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KIZ Archives


人行“全方位註水”工具SLF的利與弊

來源: http://wallstreetcn.com/node/73971

本周二,中國人民銀行高調地在新浪微博宣布: 1月20日起,我行在北京、江蘇、山東、廣東、河北、山西、浙江、吉林、河南、深圳開展SLF操作試點,由當地人民銀行分支行向符合條件的中小金融機構提供短期流動性支持。 在春節資金環境抽緊前,央行高調的舉措無疑是希望穩定重要時間節點的短期資金利率波動。要知道,在去年6月和12月的“錢荒”中,承載著數萬億“不知名”同業資產的中國回購市場短期拆借利率一度飆升至兩位數的水平。如果說這兩次“錢荒”是央行導演的,希望通過拉升回購市場利率來控制銀行高風險同業業務的快速增長,然而,回購利率在關鍵時點,比如說季末和節假日的過分飆升,應該是央行不希望看到的“副作用”,畢竟兩位數的短期融資利率很可能誘發系統性風險,特別是在中國高杠桿的大背景下。 因此,央行新推出的SLF應該是希望錨定短期利率設定上限,同時,擴大與央行直接交易的金融機構範圍,也增加了央行對整體狀況的掌控。去年6月的“光大銀行違約傳聞”正是由光大銀行與地方性金融機構間,光大分行與總行之間的溝通不暢和風險管理缺失造成的(詳見這里)。中國中小金融機構的風控水平和系統重要程度可能連央行都沒把握。路透分析道: 從公布的內容細則看,央行SLF"按需供給"原則,意味著SLF利率將成為資金利率上限。它和央行公開市場逆回購等操作利率一道,會構成貨幣市場利率的運行區間。這凸顯出中國央行構建利率走廊調控機制的新思路。 央行這一安排或源於近年來資金市場利率日趨劇烈的波動。實踐表明,即使公開市場等流動性管理工具滿足48家一級交易商的資金需求,中國貨幣市場的結構分化以及流動性的不均衡性,仍可能導致資金利率大幅偏離政策目標。 ... 而在此之中,處於市場邊緣的中小金融機構還容易受到流動性波動的負面影響。央行將SLF操作對象拓展至中小金融機構,賦予SLF利率作為資金利率上限地位,則有助於增強市場參與主體的公平性,降低資金市場高成交利率的錨定作用,抑制金融機構資金套利偏好和高流動性溢價的羊群效應,降低整體資金利率的波動水平。 然而,乍看很美好的SLF可能也存在問題。首先,鑒於試點接受的合格抵押品只包括國債、中央銀行票據、國家開發銀行及政策性金融債、高等級公司信用債等債券資產,SLF可能只能錨定線上的回購利率,而對線下短期資金利率可能影響有限。所謂線上,也就是在全國銀行間同業拆借中心進行的正規交易,然而,中國還存在很多不通過交易所進行的線下交易。比如說,光大銀行分行的交易就是通過與地方金融機構的“口頭協議”安排的,更不要說市場結構更複雜和模糊不清的民間借貸市場。 季末等關鍵時點的資金交易利率還是可能觸及或突破上述SLF利率上限。監管部門去年6月“錢荒”後增添對高資金交易利率“關註”,造成SLF操作關註的線上資金交易利率並非完全代表整體資金利率水平。 事實上,中國儲蓄投資缺口收窄帶來資金運行格局變化,利率市場化以及表外業務蓬勃發展,正推動金融機構大量資金交易通過同業業務等線下進行,而非都線上。目前線下6個月期資金利率在6.8-7%附近,要高於線上水平。 其次,SLF還可能造成逆向選擇。在美國80年代利率市場化的過程中,吸存的成本不斷走高,為了保證盈利能力,美國的金融機構只能不斷增加對高風險高收益資產的投資,最終誘發了存貸危機,大量金融機構倒閉。 如果中國金融機構把SLF的懲罰性利率看成央行的“兜底”利率,不斷擴張高風險高收益的投資,那麽無疑是重蹈美國的覆轍。而且鑒於中國市場化程度不深,各級政府存在巨大的投資沖動,出現逆向選擇的可能性可能更大。 而中國央行啟用SLF之初,操作余額就高達數千億元,並占據央行流動性供給增量的大部分,顯示出中國央行在金融市場缺乏出清機制、金融機構資產擴張具有剛性以及融資成本難降情況下,授權分支機構開展SLF操作,可能增添金融機構逆向選擇傾向。 最後,路透還寫道: 中國央行總行及授權分支機構均開展SLF操作,似在“多點接入,多點清算”,這與央行鼓勵金融機構參與第二代支付系統"一點接入、一點清算"來改善流動性管理水平相悖。央行此種SLF模式可能受制於固有流程、技術及屬地管理等因素,然對央行整體流動性管理恐非最佳選擇。 如果央行總行和分支機構各行SLF操作,帶來貨幣政策信號傳遞不統一,則就更讓人憂慮;而央行分支機構在面對眾多金融機構SLF需求時,也可能因信息不對稱,而使自由裁量權不能達到最佳運用。
人行 全方位 註水 工具 SLF 的利 利與 與弊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89960

假如央行給五大行5000億SLF是真的

來源: http://wallstreetcn.com/node/208279

市場傳言央行對五大行進行5000億元SLF(常設借貸便利),期限3個月。央行此舉類似基礎貨幣投放,相當於降準約0.5%。傳聞未經最終證實。國信證券鐘正生點評稱SLF主要用於平滑短期流動性,當前時點頗有可能;後續降準降息概率低。(更多精彩財經資訊,點擊這里下載華爾街見聞App)

北京時間周二晚,市場傳言沸沸揚揚,稱央行對五大行進行總規模5000億元SLF,每家銀行為1000億元,期限3個月。央行此舉相當於降準約0.5%,表明貨幣政策短期寬松常態化。傳聞未經最終證實。

國信證券宏觀分析師鐘正生表示,該傳聞獲初步證實,但未經最終證實,預計央行不會披露。鐘正生點評稱SLF主要用於平滑短期流動性,當前時點頗有可能;後續降準降息概率低。具體分析如下:

1. SLF主要用於平滑短期流動性,當前時點投放很有可能。新股發行和季末因素可能導致短期流動性出現大幅波動。此外,存款偏離度指標管理可能會造成波動提前,因此提前給SLF就很有可能。

央行不用逆回購用SLF可能是不想傳遞過於寬松信號,跟4月定向國開的PSL一樣。從這個角度看,周二正回購可能是徐晃一招了。

2. 央行和商行一直在扯皮博弈。商行一直抱怨存款準備金率高,放貸能力受限;央行則一直認為貨幣市場利率不算高,商業銀行太顧及自身利益,而不顧及支持實體。所以,央行硬塞給五大行SLF,意思大概就是看拿錢你放還是不放。

3. 後續降準降息概率幾乎看不到。5000億元相當於一次全面降準,基本堵住了因8月外匯占款轉負而再度興起的降準呼籲。有傳言稱本次央行所給SLF利率非常低。從市場表現看,今日債市尾盤互換下跌10個基點,長債下跌3個基點,大行出手購買降低長債利率的信號明顯,顯現出央行定向引導融資成本下行的意圖。 

