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KIZ Archives


扔掉鼠標

http://www.cbnweek.com/yuedu/ydpage/?raid=1637
  如果從1968年恩格爾巴特博士首次提出鼠標的概念算起,已經過去了44年,現在,有個來自加州的23歲年輕人David Holz花了4年時間開發出一款產品,他希望人們能「扔掉鼠標這一不必要的操作工具」。


  就在5月21日,David Holz和夥伴Michael Buckwald創立的Leap Motion公司推出了同名產品Leap,這是一款用USB連接電腦並結合軟件運行的非觸摸式3D手勢操控系統。Leap Motion聲稱它將會比市場上現有的同類產品精準200倍。


  在此之前,從2006年任天堂的Wii再到2010年微軟的Kinect,我們所能接觸的類似產品更多是在遊戲領域。但相比於這些體感設備的體 積,Leap的塊頭大概只有一包口香糖那麼大。而且不同於前者對全身動作的掃瞄,Leap的工作區域僅在於它上方那8立方英呎的空間。當手「侵入」這個空 間的時候,通過內置的3個攝像頭和紅外線接近感應器,Leap自身的軟件會實時分析由攝像頭捕獲的圖像,分辨出具體的每根手指—這很重要,比如說,在這種 操控系統的指令中,拇指和食指相碰一下很可能就相當於點擊一下鼠標的左鍵—並追蹤到其中的各個細微動作,這種誤差將會被限制在0.01毫米以內。


  用戶可以根據自己的需要來設定手勢和靈敏度,如果覺得空間不夠,還可以連接幾台Leap 設備來合成一個更大的工作區域。同時它也引入Pinch–to-Zoom(雙指縮放)功能。


  在Leap Motion的演示視頻中,人們將能夠通過Leap讓手指在空氣中比劃著從而控制電腦:滾動網頁、隔空寫字、縮放地圖,幹得最多的是玩遊戲,《水果忍 者》、《使命召喚》、《憤怒的小鳥》……但其中最吸引人的還是3D建模,在以往它得利用鼠標、鍵盤包括平板觸控等平面操控方式來完成立體的設計,而在 Leap Motion的官網上便有提到,David Holz做這個東西的初衷,來自於使用現有軟件和輸入設備製作3D模型時的失望,「現實生活中只需10秒完成的動作在電腦裡可能需要花費30分鐘」。而 Leap的基本原理正是通過隨時監測手勢的變化,並將手在空間中移動的數據轉化為三維坐標,最終轉化為相關指令在屏幕顯示出來。目前包括Kinect在內 的同類產品都是這個原理,但Leap的優勢在於精準度和反應速度,在人完成動作之後能即刻得到顯示,而不像Kinect存在一定的延遲。它很可能利用了更 高靈敏度的紅外發光二極管(LED)和更高精度的模數轉換器,從而能花更少的時間測量紅外線。


  Leap Motion沒有透露更加具體的技術細節,要知道內部到底使用了什麼恐怕還得等到明年年初Leap正式發售,但現在它們官網已經開始預訂,將兼容Windows和Mac OS X,售價為69.99美元,僅為Kinect的一半。


  Leap要做到取代鼠標現在來看還不太現實,但至少對不少人而言它很有可能成為一個必需品,比如建築師、工程師、繪圖者。而Leap的野心不止於此, 值得期待一下的是,它們已經為開發者們準備了2萬份的免費軟件開發工具包,還將建立起一個應用搜索平台,希望他們能為「任何有運算能力的設備大到冰箱小到 電話」開發出適合於Leap的應用。

 

Leap的體感操作


1、捕捉原理
Leap的基本原理正是通過隨時監測手勢的變化,並將手在空間中移動的數據轉化為三維坐標,最終轉化為相關指令在屏幕顯示出來。

 

2、空間操作
人們能夠通過Leap讓手指在空氣中比劃著從而控制電腦:滾動網頁、隔空寫字、縮放地圖。當手「侵入」這個空間的時候,通過內置的3個攝像頭和紅外線接近感應器,Leap自身的軟件會實時分析由攝像頭捕獲的圖像,分辨出具體的每根手指的動作。

 

3、Leap原型機
這是一款用USB連接電腦並結合軟件運行的非觸摸式3D手勢操控系統。Leap Motion聲稱它將會比市場上現有的同類產品精準200倍。它只有一包口香糖大小,能夠在8立方英呎內的空間內實現體感操作。


