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KIZ Archives


中環在線:柬埔寨想靠生力啤減貧 李華華

2010-10-27  AD




 

生力啤係香港人 嘅朋友,呢句嘢聽咗唔知幾多年,但有理由相信,生力啤未來嘅真正朋友,會多埋柬埔寨子民!柬埔寨《星洲日報 》報道,話生力啤睇好當地經濟前景同投資環境,有意去嗰度進行投資,而生力啤主席蔡啟文星期一上午去完見人哋個總理洪森之後話,有意響當地搞吓能源、天然 氣、電訊同埋化工……而點解諗住響當地幹一番事業,佢話係因為柬埔寨政治局勢穩定同埋響國際上享有良好信譽……咁主人家洪森又有咩講呢?佢當然話歡迎生力 啤嚟投資,仲話生力啤可以進一步促進柬埔寨工業多元化、提供更多就業機會,從而協助柬埔寨政府完成減貧工作!要外資幫手減貧,估唔到佢咁都講得出口,唔知 洪森係咪隊咗一打生力先講o架呢?


中環 在線 柬埔寨 想靠 生力 減貧 華華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18887

想靠加薪留住人才?華爾街你太天真了!

來源: http://wallstreetcn.com/node/106428

高盛、摩根大通、花旗、美銀、摩根士丹利等華爾街大行均準備給初級員工加薪。此輪加薪漲幅普遍在20%至25%之間。高盛正計劃給下一屆入職的分析師加薪1.5萬美元,以應對科技業對頂級人才的爭奪。(更多精彩財經資訊,點擊這里下載華爾街見聞App)

在華爾街工作是一項痛苦的經歷。越來越多的投行初級員工正在逃離紐約,轉投舊金山的懷抱。在那里,他們可以站在跑步機上工作,公司還提供吃不完的免費零食。

加薪或許可以留下一部分人才,但這並沒有解決華爾街在招聘上的核心問題。

要想知道為什麽,你先得知道華爾街最希望招聘的是什麽樣的人。這些人被稱作“文藝複興人”(Renaissance Kid)。他們在高中時努力學習,進入了哈佛、耶魯、普林斯頓或者沃頓商學院,他們大學成績優異,並且有著令人驚嘆的課外活動。他們的專業一般是人類學或者社會學。在大二、大三的暑假,他們在華爾街實習。

Renaissance Kid通常有多家投行的Offer供他們選擇。華爾街之所以那麽喜歡他們,是因為他們不是只會讀書的書呆子。在他們身上,銀行高管看到了自己的影子。他們想象著這些孩子像自己一樣,自信的與客戶閑談,並最終取代自己接管華爾街。

然而,華爾街對這些Renaissance Kid的吸引力已經大不如前了。盡管名校生還在申請華爾街的職位,但是申請人已經不是Renaissance Kid了。事實上,在華爾街的眼中,目前的申請人是“二等公民”。投行真正想要的人湧向了矽谷的Google和Facebook。而這扼殺了華爾街投行的榮耀與自豪。

加薪並不會將Renaissance Kid帶回華爾街。他們選擇科技業而非金融業的主要原因並不是薪水,而是更酷的生活方式。在Facebook工作能提升他們的自我優越感。在他們的眼中,在科技業工作可以繼續在精英紮堆的環境下工作,而不用出賣自己的靈魂。

然而,華爾街也不用擔心,即使沒有Renaissance Kid,投行也不會崩潰。相反,處境反而會更好。

想象一下,高盛招聘的學生不再來自哈佛大學的政治科學專業,而是來自馬塞諸塞州州立大學的經濟系。

來自州立大學的學生每周可以自願工作100小時,而無需“保護周末”的政策。他們不需要你哄他們幹活,能在華爾街幹活已經讓他們倍感喜悅。事實上,即使高盛對他們減薪15000美元,他們依然會死心塌地的為華爾街賣命。


想靠 加薪 留住 人才 華爾街 華爾 你太 天真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109664

