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KIZ Archives


NVIDIA 甫與超微、英特爾惡戰 再挑釁蘋果、高通 黃仁勳 全球IC產業最「善鬥」的男人


2011-6-6  TWM




智慧型手機與平板電腦的CPU,已經不再是英特爾的天下了,取而代之的是,原本做繪圖晶片的輝達(NVIDIA),以及手機晶片的高通。

這場新雙雄之爭,且看黃仁勳如何領軍作戰。

撰文‧楊方儒

身手矯健的胖熊貓阿波,一招招功夫出手,還有極具笑果的歡樂橋段,讓全球愛看動畫的大小朋友,直呼過癮。全球熱映中的「功夫熊貓二」,是夢工廠動畫 (DreamWorks Animation SKG)繼史瑞克(Shrek)系列大成功後,又一新系列巨作。不過,卻極少有人知道,夢工廠動畫風靡全球的動畫,幕後的關鍵推手是輝達 (NVIDIA)。

輝達是世界第六大IC設計公司,也是第一大的獨立繪圖晶片(GPU)業者,全球市占率高達五一%!也就是說,每兩台電腦中,就有一台內建輝達的繪圖晶片。 輝達不只滿足了消費者玩網路遊戲、電腦處理繁複圖形的需求,更在夢工廠動畫加州總部的大批伺服器裡,不斷突破更繁複的繪圖效果。

不畏戰

技術不斷精進 闢三戰場與英特爾硬碰再仔細一點看,功夫熊貓「阿波」黑白相間、身上的每一根細毛,隨著牠的身體震動,一根根都會隨風飛揚!除了功夫熊貓之外,迪士尼皮克 斯(Disney Pixar)的「汽車總動員」(Cars)、「超人特攻隊」(The Incredible)、「瓦力」(Wall.e),也都是靠著輝達的繪圖晶片,從頭到尾塑造出一個個細微小動作。

全球動畫電影雙雄,都是輝達擁護者!這讓創辦人暨執行長黃仁勳笑得開心,他在接受《今周刊》獨家專訪時豪氣地說:「全球每年上映這麼多動畫,少不了我們的 貢獻!」雖然已是繪圖晶片霸王,但黃仁勳並不滿足,早在三年前的台北國際電腦展上,他就把戰場移往中央處理器(CPU)上頭,正式推出「Tegra」。

事實上,輝達早就有向上研發CPU的大格局,GPU如今轉做資料處理的高速運算能力就是最好證明,但是否要與英特爾(Intel)全面開戰?這一直是黃仁勳心頭不斷考慮的大哉問。

因為英特爾也做繪圖晶片,輝達則做晶片組(chipset),再加上CPU,相當於輝達在三個晶片戰場,同時向英特爾開炮。

多年來不斷挑戰世界第一大半導體霸主,四十八歲、台裔背景的黃仁勳,眼裡從無懼色。美國《富比世》(Forbes)雜誌評論,他真是矽谷膽子最大的男人。

「過去的三到五年,是輝達的高度危險期!」黃仁勳自承說,但他如果不 這麼做,未來五年將更危險。兩家公司競合如此貼近,也因此每隔一、兩年,華爾街就會傳言:英特爾準備買下輝達。

當然,輝達有如黃仁勳的親生小孩,開個數字說賣就賣,不符他的豪氣本色。

不墨守成規

Tegra晶片失之東隅,收之桑榆黃仁勳在三十歲決定創業。之前他在超微(AMD)與LSI Logic電子公司從基層工程師做起,誰也想不到,這位台北出生、泰國長大、美國求學的黃皮膚小子,能夠成就世界第一的繪圖晶片公司。

輝達在一九九三年創立時,全球有超過五十家繪圖晶片公司。黃仁勳當時還被工程師朋友苦勸:競爭太劇烈,千萬不要做這行。

「我們是世界上最後一家獨立的繪圖晶片公司!」黃仁勳語氣加重了幾分說,倒閉的倒閉,收購的收購,迄今只剩下輝達挺立著。

強勢的他,一路上多次與英特爾結下樑子。比起大鯨魚英特爾,輝達的營運規模真的只是小蝦米,黃仁勳卻多次在繪圖晶片規格與授權上,與英特爾唱反調。

黃仁勳喊水會結凍的影響力,早在一九九九年就慢慢展露。當年他首創「GPU」這個新名詞,企圖把繪圖晶片的重要性,與CPU相提並論;隨著輝達市占率節節高升,加上聽起來簡單明瞭,GPU早已得到業界與消費者廣泛認同,琅琅上口。

