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KIZ Archives


直擊南海問題發布會:仲裁庭得到菲律賓等國家的資助

國務院新聞辦公室定於2016年7月13日(星期三)發表《中國堅持通過談判解決中國與菲律賓在南海的有關爭議》白皮書,並於當日上午10時在國務院新聞辦新聞發布廳舉行新聞發布會,外交部副部長劉振民和國務院新聞辦公室副主任、新聞發言人郭衛民介紹白皮書有關情況和中國在南海問題上的政策立場,並答記者問。

中央電視臺記者:我們看到,仲裁結果出來之後,有國家表示“這個仲裁裁決對當事雙方都是有效的,都有約束力”,我想請問,中國如果不執行裁決,對他們來說是“違反國際法、將會損害國際聲譽”,中方對此是怎麽看的?

外交部副部長劉振民:仲裁庭的組成是一個政治操作的結果。仲裁庭的人員組成不具有代表性、權威性。仲裁庭法官是有償服務的,來自菲律賓及可能其他國家。仲裁庭的法官沒有一位來自亞洲。仲裁庭得到菲律賓或其他國家的資助。裁決是沒有約束力的、無效的。

路透社記者:中國下一步打算采取怎樣的措施,是否會向南海地區派更多的軍事設備或軍事設施,是否會在南海設立防空識別區?

外交部副部長劉振民:中國海軍在南海活動,是很正常的,因為這是我們的海域。但是大家看到的是,有一個國家派了龐大的航母艦隊在南海活動,你們自己去評判吧。仲裁之後,中國政府對裁決的立場很明確,我們不會執行、不會裁決。因為它就是一張廢紙,不會得到執行。中國希望和菲律賓能夠回歸到雙邊談判的軌道上來。

至於中國會不會劃設南海防空識別區,首先我們要說清楚的是,中國有這個權利,防空識別區制度不是中國的發明,是其他一些大國的發明,中國在東海劃了,在南海是不是需要劃,要根據我們受到威脅的程度。如果我們的安全受到威脅,當然有權劃,這取決於我們的綜合判斷。

人民日報記者:中方為什麽專門就中菲南海爭議發布白皮書?希望通過白皮書傳達什麽信息?

外交部副部長劉振民:一是我們要澄清一些事實,因為在三年半以前,菲律賓時任政府提起這個仲裁的時候,它的仲裁請求中很多事實被歪曲了,很多法理被他們曲解了。在仲裁庭的審理過程當中,也歪曲了很多事實,包括在適用法律方面歪曲了很多,所以我們首先一個目的是澄清事實,包括要說明中國的南海主權和海洋爭議是歷史形成的,不完全是按照公約的。

第二,中菲之間是有協議的,談判解決南海爭端是唯一出路,這既展示出中國的一個政策,也是想發出一個積極信息,向國際社會、向南海周邊國家,也向我們的鄰居菲律賓展示,中菲南海爭議也好,整個南海爭議也好,只有通過談判來解決,沒有別的出路,不要以為一個仲裁庭能解決問題。

英國BBC記者:中方一直在說希望通過達成共識來解決南海的有關爭議,那麽中國是否願意同其他國家一起分享南海的資源,包括漁業資源和油氣資源?是否有相關一些機制比如說國家之間直接達成雙邊協議來分享這些資源,中國是否打算這樣做?

外交部副部長劉振民:中國最早提出“擱置爭議、共同開發”。中菲從1996年開始一直保持雙邊的溝通,有漁業方面的溝通,還有建立信任措施工作組,在阿羅約總統時期,中國與菲律賓還就中菲有關爭議海域進行過海洋地質勘探的合作,後來越南加入,也曾進行過三方勘探的合作。我們當初是期待三方海洋地震勘探結束以後,三方能夠把合作轉到下個階段。後來菲律賓政府更換了,我們的合作夥伴的立場也變了,這個合作就停下來了。

我希望這個仲裁結束以後能夠翻過這一頁,仲裁裁決肯定沒有效力,也不會執行,大家還是回到談判之上,通過談判解決爭議,回到合作的軌道,通過合作來分享共同利益。

我想,無論漁業的合作也好、油氣資源合作也好,中國與南海周邊國家是可以達成協議的,我們有這個信心,這是中國政府的一貫立場,我們也有這個信心。

香港大公文匯傳媒集團記者:有人認為根據《聯合國海洋法公約》第288條第四款有關規定,仲裁庭提起的仲裁事項是否有管轄權應由仲裁庭自行決定,中方認為仲裁庭沒有權力審議中菲南海爭議,您認為依據是什麽?

