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KIZ Archives


神州租車上岸

2013-04-22   NCW  
 

 

在巨額資本推動下,神州租車用兩年半時間在非壟斷行業創造了壟斷地位,赫茲入股進一步拉開與追趕者的差距◎ 本刊記者 何春梅?于寧 文已經占當前七成全國汽車連鎖租賃市場份額的神州租車公司(下稱神州租車) ,又往前跨了一大步。

4月16日,全球租車巨頭赫茲公司(NYSE:HTZ,下稱赫茲)與神州租車宣佈,雙方正式簽署合作協議。根據協議,赫茲獲得神州租車近20% 的股權及一名董事會席位;同時神州租車將收購整合赫茲在中國的所有租車業務。

“神州租車基本安全上岸了。 ”一位業內人士對財新記者分析。2012年4月神州租車赴美 IPO 受挫時,市場傳聞其負債高企,資金鏈 “危險” 。當年7月美國華平集團帶著2億美元入股,隨後中國銀行和招商銀行分別給出30億元、20 億元的授信額度,神州租車壓力頓解。

一位投資人對財新記者透露,神州租車是在 “不缺錢”的情況下聯姻赫茲,只為了坐穩行業 “老大”的位置。

在此之前,赫茲在中國步履維艱,神州租車也需要重新衝擊上市的新 “賣點” 。 神州租車董事局主席兼 CEO 陸 正耀對財新記者證實,神州租車當前負債率不到70%,而美國同類公司如赫茲的負債率超過80%。 “引入赫茲主要從戰略方面考慮,一方面是資源互補,更多是在管理、業務以及技術方面合作。 ”神州租車此舉意在為重新衝擊上市布局。 “股權結構方面更優化,有產業資本聯想、私募投資基金華平,還有產業領導者赫茲,這個布局的重要性遠遠超過了投資本身。 ” 陸正耀說。

君聯資本董事總經理劉二海也對財 新記者稱,神州租車遲早要IPO,香港、美國都有可能,而 A 股三年盈利門檻以及神州租車的外資結構,將國內市場排除在外。 “美國資本市場對租車業務模式會更認可,但現在對中國公司的認可度確實在下降。 ” 目前神州租車車隊規模近5萬台,2012年實現營收17億元,已基本走過盈虧平衡點,處於微利狀態。

租車業一度被視為重資產“無底洞” ,投資人和銀行望而生畏。聯想進入改變了行業發展軌跡。 “大家不得不服聯想的戰略眼光。 ”一位曾質疑的同行稱。隨著神州租車迅速變大,聯想投資變得相對安全,未來挑戰是如何變競爭優勢為穩定、高效的盈利能力。

聯手赫茲

陸正耀告訴財新記者,與赫茲的合作從去年10月就開始醞釀。 “資本投入方面談得很快,去年11月左右基本談好,後來主要在業務和技術等具體層面上談。 ”談判焦點集中在爭取管理權上。陸正耀稱,赫茲的優勢是國際化的資源、行業經驗和客戶,神州租車的優勢在於對中國市場的瞭解和本土化運營。神州租車希望雙方在各自優勢領域擁有自主權,而不能因為赫茲在全球租車業的成功,就過多干涉神州租車在管理和運營方面的決策。 “說服的過程是困難的,我們花了很長時間溝通,最終達成共識。 ” 根據協議,神州租車獲得赫茲為期五年的特許經營許可權,運作其在中國的租車業務;同時雙方將圍繞自駕、包車以及車輛租賃業務進行整合。

1998年就進入中國市場的赫茲,近年業務一直處於收縮狀態。 “此前主攻國企、央企和外企市場,但這個市場現 在大多被區域性的租車公司占據了,赫茲能進入的就是外企,而外企領域也面臨全球第二大租車公司安飛士等對手的有力競爭。 ”訂車網CEO李天怡稱。

赫茲在中國採取的是與中國當地公司特許經營合作,且僅限于品牌代理及管理模式,一般不投入資本。但多數業內人士認為,沒有資本紐帶的特許經營在中國租車業很難做好。 “赫茲和我們的合作不僅是品牌授權,還包括資本、業務、技術、管理經驗分享等一攬子協議,是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的一個大融合方案。 ”據陸正耀透露,赫茲將派運營和銷售兩個團隊進入神州租車,前者為神州租車的日常運營提供培訓,協助運營考評及優化;後者則負責將一些全球性業務、國際大客戶落地到神州租車。

赫茲在中國現有1000多台車,六個辦事處,2012年收入不到1.5億元。陸正耀稱,赫茲在全球市場以短租為主,但因進入中國較早,當時中國市場消費習慣並未成熟,所以其中國業務以面向企業客戶的長租為主;但未來雙方在中國市場的合作將集中在短租主力市場,且以聯合品牌形式出現, “未來中國包括港澳台地區的業務,由神州租車做;而在設備租賃及中國境外業務方面,則以赫茲的名義主打。 ”同時,雙方還將 打通租車預訂服務平台。

雙方的交易金額仍是 “不能說的秘密” ,陸正耀和劉二海均表示,此次赫茲的整體投資額 “大於華平當初的2億美元” 。 赫茲入股後,將獲得神州租車一個董事會席位,而目前董事會有四名成員,分別是聯想控股常務副總裁朱立南、君聯資本董事總經理劉二海、華平投資董事黎輝以及陸正耀。

按神州租車去年IPO 價格區間的中值11.5美元/每股計算,其市值約為8.47 億美元。華平去年投入2億美元約占25% 股份,即對神州租車的估值為8億美元。由此推算,赫茲入股20% 後,陸正耀的股權可能被攤薄到20% 多,聯想持股比例則降至40% 以下。不過,赫茲的投資包括現金與中國業務兩部分,究竟有多少現金投入不得而知。劉二海透露,赫茲與神州租車是 “基於公平、戰略的合併,神州租車不會高溢價收購赫茲中國業務,赫茲對神州租車的現金投入要遠遠大於對其中國業務的估值” 。

同行紛紛投來 “羨慕嫉妒恨”的目光。 “神州租車已很難超越,在非壟斷 行業樹立了壟斷地位。 “以前一嗨還能跟神州租車拼一拼,但也基本卡在1萬台車的規模動彈不得,下一步該怎麼走都不清晰,上市無門,再引資又困難。