4. 當前階段,央行基本將傳統貨幣政策(降息和降準)“雪藏”了。這與創新宏觀調控方式的要求不符,也因貨幣政策工具箱里多了不少新式彈藥。

還有機構分析人士認為央行此舉對市場可能形成一定正面刺激,從緩解資金壓力角度看略提前了些。

1. 繼續采取定向降準從措施看符合預期,但此次定向降準力度較大,對市場可能形成一定正面刺激。

2. 央行手上的政策工具較為有限,在政策目標上表現出兩難處境。定向降準實際意義較小,在不良反彈背景下出現的信貸有效需求不足的問題靠定向降準難以解決。存款偏離度壓力大的主要是股份制銀行而非國有大行。

3. 從緩解資金壓力角度看這次提前量又打早了些,當然國慶假日之前是有保持較高流動性的必要,這可能是此次政策出臺的最大原因。

假如傳聞是真的,那什麽是SLF呢,請看新浪的總結。

SLOsummary

今日美股上漲,澳元上漲,時點與該傳聞出來時間大體吻合。

20140916_AUDJPY_0

假如 央行 給五 大行 5000 SLF 真的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112039

暴跌後,即放5000億SLF傳聞背後的政策信號

來源: http://www.gelonghui.com/forum.php?mod=viewthread&tid=2421

本帖最後由 晗晨 於 2014-9-17 15:08 編輯

暴跌後,即放5000億SLF傳聞背後的政策信號
作者:管清友

傳央行對五大行投放3個月期限5000億SLF,盡管央行並未官方證實,但無風不起浪,從目前的客觀環境看,SLF的確存在操作合理性。不管SLF是否屬實,但對當前的政策和流動性走勢起碼可以做出以下三個判斷:


【1】中央不會刺激,但會維穩

8月工業增加值意外滑落至6.9%,經濟下行壓力加大,已接近或觸碰底線。但中央的“底線思維”並沒有變,不會采取劇烈“出清”的方式去產能和去杠桿化。

首先,人民幣大幅升值、發達國家經濟改善空間有限,外需的增量不足。其次,房地產銷售繼續向下,房地產投資未來可能告別兩位數增長。再次,二季度財政透支下半年預算空間,未來財政支出高增長難現,基建投資內生走強動力不足。最後,實體產能過剩導致資本邊際回報率不斷走弱,內外需不強,制造業內生加杠桿動力弱。

央行通過釋放短期流動性能夠平穩短端資金利率,進而激活金融機構配置信貸等長久期資產的動力,意圖降低實體融資成本。但效果仍需進一步觀察,與定向寬松直接將基礎貨幣作用於實體不同,考慮到實體融資需求偏弱,貨幣供給屬內生性收縮,且經濟下行趨勢仍在延續,央行壓低流動性溢價但無法控制信用溢價的擴張,SLF釋放的流動性可能會更長時滯的停留在銀行間而不進入實體。


【2】全面降準、降息年內不會出現

高層極力強調“新常態”和“促改革”,避免走過去老路,不願意釋放全面寬松的預期。一方面,李克強總理在達沃斯論壇講話前可能已經看到了羸弱的宏觀經濟數據,但仍強調“保持定力,堅持定向調控”。另一方面,官媒新華社昨日重磅評論認為降息預測是不信任改革,將降息徹底放到了改革的對立面。


定向“小招”不是“大招”但勝似“大招”。一方面,5000億SLF規模在規模上接近一次降準,但比起降準,SLF資金成本更高,且央行在流動性安排上更具靈活性,三個月的SLF資金到期後央行收回,在短期解決流動性緊張的同時,不會導致流動性全局泛濫。另一方面,外需和房地產不給力,實體融資需求萎靡,貨幣供給內生性收縮。比起SLF和總量寬松工具,定向寬松支持棚改鐵路等基建投資可能更具針對性。(詳細情況請看《不會全面降息的六大理由》)


【3】資金利率不會大幅波動

9月銀行超儲供需失衡,可能會造成流動性局部緊張,央行此舉可以平滑資金利率大幅波動。


首先,SLF可以對沖外匯占款缺口。8月金融機構外匯占款-311.47億,再度負增長。盡管貿易順差錄得3000億人民幣的歷史高位,但外匯仍多以外匯存款的形式保留在企業層面,企業持匯意願強烈。除此之外,過去人民幣大幅升值可能反應央行幹預外匯市場力度減弱,導致外匯留存於銀行體系內,並未轉化為基礎貨幣。


其次,SLF可以平滑節假日取現壓力。“十一”節假日臨近,社會有取現需求,M0季節性大幅上沖會加劇消耗超儲。


再次,SLF可以緩解新股發行壓力。9月16日後共有13個新股申購,發行量不低,對流動性需求不弱,且新股發行集中於月末。從歷史規律來看,今年新股申購期間,銀行間流動性均出現不同程度地緊張。


最後,SLF可以對沖存款偏離度考核的制度沖擊。存款偏離度考核短期會導致中小銀行無所適從,倒逼中小銀行將月末最後一周的存款沖量壓力擺布至月中或其他時間,可能會導致資金利率提前大幅波動。央行釋放SLF可以緩釋銀行提前攬儲導致的短期流動性緊張。(來源:民生證券研究院)

【附表:SLOSLF及央行公開市場回購的區別】


【關於SLF

中國人民銀行於2013年初創設了常備借貸便利(Standing Lending FacilitySLF)。常備借貸便利是中國人民銀行正常的流動性供給渠道,主要功能是滿足金融機構期限較長的大額流動性需求。對象主要為政策性銀行和全國性商業銀行。期限為1-3個月。利率水平根據貨幣政策調控、引導市場利率的需要等綜合確定。常備借貸便利以抵押方式發放,合格抵押品包括高信用評級的債券類資產及優質信貸資產等。

(轉自:民生證券研究)

暴跌 即放 5000 SLF 傳聞 背後 政策 信號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112172

【更新】央行5000億SLF全解讀

來源: http://wallstreetcn.com/node/208291

昨日晚間,一則“央行對五大行進行5000億元SLF(常設借貸便利)”的傳聞激起了千層浪,市場也隨著大幅波動,標普500上揚,原油和銅價大幅走高。

所謂無風不起浪。中國8月經濟數據“相當糟糕”,一時間降準降息的呼聲此起彼伏。昨日A股經歷了半年來的最大日跌幅,上證綜指跌近2%。但稍晚時候,新華社出人意料的發布評論,批評唱衰中國經濟的聲音,並稱“期待降息是對改革的不信任”。

隨後,央行給五大行悄悄註水的消息便傳出。今日華爾街日報、彭博等多家媒體均證實了這則消息。

對於這些令人應接不暇的變化,我們梳理了到目前為止市場的解讀,供讀者參考。

1,央行為何現在出此政策?

