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KIZ Archives


美国将迎来第一任拉丁裔总统了吗?

http://www.yicai.com/news/2015/07/4646260.html


在加州,一个所有人都认为会发生或者已经发生的事情,终于由官方最后板上钉钉。

美国发布的最新官方人口统计数据显示,加州拉丁裔人口终于正式超过了白人人口,也就是说,在加州,白人成了少数族裔。

在许多人口统计学专家看来,加州这种拉丁裔成为主流族裔的局面,可能会是整个美国的未来。

一些更大胆的设想还包括,也许美国将很快迎来第一任拉丁裔总统。

白人成少数族裔

美国人口统计局在上个月底宣布了最新的人口数字。

截止2014年7月1日,加州拉丁裔人口有1499万,白人人口1492万,拉丁裔正式超过白人成为加州的第一大族裔,占加州人口40%。

“拉丁裔在加州逐渐成为主流族裔这个趋势,已经历经了整整一代人,现在终于有了官方数据支持”,拉丁美洲事物智库、南加州大学托马斯里维拉研究所主任罗伯特·苏罗(Roberto Suro)说。

加州也由此成为美国第三个非白人人口居多的州,另外两个分别是夏威夷和新墨西哥。

根据最新的人口统计,美国全国拉丁裔人口共有5540万,加州是拉丁裔绝对人口数最多的州,加州的洛杉矶郡则是全美拉丁裔人口数最多的郡。

加州和拉丁裔的渊源自18世纪西班牙殖民加州时就已经开始,现在的硅谷所在之地圣何塞,就是当年西班牙帝国在加州建立的第一个城市。

直至今天,从北部的旧金山“San Francisco”到南加的圣迭戈“San Diego”,加州的大部分城市名依然沿用西班牙语词。

加州拉丁裔人口在近代的真正复兴始于1970年,240万拉丁裔人口在当时只占12%的加州人口,1550万白人则占据了人口的绝对多数。

但到了1990年,拉丁裔人口已经在20年间增长到了770万,占人口比例也翻了一倍至25%。

全美人口统计报告还预测,2060年拉丁裔将占加州总人口的49%。

加州的拉丁裔人口非常年轻,平均年龄在29岁,相比加州白人人口平均年龄则是45岁。

“拉丁裔人口增速还会继续变快”,苏罗称。“这标志着一个新阶段的开始,并且还会再持续一代人。”

年轻的拉丁裔劳动力对加州经济的重要性不言而喻,他们充分弥补了白人老龄化带来的劳动力短缺。

事实上,加州拉丁裔人口的激增并不仅仅因为移民的增多,拉丁裔移民在美国组建家庭和大量生育也将人口推向了一个高潮,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的教授马塞洛·苏亚雷斯-奥罗斯科(Marcelo Suárez-Orozco)称。

加州是拉丁裔在全美崛起的一个缩影。全美拉丁裔人口数量自2000年以来已经增长了57%。根据美国皮尤研究中心,自2000年到2010年这十年,拉丁裔贡献了美国人口数量增长中的主要一块,占据了56%。