如今輝達在移動終端CPU上的領先,已經反過來讓英特爾害怕,黃仁勳的腳步終於領先了巨人。

不便宜行事

跳脫PC概念 「超級手機」大躍進第一代「Tegra」採用ARM架構,把主要戰場放在行動上網裝置(Mobile Internet Device,MID)與超可攜電腦(Ultra Mobile Personal Computer,UMPC)上頭,這是黃仁勳又一次挑戰英特爾。英特爾當時把MID與UMPC這類螢幕四到六吋、強調隨時隨地隨身上網的掌上型便利裝 置,視為下一波成長動力,主打NB使用的「Atom」處理器一推出即一炮而紅。

沒想到的是,輝達Tegra系列在MID與NB收穫不大,在智慧型手機與平板電腦卻大獲全勝。

四月分全球第一支上市的雙核心智慧型手機,南韓樂金(LG)就採用了輝達「Tegra 2」晶片推出「Optimus 2X」。如果用來玩遊戲,這支雙核手機的處理效率,是單核機種的五倍。在平板電腦上,包括宏碁、華碩、戴爾、LG、摩托羅拉、三星與索尼(Sony)的不 少產品線,也全都內建「Tegra 2」。

簡單地說,黃仁勳如今是反蘋果陣營的頭號人物,Google安卓作業系統(Android)陣營的幕後推手。

抵台參加台北國際電腦展覽會(COMPUTEX TAIPEI 2011)的黃仁勳,肯定是最受矚目的熱門人物之一。畢竟英特爾已經公開說,將有十款平板電腦會登台亮相,但這只是Tegra 2的零頭而已。

確實誰也沒想到,竟然是由一家繪圖晶片公司跑得最快。如同他當年發明的「GPU」一詞,黃仁勳現在也喊出了「超級手機」(Super Phone)概念。

包括宏達電(hTC)的Evo 4G、三星Galaxy S都符合黃仁勳對超級手機的定義。根據調研機構Strategy Analytics的估計,超級手機出貨量將由一○年的一五○○萬支,成長至一五年的一億支。超級手機的高速成長,為輝達提供更遼闊的發展舞台。

在黃仁勳口中,PC對輝達來說仍然非常重要,但與手機、平板電腦市場有著很大的區別,「輝達不會把電腦融入手機,而是從零開始創造一種移動終端。」黃仁勳堅信未來屬於移動的,所以完全從頭開始。這樣的作法,風險很高。

「革新一直往移動這方向走!」二月剛上任的超微大中華區總裁鄧元鋆坦承說。鄧元鋆過去擔任諾基亞(Nokia)大中華區總裁,超微就是看上他在手機市場的經驗,希望帶領超微變革。

的確,英特爾與超微過去採取了比較輕鬆的作法,也就是採用傳統PC開發技術。靜觀其變,而不是從零開始。

但輝達選擇了大躍進。

輝達從電腦時代的配角,成了移動革命爆發後的主角。如果黃仁勳不在當時選擇躍進,如今可能也不會獲得這樣的好成果。二○一一財年第一季,輝達營收達九.六二億美元,較前一季成長八.五%,尤其毛利率表現更是亮眼,衝上五○.四%,已經連續三季創新高。

總是以小搏大的黃仁勳,如今毫不客氣地對兩大巨頭喊話,「現在,我身處移動世界之中,英特爾和超微卻未在這個領域中立足。」黃仁勳預言,移動終端未來將成 為每個人手中的第一優先,筆記型電腦則是會在「必要時」才使用的,「平板電腦摧毀PC產業的速度,比任何人的想像都要來得快。」他比喻說,電腦行業面臨著 沉重壓力,PC將會是一種「非常遙遠」的「輔助」設備。