行業其他連鎖租車公司都對神州租車‘很無奈’ 。 ”一位業內人士坦陳。

資本推手

“是聯想改變了這個行業。 ”上述業內人士稱。作為一個典型的重資產行業,資金是最大競爭力,聯想的進入拉開了神州租車擴張帷幕,並甩掉了競爭對手。

2010年9月15日,聯想控股宣佈以“股權 + 債權”形式,向神州租車注資12億元,其中10億元是債,持股超過51%,神州租車由此成為聯想控股旗下第六個核心企業。有了聯想做後盾,神州租車的規模快速擴張,從去年7月至今就增加近1.8萬台車。 “當前神州租車一半以上貸款由聯想擔保,聯想控股在融資上作用很大。 ”劉二海透露。另有業內人士認為, “若沒有聯想這個定心丸,貸款和華平、赫茲等投資不大可能看上蠻荒時代的租車業。 ”劉二海對財新記者解釋,神州租車早期負債率高至95% 與其投資結構有關。 “聯想為避免過分稀釋管理層股權,採取大比例債權投入。如果早期神州租車和其他租車公司一樣大量做股本融資,創始人股份會降至個位數,下一步也麻煩。 ”而公司增值到相當大的程度時再進行股權融資,對創始人和先期進入的聯想都十分有利, “現在稀釋10個百分點就能拿到很多錢,這才是做股權融資比較好的時候。 ”劉二海說。

更重要的是,迅速變大的神州租車占據了競爭優勢,排在後面的一嗨租車車輛規模僅1萬台左右,其他幾家連鎖 租車公司如瑞卡、車速遞等大都不超過2000台。神州目前的5萬台車至少需要40億元投資,令對手難以企及。

神州租車稱,快速擴張後仍能保持60% 左右的出租率。 “我們的加車邏輯 是出租率達到60% 甚至70% 才加車,否則會出現大量閑置。我們的一些指標比如 RevPAC(出租率 × 平均出租價格)與國際大公司相比差距不大,否則人家也不會投資。 ”劉二海表示,以前神州租車車輛基數低,能實現每年1.5 倍的增長,未來可能年增長約50%。劉二海稱,租車公司在高速擴張期主要考察EBITDA(稅息折舊及攤銷前利潤) ,當然長期要看淨利潤。2012年一季度,其調整後 EBITDA 近2億元,同比增長349.5%,環比增長57.7%。

當前一嗨和神州租車都以短租為主,價格相若,成本較高的中小租車公司壓力越來越大。據李天怡介紹,在神州租車的壓力下,很多中小租車公司已不做低端車了。 “資本作用太強大了。

不像上世紀90年代,大家自己積累滾動,慢慢創業。現在一旦進來一個資本大象,就能把其他小公司踩死。租車行業做不成‘小而美’的公司。 ”一位業內人士分析,壓力之下,未來車速遞、瑞卡等公司要想發展得好,只能做特色和細分市場,放下做大平台的“幻想” 。

繼續做大規模

陸正耀表示,未來 “規模化仍是一個堅決的態度” 。自2012年赴美上市折戟後,神州租車意識到只有繼續加大投入,才能遠超競爭對手。投入將不僅包括價格和市場營銷等,更重要的是進一步擴大規模, “在市場上確立更大領先地位” 。

他透露,2013年神州租車的採購計劃將達60億-80億元。

李天怡認為,從市場需求看,神州租車5萬台車的規模還有發展空間, “中國租車市場約有60萬台車的需求,神州租車目前只占7%-8% 的比例,中國所有租車公司加起來占比也不過12%-13%。 ”一位投資人指出,中國當前的租車市場和國外比仍處於發展初級階段;國外汽車製造商和二手車市場與租車公司之間的合作很密切,租車公司在一定程度上還處於強勢地位。 “但中國汽車廠商很強勢,汽車後市場很弱勢。整個產業鏈頭重腳輕。神州租車未來要做好的話,一定要在整個產業鏈上取得話語 權。 ”他分析稱,比如上汽2012年銷售車輛450萬台,像龐大這樣的汽車經銷商一年銷售50萬台,因此汽車製造商和經銷商都看不上租車公司的消化能力。

但情況正改變。隨著神州租車規模擴大,除了採購成本有所降低,維修業務上廠商也開始給予授權。陸正耀介紹稱,神州租車目前維修所有配件由廠家直供。汽車維修行業利潤為30%-40%,以神州租車今年5億元維修預算計算,2013年在維修方面成本會節約近2億元。

另據劉二海介紹,神州租車規模化後,在融資、採購上也更具優勢,其採購成本、廣告投放、總部攤銷等單位成本都在下降,運營效率提高。 “我們擴 張期的價格策略,是考慮了買車折舊、出租率、人員成本之後,仍要有利潤。 ”規模擴大後,如何管理上跟進,提升用戶體驗是神州租車的更大挑戰。 “我們現在財務健康,處在微利或盈虧平衡之間,現金流充沛。 ”陸正耀稱,目前神州租車董事會並未給公司盈利設定任何時間表或路線圖,最重要的還是盡可能在規模上做大,同時今年另一個重要任務是提升服務體驗,包括市場方面、配套設施、價格方面的投入。

2012年實現扭虧的神州租車,除因規模優勢帶來的成本下降,另一個重要因素是二手車業務啓動。

陸正耀稱,神州租車的車輛置換周期是兩年半,大量二手車沒有合適渠道出手。2012年其赴美上市過程中,投資者除對中國宏觀經濟環境和中概股缺乏信心外,這是他們最關注的一個問題。

神州租車為此于2012年10月啓動二手車交易體系,主要通過內部競拍系統和門店直銷兩個渠道。

陸正耀希望,今後能將車輛的置換周期,由過去的兩年半縮短到18個月,降低折舊成本,同時縮短採購周期,並在採購新車上更有議價權。今年,神州租車計劃完成2萬到3萬台二手車的銷售計劃。


神州 租車 上岸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54876

建築師賣便當 遲來先上岸

2014-02-20  NM  
 

 