國泰君安銀行業首席分析師邱冠華稱,央行此舉政策動機包括,①對沖存款偏離度管理的影響,防止人造錢荒;②經濟較差,在不降準不降息前提下,可能變相做點事。

日前,銀監會、財政部和央行發布新規(236號文),對商業銀行在季末存款“沖時點”的行為進行約束,量化規定月末存款偏離度不得超過3%。相對於目前銀行偏離度而言,3%的指標相當嚴格。

但中金對此表示懷疑,其認為央行的舉動就是松貨幣,絕不是對沖存款偏離度管理的影響或應對股市下跌。因為SLF期限預計為三個月,而存款偏離度9月末就開始執行,央行完全可以使用一個月而非三個月的工具即可。且存款偏離度壓力較大的是中小銀行,而SLF是給大行的。另外,央行白天召集銀行高層現場開會,不可能是當天通知。

高盛簡要點評則認為,這一舉措是對8月份疲軟經濟數據的首次清晰的政策反映。周末的數據顯示,中國的宏觀經濟指標正在以超預期的速度放緩,部分關鍵指標甚至連續惡化,8月的工業增加值跌至6.9%,創六年以來的新低。

此外,海通證券還提到,最近新股發行、假期因素均可能導致短期流動性出現大幅波動,SLF有助於緩解季末流動性緊張。

2,為什麽選擇SLF而不是其他工具?

中金認為,選擇SLF有三個好處:①比較隱蔽,保持了表面的“保持定力”;②釋放了流動性;③市場最終還是了解到SLF,達到了傳遞信號功能。

中信固定收益團隊則認為,從多重考慮,政策當局使用SLF的操作而非其他政策工具是非常合理的。央行選擇SLF而不是再貸款再貼現甚至是全面降準的原因在於:

1、期限上最為合理。一、短期限的逆回購、SLO等資金支持無法解決今年以來因IPO、節假日等影響資金面波動持續較大的問題,更無法解決存款偏離度政策推出或帶來人為錢荒風險等問題,若期限過短則無益於緩解市場預期;二、非標仍然需求旺盛、經濟結構性問題未改的情況下,投放大量的長期限資金將使得資金或流入融資平臺、產能過剩領域,不利於經濟長遠發展,投放長期限資金的全面降準的副作用較大,不是央行的政策選擇;PSL等政策的期限也較長從而也不是央行的意向三、財政存款12月投放將接棒SLF期限上正好完成接續,又避免了過量投放資金因此可以被認為是變相的降準而副作用小,優於降準;

2再貸款再貼現等政策是信貸支持政策而難以提供流動性支持。央行采取SLF操作的另一個重要作用在於在IPO大量新發、存款偏離度政策試水的情況下,避免資金面大量波動,人為造成錢荒;而再貸款再貼現主要意在提供信貸支持而對流動性支持力度較弱,不是央行的主要政策選項;

3SLF操作可支持股票市場和債券市場的直接融資。在經濟下滑的背景下,銀行的表內信貸和表外資金投放多流向了地方政府融資平臺,對產業的促進不夠。而直接融資支持多面向產業,短期限的SLF的資金投放下,銀行出於流動性的考慮,更偏好債券投資而非信貸非標等資產,對糾正結構性的問題有較大的益處;

4、資金擾動或是銀行後續最擔憂的問題。提供流動性支持將有助於銀行對實體經濟支持力度增加,對經濟形成托底作用。

3,這5000億SLF效果會如何?

不少機構均認為,總規模人民幣5000億元的SLF,效力近似全面降準0.5個百分點。

但高盛經濟學家宋宇稱,雖說每行平均1000億元的SLF號稱類似於全面降準,但真正的降準影響會更大,因為其效力是持續的。

還有分析認為,這次的效果有限。在不良貸款反彈背景下出現的信貸有效需求不足的問題,靠定向降準難以解決。股份制銀行存款偏離度壓力大,而非國有大行。

4,全面降準降息還會有嗎?

可能性幾乎看不到。國信證券經濟學家鐘正生如此評價道。

他說,這一舉措基本堵住了因8月外匯占款轉負而再度興起的降準呼籲。央行定向引導融資成本下行的意圖非常明顯。在當前階段,降息和降準與創新宏觀調控方式的要求不符,央行基本將傳統貨幣政策(降息和降準)“雪藏”了。

但海通證券分析師姜超依然呼籲降準降息,他認為,與其量寬,還不如降息。

我們認為貨幣政策走在錯誤的方向上,08年以後中國經濟的癥結是債務超增,原因是貨幣與經濟增速的脫節,因而提供超額貨幣對經濟無益,年內多次量寬基本無助於降低社會融資成本。而導致當前經濟全面下行的核心原因在於利率高企,貸款利率與GDP增速相當,因而企業和居民失去投資消費動力。

在利率市場化背景下,央行的確不應幹預銀行的貸款利率決策,但可以降低回購利率,即通過降低銀行的資金成本引導其降低實體經濟融資成本,為改革轉型提供有利環境。

最後他提到,建議降息並不是反對改革,而是建議改革應該在低利率的環境下展開,只有經濟主體有了正常投資消費的動力,改革才更有可能成功。

5,未來政策怎麽走?

高盛預計中國的貨幣環境會溫和寬松,將提供推動需求增長所需的一定支持。除了貨幣政策,高盛預計其他方面的政策也可能跟上。如可能先期加強落實財政預算支出,這樣做可以減少對年底沖刺完成支出目標的批評。另外,中國政府也可能向中央及地方部門施壓,要求維持投資增長勢頭。

今後幾個月中國增長會反彈,在包括研發在內的GDP計算法調整產生正面影響的幫助下,今年能達到GDP增長7.5%的官方目標。

6,對債券市場的影響為何?

中信證券認為,SLF工具的使用對債券市場的影響優於全面降息、降準。原因在於,SLF的期限短,只能用於投放在貨幣市場和債券市場,而難以用於非標和信貸的投放

1、全面降息對當前債券市場無益。原因在於,從貨幣市場來看,今年債券利率與貨幣市場利率的差距拉大,主要在於貨幣市場利率雖低,但資金不可得。若單純降息而不提供資金,利率依然難降;

2、全面降準投放了長期資金,銀行傾向於配置貸款或非標。在投放長期資金的情況下,銀行或增配非標等資產,從而對債券市場的利好程度不高

3、銀行在拿到SLF資金後,貨幣市場的供求關系發生變化。供給增多必然拉低貨幣市場利率,資金可得性提高有利於加杠桿,從而有利於債券。從貨幣市場的走勢來看,無論是通過國庫定存、逆回購還是PSL等方式帶來資金供給量增大,資金利率必然降低

4、相對貨幣市場,債券市場投資流動性高、收益率較高,因此配置債券優於在貨幣市場投放。

7,什麽是SLF?