不怕跌跤

包山包海不夠聚焦 執行力不足是關鍵當然,黃仁勳不是沒有失敗過,甚至常常失敗。○一年,輝達上下還沉浸在成為世界第一繪圖晶片公司的喜悅中。隔年,卻成了他此生最難熬的一 段。輝達員工涉入內線交易案,接著還被美國證管會(SEC)查帳。更慘的是,輝達年初股價才創下歷史新高的七十美元,但在不到十個月之內,只剩下七美元。 整體市值從一一○億美元,慘跌到十億美元,不到十分之一。

輝達才被美國科技權威媒體《Wired》譽為下一個英特爾,但短短幾個月內,矽谷人都搖頭說:黃仁勳只不過是又一名一代拳王。

他們質疑黃仁勳的是:產品線過多、不夠聚焦。

黃仁勳包山包海都想做,從桌上型、筆記型、伺服器電腦,到電腦晶片組、手機繪圖晶片都要做,但輝達沒有這樣的研發資源。尤其微軟的電視遊戲機「XBOX 360」琵琶別抱,繪圖晶片由ATI(冶天科技)供應,更讓黃仁勳非常落寞。因為第一代的XBOX,領著輝達登上巔峰,此時大訂單卻飛了。

「當時多產品線的目標沒錯,只是我沒有這樣的執行力!」黃仁勳直言不諱說。

金融風暴來臨的○九財年,輝達也虧損三千萬美元,是前所未見的營運低谷。更慘的是,記憶體廠商Rambus控告輝達涉嫌侵犯十多項專利,每天都有律師與記者緊纏著黃仁勳不放。

走過風風雨雨,黃仁勳的娃娃臉上依然帶著笑容,為了向員工展現捍衛輝達的決心,他甚至在手臂上刺青,讓輝達的Logo,分分秒秒都跟著他。但是挑戰鋪天蓋地捲來,除了得應付英特爾、超微、蘋果等勁敵的夾殺,還有一個更恐怖的敵人——高通(Qualcomm)要克服。

為了與高通競爭,黃仁勳在五月中,以三.六七億美元購併了英國IC設計公司Icera。Icera專精的,正巧就是高通擅長的3G與4G手機基頻晶片,從這裡可以看得出來,黃仁勳總是以小搏大,打完英特爾之後,再戰高通。

這位全球IC產業最善鬥的男人,他以中量級的體重,對戰重量級的選手,儘管已經鼻青臉腫,傷痕累累,卻絲毫未顯疲態。黃仁勳證明了一件事:誰說IC產業非得要蓋晶圓廠才是好漢,他本身就是一條硬漢!

黃仁勳

出生:1963年

現職:輝達執行長

經歷:超微工程師

學歷:史丹福大學電機碩士

 


NVIDIA 甫與 超微 英特爾 英特 惡戰 挑釁 蘋果 高通 黃仁 仁勳 全球 產業 善鬥 男人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5509

Nvidia营销总监:独显市场不受APU等影响

http://news.imeigu.com/a/1318030544961.html

网易科技讯 10月8日消息,英特尔和AMD今年纷纷推出了集成图形处理芯片的CPU,分别为sandy bridge和APU,市场之前认为这一举动将影响独立显卡市场的销售。Nvidia亚太市场渠道营销总监雷雨声日前向网易科技表示,市场结果表明,独立 显卡市场没有受到影响,用户对GPU的需求将持续加大。

雷雨声还谈到,对于Nvidia来说,GPU业务会持续增长,而Tegra这个新兴 的业务将实现高速增长。未来Nvidia将投入更多的资源加大和合作伙伴的投入。“AMD和英特尔今年的举措是之前集成显卡业务的扩展,而传统GPU市场 将仍然追求更好的显示芯片,独立芯片市场将继续增长。”

对于前不久Nvidia宣布停止芯片组业务,而将注意力集中在GPU和Tegra业 务一事。雷雨声表示,芯片组业务目前来看已经不再具备价值,Nvidia目前增长最快的业务是它的移动芯片Tegra,目前三星、联想、东芝等第一线的 Android平板电脑、智能手机厂商均采用Tegra 2的双核处理器。雷雨声表示,Nvidia在产品研发的前期投入了大量的资源和合作伙伴合作,这也是市场会逐步采用Tegra的原因,而他也相信双方投入 将使其合作关系保持下去。