三十六歲的李有為(Derek),正宗「香港仔」,卻當自己是半個日本人。父母在日本留學時認識,婚後在當地工作時孕育了Derek,他笑說:「我喺香港出世,但其實係Made in Japano架。」Derek小時候,常去探望留日工作的父親,長大後,每年都到日本做暑期工。

中年創業,目的之一,是找回成長的味道。「細個時喺日本睇到精緻嘅兒童便當,未食已好開心。打工時,便當更係我嘅常餐。」Derek發現香港的日式便當專門店,因迎合港人口味而變成「港式便當」,便找來從加拿大回流的大廚Ken拍檔,去年八月開設日式便當公司「森川」,並在鰂魚湧及紅磡連開兩門市。建築師出身的Derek,將做生意當成起樓,每一步都計過度過。過去半年,其他便當店逐一執笠,森川卻迅速站穩陣腳,月賺十二萬,更打入連鎖超市。經驗告訴他,不妥協很難,但妥協卻一定會失敗。

早上八點,森川位於九龍灣工廈的食物工廠,已開始製作午市的飯盒。大廚馮祖暉(Ken)帶領助手煮食,另外三至四名阿姐,忙於清洗及準備食材。「而家一日大約做三百五十個飯盒。」站在工廠另一邊寫字枱前的Derek表示,他不懂煮食,卻是整盤生意的大腦。雖是創業初哥,但Derek舉手投足十分淡定自信,彷彿仍是那個站在工地的建築師,他笑說:「我其實係用起樓嘅概念來做生意,起樓需要藍圖,賣樓要講究風格及用料,做生意都一樣。」

藍圖做首間火車便當

起樓先要有概念,起草藍圖。森川的概念,來自火車便當。Derek早年獲高薪挖角,在內地大連市做了十年建築師。四年前,女兒出世。為看著女兒成長,決定回流香港。創業的概念,來自一個名叫森川的日本朋友。「佢話,香港嘅壽司、鐵板燒都做到日本水準,點解冇人做日式便當呢?」Derek指,森川提醒他,日本及台灣都十分流行火車便當,而香港連結內地的高鐵亦正在興建中,此時創業,站穩陣腳,通車後便可搶飲頭啖湯。港深廣高鐵最快要一五年才通車。Derek的首批目標顧客,是港九的OL及金融業人士。前者容易被便當的精緻包裝吸引,未吃先興奮;後者食無定時,亦不介意吃恆溫便當。Derek解釋:「我哋成日用凍咗嘅粟米斑腩飯作比喻,好多做金融嘅人中午都要睇住個市,對住個電腦食飯,就算叫個熱辣辣嘅外賣返嚟,傾一個電話都已經凍曬,嗰啲汁變咗漿仲難食。」Derek看中香港人崇尚日、台文化,對便當並不陌生,深信能打入香港市場。

風格日式口味不能妥協

建築物講究風格,生意亦如是,亦等同定位。正宗的日式便當,除了要耐放,還講究色、香、味。Derek在開業前,已和拍檔Ken達成共識,不會因迎合港人而改變飯盒口味及設計。「傳統中國人鍾意熱食,所以出面好多賣便當嘅鋪頭,都標榜即叫即做,梗係熱啦,但咁樣同叫個普通咖喱雞飯外賣有咩分別呢?」Derek目標堅定,開業前更帶同十多位員工,到日本學習整便當,包括煮製、挑選便當盒及擺放食材的次序等,連便當盒都由日本訂製,每個成本約三元。Derek補充:「本地好多便當供應商,為迎合市場將食物本地化咗,我哋呢啲細公司一定唔可以咁做,寧願做小眾嘅一群先有錢賺,唔會同做開飯盒嘅大公司硬碰。」除了恆溫進食,日式便當的飯盒會一格格的分開,放久了亦不會互相影響味道。另一重視原則是不會有魚生。「港式便當成日見到壽司,或者擺兩、三片刺身,都係錯嘅。」大廚Ken解釋:「配有魚生嘅食物,唔可以喺無冷藏嘅環境下放多過十五分鐘,運送時好易變壞,又唔襟擺。」

用料避輻射棄用日本食材

森川便當的定價,由三十八至九十八元不等,可說是飯盒市場中的「豪宅」。雖然以正宗日式便當招徠,但卻幾乎沒有日本食材,皆因自福島核事故後,香港人對日本食材仍抱懷疑。「不時有客人問我哋啲食材喺邊度嚟,又問啲米係咪福島米。」Derek表示,森川現用口感和日本米相近的台灣珍珠米,取代日本米,「三文魚就用挪威嘅,其餘海鮮亦大多來自歐洲。」以五十八元的飯盒為例,食材成本約為二十元。Ken的主要任務,就是如何令不同食材在恆溫中,仍不失原味。「炸嘅食物都可以,但同其他食物一樣,包括飯同蔬菜,要攤凍至恆溫,無曬蒸氣先放入盒。」Ken指,冬天時,為吸引客人,將恆溫飯改為暖飯,但就要在烹飪方法上下功夫,「日本便當嘅飯係壽司飯,一加熱,就會變硬變酸,想做暖飯,就要落少啲壽司醋,再放入保溫櫃,保持六十度,唔可以蒸。」

推銷短期門市當宣傳

起好樓,下一步就是拆棚賣樓。Derek分別於鰂魚湧及紅磡黃埔開設門市,所有飯盒都由工廠供應。「目標係中環、金鐘及鰂魚湧等高消費嘅商業區,花得起五十至一百元食午餐嘅客人。而黃埔區有服務式住宅,可以做埋晚市,嗰邊日本人及其他外國人較多,容易接受貴價便當。」為吸引OL,每個飯盒都會列明卡路里。Derek表示,由於門市不設堂食,亦不會製作食物,毋須拿食肆牌,省回不少費用。森川只接受港九兩區客人的訂單速遞。公司購置了一架七人車,聘有司機,每朝十時半出車,送貨予分店及其他客人。「點解唔買客貨車?七人車其餘時間可以用埋來見客,一物兩用。」Derek笑說。現時,電話及網上落單佔生意額逾五成,另外五成來自兩間門市。為減低風險,森川一直以食品公司營運,Derek解釋:「先以食品公司形式來開業,萬一便當做唔掂,都可以利用食品工場牌照做其他嘢,例如加工或包裝食物。」不過,公司去年八月試業,十月正式開業,首三個月已收支平衡。遇著節日旺季,派對訂單較多,上月盈利已有十二萬。但香港人貪新鮮,為留住客人,便當款式,甚至便當盒的花紋,都不時要轉換。「二月係櫻花季節,我哋訂造咗多款春天主題嘅便當盒。」Ken說。門市只是宣傳,Derek指公司長遠會主打訂購,以大規模訂單,取代門市外賣。最近,他們已與大型連鎖超市簽約,每日供應八百個或以上的便當。Derek自信道:「下一步做特許經營,打響品牌後,再進軍內地市場,在一線城市嘅高鐵站開舖。」