扔掉 鼠標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34071

【每日一黑馬】訂菜網:一個生鮮電商的範本 用鼠標+水泥去賣菜

http://www.iheima.com/archives/42598.html

【導讀】近來,生鮮電商領域可謂哀鴻遍野,前有創業公司優菜網的覆轍,後有永輝超市旗下半邊天的夭折。然而生鮮巨大市場空間的誘惑卻使一波又一波的創業者前仆後繼,而訂菜網便是其中的一家,這家初創公司試圖用「鼠標+水泥」的O2O模式切入生鮮市場,它能成嗎?

訂菜網,是一家位於蘇州的生鮮電商,由黑龍江人朱曉義創辦。朱,1998年畢業於東北農業大學經濟管理專業,在五金公司美國史丹利工作3年後,於2004年開始了自己的第一創業之旅,他創辦了一家批發五金、零配件的貿易型公司,一直運營至今。不過自詡對互聯網和新鮮事物比較感興趣的朱並沒有滿足「貿易販子」的身份,2010年他進軍了自己豔羨已久的電商領域,創辦了一個網上商城遛遛屯。


在朱曉義的描述中,遛遛屯商城是一家和蘇州本地一家大型超市合作的O2O商城,遛遛屯負責該超市2000多種產品的線上銷售,而朱一度還曾開發SNS遊戲為該商城帶流量,不過遛遛屯發展的並不成功,2011年它遭遇了一些「小插曲」。

「和我一起做的朋友不想做了,他覺得太難做了。合作方把我們網站創意原封不動的搬了過去,自己開發了一個類似的網站,這個產品太容易被模仿了。」

「你不能跟大超市去做同質化的產品,因為這可能影響人家的線下生意,你一定要做有差異化的東西。」事後,朱曉義總結,2012年春天他開始考慮轉型的問題。而當年6月,脫胎於遛遛屯的的電商訂菜網(www.dingcai.com)便誕生了,這次朱選擇的合作方是便利型超市,選擇的領域是生鮮產品。

鼠標+水泥

在生鮮電商領域,物流配送是一個棘手的問題,比如某個生鮮電商就曾自我解剖稱,「多個農場供貨,採購量小,物流成本高。」而進城後的配送成本會更高,朱曉義分析稱,30個訂單的話,如果按以前的成本核算,一個訂單物流配送成本就在二三十塊錢。而訂菜網則把這個成本降至每單1.5元錢,他的殺手鐧便是:便利店配送。

按照朱曉義的設計,當一個消費者在訂菜網上支付購買了一盒菜之後,訂單便會錄入系統中心,從唯一的第三方蔬菜基地調配相應的毛菜(未加工過的菜)進入附近的加工廠,在加工成半成品後開始了配送之旅。不過與許多生鮮電商直接送貨上門的物流不同,訂菜網選擇的是將菜送至離消費者居住地比較近的便利店,之後讓消費者自取。

「我一天花個200元租個冷藏車就可以將菜送30個合作的便利店,如果3000單的話,那我一輛車一天就200元的物流費,每單才幾分錢的物流費用,訂單越多,配送越有優勢。」

而便利店不僅降低了朱曉義的物流配送成本,也降低了倉儲成本,因為他總共只需向超市支付每盒菜幾毛錢的提成。不要小看這幾毛,因為對於一個便利店來說,每天有10盒菜,它就有收入幾塊錢,一個月就有上百元,而它付出的幾個小時的冷櫃空間。

網上買菜下班取菜

訂菜網目前的客戶群主要是上班族。作為客戶,你只要在網上支付購買,下班後去便利店的冷藏櫃中找到帶有自己名字的菜,到超市收銀台處的BMC機上就能完成自己的訂單。在朱的栩栩如生的描述中,BMC是一個特別神奇的東東,它外形類似於一個POS刷卡機,確切的說是基於POS刷卡機改裝而來,每台成本上千元,由訂菜網免費提供給便利店。有了這個機器之後,消費者可以直接刷一個感應卡,或者在上面輸入自己的用戶名和密碼就能完成訂單,而這種便利也讓許多便利店樂於合作。

