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KIZ Archives


有人因它而大賺 有人因它而丟官 一次搞懂第三方支付

2013-08-12  TWM  
 

 

七月二十九日,一位金管會任期最久的主委去職,壓倒駱駝的最後一根稻草,竟是「第三方支付」。

倉卒之間下台的,是陳裕璋。金融圈的人說他保守,網路圈的人罵他怕事,但這都無礙於他久坐金管會主委的位置。直到今年七月,就在陳裕璋下台的十天前,網路家庭(PChome)董事長詹宏志的一記重炮抨擊,成了陳裕璋去職的引爆點——「要一個阻礙社會進步的金管會幹嘛?乾脆廢掉算了。」讓詹宏志氣到跳腳的,其實是六月四日,一紙金管會發布的新聞稿,直接主張:「非銀行之第三方支付服務業者,不得經營多用途支付使用之儲值業務。」這份新聞稿,直接挑動急欲開放第三方支付的電子商務業者神經,更引爆了詹宏志對金管會的怒氣,他召開臨時記者會痛批:「有政府如此,何須敵人?」台廠未戰先降?

支付寶當武器 淘寶網攻台話說從頭,我們得先認識,到底什麼是第三方支付?

廣義來說,在一樁交易過程中,除了買賣雙方外,透過第三方來代收、代付金流,就可稱之為第三方支付。

所以,我們在台灣用悠遊卡購買捷運車票、用iCash在便利商店購買食物、用隨行卡在星巴克買咖啡,這些動作都可稱為由第三方支付,因為我們都沒有掏出金錢來消費,而店家的所得也不是直接向我們收取金錢。

這些對於你我再平常不過的行為,從實際生活搬到虛擬的網路空間後,一切都改變了!

試問,如果今天我們要在網路上購買父親節禮物,你會如何結帳?方式有三:刷卡、ATM轉帳、貨到付款。很顯然地,你得有一張信用卡,要不也得有一張金融卡,這些都是在銀行業務的管轄範圍裡,只要牽涉到金流,都得透過銀行做媒介。

可是,二○○九年一月十五日,一個立法院三讀通過的法案——《電子票證發行管理條例》,改寫了遊戲規則。此後,我們可以先把錢存進悠遊卡裡,用悠遊卡買車票、消費購物,金流的媒介從銀行換成了悠遊卡公司。

「悠遊卡公司不是銀行,都可以做,網路業者沒道理不行?」那是去年底,一場詹宏志與媒體的年終聚餐;那日的八天前,同一批媒體才剛和詹宏志最大的宿敵淘寶網吃過飯,代表出席的是淘寶網海外業務總監李芃君,飯桌上談的就是淘寶網如何靠著支付寶的便利,在淘寶網特有的「雙一一購物節」,創造一九一億元人民幣的驚人業績。

消費者想在淘寶網上購物,只要先開戶,在支付寶上存進一定金額,就可以透過淘寶網來支付購物費用,不論是小自十元、二十元,大至三千元,都能用支付寶來購物。同樣地,海外網站訂飯店、在亞馬遜(Amazon)網站購物,最常見到的支付平台Paypal,也有相同功用。

有沒有「卡」差很大

悠遊卡可以 網購卻不行的確,當台灣第三方支付連個影子都還沒見到時,其實美國第三方支付業者PayPal已有十五年的歷史;就連阿里巴巴集團旗下,為淘寶網應運而生的支付寶,也已經成立九年,最後還成了淘寶網攻台的最佳利器。

「因為第三方支付的特性,是等買家收到貨之後,在鑑賞期內確認無誤,支付寶才會把錢付給賣家,這麼一來,買家就不用擔心買到不良品,或付了錢沒收到貨。」一名經營電子商務多年的主管說,這打破了台灣人對中國賣家的刻板印象,無形之中,也讓消費者對淘寶網有了信任感。

這在在都讓詹宏志嗅到詭譎氣氛,面對媒體提問與淘寶網相關問題,幾乎無一不答,但已經跟政府機關磨了四年的他,始終耐著性子、樂觀看待,「信用卡代收已經看到曙光,『支付連』最快年底就能上線,第三方支付還要再努力。」今年三月,詹宏志拉著行政院政務委員張善政、經建會主委管中閔開記者會,網家旗下的第三方支付公司「支付連」終於開通上線,讓消費者在露天拍賣上購物,可以透過刷卡的方式,由支付連付款給賣家。