開業資料(13年8月)

租金*$177,000 食材及包裝$200,000工場器材$350,000顧問及牌照費$100,000考察團費$130,000辦公室器材$120,000裝修#$600,000宣傳費$50,000產品研究$50,000人工^$200,000總投資$1,977,000*黃埔、鰂魚湧門市及食物工場,兩按一上#黃埔、鰂魚湧、工場及office^十五名,包括兩名老闆

營業資料(14年1月)

業額$480,000租金$59,000人工$150,000食材及包裝$130,000雜費及水電$10,000宣傳費$10,000盈利$121,000

一點意見

一田行政總裁莊偉忠莊偉忠一看見森川的飯盒,即大讚:「(賣相)好靚喎,靚過我哋嗰啲。」至於味道,亦過關:「壽司飯保持鬆軟,不會硬,海鮮亦新鮮。」他提議便當中的煮南瓜,可改為較耐放的焗南瓜片,避免醬汁凝固,令食物變實。「可加啲日式炸物,食材成本較低及易整。送麵豉湯包和沙律係必須的,因為凍食已有限制,送湯可以給客人熱食的感覺。」他表示,五十八元的便當,定價可接受,九十八元的九格便當,可能只會試一次,而便當始終是非主流食物,客人不會經常幫襯。「日式便當首先係賣相要靚,佢做得到,好唔好食都係其次。第一次食會好開心,但食到第四次就會悶,因為食材來來去去都係嗰啲,持續性能力唔高。」另外,他亦不會向森川入貨,放在超市擺賣,他解釋:「購入食物嘅成本高,賣唔曬又浪費,食物放耐咗,會直接影響客人對整體食物嘅印象。」不過,莊偉忠指樂意租借超市內的場地,給有質素的食品公司,讓他們直接在一田內煮理食物,更向記者索取森川負責人的電話。

 
建築師 建築 便當 遲來 來先 上岸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91381

漁民上岸,湖州十年變遷

昔日的小梅村一帶,如今建起了湖州地標建築月亮酒店

今年,湖州小梅村最後100戶漁民,將完成安置房分配,告別祖祖輩輩風雨漂泊的日子。

蜿蜒的南太湖岸線上,地標建築月亮酒店一帶,就是漁戶當年停船的地方。1960年寒風乍起的那個秋天,36戶祖籍蘇州的漁民在湖州漁業聯社的動員下,攜家帶口遷往一水之隔的浙江。他們多駕著三根桅桿的拖網船,操帆嫻熟,打漁高效。

慢慢的,南太湖的三個水產村,作業方法互相滲透,捕撈工具與時俱進,漁民收網時的心情卻越來越沈重:魚一年比一年少了。

2000年前後,整個環太湖城市群開始坐上高速列車,蘇錫常高樓拔起,沿湖的工廠直排廢水,讓平均水位三米的太湖泛起了渾濁的浪花。直到2007年藍藻大爆發,從受災最重的無錫,蔓延至其他城市,積重難返的治水困境,成了整個太湖的緊箍咒。

這一年,湖州啟動太湖岸線綜合治理工程。南太湖邊25個自然村1600余戶人家全部搬遷,包括整體上岸安居的小梅村。

53歲的沈伯冬當了20年小梅村支書,眼見著漁民兩手空空上岸,如今住上了樓房,再也不用擔心“三面朝水”,連睡都睡不安穩。

而經過十年治理,他童年印象里可以暢快遊泳的太湖又回來了。“風平浪靜的時候,它就是碧綠碧綠的,淺的地方能看到水草,有小魚遊來遊去。”沈伯冬說,過了清明,看漲水,就能知道今年的漁獲如何,“漲水鱭魚縮水蝦”,這是漁民一年中的頭等大事。

從蘇州來的“大歷幫”

南太湖東、西苕溪的出口處,梅子漾、小梅口、丘城山三個自然村組成了最初的小梅村。村民多是50年前南下的一批蘇州籍漁民,以沈、黃、姚為三大姓。

“解放前,太湖一帶不講什麽村,都講什麽幫,在一起捕魚的就是一個幫。”沈伯冬是家里唯一出生在湖州的孩子,從小父母就告訴他,沈家的根在蘇州大歷山,所以小梅村的漁民都自稱“大歷幫”。

沈伯冬

“靠天吃飯,靠風發財”,是這個幫派的生存口號。人力操帆的年代,每一時刻的風力、風向都牽動著漁民神經。為了獲得更好的收成,越是有風、有雨,越是天冷,他們越要出去捕魚,因為刮風下雨船速快,而冬天魚群減少活動,容易一網打盡。沈伯冬記得,那時他跟著父親去湖心,一個浪打到船上,就是一條冰棱。

漁民都覺得,在太湖討口飯吃,比在岸上種幾畝地,苦多了。

但他們從不向太湖過分索取,起風了,他們迎風撒網,風停了,他們也歇下了,日子過得簡單而知足。2011年落成的漁民新村文化禮堂內,陳列著各種漁用工具,有一張網就是沈伯冬的父親用過的,網洞密而大。“冬天湖里有冰水,這個網下去,不管鯽魚、草魚,還是百來斤的大魚,都能捕上來。”他得意地向人介紹,如今會織這種網的人少了,秘訣是要讓小魚漏下去。“沒有小魚小蝦,哪來大魚大蝦?”

