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KIZ Archives


編劇宋方金又放炮:《三生三世》一天點擊超15億?這意味著中國的人口應該是30億!

來源: http://www.nbd.com.cn/articles/2017-04-20/1096711.html

每經影視記者 白 蕓

每經影視編輯 溫夢華

“半年寫稿、半年討薪”,這是編劇張曉蕓曾用來形容編劇生存現狀的一句話。

雖然貴為一劇之本的締造者,編劇卻常常被認為是一個很“苦逼”的職業。稿酬低、催稿急、署名難、話語權低等,都是難以回避的問題,這些都與其未完成作品要付出的巨大辛勞難成正比。同時,觀眾在吐槽一部劇時,編劇又往往是首當其沖的“背鍋俠”。

而這些問題,並不僅僅發生在沒有作品的無名編劇身上。

今日(4月20日),在北京電影節由“編劇幫”組織的“編劇研討會”上,幾位已有搶眼作品的一線級別編劇,《繡春刀》《情聖》《智取威虎山》《港囧》的編劇陳舒、李瀟、吳軍、蘇亮,依然紛紛表示日子不算好過。

編劇宋方金:電影不是理財貨幣,是社交貨幣

創作了電視劇《手機》、電影《飛》《溫涼珠》等眾多作品的宋方金,是在行業浸淫多年的資深編劇。

不過,近段時間,宋方金“一戰成名”卻是因為化身“記者”臥底橫店,炮轟影視圈的小鮮肉亂象,甚至怒指98%小鮮肉都不敬業。

在研討會現場,身穿褐色襯衣的宋方金還是一如既往的“憤世嫉俗”。宋方金講到,曾有人跑來責問他提到的98%這個數據,惹得他一時火冒三丈。

由此,宋方金提到了已經幾乎有些“老生常談”的收視率數據造假問題,“《三生三世十里桃花》一天的點擊能超過十五億沒有人去質詢,反而來質詢我的98%”,“大家知道一天的點擊率超過十五億是什麽概念嗎?根據統計學常識我們可以得知,如果這個數據是真的,那意味著中國的人口絕不是十四億多一點,而應該是二三十億”。

在一番非常宋方金的脫口相聲和炮轟式表達中,隱藏的是“愛之深,責之切”的行業關懷。“優秀的創作者,能清晰地認識自己所處的文化語境,從現實出發,尋找所對應的類型;然後從類型出發,提煉、概括和升華現實,在故事里找到人生的比喻、未知的可能。電影不該是資本的奴隸、不該是理財產品、不該是空洞的模仿、盲目的跟風。電影當然是財富——物質財富是它的附加值,精神財富才是它的核心值。電影當然也是貨幣——但它不是理財貨幣,而是一種寶貴的社交貨幣”。

“我們這些所謂著名編劇,依然沒有足夠話語權”

每一個編劇都希望能有自由原創的空間,但是最常面對的情況是委托或改編創作。

在創作《繡春刀》之前,陳舒創作的電影編劇作品《盲人電影院》《房車奇遇》就已經在韓國釜山國際電影節取得了不錯的成績。即使已經有了比一般新人編劇更高的起點,陳舒卻也坦陳:“之前寫過的電影,基本上以命題作文為主,也就是通常意義上所說的委托創作”。

不過,《繡春刀》是一個特例,是陳舒和導演路陽所做的原創故事。“我們當時在寫《繡春刀》的時候,沒有受到任何公司和投資方的委托,這是我們自己自發想寫的一個故事”。

然而,由於整個武俠片的市場環境並不是很好,這個劇本寫完四年以後才開拍。“在這四年當中,除了不斷地修複電影之外,也是一直在找投資方”。

代表作為《搭錯車》《麻辣婆媳》等多部電視劇的李瀟,做了十幾年電視劇編劇,電影《情聖》是她第一次接觸電影編劇的作品,結果造就了這個斬獲7億票房的黑馬。

“電視劇更像鞭炮,小時候過年放的那個成掛的紅色鞭炮,每一個小鞭炮都是跟小一個小鞭炮擰在一起,一個矛盾連著一個矛盾,一直不停爆發,是一個長篇敘事。電影更像煙花,我覺得電影給人的造夢感更強,它是上去之後要綻開、完整爆發的東西”。

不過,李瀟卻對《情聖》“特別不滿意”。“到現在,我不願意說《情聖》是我電影的代表作,我覺得寫得不好,拍得也不好,完全是撞大運的事,我至少應該寫出比它好的戲來”。

此外,即使是一線編劇,也免不了遭遇屈從於導演、資方、制片,對劇本進行大量修改的命運。“迄今為止,《繡春刀》是我寫過的還原度最高的一部電影,其他可能只保留到30%、40%,好一點的能保留到70%”,陳舒如是說。

李瀟更是直言:“大家可能覺得我們都是有代表作的,甚至可能是什麽所謂的著名編劇,就一定能享受不一樣的待遇,有不一樣的話語權,其實我們跟大家都是一樣的”。

編劇 宋方 方金 金又 放炮 三生 三世 一天 點擊 15 意味著 意味 中國 人口 該是 30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46441


ZKIZ Archives @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