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KIZ Archives


高球袋大王蕭崑林,兩度歸零反轉學 里約奧運七成高球袋 這個台灣人做的林洧楨

2016-08-08  TCW

二〇二八年巴西里約奧運八月五日登一場,暌違百年後.高爾夫球將重返奧運兢賽項目。你或許不知道,這些選手所使用的球袋,有六、七成,都來自台灣的企業——中呈實業之手。

走進桃園幼獅工業區占地約六百六十坪的舊廠房,變成高爾夫球袋的觀光工廠。一進門,如同百貨公司服飾專櫃般,陳設若自創品脾Vessel包含皮帶、皮包等各武商品,直到走上二樓,我們才會看到真正的寶庫:世界球王戴伊(Jason Day)、球后高寶璟、高球傳奇名將老虎伍茲(Tiger Woods)等球星球袋全都蒐藏在這。

這裡,見證了中呈董事長蕭崑林兩次大起大落,重新歸零再出發的人生。

目前,全球一年約生產五百萬至六百萬個高球袋,中呈約占八%,雖非市場占有率最高,但在使用者最撓剔的選手旗艦袋精品市場中,卻獨得耐吉(Nike)與阿迪達斯八(Adidas)、TaylorMade等七大高球品牌倚重,成為獨占九成市占率的第一代工大廠。

就像高爾夫球是個人運動般,這位高球袋大王職涯近三十六年的悲喜滋味,只有他自己最懂。

一場戰爭,他做起高球袋生意

三年零訂單,負債千萬、股東跑光

學工業工程出身的蕭崑林,嗅到一九七〇年代石油起漲商機,二十七歲就創業,搶進中東產油國撈金。短短三年,企業年營收衝到八百萬美元,賺到,人生第一桶金。

但兩伊戰爭爆發後,讓其中東生意全沒了。原本連高爾夫球怎麼打都不知道的他,轉念把所有資產投入他人推薦的高球袋生意,但第二個低潮卻緊接而至。

明明市場在成長,但中呈自家高球袋放在淡水高球場寄賣,一年連一個袋子都沒賣出。「頭三年零訂單二讓股東嚇到跑光光,只剩負債達一千萬元的蕭崑林獨撐大局,最隆的時候,妻子四處標會、到處籌錢。他知道,球袋市場可期,但卻面臨著「後天很美好,但活不過明天的難關。

最低迷的時候,蕭崑林回憶高爾夫球袋很大,單單幾百個庫存就可以堆滿整間屋子。他望著滿屋子的球袋,不知道做出來的這些能幹嘛?但,負債讓他知道,「如果放棄,就是大家都賠死。

走投無路時,他割破了潛在客戶——一家準備進軍高球的日本約具大廠大和(Daiwa)留給他的樣品袋研究,他想徹底弄懂,自己為何就是做不出一個好袋子。

原來,蕭崑林一直都依賴做過皮包的股東經驗來做南球袋,只求好看,但用料品質、設計全都與專業高球袋有很大落差,大和才會對他說:「你做的袋子沒有人會買,從現在開始學做我的袋子,估計四年後我們可以開始做生意。一蕭崑林等於從頭開始,p U皮料是高球袋最重要的材料,他找上塑料大廠南亞幫忙,南亞要求下一定訂單量,他咬緊牙關再負債買料。之後,他發現大廠會多用個防鏽密封套片來解決綱釘生鏽問題,讓球袋更耐用,這是他過云沒注意到的細節。雖然套片單價便宜,但因為台灣本就沒什麼人做高球袋,根本沒有量產品可以用,他只好跑到彰化五金產業聚落裡蹲點,每天挨家挨戶找人幫忙做。

三十四歲後的時光,是他人生的高峰。當時高球主力市場在歐美國家,亞洲才剛起步二局球袋又星局球具市場中相對小的領域,多半都是球桿業者兼做,專業高球袋廠還很少見。環境條件給了蕭崑林時間去升級品質,接到了來自日本大和與歐美的訂單,甚至在他面臨人生第二次大低潮時,給了他一線契機。

接沒人做的小單,到中國蓋廠苦?二〇〇一年,蕭崑林五十一歲。經歷中國紅色供應鏈衝擊,他沒辦法想像明明材料成本就占售價一半,為什麼中國產品的價錢,能比台灣便宜一半,「生意全沒了,品質沒有用、聲譽也沒有用,就因為價格。」他的王國一夕崩潰。

