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KIZ Archives


碟仙之午夜怪談 鄭丹瑞

2013-10-03  NM
 
 

 

逢星期六晚12:05am,由五十八歲資深藝人歸來兮主持近乎清談式節目,鄭丹瑞都自嘲:「似羅蘭姐講鬼古!」當然不是,這叫《勁歌金曲》——比《歡樂今宵》更長壽的鎮台之寶,但排到「請將音量收細」的時段,如何「勁」播呢?九十年代近千元一張卡拉OK《碟聖》不愁客路,現在只餘碟仙,做DJ打碟卅年的鄭丹瑞稱得上碟仙。詭異是,當實體唱碟比鬼怪玩意更顯得out dated時,阿旦說:「前景可能真要問問碟仙至知。」本篇並非旨在幾點收視的《勁歌金曲》,寫的是樂壇,讀者有權連樂壇也不關心(如果人人關心便唔會淪落至此),《勁歌金曲》其實似香港,而鄭丹瑞是曾經賴它以名利雙收的香港人,如今福地到了最危急的時候,拿什麼來拯救……上船

是有點臉紅的。鄭丹瑞描述得像被星探力邀而無心插柳的僆模:「數月前入TVB,遇上監製說:『旦哥,正話開會才講起你,非你莫屬嘞,請幫手主持《勁歌金曲》!』」接下來卻很現實。「我答:『那是年輕人節目,我太老了。』監製說:『你有經驗。』我話:『係,近三十年前嘛。』」自蔡楓華講錯「剎那光輝」,阿旦便接手。人和事一樣,歲月已足以神偷一切,等如不可能蔡楓華三十年後做番《勁歌金曲》。鄭丹瑞這天說:「我份人唔懷舊,但those good old days,我的新人拍檔叫周慧敏。」睇到未?何止巨星雲集,是本身便能產生出巨星。「但那時巨星不遙遠,《歡樂今宵》,《婦女新姿》也上,市場大競爭大,個個抵得諗;是有段時期受經理人制度過分呵護服侍,新人也扮大牌挑肥揀瘦,節目和歌手雙輸了。」其實像香港縮影。好景時,好在百業興旺、大小通吃;及至年輕人溫室長大,製造業不幹,沉悶工作不幹,只願高科技高回報,但高科技非個個做得嚟……說到惋惜處,阿旦動心了。「監製接着說:『時段就差啲,十二時,播半個鐘。』我說:『時段可以接受,反而我有套新方法,你給每集一小時吧。』咁我就答應了。」

掌舵

首先要問,真係要咁夜播?戲碼最弱的一集《勁歌》,歌手們加起來總夠開一場售票show,吸引力真完全敗於黃金時段的飲食節目、寵物節目甚至BB去買嘢的節目嗎?其實大家心知肚明,飲食節目call到廣告贊助,寵物和BB call到相關商品;《勁歌》呢,理論上可接唱片廣告,但唱片滯銷,唱片公司出唔起錢。鄭丹瑞說:「盡量不想問,再問就因為樂壇有病。我來是試試醫病,不應一埋手便埋怨點解你病得咁嚴重。「早年做港台DJ,忽然被調去深宵開咪,我覺得燉冬菇。那時年少氣盛嘛,想深一層,有心聽音樂的人偏愛夜闌人靜;時至今日生活繁忙,有心睇音樂的人可能都要深宵才有閒去專注。我甚至想不如擺在收視台播,目標觀眾,你係有心人才好 來看。「這一兩年,兩個女兒先後畢業,負擔輕了,我常說:『爸爸終於可以揀喜歡的工作去做。』首集播出,記者問:『旦哥,得三點收視喎。』我說:『我甚少咁有機會可以將一個節目收視倍增!』基數低吖嘛。」但肯定流失兒童觀眾,而兒童是未來消費力的棟樑……「別傻啦!擺在七時他們都唔睇,唔睇就唔睇,由當下已有消費力的觀眾做起先吧。」鄭丹瑞畢竟並非蔡楓華和戀棧舊夢的港人,他面對現實。「以前開口埋口『更加輝煌』、『最高榮譽』。報喜不報憂我講唔出了,寧願實事求是。」他的新方法,是與嘉賓討論樂壇發展、經理人制度利弊之類,中間穿插唱歌。音樂節目也要思考?「不經大腦、狂玩遊戲的模式,試過了,唔work,咁又不如試吓經經大腦。上次我的嘉賓……Crystal……係,HotCha嗰個,我面對現實,不可能和她彼此年輕人了,但uncle可以有uncle的親切,傾落,小妮子也是肯用腦的。行業到了存亡之秋,怎會不認真呢?」