“从人口统计学意义来说,加州的未来就预示着美国的未来”,马塞洛说。

共和党压力山大

美国地产大亨唐纳德·特朗普(DonaldTrump)最近又在总统竞选演说时发表争议性言辞,称墨西哥人像水一样流入美国边境。

对此,美国最大的西语电视台Univision高管站出来称,Univision有责任维护墨西哥移民群体。

“我们对墨西哥移民的勤奋工作、热爱家庭和虔诚都有亲身理解,他们共同参与建设这个国家的未来”,Univision针对特朗普的言论回应称。

Univision代表了许多美国的西语媒体立场,它们将自己定位为拉丁裔群体的捍卫者,而不仅仅是一个中立的媒体公司。

“我们要承担比其他记者更多的责任,我们是西裔群体中的一部分,我们有义务来维护我们自己的人”,一家西语出版社副总编胡安·巴雷拉(Juan Varela)称。

“他们公开表达他们是站在西裔美国人立场上说话的”,佛罗里达一位民主党民意测验专家费尔南德·阿曼迪(Fernand Amandi)称。

随着拉丁裔群体人口的膨胀,西语媒体的话语权也在增长,这些媒体不加掩饰的立场可能会直接牵动明年的总统大选。

按照统计,目前全美有2800万西裔选民。西裔媒体正在试图最大可能地发挥它们的影响力,尤其是在选战时拷问候选人各种与西裔群体切身相关的问题,比如移民政策。

“如果西语电台的记者有五分钟来问总统候选人任何问题,他们会问的一定是移民问题”,Univision的一位前制片人加布里埃称。

西语媒体对移民政策的重视,以及拉丁裔群体中涌现的一批支持民主党的活跃人士,都引起了共和党方面的不安。

共和党人士开始抱怨拉丁裔记者总是盯着移民政策问个不停,他们认为拉丁裔群体对移民政策过度关注,遮蔽了其他对拉丁裔群体同样至关重要的议题,比如医疗和教育。

西语媒体则回应称,移民问题是拉丁裔群体关心的重中之重。

“一个政治家是反对我们,还是支持我们,完全取决于他在移民政策上的立场”,Univision的新闻节目主播乔治·拉莫斯(Jorge Ramos)说。

在移民问题上比民主党更保守的共和党,在未来只会遭受来自拉丁裔群体越来越大的压力。

早在2011年就开始出现了一种趋势,许多拉丁裔社会活动分子专门去调查那些拉丁裔共和党人的背景,尤其是喜欢揭露一些拉丁裔共和党的家族移民史中也存在非法移民现象,以此来迫使拉丁裔共和党改变他们的移民主张。

拉美概念股

一些新的商业机会也在“拉丁化”中出现。

比如全美股价最高的餐馆,既不是麦当劳也不是肯德基,而是一家叫Chipotle的墨西哥卷店。

这个每天早上11点才开,没有咖啡和甜品,菜单上只有4种选择的快餐店,自从2006年在纽约证券交易所上市后,股价已经飙升到现在的661美元/股,稳居全美股市前十。

Chipotle一个最根本的需求动力就来自族群结构变化。拉丁裔人群的增长这不仅为墨西哥卷提供了潜力巨大的消费市场,更重要的是也将墨西哥餐饮文化在美国各州普及开来,日渐成为各种族裔都能接受的主流餐饮选择之一。

除了Chipotle这种美国品牌,许多墨西哥品牌更将美籍拉美裔人口的增长看成是一个再好不过的契机。

以往墨西哥品牌就算在本土都要面对美国跨国企业的强势包围,但随着美国拉丁裔消费者的增多,许多墨西哥品牌对进入美国市场更有自信。

“我们的哲学是售卖一种思乡的情绪,而不是产品”,一位从事墨西哥食品进口的公司管理人员这样认为。

“第一代美籍墨西哥人会走进商店、看到墨西哥苏打水并购买一些带回家给他们的孩子,告诉他们以前自己在祖国的时候就是饮用这些饮料的。”


美國 迎來 第一 一任 拉丁 總統 了嗎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153657

拉攏拉丁裔選民 希拉里做得還不夠好

在最近的拉丁裔民調中,希拉里的表現並沒有超過奧巴馬的前兩次競選,其競選團隊表示,最近會開始投放西班牙語電視廣告。這種到了最後關頭才催票的做法,真的能令希拉里把支持率上轉化成實實在在的票數嗎?

各項民調顯示,希拉里在拉丁裔中的支持率領先特朗普約40%,有著顯著優勢。但是查閱歷史數據我們可以看到,奧巴馬在2008年大選中獲得66%的拉丁裔選票,對手共和黨的麥凱恩獲得23%。而後在2012年大選中奧巴馬獲得71%的拉丁裔選票,對手共和黨的羅姆尼獲得27%。根據上周五公布的Latino Decisions民調的最新結果,相比四月的民調,希拉里的支持率還從76%小降6個百分點至70%。可見,目前希拉里獲得的拉丁裔的支持率與往屆基本持平。

特朗普那邊則一直把打擊非法移民作為自己競選的一大主題,認為墨西哥移民奪走了美國人的工作,要墨西哥承擔在美國和墨西哥國境線上造圍墻的開支,並將非法移民全部掃地出門,難怪只有18%的拉丁裔選民傾向特朗普。大選開始至今,特朗普在拉丁裔中的支持率從未超過20%,上周與墨西哥總統會面時稱贊墨西哥人勤奮,一回到美國又繼續討好白人選民,拋出築墻的老話,鞏固自己的票倉。

美國的拉丁裔約有5500萬人,占美國總人口的18%,其中選民2730萬人,占所有選民的12%,與黑人選民數量相差無幾。整體而言,2016年拉丁裔選民發揮的作用可能還是有限的,但在佛羅里達、內華達和科羅拉多等關鍵搖擺州,拉丁裔選民可能會成為左右選舉的一股重要力量。而且其中有許多家庭是由合法移民與非法移民組成,一旦有家庭成員被驅逐出境,那是這些家庭最不願意看到的。

