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KIZ Archives


龍年衝閘潮 直擊大陸孕婦禍港

1 : GS(14)@2012-01-19 22:00:21

2012-1-19 NM
「雙非從未納過稅,公帑點解招呼佢;雙非衝關嚟打尖,港人優先屬謊言,Hong Kong is Dying, We are Angry!」
六百多名市民,響應網上號召,週日下午冒雨在街上喊出一句一句的口號,反對大陸孕婦,特別是雙非(即父及母均非本港居民)來港生仔,搶奪本港醫療教育等福利。
近年雙非嬰數目急升,由沙士時的二千多名,狂升至一○年的三萬二千多名,飆升達十六倍;大陸孕婦「衝急症」產子問題惡化,去年全年就有一千六百多宗「衝急症」,比前年飆升一倍,連無產科的北區醫院也照闖。這批在衝閘下出世的雙非嬰,帶來連串問題,不但攻陷母嬰健康院,港媽被迫接受劣質產前檢查服務,嬰兒長大後更和本地學童搶幼稚園及小學學額,港童要被迫跨區選校。
龍年生仔潮將至,醫管局預計今年分娩人數較去年大增二成二,大陸孕婦衝急症會越趨嚴重。本港媽媽生仔變成受害者,忍無可忍,當年曾蔭權叫港人生三個,但邊境不設防,縱容大陸孕婦湧港,港媽對這個政府感到失望,不明白為何所交的稅,為什麼不是給自己的下一代享用,而是被迫用來助養別人的孩子及全家。


雨水阻不了這班香港媽媽的憤怒,「我當時已經喺產房著晒手術袍,打晒點滴,穿咗羊水,等緊催生,但突然間有個大陸孕婦衝上來叩門,話好痛要生,咁就即刻霸咗我個位!」陳小姐說起兩年前在瑪麗醫院的生仔經過就火滾。她勢估不到原來連瑪麗醫院也有雙非衝閘,「我立即同護士嘈,話點解佢遲過我來會生先,如果等超過四十八小時咁點算,護士長話唔夠牙力,後來我嘈醫生,先有產房俾我生,入到去有六張床,兩三個都係內地人!」

香港媽媽的怒吼
已有八個月身孕的鄭太,週日亦冒雨和丈夫來遊行表達對雙非的不滿,她是公立醫院初生嬰兒深切治療部(NICU)護士,見過好多雙非家庭,「而家NICU一半都係雙非BB!」她說很多大陸孕婦都冇做產前檢查,不顧胎兒安全,十分危險,「雙非父母來自國內唔同階層,有錢嘅覺得香港服務好,睇醫生有福利,窮嘅就覺得來生就無後顧之憂,我唔介意佢哋有錢來生,我哋可以收貴啲行政費用,但唔係衝閘!」她說身為前線人員要一視同仁,「如果有個大陸孕婦衝閘,佢係打尖,但如果佢開嘅度數係大啲,都要替佢生先,我哋唔會分佢係港人定內地人,但如果有得揀我都想服務香港人先,我都有啲驚自己生嗰日會好多人,要瞓走廊,因為邊個來先,就邊個推入產房,國內人未必個個都有booking,令醫護人員好難預計人手。」曾在私家醫院任職的鄭太又說,私院雙非更多,令她大感困惑,「我本來喺政府醫院做,後來轉去私家醫院,但發現原來差唔多有八成都係內地人,我唔想淨係serve佢哋,所以後來都返去政府醫院做,希望服務多啲香港人。」


大陸孕婦「衝急症」產子持續,根據醫管局數字,去年全年有一千六百五十六宗大陸孕婦衝急症案,較前年僅七百九十六宗上升一倍,重災區為屯門醫院,沙田威爾斯親王醫院及伊利沙伯醫院。當局預計龍年的衝急症室個案將高達一千五百多宗,另有三千三百多宗大陸孕婦預約,連同本港孕婦產子的三萬六千多宗,全年公院合共四萬一千多宗產子,比去年急升二成二,預計龍年的初生嬰兒深切治療部使用率會達八成九。


本刊上週六就目睹一名大陸孕婦往伊利沙伯醫院衝急症室,當時為下午六時四十分,根據醫院資料,該名孕婦名李惠蓮,數個月前由內地來港準備產子,但簽證到期仍未生得,在醫院附近租住地方逾期居留,直至作動就急忙到急症室衝閘。李在急症室登記時,當值警員立即抄下其護照資料,醫護人員替她量度體溫後,便推她入觀察室檢查,其間醫護人員發現其為第一胎,約二十分鐘後,便立即將她推入四樓產房,記者走上前追問她為什麼衝閘來港產子,她立即拉上毛毯蒙頭不作回應,記者翌日下午再去醫院,她已轉往二樓的婦科病房,有一名家人陪伴,記者再追問她們為何來港產子,她都拒絕回應,十分閃縮,不久又有一名孕婦的朋友來探訪,亦拒絕回應任何問題。