怒航

鄭丹瑞幾乎噏唔出Crystal,對「巨聲」們的名字也幾次如此。筆者何嘗不是?「於是每次輪到新人唱live,我都唔休息,瞪大眼豎起耳留意,曲語不俗,唱功不差,怎能一味鬧新不如舊呢?「一定要批評的話,他們欠缺阿倫阿梅的魅力和自信,《中國好聲音》也比他們顯得大氣。」而人的魅力和自信,多少來自金錢。有錢或生逢盛世預期將會賺大錢,真係講句嘢、唱句歌都響亮啲。「點解錢流不到新人手裡?以前並非人人帶walkman,現在每部手機都有walkman功能,聽歌人口未必少過以前。只是MP3形式之下,收益回不到籠。如果直接回籠,搞網上版報紙雜誌唔使咁頭痕啦。」我問不下去,人害怕面對自己。除盜版,除因循陋習,任重道遠。但忘了一個沉重比喻,文革毛澤東講吐故納新講破舊立新,根本最老人政治正正是本主席。巨星大齡化,因為青黃不接,那麼,由音樂節目主持人開始年輕化又如何?周處除三害,最終要除自己。「我第一反應也是《勁歌》係年輕人節目。歷年試過很多年輕主持,直至今次,我還提議過讓兩個報榜的女仔吃重些,以舊帶新嘛,但監製怕沖淡阿旦式的風格,還是先讓節目風格穩定好。「我來到現階段,無所求,完全放手我也試過,十年無掂音樂,所以認唔出新人。正如離職商台營運總裁時,俞琤叫我與蔡東豪交接,我話:『我可能係你嘅寶,可能係你嘅障礙。我告訴你經驗證明咗乜乜唔得,但鄭丹瑞唔得,唔一定蔡東豪唔得。』適當時候便放手,不用講太多。」

彼岸

周處不用自殺,因為他會改過。鄭丹瑞自言心境年輕,因為他會更新。最新動向是林建岳打本開戲。「我廿年無做導演嘞。」人生到了動輒以十為單位。「怎能不提醒自己與時並進?」男主角用鄭伊健,女主角周秀娜,加埋鄭導演,老中青打盡,包容共濟。可惜永不回來的是中產,曾經,阿旦主演的小男人電影系列,代表中產文化。「不可能了。中產就是優雅,社會愈來愈忙亂,幾千蚊買部電話面不改色,但買得像走難又搶又炒,不再有型。」由同胞繼承?「內地人也開始講究生活品味,但現行政治下,更不敢說了。中產另一特色是良知,法國大革命時的中產階級,要改變一個國家的。」這才是今夜怪談。

遠遠近近

鄭丹瑞帶備六副眼鏡配色拍照,藝能專業得無可挑剔。我讚他似Elton John,同時感慨:「仲有幾多僆仔知道Elton John的音樂?」他說:「有責任要知的。」娛樂都要問責,言重了。鄭丹瑞曾自嘲,同一張台詞,年輕時拿近來睇(近視),現在拿遠來睇(老花)。遠近之間,彈指數十年。今夜他便如此褪下眼鏡端詳拍出來的數碼相。我問:「何不索性配老花鏡?」阿旦說:「鏡片厚疊疊不好看,而且長戴頭暈。」人老了,連飾演眼鏡怪,都難。

碟仙 仙之 午夜 怪談 丹瑞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76167

【馮仁昭四圍超】鄭丹瑞拍胡琳冇得食

1 : GS(14)@2017-01-09 08:11:36

鄭丹瑞(旦哥)、胡琳(右)、陳淑芬同馬榮成等噚日喺屯門出席「風雲盛世賀新禧」開幕禮,仲公佈《風雲5D音樂劇》4月1日會喺紅館公演,陳淑芬話或者會去內地演出,早前佢哋開始試唱,旦哥透露有份演出嘅鄭嘉穎同謝天華有超過20首歌舞,胡琳話:「旦哥都要跳十字步。」為咗演出,胡琳話要節食、戒甜同做運動,旦哥講笑話第一次同佢做拍檔就冇啖好食。撰文:馮仁昭




