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KIZ Archives


廣場飯店見證不景氣

http://www.cbnweek.com/yuedu/ydpage/?raid=1724
  擁有105年歷史的紐約Plaza Hotel(廣場飯店)或許又要易主了。這一次的新老闆將是印度人。


  一位知情人士上週向彭博社透露說,Sahara India Pariwar(印度撒哈拉企業集團)簽署了一份意向書,旨在動用5.75億美元從現有股東Elad Group(以色列埃拉德集團)和Kingdom Holding Co.(沙特阿拉伯王國控股公司)處收購廣場飯店。


  在此之前廣場飯店已經幾易其主,曾經的老闆也包括特郎普這樣的美國地產大亨。不過就像同樣著名的帝國大廈一樣,當本國經濟不景氣的時候,那些海外富豪就成了後來的「接盤者」。


  公開資料顯示,眼下紐約廣場飯店的資產主要由酒店客房(含公共空間)、獨立產權式公寓、購物商場三部分構成。分別來自以色列和沙特的兩大股東對前兩項資產的持有比例,若按目前的市值折算大約為6:4,而購物商場則由埃拉德全資控制。


  王國控股根本不缺錢,其董事長正是沙特首富阿勒瓦利德王子。他正在沙特建造比迪拜塔高一倍的王國大廈,保守估計耗資將超過300億美元。


  但是埃拉德地產公司的情況卻不盡相同。這家公司經營的天然氣生意需要大量投資,令其面臨現金壓力。如果它最終決定出售股權,這可能是最直接的原因。


  埃拉德是年過六旬的以色列富翁薩克·楚瓦以其唯一兒子的名字命名的公司,它曾在2004年試圖收購位於紐約中央公園西路的五月花酒店(Mayflower Hotel)而未果。


  它們最終借助中間人找到新加坡富豪郭令明。郭擁有比五月花酒店更好位置的廣場飯店50%股份。經過整整一天會談,雙方以6.75億美元的價錢完成了股權的交接。


  埃拉德決定對酒店進行改造升級。這項花費4.5億美元的投資曾引發巨大爭議,它將客房數從805間削減至282間,並改建出152套具有獨立產權的公寓。紐約當地媒體對埃拉德的這一舉動大大抨擊,比如「糟蹋了廣場酒店」,並且「出賣了該建築的靈魂」。


  現在埃拉德更看重的仍然是經濟效益。單靠出售這些公寓,它就已經收回了約15億美元。再加上此次轉讓股份的收益,相比之下,11億美元的前期投入可不算多。


  現在也是拋售這些固定資產的好時機。因為廣場飯店的公寓資產正在貶值,楚瓦一定不希望它重複他手裡另一個項目—拉斯維加斯邊疆酒店(Frontier Hotel)的命運。在他和合夥人拆掉原有建築正打算重建時,金融危機爆發,這令地皮估值在此後三年內蒸發掉了2.5億美元。


  楚瓦或許能從這次股權交易中賺上一筆。對於他而言,相比天然氣生意,眼下廣場飯店已經失去了吸引力。


  但新玩家則不會這麼想。這家飯店背後主人的更替規律早就揭示了一件事:一個來自蓬勃興起的新興經濟體的後來者,總是會雄心勃勃的。


  

紐約廣場飯店過去的歷次易主


  金融家伯恩哈德·拜內克等三人買下原本在這個位置的一家老飯店,將其改造,命名為廣場飯店。


  1943年,希爾頓集團的創始人康拉德·希爾頓花740萬美元將其收購。


  1955年,頌乃斯塔國際酒店集團以自身110萬股份收?購。


  1988年,紐約地產大亨唐納德·特朗普耗資4億多美元收購。


  1995年,特朗普以3.25億美元出售給沙特阿拉伯瓦利德王子和新加坡酒店巨頭豐隆集團。


  2004年,以色列埃拉德集團以6.75億美元購得部分股權。


廣場 飯店 見證 不景氣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34434


ZKIZ Archives @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