因此,希拉里在拉丁裔移民群體中的支持率占優。

相比特朗普反複拿移民問題說事,希拉里對於移民問題則謹慎平和,致力於維護移民群體的利益,強調以人道方式對待非法移民,並承諾在入主白宮後的前100天著手移民制度全面改革,包括保障移民家庭的完整、關閉非法移民拘留所、為所有家庭提供醫療保障等等。她在黨內初選階段曾投放一則名為“勇敢”的競選廣告,廣告里一個小姑娘嗚咽著說自己的父母收到了驅逐出境的通知函。希拉里溫柔地告訴這個小姑娘,要堅強勇敢,剩下的是全部交給她來操心,她會盡力幫助這些非法移民,這就是希拉里向拉丁裔群體許下的承諾。

相比初選階段的廣告,希拉里在獲得黨內提名之後,面向拉丁裔的宣傳顯得後勁不足。2008年奧馬巴競選團隊的西語宣傳負責人費德里科(Federico de Jesús)就對希拉里團隊的宣傳提出了質疑:“如果現在開始面向拉丁裔的宣傳還為時不晚,實際上越早越好。再拖下去,拖到9月底,局勢就將越發讓人焦慮”。

希拉里的拉丁裔負責人羅雷拉•普萊利(LorellaPraeli)則澄清說:“我們在新媒介、新平臺進行宣傳。”她說,希拉里的競選團隊一直在互聯網平臺、西班牙語廣播投放西語廣告,在非西語廣播中播放英語廣告,順應傳媒的潮流。

這邊,希拉里自己的團隊不緊不慢地開始在西班牙語電視臺投放廣告,另一邊,希拉里的小夥伴們已經坐不住了。本周,超級政治行動委員會“美國行動”(Priorities USA Action)就掏錢在內華達州和弗羅里達州播放廣告,力求為希拉里爭得先機。

在民主黨初選階段,許多拉丁裔選擇為桑德斯投票而非希拉里,因為桑德斯的草根政策說動了許多年輕拉丁裔,讓他們相信桑德斯可以為他們帶來實際利益。而且西語聚居區,會說英語的年輕人是全家與主流社會溝通的渠道,因此許多年輕人帶著全家奔向了桑德斯的陣營。特朗普威脅著移民群體,將他們推向希拉里。但桑德斯敗退之後,出生在美國或者主要使用英語的拉丁裔並沒有看到希拉里可以給他們帶來什麽實際利益,特朗普承諾擴大就業對他們也頗具誘惑力,因此希拉里的優勢不大。在所有拉丁裔選民中,主要使用西語或者使用雙語的選民占到57%,大於以英語為主要語言的拉丁裔選民,至少這對希拉里來說還算是個好消息。

拉攏 拉丁 選民 希拉 做得 得還 不夠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13735

拒絕特朗普以後,拉丁裔選民紛紛投奔希拉里

與往屆美國大選不同的是,今年的大選中,拉丁裔選民的投票熱情前所未有的高漲。

數據顯示,今年提前投票的選民中拉丁裔比例有了大幅提升,達到了約15%,比4年前上升了5個百分點。根據民主黨的分析,目前已提前投票的拉丁裔選民中超過半數在此前從未投過票或只投過一次票。

同時,拉丁裔選民的投票傾向也有所改變。往年,拉丁裔選民的傾向較為分散,比如:古巴裔美國人多支持共和黨,但其中年輕一代卻又漸漸偏向民主黨;中美洲及墨西哥移民則一貫支持民主黨;在定居於佛羅里達州奧蘭多周邊的波多黎各裔選民中,共和黨有一定優勢。現在,由於共和黨總統候選人特朗普在移民等問題上有過多次激進表態,許多拉丁裔選民都毫不猶豫地倒向了他的對手希拉里。

拉丁裔參與熱情高漲

拉丁裔對本次大選熱情高漲早有征兆。許多活動家和組織都在呼籲拉丁裔參與投票。一些拉丁裔將大選視為對自己人生及整個拉丁裔群體都非常重要的事情,甚至請了一個月長假為大選當誌願者。而這些人中,大部分都支持希拉里。

在佛羅里達州,移民權利組織和一些左翼公益組織聯合起來鼓勵投票,而這一活動已經開展超過一年了。他們已上門動員了100萬戶投票意願不高的選民家庭,其中60%為拉丁裔。他們在城市中分發古巴咖啡,投放廣告,借此吸引年輕一代的拉丁裔選民投票。

其間,他們會引用很多個人經歷,或以群體利益進行遊說。比如,他們會勸說拉丁裔選民為那些未登記的移民投票,同時指出,特朗普根本就不理解他們的文化,而事實證明,這些宣傳的確發揮了一些作用。

除了佛羅里達州外,在內華達州,上千選民在設置提前投票點的拉美市場外排起長龍,出現了前所未有的投票盛況。而投票數據對民主黨極為有利,選民的熱情使得民主黨在選舉前一天便掌握了優勢,這一優勢與4年前奧巴馬以7個百分點的優勢拿下內華達州的情況極為相似。

