它的產品:虛擬貨幣。短短一兩年間,市場上出現了上千種虛擬貨幣,大部分投資者都不知它們有什麼差異化。

Jim和Jack是兩個來自加州的聰明小伙子,都是美國著名科技大學Carnegie Mellon的畢業生,他們正在通過ICO的平台推出一枚新的虛擬貨幣,希望可以融資5000萬美元。我問Jim和Jack,融資得來的資金的用途是什麼,他們說大約25%用作開發平台,其他銷售佔15%,法律費用佔10%,約有一半費用是為貨幣提供流動性(Market-making),維持市場秩序。

創造虛擬貨幣的人是怎樣賺錢的?他們一般是通過賣出手上的貨幣圖利。根據Jim的計劃,他會在ICO公開出售貨幣總發行量的30%,以5000萬美元相等於30%的發行量算,他手上餘下的70%便值1.67億美元。如果將來幣值被炒上去,身家隨時數以十億計,幾個月的功夫絕對值得。

一直以來,投資初創企業都有很多風險,但是至少這是一種很直接的投資方法。你投資的錢是換來公司的股票,公司做得成功,你便有回報。但如果你通過ICO去買虛擬貨幣,錢跑到開發公司那邊,但你並沒有擁有開發公司的股票,你只是擁有虛擬貨幣。貨幣升值不一定和公司做得好壞有關,我開玩笑問Jim:「如果你們ICO之後,貨幣升值了1000美元,你是否會將手上的貨幣全數賣出?如果賣出去後,你們決定提早退休,那麼虛擬貨幣持有者或是幣主是不是也是拿你們沒有辦法?」

貨幣價值非與公司業績掛鈎

作為一個股東,你是直接擁有公司的股份,公司的管理層亦有一定的披露責任;但作為一個幣主,你完全無法得知開發公司到底是怎樣運作和資金是怎樣花。你只是買一個玩音樂椅的夢:貨幣最後會升值或是有人用更高的價錢去買你手上的虛擬貨幣?然而,ICO如雨後春筍,誰會是最終的王者,憑的又是什麼呢?

因為虛擬貨幣本身並沒有價值,一定要依附在一種生意上面,而這種生意可以是交易平台(佔2017年ICO融資總額的34.7%),也可以是投資工具(佔13.7%),亦可以是為金融業服務(佔10.2%)。 Jim和Jack的生意最終目的是要建立一個虛擬貨幣的買賣平台;我假定虛擬貨幣繼續存在,市場亦確實需要一個高透明度以及交易成本低的平台,然而,製造一個交易平台,並不需要多做一種虛擬貨幣,只是ICO是一個那麼容易集資的渠道,不做白不做,什麼事情都ICO一番?

[張宗永 翼之聯想]


來源: http://www.mpfinance.com/fin/dai ... 8746&issue=20171208
張宗 宗永 參與 認購 ICO 如玩 音樂椅 音樂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345077


ZKIZ Archives @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