來源: http://hk.apple.nextmedia.com/entertainment/art/20170109/19890621
馮仁 仁昭 四圍 丹瑞 拍胡 胡琳 琳冇 冇得 得食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322058

做人要不亢不卑 鄧月平 周秀娜 鄭丹瑞 2017-01-20

1 : GS(14)@2017-01-24 03:40:39

曾幾何時,電台節目捧紅不少DJ,時至今日仍廣為人熟悉的,除了軟硬天師、森美小儀等,當然少不了師祖級的鄭丹瑞(旦哥)。他在86年的港台廣播劇《小男人週記》聲演男主角梁寬,成為中產小男人的代表;梁寬由咪後跳上大銀幕,故事在小說專欄、電視劇、舞台上延續,成為旦哥40年的跨媒體創作表演生涯的重要里程碑。今年,旦哥以新作《小男人週記3之吾家有喜》跟觀眾拜年,事隔廿多年,人事在變,梁寬會以怎樣的姿態現身?小男人繼續艷福無邊,有女神周秀娜(Chrissie)相伴,晉身公司高層,卻是眾人眼裡一個毫無尊嚴兼句句sorry的契弟,而梁寬的契機,是重遇年輕又陌生的女兒,兩代相處,讓他重拾那遺失了的尊嚴。

文:許惠敏
圖:林俊源、莊振邦
髮型:Milk Cheng(鄭丹瑞)、Amber Tse @ Queens Private I(周秀娜)
化妝:Milk Cheng(鄭丹瑞)、Omix B(周秀娜)
服飾:ZADIG&VOLTAIRE@ I.T(周秀娜)、Snidel(鄧月平)
場地:hmv kafe

[img=news-images]https://d2e7nuz2r6mjca.cloudfront.net/2017/1/1484852278-1280w.jpg[/img]

(左至右)鄧月平、周秀娜、鄭丹瑞

[img=news-images]https://d2e7nuz2r6mjca.cloudfront.net/2017/1/1484852274-1280w.jpg[/img]

賀60歲大壽 再演小男人
在觀眾眼中,旦哥就是梁寬。89年《小男人週記》初現大銀幕,延續篇《錯在新宿》翌年緊接而來,深入民心的故事,卻在續集止步,沒有演變為長拍長有的系列電影,旦哥坦言:「其實,不斷有人找我拍《小男人3》,不過我代梁寬推了,因為不知小男人還可以講甚麼。」旦哥直言,《小男人》在他的人生裡,有著舉足輕重的地位,見好就收,給觀眾留美好回憶,不失為明智之舉,如今,何以唔嫁又嫁?「兩年前60歲大壽,想送份生日禮物給自己,就是要再享受八、九十年代港產片的拍攝方式和感覺,《小男人》既是港產兼有觀眾認同,不如開拍《小男人3》吧!」在這個合拍片當道的年代,拍戲的資金比以前充裕,旦哥所指的八、九十年代港產片感覺,是在有限資源下,一呼百應齊心以創意解難的精神,「那時代的港產片通常由Day 1開始便告訴你不夠錢,經常要土法煉鋼,本來需要很多錢或器材的拍攝,因為有限資源而改為人手,依然將鏡頭拍得最好,我很喜歡那種『沒甚麼能難倒我,想很多具創意的方法解難』的感覺,就是一往向前,打死罷就!」