在科羅拉多州及亞利桑那州,提前投票的數據結果也同樣成為民主黨的一劑強心針。同樣的情況也發生在得克薩斯州。民主黨其實並沒有對當地選民進行大量宣傳,因此這體現了拉丁裔選民數量的激增,而且對這一群體實際投票潛力的深入挖掘終於使拉丁裔的選舉力量跟上了人口實力。而特朗普針對墨西哥等國家及移民的眾多極端言論顯然也刺激了這些選民,很可能幫助希拉里在拉丁裔群體中取得比奧巴馬當年71%得票率更好的成績。

民主黨優勢大

拉丁裔選舉熱情高漲,自然少不了民主黨的推波助瀾。民主黨在共和黨的票倉也對拉丁裔等少數族群多加關註,這一群體投票人數的上漲有可能會顛覆原有的大選格局。

在許多州,民主黨都了解到一些拉丁裔選民此前對選舉並不熱衷,或是傾向於投票給溫和派共和黨人。在民主黨的強力宣傳下,再加上特朗普的不靠譜言論,許多拉丁裔選民最終倒向了希拉里。比如一位原本支持共和黨的古巴裔選民最終改為支持希拉里,她表示,自己無法信任特朗普,“選特朗普太冒險了。”
民主黨一直在設法拉攏拉丁裔。他們在拉丁裔社區中招募代言人,投放包含西班牙語的競選廣告。通過這種方式,希拉里團隊希望告訴拉丁裔選民,她貼近他們的文化,能夠給他們想要的改變。

希拉里團隊最具說服力的策略是派出未獲綠卡或入籍的拉美移民上門對選民進行勸說。“如果特朗普當選,我們不知道他會做出什麽事,他將會讓我們的家庭分崩離析。”“我們不能投票,但你可以。”而這樣的勸說被證明十分有效。

對於目前在拉丁裔選民中的形勢,共和黨不以為意。

佛羅里達州的票數將會膠著到最後,而特朗普團隊相信許多拉丁裔將支持他。此前共和黨在美國較偏遠地區及保守州都進行了大量競選宣傳,他們對於結果相當有信心,認為民意調查所未能覆蓋的首次投票者及“沈默的大多數”將會最終幫助特朗普獲勝。

拒絕 特朗普 特朗 以後 拉丁 選民 紛紛 投奔 希拉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22778

2017年全球失業人數將首超2億,拉丁美洲最慘

國際勞工組織(International Labor Organization,以下簡稱“ILO”)最新發布的一份報告稱,2017年全球失業人口數量將達到2億,創下歷史新高。

ILO預測,今年全球失業人數將增加340萬人,2018年將增加270萬人,主要原因是勞動力人口增長速度快於就業崗位增加速度。

ILO總監萊德(Guy Ryder)表示:“經濟增長依然令人失望,全球經濟發展前景不容樂觀,創造足夠就業崗位的前景也不樂觀,更別說高質量的工作崗位了。”

7.76億人工作並貧困著

還有更多壞消息。ILO發布的另一份報告顯示,如果將通脹因素納入考量,2015年的全球薪資增速為四年來最低(2015年為所能獲得數據的最近年份)。

盡管一些發達經濟體(如美國和德國)的薪資出現增長,但其幅度抵不上其他地區的薪資下滑幅度。

有工作但仍生活在貧困中的人依然很多:ILO數據顯示,南亞半數勞動者、撒哈拉以南非洲2/3勞動者處於極度貧困或適度貧困中。

據ILO估計,2017年失業率攀升幅度最大的將會是發展中經濟體,特別是拉丁美洲。歐洲、美國、加拿大失業率將有所下降,但速度緩慢且不平均。

ILO還警告說,歐洲和北美的長期失業率問題正在成為一個大問題。約有半數的歐洲失業者及四分之一美國失業者已經6個月以上未能找到工作。

2017 全球 失業 人數 將首 首超 拉丁 美洲 最慘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32240

美民主黨迎來首任拉丁裔主席,疾呼阻止特朗普連任

美國時間2月25日,剛剛從奧巴馬內閣卸任的前勞工部長佩雷茲當選為民主黨全國委員會首任拉丁裔主席。正在分裂中的國會又迎來新的不確定因素?新主席將給民主黨和美國政壇帶來什麽呢?