那段時期,漁民捕撈強度不大,只靠風力沒有機械化,加上太湖水質良好,漁業資源豐富,小梅村漁戶總體收入都不錯。比起岸上油水不足的農民,沈伯冬天天都能吃上肥美的湖鮮。

時間一長,漁民還摸索出了獨到的捕魚之技。當地人稱一種海鷗為”呆鵝”,這種候鳥喜歡跟著船飛,守在起網瞬間迅速叼走大魚。“高踏網還沒有起網的時候,如果鳥很多,我這一網下去就是豐收,如果邊上沒鳥,肯定產量不高。”這方面,沈伯冬打心里佩服,“動物很有靈性的,有魚的地方它很敏感。船老大是憑經驗,看風看水流,預測魚群去哪兒,在哪個地方下網。那些鳥也是憑經驗。”

但很快,田園式的漁獵記憶停留在沈伯冬13歲那年,改革開放的前夜,村里開始制造水泥結構的漁船,並使用掛槳機械作業。馬達聲日夜作響,飛鳥走了,魚一船一船被拖上岸。

2007年前的小梅村 湖州市委宣傳部供圖

太湖病了

小梅村漁民的一天,大多是從早上給漁船“洗臉”開始的:拿拖把擦一遍船,以免大量露水殘留。只是不斷爆發的藍藻以及泛黃的湖水,讓世代喝著太湖水的漁民,遇上了無水可喝的窘境,糟糕的水質連洗衣服、洗菜都嫌臟。他們都知道,太湖得病了。

早年湖州粗放的開發模式,使得太湖接納著來自東、西苕溪的采礦、工業、農業以及生活汙水。湖州市環保局曾測算,石礦企業清洗石料導致太湖淤泥沈積,河床在35年內擡高了兩米。

漁業資源的萎縮和水體生態的退化是同步的。在沈伯冬印象中,1985年左右,小梅村光景最好,漁業豐產,銀魚收購價四五十元一斤,全部出口日本。等到他1997年出任村支書,太湖已經暮氣沈沈——淺灘邊的水草被悶死,“太湖三寶”斷崖式減產,價格再也沒升回去。“水質不好的話,珍貴的魚就少,太湖里的魚我覺得橋頭魚最好吃,可惜很多年都沒見過了。”沈伯冬嘆氣。

“表面在水上,根子在岸上。”太湖旅遊度假區(下稱“度假區”)黨委書記、管委會主任葛偉多次對媒體表示,“過去,我們廉價出賣了祖宗留下的青山綠水,養了一大批‘愚公’。”

2006年,湖州市打撈太湖藍藻 湖州市委宣傳部供圖

如果沒有2007年那場轟動全國的藍藻危機,整個太湖流域還處於犧牲環境換取經濟發展的怪圈。那年5月,太湖爆發嚴重的藍藻汙染,無錫受災最重,部分水域像綠色油漆般濃稠,造成全城自來水汙染長達一周。

從太湖治水的十年經驗看,外來汙染源得不到削減,湖內做再多的防控都是末端治理。

2007年10月初的16號臺風“羅莎”,成為湖州大力推動南太湖綜合生態治理的轉折點。往年一到臺風季,漁民都提心吊膽,休漁進港不說,身家財產也受到威脅。那場強臺風掀翻了小梅村五條漁船,1954年出生的姚國慶半生漂在太湖,從沒見過這樣狼狽的場景。

“浪頭很大,3米多高,纜繩全部斷了,百噸重的水泥船都翻身,倒下去了。有人打電話叫我幫忙,我騎了個自行車過去,哪里騎得動,把自行車扔在邊上,像解放軍一樣走!”他說,靠太湖吃飯的人,從不敢小覷大自然的力量。

小梅村整體上岸前,被廢棄的漁船 湖州市委宣傳部供圖

為加快太湖的自我修複凈化,多年來,太湖旅遊度假區累計投入20億元,全面清理環境汙染源頭:搬遷關閉12家中型以上規模工業企業;拆除低小散家庭工廠作坊300多家;清除太湖水面和周邊水域養殖圍網1000多畝;整體改造湖鮮一條街25條水上餐飲船。

湖鮮一條街曾是小梅村的核心集體資產,1997年村里負債累累,賬面上只有13.5塊,沈伯冬頂著壓力抵押了自己的一套房,籌資十萬元開建。十年後為了動員拆除,他又率先關閉了和哥哥合營的餐飲船。談到小梅村的十年得失,村民的心情都是複雜的——既失落於傳統生活的遺失,又憧憬岸上的安穩生活。

“漁民住在船上,陸上一寸土地都沒有,為了支持太湖治水,放棄了很多。”沈伯冬感慨。

漁民上岸

小梅村的漁戶都有兩條船,一條捕魚,一條住家,就是在船上蓋間低矮的屋子,只夠貓著腰進出,搖搖晃晃從來沒有一刻平靜。船上的孩子沒什麽娛樂,夏天跳水里可以玩一天,爬桅桿是少有的遊戲。只要船一靠岸,他們就像出籠的小鳥,湊在一起打彈珠、滾地龍、抽陀螺——寬敞、平靜的陸地,是逼仄、晃蕩的船上空間的反面。

到了上學年紀,沒有房的漁戶只能把孩子送到丘城山上用漁改房建的小學。沈伯冬小時候就寄宿在農村親戚家,每天守在太湖邊,看自家的船來了沒有。“感覺跟同學不一樣,寄人籬下,和父母相處時間也少。”跟他同輩的人幾乎都有一種想法——好好學習,趕快離開船上。

因為沒有房產,漁民的兒子往往娶不上媳婦,女兒出去了就不回來。姚國慶說,因為圈子小,“岸上的好人家也不願意女兒嫁到船上來”,過去漁民近親結婚多。年輕人但凡能讀書出去的,一般不再回來。

漁民新村俯瞰

漁民新村

上岸,是漁民多年的呼籲,這個願望在2007年因藍藻危機終於迎向了曙光。按照規劃,度假區將投資近3億元實施漁民居住上岸工程。四年後,第一批漁民新村拿到了新居的鑰匙,以每人25平米的標準安置,獨生子女算兩個人頭。“加上補貼,平均870元每平米,100個面積只要八萬七,現在我們周邊房價都1萬多了。”說起房價,村民都顯得很興奮。