為什麼得經過層層關卡?「因為九○%的賣家都沒有信用卡收付款的資格。」詹宏志說,有了支付連做媒介擔保,可以讓買賣交易更安心。

這還只是第三方支付服務的開頭罷了,因為終究仍得透過銀行來代付這些錢。「關鍵在儲值。」一位電子商務主管說,當消費者可以直接將錢存進支付寶的帳戶裡,需要時直接扣款,不再透過銀行,才會創造大筆金流的流動。

然而,這直接踩到金管會的地雷,因為在金管會的定義裡,只要消費者把錢存進「支付連」就叫「存款」,聽在詹宏志耳裡,簡直不可思議;同樣地,消費者也是把錢存進悠遊卡、iCash裡,但這在金管會的解讀卻成了「禮券」。

第三方支付的形式,主要分成先付(Pay Before)、現付(Pay Now)與後付(Pay After)。先付其實就是儲值的概念,就像悠遊卡,是一種預備消費;現付則是現金轉帳,直接將錢透過銀行轉匯;後付如信用卡,消費者拿到商品,錢由銀行先代付,消費者再將錢付給銀行繳卡費。

若按照金管會六月四日的新聞稿來看,電子商務業者想做第三方支付,得先變出那張「卡」來。「這不就是笑話?」一名電子商務主管說,包括央行代表在審查會議上問詹宏志,存款準備率是多少,都是用銀行的角度來看第三方支付,「但我們做的是電子商務,想的是讓買賣交易更便利,不是銀行。」其實,詹宏志對第三方支付服務開放的訴求很簡單,與其連十元、二十元的網路購物都要刷卡,為何不能把悠遊卡小額付費的觀念導入,讓網路購物更方便?

搬走誰的乳酪?

創造龐大金流 金融業新敵不過,也不是全部電子商務業者都對第三方支付懷抱雄心壯志,長年觀察網路趨勢的新一代網路創業者愛卡拉執行長程世嘉就指出,「在大陸,平均七人才有一張信用卡;在台灣,幾乎人手一卡,信用卡付款太便利了,幾乎八成以上的網購金額是透過信用卡,甚至還可運用超商的到店取貨,改採第三方支付的誘因,好像沒那麼大了。」程世嘉進一步分析,以遊戲業者為例,智冠、遊戲橘子都已經有自己的金流系統,玩家原本就會自行買點數,不會因為多了第三方支付的功能,而有所改變。頂多只有做電子商務的人,多了第三方支付當武器,可以留住人流。

既然台灣發卡密度高,消費者改採第三方支付的誘因低,為何詹宏志還是急得跳腳?來看看這個數字,一二年,光是消費者「停泊」在支付寶的金額就高達三百億元人民幣,也就是說,從消費者把錢儲值進支付寶帳戶到實際消費扣款之間,龐大金流就為支付寶帶來操作空間。

過去三年來,大陸第三方支付的交易規模成長速度分別是一○○.一%、一一八.一%與六六%,甚至交易規模可望在今年達到五.七兆元人民幣,便可知第三方支付的迷人之處。

「所以他們推小額信貸,讓賣家可以申請最多十萬元人民幣的貸款,甚至後來推出『餘額寶』來理財,都是第三方支付延伸出來的新形態。」一位電子商務主管說,這些才是電子商務業者垂涎的肥肉。

第三方支付交易流程

買家

1買家付款 第三方支付平台 2通知收到款項 賣家3.寄送商品給買家 4商品鑑賞期結束 5款項撥付

有人 因它 它而 而大 大賺 丟官 一次 次搞 搞懂 第三方 支付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73492

從瀕臨停產到年銷億片 台灣還有人因它被詐騙 日本雷神巧克力暴紅的祕密

2014-03-17  TCW
 
 

 

最近要去日本的人,被要求帶回來的伴手禮多半是雷神巧克力,因為在台灣一片難求。這個連日本首相安倍晉三都喜愛的巧克力,其實一度面臨停產命運,靠著對產品的堅持和自信,終於等到成功的一天。