轉型三次,跨境電商OFashion想靠買手突圍

來源: http://www.iheima.com/project/2015/1108/152706.shtml

導讀 : 跨境電商OFashion想靠買手突圍,但它面臨著兩類競爭對手,一是洋碼頭、Hi購等海淘類創業公司;另外一個是尚品、寺庫等老牌時尚電商。在肖宇看來,OFashion專註垂直品類,目標人群不一致。

i黑馬 麻策 11月7日報道

過去一年,OFashion迷橙(以下稱OFashion)在“沒有做過任何推廣”的情況下,拿下了百萬用戶。對於一個全球時尚買手購物平臺而言,“低調”的行徑與所屬行業的格調並不相符。“我們有三不:不補貼、不打廣告、不買流量。大部分創業公司市場推廣的成本能占到公司總成本的百分之七八十,這錢我們不花”,OFashion創始人兼CEO肖宇向i黑馬表示。

三次轉型,鎖定C2C

肖宇出身廣告行業,有簡短的奢侈品企業從業經歷。這是他第一次創業。除了個人愛好之外,“互聯網+時尚產業”的發展趨勢和中國用戶消費理念的不斷升級,堅定了他選擇時尚行業的信心。

OFashion電商模式成型前經歷了多次轉型。最早命名MFashion,主打個性化閱讀的時尚新媒體,推送最前沿的時尚資訊和奢侈品牌展示。但資訊+廣告的模式是“撿了芝麻丟了西瓜”,雖滿足了用戶獲取信息的淺層需求,但忽略了用戶即消費者核心的購物需求。“他們對購物渠道和價格的興趣比資訊本身更大”。

不久,產品易名OFashion,轉型基於LBS的全球奢侈品專賣店搜索引擎。但過高的市場評估和極低的使用頻率,使產品在試行一個月後不得不急速變陣。這是肖宇的第三次轉型探索,開始主攻全球奢侈品價格檢索比價,工具性深受歡迎。團隊也憑借此版產品獲得清流資本100萬美金的天使輪投資。

去年10月,OFashion全面向電商轉型,抓住了四個點:模式C2C;重度垂直時尚奢侈品類;采用買手制;面向國內高端人群的跨境海淘。解決一個問題:實現用戶需求與代購之間的高效匹配。

轉型初期,團隊經過探討對B2C模式給予否定。肖宇認為,時尚類商品尤其奢侈品SKU廣而淺的特點(品牌多,貨量小),不適合B2C倉儲為主的銷售方式。其中有兩個原因:一是時尚商品的個性化,市場需求無法預測,庫存不可控;二是貨囤倉庫,將承擔貶值風險。

在B2C模式無法跑通之後,肖宇把目光轉向C2C,代購就是一種典型的C2C模式,巨大的市場需求已被驗證。不過在肖宇看來還缺少將其系統化、規範化、可控化的平臺。

而建設平臺,“雇傭”買手成為整個模式中不可或缺的元素。買手不但是”供貨商”,也是消費者的時尚顧問。按照OFashion的規則,成為簽約買手前,需要接受面試,提供海外身份證明,繳納保證金。“我們的保質金是3-5萬,收與不收差距很大,可以起到威懾作用,必要時候還可用於賠付。”肖宇說。

截至今年10月底,OFashion平臺的買手數量已經達到130多個。肖宇透露,今年平臺交易總額已過億元,個別優秀買手月流水已過百萬,毛利按10%-15%計算,收入相當可觀。

紅海中尋藍海

在電商紅海中,作為海外代購平臺,OFashion面臨著兩類競爭對手,一是洋碼頭、Hi購等海淘類創業公司;另外一個是尚品、寺庫等老牌時尚電商。在肖宇看來,前者與OFashion的差異相當於銷售全品與專註垂直品類的區別。而老牌時尚電商客單價大多遠超OFashion,目標人群與OFashion有重疊但不一致。

與寺庫等動輒高達6000-8000的客單價相比,OFashion的客單價鎖定在1500元上下,面向中間用戶群體,屬於“電商紅海當中的藍海”。這種定位有其考量,客單價再往上,市場規模會太小;而500元以下,市場過度飽和,已打得不可開交。

 盡管年交易額已過億,但OFashion依然靠著融資來維持。肖宇心里還沒有收取交易傭金的計劃,哪怕這是項目的核心收入來源。“現在平臺所能提供的價值還沒有到收取傭金的臨界點,盈利要一環接一環,先建立好足夠高的價值壁壘,然後再談盈利模式吧。”肖宇說。

近期,OFashion已經開始嘗試B端買手店,組建了一支VIP銷售團隊,肖宇對下一階段的發展信心滿滿。他預計,明年最晚後年平臺的收入模式就會清晰起來,“因為產品在變,所以盈利模式也會發生改變”。