第一次在獨立的廚房燒飯、第一次在客廳看電視、第一次在樓房過夜……哪怕50平米的一居室,也是足以頂天立地的家。

但隨之而來的,是甜蜜的煩惱。當生活從平面的太湖,來到立體的高樓,日常習慣的改變對身心而言都是巨大的挑戰。漁民臨水而居,又自小盤坐,多有關節炎癥,跟村委會頻頻倒苦水,“爬樓梯不方便”。自來水要收費,節儉的漁民就拿著拖把、衣服去臨近的河邊洗。村幹部苦口婆心地勸,年紀大的漁民一賭氣,吵著要回船上去。

沈伯冬的母親剛搬進50平米的樓房時,也跟他抱怨,還是習慣船上的日子,假如政府允許買船,她還是要回去的。但這幾年他又問起母親,她已經寬心許多。“不回去了,這里刮風下雨吹不到,也不用半夜起來加固船艙,現在都不用考慮了。”

重回南太湖

小梅村258戶1067人全部上岸後,從事傳統捕魚的僅剩30多戶。有人改行去了東太湖養蟹,有人被度假區雇傭,在景區開快艇、帆船或者打撈藍藻。村口一塊刻著“綠水青山就是金山銀山”的石頭,見證了綠色湖州的十年變遷。

33歲的施冬牛在服裝生意虧本後,又回到了太湖謀生。“這邊穩定的話,開快艇一年能有七萬,就是夏天曬得比較黑,反正我結婚了也無所謂。”他推了推鼻子上的墨鏡,笑著說。“落葉歸根,還是離不開這邊,到別的地方去也吃不開。”

每年5月1日,哪怕是在外打拼的小梅村人,都會看兩眼天氣預報,關心下太湖的漲水,就像他們的祖輩那樣,按時回歸漁民的身份。這天春季捕撈啟動,拖著長尾巴的“地籠王”、小釣船、釣鉤船一一上陣,在休漁期間捕撈小型魚蝦。

真正的高潮在9月6日,大型漁具高踏網登場,開始為期25天的捕撈。它長約1500米,寬約2米,網目約0.5厘米,待湖中設置起魚用的魚箱網,兩艘漁船牽引大網的兩頭收攏,並將網中漁獲全部趕入箱網內,起網收魚,一網產量最高可達5萬斤,一般一艘漁船一天能撈上20噸湖鮮。

“‘飛機網’、拖網,從9月捕到11月底;如果有‘魚蛋’(迷魂陣)的話,可以捕到12月底。”沈伯冬介紹。

氣候逐漸轉冷,休漁期漫漫,漁船都回港了,只有12艘仿古帆船在湖心巍然不動,仿佛即將啟程的船隊。

姚國慶管理的仿古帆船

姚國慶是其中一艘船的管理員,度假區以每月約3000元,聘請他進行日常管理和維護。他清楚地記得,他的船是2011年4月23日從江蘇買來的。

“管理這個船很不費力的,都是我小時候就懂的。不像我兒子,小船的纜繩打個結都打不好。”他露出懊惱的表情。去年,他兒子沒打好結,浪打來讓小船漂走了。“這個結有講究,要系得不散,但又很容易抽掉,這樣我們晚上摸黑也能解開,否則晚上你要拿剪刀剪、拿刀砍,很麻煩的。”姚國慶說,這個系結方法對漁民來說並不難,但兒子就是怎麽也做不好。

沈伯冬知道,在融入主流社會的角力中,屬於漁民的日常終將退守至記憶的邊緣。方言是這群漁民三代,與太湖僅剩的薄弱聯結之一。“太湖里的漁民有自己的方言,和蘇州話相似七八分,和湖州話相似二三分。”他有時覺得,只要孩子還會講家鄉話,那他們這一代就不會忘了自己的根。

“我們都喜歡吃魚,每天都要吃,吃不到難受。”這讓沈伯冬稍感欣慰。去年,有漁民幸運地捕到了太湖里絕跡多年的橋丁魚,他央求人家把30斤全賣給他。“就是比筆粗一點,只有一根骨頭,其他都是肉,入口最嫩。”他給發小每人送一點過去,他們都說,跟小時候的味道一樣。

上岸十年後,他最愛的橋丁魚又回來了。

(圖片如無說明,均為本報攝影記者任玉明、吳軍、胡軍拍攝)

漁民 上岸 湖州 十年 變遷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62838

海嘯毀家園 錢財待領 「櫃桶積蓄」夾萬沖上岸

1 : GS(14)@2011-04-12 22:28:14


日本人有「櫃桶積蓄」習慣,喜歡把現金存放在家,但 311地震和海嘯摧枯拉朽,令逾 15萬災民失去家園,連存放積蓄的夾萬也在頃刻間消失。在重災區岩手縣大船渡市,近日便先後有大量夾萬被沖上岸,由於數目太多,警方惟有把它們堆放在停車場,等候物主認領。
311災後一個月了,工作人員正忙於清理沿岸雜物,腳下除了有無數頹垣敗瓦,更夾雜了大量用信封、盒子、膠袋盛載的鈔票,也有藏在傢俬內的現金,並有大量上鎖金屬夾萬,要仔細挑出來,交由當局保管。

日本櫃桶積蓄 2.76萬億



夾萬數目多達數百個,數目更與日俱增,大船渡市警察總局失物部主管後藤紀良說:「我們初時把夾萬放在警署內,但起回數目越來越多,惟有搬到室外。」這些夾萬被撞至凹凸不平,在停車場堆積如山後,驟眼望猶如一幢小建築物。
有那麼多的夾萬,全因日本人向來有「櫃桶積蓄」習慣,喜歡將現金收藏在家。日本央行 2008年報告指,全國估計有逾 1/3面值 1萬日圓( 918港元)的鈔票沒有在市場流通,估計總值約 30萬億日圓( 2.76萬億港元)。
日本人喜歡「近身錢」,長者更是這種習慣超級擁躉。他們不是不信任銀行,只是因為不習慣使用自動櫃員機,加上銀行利息低,所以會把畢生積蓄放在家。大船渡市有近 30%人口年逾 65歲,被海嘯捲走的夾萬自然更多。
67歲木村康雄說自己是幸運兒,他居於宮城縣女川町,海嘯當日帶著 90歲老父逃生,由於積蓄早已存入銀行,所以現在仍有錢過活,「我退休前在銀行工作,經常遊說老友把積蓄存入銀行,但他們都說鈔票放在家比較安全。」