此外,訂菜網還提供了另外一種便利:售賣的多是半成品新鮮菜餚。比如說,它會賣包括五花肉、尖椒及蔥蒜在內的一盒製作農家小炒肉的食材,而不是單賣五花肉或者尖椒。而這在為消費者提供便利的同時,也為自己的利潤添磚加瓦:一盒150g五花肉+200g尖椒售價在9元,其中的利潤可以想當然。

挑戰

「現在訂菜網的每天訂單不到一百個,PV每天大概在2000頁以上。」在朱曉義的介紹中,運營不到半年的訂菜網更像是一個小而美的試驗田,而只有10餘人的小創業團隊目前不計劃從事大規模的推廣活動,現在訂菜網所做的推廣是發傳單和電梯廣告之類的地推。

不過朱曉義的「野心」並不小,他想過進軍北京和上海等大城市,也有不少人想找他合作。但是這種野心顯然面臨各種挑戰,而第一個挑戰便是怎麼培養消費者,「買菜的人不上網,上網的人不買菜」,這無疑是一個辣手的問題。而朱曉義給的答案是,淘寶和京東等巨頭也會花精力去培養消費者,「讓我自己去培養消費者,這種投入成本跟我現在的能力和體量不匹配。」

而另一個挑戰是怎麼避免被覆制,從技術和商業模式上來說,訂菜網並不具有很高的門檻,現在許多生鮮電商都開始嘗試這種「鼠標+水泥」式的模式。不過朱曉義本人對這個問題並不以為然,在他看來,自己包括農業方面的資源、電商的經驗以及對商品的把控都幫自己建立了各種壁壘。「多有一些狼來,才能開發這個廣大的草原,我這一隻狼開發草原可能活不了。」採訪結束前,朱說了這樣一句頗具意味的話,然而訂菜網能否從在群狼的廝殺中生存下來,我們拭目以待。


每日 黑馬 訂菜 菜網 一個 生鮮 電商 範本 鼠標 水泥 去賣 賣菜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58656

不止賣鼠標 外設巨頭羅技開始多品牌轉型

提及“羅技”便會想起鼠標和鍵盤,從1982年推出一款鼠標開始,這個外設巨人基本成為鍵鼠品類的代名詞。現如今除了傳統電腦周邊外,羅技已經將觸角延伸至遊戲、音樂、視頻會議以及智能家居領域,啟動多品牌戰略、多品類策略。

從羅技財報來看,在2013年的時候新品類占據羅技整體業務不到20%,截止今年四季度,新品類已經占公司總收入的50%,且所有新品類都實現了兩位數增長。“這些增長依賴於多品牌戰略的實施。”羅技CEO Bracken Darrell表示。

“當公司單一品類到了一個高點,下坡的時候假如你不能做到一個革新,可能公司就很難再起來了。”在專訪中羅技全球副總裁、亞太區總裁劉坤告訴第一財經,“我們希望圍繞電腦周邊所打造的技術優勢延伸到新品類,幫助新品類快速成長。”

將鼠標做精做深

“羅技”一詞在法語中的意思為“軟件”的意思,但在過去的35年卻成為電腦周邊硬件設備領導廠商。但伴隨觸摸屏智能機和平板電腦的崛起,外設制造商業務均出現不同程度的下滑。

在2013年情況尤甚,例如雷柏科技2013年實現營收3.96億,比12年的4.6億下降13.87%,扣非後的凈利潤3111.65萬,比2012年的7844.5萬降低60.33%,主營業務萎靡不振。而羅技2013財年第三季度財報也受到全球PC市場疲軟的強力沖擊,凈虧損1.95億美元,營收下降14%至6.15億美元。

轉型迫在眉睫。羅技首先節省開支,壓縮鼠標研發預算,為了能夠節省每年省下的8000萬美元,羅技在2013年3月裁掉了450名員工,占到了非生產力員工總量的13%,此外還去掉了一層管理層,並將鼠標研發預算大幅降低,壓縮到只占總體的1/4。

在劉坤的記憶里,曾經的羅技基本每周都有一款新品要上市的感覺,但新品與新品之間的差異化不大,很多時候這種變化不足以吸引消費者重新購買。現如今羅技每年鼠標最多發布三四款,每一款都有非常清晰的定位和精準的消費群。“發布很多新品,要花很多的錢,你需要把你的產品少而精,將每個新品做的很大,這樣你的資源投放、市場資源才能夠聚焦。”劉坤說道。