黑馬檔案:

項目名稱:OFashion迷橙

創始人:肖宇、劉建國、顧寧

規模:60人

融資進度:天使輪100萬美金

投資方:清流資本

所屬行業:電商

轉型 三次 跨境 電商 OFashion 想靠 靠買 買手 突圍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168442

自稱“外貌協會會長”,他想靠美甲生意撬動女性市場

來源: http://www.iheima.com/project/2016/0105/153613.shtml

導讀 : 對於所有女生來說,美是一個能夠輕易撬開她們錢袋子,卻永遠不會過時的市場。過去一年,深諳此道的創業者們更是把“她經濟”延伸到美甲、美容、美發等跟美相關的各個領域。

i黑馬訊 王亞奇 1月5日報道

對於所有女生來說,美是一個能夠輕易撬開她們錢袋子,卻永遠不會過時的市場。過去一年,深諳此道的創業者們更是把“她經濟”延伸到美甲、美容、美發等跟美相關的各個領域。MISS CANDY創始人趙明就是這批創業大軍中的一員。

售價高過國際品牌

“這個事為什麽你做可以,是骨子里的基因決定的,我喜歡時尚的東西。”戲稱自己是“外貌協會會長”的趙明對i黑馬表示。

趙明最初是在杭州經營一家電子商務公司,主要做國際美甲品牌的線上代理。但在那幾年里,趙明隱隱覺得中國本土品牌的時代要到來了。在他看來,韓國這個5000多萬人口的國家,就有九家化妝品上市公司,而中國卻寥寥無幾,這個市場存在很大的機會。

但是做線上代理永遠是為別的品牌打工,趙明覺得應該在積累四五年用戶群體後做自己的品牌。

確定了創業的想法後,趙明開始思考創業方向。在他的概念里,男生是極致的性價比動物,在中國做品牌非常難。做女性的生意,吃和旅遊不是他的性格,服裝鞋帽箱包等已經是一片紅海,而化妝品方面,大部分女生更信任美國、法國、歐洲、日韓的品牌,對國內護膚品存在天生的偏見。

思來想去,只有彩妝在中國還存在機會。做了大量市場調研之後,趙明發現彩妝品類中傳統美甲行業存在很多痛點。比如傳統美甲產品良莠不齊,但花費卻並不便宜。做一次美甲往往需要一兩個小時,想要換顏色還要再去美甲店卸除、上色,洗甲水中又含有丙酮成分,對指甲也有很大傷害。

基於綜合分析,2014年6月,趙明和之前做品牌代理的團隊上線了專註健康美甲產品研發和銷售的MISS CANDY。

“MISS CANDY的產品線都是圍繞健康美甲的主旋律來研發生產的,我們要從這個品類切入,來做健康的美妝產業,這是未來可以用8年到10年去做的事。”趙明指出。

MISS CANDY從最初的產品研發到上市歷時3年多,用戶群體定位在25~34歲之間的女性。趙明透露,MISS CANDY的單瓶價格頗高,每瓶在58到98人民幣之間,而有40多年歷史的知名美甲品牌OPI在美國售價大概7美元。之所以價格高昂,趙明認為各家在材料的選擇上不同,相比於水性健康美甲產品,MISS CANDY采用的是樹脂美甲。

誕生之初到現在,MISS CANDY在產品形態上,先後經歷了從日拋型,到持久度在3至5天,再到現在3.0產品可以保持14天的三次產品叠代。

用戶參與感方面,MISS CANDY將購買過MISS CANDY產品的用戶都聚攏到微信朋友圈中,截至目前,已獲得了15萬粉絲。並設有單獨的團隊,一對一的與這些用戶溝通,收集用戶反饋,讓用戶參與產品研發,新色票選等。

在趙明看來,過去中國的化妝品牌做不好是因為這些品牌都以渠道為中心,不知道自己的用戶是誰,在哪里,因此把他們變成移動端的永久用戶也就無從談起。MISS CANDY則是以用戶為中心,基於用戶需求研發產品。

“市場之爭一定不是價格之爭,而是產品之爭和用戶的心智之爭。中國是一個山寨社會,很多國外的知名產品,去化妝品研究中心兩天就可以做出一樣的,只有當你成為某種品類的代表,在用戶的心智中占領了一個席位,品牌才會誕生。”趙明表示。

