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KIZ Archives


對於《Hedge Fund Market Wizard》中如何控制風險的一些總結思考 投資界紅小兵

http://xueqiu.com/1525548107/26033374
關於《Hedge Fund Market Wizard》的翻譯基本上要接近尾聲了。截止到本週,我已經翻譯了十三章,還有兩章以及一些trading rule就要結束了。翻譯是一個讓自己提高,加深印象的過程。我很喜歡做一些翻譯也是為了讓自己能夠更好的去理解大師的精華。翻譯這本書的時候,我最大的印象就是那些trader對應風控的重要性。許多表現優異的對沖基金,他們年復合收益率也就15-20%,在今年的局部性牛市中,隨便抓幾個翻倍股就能大幅戰勝這些基金。然而他們的共同點是最大回撤很小。許多對沖基金最高的回撤(peak to trough drawdown)只有10%。而更有一些對沖基金,在長達十年的交易中,單月虧損4%以上的次數不到5次。所以風險控制,成為了長期能夠跑贏市場的最重要一環,而如何控制風險呢?我自己翻譯中的一些體會和大家分享:

不要賭博。客戶把錢交給我們並不是讓我們去賭博的,這裡說的賭博是概率在一半一半的投資。很多交易員在出現了一定程度的虧損時,喜歡孤注一擲,希望靠某個東西快速回本。這個動作如同在賭場的時候,當我們累積輸掉1000美元後,會一把用1000美元押一把百家樂,希望一次翻本。從長期看,這個習慣是最終會導致交易員破產的。

不要和趨勢抗爭。這點我個人也覺得非常重要,甚至是投資中最重要的一件事之一。看對得太早有時會害了我們。比如書中關於的網絡股泡沫,那些在4000點看空納斯達克指數,甚至做空的人最後都死了。真正能活下來的是5000點下跌到4000點,然後跌破後才去做空的人。裡面有一句話讓我印象太深刻了「Will You short Nasdaq at 4000?You can't short something JUST BECAUSE its overvalued」. 同樣的道理,我們不能僅僅因為便宜了就大舉買入。那些在1987年黑色星期一當天全部買進低估值家電股伊萊克斯的交易員最後也是虧損出局的。許多優秀的交易員會參與泡沫,不與泡沫或恐懼抗爭,但是他們清楚地知道基本面,然後在市場反轉的時候出擊賺大錢。另一方面,優秀的交易員,基金經理都是很謙卑的,千萬不能自大。既然錯了,就懂得向市場認錯。那些覺得自己永遠不會錯,和趨勢抗爭的人最後都是死得很慘。這裡我又要舉Mr. Copper賓中泰男的例子。能夠一手控制全球銅交易5%倉位的人,對於銅的基本面視而不見,相信自己能夠左右市場,最後依然無法抵抗趨勢的力量。

懂得止損。買方投資和賣方推股票是完全不同的。賣方推股票,比如一個股票從10元上漲到40元,可以自我吹噓推了一個多麼牛的股票,上漲了4倍。但是大部分股票的上漲都是有波動的。有些人會選擇下跌10%止損。看清楚方向後再進去。雖然買入價格可能比賣出的時候還高一些,但有些人願意去支付這個溢價,因為這個溢價能告訴他們方向,也讓買入更加安全,所以許多人覺得支付這個溢價是絕對值得的。

做大概率的投資。這個我感覺也是最核心的。無論是從止損,還是倉位控制,或是其他方法,最核心的是讓賺錢的概率超過虧錢的概率。而在賺錢的時候儘量多賺,虧錢的時候儘量少虧。過去十年,那些優秀的對沖基金經理都有一個共同的特質:在2008年的大熊市沒有虧很多。08年的次貸危機把許多對沖基金都wash out了。即使在牛市賺得再多,但是虧一次錢就是死。這也和德州撲克的理論很像。你贏過再多次,一次All In失敗就是出局。每個人適合的投資方法,框架是不同的。一定要多做那些我們在賺錢的方法,對於一直讓我們虧錢的投資方法,我們必須減少甚至不做。What works for everyone is different.  適合別人的,未必適合我們自己。

總結而言:投資是藝術和科學的結合。賣方基本面研究更加偏向科學,而買方實戰投資更加偏向藝術。控制風險的第一要素是止損。每個人的止損線不同。有些是組合的3%,有些是個股的10-15%。許多人對於虧損看的是單月的虧損幅度。而一旦某一個月做得不好,就清倉休息。所有偉大的投資者,都沒有在大熊市中虧大錢,畢竟虧一次,就死了。投資是長跑,重要的不是一次賺了多少,而是長期看,一直在賺錢。做大概率,有把握的事情。

個人一些粗淺的總結,當然我自己沒有真正的組合管理經驗,也非常歡迎各位能夠分享自己關於如何控制風險的心得,讓我們彼此都一起進步!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81158

Next Page

ZKIZ Archives @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