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blog.age.com.hk/archives/3934


我不用全城熱爆的微博,不是因為怕成為盤景貓主角,而是不想收到删除通知

全球熱話的富士康第X跳,我用台灣製造、面向世界、內地被封的Plurk跟友人們談了一下,有些想法值得記下來。

很多人會把焦點放在自殺成因以至富士康的管理制度,據說現在已有上百名記者混進了廠裡揭秘,相信不久之後會有更多故事。有朋友戲言,富士康再地獄, 比起山西煤礦也算是個天堂吧。

富士康這樣講求高效率的勞工密集生產,在華南以至華東地區應該不少,富士康可能是當中比較更具效率和更具規模吧。就算富士康因為這事件倒下了,這種 強調效率的組裝線生產模式大概不會因此消失。

這種流水式組裝線,不是今天才有。富士康的壓力,源來自供應鏈的下游。以蘋果為首的品牌商,他們每當新產品推出時,要求廠商在極短促的生產期內,產 出數量龐大的產品。因為產品若未能在數月內甚至數周內推到市場,在短時間內把握火熱搶購潮,冷卻後產品的售價可能會大幅跌價。再過一年半載,存在倉內的產 品可能只值當初的四五成價值。這樣的短促的產品周期,跟我們用的傳統電器,如洗衣機、雪櫃等white goods很不同。

以前電視的產品周期很長,一部電視可以伴著一個小孩整個成長期,現在大概不可能了。

產品周期更短促的,是手機、電玩這類電子消費品,這正正是富士康的生產強項。當一般大陸廠商的管理效率只能接到大型家電的訂單時,富士康這類台商憑 藉他們大概是從日本學來的紀律為本式管理,加上比日本人更懂管理中國人,成功接到iPhone、PS3、Wii這類需要在極短時間內「谷貨」的產品訂單。

問題是,為甚麼產品的周期要如此短促呢。我去年秋天換了一部HTC Magic,當時算是「舊機」了,「新機」是Hero,其實跟Magic是同一個OS-Android 1.5。一年不夠,現在已是2.2了。

我是不是應該要再換機呢?認識有不少朋友,唉瘋出一部新的換一部。手機這東西,不是壞了才換,生產商也不可能像生產洗衣機那樣預早六個月生產存貨。 新型號一出,工人只能加班趕製。

回想自己換手機,有時真的是為了追科技,上回換手機,是最終想要一部有Wifi和GPS的,以為旅行時會用得著

再之前呢,往往是舊電池老化了。舊電池過了兩三年,在市場在已不好找,有時找到,也是舊存貨,買了回來也只有半年壽命。結果是,電池成為了縮短品周 期的利器,迫著你兩三年就要換。唉瘋更絕,電池不能隨便替換。

說起來,同一個手機品牌,每次出新手機都可以換一款電池,數碼相機等電子產品也是這樣的情況。有時去一趟旅行,要帶上幾種電池和火牛。友人說有計劃 將充電池的制式劃一通用,就像我們用2A、3AA電一樣,可惜說了近十年,各廠商還是各做各的,這當然涉及技術困難,但不想產品更耐用,大概也是其中原 因。

2010052801

舊電池、舊電子產品本身 就是污染性相當高的電子垃圾。延長產品的使用週期,新產品一推時不急著去搶購,可能對蘋果、任天堂、索尼、任天堂、HTC、諾基亞,以至鴻海及富士康等公 司的股價會有負面影響,但長遠來說,或者可以將廠商「谷貨」的壓力降低,或者可以間接減輕工人自殺的壓力。就算壓不低,至少更乎合現今講究LOHAS/低 碳/慢活/環保/有機/可再生/可持續發展/綠色的生活原則,對地球、對下一代都更有利。

在Plurk的話題,後來又扯到不用智能手機改用記事簿,然後又引伸到不用Moleskine用九因歌功課簿,甚至重用盡用舊薄和廢紙。

潮人祟尚LOHAS/低碳/慢活/環保/有機/可再生/可持續發展/綠色的生活,其實就是窮人的簡樸節檢生活。日前讀政壇八卦,謂一區之首急不及待賣了部平行進口的iPad,不知是否屬實。不過之前也有報導說他迷唉瘋、好新款的數碼單反在天安門城樓亂射,可說是生活浮誇,做壞榜樣。




富士康 富士 與舊 電池 香港仔 香港 公國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158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