北區醫院首當其「衝」
而不設婦產科的北區醫院因鄰近邊境,亦首當其「衝」,去年全年就有一百八十宗衝急症室個案,該院急症科部門主管柯世強表示,每次有孕婦作動到急症室求診,醫護人員均心驚膽顫,因急症室晚上得兩名醫生當值,人手突然被抽調,令急症服務受阻,延長其他病人的輪候時間,生命受威脅。「試過有一名早產嬰在急症室出世,體重只有一公斤,要插喉放入保溫箱,要轉送威院初生嬰兒深切治療部,整個過程非常危急!」而另一名懷着孖胎的大陸孕婦衝閘後,醫生擔心三條人命都可能有危險,立即將孕婦送往威爾斯親王醫院,但都保不住孖胎,分娩後都不幸夭折。他表示要解決問題,除了要設法減少大陸孕婦衝急症室產子,急症室人手亦有必要增加,「就算一更有三名醫生當值,已經是危險水平。」


而另一重災區威爾斯親王醫院,問題亦每況愈下,該院早於去年二月已全面停收大陸孕婦的分娩預約,但衝閘個案卻有增無減,由年初每月只有數宗,大幅增至最近錄得的四十五宗,佔該部門工作量近一成,擔心龍年產子潮人手更加緊張。記者上週六去到醫院,發現產房已全滿,於該院待產一個月的袁小姐直言,大陸孕婦衝閘時有發生,「我住咗一個月,見過兩次。有一個前晚十一點衝閘入嚟,穿晒羊水,即晚就生咗。佢瞓喺我隔籬,嘈咗成晚,搞到其他人都冇覺好瞓。」居於馬鞍山的楊太,一○年五月於威爾斯親王醫院誕下女兒沐言時,入住的大房同房有多名大陸孕婦,亦被對方的霸道嚇一跳:「佢哋為咗慳酒店錢,每個媽媽都帶有三、四個親戚拖住大喼細喼,喺病房出面啲櫈連續瞓幾晚,我瞓近房門,成晚都聽到佢哋大大聲傾偈,又不斷嗌凍問護士拎毛毯,結果俾護士鬧番轉頭,嘈到瞓唔到。」



楊太懶理同房的內地媽媽,但到生產時,卻又目擊大陸孕婦的霸道行為,「夜晚十一點幾,有幾個內地媽媽明明已經穿咗羊水,但就死都唔肯入產房生,話要瞓喺張床度抖吓先。姑娘發惡鬧佢哋,先知原來內地媽媽諗住過咗十二點入產房可以俾少晚錢,激到姑娘死,嘈咗好耐先至說服佢哋入去生。」由於當晚至少有十多個媽媽準備生產,醫院婦產科人手不足,令楊太的生產過程受盡忽視:「我陣痛咗六個鐘,但啲姑娘根本無時間理我,結果完全無聞過氣止痛,偏偏我痛到出唔到聲,之後又因為埋線做得差令傷口發炎,嗰次經驗真係好差!」

健康院失守 產檢求其
急症室淪陷,健康院亦告失守。根據衞生署資料,一○年全港母嬰健康院服務一萬四千四百名雙非嬰,較○七年飆升三成八。家住北角的李太,去年十月帶着兩個月大的兒子哲哲到北角健康院度高磅重,波折重重,「我以為改去私家診所打針,哲哲淨係去健康院度高磅重會好啲,點知姑娘話太多內地媽媽帶BB嚟打針,佢哋做到無停手,既然哲哲唔打針,就唔幫我約下次覆診時間,佢哋無時間理我哋呢啲唔打針嘅BB。」李太當初在醫院做產檢時,已見盡不少麻煩內地媽媽,「要等三、四個鐘先可以見醫生,因為全場逼爆,一半以上都係內地媽媽,佢哋唔識聽廣東話,好多時身邊都有個中介人負責帶路同埋翻譯,再加埋一大堆親戚朋友,一個媽媽帶五、六個人,搞到現場好逼,大肚婆都無位坐,要啲姑娘發惡鬧佢哋至肯讓番個位出嚟。」