常設借貸便利(Standing Lending Facility,SLF)是央行在2013年創設的流動性調節工具,主要功能是滿足金融機構期限較長的大額流動性需求。對象主要為政策性銀行和全國性商業銀行。期限為1-3個月。利率水平根據貨幣政策調控、引導市場利率的需要等綜合確定。常備借貸便利以抵押方式發放,合格抵押品包括高信用評級的債券類資產及優質信貸資產等。

華爾街見聞此前曾提到過,SLF和央行公開市場逆回購等操作利率一道,會構成貨幣市場利率的運行區間。這凸顯出中國央行構建利率走廊調控機制的新思路。

近一年來,央行在資產端陸續推出了一系列貨幣政策新工具,通過SLO+SLF(短期流動性調節工具+常設借貸便利)構建短端利率走廊,PSL(抵押補充貸款)試圖打造中長端政策利率指引。(更多精彩財經資訊,點擊這里下載華爾街見聞App)

slosummary

更新 央行 5000 SLF 解讀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112220

秘密行動還是常規做法?分析師激辯中國央行5000億SLF

來源: http://wallstreetcn.com/node/208335

中國人民銀行,SLF,貨幣寬松,QE

是央行為了對付暫時的流動性短缺進行的正常操作,還是在中國面臨硬著陸危險時提振經濟的秘密行動?近日中國央行進行5000億元“常備借貸便利”(SLF)的市場傳言引起分析人士爭議。

SLF是中國央行去年年初創設的貨幣政策工具,去年6月開始實施操作。昨晚傳言稱,此次央行向工、農、中、建、交五大行進行各1000億元SLF,其效力相當於全面降準0.5個百分點。

中國央行並未公開確認傳聞,但傳出央行起用SLF時,統計局公布8月工業生產等經濟數據還未滿五天,2008年“四萬億”刺激以來那些數據指標還從未如此糟糕。高盛、瑞穗證券等投行的分析師都將SLF與那些體現中國經濟下滑危機的跡象聯系在一起。

瑞穗證券大中華區首席經濟學家沈建光在報告中提到,上述SLF是在“秘密地寬松”,“可能有助於支持面臨硬著陸風險增加的經濟。”

高盛高華經濟學家宋宇認為,註入流動性的SLF標誌著央行“對疲弱的8月數據首次做出清晰的政策回應”。

但巴克萊中國首席經濟學家常健認為,SLF是“正常的流動性操作”,主要目的是針對銀行系統未來幾周可能出現的流動性短缺,預先行動,提供流動性。

常健指出,增長速度加快下滑產生了政府提供刺激的壓力,投資者可能將SLF的消息理解為寬松政策的一種表現形式。而真正的原因是十一假期臨近和新股申購導致資金需求增加,

摩根大通中國首席經濟學家朱海斌在報告中提到,原因既有經濟疲弱,又有十一長假的流動性波動。

分析人士一致認同的是,SLF大致相當於全面降準0.5個百分點。而真正的降準影響力更大,因為它沒有限期,SLF為期3個月。

蘇格蘭皇家銀行大中華區首席經濟學家Louis Kuijs預計,雖然上述SLF會讓金融環境變得寬松,但影響可能是微軟的。他認為中國政府立即降準和降息的可能性都在減少,可能推出支持基建和房產市場的措施。

瑞銀中國首席經濟學家汪濤認為,動用透明度相對不高、也不那麽高調的工具SLF體現出,中國希望,支持經濟的行動不要被視為“強刺激”和全面寬松。

中國央行至今未承認上述SLF操作,但市場反應活躍:今日A股溫和反彈,上證綜指重回2300點上方,恒指早盤一度漲334點,收升240點,漲幅1%。人民幣匯率結束四日連跌,一年期互換利率跌至6月以來最低點。(更多精彩財經資訊,點擊這里下載華爾街見聞App):

秘密 行動 還是 常規 做法 分析師 分析 激辯 中國 央行 5000 SLF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112232

央行5000億SLF首批已實施 農行交行嘗頭啖湯

來源: http://wallstreetcn.com/node/208386

chinese-yuan

新浪財經消息,其從多名機構處證實,央行5000億SLF首批已經實施,農行交行喝到頭啖湯。期限為三個月,利率3.7%,央行引導利率進一步下行的意圖凸顯。

SLF是央行在2013年初創設的新工具——常備借貸便利,主要功能是滿足金融機構期限較長的大額流動性需求,期限是1-3個月。央行向五大行定向註資5000億的消息從本周二晚間傳出,周三獲得多家外媒的證實。

本周四,央行還通過下調正回購利率讓貨幣市場利率實質性下降,此舉讓市場倍感意外。(更多精彩財經資訊,點擊這里下載華爾街見聞App)

央行 5000 SLF 首批 批已 實施 農行 交行 嘗頭 頭啖 啖湯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112341

5000億SLF並非為了刺激經濟 而是避免“錢荒”重演

來源: http://wallstreetcn.com/node/208367

本周三,市場受到央行5000億資金投放的刺激一片歡欣鼓舞,不少人都將此解讀為信貸擴張、央行放水的重大利好,但不少機構認為,這種解讀並不準確,央行的舉動只是為了讓系統有足夠的資金進行運轉。

當前中國經濟並未走到崩潰邊緣,但央行選擇定向註水,摩根士丹利的Richard Xu認為,其意圖可能有以下兩點:

1,中國的貨幣供應沒能達到13%的年度目標。央行在2014年更頻繁地向銀行系統註入資金,尤其是當監管層收緊影子銀行的時候。下圖顯示在銀監會8號文以及打擊同業非標前後,央行通過PSL、定向降準、SLF等工具試圖將M2穩定在13%的目標上下。

morgan-stanely-pboc-injections

2,貨幣供應的季節性因素,在節假日或季末時點,銀行通常會出現流動性緊張局面,9月底正值季末和十一前夕,銀行資金面將會較緊。

中金固定收益部門在報告中也提到,央行首先的出發點是要通過定向釋放資金,避免9月IPO疊加銀行季末沖存款所導致的資金面沖擊。

上周,銀監會還發布了236號文,要求商業銀行的存款偏離度不得超過3%,不得通過理財產品倒存吸收和虛假增加存款。

財新引述一位接近監管部門的人士說,SLF應該與存款偏離度的考核有關。限制存款增長,就意味著限制了貸款,如果還要支持貸款總量繼續增長,就只能發一些SLF,讓銀行的存貸比合格,繼續維持貸款增長。

5000億SLF並非為了刺激經濟的另外一個理由是期限。金融博客QZ提到,此次SLF只有三個月,對於銀行借貸來說時間太短,如果央行希望刺激經濟,所選擇的工具應該放寬銀行的準備金率。但是這可能會令通脹走高,吹大房地產泡沫以及增加債務風險。(更多精彩財經資訊,點擊這里下載華爾街見聞App)

growth-in-money-supply-china-us_chartbuilder

5000 SLF 並非 為了 刺激 經濟 而是 避免 錢荒 重演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112367

海外投行:中國央行SLF是超級利好?你們想多了

來源: http://wallstreetcn.com/node/208372

近日,國內金融市場為央行以SLF形式向五大國有銀行註入5000億流動性的消息歡欣雀躍。然而,一些海外投行認為,利好歸利好,但是利好究竟有多少,就仁者見仁智者見智了。

部分研究機構對中國央行此舉是否能有效刺激放貸持有質疑。

海外分析師稱,中國央行為五大銀行註入的流動性旨在解決現金供應的季節性波動,考慮到銀行較高的貸款風險規避情緒,此舉對實體經濟的影響可能有限。

瑞銀:

●中國央行似乎先發制人,為現金需求的季節性旺季提前打預防針。尤其是近期外匯占款在貿易盈余創紀錄之際仍出現減少。中國央行可能還意圖針對近期銀監會關於存款偏差新規帶來的負面效應設置緩沖區。

央行、財政部、銀監會9月12日聯合發布新規,要求銀行加強存款穩定性管理,約束月末存款“沖時點”,月末存款偏離度不得超過3%。

●為五大商業銀行提供不受存貸比約束的流動性可能促使其在更廣泛範圍內更容易地全面增加信貸供給。

●標準借貸工具的利率貸款可能保持在3.5% - 4%的範圍內。

●註入流動性可能持續下行的房地產業、過剩的工業產能和疲弱的商業前景影響不大

巴克萊:

