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KIZ Archives


中國首富李河君:水電站就是印鈔機 金安橋奇蹟背後的故事 丹書鐵券

http://xueqiu.com/9742512811/29129714

  說起漢能,李河君激情澎湃起來。他思維敏捷、語速極快:「漢能創造了兩個奇蹟,第一個就是花十個年頭建設的金安橋水電站。」

  提及金安橋水電站,李河君自豪之情溢於言表。這一水電站位於金沙江中游,是國務院批准的《金沙江中游河段水電規劃報告》中規劃的「一庫八級」的第五級,屬於國家特大型水電站,裝機容量達到300萬千瓦。漢能從2002年籌建金安橋電站,直到2011年一期240萬千瓦機組並網發電,耗時十年。為了便於我們理解金安橋電站的規模,李河君舉例,總裝機容量271萬千瓦的葛洲壩水電站動用了5.5萬人、歷時16年才建成,而金安橋電站的裝機容量達到葛洲壩的1.1倍。對於一家民企而言,操盤如此巨大的工程所遇到的難度可想而知。

  金安橋與漢能結緣於李河君2002年赴云南的一次考察。當時,云南的水電資源讓他眼前一亮,而云南省政府也迫切希望引入民間資本開發當地豐富的水利資源。雙方一拍即合,李河君當即決定開展金沙江水電項目可行性調研。隨後,其在金沙江中游規劃出了8座百萬級千瓦的水電站,總裝機容量超過2000萬千瓦,相當於1.1個三峽水電站。李河君一口氣與云南省政府簽下了其中的6座,規劃總裝機容量約1400萬千瓦,總投資約750億元。這是一個近乎異想天開的計劃,因為那時民營資本進入百萬級水電項目在中國史無前例。

  這個石破天驚的水電計劃所遇到的困難,讓李河君始料未及:「當時沒人相信這是真的,他們都覺得李河君瘋了,發改委領導也不相信民企能幹這個,所有的部委都批了,就發改委不同意。」發改委的擔心不無道理,畢竟大型水電站所耗費的資源對一家民營企業來說是不可想像的,葛洲壩、三峽等電站無不是傾全國之力建成。

  博弈之下,「最後就給我們幹了一個金安橋」—金安橋是6大水電站中資源較好的一個;其他幾大水電站的權益被分配給了華能、華電、大唐等國有電力企業,作為對李河君前期投資的補償,李河君可以部分參股其中,在云南金沙江中游水電開發有限公司中,漢能獲得了11%的股權。含金安橋,漢能在金沙江中游水電開發項目上總共獲得約400萬千瓦的總裝機權益,這和李河君最初的規劃相比只是一個零頭。

  「水電站就是印鈔機,年年有幾十億現金流」

  金安橋水電站的實際建設比李河君預計得更加困難。「漢能幹金安橋,可以說是十年磨一劍,幹得非常艱難,不僅面對體制上的障礙,還要面對移民、技術等各種問題。」由於金沙江水流湍急,幾個20噸的石頭綁在一起,往水裡一扔就飄走了,當時施工現場達8公里,壩高就有180米。對於當時的一系列難題,李河君至今心有餘悸。

  但最大的挑戰來自於巨額資金的壓力。李河君在自己創作的一本名為《中國領先一把—第三次工業革命在中國》的書裡,如此描述:「為了應對高峰時每天1000萬元的投入,漢能把前些年建設的效益好的優質電站一個一個地出售,這些項目都凝聚了漢能人的心血,其中最可惜的是青海尼那水電站—漢能在2003年以12億元收購,當時已並網發電?在最困難的時候,漢能將多年積攢下來的風險準備金全部投了進去,金安橋水電站項目卻像無底洞一樣總也填不滿,最後我們甚至從漢能高管個人和家裡借錢投資金安橋。」

  面對金安橋項目長達10年的建設期,李河君還要穩定軍心,團隊中並不是所有人都能堅持。「當時有一個分管金安橋項目的副總裁就中途跑了,他覺得跟著我幹沒前途。」李河君笑著回憶。在異常艱難的歲月裡,有人建議他將金安橋項目賣掉。「當時如果賣掉,我們可以掙300億」,但「這不是掙錢的事,金安橋一旦做成,我們不會缺錢,而如果賣掉,沒法對支持我們的人交待」。2011年3月,金安橋水電站一期240萬千瓦機組並網發電。

  「金安橋總投入是206億,如果現在來建,光工程就要花400多億,整個投資規模至少要翻一番,」李河君計算著金安橋的重置價值,「如果按現在很多水電站2萬元/千瓦的裝機容量來算,金安橋電站價值600億元,除掉100億元負債,淨資產也有500億元。」事實上,金安橋電站300萬千瓦的裝機容量,佔漢能水電站總裝機容量的一半還不到,漢能目前或控股或參股14個水電站,權益裝機容量高達620萬千瓦,相當於2.3個葛洲壩電廠。

  而李河君認為,金安橋水電站的建設成功,至少為漢能帶來了三個層面的收穫。其一是不菲的經濟效益,現在金安橋水電站每天的淨現金流超過1000萬元,而且,「水電價格目前被人為壓低了,如果水、火電同價的話,金安橋效益還能翻一番,每年有50-60億元」。其二是贏得了外界信任,因為「這小子把金安橋這麼複雜的事都幹成了,估計干其他也沒事,都會這麼想」,而李河君認為,商場上最寶貴的就是一個「信」字。其三是為漢能團隊帶來了自信,「漢能核心團隊通過金安橋十年的歷練,獲得了心智的成長、團隊力量的成長,我們也有了自信,覺得我們可以幹大事。為什麼我們後來能夠干薄膜太陽能?就因為我們幹成了金安橋」。

  「漢能是全球私營企業中最大的水力發電公司,年年有幾十億的正現金流。一年掙幾十億並不稀奇,但年年掙幾十億談何容易!我們的原材料成本是零,水電的特點就是一把幹起來以後,它就是個印鈔機,不管禮拜六、禮拜天,天天都這樣,」李河君坦言,之所以敢投300億元進軍光伏產業,就因為「漢能產業基礎非常紮實,有非常穩定的現金流」。在他看來,漢能是一個最沒風險的公司。
中國 首富 李河 河君 水電站 水電 就是 印鈔機 金安 橋奇 奇蹟 背後 故事 丹書 鐵券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98707


ZKIZ Archives @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