随着微软宣布Windows 8将支持ARM架构,Tegra处理器和windows 8的组合将可能成为市场主流。雷雨声认为,Nvidia肯定会开发基于windows 8的技术,虽然可能存在一些技术困难,但现在整个平台已经完备,这些都将是很大的市场空间。而不管是采用Android的平板电脑还是采用Windows 8的PC,显示技术都是厂商和用户看重的部分,Nvidia将会继续在这一领域投入资源,保持技术上的领先。

雷雨声还指出,中国是目前全球最大的独立显卡市场,也是Nvidia在全球独立显卡市场占有率最高的区域,竞争对手也会看到这一点,所以这里的竞争将非常激烈。而Nvidia不停地投放资源从本地化出发,与合作伙伴一起开发、培育市场。(王杰聪)

以下为部分专访内容:

网易:我想知道传统显卡市场原来分的高端和低端,随着英特尔的sandy bridge和AMD的APU推出,对英伟达来说显卡这块市场是怎样的情况?

雷 雨声:有很多人觉得集成显卡的速度增加了,会让独立显卡的市场份额减少。但是集成显卡那并不是新的东西,最早是从1989年80486时代开始集成了,英 特尔早就将那个东西合在处理器上面去。集成显卡并不是新的东西。后来在芯片组加一些图象处理的功能。这次是把芯片组里的显示功能搬到CPU上面去。整合的 图形功能确实比前一代快很多,但是它是快很多是对前一代而言。对GPU市场来说,它的性能很低端,很多主流游戏都跑不动。再有一个物理上的问题,集成显卡 用的是主板上的系统内存,基本上只是改头换面的升级,升级以后只能跑一些过时的游戏,新的游戏也跑不动,比较要求高的游戏也不能支持。同样的事情也发生在 AMD身上,以前是从芯片组里合一起生产,现在CPU、GPU合在一起生产,主要的转变是它的GPU技术有多强。在这方面英伟达会坚持在独立显卡市场的投 入,尤其是低端市场,为用户提供性价比更高的产品。

网易:我所了解到的中国区的营收在整个Nvidia的比重越来越高。我想知道Nvidia在中国区未来的产品或者战略有没有变化?

雷 雨声:中国是Nvidia的一个非常重要的市场。中国也是全球我们的显卡销量最高的一个地方。相对而言,我们能看到这一点,当然我们的竞争对手决不会忽视 中国市场,所以中国市场将会是我们在全球很多国家当中一个竞争的最激烈的地方。为了赢得这个市场我们不停地投放资源,从地区的开发来看,深入四、五级城市 去直接培育市场,同时在区域渠道的挑选有很独特性。所以我们的核心渠道伙伴跟我们密切的合作,一起向四、五级城市开拓的方针是从来不变的。

此外中国市场不能看成一块大的市场,要分成几个不同的市场来看,比如北京,这个城市已经是一个完全独立的市场,只有这样运作才有成功的机会,每一个城市的特性慢慢地浮现是不一样的,是有差距的。目前我们所有的市场活动针对性是越来越强。

从产品来说,Nvidia在中国市场投入了全线产品,这些本身的产品根据不同渠道伙伴针对不同市场设计,所以可以覆盖绝大部分市场,只是说应用的部分可能是不一样的,比如说在网吧市场,西安地区和上海地区的应用需求就不一样。我们提供的产品就有差异的部分。

网易:在国内这些渠道或者说合作伙伴,对新的市场和你们的合作是怎样的,你们对他们的支持是怎样的?