求上位 放低尊嚴
觀眾記憶中的梁寬,仍是廣告公司的中層,雖然對感情優柔寡斷,面對複雜的辦公室政治鬥爭,也算重情重義,27年不見,何解小男人要做契弟?各有前因,不在觀眾目光下,梁寬也有自己的經歷,「他被老婆嫌棄無用兼一世無發達,還帶走了8歲女兒。」活在這樣的陰影下,梁寬深信唯有發達才能令妻女回心轉意,「想發達便要放低尊嚴,老闆最討厭下屬講尊嚴,於是老友大蠱惑便送一打海鹽給他,勸他將『樽鹽』留在家裡,一言驚醒,從此他便發達,是老闆口中『無得頂的契弟』,就是專幫老闆處理『蘇州屎』的契弟,所以他家裡沒有鏡子,全屋換上磨沙玻璃,因為無法面對自己!」畢竟,整個城市在這30年也經歷了重大的轉變,更何況每天營營役役的都市人?「每個與梁寬一起成長的人,都有改變。」旦哥自言,由當年廣播劇的梁寬到初拍電影的鄭丹瑞,與今日的他已不一樣,「一路走來,我試過一人之下,萬人之上,見過打工仔放低尊嚴,濃縮了多年來的打工生涯,包括自己和身邊人的經歷,都放在今日梁寬身上。」

談兩代矛盾
已屆耳順之年的旦哥,自言已經歷過太多,他慨嘆道:「我是表面風光,內裡坎坷,這30年曾經幾乎破產,倉忙回流香港,原因不會特別告訴大家,箇中情況,便滲透在電影裡。」他強調,不是要拍一齣鄭丹瑞的自傳,只是經歷讓他深深體會尊嚴的重要,期望藉電影引發反思,「打工是否一定要卑躬屈膝?記得當年有老闆跟我說過:『無論你是打工仔或做老闆,都要不亢不卑!』不需做擦鞋仔,但也勿太驕傲,其實好難拿捏!」梁寬的契機,是重遇離開13年的女兒喜喜(鄧月平飾),父女既陌生又親近,21歲的年輕女兒,讓年逾半百的梁寬,不再是句句沒真心的sorry,找回做人應有的尊嚴。關於say sorry,旦哥要說的是兩代矛盾,重點不是關乎誰對誰錯的結論,而是有沒有嘗試站在對方立場思考。「大部分成年人和年輕人,只肯各站一方,相持不下,就像寫個數字,我看是6字,你看是9字,大家也沒錯,卻只覺得對方有錯,我嘗試以梁寬與一個陌生年輕女兒,帶出兩代相處問題。」曾是電視台藝員訓練班的校長,任職電台期間也訓練過不少新人,本身也有兩名90後的女兒,旦哥經常跟不同年代的年輕人接觸,他慨嘆:「現在大部分人都會先想『我』,很少想到『我們』,我不是社會學家,不明白何解世界會走到這地步,大家都企硬。」

玩忘年戀
在《小男人3》中,梁寬有3個情人,女兒是前世情人,Ann(前妻)是過世情人,女友(BoBo)是今世情人,Do姐飾演的前妻會回魂,旦哥繼續左右逢源,找來周秀娜(Chrissie)大玩忘年戀,新人鄧月平(Larine)則飾演女兒喜喜。在梁寬紅極一時的年代,Chrissie才剛剛出世,旦哥為何選上Chrissie演女友?「在合作拍片之前,我跟她做過訪問,覺得她有些與別不同的質地,直至為《分手100次》度劇本,便想找她合作,當時還未有人相信她能夠拿捏深層次的港女角色,但她完全做到,所以,這次我是指定找她,對她有信心,很開心香港多了一位女演員讓大家選擇。」Chrissie認為BoBo這角色,有別於她以前所演過的獨立女性,「雖然今次也獨立,但她懂得在適當時間,主動幫助梁寬解決問題,以往的角色會傾向先想自己。」BoBo在梁寬最潦倒的時候,仍然不離不棄,「其實,我也覺得他有點過分,假如跟一個男人是情侶關係,但他不容許我留宿,甚至告訴我心中仍有老婆……現實中的我,能愛到毫不介意嗎?如果一個男人能夠對過世的老婆專一,這是他的優點,我覺得很值得跟他一世。」在Chrissie眼裡,年紀的差距、經濟和外型都不是擇偶的重要因素,最重要還是相處、溝通和互相理解。