在以微弱的優勢險勝來自明尼蘇達州的美國眾議員凱斯·埃里森(Keith Ellison)後,佩雷茲用他已經有些沙啞的嗓音呼籲民主黨人要帶動反對美國總統特朗普的運動,領導全美阻止特朗普連任。“我很有信心,我非常有信心”。

佩雷茲的當選是否能給深陷分裂、但仍掙紮在“特朗普陰影”中的民主黨帶來團結與希望?如他自己疾呼的那樣,佩雷茲身上的更大任務是要監督特朗普政府,以及阻止特朗普連任。

民主黨全國委員會首任拉丁裔主席佩雷茲(Thomas E. Perez)

民主黨內分化嚴重

佩雷茲是此次民主黨全國委員會主席競選中半路殺出並最終獲勝的一匹黑馬。他於去年12月15日才宣布競選民主黨全委會主席,但卻很快獲得了民主黨內大佬的支持,包括前副總統拜登及多位奧巴馬政府的民主黨官員。

宣布當選幾分鐘後,佩雷茲就任命他此次競選中的對手、頗受桑德斯等民主黨內自由與改革派黨員欣賞的埃里森為副主席。

此前,民主黨全國委員會主席的競選投票統計流程一度進入短暫擱置的狀態,因為佩雷茲與埃里森的得票數太過接近。這種情況在民主黨歷史上幾十年所未有。

佩雷茲得到了大多數奧巴馬和希拉里的忠實支持者,最後在第二次計票中以獲得總票數435票中的235票而險勝。得到桑德斯所代表的自由主義者支持的埃里森獲得了剩下的200票。第一次投票統計時,佩雷茲差一票就能鎖定勝局。

佩雷茲獲勝的消息宣布後,埃里森的支持者在憤怒中爆發,用“為了人民的黨,而不是為了錢”的口號以示對競選結果的不滿。

佩雷茲在發言中倡議,任命埃里森擔任副主席,雖然,副主席其實是個權力不大的虛職,但這一做法安慰了在場的埃里森的支持者。

隨後,埃里森接過話筒安慰他的支持者:“我們不能分裂地走出這個房間。”

首位拉丁裔民主黨主席

今年55歲的佩雷茲出生在紐約,先後在布朗大學、哈佛大學法學院和哈佛大學肯尼迪政府學院就讀,曾任律師、檢察官。2013年至2017年在奧巴馬政府中擔任勞工部長。

多米尼加裔的佩雷茲的當選誕生了美國歷史上首位拉丁裔民主黨主席,體現了拉丁裔在美國政治權力結構中的崛起。此前,古巴裔共和黨候選人科魯茲在共和黨總統候選人角逐中不乏支持者也是一個體現。

佩雷茲的父母都是來自多米尼加的第一代移民。佩雷茲的父親在二戰後加入美軍而獲得美國公民身份,後來在亞特蘭大當醫生,此後一直在美國軍隊醫院里做內科醫生。佩雷茲的母親與1930年跟隨佩雷茲的祖父來到美國,當時佩雷茲的祖父是多米尼加總統任命的多米尼加駐美大使,但由於其祖父批評多米尼加時任總統而被驅逐出多米尼加。

在2016年的總統選舉中,佩雷茲曾被認為有望成為希拉里的競選夥伴,但他最終並沒有入選。

在職業生涯的大部分時間里,佩雷茲都在從事司法和法律工作。他是著名的人權律師,在擔任勞工部長前曾任美國司法部人權事務助理部長。盡管缺少政治經驗,但佩雷茲呼籲重建民主黨的草根性並且從瞄準白宮開始努力,這一說法回應了民主黨內部認為民主黨失去了白宮、參議院以及總統大選的說法。

民主黨全國委員會其實並不是民主黨的“黨中央”,它的主要職能有三:一是推行民主黨政治綱領,二是負責政黨籌款和競選戰略,三是負責組織籌備全國代表大會。因此,其主要功能是為本黨候選人贏得選舉出主意、籌經費。

在2016年民主黨總統候選人競逐中的撕裂及希拉里惜敗特朗普的不甘中,目前民主黨的境遇讓佩雷茲想做更多事。他在勝選後接受媒體采訪時表示,委員會現在不僅僅是幫助選舉總統,而應該令民主黨團結起來。

民主黨 民主 迎來 首任 拉丁 主席 疾呼 阻止 特朗普 特朗 連任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37064