生還者須供證明領夾萬
雖然起回夾萬數目眾多,但警方會根據夾萬內外蛛絲馬跡找尋主人,生還者必須提供失物證明,例如夾萬標明的姓名或住址等,才可領回財物。由於手續繁複,至今僅 10%至 15%夾萬或現金被主人領回,其他隨處丟失的現金更有待處理。
根據日本法例規定,民眾發現失物後,必須妥善保管三個月,若物主限期內沒有認領,失物便撥歸發現者所有。若民眾把失物交給當局,限期過後會交回政府。日本政府估計, 311地震和海嘯共造成損失約 3,090億日圓( 283億港元),打破歷來紀錄,但數目沒把這些「民間現金」計算在內。
美聯社/中新社

大地震一個月數字



-死傷-
全國  13,127死  14,348失蹤  4,793傷
宮城縣  8,017死  6,387失蹤  2,987傷
岩手縣  3,822死  4,721失蹤  154傷
福島縣  1,226死  3,236失蹤  229傷
茨城縣  22死  1失蹤  687傷
千葉縣  18死  2失蹤  208傷

-損毀-
•至少 48,747建築物全毀
•至少 2,136條道路、 56條橋和 26條鐵路損毀
•昨地震前 158,392戶仍斷電
• 9個縣 21萬戶仍斷水
• 151,000人無家可歸入住庇護中心
•經濟損失高達 2,950億美元( 23,010億港元)
路透社
海嘯 家園 錢財 待領 櫃桶 積蓄 夾萬 萬沖 上岸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73927

美8,000海鳩餓死屍沖上岸

1 : GS(14)@2016-01-24 17:04:58

美國阿拉斯加州惠蒂爾(Whittier)8,000隻海鳩疑受海洋暖化影響而無法獵食,在威廉王子灣一帶活活餓死,屍體被沖上黑岩灘,堆叠成一片觸目驚心的慘白。海鳥專家艾恩斯表示從未在海灘上見過如此大群的死鳥。生物學家澤勒戈船在浮屍處處的海面點算死鳥數目,單在本月7日已計算到有3,000隻。阿拉斯加海洋野生動物區的生物學家倫納表示,惠蒂爾的死鳥只是冰山一角,他估計整個阿拉斯加州餓死的海鳩多達10萬隻。專家檢驗100隻海鳩的屍體,發現全部骨瘦嶙峋。海鳩平常吃的魚只可在特定溫度中生存,但自2013年起,高於平均溫度的海水由亞洲流向北美,令阿拉斯加海洋變暖,海鳩頓時因失去糧食而大量死亡。目前阿拉斯加州共有280萬隻海鳩,艾恩斯認為牠們大規模死亡,是對生態健康問題的預警。美國有線新聞網絡





來源: http://hk.apple.nextmedia.com/international/art/20160124/19464530
000 海鳩 餓死 屍沖 上岸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94943

自私遊客為Selfie天鵝被扯上岸慘死

1 : GS(14)@2016-03-11 00:51:12

人類為拍照分享,可以去到幾盡?馬其頓一名女遊客在奧赫里德湖(Lake Orchid)邊拍照留念,竟「脅持」湖中一隻天鵝,抓着天鵝翼把牠強行拖上岸。女子捉住天鵝微笑拍照,天鵝試圖掙脫不果。女子拍照後棄天鵝於岸上,不顧而去。當地傳媒Macedonia Online報道,天鵝倒臥岸邊,毫無反應,不久證實死亡。英國《每日郵報》





來源: http://hk.apple.nextmedia.com/international/art/20160310/19523738
自私 遊客 Selfie 天鵝 被扯 上岸 慘死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97486

地中海翻船 過百難民屍沖上岸

1 : GS(14)@2016-06-06 03:17:38

地中海海難未止,前日又有難民船在希臘克里特島對開海域翻沉,導致九人死亡,希臘海岸防衞隊表示難民船或由非洲出發,救援人員救出340人,失蹤者料達數百。利比亞紅十字會前天亦指,當局上周四在西部城鎮祖瓦拉一個海灘,發現至少117具屍體,近7成是婦女,另有6名小童,相信來自之前一周在當地海岸沉沒的三艘船隻之一。兩宗海難的死者及難民國籍未明。至於部份難民的家鄉敍利亞,政府軍一周內三度向「伊斯蘭國」(IS)佔地發動大型攻勢,俄軍空襲多次重擊東部哈馬省。敍利亞人權監察指,政府軍目前已逼近哈馬省與拉卡的邊境。至於獲西方支持的反對派軍隊則在美軍空襲協助下,成功搶佔北部城鎮曼畢吉的100平方公里土地,料可切斷IS補給。法新社/路透社





來源: http://hk.apple.nextmedia.com/international/art/20160605/19641627
地中海 地中 翻船 過百 難民 屍沖 上岸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302036

周顯:上岸後支持諮詢文件

1 : GS(14)@2016-10-13 07:45:22

【明報專訊】灣仔蘭杜街只是短短的一條街,但有很多的美食店,我指的並非新派漢堡包餐廳The Butchers Club Burger,雖然它都幾好食,我有時也去光顧,但它未到值得我介紹的地步。

蘭杜街有三家排晒長龍的地道小餐廳,一家是榮式燒雞扒,一家是新竹源越南餐廳,另一家則是蝦麵館,賣的是馬來蝦麵,以前我去新加坡時,常吃這蝦麵,但是現在全香港只有這家餐廳的蝦麵,我才會吃,西環盛貿酒店馬來一菜館的水準不錯,但其蝦麵,我只吃了一次,也不會再吃。

然而,以上三家小店,由於客人太多,太好生意,所以我很少去。前兩天,碰巧我寫了通宵稿,一時多才起牀,便去了蝦麵館,兩點三到,還要排五分鐘的隊。

馳名蝦麵館捱不住加租

然後我赫然發現,此店竟然只開到12月便要結業了。為什麼,還不是因為地產霸權?這些價廉物美的好吃小店,怎敵得過加租惡魔?只有The Butchers Club Burger這種新派餐廳,才頂得順高昂的租金。