憑真情故事 打動導演
在戲裡演女兒的Larine,年僅19歲,透過參選ViuTV《美選D.N.A》節目入行,她被旦哥選上,全因在試鏡時交出真情故事,「其實有兩次見面,第二次面談時,我問:『點解我要找你做我女兒?』然後給她5分鐘時間,她是唯一說了其人生故事給我知,讓我覺得雖然她年紀輕輕,卻有自己的人生歷練,有助入戲,而且雙眼有火。」Larine直言,試鏡前已翻看過《小男人》系列,做足功課,「我知有很多女孩去試鏡,這是有口碑的電影,導演必需揀一個合適的人,所以我決定說出我最心底的話來留住他,因為我的經歷跟角色有點相似。」首次跟旦哥合作,Larine獲益良多,「明白演戲是由內裡演出來,不是單單做表情,事實上,拍這戲讓我彌補了一些遺憾,改善與現實中爸爸的關係。」旦哥則表示,這次跟Larine合作,屬小試牛刀,惟盼發掘有心演戲的演員,為培育新人盡分力。

[img=news-images]https://d2e7nuz2r6mjca.cloudfront.net/2017/1/1484852282-1280w.jpg[/img]

a.再拍《小男人》,梁寬的老友Q太郎(右)和大蠱惑(左),是不可缺少的角色。

[img=news-images]https://d2e7nuz2r6mjca.cloudfront.net/2017/1/1484852285-1280w.jpg[/img]

b.在女友與女兒之間,梁寬左右做人難。

[img=news-images]https://d2e7nuz2r6mjca.cloudfront.net/2017/1/1484852288-1280w.jpg[/img]

c.周秀娜飾演梁寬的秘書兼地下情人,對他不離不棄。

[img=news-images]https://d2e7nuz2r6mjca.cloudfront.net/2017/1/1484852291-1280w.jpg[/img]

d.梁寬與回魂的前妻哭訴心中情,以解心結。

[img=news-images]https://d2e7nuz2r6mjca.cloudfront.net/2017/1/1484852294-1280w.jpg[/img]

e.前妻意外身亡,女兒突然回來,梁寬重新學習做爸爸。

[img=news-images]https://d2e7nuz2r6mjca.cloudfront.net/2017/1/1484852297-1280w.jpg[/img]

f.梁寬的責任是滿足老闆要求,為求賺到盡,影響小檔主生計。
做人 要不 亢不 不卑 月平 周秀 秀娜 丹瑞 2017 01 20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323864