撰文‧孫蓉萍

「昨天小泉進次郎來總裁室找我討論選戰的事,他看到桌上有雷神巧克力,問說:『我可以拿嗎?』所以我就給了他三個。」日本首相安倍晉三在他的臉書上留下這段話,還附上兩人開心拿著雷神巧克力的照片。

安倍晉三不只一次放上他和雷神的合照,可以看出他對這種巧克力的熱愛程度,另一個原因則是要展現他的親民,因為雷神最大的特色就是庶民價格又十分可口。最近這股風潮也悄悄吹向台灣,因為超商大缺貨,還有人因為網購雷神被詐騙,三週內就有四人被騙,平均損失一萬七千元左右。

雷神系列最早推出黑雷神,是內含可可餅乾的牛奶巧克力棒,7-ELEVEn二○一一年就引進黑雷神巧克力,售價十五元,去年九月再引進份量加大的大雷神巧克力,售價二十五元。近來大雷神突然暴紅的原因,統一超商公共事務部分析指出,第一是,大雷神份量大又不貴,不少學生覺得好吃,就在網路上分享,造成商品搶購潮;另一個原因是,今年春節時推出袋裝限量款,滿足職業婦女辦年貨的需求。因此在學校或在辦公商圈的超商,大雷神都供不應求,上市至今已賣出三百萬片。

俗擱大碗 引爆台灣搶購潮大雷神暢銷,又帶動黑雷神的銷量成長一倍以上,這兩種巧克力各創下單日銷售超過十萬片的紀錄。甚至有網友追著物流車跑,凌晨就在門市排隊等著購買,瘋狂程度讓日本製造商有樂製菓公司都受寵若驚,春節期間該公司還將六成的產能都提供給台灣。今年問世二十週年的雷神巧克力現在看來十分風光,其實它曾經因為乏人問津,甚至面臨停產危機。

有樂製菓是一九五五年成立的甜點業者,現任社長河合伴治從父親河合四郎手上接班經營,產品以巧克力為主,另有餅乾、蛋糕等。該公司最知名的產品黑雷神巧克力,是由二十多歲的員工在一九九四年開發出來。這種微苦的可可餅乾加上甜的牛奶巧克力,瞄準的消費者是年輕人,而不是小孩。現在有苦味的巧克力已經蔚為潮流,但在二十年前卻相當罕見。

儘管有創新的產品上市,但有樂製菓是資本額僅一千多萬日圓的中小企業,沒辦法在媒體上大做廣告,只能靠業務員一步一腳印地努力推銷,因為缺乏宣傳,市場反應不如預期,知名度一直無法打開,也很難在大型量販店或超商上架,唯有在九州地區還算獲得好評,因此公司甚至打算停產。靠著九州業務員的堅持,並且相信雷神的潛力,這項商品才勉強保留下來。

在思考如何突破困局的過程中,有樂製菓意識到雷神的「物超所值」,正是大學生最喜愛的特質。因此決定開拓大學消費合作社通路,果然見到成效,雷神甚至創下在京都大學合作社點心類第一名的紀錄。

東京農工大學消費合作社職員白石昌則○五年底出了一本書︽消費合作社的白石先生︾,大賣九十萬冊以上。這本書是以學生提問、由白石回答的方式,討論合作社內五花八門的問題。書中一名學生問:「我很喜歡雷神巧克力,請趕快進貨。還有,包裝上說『大受女生歡迎』,是真的嗎?」白石回答:「十一月三十日就會進貨,對於缺貨,我感到非常抱歉。廠商非常貼心,『Black Thunder'下面特別翻譯成『黑雷神』。閃電也劃過女性的心。」這段描述,讓雷神成了各大學合作社不可或缺的商品。時時注意市場人氣商品的超商,○六年也開始在店內陳設這項商品。

金牌選手加持 紅到奧運去○八年雷神又多了一個超級粉絲,因為北京奧運拿下體操銀牌的日本選手內村航平,也是雷神的愛好者,使它的知名度更上一層樓,有樂製菓還在奧運前緊急送了三百二十片到他手中。一二年倫敦奧運他奪得金牌時,他媽媽獻給他的不是花,而是雷神,成為媒體焦點。