記得幾年前,李君豪很慨嘆地對我說﹕「我哋辛辛苦苦賺來的錢,都是給幾個地產商賺晒了。」

在不久前,一名反對諮詢文件的朋友說﹕「其實我哋反抗都唔反得幾耐,對方勢力好大,終於還是會強硬通過的。」我說﹕「我們只需要頂幾年,幾年之後,或者我們全都發晒達,不再炒股票,改行自己當地產霸權,到時再有諮詢文件,我哋調轉槍頭贊成
周顯 上岸 支持 諮詢 文件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311754

世越號上岸 議員與殘骸合照捱轟

1 : GS(14)@2017-04-10 23:35:52

南韓沉沒客輪「世越號」上月獲打撈出水後由半潛船運送至木浦市港口,昨晨開始運上岸。海洋水產部指工作人員前日完成測試後,終於在昨晨約9時啟動登陸過程,以600輛裝組運輸車將「世越號」移離半潛船甲板,並趁下午1時潮漲時將殘骸運至碼頭旱塢,料今晨前完成整個過程。



■「世越號」船艙內佈滿雜物。互聯網

艙內照片曝光損毀嚴重

「世越號」完全搬上岸後,當局就會開始在船艙尋找餘下9名失蹤者,首度曝光的船艙照片顯示內部損毀嚴重,佈滿雜物。由約31名蛙人組成的救援隊伍已出發在沉沒地點搜索失蹤者。此外,在野「國民之黨」至少三名國會議員與「世越號」殘骸合照,被轟在遇難者家屬傷口上灑鹽且違法,因當局已將擺放殘骸的港口列為安全設施並嚴禁私人拍照。國民之黨黨首朴智源致歉,承諾處分涉事黨員。韓聯社/《韓國時報》




來源: http://hk.apple.nextmedia.com/international/art/20170410/19985459
世越 越號 上岸 議員 殘骸 合照 捱轟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329928

海南漁民硬拖擱淺鯨鯊上岸屠宰

1 : GS(14)@2017-08-06 18:40:38

近期海南頻頻發生海洋殺戮事件!至少兩條擱淺、仍活着的鯨鯊,遭貨車硬拖上岸(圖),然後屠宰出售。海南省海洋漁業部門工作人員昨證實事件,呼籲市民如果發現類似線索,應第一時間向海洋漁業等部門舉報。


屬瀕危物種

今年6月29日,有網友爆料,在海南萬寧市,有人捕撈到一條鯨鯊,當晚被拖上岸後來即屠宰出售。圖片顯示,鯨鯊已被分段切割,七人圍觀,但涉案者尚未抓獲;7月29日,一段長約僅10秒的短片顯示,一條全身遍佈白色斑點的大魚正掙扎,尾部被繩子拴着,繫到一輛貨車上,有人指揮貨車後退再加速前衝,擬將大魚拖上岸。8月3日,公益組織「動物家緣」負責人李波和葛良發現有關短片後,向海南當局舉報。李說,片中大魚顯然是鯨鯊,當時還掙扎着想要向水裏衝游走。經調查,7月29日上午9時許,萬寧東澳鎮三位漁民海釣返航時,在老爺海出海口近岸地區,發現一條大魚擱淺。他們將這條魚拖回分割,當天以1,600元人民幣(約1,860港元)出售。鯨鯊被稱為「世界上最大的魚」,全身佈滿白色的斑點,性情溫和,非常美麗。鯨鯊屬於CITES(《瀕危野生動植物種國際貿易公約》)附錄II物種,根據最高人民法院司法解釋和《刑法》的規定,捕撈、出售鯨鯊的行為,可被處5年以下監禁,並處罰金。澎湃新聞




來源: http://hk.apple.nextmedia.com/international/art/20170806/20113171
海南 漁民 硬拖 擱淺 鯨鯊 上岸 屠宰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339861

【排通宵得個吉】遲來大媽先上岸 一肚氣姐:公平咩?

1 : GS(14)@2017-08-18 08:00:45

開幕前一日下午已經嚟排隊,結果輸畀朝早7點先嚟嘅大媽,點會唔嬲!



美食博覽今朝開鑼,我地派出記者阿Sa實試排通宵搶$1筍貨,昨夜見只得十幾人排隊,人數唔多,心諗付出努力一定可以得到回報,點知少年都係太年輕了,先係窈窕人龍越變越粗碌,再嚟後浪推前浪,前浪變後浪,幾個朝早先嚟排隊嘅阿姐成功突圍排到頭位,排通宵的結果得個吉空手而回,公平咩?


一開閘首先彈出嘅係……為了鮑魚為了燒賣,大家都可以去到好盡。

記者:曾冠輝、黎婉婷攝影:鄧鴻欣




來源: http://hk.apple.nextmedia.com/su ... t/20170818/20124700
通宵 得個 個吉 遲來 大媽 上岸 一肚 肚氣 氣姐 公平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340185

股票掌故 | 香港股票資訊 | 神州股票資訊 | 台股資訊 | 博客好文 | 文庫舊文 | 香港股票資訊 | 第一財經 | 微信公眾號 | Webb哥點將錄 | 港股專區 | 股海挪亞方舟 | 動漫遊戲音樂 | 好歌 | 動漫綜合 | RealBlog | 測試 | 強國 | 潮流潮物 [Fashion board] | 龍鳳大茶樓 | 文章保管庫 | 財經人物 | 智慧 | 世界之大,無奇不有 | 創業 | 股壇維基研發區 | 英文 | 財經書籍 | 期權期指輪天地 | 郊遊遠足 | 站務 | 飲食 | 國際經濟 | 上市公司新聞 | 美股專區 | 書藉及文章分享區 | 娛樂廣場 | 波馬風雲 | 政治民生區 | 財經專業機構 | 識飲色食 | 即市討論區 | 股票專業討論區 | 全球政治經濟社會區 | 建築 | I.T. | 馬後砲膠區之圖表 | 打工仔 | 蘋果專欄 | 雨傘革命 | Louis 先生投資時事分享區 | 地產 |
ZKIZ Archives @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