鄭丹瑞 給自己的禮物 2017-01-20

1 : GS(14)@2017-01-24 03:43:15

http://skypost.ulifestyle.com.hk ... %AE%E7%89%A9/241608

【晴報專訊】 鄭丹瑞(旦哥)數年前在NowTV主持節目《Home Sweet Home》,一拍就是143集;回歸無綫主持的《你健康嗎?》系列,也先後推出了四輯,這麼用心良苦,都是想提醒我們生命中最重要是家庭和健康。這個農曆新年,旦哥自導自演新戲《小男人週記3之吾家有喜》,讓大家跟家人過一個健康愉快的新年,還可以對美好的舊日子緬懷一番。
1986年,旦哥推出《小男人週記》廣播劇,藉着在廣告公司工作的主角小男人梁寬,帶出一個關於愛情、事業與友情的Yuppies(優皮)一族故事。因為大受歡迎,先後推出小說、電影甚至電視劇,是次適逢廣播劇30周年,特別推出紀念作《小男人週記3之吾家有喜》。
不變電影情意結
原來,開拍第三集的背後,是旦哥對電影的情意結,和給自己的一個承諾。「我以前很臭脾氣,情緒很波動。兩年前,我拍《分手100次》再做導演,許下了一個承諾,不准自己在拍攝現場發脾氣,我要做一個快樂的導演,令到大家都開心。那次,大家都喜歡和我合作,想不到鄭丹瑞除了拍電影之外,竟然日日在片場搞棟篤笑。」
那次是合拍片,但他更想執導港產片。「70年代,我讀中學的時候,是看港產片長大的。1987年,屬於香港電影最蓬勃的年代,也是我成長吸收得最多的年代。30年之後,我想再享受一次港產片的情懷。我60歲生日的時候,人人都送禮物給我,那麼我送甚麼給自己呢?沒有甚麼好得過,做一樣我很想做的事情吧!這27年來,不停有人叫我再拍《小男人週記》,大家仍掛念梁寬,想知道他現在怎麼樣。如果我再不拍,就太老了。」
滿懷感觸30年
喜愛《小男人週記》的朋友,必定記得梁寬跟Ann這對夫妻的故事。這次,52歲的梁寬要面對他情路上的前世今生,還有他的女兒。「梁寬有三代的情人︰女兒喜喜(鄧月平飾)是前世情人;秘書BoBo(周秀娜飾)是今世情人;而Ann就是過世情人。梁寬最愛就是他的老婆Ann,就如我們最愛當年的小男人,也是我的情意結。所以電影最後『傾心』那一場戲,是我個人的一個發洩,是『those good old days』。我記得寫這一場戲時,還沒想到是甚麼歌,直至我寫到梁寬問Ann︰『其實我當日做錯了甚麼事,你要走呢?』Ann說︰『唔記得啦!』當我寫到Ann叫梁寬再唱一次給她聽時,我就喊。是那個80年代的事情觸動我,它養大我,令到我有今日。那一刻,嘩,太多記憶全都一下子回來了,就正如大家看到的flashback片段,唉,這對夫妻真的有緣無份,《傾心》這首歌是絕配啊!」
曾經歷高低潮
梁寬這二十多年來的經歷,或多或少都是旦哥的人生寫照。「坦白說,我並非事事順利,有高潮低潮,也有自己底綫模糊的時候。經歷了太多,就有一份欷歔在當中。人生沒有事情可以返轉頭,不要回望第一、二集的《小男人週記》,梁寬風流不再,他現在要面對的是另一些事情。人生充滿難題,問題是你用甚麼態度去解決。梁寬曾經用一種放低尊嚴的態度去解決問題,他的女兒回來之後,教曉他要找回自己。如果你感受到那份無奈,證明你是一個很忠實的《小男人週記》擁躉。又或者你很認識鄭丹瑞,你會感到這個男人的那份欷歔。」要是你也有看過從前的《小男人週記》,這次延續篇必然令你看得百感交集。
珍惜一分一秒的愛
電影中的梁寬從妻女的愛中重新找到自己,現實中的旦哥同樣珍愛家人。「在我人生中,最珍貴、最重要的是老婆和兩個女兒,也就是我的家庭。本來我以為女兒讀完書後,會留在外國不回來,然後結婚。她們很愛錫婆婆,因為婆婆中風,她們回來香港,每日輪流去醫院探她,風雨不改。婆婆剛於去年11月過身,家姐覺得很釋懷,因為婆婆可以在她的懷中離世。對此,我很感動,也很感恩。我盡量享受跟她們每一分每一秒,因為你永遠不知道,我們可以這樣開心在一起多久,而這是我人生最寶貴的。」
撰文︰張靛瞳
攝影︰林良明
編輯︰陳禮恒
設計︰Simon
髮型及化粧︰Milk Cheng
場地提供︰Centre De Vin
丹瑞 自己 禮物 2017 01 20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323868

【add時尚】自由教育論冷門選科鄭丹瑞餵飽兩女靈魂

1 : GS(14)@2017-07-07 02:42:30

■鄭丹瑞任大女鄭瑤(右)和細女鄭珉(左)大學自由選科,他認為父母應對子女信任。



【向世界升學】子女到海外升學,父母考慮的因素很多,地點、學費、選科等,就業前景更是重要一環。2011年,鄭丹瑞(旦哥)因為細女鄭珉出國留學,揀讀冷門考古學,惹來姨媽姑姐七嘴八舌,他怒寫一文《搵食》,反駁人生而要搵食,不過應先餵飽靈魂,成為網上潮文。今天,在美國讀莎士比亞的大女鄭瑤,跟在英國讀考古及人類學的鄭珉都已畢業,搵唔搵到食?前者做時裝編輯,後者教瑜伽、做製作人,「爹哋話要餵飽靈魂,?家餵緊了,I am happy!」採訪:林妙萍攝影:郭賢興化妝:Chris Lam髮型:Kyo Lee鄭丹瑞這樣說,「人生而要『搵食』,這個當然。但也有很多種『食相』,有人狼吞虎嚥,甚至食埋隔籬嗰份,結果人吃飽了,卻餓死了靈魂。我寧願我的女兒慢慢咀嚼,先餵飽靈魂。」這篇潮文的女主角、鄭丹瑞24歲細女鄭珉已完成學業及搵緊食!搵食真的和考古無關,鄭珉是時下流行的Slasher,瑜伽導師、手倒立導師、兼職製作人。回帶細女最初選科時,旦哥到今日依然勞氣,「到底點為之搵食呢?係搵到一千蚊,定搵到一億,先為之搵到食呢!」