●自6月以來祭出的定向放松貨幣措施為中國央行提供了更多靈活性,為管理貨幣環境提供了控制力,也提供了短期流動性。但是,這對實體經濟和部分特定行業影響有限

●政策措施可能無礙經濟增速溫和上漲;央行仍將在即將到來第四季度和明年一季度的某個時候降息。

花旗銀行:

●避免過於激進的寬松政策,同時還要提供資金支持的此次行動可能來自於12月有望大幅增加的財政支出,屆時,SLF期限將到期。

●SLF的期限意味著這些資金更可能被投資於債券市場,而非表外貸款。

●降息可能不是好的選擇;有限的利率工具意味著,削減當前基準利率可能觸發銀行業流動性外流。

野村證券:

●此次SLF相當於全面降準0.5%,這也是中國央行自2月以來首次使用SLF工具。

美銀美林:

●接下來的幾周可能出臺大量其他寬松和刺激措施,其中可能包括降低住房貸款利率,放松銀行存貸比。

●全面降準或降息的概率降低,尤其是考慮到新華社社評稱,期待降息是對改革的不信任。

●若央行向五大行註入資金5000億的消息坐實,國債價格可能反彈,利率互換曲線或將下行,尤其是短端。

●本次註入流動性比一季度3400億元的SLF規模大,考慮到IPO密集期即將到來,以及國慶假日,當即的流動性影響可能不如它看起來的那麽大。

法國農業信貸銀行東方匯理投行(Credit Agricole CIB):

●定向措施可能限制利率,其影響則很可能體現在利率互換短端,期限超過兩年的品種對本次SLF的任何反應可能不會持續太久。

●1-2年期或1-3年期在岸人民幣回購利率互換(CNY repo-IRS)曲線很可能變得陡峭。

(更多精彩財經資訊,點擊這里下載華爾街見聞App)

海外 投行 中國 央行 SLF 超級 利好 你們 想多 多了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112371

放水技術哪家強?——評2000億SLF傳聞

來源: http://www.gelonghui.com/forum.php?mod=viewthread&tid=3349&page=1&extra=#pid6859

本帖最後由 晗晨 於 2014-10-18 16:06 編輯

放水技術哪家強?——評2000億SLF傳聞


作者:姜超、顧瀟嘯等

放水技術哪家強?


周五又傳出央媽偷偷摸摸放水的消息,各大媒體都稱是據外媒報道,是SLF還是PSL語焉不詳,放水數量倒是言之鑿鑿,包括數家股份制銀行,總額約2000億。


不少人恍然大悟,難怪國債期貨尾盤又大幅拉升,感情又有靈通人士提前知道了消息。本周國債TF一路高歌,債券牛市根本停不下來,央行又是降回購利率,又是SLF,要論這放水技術,誰能比的上呢?


不是說好了不放水了嗎?這還是穩健的貨幣政策嗎?節操到哪里去了呢?債券市場牛氣沖天,不少上當受騙中途下車的小夥伴都忿忿不平,貨幣利率都降到2字打頭了,債券市場的利率低得都不認識了,城投債漲得都不像是融資平臺他爸生的了,央媽為啥還要發大水呢?


其實大家都誤解了央媽。


一、央媽需要節操嗎?錯!放水是央媽天生的使命!


要回答這個問題,大家得知道央媽從哪里來的。


美國成立的時候是沒有央媽的,美國央媽是後來才有的,稱後媽也不為過,不像中國央媽一直是親媽。美聯儲誕生於1913年。其誕生的原因是美國在1870至1910年間發生了8次嚴重的經濟危機,所以美國人通過了《聯邦儲備法案》,成立了美聯儲。由此可見,美聯儲的誕生就是為了解決經濟危機,放水是其與生俱來的使命。


觀察美聯儲成立以後100年的歷史,可以發現經濟周期和美聯儲的聯邦基金利率高度相關,在任何一次衰退發生後都可以觀察到美聯儲的大幅降息,其核心原因在於人類政府忍受不了經濟衰退,希望通過利率下降來刺激經濟複蘇。


在央媽誕生之前,如果發生了經濟衰退,企業會減少投資,老百姓會增加儲蓄,這個時候資金的供需就會慢慢好轉,利率會逐漸下降。等到利率低到一定程度,企業發現借錢投資重新有吸引力了,這個時候經濟慢慢就複蘇了。但是在央媽誕生以後,其神聖使命就是在經濟衰退後主動大幅降低利率,來刺激經濟盡早複蘇。


縱觀所有國家以及中國的歷史,還從來沒有過經濟衰退而央媽不放水的,要不然也不會搞成全球零利率!


二、要問放水哪家強,長安街邊找央行?錯!放水最強的是美國的央媽!


怎麽評價放水的好壞,不能看過程。如果看過程,美國、日本、歐洲的央媽都放水到了零利率,而且日本零利率都快20年了。歐洲的央媽還發明了負利率,比美國央媽來的還刺激。


美國央媽實施了三輪QE、歐洲搞了LTRO現在又要搞TLTRO,日本發明了QE現在搞得是QQE,沒研究過的小夥伴看到這些名詞都暈菜了。相比之下,我們央媽只不過搞了搞SLF和PSL,而且一直都是偷偷摸摸遮遮掩掩,跟人家比放水那簡直就是毛毛雨。


但為什麽我們說是美國的央媽最會放水呢,因為人家放水有效,經濟複蘇了,完成了其神聖使命。而日本掙紮了20多年也沒有好起來,歐洲好像又要掉到坑里去了。中國經濟從07年見頂開始算下滑已經持續了7年,再滑下去時間就要創改革開放以後的歷史新紀錄了,但目前經濟好像也沒看到能見底企穩的跡象。


為啥美國央媽最會放水,因為人家水平高!同樣是QE,日本和歐洲都是央媽買國債,而人家美聯儲買的主要是MBS等信貸資產。買國債其實還是屬於降息的範疇,因為把長期國債的價格買上去,那麽長期利率就會降下去。因此QE買國債只是降息的延生,在短期利率降到零以後進一步降低長期利率,比如日本的10年期國債利率就被買到了0.5%。


但是買信貸資產和買國債是不一樣的,信貸資產屬於風險資產,因此美聯儲購買信貸資產是幫助美國的商業銀行改善資產質量,增加其信貸供給意願。簡單的說,歐洲和日本一直在降低各種利率,雖然可以刺激信貸需求,但由於房價下跌經濟衰退,銀行的資產壞掉了,銀行不願意放貸,所以日本90年代以後以及目前的歐洲信貸都是負增長。但是美國的銀行壞賬被美聯儲買走了,輕裝上陣,所以願意放貸款,美國的信貸增速在09年以後就轉正了,美國的經濟複蘇也是最好的。


所以去年日本搞的QQE允許日本央媽直接購買貸款,甚至信托和股票,這個才是安倍經濟學生效的核心。而現在歐洲最新版的TLTRO的核心目標也是允許歐央行除了貸款給商業銀行買國債之外,還可以貸款給商業銀行買信貸資產,但是受制於松散貨幣聯盟其購買數量低於預期。這也好理解,人家德國人允許歐央行買希臘的國債就不錯了,再讓歐央行去買希臘的貸款,殺了他估計也不願意,因此也肯定做不大。要知道當年美聯儲購買的信貸資產曾經要占到其總資產的一半左右,所以歐洲又開始做跳水運動了。


因此,美國央媽才是當之無愧的放水之王!