金融霸權的受害者不在美國,而是在亞洲、非洲與拉丁美洲。

1 : GS(14)@2011-11-18 11:24:13

http://www.am730.com.hk/article.php?article=81996
...
看情形,今次清場行動是一次全國性的行動,不似是各城市分頭行動的偶然巧合,幕後的策劃者是奧巴馬政府。由此可見,奧巴馬政府雖然曾利用「佔領華爾街」行動向共和黨施壓,但本質上仍是要維護華爾街的利益的。美國能維持在世界的一哥地位,除了靠軍事上的優勢之外,還得依賴在金融業上的領導地位。因此,美國無論是哪個政黨執政,都不會容許華爾街被反資本主義者佔領的。佔領華爾街附近的公園也不可以,更何況想癱瘓金融業的運作?
現實是不只執政者不會容許這樣做,連大多數美國人都不會容許這樣做。美國的投資銀行,在全世界都非常活躍,他們在冰島教漁民玩carry trade,在希臘教希臘政府以book cooking的方法入歐元,在香港趕絕華資經紀行,教富豪玩accumulator,教小市民炒warrant,炒牛熊證,為美國賺了無數的財富;美國人難道可以靠種棉花過今天這樣的高消耗的生活?
美國人可以用次按住大屋,可以用信用卡先使未來錢,可以用從中國借來的錢買中國的產品,不靠金融業靠甚麼?若然華爾街真的被反資本主義者癱瘓,美國人連發幣紅利都收不到,亦沒法自印銀紙去還外債。美債危機可能變得與歐債危機一樣嚴重。這些都是美國人不願看到的,因此美國人會下意識地支持政府鎮壓「佔領華爾街」運動。美國人是美國推行「金融霸權」的得益者,怎會真的去反金融霸權?「佔領華爾街」的示威者自誇代表99%人民的利益,實際上他們的支持者連1%的人民也沒有。
金融霸權的受害者不在美國,而是在亞洲、非洲與拉丁美洲。捷古華拉革命的時候,是去剛果、去玻利維亞;如果在最有革命基礎的地方革命也沒法成功,那不湯不水的「佔領華爾街」運動就更難有結果了。
金融 霸權 受害者 受害 不在 美國 是在 亞洲 非洲 拉丁 美洲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76623

誠信問題成隱憂希拉莉爭拉丁裔票

1 : GS(14)@2016-02-11 10:19:51

希拉莉(圖)早已棄守新罕布什爾州,令人意外的是得票率竟比桑德斯少逾20個百分點。據報希拉莉競選團隊未來將集中爭取拉丁裔選民支持,理論上有助於往後種族較多樣的州分反超前,但這批選民並不活躍黨團會議,加上希拉莉仍擺脫不了誠信問題,帶來隱憂。民主黨下個戰場是20日舉行黨團會議的內華達州,再緊接是27日舉行初選的南卡羅來納州,目前希拉莉支持率在兩州都有雙位數優勢。跟艾奧瓦州與新罕布什爾州逾九成人口都是白人相比,內華達州與南卡州的黑人人口比例高得多。希拉莉競選團消息透露,為鞏固黑人票源,馬丁(Trayvon Martin)與加納(Eric Garner)兩名被白人執法員槍殺的黑人,他們的母親稍後將為希拉莉站台。希拉莉向來亦被指較得黑人選民歡心,但這批黑人很多不是太年輕就是非法移民,不能投票,以致內華達州的黨團會議參加者其實白人居多,而黨團會議這種形式向來有利自由派參選人,即是桑德斯,因此說希拉莉在內華達州選情樂觀,似乎過於表面。希拉莉競選經理穆克(Robby Mook)直言,得不到非裔與拉丁裔選民強大支持的民主黨人,幾乎無可能贏提名,相信隨着種族較多樣的州分陸續初選/黨團會議,最遲3月就可以定希拉莉生死。



最遲3月定生死

希拉莉的誠信問題隨時再轉化成桑德斯的推動力。聯邦調查局亦證實將就「電郵門」事件調查希拉莉。亦要留意新罕布什爾初選一項細節,就是45歲以下女性選民中,桑得斯得票率較希拉莉高出40個百分點,而在較年長女性選民中,希拉莉得票雖較多,但僅多出7個百分點,可見她的女性選民票源「危危乎」。美國《華盛頓郵報》/Politico網站





來源: http://hk.apple.nextmedia.com/international/art/20160211/19486601
誠信 問題 隱憂 希拉 莉爭 拉丁 裔票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95792

從後6槍殺拉丁裔男 兩警復職

1 : GS(14)@2016-07-09 06:46:47

美國20歲拉丁裔青年洛佩斯(Amilcar Perez-Lopez,圖)去年初遭三藩市警察連開六槍轟斃,但當局至今未對涉事警員作明確紀律處分或刑事起訴,讓市民極度不滿。