■阿旦不怕女兒留學學壞,「留喺香港、閂埋門都會壞!」

■鄭丹瑞父親(左)任子女自由發揮的教學方法,鄭丹瑞(右)依循至今。

■鄭丹瑞、鄭太和一對女兒鄭瑤(右)和鄭珉(左)非常好感情。資料圖片


只負責畀學費

「我對佢哋嘅要求只有兩樣嘢,第一,要做個好人,第二,係做好一個人。」旦哥讀傳媒,做娛樂圈;鄭太讀地理,做完老師入電視台,讀的和搵食職業的確大不同,一靜一動的兩女兒亦一樣,「我認為讀大學只係一個學生,變做大人的一個階段,要學做人咁解,佢讀乜係唔重要嘅。佢嗰三、四年點樣學識去做人,學識去睇呢個世界。」旦哥坦言自己不識做人老竇,「佢哋16、17歲前,我都唔識做老竇,只係跟我老竇嗰套,由得我哋自由發揮,咁樣結果出嚟我哋幾個都係堂堂正正,有一份專業呀,都OK喎。所以我係好簡單,你哋想讀乜、想做乜,你哋自己去fight、考到嗰間學校,學費我畀得就畀囉,最好唔好咁貴。」英美留學費用比其他地方貴,一般三、五十萬一年。細女University College London讀考古及人類學,由學士讀到碩士期間,旦哥沒去過一次探望,只是出席畢業典禮,鄭太則間中致電,旦哥覺得女兒身在外地讀書,學識獨立自理,「一年有一兩次,或者父親節,我會要佢哋煮一餐大餐畀我食,佢哋喺香港就乜都媽咪搞掂,去外國,冇人煮飯,就學識煮食、洗廁所、洗衫。」麻婆豆腐、鹽焗鮮魚、燒雞等大女都會煮,讀考古細妹一個煎鑊也可以煮白飯。


成長沒遊戲機

旦哥的自由教育論,當然也有原則,兩女由細到大沒遊戲機,但書本可以任睇任買,「我自己警惕就係,唔好畀佢哋最好嘅嘢,畀佢哋啱啱好。做父母嘅,好多時都係唔放心個細路、唔肯放手,但係冇犯錯嘅小朋友,係唔識長大,你驚佢去外國學壞?留喺香港就唔會壞?閂埋門都會壞,40、50歲都會壞啦。父母仔女之間,最重要係建立信任基礎。」



更多精采時尚內容,盡在http://add.appledaily.com




來源: http://hk.apple.nextmedia.com/entertainment/art/20170705/20079021
add 時尚 自由 教育論 教育 冷門 選科 丹瑞 餵飽 飽兩 兩女 靈魂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338344

鄭丹瑞笑妻女去整容

1 : GS(14)@2017-07-29 03:40:57

■鄭丹瑞難得跟兩個女兒拍拖睇首映,笑逐顏開。



鄭丹瑞前晚跟兩女兒鄭珉、鄭瑤在金鐘出席電影《姊妹欲蒲團》首映禮,旦哥一拖二,開心分享:「難得有機會一齊食飯同睇戲,呢排大家都忙都好少見面。」旦哥表示早前他去上海看球賽,女兒和太太到韓國旅行,旦哥說:「佢哋三個一齊去咗整容。」大女鄭瑤做時裝雜誌編輯,細女鄭珉做瑜伽導師,他說:「每個星期日都係家庭日。」衛詩雅說:「自己入行前係做珠寶,所以第一隻鑽石戒指係自己儲錢買畀自己,雖然唔係好貴但係意義重大。」她又透露早前父親節,第一次用六位數字買了一隻手錶給爸爸。採訪:曹家誠攝影:陳慧安




來源: http://hk.apple.nextmedia.com/entertainment/art/20170728/20103665
丹瑞 妻女 整容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339065


ZKIZ Archives @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