線下線上二八開

過去,電子商務的發展打破了傳統線下商業的遊戲規則,但是在線上商業發展的過程中,線下體驗同樣成為彌補其短板的重要形式。

MISS CANDY於去年8月開始在一流的shopping mall發力線下體驗店。目前已經在上海、杭州等地開設了10家線下體驗店。趙明透露,MISS CANDY計劃2016年在全國一二線城市的核心商圈開設60家體驗店。未來,線上銷售將占MISS CANDY總銷售量的80%,線下銷售占20%。

對於開店和銷售額看似失衡的做法,趙明解釋,彩妝最大的需求是功效,功效的背後就意味著用戶體驗,如果沒有線下體驗,很多東西都是空談;其次,中國現有的消費環境下,如果沒有線下體驗店或專櫃,也很難稱之為品牌。據趙明表述,目前線下店的轉化率已達到60%~80%。

MISS CANDY已於今年8月獲得亞商資本等投資的5000萬人民幣A輪融資,趙明強調,未來在線下體驗店方面,2.0版本的店鋪將會增加咖啡、讀書等簡單的增值服務;APP目前還處在工具性產品,2.0版本將增加美甲商城;產品拓展方面,MISS CANDY將從健康的美甲產品切入,未來做健康的全品類美妝產業。

自稱 外貌 協會 會長 他想 想靠 美甲 生意 撬動 女性 市場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180244

想靠選擇權穩賺權利金?先搞懂規則 以為「還能下單就代表沒風險」 慘賠九千萬元

2016-07-25  TWM

訴求以小搏大的選擇權,讓一般投資人躍躍欲試,期待財富翻身。 但,在研究選擇權買、賣方交易策略前,其實,更應該弄清楚的是,期貨商的遊戲規則。

從事營建業的陳先生,今年五十多歲,三十歲起投入股市,算是台股老手;二○○三年,他在營業員的推薦下接觸台指選擇權交易,自認心態保守的他,雖然交易金額達到三、四千萬元,但操作策略是押寶於獲勝機率較高的「盤整盤」,以「賣出賣權」搭配「賣出買權」,只要指數在一定期間內沒有大漲大跌,就能穩賺權利金。

「就像收租金的概念,每三個月結算一次,穩拿權利金。」這樣「穩收租金」的賣方交易策略,確實一度讓陳先生帳上獲利越滾越大,直到一一年八月全球股災,加上隨後全球股市普遍出現暴漲暴跌的劇烈震盪,才戳破他的認知。

如果對選擇權稍有了解,多半知道選擇權的特性之一,可說是「買方風險有限」,至於賣方,雖然理論上獲利機率較買方高,但「虧損風險卻可能無限擴大」;也就是說,如果採取賣方策略,對於停損點的掌控必須極為嚴格,否則可能造成難以挽回的虧損。

一一年八月股災,陳先生固然成為系統性風險下的犧牲者,但真正造成他財務災難的根源,在於對保證金交易制度、追繳與建立新倉等相關規定,與期貨商之間的認知有落差,讓他不但沒有意識到保證金不足的問題,反而不斷加碼建立新倉,最終賠掉九千萬元。

投資人疑問

發出追繳通知 還能下單?

台股成交量低迷,不少散戶近來逐漸轉往期貨、選擇權市場尋求短打機會,而陳先生這堂九千萬元選擇權風險課的核心,在於搞懂期權市場賴以維持交易秩序、且保護交易人控制風險的保證金制度。

陳先生回憶,在那段「不斷虧錢,但也不斷加碼」的過程中,「帳戶經常出現權益總值低於維持保證金的情況,營業員卻從來沒有真的要我們補錢進去,只拿了一份文件請我簽名,至於為何要簽名,他也說得含糊不清,當時我不以為意,根本不會有保證金不足的聯想。」陳先生說,後來才知道,那就是所謂的「保證金追繳通知」,他心中的最大疑惑是:為何已被發出「追繳通知」,卻還能繼續下單、建立新倉,以致虧損雪球越滾越大?