死前極力逃命

洛佩斯是危地馬拉移民,在三藩市任職木匠。去年2月26日晚上,在教會區遭兩名便衣警員從後狂轟六槍身亡。警方指他持刀襲警,警員開槍自衞;但法醫和目擊者均指,警方向洛佩斯的頭後及背部要害開槍,而洛佩斯當時背向兩人「正極力逃命」。兩名涉事警員蒂夫(Craig Tiffe)及里博里(Eric Reboli),不但未被起訴,現更已復職。數十名市民前日到警委例會示威,高舉標語「將殺人犯警員收監」,要求警委確保地方檢察署盡快以謀殺罪落案起訴兩人。示威者之一史密斯神父對《蘋果》說,市民對警方積怨已久,事件觸發民怨,「(到現在)仍未處分兩名警員是不尋常」。雖與死者不認識,但明白其家人感受:「洛佩斯的家人都在危地馬拉,在這兒無親無故,我們視他如家人,要為他討回公道。」■美國《蘋果日報》記者唐芷瑩





來源: http://hk.apple.nextmedia.com/international/art/20160708/19686602
從後 槍殺 拉丁 裔男 兩警 復職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302974

【選後美國】千名拉丁中小學童反特朗普「墨西哥移民是我家人」

1 : GS(14)@2016-11-16 05:47:01

反特朗普(Donald Trump)當選新一任美國總統的示威聲浪持續。至周一(14日)加州奧克蘭市(Oakland)再有逾千名中小學生罷課走上街頭,拒絕承認他作總統,表達對國家面臨進一步種族分化的憂慮。駐美記者:唐芷瑩奧克蘭市報道超過1,000名來自不同中小學的同學下午於弗魯特維區(Fruitvale)響應由草根行動組織「重要反抗」(Critical Resistance)發起的遊行及集會,高舉「FXXk特朗普」、「不是我的總統」(Not my President)等抗議標語,捍衛移民權益、開放邊境政策、無證移民(DACA及DAPA)項目等。參與人士主要為拉丁美裔的移民後代青少年,即使在美國土生土長,也緊緊披着墨西哥和危地馬拉等國旗,毋忘父母的移民身份,不顧危險坐在馬路上表達訴求。特朗普於哥倫比亞廣播公司《60分鐘》(60 Minutes)專訪中,表明上任後將建美墨邊境圍牆及遞解有犯罪紀錄的非法移民出境。墨西哥裔的16歲少女帕迪利亞(Dayanara Padilla)表示:「他嘗試將墨西哥裔移民標籤為罪犯、性侵犯,但實際上是我們(的家人)來到美國後都很努力工作,承擔起一些本地人不肯做的粗重工種。現在會擔心自己將來或家人(在特朗普政權下),能否維持到生計。」帕迪利亞又透露所讀的奧克蘭特許高中(Oakland Charter High School)的老師並不贊同她們出席集會,認為行動是「徒勞無功」("pointless"),令有同學因恐懼走堂的後果而不敢發聲。現場的23歲社會主義者特拉克吉恩(Robert Darakjian)說:「認識有跨性別者好友在特朗普當選後無故被打,也預計特朗普會將「黑人的命也是命」(Black Lives Matter)這些組織視為恐怖分子。」特朗普當選已成事實,「現階段是集結全國的示威力量。因共和黨人已在白宮和國會形成重大力量,我們要築成強大的反抗勢力,1月到華府阻擋他的就職典禮。」縱然失望,這些青年人也未至絕望。帕迪利亞笑着向記者展示一幅正面動人畫作──由美國和墨西哥國旗合併而成的一面旗幟,「我們所有的心願就是和平,希望人人在沒有種族歧視的情況下共融生活」。




來源: http://hk.apple.nextmedia.com/international/art/20161116/19835802
選後 美國 千名 拉丁 中小 學童 特朗普 特朗 墨西哥 移民 我家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315780