另一大轉變則是對品牌進行重新定位,隨著鍵鼠技術發展到一定程度,技術更新速度也呈現減緩趨勢,用戶對於鍵盤鼠標的實用需求上升到外觀、觸感、做工、噪音處理等綜合因素考慮,小型化、多功能、專業化成為新的消費趨勢。

為此在設計上,除了傳統灰黑色調之外,羅技開始推出更符合年輕人喜好的“色彩系列”產品,同時針對特殊使用場景推出了靜音鼠標,以及可以在電腦、ipad、手機之間進行三屏切換的鍵盤等等。

這些變化也源自消費方式和服務升級所帶來的市場需求。“以前消費者購買鍵盤、鼠標更喜歡去電腦城找一些懂得人問一問,但在過去的三五年期間,消費者不需要懂技術,他需要你的技術很複雜,但產品足夠簡單,讓消費者感受不到技術就是一種很好的消費體驗。”劉坤解釋道。

不止賣鼠標

對於外設生產商而言,電子競技成為品牌破局的關鍵。以韓國為例,當韓國電子競技在2011年已經成為年產值40億人民幣的成熟產業,同時帶動網絡設備、IT等多個領域的發展。

根據AvazuHolding發布的《2016全球遊戲市場報告》中,截止2016年年底全球遊戲市場總額為996億美元,其中PC平臺仍然是全球遊戲的主導平臺,收入規模接近320億美元。“遊戲品類在過去的3到5年中發展速度非常快,特別是在中國,整個遊戲的發展非常快。基本上也是在過去3到5年之間保持著20%到35%的增長。”劉坤介紹道。

包括羅技、雷柏在內的外設廠商都想從中分一杯羹,提升產品曝光和露出。羅技G系列在中國簽下兩大頂級戰隊皇族RNG和IG戰隊,雷柏簽約英雄聯盟OMG戰隊,達爾優簽約英雄聯盟IM戰隊。在即將到來的英雄聯盟全球總決賽,羅技又宣布成為其官方合作夥伴,將電競化和定制化作為遊戲產品的推進方向。

除此之外,羅技將更多的錢用於非PC配件,減少對PC的依賴,拿出1億美元用於藍牙揚聲器、電話會議系統及平板配件的研發,推出專攻專業音頻用戶的UE,針對運動一族設計的音樂耳機Jaybird以及智能視頻會議解決方案等。

在新的業務領域羅技做出了眾多收購動作,例如UE曾是美國專業現場器材制造商,專為現場搖滾樂等團體提供入耳監聽設備。Jaybird則是美國的一家耳機品牌,在運動和體育使用設計方面有很深的積累。在視頻通訊方面又斥資4.5億美元收購Lifesize,後又收購意大利視頻會議服務提供商Mirial,進軍視頻市場。

在劉坤看來收購或者自研的標準在於“首先這項技術是否能夠彌補公司現有技術劣勢,例如在鼠標技術領域很少進行收購;其次,要和公司的核心業務策略相一致;同時要關註行業的未來增長機會,假如競爭已經非常激烈,價格戰打得慘烈,就沒有足夠的吸引力,最後還要關註兩家企業的文化是否能夠融合在一起。”

對於消費者而言,在音樂、視頻會議及智能家居領域羅技仍舊是一個新面孔,劉坤也坦言,“在改變消費者對羅技的認知,拓展品牌知名度以及教育市場方面羅技仍面臨很多挑戰。同時針對to B業務也面臨一個重新建立渠道和合作夥伴的過程。”

不止 鼠標 外設 巨頭 羅技 開始 品牌 轉型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47137

爱这茶语:鼠标 水泥的新SNS营销

1 : GS(14)@2010-11-28 12:11:17

http://www.cb.com.cn/1634427/20101123/168850.html

    爱这茶语采用的是比较简单的SNS营销方式:如果消费者购买了爱这茶语的茶叶,可以输入两个朋友的联系方式,爱这茶语会免费给这两个人赠送一份试用装,同时提供写卡片的服务。
               