要釐清實務運作,找到答案,就必須先搞懂四個期貨專有名詞,分別是原始保證金、維持保證金、權益數及權益總值。只有看懂這四個名詞,才能了解「追繳通知」及「建立新倉」的交易規則。

首先,「原始保證金」是期交所規定,投資人在下單前、帳戶內所需的最低金額;原始保證金會因市場行情變動而有所調整。其次是「維持保證金」,代表當投資人已經持有部位後,帳戶內最低所需的保證金,若帳戶餘額低於這個數值,期貨商就會發出追繳通知(目前稱為「高風險帳戶警示」),建議投資人必須補到原始保證金。

「權益數」是期權帳戶當日淨值,加上當日「期貨部位」的浮動損益;至於「權益總值」,則是「權益數」加「未沖銷買方選擇權市值」減「未沖銷賣方選擇權市值」。以陳先生案例來看,他只做選擇權賣方交易,因此在權益數扣除未沖銷賣方選擇權市值後,權益總值就會低於權益數。

問題在於,期貨商雖以「權益總值」低於維持保證金,向陳先生發出追繳通知;另一方面,卻以數字較高的「權益數」,當作可否繼續下單、建立新倉的標準,只要「權益數」高於原始保證金就能下單。於是,雖然保證金早已被不當的操作一路侵蝕,但陳先生誤以為「既然還能下單,風險就還能控制」,持續進場「攤平」,最終導致保證金不足的部位,全數遭到斷頭砍倉,虧損累累出場。

操作眉角

隨時注意權益總值水位

期交所期貨商輔導部副經理張文禮表示,「就先前制度來看,期貨商以權益總值(低於維持保證金)當作高風險通知標準,以權益數(高於原始保證金)作為建立新倉依據並無不妥,陳先生遇到的正是這種情況。」因此,只要帳戶內權益數高於原始保證金,期貨商就可接受客戶下單;不會因投資人收到追繳通知,就認定盤中不能建新倉。

自一三年起,主管機關統一以權益數(低於維持保證金)當作高風險警示,但對於「不做期貨、選擇權只做賣方」的人來說,「權益數」中包含了賣方預先收取的權利金,因結算前不是實際獲利、不能算是自己的錢,所以操作時,不能僅憑主管與期貨商機制來控管風險,更應隨時注意自己的權益總值水位。更重要的是,期權操作畢竟屬於高槓桿,進場前必須先想清楚。

整體而言,未來投資人在做選擇權賣方交易時,不要以為「還能繼續下單」,虧損就不會太大,很可能「權益總值」、也就是自己帳上真正的金額,已低於維持保證金而不自知,甚至持續建立新倉,擴大虧損。在目前交易制度已有讓投資人低估風險的疑慮下,只有搞懂遊戲規則,嚴控交易風險,賺錢才踏實。

撰文 / 歐陽善玲

 
想靠 選擇權 選擇 穩賺 權利金 權利 先搞 搞懂 規則 以為 還能 下單 代表 風險 慘賠 賠九 九千 千萬 萬元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09503

新形態平台撼全球,巴西奧運也想靠它吸客 小吃攤、大企業都能賺的「皮卡丘+」商機

2016-07-25  TCW

「宅在家打遊戲」,這句話在任天堂推出手機遊戲《Pokémon Go》(簡稱寶可夢)後,將徹底被改寫。

過去,能夠風靡世界的電子遊戲,都打破當時遊戲的想像空間,而寶可夢打破的不只是手機遊戲的遊玩區域限制,玩家為了抓到寶可夢裡的卡通人物皮卡丘,打破了虛擬世界與實體世界間的界線,帶來新的巨大商機。

讓實體店人氣狂飆

披薩店花300元吸引玩家,業績增75%

你,現在可能還沒機會下載寶可夢,也不知道在街上抓皮卡丘的魅力在哪裡。但,八年前,你可能曾經坐在辦公室裡,用電腦螢幕登入臉書的遊戲《開心農場》,偷過你座位對面的同事,在他田裡所種的紅蘿蔔。

在臉書這個平台上的《開心農場》,開啟了社群遊戲的互動風潮,只是所有玩家得坐在電腦螢幕前。

你只要想像:當電腦螢幕變成手機螢幕,螢幕裡的虛擬農田變成公園,紅蘿蔔變成皮卡丘,更特別的是,你跟臉書網友就一起出現在公園裡抓皮卡丘。虛擬世界的想像,在實體世界發生,它帶給玩家的樂趣,不只是幻想成真,一隻皮卡丘在實體世界帶來的商機,更打破了傳統的商業規則。