九四年問世到○三年間,生意清淡到有時候生產線一個月只開工一次,○四年雷神的全年銷量不到一千萬片,○六年超商開始賣雷神之後,銷量終於突破二千萬,第二年更成長到三千萬,○九年增加到一億片左右,現在一年可以賣出約一億四千萬片,該公司一二年度(一二年八月到一三年七月)營業額九十億二千萬日圓中,估計三成來自雷神。

同樣是雷神,也設計了各種變化,例如紅雷神(花生口味)、粉紅雷神(草莓口味)、白雷神(白巧克力)等,而且常有銷售時間或地區限定,讓消費者保持新鮮感。河合伴治指出,雷神兼具「口味、價格和份量」三方面的魅力,創造了一個新市場。經過多年努力,雷神已成為男女皆愛的國民甜點。

當初有樂製菓的業務員到處拜託人家買雷神,現在則是因為經常缺貨而到處向人賠不是。資深企管顧問笠井清志分析指出,雷神能夠物超所值,關鍵在於巧克力和餅乾都自行製造、降低成本,才能在競爭激烈的巧克力甜食市場,佔有一席之地。

「(吃雷神)可以讓身體消除疲勞。」安倍晉三振興了日本經濟,人氣因此水漲船高。他最愛的巧克力,也因此創下銷售佳績,預料日本和台灣還會繼續受到雷神的電擊。

有樂製菓

成立時間:1955年

負責人:河合伴治

資本額:1140萬日圓

主要業務:製造銷售點心

營業額:2012年度90.2億日圓雷神暴衝!

雷神巧克力在名人加持下,銷量持續成長●2006年《消費合作社的白石先生》書中提到雷神。

●2008年北京奧運,內村航平獲體操銀牌,打響雷神巧克力知名度。

●2012年倫敦奧運,內村航平獲金牌,雷神成為媒體焦點。

瀕臨 停產 到年 年銷 銷億 億片 臺灣 灣還 有人 因它 它被 詐騙 日本 雷神 巧克力 暴紅 紅的 的祕 祕密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94033

商業生態戰 | 雷軍15分鐘敲定的投資,難道只因它在做大火的H5?

來源: http://newshtml.iheima.com/2015/0124/148983.html



2014年11月,白鷺引擎(下稱白鷺)獲得順為資本千萬美元融資。協議簽訂前,白鷺創始人兼CEO陳書藝等一行5人與順為資本創始合夥人兼董事長雷軍見了一面。僅15分鐘,投資即被敲定。雷軍歷來謹慎,很少投資失誤,對於這筆交易,他的算盤很直白:白鷺對小米生態有很大幫助。

事實上,白鷺也是一個生態型公司,只是和小米相比,它的體量還太小。把雷軍的生態往下拆分,宏觀是手機生態,往下是HTML5(下稱H5),再往下是H5遊戲。

《創業家》一月刊以生態化生存為封面,對當下的這場商業生態戰進行探討。十億美金做公司,百億美金做平臺,千億美金做生態。生態戰略下的競爭,考驗的不是企業的單打獨鬥的能力,而是“打群架”的組織能力。

如今,對於處於產業鏈上的每一家企業而言,要麽考慮是否要自建生態,建成一張大網;要麽融入別人的生態之中,在巨頭博弈中“站好隊”。接下來,我們來說說H5的故事。


 
 
什麽是H5遊戲?
 
H5是一系列制作網頁互動效果的技術集合,它能在移動端做出Flash做不出的動畫效果,即H5就是移動端的web頁面。在PC上,H5遊戲的對應是客戶端遊戲,而移動端對應的則是原生態APP遊戲。
 
白鷺的位置在哪兒呢?關系很交錯。我們有三個產品——引擎、工具、加速器,每個角色的位置均不同。CP在創造內容時,引擎出現了,CP拿它去開發遊戲。這給了CP一個驚喜,感覺每天都有一個活雷鋒給他們送鐵鍬挖礦——我們是開源、免費的。拿到引擎後,他們會發現,做H5遊戲如此簡單:幾個小時就能開發一款遊戲,不用操心適配,只要做創意就好了。在發行商、渠道之間,我們的工具出現了,把雲服務、支付等公司整合了進來。CP做完遊戲後,可將其提交至雲存儲,我們再把它推送給渠道,比如360手機助手。內容到達用戶後,就可能發生支付行為。
 