外交部副部長劉振民:仲裁庭濫用了公約的第288條,即“即使你遇到了一個所謂涉及公約的解釋和適用的爭議,仲裁庭也應該去查清當事國是不是就解釋適用的問題進行過討論”。很遺憾,仲裁庭這一點沒有查明。所以說,它是在無視很多事實、無視很多程序的基礎上,最後決定說根據第288條第4款,他有權裁定管轄,他完全是濫用程序的過程,它沒有公信力。仲裁庭在這個問題上裁定管轄權的時候,想行使權利,但是沒有有效履行義務,公約有關條款規定的義務沒有履行到。

深圳衛視記者:現在有輿論形容南海仲裁案的判定是一張廢紙,但是真的有相關國家執行這張廢紙的話,劉部長,中方如何應對?

外交部副部長劉振民:國際法上有個規則叫做“非法行為不產生合法效力”,以此類推,無效的判決也不可能得到執行,不會有約束力。一張廢紙的裁決,也沒有人執行。我想南海有關周邊國家也好、域外國家也好,他們應該深刻認識到這一點,那個裁決就是一張廢紙,沒有約束力,是無效的。所以誰要想試試,按照這個裁決去執行,去實施他們的行為,我想那也是會構成新的不法行為,中國政府也會采取必要的手段阻止他們。

國務院新聞辦公室副主任、新聞發言人郭衛民:好多國家的政要,包括支持鼓動這個仲裁案的一些國家的政要,他們也認為這個仲裁其實是不會發生效力的,他們有的時候在不同場合表達,希望中國要克制,或者要什麽,希望這件事情就這麽過去了,實際上世人都知道,這是一張廢紙,實際上起不到任何法律效果,也沒有任何執行力的。

美國有線電視CNN記者:由於申訴是菲律賓提起的,仲裁的裁決已經做出,盡管中方表示不承認、不執行、不接受,如果菲律賓作為申述人的觀點得到了裁決的支持,是不是中方必須要菲律賓也同時不接受裁決,才作為重啟談判的先決條件呢?如果重啟談判之後,因為中方堅持對所有南海諸島及相關水域的主權,是不是也絕對不能談主權方面的問題呢?因為裁決當中也表明了支持菲律賓申訴的一項就是中國的有些行為已經侵犯到了菲律賓主權相關的利益。

外交部副部長劉振民:我想,中方的願望、中方的政策是希望菲律賓新政府能夠相向而行,認識到這個裁決是一張廢紙,不可能得到執行,能夠放下裁決,把裁決擱到一邊,回到談判桌上。談判的基礎是在尊重歷史事實基礎上,按照國際法進行談判,這是各國談判的基本原則。我們要明確,我們白皮書的主題是“堅持通過談判解決中菲南海爭議”,是要把仲裁裁決擱到一邊,回歸到談判上。裁決也表明了,裁決解決不了爭議,所以不要期望按照裁決去談判來解決爭議。我們要讓菲律賓的朋友們認識到這一點。我希望菲律賓的朋友也都支持中方立場,不要在里面攪局,好像鼓動菲律賓一定要執行裁決。攪局不會有好結果,攪局只會進一步激化南海周邊國家、東南亞國家之間的相互矛盾。

國務院新聞辦公室副主任、新聞發言人郭衛民:這個問題也可以看出這個仲裁案的效果是什麽,第一是沒有公信力,第二是加劇了問題的處理難度,毫無意義。

中國日報:最近有一些東盟國家明確表示反對這個南海仲裁案,中方如何看待後仲裁時代中國和東盟之間的關系?