場景,來到美國紐約。寶可夢只推出不到一週,日活躍用戶就達二千一百萬,看好這股熱潮,紐約一家披薩店L'inizio Pizza Bar,僅花十美元(約合新台幣三百二十元),在寶可夢的遊戲內購買誘餌在店內投放,讓遊戲中的精靈到店裡聚集,競成功吸引玩家上門捕捉精靈,並順便消費,一個週末下來,業績競暴增了七五%。就連王建民所屬的美國大聯盟皇家隊也來參與寶可夢商機,已預告未來的主場比賽,玩家將有機會在球場內抓到更多的精靈。

場景,再轉到巴西,四年一度的奧運八月將在里約舉辦,但受茲卡病毒影響加上政經情勢不穩下,門票嚴重滯銷,也讓里約市長帕亞斯(Eduardo Paes)在臉書上公開向任天堂喊話,希望寶可夢趕快到里約開放,期望能多刺激一下門票買氣。

這些例子,就是讓任天堂成為日本新飄股,八個交易日漲幅逾一倍的真正原因。

打造O2O生態圈

商品在遊戲中曝光,帶動實體消費

全球網路世代的遊戲,在《開心農場》打開社群概念到顛峰後,隨蘋果推出iPhone而進入手機遊戲世代,玩家焦點從電腦移王手機。曾被《財星》雜誌封為史上最佳App的《憤怒鳥》,或是全球擁有近五億玩家的《Candy Crush》都曾紅極一時,但這些遊戲的商業模武,不外乎一次買斷或月費制,再者就是免費遊戲,讓遊戲廠商從廣告客戶手中賺錢,一切都建立在虛擬世界內,且大多只是遊戲廠商或平台賺到錢,連帶的實體消費相當有限。

寶可夢做到了過去熱門遊戲辦不到的事情:它不僅只是一個遊戲,它將打破「手機遊戲與實體世界」的界線,讓所有的人都能分享其中的商機。

想像你現在帶iPhone出門,許多業者的活動都要求你下載App。App改變了實體世界的行銷與交易模武,而寶可夢就是一個新的蘋果App Store。

蘋果iPhone的成功,最關鍵的因素是推出了App Store。在這個平台裡,所有的人都可以當App開發商,製作出手機應用程式在平台上供使用者下載。蘋果掌握平台的開發與經營權,負責將應用程式的銷售給蘋果手機的使用者,並且研究使用者的需求,指導開發商定價或用不同策略經營,再將從使用者身上收取到的費用分成給開發商。

在經濟學上有個名詞,叫搜尋成本(Searching Cost),指買賣雙方尋找最合適的交易對象所付出的花費,可以是實質的金錢,亦可以是所付出的時間成本等。

App Store形成一個三方互利的循環生態圈,大幅降低開發商與使用者之間的搜尋成本。對使用者面言,可直接在單一平台找到所有需求,且應用程式在開發商成本大幅下降的情況下,可能更便宜,選擇更多樣化;對蘋果來說,它不需要負責應用程武的開發工作,只要建構平台就能滿足手機使用者的需求,同時賺入極大利潤。

若以App Store來類比,寶可夢就像一個連結虛擬與現實的平台,玩家就是使用者,而真實世界的店家就像把產品上架到App store的開發商,而且消費行為是發生在真實世界之中。

寶可夢帶來的生態圈,就是O2O(Online To Offline,指線上行為帶動線下消費)商業模武的最佳實證。

它的優勢讓消費者於真實世界中有實體消費行為,不論是和披薩店、球賽、甚至觀光景點的合作,一樣成了一種三方互利的平台。從最基本的商家在遊戲內購買虛擬道具,吸引玩家上門,順便進行實體消費,乃至於未來商家可以與遊戲開發公司洽談更全面性的合作,像是在特定景點推出專屬的精靈,或全新的捕捉方法等等。

美國支付平台TrialPay(編按:二〇一五年已被Visa收購)的執行長倫沛爾(Alex Rampell)在二〇一〇年時提出O2O的概念,並認為這種商業模武才是未來的康莊大道。根據數據顯示,即使在電子商務最發達的美國,仍有九二%的比率是實體消費,這表示以現況而言,短期內電子商務仍比不上龐大的實體消費經濟。

