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KIZ Archives


【麻煩大了】古井貢自釀苦酒

http://www.infzm.com/content/80533

俗話說「事不過三」。在經歷2005年「偷稅門」和2007年的「董事長落馬事件」後,作為徽酒代表,一度佔據亳州地區財稅半壁江山的古井貢酒公司,這次遇上的是另一起食用酒精勾兌風波。

第一次是隨著財政部駐安徽監察辦事處抽絲剝繭的調查,古井貢不得不重寫此前三年的盈利數據並由於2004年巨虧1.79億而直接被「ST」;第二次 由於掌舵公司二十年的傳奇人物王效今收受巨額賄賂遭到曝光和徹查,最終被判無期徒刑。古井貢在兩次風波中雖損失慘重,但因為中國整體經濟和消費力的調整增 長,這家唯一在A、B股市場均掛牌的白酒上市企業都能撣落塵土,閉合傷口,在短時間內恢復元氣。

或許,2012上半年貌似不錯的10.3億銷售收入,從高檔、中檔到低檔產品分別錄得從32%、54%到驚人的逾200%的同比收入增長,讓古井貢信心滿滿地選擇在半年報中「實話實說」,於是一句似乎無關痛癢的「閒筆」就這樣成了定向爆破的炸彈。

那樁發生在古井集團與下屬子公司瑞福祥食品公司間價值4551.49萬有關食用酒精的交易,已被專業財經媒體反覆計算解讀,甚至按圖索驥,人們還從此前三年財務報表中查出1542萬、4273萬和4579萬元的類似交易。

古井貢方面應該深知「食用酒精」、「勾兌」這類名詞將會挑起怎樣的敏感神經。15年前,一家曾經神奇崛起名滿天下的白酒企業也是在這同一條陰溝裡翻船,至今殘喘求活。

說的正是兩度成為央視標王的秦池。1997年初,連續三篇有關秦池從川中收購基酒而後勾兌銷售以應付快速增長需求的報導見諸媒體,一時嘩然。從此,那個綠色的秦池作為一個「弄虛作假」的代表被消費者列入黑名單,再無出頭之日。

但這種從外地採購基酒勾兌加工的做法絕非秦池一家。可以說,自1990年代白酒產銷開始放量之後,業內大多數企業均或多或少在採取這一手法,尤其在中低端產品中。

多年前,在卓文君的故鄉,距成都67公里的邛崍,就有記者注意到當地民營白酒企業已擁有專屬鐵路支線,其用途正是接駁幹線向全國一批更具名頭的規模 白酒企業輸送基酒。而後者則利用已相當成熟的「固液法」,即利用食用酒精經專業勾兌師調配製造成品,而由於這批企業資歷堅深,擁有良好口碑,在那個並非 「全民化學家」的年代,根本沒有人會提出質疑。

距秦池事件整整十年後的2007年,中國食品發酵工業研究院、中國釀酒工業協會聯合業內包括全部香型的著名企業,才出台了「固液法白酒」的行業標 準。這個標準的亮相,首次令中國白酒多年的潛規則有了一個所有參與方認可的標準,但忌憚於消費者可能的反彈,又沒有一家企業會將食用酒精列入產出品的標貼 中,更頗為默契地對這個本不涉及食品安全的製造工藝集體諱莫如深。直到古井貢事發。

中國的白酒中究竟有多少已非純糧製造?有一個粗略的算法可做參考:以目前1700萬千升的年銷量,80%是中低端酒,其中七成有染食用酒精勾兌,那麼存有嫌疑的白酒將達到1190萬千升,這意味著可裝滿238億瓶500毫升裝的酒瓶。

高檔酒自然是全糧食釀造,不含食用酒精,但大量的中低檔白酒則因成本考量,不免使用食用酒精與糧食發酵產生的微量醇類勾兌而成。事實上,不能食用的 是工業酒精,而經過五塔提純的食用酒精,其實已不含雜醇,並不可怕。但由於白酒企業在營銷宣傳中過分宣揚純糧釀造,以至於消費者一聽到食用酒精便產生恐懼 心理。這實際上成了白酒企業自己釀的一杯苦酒。


麻煩 大了 古井貢 古井 自釀 苦酒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37161

史上最大虧損:一天600億瑞郎 瑞士央行自釀苦果

來源: http://wallstreetcn.com/node/213215

瑞士央行,瑞士法郎,歐元,基礎貨幣,GDP

瑞士央行昨晚出乎市場意料宣布取消瑞士法郎掛鉤歐元的匯率下限,瑞士法郎對歐元匯率一度暴漲41%。花旗分析師估計,若以歐元兌瑞士法郎1.03、美元兌瑞士法郎0.88的匯率計算,瑞士央行的儲備貨幣損失了600億瑞士法郎(約合683億美元)。

瑞士的基礎貨幣自2011年以來持續大幅攀升。也是從2011年起,瑞士央行不斷增發貨幣,並以本幣買入歐元。獨立宏觀經濟機構Capital Economics的下圖展示了瑞士央行、美聯儲和英國央行各自基礎貨幣與GDP之比。如圖所示,高高在上的那條線代表瑞士的基礎貨幣比例。
瑞士央行,瑞士法郎,歐元,基礎貨幣,GDP
華爾街見聞昨日文章援引市場人士分析稱,瑞士央行預計歐洲央行將公布全面QE可能導致大量避險資金湧入瑞士,屆時瑞士方面無力吸納大量歐元維持本幣匯率穩定,與其被迫放棄瑞士法郎的匯率下限不如先發制人,所以決定主動放棄有關匯率下限的承諾。

花旗分析師則是指出,瑞士法郎對歐元的匯率下限需要瑞士央行每日消耗20億瑞士法郎,這種做法今後幾年無法持續,其成本高於眼下放棄下限產生的幾百億瑞士法郎損失。

去年瑞士法郎對美元匯率跌約14%,瑞士央行已表示,擔心主要央行的貨幣政策分歧。本月因市場預計歐洲央行近期可能啟動包括購買主權債券的全面QE,歐元匯率大跌。瑞士央行成為市場上唯一的歐元對瑞士法郎匯率“多頭”。

花旗預計,瑞士央行今後可能增加恢複瑞士法郎與歐元匯率掛鉤的可能性,以此創造雙向市場交易。除非明確表示“永遠不”與歐元掛鉤,否則瑞士央行可能讓掛鉤的猜測始終成為一種可能出現的情形。

(更多精彩財經資訊,點擊這里下載華爾街見聞App)

史上 最大 虧損 一天 600 瑞郎 瑞士 央行 自釀 苦果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127691


ZKIZ Archives @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