外交部副部長劉振民:南海問題是中國與部分東盟國家之間的問題,不是中國與東盟之間的關系。由於此事,中國和東盟之間的關系或多或少受到一些影響。中國與東盟要談合作,中國是東盟最大的貿易夥伴。

中央人民廣播電臺記者:有觀點認為,裁決結果的出臺有助於各方澄清聲索,縮小分歧,並將成為有關國家通過外交方式解決爭議的基礎,劉部長怎麽看?

外交部副部長劉振民:這個裁決的偏見、它的極端性、它的不公正性、它的非法行決定了這個裁決不可能成為縮小各方分歧的基礎。縮小分歧的基礎還是要回到各方尊重歷史事實和國際法原則基礎上去。縮小分歧、澄清主張,平臺就是談判平臺,依據就是尊重歷史事實,按照國際法,沒有別的途徑。

鳳凰衛視記者:回到這次裁決的關鍵兩個角色—中國和菲律賓的關系,菲律賓新任總統在當選和上任之後發表了一些言論,尤其是在中菲關系上也有一些積極的言論,對於這個裁決出來之後,中方如何評價杜特爾特的這些言論,還有這份裁決對中菲關系的影響會是怎樣的?

外交部副部長劉振民:中國和菲律賓實際上從1975年建交,不管菲律賓總統怎麽換,總體上保持了平穩友好的發展過程。所以我們不理解,為什麽阿基諾三世總統當時要提起這個仲裁,侵犯中國的權益。我想,幸好菲律賓政府大選之後更叠了,也給改善中菲關系提供了一個很好的契機。我們對杜特爾特總統和菲律賓新政府,在南海問題上,在應對仲裁問題上做出的積極表態和姿態是表示歡迎的,我們希望中菲兩國之間能夠回歸到談判解決南海爭議的軌道上去,也為中菲兩國關系轉圜、加強兩國的合作創造更好的條件。相信中菲合作會為兩國人民、為菲律賓人民帶來利益。

國務院新聞辦公室副主任、新聞發言人郭衛民:希望菲律賓新政府能夠顧全大局。我們相向而行。

新華社記者:請問劉副部長,我們知道中國於2006年就依據《聯合國海洋法公約》做出過排除性聲明,但是卻被仲裁庭判定是不影響它的管轄權,請問對其他同樣做出過類似的排除性聲明的國家,這會有什麽樣的影響?

外交部副部長劉振民:公約1994年生效以來,做出這個聲明的有30多個國家,包括了安理會常任理事國當中除了美國之外的其他四個國家,即俄羅斯、法國、英國、中國都做出這個聲明了,美國到現在還沒有加入公約,美國是在公約之外指手劃腳,讓我們締約國遵守公約,他自己不加入。

在做出聲明的國家中,他們對這次裁決的結果也非常關註,因為這次仲裁庭裁決的結果不僅侵犯到了中國的權利,也損害到了第298條的法律效力,一定意義上也損害到了公約的完整性,損害了公約所確立的爭端解決程序的完整性。我想,將來有關國家也會妥善應對這個問題。

香港中評社記者:我們註意到在大陸努力維護在南海的主權和權益同時,昨日臺灣當局也發表聲明,認為在南海享有國際法和海洋法之上的權利,也認為這個判決不具有法律效力,想請問劉部長您對於臺灣當局的這一聲明有何評價?另外未來兩岸在共同維護南海的領土主權和權益方面還可以做些什麽?

外交部副部長劉振民:臺灣方面昨天也就這個裁決表明了鮮明的立場,他們反對這個裁決。因為這個裁決侵犯到的是所有中國人的權利,維護南海的主權、維護南海的海洋權利,是海峽兩岸中國人的共同義務,共同的責任,就是維護我們的主場。兩岸這種分離狀態是歷史造成的,兩岸遲早會同意,但是南海主場是我們共同的責任、共同的義務,這一點兩岸是有共識的。兩岸之間在國際法學界方面的交流非常廣泛,我想在這一點上,兩岸的共識是不會變的,我們也希望和臺灣同胞一起共同努力,維護好我們的主場。

東方衛視記者:如果菲律賓不回到談判立場,中國會采取什麽措施?