倫沛爾舉例說:「日普的網路購物者每年花費約一千美元,假使普通美國人每年收入為四萬美元,那麼剩下的三萬九干美元到哪裡了?答案是,大部分都在本地消費,人們會把錢花在咖啡店、酒吧、健身房、餐廳、加油站、乾洗店和髮廊。」

平台本身賺到玩家與實體店家的錢,玩家得到有趣的遊戲體驗,也為實體店家帶來客流量,這正是O2O商業模式的真實體現。咖啡店、酒吧、健身房、餐廳等實體地點,都是皮卡丘可以出現的地方,也是寶可夢可以吸引人潮前往,進而將人潮變成錢潮的關鍵。

帶動手遊新熱潮

如何讓用戶出門,成開發商新挑戰

看準寶可夢暴紅熱潮,而且玩家必須一直開著GPS定位才能玩此遊戲,網路流量與信號穩定就變得相當重要,腦筋動得快的美國電信商T-mobile就送給用戶一年內免費的寶可夢流量,只要因玩這款遊戲產生的數據費用,通通放送,這對沒有網路吃到飽服務的歐美市場玩家,確實是個不小的誘因,也成T-mobile搶市占的噱頭。

由於這款遊戲偵測到玩家移動太快的話,精靈便不會出現,於是像分類廣告網站Craigslist上,就出現專車武的服務,專人開車慢慢帶你到各地去捕捉這些精靈,這款遊戲甚至取代了部分約會軟體的功能,也有不少夫妻和情侶把出門一起玩這款遊戲當作一種約會的選擇。

與任天堂合作,開發出寶可夢的Niantic 執行長漢克(John Hanke)接受英國《金融時報》專訪時指出,未來寶可夢將開放商家在特定地點置入贊助廣告成為精靈的聚集點,置入廣告後,能透過GPS得知產生多少的人流量,並藉此跟商家收費。

同時也觀察市場反應,這等同於把過去網路上的廣告以流覽量收費的方武實體化,而且更準確也更有效,印證了O2O模武的閉環理論,將線上虛擬世界的行為,帶動線下實體消費,再從線下反饋回線上。

寶可夢透過AR(擴增實境)概念,利用手機相機鏡頭,讓玩家角色可以投入在遊戲世界中,增強實體感受、也更能融入遊戲環境。這樣的概念,勢必將帶動未來的手遊程武,必備的元素都將要能帶動消費者的實體行為,像是運動競技遊戲要有誘因,讓玩家去運動用品店添購裝備;食譜App要讓消費者能在上面直接訂購食材,但所考驗的就是這個乎台能否讓消費者有對寶可夢一樣的黏著度。

漢克表示,這款遊戲將推行到逾兩百個國家。這代表,寶可夢現象也許不久後將延燒到台灣,更代表這樣的模式將改變未來網路與實體世界的商業交易法則。

撰文者趙維孝

形態 平臺 臺撼 全球 巴西 奧運 也想 想靠 靠它 它吸 吸客 小吃攤 小吃 、大 企業 都能 能賺 賺的 皮卡丘 皮卡 商機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09693

股票掌故 | 香港股票資訊 | 神州股票資訊 | 台股資訊 | 博客好文 | 文庫舊文 | 香港股票資訊 | 第一財經 | 微信公眾號 | Webb哥點將錄 | 港股專區 | 股海挪亞方舟 | 動漫遊戲音樂 | 好歌 | 動漫綜合 | RealBlog | 測試 | 強國 | 潮流潮物 [Fashion board] | 龍鳳大茶樓 | 文章保管庫 | 財經人物 | 智慧 | 世界之大,無奇不有 | 創業 | 股壇維基研發區 | 英文 | 財經書籍 | 期權期指輪天地 | 郊遊遠足 | 站務 | 飲食 | 國際經濟 | 上市公司新聞 | 美股專區 | 書藉及文章分享區 | 娛樂廣場 | 波馬風雲 | 政治民生區 | 財經專業機構 | 識飲色食 | 即市討論區 | 股票專業討論區 | 全球政治經濟社會區 | 建築 | I.T. | 馬後砲膠區之圖表 | 打工仔 | 蘋果專欄 | 雨傘革命 | Louis 先生投資時事分享區 | 地產 |
ZKIZ Archives @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