雷 雨声:现在有些做显卡的厂家已经在后台研究我们新出来的几款的产品,我们现在核心产品也会陆续地加入这个阵营,会陆续地投放到Tegra这个平台上,因为 他们的产品有很多。他所投放的可以放在平板电脑、安卓,还有Windows8,Windows8可以在装在台式机中,那意味着台式机等于和今天的显卡一 样,也可以放在平板电脑甚至是手机上。这些产品对他们而言,现在是没有缺乏的,而Nvidia的资源比如说硬件、软件、开发包都已经具备了,将给他们提供 很好的机会。 我们希望不久的将来带他们进来开始有他们的产品在这个领域。

网易:说到Windows8,会有与传统PC不一样的组合。这块我们从技术上未来有没有合作,或者和一些厂家推出基于Tegra平台的Windows8,有没有什么难题呢?

雷 雨声:肯定的,不可能是没有难题的,但是我们所看到的难题都能解决。在整个Windows、Android的系统架构下,我们新的Tegra架构下,对于 一个开发者来说,任何难题都是可以解决的,因为这个平台没有缺少东西,只是他的需求,他的设计上的需求怎么去改变去调整,通过Nvidia的开发平台都可 以完成。

网易: PC发展的这些年,芯片这块始终是被一两家厂商所掌控的,在你看来在平板电脑的市场有没有集中在几家厂商的可能,会不会百花齐放?

雷 雨声:这是无法估计的,看整个电脑行业,或者是数码行业。这个行业为什么竞争这么激烈呢,它是有很清楚的标准的,比如说一个东西好跟不好的标准。在电脑和 数码行业,标准是很清晰的,比如说这个标准,我们卖的显卡是有标准的。好像运动员一样,刘翔他是运动员,他不能含糊的,你能跑就是能跑,差一点都是输了, 你说他不好吗?我要为刘翔说句话,中国人要看看我们有多少亚洲人可以跑成这个样子,可能是后无来者,但是有人对他也要苛刻地说,你不够好,因为我们叫你拿 冠军。运动员的情况有点像电脑和数码领域的产品,因为标准是很清楚的。所以这么多年以来的电脑行业,虽然这些大公司还在,但是有些公司都不见了,慢慢融合 了,或者是被收购合并了,因为在竞争的过程中变成了有些公司被淘汰。因为我们的这个行业的基准是很清楚的,慢慢有些公司做不到那个标准会被淘汰掉。显卡行 业也是,这么多年来英伟达这么重视才生存下来成为了冠军,我们跟人家比赛过很多次,我们都是第一。以后在平板电脑的市场,会不会有这样的情况出现?绝对有 可能,因为在这个行业中是有个很清晰的标准。

网易: PC年代,英伟达是和显卡厂商竞争,和芯片组厂商竞争,目前已经开始和芯片厂商竞争了,包括上周英特尔宣布支持Android,和Google合作。它的进入会不会对您产生一些影响?

雷雨声:我们要将整个公司的战斗力提升,有些公司是比较大的,资源比我们丰富。有些公司是在那个行业沉淀很久的,相对我们公司,我们有很大的灵活性,我们有创新性。我们执行能力比很多公司都强。

网易:在平板电脑市场和Terga竞争的是高通和三星这样的企业,这个新的市场中,目前大多数厂商采用的都是Nvidia的产品,我们采取什么样的想法把合作一直努力下去,如何和其他的GPU的竞争中获取?

雷雨声:做平板电脑有个特点,好像是笔记本电脑电脑一样是,双方真的是一种投入。比如说它的人才资源投入在一个平台上,它要转移,以前的投放的资源可能有些是要废弃掉的。我们供这样的平台给厂家做这样的产品。所以说双方的投入最大的因素,是大家紧紧地绑在一起。

而GPU是一项物理功能外,也是一项软件技术,有自己的标准,过去几年通过收购,Nvidia成为这一市场的绝对领导者,从开发阶段进行优化,辅以硬件平台,最大限度的满足用户需求是Nvidia的法宝。

Nvidia 營銷 總監 獨顯 市場 不受 APU 影響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8272