預產期為今年三月的Cherry,去年十一月在大埔健康院檢查,亦險象環生,「姑娘話一切安好,BB個頭已向下,但恐怖的事實是,BB的頭仔還是在上面,佢哋只是靠手檢,而政府醫院就信晒健康院嘅檢查結果,冇同我再做超聲波檢查,後來我買保險去私家醫生照,醫生話清楚照到仲未掉頭,腳仔向下,仲話血流量唔夠,可能會小產,要我即刻bed rest,政府同私家檢查之間只有兩天之差,唔通是我BB玩嘢?我覺得政府好兒戲,點解一次超聲波都冇?如果我信健康院繼續周圍走,真係唔知會點。我老公係公務員,原本我打算喺政府醫院生,享受應有的福利,而家真係唔敢,被迫去私家醫院生,你話幾無奈。」


衞生署表示,全港五大最多雙非的母嬰健康院,全部位於鐵路沿線,分別是粉嶺,油麻地,紅磡,西九龍和沙田瀝源,重災區粉嶺母嬰健康院,六成嬰兒是大陸孕婦所生,當中九成父母都是雙非。記者於本週一早上九時許到達粉嶺母嬰健康院,場內已有四、五十對父母帶着初生嬰兒在等候,絕大部分父母都是說普通話的雙非家庭,他們帶同親戚、推着嬰兒車,拿着大包細包行李坐在登記處前,正等候姑娘叫名入內替嬰兒打針、度高磅重,記者逗留接近兩小時,雙非家庭不絕如縷。居於深圳福田區的蕭氏夫婦,帶着五個月大的女兒一早出發,過關到香港,十時許到達粉嶺健康中心,預算花兩小時打針取藥,中午前便返回內地。蕭太謂,內地孕婦都知道香港床位緊張,討論區有不少準媽媽分享,加上有朋友教路,所以她懷孕十二週已懂得致電浸會醫院留床位,順利獲得醫生證明,再來港做產檢,去年八月於浸會醫院生產。不過,她又低聲向記者表示,即使預約失敗仍有其他門路:「你搵中介人幫手,佢哋會有辦法。」

小學學額被蠶食
香港媽媽除了擔心產子醫療服務被搶,更擔心孩子未來的教育前途受到剝削。因為不少雙非孩童已長大適齡入學,並大舉跨境到本港幼稚園及小學讀書,衝擊本地教育系統。根據教育局資料,近年跨境學童暴升,本年度的幼稚園人數多達五千七百多名,是○六/○七年度的七倍,小學及中學亦分別上升八成及一點三五倍。而北區又首當其衝成為重災區,小一本年度的統一派位共有八百八十二個,卻有一千六百人輪候,大部分均為中港家庭或雙非學童,令北區小學學額面臨嚴重不足,學童被迫要跨區到大埔、屯門或天水圍等區上學,但教育局表示暫未知願意轉區人數。上週六日是小學統一派位申請日,大批家長趕到上水惠州公立學校辦理小一派位選校手續,港人陳小姐坦言擔心「雙非」學童分薄其兒子入讀好學校的機會,「我覺得好唔公平,好擔心因為咁搞到個仔派唔到好學校,不過都冇辦法,只有無奈接受!」另一家長廖太亦非常擔心:「佢哋霸咗啲學位,萬一我個仔派唔到同區,要跨區讀書,都唔知點算!」


上水古洞村培幼幼稚園校長陶小鳳表示,校內二百四十五名學生約八成是中港家庭子女,另有約四十人是雙非學童,佔全部學生人數一成六,「由○八、○九年開始慢慢覺得有增加趨勢,學童父母好多住喺深圳福田皇崗一帶,佢哋話香港小朋友的英文和禮貌比國內都好,所以過來生仔攞居留權讀書。」培幼幼稚園已有五十多年歷史,全盛時期上下午班共有五百名學生,後來區內人口老化,後生又搬出市區工作,學生人數不斷下降,十年前就因收生不足差點被殺校,「○一年前香港出生率低,呢度附近又係舊區,唔多夠學生,當年我哋面對殺校問題,得三四十個學生,呢條河上鄉路前面嗰間愛華公立學校就殺咗,我們要生存就要開發一條出路,當年附近有小學帶小朋友過關返學,我哋就嘗試向內地學童招生,發覺需求好大,我哋就靠佢哋生存到而家。今年有個家長由北京飛來學校替個仔報名,我哋無收佢,因為佢個仔冇來。」