拉丁裔女性成創業先鋒!全美首間墨裔銀行成古蹟

1 : GS(14)@2017-04-13 22:40:27

54年前,第一間Pan American National Bank在洛杉磯東區盛大開幕,它是美國第一間由墨西哥裔企業家所成立的銀行,意義非凡。時至今日,這棟十分有拉丁特色的建築雖然已經改朝換代、不再是Pan American National Bank,仍因其藝術以及歷史價值,在近日被選定為國定古蹟,成為當地唯一成為有「墨西哥特色」的歷史地標。駐洛杉磯記者:陳志豪
Pan American National Bank是在1963年時由墨裔女實業家巴紐埃洛斯(Romana Acosta Banuelos)與幾位當地商人共同成立;當時拉丁裔的商人往往因為貸款問題,無法開創自己的事業,因此巴紐埃洛斯希望透過這間銀行,成功幫助拉丁人創業。巴紐埃洛斯後來甚至在尼克遜總統時期在美國財政部任要職,成為拉丁裔女性的一個成功象徵。時至今日,仍然有許多當地人十分想念高齡已經92歲的巴紐埃洛斯。「事實上,有些印製的美國紙鈔上頭還有巴紐埃洛斯女士的簽名呢」。當被問到Pan American National Bank原址將成古蹟,在對面開設房地產經紀公司已經25年的拉莫斯(Sergio Ramos)也感到於有榮焉。他表示自己曾經與巴紐埃洛斯有過數面之緣,也一直很欽佩她,「巴紐埃洛斯在擔任司庫時的表現十分卓越,而從她之後,由拉丁裔女性來擔任這個要職似乎成為一種傳統」。拉莫斯說,現在看到她一手催生的銀行被定為古蹟,成為永恆的象徵,真的感到非常開心。其實這棟建築不僅是意義重大,從外觀看來,也十分具有美感。當時銀行為了要讓這個地點成為一種象徵,特地請來了知名的建築師斯托克代爾(Raymond Stockdale)進行設計。波浪圓弧狀的屋簷,的確十分搶眼吸睛。外觀方面,更是請到墨西哥藝術家梅札(Jose Reyes Meza),以馬賽克的手法拼貼了建築正面的四幅壁畫。這個名為《我們的過去、現在、與未來》(Our Past, Our Present, and Our Future)的壁畫作品,透過極為複雜的方式把墨西哥神話做了完美呈現:從今日的眼光來看,不但文化意涵深遠,也有極大藝術價值。「許多人會來到這個地方,透過是拍照或者是畫畫的方式來記錄這個建築」。拉莫斯說,由於建築本身已經超過50年,所以銀行的管理階層一直試圖要重新裝修,但不管他們怎麼考慮配色或改裝,都不會動到馬賽克壁畫的部份,只因為它已被視為經典藝術。「當我每天上班的時候,這些壁畫不但賞心悅目,也不斷提醒着我關於自己的拉丁起源,我永遠會以此自豪」。那當該址被定為古蹟,對當地經濟是否有何影響呢?任職於洛杉磯保育團體Los Angeles Conservancy的多明格斯(Laura Dominguez)在接受傳媒訪問時表示,雖然該地被定為古蹟,但並不代表社區沒有重生的機會,「若是有好的開發案,還是能夠透過正式的評估程序來評量重建的可能」。而拉莫斯則從他專業的地產經紀角度表示,「即使房價不會有顯着上升,但一個社區有這樣的歷史地標絕對不會是壞事,何況還是這麼具有文化意義的古蹟」。




來源: http://hk.apple.nextmedia.com/international/art/20170413/19989288
拉丁 女性 創業 先鋒 全美 首間 間墨 墨裔 銀行 成古 古蹟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330406

籮霸拉丁音樂頒獎禮捧獎

1 : GS(14)@2017-04-29 23:41:45

由《Billboard》雜誌舉辦的拉丁音樂頒獎禮前日於美國邁阿密舉行,「籮霸」珍妮花洛庇絲(Jennifer Lopez)先以一襲網紋黑色高衩低胸裝行紅地毯,隨後又換過一件同樣少布的銀色晚裝亮相,她於頒獎禮共獲得年度社交藝人及Telemundo明星獎兩個獎項。至於《狂野時速》(Fast& Furious)系列男星雲狄素(Vin Diesel)就開口金與Nicky Jam表演。難得生性暴龍哥創科眾籌夢,遭隱世肥報販秒殺! https://goo.gl/hnEB7D「蘋果VR」App
App store下載:https://goo.gl/0kW2cK
Google Play下載:https://goo.gl/4K7EHw




來源: http://hk.apple.nextmedia.com/entertainment/art/20170429/20005074
籮霸 拉丁 音樂 頒獎 禮捧 捧獎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331972

股票掌故 | 香港股票資訊 | 神州股票資訊 | 台股資訊 | 博客好文 | 文庫舊文 | 香港股票資訊 | 第一財經 | 微信公眾號 | Webb哥點將錄 | 港股專區 | 股海挪亞方舟 | 動漫遊戲音樂 | 好歌 | 動漫綜合 | RealBlog | 測試 | 強國 | 潮流潮物 [Fashion board] | 龍鳳大茶樓 | 文章保管庫 | 財經人物 | 智慧 | 世界之大,無奇不有 | 創業 | 股壇維基研發區 | 英文 | 財經書籍 | 期權期指輪天地 | 郊遊遠足 | 站務 | 飲食 | 國際經濟 | 上市公司新聞 | 美股專區 | 書藉及文章分享區 | 娛樂廣場 | 波馬風雲 | 政治民生區 | 財經專業機構 | 識飲色食 | 即市討論區 | 股票專業討論區 | 全球政治經濟社會區 | 建築 | I.T. | 馬後砲膠區之圖表 | 打工仔 | 蘋果專欄 | 雨傘革命 | Louis 先生投資時事分享區 | 地產 |
ZKIZ Archives @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