           将创业方向确定为做茶之后,聂巍在马连道泡了整整一个月。只要有时间,他就跑过去和卖茶的商家、买茶的顾客以及上游厂商聊天儿。互联网从业多年的经历似乎在此刻帮不上什么忙,他面对的是一个陌生的行业,同时也是一个具有很多特殊性的市场。
  作为世界茶叶第一大生产国、消费国,中国的茶叶生产历史非常悠久,但与此同时却有一个怪现象:在中国,数得上的茶叶品牌寥寥无几。聂巍发现,做中国茶已经基本上成为自己一个不大可能实现的美好愿望,“中国茶有自己的一些特点,具有一定的资源垄断性”。正在踌躇之际,他接触到了德国花果茶。与上游的德国花果茶生产公司接洽之后,2010年6月,这家取名为“爱这茶语”的B2C网站正式上线了,并在短短的3个月之内将销售额做到了10万元。
  手握100万美元的天使投资,怎样将钱都花在刀刃上,这是让聂巍苦思冥想的问题。渠道问题待解不说,营销推广更需要砸钱。投石入水,聂巍需要听到更大的回响。
  寻找合适的渠道
  互联网出身的聂巍很自然想到从电子商务入手,这是他最熟悉也是渠道铺设成本最低的方式。他与团队成员用了近3个月时间搭建网站系统,导通上下游链条,一切看似顺利,但其间的挫折和困难只有爱这茶语的团队成员自己清楚。同时,聂巍还在想如何突破电子商务的局限,将品牌影响力做得更深远。“一个做互联网的人到了传统行业,在不满足于只做电子商务的情况下,不断地在撞墙,前后左右都是墙,撞得头破血流。”
  不断地撞墙与摸索,随着产业链逐步捋顺,爱这茶语的产品线完善和成熟起来。目前,爱这茶语已经有了5个产品系列、28种产品。“在调研中,我发现,女性和年轻人不大喜欢喝中国茶,对于他们来说这种文化太过于厚重了,她们更喜欢喝果汁、可乐等饮料。因此我们没有把爱这茶语归类为茶叶,而是饮品、快消品。”聂巍说。并且,他还清楚地知道女性消费者的首要诉求—美容养颜,于是将爱这茶语定位为最天然、最健康、最环保、最小资的女性养颜花果茶第一品牌。
  产品定位、寻找上游供应商、选择包装材料、设计和定制包装等难关一一闯过,然而最大的困难还是选择、构建销售渠道。虽然做线下渠道面临种种困难,但是聂巍对于电子商务必须和线下结合的想法非常强烈,也非常坚持。“当时资源都在线上,作为专门卖花果茶的网站,爱这茶语太垂直化了,受众群体也非常细分,因此必须做一些精准的线下终端。”
  聂巍决定先用两个季度的时间投入地做电子商务,通过这两个季度的销售数据了解基本的情况,为线下拓展做准备。“主要是分析我们的受众群体特征,根据二次购买率判断产品是否具有吸引力,还有消费者的地域分布等情况。从这两个季度的数据积累来看,无论是受众群体特征的数据,还是产品吸引力,都比我们预期的更为乐观。”
  与单纯地做电子商务相比,做线下渠道投入的成本会很高,聂巍认为,做线下渠道对于一个不懂行的人来说风险很大。“怎样找到最精准的终端渠道去做这个事情,又要控制风险,包括终端的销售情况,这个终端对于你的资金链会有多大的压力,一系列问题都要考虑。”
  正是出于这些考虑,聂巍想到的第一条路首先被堵死。“我最先想到的是进精品超市,比如Ole、BHG,甚至屈臣氏、万宁、丝芙兰等,从用户特征来分析,这些终端无疑是和爱这茶语的受众群体非常匹配的。但是如果这样做,就需要非常强的资金支撑来对应销售商品的压力和回款时间等问题。一不小心,资金链就有断掉的风险。进店费等成本非常高,而且每个店都要把货放进去,可能货就全都押进去了,按3个月的账期算,那时100万美元已经不知道到哪里去了;而相比之下在高端商场开自营店或代理加盟却好得多,爱这茶语蓝色港湾旗舰店现在已经开始营业,而且目前北京、广州、辽宁、江西等数个省市的代理商自己要求加盟也成功开店,爱这茶语借助他们的渠道进入各个地方。”聂巍说。
      聂巍认为,当线上的电子商务做到一定程度时,做线下门店对于线上网站的发展非常有益。“如果不是很大的B2C网站,用户的信任度是有限的,这时有一个实体店或者商场专柜,信任度会高很多。有线下店的话,做活动效果也会好很多。专柜开起来之后,用户购买转化率会增长30%以上;同时有助于强化品牌,有可能产生二次购买。目前,爱这茶语的销售线上和线下各占一半,近期我们放在线下的精力会更多一些,因为线上已经非常稳定,运转很正常。”