在渠道層面,加速器會植入其中,如小米、騰訊、360、百度等,對接操作系統、瀏覽器和超級APP,相當於PC端的FlashPlayer,它能讓H5遊戲運行速度提高3~5倍。
 
我們把生態中的碎片補齊了,繼而改變了很多角色的位置。在整個過程中,CP成為了最重要的環節,其次就是我們。
 
我們的產品重點服務CP。在原來的鏈條里,這個角色是沒有的,只有一幫零零碎碎的人,弄了幾十個框架,寫了一兩個工具,而我們把整套東西做了出來。就此而言,全世界只有白鷺一家公司,獨一無二。
 
現在,90%的CP是不賺錢的,今後我們要讓他們有機會賺到錢:即便小打小鬧,利用有限能力,接觸到少量用戶,做到口口相傳,你也能做點小買賣。如果你的遊戲夠牛,火到當年的傳奇、QQ農場那樣,你就能賺到更多錢。
 
過去三四年間,有一些嘗試H5的CP,但總數不過幾千人。2014年6月,白鷺誕生了,因為我們創造了增量市場,加入到H5陣營的CP數量開始快速增長。為何?原生態APP手遊這塊,即將死掉一大批CP。前兩年,手遊巨頭進來了,端遊公司也去做手遊了,它們的研發團隊底蘊更深,有更多的錢開發和推廣遊戲,稍微大一點的公司,全請明星代言,這在以前是沒有的。剩下一堆小公司在搶榜單。沒有競爭力的,要麽死,要麽轉型。
 
轉型做什麽?H5給他們創造了新機會。它是跨平臺的,不僅是應用商店,還可以是瀏覽器、超級APP(微信)等,用戶覆蓋廣了。單為陌陌做一個定制化遊戲也可能很火,每月幾十萬、上百萬收入,這樣就能養活公司了。這是一個增量市場。
 
與原生態APP相比,H5遊戲的開發成本更低。原來一款遊戲,研發需要幾個月,現在可能只需幾天,甚至幾小時。比如,泥巴怪開發的《圍住神經貓》,兩個人1天半就完成了。該款遊戲在2014年7月爆紅,上線三天後,訪問量已過億。
 
此外,推廣成本也下降了。應用商店的榜單很狹窄,首頁只能承載10~20款遊戲,首頁第一款點擊率30%、第二款20%、第三款10%,越往後點擊率越低,很少有人翻到第三頁、第四頁。其他的找不到,除非用戶去搜索。最終的結局,可能也就前20款遊戲能賺錢。
 
此前,CP被渠道死死地控制了,分成規則是倒三七,即70%的收入被應用商店拿走了。渠道多元後,CP的地位會擡升,規則可能反過來,即渠道只拿30~40%,國外就是如此。
 
創建新體系
 
10年前,渠道是一堆百寶箱這樣的公司,所有CP都托關系求著它們。對於中移動推出的百寶箱而言,不管遊戲是好是壞,只要有關系就推,用戶付兩塊錢就能玩遊戲。再後來,百寶箱被蘋果發明的應用商店幹掉了。
 
應用商店出現後,用戶可以在各種分類里尋找自己喜歡的遊戲。這時,CP需要不斷展示和營銷,才能拿到高排名。但國內大多數安卓應用商店,榜單都是人為的,它可以臭不要臉地決定誰是第一、誰是第二,你可以花很多錢去買名次,它想推廣誰,就推廣誰。
 
H5遊戲可選的渠道很多,每個APP都是渠道,比如微信和陌陌,H5遊戲可以隨時進入這些入口,這就弱化了寡頭渠道的地位。由此,賣方市場變成了買方市場CP重新拿回了話語權。現在,只要是好遊戲,就會有很多渠道爭搶。
 
渠道意識的革命正在發生,堵是堵不住的。比如在微信朋友圈發一款H5遊戲,它能讓好友看不到。那麽怎麽辦?我可以往群里發,還不行的話我就點對點發。最後幹脆我微信都不用了,我發空間、發微博行不行?
 