中介公司無王管
大陸孕婦強行來港產子,港府至今仍束手無策,變相縱容中介公司繼續活躍做生意。記者聯絡深圳一間名為「美好未來咨詢集團」的中介公司,查詢懷孕三十六週以上的內地媽媽能否到港產子,職員丘小姐即時提議「衝關」,其後便着記者聯絡香港區負責人陳先生,陳直言:「我哋可以幫你衝關,去香港私院生仔,全程有專人陪住,你可以放心。」全套服務總數二十萬元人民幣,包衝關、往返香港交通、床位費、醫院及醫生接生費、產檢費、醫院延期罰款、辦理嬰兒證件以及十四天住宿等。


記者指出孕婦無醫院預約信恐難以過關,陳即拍心口謂:「之前我哋會教佢一啲方法,譬如坐姿同埋說話語氣,點樣可以淡定啲,仲會安排特製嘅黑色衫俾佢著,佢睇上去瘦啲,海關就唔覺,媽媽一定過到關。」記者又表示,擔心孕婦衝急症室生產有危險,陳淡定道:「我哋唔係安排個媽媽衝急症室,我哋有相熟嘅私院醫生,到時會當你係緊急剖腹生產,無床位都生得,俾咗錢就會話你知係邊個醫生。」記者其後到該公司位於深圳的辦公室商討衝關細節,職員丘小姐說:「我們會有車直接載你從皇崗過關,那裡二十四小時通關,晚上過關就會容易點。」丘謂,孕婦衝關全程均毋須露面,只要坐在車上,職員就會代勞過關手續,甚至產前產後都服務周到,「產前可選在香港或深圳關口待產,會有專人陪同;產後又會代辦所有證件,護照、回鄉證那些要等幾星期的,我們拿到後可再寄給你。」


入境處過去三個月共拒絕七百六十二名大陸孕婦入境,較去年初急升約一倍。入境事務主任協會副主席倪錫水表示,近半年有多宗口岸人員被無醫生證明書的大陸孕婦襲擊事件,「當我哋職員拒絕佢哋入境後,佢嘅家人或者中介人就會發爛渣,當事人又即刻話唔舒服,總之唔肯走,我哋職員再勸佢時,就大聲叫做咩掂我,跟住就用手拍打,預計呢類麻煩情況會繼續出現。」



雙非來港產子衍生日後醫療、教育、住屋及福利等連串問題,新民黨主席葉劉淑儀表示民情已經不容忽視,「而家問題大嘛!呢個係本地同大陸人嘅矛盾,香港人覺得俾大陸人踩到上心口,呢個問題唔係用錢可以解決嘅。如果政府不能自行解決,冇更好嘅做法,就要釋法去截龍,取消佢哋居留權先得㗎!其實我十年前做保安局局長時都諗過唔俾佢哋居留權,警告話會吸引大陸人嚟香港,但當年終審法院話無問題,我哋都唔想隨便釋法,咁會對司法有影響,但而家情況已經唔同咗,連大肚婆落住雨都要上街遊行,真係好陰功。」 ####
2 : passby(15493)@2012-01-20 06:46:17

直擊大陸孕婦

個禍字用得好
3 : idsdown(1658)@2012-01-21 09:32:42

記憶中, 港英年代申請探親, 有身孕超過5~6個月都唔會被批, 咪話入境. (無意停留係港英年代, 但當年的運作係咪有點參考的地方?) 入境處係咪有權/能力去阻截但無做到?
4 : 亞力士(1473)@2012-01-21 16:28:39

其實而家都有類似做法 但非強迫 人地話無孕 你無符
5 : passby(15493)@2012-01-22 06:44:13

3樓提及
記憶中, 港英年代申請探親, 有身孕超過5~6個月都唔會被批, 咪話入境. (無意停留係港英年代, 但當年的運作係咪有點參考的地方?) 入境處係咪有權/能力去阻截但無做到?
\
根本就有心放人
6 : idsdown(1658)@2012-01-22 09:54:47

5樓提及
3樓提及
記憶中, 港英年代申請探親, 有身孕超過5~6個月都唔會被批, 咪話入境. (無意停留係港英年代, 但當年的運作係咪有點參考的地方?) 入境處係咪有權/能力去阻截但無做到?
\
根本就有心放人


同感
容易做嘛, 唔洗諗咁多未來政策制定. 總之自己有錢做上等人就話知你死, 呢班官早已是無藥可救
龍年 衝閘 閘潮 直擊 大陸 孕婦 禍港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77333


ZKIZ Archives @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