三、央媽只是定向寬松,絕對不會降息?錯!降息周期已經開始了!


理解了央媽誕生的神聖使命,看了美國、日本、歐洲的央媽表現,你就會明白世界上沒有不放水的央媽,只有不會放水的央媽。


有人會說?央媽一直在定向啊,又沒有降息,定向怎麽能叫放水呢?


其實是你不懂央媽,央媽的放水工具正在發生變化。


如果觀察下過去30年的經濟數據,基本上每次經濟陷入衰退期,央媽都會降息,遠的一輪是96年開始的,持續到02年,近的有兩輪,包括08年和12年。那麽這次為什麽不降息呢?不是沒降息,而是降息的工具發生了變化。


以前中國處於利率管制時代,所以央媽可以替商業銀行做決策,幫他們降低存貸款利率,所以以往央媽放水都是簡單粗暴,一目了然。


但現在中國處於利率市場化時期,貸款利率已經完全放開了,所以央媽沒法直接降貸款利率,因為商業銀行可以完全不聽。好比國慶期間憂國憂民的央媽就放開了房貸利率限制,但是實際調研下來根本沒有銀行打折,或者所謂的打折都有諸多附加條件,原因無他,利率成本太高了。目前銀行理財產品的收益率平均還在5%左右,銀行5年期存款利率上浮10%的成本也在5%以上,再考慮銀行的經營成本,房貸利率低於6%估計都不賺錢,所以6.5%的房貸基準利率頂多能打到9折、95折,7折只是個傳說。


所以中國央媽現在不是不想放水,而是沒有以前那麽好用的招了。那麽央媽該怎麽辦呢?就應該向放水之王美聯儲學習!


首先,美聯儲降息降的是聯邦基金利率,通俗的說等於中國的回購利率。回購利率屬於銀行向央行借錢的成本,而貸款利率屬於企業向銀行借錢的成本。一個是批發市場,一個是零售市場。所以如果把美聯儲作為我們的榜樣,那麽在中國利率市場化之後,央媽未來唯一能夠強有力控制的就是批發市場的回購利率。


如果把回購利率看做央媽新的基準利率,就可以發現降息周期已經開始了。從今年7月份第一次降息20bp,到9月、10月又各降了一次。如果有人告訴你美聯儲降了聯邦基金利率,那麽你肯定知道美國在降息。但如果我告訴大家央媽在降回購利率,很多人都不知道央媽在幹嘛,其實就是新的降息周期開始了,要不然國債期貨不會在7月份以後豎著漲,股市牛叉到對經濟跳水完全不敏感!


另外最新的SLF和PSL是想幹嘛呢?其實和美聯儲購買銀行的MBS信貸資產有異曲同工之妙。現在經濟衰退房價下跌,銀行的資產普遍大幅惡化,這周媒體還在報道鋼貿重鎮佛山的銀行壞賬率在今年翻番了。壞賬上升以後,銀行肯定會惜貸,所以可以看到9月份的融資總量數據還在大幅萎縮,只有10000億,雖然信貸有8500億不少,但是信貸只占融資總量的一半,另一半的非信貸融資幾乎就沒了。而如果沒有融資輸血,經濟下行的風險就壓力山大!


所以我們可以看到這次的2000億SLF要求銀行用自己的高等級債券或者優質信貸資產做抵押,這意味著以後商業銀行可以將自己的信貸資產向央行置換現金,未來如果央行降低要求,甚至商業銀行可以將壞掉的資產向央行置換現金資產,從而改善商業銀行的資產質量,增加其信貸供給能力。

從歷史看,98年亞洲金融危機以後,當時中國銀行體系整體壞賬率超過30%,個別年份甚至高達50%,後來之所以信貸和經濟持續好轉,也在於成立了四大資產管理公司剝離銀行壞賬,而所有買壞賬的錢其實就來自於央行的再貸款。


所以在我們看來,目前中國央媽做得已經非常不錯了,學習美聯儲有模有樣,降息周期也開始了,QE也在做,而且根本停不下來!

四、央媽放水可以解決問題嗎?錯!央媽不是救世主!


央媽放水可以解決眼前的痛苦,縮短經濟衰退的時間,但對於長期的經濟增長潛力無能為力。經濟增長從長期看與貨幣無關,這個應該是個基本常識,不管學不學經濟學都能明白,只不過有時候身在局中容易忘記。


所以我們可以回到歷史去看,同樣從1980年代開始,美國和日本的央行基準利率都進入到長期下降周期,但是美國經濟總量翻了三倍,而日本的GDP總量幾乎沒有變化。美國的股市從1000點漲到現在的16000點,日本的股市從40000點跌倒16000點。


所以,會放水的央媽是稱職的央媽,但央媽不是救世主!


(作者供職於海通宏觀)


放水 技術 哪家 2000 SLF 傳聞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115428

財新:央行SLF撒向11家銀行 總額2500億-3000億

來源: http://wallstreetcn.com/node/209654

據財新周二報道,多位銀行相關人士稱,央行通過SLF(常備借貸便利)向11家銀行,包括股份制銀行及一些大型城商行投放SLF,總規模在2500億-3000億元左右,每家200億元,期限3個月,但利率不低於3.5%,不會太高。

除投放銀行數目外,這與昨日上證報和第一財經的報道內容基本一致,但與中金的說法區別較大,中金認為央行實際投放的流動性可能高於2000億元,達到3000-4000億元並且投放方式不是SLF而是PSL(抵押補充貸款)。

10月17日下午開始,多家銀行向央行申請投放SLF。部分銀行在20日傍晚稱,資金已經到賬。一位股份制銀行計財部總經理表示,“這都是銀行體系的錢,應該會很快投放的。”

“央行明確要求,資金用於支持三農和小微等國民經濟薄弱環節,並要求貸款利率低於常規水平”,一位接近央行人士表示,目前市場流動性“超寬松”,“央行政策信號很明確,任何對市場利率上行的預期“可以斷了”。

目前,關於央行投放方式,市場人士還存在爭議。此前中金表示央行此次投放方式不是此前所傳的SLF,而是需銀行提供債券質押的PSL。

SLF是央行2013年年初創設的短期流動性調節工具,以抵押方式發放,期限為1-3個月,合格抵押品包括高信用評級的債券類資產及優質信貸資產等,必要時也可采取信用借款方式發放。

財新稱,有銀行人士明確向表示為“SLF”。但也有銀行人士認為,此次投放工具並不清晰,介於兩者之間,“叫什麽並不重要”。(更多精彩財經資訊,點擊這里下載華爾街見聞App)

財新 央行 SLF 撒向 11 銀行 總額 2500 3000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115819