但需要澄清的是,我們不是要幹掉它們。目前渠道的地位依舊不容小覷,它決定著一款遊戲是否能接進來、能不能跟用戶接觸,而且當後者遭遇用戶投訴,還有被前者下線的可能。
 
H5也給渠道帶來了好處——盡管控制力下降但承載的內容更多,效率更高。對H5,它們只能選擇擁抱,也正在擁抱。渠道態度很積極,如小米,百度,360、騰訊等,它們巨大無比,但都追著要與我們合作,而我們現在只是一個幾十人的小公司。
 
當然,發行商也會有變化,但H5遊戲是一個新品類,大部分發行商還在2.0時代跑。我的資源分配是兩頭重,即重CP、重渠道:最重視的是CP,它是我們的衣食父母。只有當引擎足夠好用,能夠吸引更多CP進來時,我們才有生存空間。我們非常重視用戶的意見,線上有社區,線下有活動,白鷺絕大部分成本耗費在了這個環節上。
 
在此基礎上,我們每兩周更新一次版本。其次是對渠道的重視。為對其改造,為之植入了加速器。最後才是對雲服務、支付、廣告平臺這些工具的重視。
 
引擎、工具、加速器,這三大產品恰好是白鷺發展史上三個里程碑
 
2014年第一季度,我們在醞釀盡快推出引擎,因為當時縱觀整個行業,還沒有一款高效的同類產品,它會非常有競爭力。4月,我就將產品拿去給關系好的CP試驗了。到了5月初,QQ空間已經有H5遊戲上線。但那時,我們還是依賴一些第三方工具,比如FlashPlayer。後來,我們意識到了工具的重要性,在6~7月,我們推出了第一批工具,在9~10月,又陸續發布了幾款。第三個是加速器的推出,得到了騰訊、百度、小米、360等巨頭的認可,它們在純技術論證和測試後,給了我們很高的評價。
 
再下一步,我期待CP能爆發出更多更好的產品。一項技術的突破讓所有人受益,我應運而生做了這件事。目前白鷺已對整個生態進行了升級,但沒人討厭我們,因為我們沒有傷害任何人。我們沒有讓CP、渠道損失什麽,給我們什麽。當然,最終我們也需要賺錢,但模式可能是,我讓你賺200元,你只需給我10元。
 
我們現在已經有了百萬級收入,增速非常快。預計到2015年底,我們將成為一家估值達10億美元的公司。
 
馬鑒:只做平臺是不夠的
 
口述/白鷺引擎聯合創始人馬鑒
 
一開始,我們只想做個引擎。2014年4月,引擎推出。但很快我們就發現,光做引擎是不行的,因為很難在技術平臺建立很高的競爭壁壘。之後,我們又開發了一系列工具。工具推出後,反響不錯,內測時對CP開發效率的提升作用很大。
 
但即便如此,還是有問題。作為現象級軟件的引擎,哪怕技術再高,達到世界知名產品的水平,也就百萬級別,而體量決定了公司形態。很多開發者用了我們的工具,但最後做出的遊戲與我們沒有任何關系。也就是說,我們還缺一個東西把渠道撐起來。
 
我們還能做什麽?幾個合夥人在出租車上展開了討論。在回顧了PC上的端遊形態後,我們就想,為什麽PC上的頁遊都用FlashPlayer,不管是什麽工具、遊戲,最後都通過FlashPlayer播放出來?這給了我們很大啟發。我們覺得,一家技術型公司,如果只做引擎、工具,那就是一家軟件公司,但若還做移動端、的“FlashPlayer”,那我們就是一家平臺型公司。
 
我們做了一個加速器,對H5遊戲進行了重大升級。H5遊戲有太多問題,如碎片化,要適配屏幕、驅動等,而加速器把這個短板補上了。隨後植入進很多平臺,如小米、騰訊等,與它們深度綁定。
 
這樣一來,能保證我們在2015年,加速器能裝到4~5億臺設備上。圍繞這些設備,我們能夠與更廣泛的平臺展開合作,比如社交、廣告、數據分析、支付等,在此基礎上,H5遊戲生態將進一步得以拓展。
 
(馬鑒現負責白鷺引擎的產品和技術,此前曾效力Adobe公司長達15年,見證了Flash技術的興衰全過程。)
 