外交部副部長劉振民:兩國關系就像婚姻一樣,雙方要相向而行。我想,如果菲律賓方面不願意回到談判桌,中國和菲律賓的關系必然會受到影響,目前這種狀況就很難改變。

中國新聞社記者:我的問題是,裁決出臺以後,中方如何看待南海各方行為宣言的作用?會不會停止南海行為準則的磋商進程?

外交部副部長劉振民:我要說明的首先一點,非常不幸,仲裁庭在審理過程當中否定了DOC的法律效力,特別是否定了DOC第4條規定的“由直接當事國通過談判解決爭議”義務的法律效力。這個解釋,我們有關一些文章、中國國際法協會也進行了批駁,他們仲裁庭否定DOC效力,否定DOC承諾的這個法律效力,是有違國際慣例的,有違國際法院作為最權威的國際機構的判例原則的。東盟國家一直在重申說DOC仍然是東盟國家與中國共同應對南海問題的地區規則。DOC就是中國和東盟國家應對南海國家地區規則。DOC是當年11個國家的外長一起簽字的,簽了字的是有效力的,所以不會因為裁決受到影響。南海各方行為宣言不會受到影響。爭取早日達成南海行為準則。

國務院新聞辦公室副主任、新聞發言人郭衛民:有人說,仲裁案的結果會使中國受到孤立,我想這樣的情況是不會出現的,這個目的也不會實現的。目前已有90多個國家的230多個政黨和政治組織表示公開支持中國在南海問題上的立場。

此外,在答記者問環節前,劉振民發言表示,是菲律賓非法侵占中國南沙群島部分島礁而引發爭議。菲律賓的主張毫無法理依據。南沙群島從來不是菲律賓領土的組成部分。菲律賓單方面提起仲裁是惡意行為。菲律賓企圖染指中國黃巖島。中國堅決反對菲律賓非法侵占中國島礁;中國堅決捍衛對南海諸島的主權。中國南海諸島擁有內水、領海、毗連區、專屬經濟區和大陸架。菲律賓對中國黃巖島提出的非法領土要求沒有任何國際法依據。菲律賓是制造和挑起矛盾的始作俑者。

他還表示,有的人或有的國家說,裁決是有約束力的,當事方要執行,這是騙人的鬼話。中國表示希望把和菲律賓的關系拉回到正常軌道。中國希望和菲律賓回歸到雙邊談判的軌道上。

 

發布會到此結束,感謝關註。

直擊 南海 問題 發布 布會 仲裁庭 仲裁 得到 菲律賓 國家 資助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04660

股票掌故 | 香港股票資訊 | 神州股票資訊 | 台股資訊 | 博客好文 | 文庫舊文 | 香港股票資訊 | 第一財經 | 微信公眾號 | Webb哥點將錄 | 港股專區 | 股海挪亞方舟 | 動漫遊戲音樂 | 好歌 | 動漫綜合 | RealBlog | 測試 | 強國 | 潮流潮物 [Fashion board] | 龍鳳大茶樓 | 文章保管庫 | 財經人物 | 智慧 | 世界之大,無奇不有 | 創業 | 股壇維基研發區 | 英文 | 財經書籍 | 期權期指輪天地 | 郊遊遠足 | 站務 | 飲食 | 國際經濟 | 上市公司新聞 | 美股專區 | 書藉及文章分享區 | 娛樂廣場 | 波馬風雲 | 政治民生區 | 財經專業機構 | 識飲色食 | 即市討論區 | 股票專業討論區 | 全球政治經濟社會區 | 建築 | I.T. | 馬後砲膠區之圖表 | 打工仔 | 蘋果專欄 | 雨傘革命 | Louis 先生投資時事分享區 | 地產 |
ZKIZ Archives @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