轉捩點,來自耐吉所釋出與老虎伍茲相關的一張訂單。

當時,正是伍茲處於人氣最顛峰時刻,耐吉想以伍茲五歲就打出名號的故事當包裝,推出一款針對五歲到七歲兒童的高球袋,品質要求與售價至少一百美元的成人球袋一樣,但每袋製作預算只有不到二十美元,又是一年只有八干支的小單,沒人要接,最後才找上蕭崑林,這也是他手中僅存的訂單。

當時蕭崑林處於人生最低潮。蕭崑林夫妻都是基督徒,他們曾連兩天三次問上帝:「應再就此一搏嗎?」每次翻到的聖經回應都是:「放手再去闖。」

蕭崑林好友、老德燕中醫院院長陳進成轉述蕭崑林當時面對最低潮時,轉向正面思考:「(這)是神要調整他的腳步,他做得還不夠好,反省後,他讓自己重新爬起來。」

蕭崑林咬牙砸錢,依耐吉要求的細節走人中國蓋新廠,原本八干支的下單量,也在一年內激增到二十二萬支。之後,其他國際大廠品牌訂單從此源源不絕而來。

耐吉青睞中呈還有另一個原因。它肯在最不確定的逆境下,嘗試新可能。

靠客製重生,觀察選擇手習慣

拿球、放毛巾都記錄,轉化成新設計

專攻高球用品的星裕國際沓一深經理施議振指出,要拿耐吉訂單,每年新品需要有不同主題、材質、概念或架構等環節調整,對代工廠考驗很大,相較於傳統高球品牌往往五到十年才改版,是迴然不同的文化。

蕭崑林透露,過去局球袋多交由球桿公司幫忙設計,很少像他們專注於球袋設計。現在,中呈一年動輒要畫三、四十款球袋,他們會去觀察每一位選手的打球習慣,甚至是性格特質。像幫韓裔女高球選手魏聖美設計球袋時,大量使用粉紅花朵凸顯選手花俏的一面,但呈現如果不夠大氣,反而會影響選手上場氣勢,「這當中的拿捏就非要靠經驗,」蕭崑林說。

他連選手放毛巾拿球、拿水壺的習慣都要記錄,因為這會影響他把水壺袋設計在哪一側,還有高、低位置,反覆琢磨,都是為了確定選手拿水與放桿時會順手。

長年負責中呈訂單的南亞經理林明鑫則說,蕭崑林近年對材質選用也很大膽,像新研發出的No Sew塑膠皮料比較貴,只有少數鞋款使用,優點在於它是百分百環保材料,中呈已率先他人使用。

「苦難是化妝過的祝福」

不管前方有無光明,要有摸黑前進勇氣

蕭崑林近三十六年的人生幾乎都與高爾夫球為伍,但殘酷的現實是,一九九七到二〇〇一年是近年高球發展的高峰,老虎伍茲光環不再俊,市場逐步下滑到只剩高峰期約六到七成規模,之後呈現平盤至今。

我們好奇,這是否代表他又進入第三個人生低潮?但他這樣回答我們:反而看到新商機。因為職業選手只有世界排名男子前百名、女子前三十名有廠商贊助,但排名在這之後的選手,其實也有需求。

蕭崑林的下一步,是用他在美國自創的品牌Vessel,搶攻商機。

離開時,我們最印象深刻的一幕是 :二樓展示廳中,一面黑色大牆刻著一個人背著球袋前進的背影。蕭崑林帶領我們參觀時,原本侃侃而談的他一看到這面牆,若有所思的停頓了十多秒才開口:「不管前面有沒有光明,都(要)有摸黑前進的勇氣,這就是我創業過程的寫照。

在最低潮時,他總想著:「苦難是化妝過的祝福!」或許就是正面思考,讓他能越挫越勇,打造出今日的球袋王國。

蕭崑林

出生:1950年

學歷: 中原大學工業工程系

經歷:冠冕實業中東貿易公

現職:中呈實業董事長

文.林洧楨

高球 大王 蕭崑 崑林 兩度 歸零 反轉 奧運 七成 這個 臺灣 灣人 人做 做的 的林 林洧 洧楨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09658


ZKIZ Archives @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