張翔:H5勢不可擋
 
口述/白鷺引擎聯合創始人張翔
 
早在三四年前,就有人說,H5遊戲可能會火。但當時真正成功的很少,因為起步太早,手機硬件市場還沒有,網絡條件也沒起來,他們做的都是PC端的H5遊戲。
 
到2014年,CP已經有點心灰意冷了。到了5月份,已經有不少人關註到我們了,但說白了,我們也不知道這個市場會發展到一個什麽程度,當時仍未出現一款特別火的H5遊戲。

引擎推出的第二個月,CP只有200人,每個QQ群只有30~50人。沒想到後來的發展比預期更快——無論是CP、發行商,還是渠道,全部被卷了進來,就像風暴一樣。尤其CP,數量一下突破了1000人,現在則已接近1萬人了,QQ群2000人,社區7000人。
 
2014年10月,我們搞了一場HTML5開發者大會。當時,白鷺一個市場人員都沒有,卻組織了一個1000多人的大會,目的是教育開發者和市場,告訴他們H5已能解決什麽問題,未來是什麽方向,渠道該如何以開放心態迎接這個市場等。
 
這次大會,令我頗感詫異之處有二:第一,我發現,整個行業太渴望H5落地了。第二,很多公司已經在做H5,有些產品好得超乎想象。
 
(張翔現負責白鷺引擎市場公關及商務,此前曾任Discuz副總裁、騰訊廣點通營銷總監。)
 
(全文發表於《創業家》雜誌2015年1月號,如需轉載,請聯系本刊,並註明出處)
 

本文為i黑馬版權所有,轉載請註明出處,侵權必究。

商業 生態 雷軍 15 分鐘 敲定 投資 難道 只因 因它 它在 在做 大火 H5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128834

如何理性看待新藥「論文發表」? 浩鼎、北極星股價因它大漲 醫界不解

2016-04-11  TWM

浩鼎接到美國臨床腫瘤學會通知,將上台報告新藥OBI-822二、三期臨床試驗結果, 為此停牌一天,隔天股價跳空漲停,這樣的反應,合理嗎?

近日紛爭不斷的上櫃生技業者浩鼎,三月三十一日再添話題,公司在開盤前宣布停止交易一天,並在當日十一時舉行重大訊息說明會,對外說明暫停交易理由。

為何停止交易?原來是浩鼎在三十日晚間十一時接獲美國臨床腫瘤學會(ASCO)通知,表示該學會已接受浩鼎申請,讓浩鼎在六月間的ASCO年會中口頭報告旗下新藥OBI-822二、三期臨床試驗結果。浩鼎董事長張念慈認為,這是公司發展新藥的重要里程碑,更是員工的強心針。

不少股市投資人可能是第一次聽到「ASCO」,甚至是第一次知道原來新藥研發過程中,除了「解盲」,還有「獲得在學會發表機會」的題材,尤其看到浩鼎為此停止交易,直覺解讀是「重大利多」;反映在股價上,就是隔天恢復交易後開盤即跳空漲停。

參與權威會議 有學術意義有趣的是,浩鼎公布的隔天,興櫃新藥廠北極星藥業也宣布接獲ASCO通知,旗下ADI-PEG 20有三份臨床試驗論文,將分別以口頭、壁報和刊登論文三種方式呈現,發表數量甚至比浩鼎還多兩項。當日北極星股價同樣受到題材激勵,收在七十四.九九元,漲幅一一.二八%。

只是,這樣的股價反應,合理嗎?投資人應該如何理性看待「論文發表」的題材呢?首先,得看看ASCO學會在醫界的地位分量。

免疫治療權威、林口長庚醫院腫瘤科主治醫師張文震表示,ASCO年會,的確可說是全世界公認最大型的臨床腫瘤會議,不管是成功或是失敗的研究,只要是有意義,都會在這裡發表與討論,「從學術的角度來說,這些討論非常有趣。」但他也強調:「如果是和股市掛鉤,我就不會解釋了。」由此看來,獲得將試驗結果在ASCO年會發表的機會,可被解讀為該公司新藥試驗,已被「全球最大」的臨床腫瘤會議認為「有意義」;然而醫界無法回答的「股市反應」問題,又該怎麼看呢?