中國央行:在全國推廣分支機構SLF

來源: http://wallstreetcn.com/node/214246

中國人民銀行今日表示,為完善對中小金融機構提供流動性支持的渠道,應對春節前的流動性季節性波動,決定在全國推廣分支機構常備借貸便利(SLF)。

人民銀行分支機構常備借貸便利的對象包括城市商業銀行、農村商業銀行、農村合作銀行和農村信用社四類地方法人金融機構,采取質押方式發放。

2013年初央行創設了SLF工具,該工具由金融機構主動發起,金融機構可根據自身流動性需求向央行申請常備借貸便利。

華爾街見聞介紹過自2014年1月20日起,人民銀行在北京、江蘇、山東、廣東等10個省市展開SLF試點,由當地人民銀行分支機構向符合條件的中小金融機構提供短期流動性支持。當時路透援引的消息人士稱,此次試點額度總計1,200億元人民幣,可循環使用。當隔夜、七天和14天期回購利率分別高於5%、7%和8%時,地方法人金融機構可向央行申請SLF操作。

對於央行今次將SLF在全國分支機構推廣,民生證券點評稱

①繼降準之後,貨幣政策再現松動信號。在前期10省(市)分支機構試行常備借貸便利操作的基礎上,央行決定在全國推廣分支機構常備借貸便利,這也就意味著如果資金利率出現大幅上行,央行會通過常備借貸便利平抑,讓資金利率穩定在一個利率走廊之內,這等同於向市場傳遞了“流動性會保持適度寬松”的信號。

②節前流動性壓力無憂。和去年出具常備借貸便利試點時點一致,短期目的是為了防止春節前取現壓力對流動性的沖擊,也是為了以後預防類似新股擾動等因素對流動性的擾動。

“利率頂”有望下調。考慮到去年同期資金利率較高,在10省(市)分支行試行時將隔夜、7天和14天三個期限檔次的利率暫定為5%、7%和8%。當時設定利率頂部較高,已經不適宜當前利率環境,預計各期限檔次利率會在上次的基礎上有所下調。

④貨幣寬松進行中,債券牛市延續。全球央行放水,人民幣實際有效匯率攀升,中國央行按兵不動就已經等同於貨幣收緊,這顯然不符合當前經濟下行和通縮壓力下的基本面。當前實際利率太高,這無疑制約了居民消費、企業資本開支以及補庫存的動力,不利於經濟複蘇。考慮到貨幣寬松仍在延續,節後現金回流,春節後的一至兩個月,資金面都會相對寬松,未來收益率曲線由“牛平”切換為“牛陡”是大概率事件。

近年來中國央行的貨幣政策工具幾次擴容,前年創建了常備借貸便利 (SLF)和公開市場短期流動性調節工具(SLO),去年第三季度又通過新工具中期借貸便利(MLF)投放基礎貨幣7695億元。去年央行通過PSL為開發性金融支持棚戶區改造提供了1萬億元資金,資金利率較市場利率低約1個百分點,但以何作為抵押尚不得而知。

央行昨日發布的《2014年第四季度中國貨幣政策執行報告》披露了盤活信貸資產的新渠道——信貸資產質押再貸款。《報告》稱,2014年已在山東、廣東兩省開展這類質押的試點,認為已形成可複制可推廣的經驗,今年將繼續推廣。

以下為中國央行今日發布的新聞稿:

為貫徹中央經濟工作會議精神,落實2015年人民銀行工作會議和人民銀行貨幣信貸與金融市場工作會議要求,完善中央銀行對中小金融機構提供流動性支持的渠道,應對春節前的流動性季節性波動,促進貨幣市場平穩運行,人民銀行在前期10省(市)分支機構試行常備借貸便利操作形成可複制經驗的基礎上,決定在全國推廣分支機構常備借貸便利。人民銀行分支機構常備借貸便利的對象包括城市商業銀行、農村商業銀行、農村合作銀行和農村信用社四類地方法人金融機構,采取質押方式發放。

(更多精彩財經資訊,點擊這里下載華爾街見聞App)

中國 央行 全國 推廣 分支 機構 SLF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132067

央行分支機構下調SLF利率 額度提至3400億元

來源: http://wallstreetcn.com/node/214813

財新報道,近期央行分支機構開始下調常備借貸便利(SLF)的利率,同時將期限縮為只有隔夜和7天,14天期被取消。而央行總行發放的SLF期限仍然是一個月。

報道提到,央行此次明確,如果符合宏觀審慎的要求,隔夜回購利率水平由5%降為4.5%,7天利率由7%降為5.5%。如果不符合宏觀審慎的要求,則分別要加100個bp。一旦資金價格觸及此線,央行便會通過SLF向市場投放流動性。

此外,路透稱, SLF的總額度將從1200億元提升至3400億元。

2月底央行三個月來第二次降息,將基準利率下調25個基點,同時擴大存款利率的浮動上限。

本周二的公開市場上,央行7天期逆回購中標利率較前次僅下降10個基點至3.75%。目前市場上7天期質押式回購利率維持在4.7%左右。

QQ圖片20150304113230

SLF是央行在2013年初創設的,該工具由金融機構主動發起,金融機構可根據自身流動性需求向央行申請常備借貸便利。SLF以抵押方式發放,合格抵押品包括高信用評級的債券類資產,如國債、央票、政策性金融債和高等級公司信用債等,但不包括信貸資產。

自2014年1月20日起,央行在北京、江蘇、山東、廣東等10個省市展開SLF試點,由當地人民銀行分支機構向符合條件的中小金融機構提供短期流動性支持。當時路透援引的消息人士稱,試點額度總計1,200億元人民幣,可循環使用。當隔夜、七天和14天期回購利率分別高於5%、7%和8%時,地方法人金融機構可向央行申請SLF操作。

今年2月11日,央行決定在在全國推廣分支機構SLF,適用對象包括城市商業銀行、農村商業銀行、農村合作銀行和農村信用社四類地方法人金融機構,采取質押方式發放。

(更多精彩財經資訊,點擊這里下載華爾街見聞App)

央行 分支 機構 下調 SLF 利率 額度 提至 3400 億元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134404

央行下調SLF利率,“利率走廊”式貨幣調控首現市場

來源: http://www.infzm.com/content/113209

位於北京的中國人民銀行大樓前走過。(2011年6月14日攝) (新華社 梁誌強/圖)

11月20日開始,央行下調分支行常備借貸便利(SLF)利率,對符合宏觀審慎要求的地方法人金融機構(城市商業銀行、農村商業銀行、農村合作銀行和農村信用社),隔夜、7天SLF利率分別調整為2.75%、3.25%。

消息發布後隨即引發市場高度關註,多數留言與評論均其視為“重大利好”。英大證券首席經濟學家李大霄稱之為“重要利好消息”,並認為央行此舉有利於維持中國股市的“慢牛格局”。

此次下調SLF利率前,央行曾在2013年6月金融市場遭遇“錢荒”時采取過類似操作,以緩解市場短期流動性短缺。值此年末將近之際,隨著商業銀行和企業年終結算等原因可能帶來的短期流動性緊張,央行此舉可視為某種“預調控”。

比短期流動性調控更加重要的是,此次下調SLF利率,也是央行此前提出的“利率走廊”式價格型調控模式首次登場:央行在2014年一季度便提出建立“利率走廊”機制,也就是確定貨幣市場利率的上下限。

此次央行下調SLF利率,相當於以“利率走廊”模式為市場化金融機構設定了“短期利率上限”,不僅有助於緩解短期市場流動性緊張,而且從中長期而言,有助於市場化利率的穩步下調。