在AI革命的前夜,電子遊戲玩家Nvidia如何變成了大贏家

來源: http://www.iheima.com/zixun/2016/1228/160571.shtml

在AI革命的前夜,電子遊戲玩家Nvidia如何變成了大贏家
華創資本 華創資本

在AI革命的前夜,電子遊戲玩家Nvidia如何變成了大贏家

遊戲宅男的AI逆襲

本文系華創資本(微信ID:ChinaGrowthCapital)授權i黑馬發布

盡管PC遊戲還有不小的市場空間,但運用顯卡上的技術,Nvidia在人工智能領域展現出了巨大的優勢。

時至今日,Nvidia聯合創始人Chris Malachowsky還經常會在加州聖何塞一家Denny's餐館里吃香腸煎蛋卷、喝焦糖咖啡。有趣的是,23年前的1993年4月,就是在這個臟亂不堪的餐館里,三個年輕的電氣工程師Chris Malachowsky,Curtis Priem和Jen-Hsun Huang(黃仁勛)創辦了一家公司,他們致力於制造專門的芯片,能夠為視頻生成更快、更逼真的圖表及圖形。

聖何塞的東部是周邊城鎮中治安最差的區域,在Denny餐廳的前面甚至布滿了子彈的彈孔,這是一些人和巡警車對射留下的。但是沒有人能夠想到,三個人這次的咖啡之約為一家偉大公司的未來種下了基礎,它將在21世紀初以與英特爾在20世紀90年代相同的方式來對“計算”做出定義。

A16Z:“我們會把所有的錢都投入Nvidia”

“1993年是沒有市場的一年,但是我們從中看到了一股浪潮。”Malachowsky說,“加州每年有一個著名的沖浪比賽,在五個月的時間里,當組織者看到某種類型的波浪現象時,他們會告知所有的沖浪者迅速在加州集合,因為兩天內會有一個大的波浪出現。那就是我們所說的市場。我們可以開始著手準備了。”

Nvidia三位聯合創始人所看到的是所謂的圖形處理器單元或GPU的新興市場,這些芯片通常作為插入PC主板的顯卡出售,它們可以提供速度超快的3D圖形。Nvidia有很多款著名的顯卡,如“Titan X”或“GeForce GTX 1080”等等,這些顯卡的售價高達1,200美元,它們在當時為Nvidia貢獻了近一半收入來源。

8

Nvidia CEO Jen-Hsun Huang(黃仁勛)

盡管PC遊戲有著巨大的市場空間,但運用顯卡上的技術,Nvidia在人工智能領域展現出了巨大的優勢。以深度學習為例,Nvidia可以使計算機獨立發揮自己的能力,程序員再也不必手動編寫所有的代碼,並且計算機在圖像和語音識別等領域表現出了無與倫比的準確性。

像谷歌、微軟、Facebook和亞馬遜這樣的技術巨頭正在為它們的數據中心購買更多的Nvidia的芯片。同樣地,美國一些大的醫院也正在使用Nvidia的芯片來查找醫學圖像中異常的部分,如CT掃描。特斯拉最近宣布將在其所有的汽車中安裝Nvidia的 GPU,以實現無人駕駛。這些事實都確切表明了Nvidia在市場上的地位不容小覷。

“在Nvidia的歷史上,我們從來沒有處在如此重要的地位。這可以歸功於我們做了一件非常成功的事情,即所謂的GPU計算。”黃仁勛在加利福尼亞州的聖克拉拉的Nvidia總部說道,當時他穿著他具有標誌性的全黑色系服裝:黑色皮鞋、黑色牛仔褲、黑色polo衫和黑色皮夾克。

全世界目前總共大約有超過3000家AI創業公司,其中絕大多數是在Nvidia的平臺上發展起來的, 它們使用Nvidia的GPU將AI應用於股票交易、在線購物以及無人機導航。

矽谷著名VC機構A16Z合夥人Marc Andreessen說:“我們一直在投資將深度學習應用到各個領域的創業公司,這些創業公司幾乎都在利用Nvidia的平臺。這就像很多公司上世紀90年代依賴Windows那樣,或是在2000年代末依賴iPhone那樣。”

9

A16Z合夥人Marc Andreessen

Andreessen說:“A16Z有一個內部路演:如果我們是對沖基金,看看我們自己將投資哪些上市公司,結論是我們會把所有的錢都投入Nvidia。”

Nvidia在GPU領域具有絕對的主導地位,它占有超過70%的市場份額,並且在新興市場上的擴張已經使其自己的股票飆升。Nvidia的股票在過去12個月中增長了近200%,在過去五年中增長了500%,這個表現為黃仁勛帶來了近24億美元的財富。