浩鼎在重大訊息說明會上

舉例說明,包括Yervoy、Opdivo和Keytruda等免疫療法新藥,都是在ASCO發表第一手數據後受到矚目。這個說法或許沒錯,但若進一步查詢研發Yervoy和Opdivo的藥廠必治妥施貴寶(Bristol-Myers Squibb),以及Keytruda的藥廠默克(Merck),可以發現,兩家在紐約證交所掛牌的藥廠,在宣布上述新藥於ASCO年會發表時,股票並未停止交易,股價也無劇烈波動。

以最近振奮人心、美國前總統卡特為此延續生命的Keytruda為例,默克藥廠是在二○一四年五月十四日發布新聞稿宣布,將在ASCO大會上口頭發表成果;而該公司在發布新聞稿當天,股票仍然正常交易,股價收在五十六.三七美元,較前一日小幅上漲一.一一%,而再隔一日之後,默克股價則是小跌○.八五%。

事實上,即使是新藥在ASCO年會發表受到矚目之後,默克的股價仍然波瀾不興,以一四年默克發表最多研究成果的六月二日當天來看,股價收在五十七.九三美元,比起前一個交易日的五十七.八六美元略高○.一二%。

再看一五年的ASCO大會,默克藥廠也是在五月十三日對外發布新聞表示,有超過四十篇論文被ASCO接受,其中十一篇是口頭報告,當日股價是五十九.一八美元,比起前一個交易日的五十九.四四美元略低。

新藥研發 不宜過度樂觀

雖然國際大廠的經驗說明,單就股價表現來看,新藥研究結果在ASCO發表似乎不會被市場解讀為重大利多,但畢竟國內資本市場對新藥產業仍然陌生,浩鼎如果是考量國內生技股投資人「很敢衝」的特質而決定停止交易,亦屬合理。根據今年一月上路的《證交所對上市公司重大訊息之查證暨公開處理程序》第十三條之一,浩鼎確實可以依據第一類第六項「其他對股東權益或證券價格有重大影響者」,申請停止交易。

然而,回到醫界觀感,雖然對股市脈動並不熟悉,但陽明大學醫務管理研究所教授黃文鴻坦言,對於類似消息造成股價漲停「不大能夠理解」。他解釋,新藥研發失敗是常態,根據統計,從臨床第一期做到臨床第三期,能成功的新藥小於二○%,如果對於一、兩個好消息就欣喜若狂,「大家實在是過度樂觀」。

當然,市場反應永遠難以捉摸,不過黃文鴻認為,在面對新藥產業發表各種「不太容易理解」的利多時,投資人還是應該要問新藥公司幾個務實問題,包括「這樣的結果之後,還要再做什麼?」「還有哪些問題要改善才能繼續下去?」「解決一個問題大概需要多久時間?」

撰文 / 林思宇

如何 理性 看待 新藥 論文 發表 浩鼎 鼎、 北極星 北極 股價 因它 它大 大漲 醫界 不解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192452

股票掌故 | 香港股票資訊 | 神州股票資訊 | 台股資訊 | 博客好文 | 文庫舊文 | 香港股票資訊 | 第一財經 | 微信公眾號 | Webb哥點將錄 | 港股專區 | 股海挪亞方舟 | 動漫遊戲音樂 | 好歌 | 動漫綜合 | RealBlog | 測試 | 強國 | 潮流潮物 [Fashion board] | 龍鳳大茶樓 | 文章保管庫 | 財經人物 | 智慧 | 世界之大,無奇不有 | 創業 | 股壇維基研發區 | 英文 | 財經書籍 | 期權期指輪天地 | 郊遊遠足 | 站務 | 飲食 | 國際經濟 | 上市公司新聞 | 美股專區 | 書藉及文章分享區 | 娛樂廣場 | 波馬風雲 | 政治民生區 | 財經專業機構 | 識飲色食 | 即市討論區 | 股票專業討論區 | 全球政治經濟社會區 | 建築 | I.T. | 馬後砲膠區之圖表 | 打工仔 | 蘋果專欄 | 雨傘革命 | Louis 先生投資時事分享區 | 地產 |
ZKIZ Archives @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