值得註意的是,就在央行發布該政策兩天前,央行研究局首席經濟學家馬駿等在央行網站發布的工作論文《利率傳導機制的動態研究》中,一方面對“利率工具無用論”的觀點進行了反駁;另一方面也貨幣政策的傳導機制進行了分析,並指出在經濟下行等周期性因素影響下,可能帶來貨幣政策傳導效果的弱化。

按照文章中的政策建議,在經濟下行過程中貨幣政策調整的力度應該比市場常態期間更大,才能達到預期的調控效果。因此此輪SLF利率的下調可能只是央行一系列調控政策的開端。

央行 下調 SLF 利率 走廊 貨幣 調控 首現 市場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171006

央行上調SLF利率 其中隔夜上調35個基點

央行2月3日消息,為滿足金融機構臨時性流動性需求,1月,人民銀行對金融機構開展常備借貸便利操作共876.75億元,其中隔夜82.65億元、七天455.60億元、1個月338.50億元,利率分別為2.75%、3.25%、3.6%。常備借貸便利利率發揮了利率走廊上限的作用,有利於維護貨幣市場利率平穩運行。1月末常備借貸便利余額為345.10億元。

自2017年2月3日起,人民銀行調整常備借貸便利利率,調整後隔夜、七天、1個月利率分別為3.1%、3.35%和3.7%。此前利率分別為2.75%、3.25%、3.6%。

央行 上調 SLF 利率 其中 隔夜 35 基點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34250

央行:3月份開展1219.86億元SLF操作 年內二次上調其利率

中國央行4月1日公告,為滿足金融機構臨時性流動性需求,3月,人民銀行對金融機構開展常備借貸便利操作(SLF)共1219.86億元,其中隔夜45.30億元、七天754.62億元、1個月419.94億元。常備借貸便利利率發揮了利率走廊上限的作用,有利於維護貨幣市場利率平穩運行。3月末常備借貸便利余額為699.96億元。

另外,自2017年3月16日起,人民銀行調整常備借貸便利利率,調整後隔夜、七天、1個月利率分別為3.30%、3.45%和3.8%,較此前2月份利率分別上調20BP、10BP和10BP。這也是今年以來央行第二次上調常備借貸便利利率,此前,2月份的常備借貸便利利率隔夜、七天、1個月利率分別為3.1%、3.35%和3.7%。

自美聯儲3月如期加息後,央行隨即在3月16日全面上調了公開市場操作利率10BP,年內累計上調了20BP,接近美聯儲加息幅度。同時也分別上調了6個月和1年期MLF操作利率10個BP至3.05%和3.20%,央行今日公布數據顯示,3月16日當日隔夜SLF的利率上調幅度達到20BP,年內累計漲幅達到55BP。國金證券此前預計年內公開市場操作利率還有4至5次上調的空間。

央行數據還顯示,當月,人民銀行還對金融機構開展中期借貸便利操作(MLF)共4970億元。其中3月7日操作6個月885億元、1年期1055億元,利率分別為2.95%、3.1%;3月16日操作6個月1135億元、1年期1895億元,利率分別為3.05%、3.2%。3月末中期借貸便利余額為40643億元。對國家開發銀行、中國進出口銀行、中國農業發展銀行三家銀行凈增加抵押補充貸款(PSL)共1089億元,3月末抵押補充貸款余額為22158億元。

 

央行 月份 開展 1219.86 億元 SLF 操作 年內 二次 上調 利率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44005

央行:4月開展MLF操作4955億元 SLF操作108.87億元

中國央行5月2日消息,4月開展中期借貸便利操作共4955億元人民幣,開展常備借貸便利操作(SLF)共108.87億元,還對三家政策性銀行凈增加抵押補充貸款共839億元。

央行稱,為滿足金融機構臨時性流動性需求,中期借貸便利操作(MLF)共4955億元。其中6個月1280億元、1年期3675億元,利率分別為3.05%、3.2%。4月末中期借貸便利余額為41083億元。

央行4月份對金融機構開展常備借貸便利操作(SLF)共108.87億元,其中隔夜0.1億元、7天58.94億元、1個月49.83億元。常備借貸便利利率發揮了利率走廊上限的作用,有利於維護貨幣市場利率平穩運行。4月末常備借貸便利余額為102.72億元。

此外,4月份央行還對國家開發銀行、中國進出口銀行、中國農業發展銀行三家銀行凈增加抵押補充貸款共839億元,4月末抵押補充貸款余額為22997億元。

央行 開展 MLF 操作 4955 億元 SLF 108.87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47604

人行全國分行 獲准SLF放水

1 : GS(14)@2015-02-12 12:50:02

http://www.mpfinance.com/htm/finance/20150212/news/ea_eab2.htm

【明報專訊】人行昨日通告,決定在全國推廣分支機構常備借貸便利(SLF),即人行地方分行可在有需要的情下,向城商行、農商行、農村合作銀行和農村信用社4類地方金融機構,以抵押方式發放SLF,提供短期流動性支持。


據人行的內部通知指出,SLF限額為1200億元人民幣,而一旦金融機構拆借利率達到或突破某一水平,人行分行就要予以流動性支持,暫時定下的拆借利率水平為,春節前隔夜、7天和14天利率上限為5厘、7厘和8厘。民生證券認為,人行此舉,令節前流動性壓力基本無憂,同時也繼降準後,再釋出貨幣政策鬆動信號。

而昨日,上海銀行間同業拆放利率(Shibor)普遍上升,其中隔夜拆息升0.08至2.932厘、7天拆息升0.099至4.42厘、14天拆息升0.03至4.791厘;除14天拆息外,隔夜及7天拆息已連升3日。

另外,北京銀行昨晚發公告,指獲准降準一個百分點,由2月16日開始執行。
人行 全國 分行 獲準 SLF 放水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87788

官媒:調升SLF利率不等同加息

1 : GS(14)@2017-02-06 07:25:17

【本報訊】人行上周宣佈調升常備借貸便利(SLF)利率,市場解讀為收緊市場流動性訊號,甚至稱之為變相加息。不過,官媒《新華社》報道指出,調升的是人行給金融機構提供資金時收取的利率,存貸款基準利率並沒有調升,故此不等同加息。人行上周五公佈,自當日起調升SLF利率,隔夜、7天、1個月利率分別為3.1厘、3.35厘和3.7厘,較之前分別調升0.35、0.1和0.1個百分點。《新華社》報道指,人行出手對象,是存在於銀行等金融機構之間的貨幣市場,而不是直接影響公眾和實體企業的存貸款領域。又引述交行(3328)首席經濟學家連平指,貨幣市場的利率變化,與存貸款利率不是亦步亦趨的關係,有的會逐漸傳導,有的會由金融機構自行承擔消化,所以這次上調不等於加息。連平又指,與發達國家相比,中國金融機構更依靠存款,中國實體企業更依靠銀行貸款,所以銀行同業市場利率變化,並不一定會完全、迅速傳導到存貸款利率上去。故此,人行對貨幣市場操作利率的調整,影響大大低於調整存貸款基準利率。報道又指,從去年下半年開始,貨幣市場利率逐漸上升,國際市場利率整體也在上升,如果人行保持貨幣市場操作利率不變,就容易出現金融機構從人行借錢套利的情況。




來源: http://hk.apple.nextmedia.com/financeestate/art/20170206/19919183
官媒 調升 SLF 利率 等同 加息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325603


ZKIZ Archives @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