  到目前为止,虽然承受着很大的经营压力,但聂巍很乐观,因为爱这茶语的用户接受度和销售额一直都不错。在这种情况下,他计划逐步在北京再开3~5家旗舰性质的自营店,选址目标集中在高端商场,比如新光天地、世贸天街、大悦城等,与SPA会所等养生休闲机构的沟通合作也在进行中。“到2011年,我们还是把主要重心放在北京,重点做一些线下的事情。”
  辩证的SNS营销策略
  随着经营盘子越来越大,问题就不断涌现。“不断开线下店,不断地投入广告做营销推广,你会发现投入的钱不断地砸进去。现在最大的压力在于资金,怎样卖得更多,怎样获得更多的资金。”聂巍说,“就营销推广方面,快消品做推广的套路相对同质化,进终端、砸广告。但这样做,对于爱这茶语来说是死路一条。百分之三四十的成功率,对于我们这样的快消品新手来说,还不如不做。因此,在制定推广策略的时候,我们确定必须从用户体验的角度来做营销推广。”
  从网站上的销售数据来看,爱这茶语的受众群体主要是女性,占到七成以上。这与其女性养颜花果茶的定位是深度契合的。但是聂巍也发现了两个有趣的现象:最初设想是北京、上海、广州、深圳、杭州这样的一线城市爱这茶语的销量会比较大,但是数据显示,很多三、四线城市的销量也很大;在爱这茶语的消费者中,占最大比例的并非设想中的白领女性,而是政府和事业单位的工作人员。
  经过分析,聂巍认为白领女性在公司里相互之间的交流和沟通并不多,相对而言,公务员工作之余的交流更多一些,这种口口相传就相当于线下的SNS营销。
  “SNS营销这个概念已经提出很长时间了,但是大部分人都不知道到底什么叫SNS营销。开发一个新用户的成本是很高的—不管采用何种传播方式,广告、传单、活动等成本都很高,但是让你的会员去发展自己的朋友,成本就会很低。”
  爱这茶语采用的是比较简单的SNS营销方式:如果消费者购买了爱这茶语的茶叶,可以输入两个朋友的联系方式,爱这茶语会免费给这两个人赠送一份试用装,同时提供写卡片的服务。“对于用户来说这是很开心的事情,而对于商家来说,你会发现你的2000个用户突然变成了4000个,甚至6000个。当微博非常火的时候,我们也在想怎么利用微博进行SNS营销,后来发现在品牌影响力有限的情况下,自己发展粉丝是有限的。于是,我们开始和微博达人沟通,让他们给微博上的朋友发爱这茶语的礼物,只要转发这条微博达到一定的次数,就可以免费得到购物券或者礼物。通过这种方式,我们发出了很多体验装。作为食品,爱这茶语必须让用户深度体验,营销才能起到应有的效果。”
  与时下流行的观点不同,聂巍认为SNS营销并不仅仅限于SNS网站,而是人际关系网之间的营销过程,包括线上,也包括线下。“其实所谓的SNS传播,在旧石器时代就已经存在了。目前,我们整个的营销思路都是围绕SNS走。作为商家,要做的就是给用户一个动力,让他们尽可能多地去主动传播。任何一个厂商都可以做SNS营销,不一定都要砸好几亿去做,那样做没有太大的可复制性,更何况投入太大。现在很多SNS营销其实都流于表面。现在的问题是通过何种方式去扩大SNS营销的影响力,每周我们都会开会研究下一周怎么做。”
  今年,聂巍对于爱这茶语的销售额并没有过高的预期。“现在一个月的销售额也就在20万左右。我对于明年爱这茶语的销售额预期要高一些,希望能够做到800万以上。至于品牌建设,爱这茶语如今在花果茶市场上已经可以说是第一品牌了,因此除了将影响力做上去之外,在美誉度方面也要加强。也就是说,我们要狠抓产品质量,严把质量关。”
愛這 這茶 茶語 鼠標 水泥 的新 SNS 營銷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71828


ZKIZ Archives @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