將深度學習的關鍵難題一舉擊破

其實在多年前,黃仁勛就認為Nvidia的芯片具備更大的潛力,而不僅僅只是應用在電子遊戲上,但他當時並沒有將公司戰略方向轉到“深度學習”上去。自20世紀60年代以來,深度學習一直被應用於學術領域,而在80年代和90年代取得了重大進展。 但有兩個因素妨礙深度學習取得更大的突破:如何獲取數據、怎樣提高計算所需數據量的能力。

互聯網解決了第一個問題:幾乎所有的數據只需要每個人動動手指頭即可獲得,但計算能力的達成仍然遙不可及。

從2006年開始,Nvidia發布了一個名為CUDA的編程工具包,這個工具包允許編碼器可以自由地對屏幕上每個像素進行編程。在CUDA發布之前, GPU的編程對於編碼人員來說是一個令人難以置信的痛苦的過程,他們必須編寫大量低端的代碼來完成對像素進行陰影、反射、照明以及透明度的渲染。

而Nvidia花費了多年時間開發出來的CUDA,它具備了一種高級編程語言,就像Java或C ++那樣。使用CUDA這種工具,研究人員可以更快捷以及成本更低地開發他們的深度學習模型。

2012年,一位多倫多大學的學生對深度學習的鼻祖Alex Krizhevsky提出了一些有參考性的建議:深度學習團隊應當由來自世界各地的人員構成,這樣才能深刻地了解他們的軟件如何準確地識別圖像中的對象和場景。在Krizhevsky的臥室里,他構建了一個深度學習的神經網絡,由兩個Nvidia GeForce遊戲卡提供動力。這個模型實現了以前從未有過的準確性,計算錯誤率只有15%,這與上一年的25%左右的數字相比有了巨大的飛躍。

隨著這些可喜的結果出現,深度學習開始如野火一般蔓延。除了谷歌以外,前瞻性的深度學習研究項目開始在微軟,Facebook和亞馬遜等公司深度開展。Nvidia決定使用CUDA大力投資於底層軟件生態系統,這是深度學習轉變的關鍵性推動因素。

Nvidia目前已經對“深度學習”的硬件進行了越來越完備的優化。它采用了最新的服務器芯片Tesla P100,並將其中的8個放入DGX-1,一個3英尺長,5英寸薄的矩形容器,Nvidia稱其為“世界上第一個放在盒子里的AI超級計算機。”這臺價值130,000美元的機器具備170 teraflops的性能,這可以與250臺傳統服務器相匹敵。今年8月,黃仁勛親自將第一臺機器交給了Elon Musk以及他的舊金山AI非營利組織OpenAI。

10

黃仁勛將全球首臺 AI 超級電腦系統NVIDIA DGX-1送交到OpenAI

乒乓球運動員黃先生如何擊敗追趕者

黃仁勛身上具備的競爭精神自他童年時期就已經顯現出來。1963年他出生於臺灣,10歲的時候他來到美國肯塔基州東部農村一個貧困的寄宿學校,最終在這里度過了他極為艱苦的青少年時期。黃仁勛將主要精力放在了乒乓球上,1978年,他在美國乒乓球公開錦標賽中取得了青少年雙打第三名的成績,當時年僅15歲。

11

黃仁勛和馬斯克

黃仁勛在高中時期,對電腦產生了濃厚的興趣,最後他來到俄勒岡州立大學學習計算機科學和芯片設計,在那里,他遇到了他未來的妻子。畢業後,他們搬到了矽谷,在那里黃仁勛開始他的第一份工作,為英特爾的競爭對手AMD設計芯片。之後他繼續進行深造,1992年在斯坦福大學獲得電氣工程碩士學位。後來他遇到了Malachowsky和Priem,他們倆當時都在Sun公司工作。

那年30歲的黃仁勛開始創立一家芯片公司,他看到了一個巨大的機會,首先在基本的計算機程序中的圖形處理器上取得一些進展,然後在PC上提供可供人們利用的一些東西。

最終,Nvidia設計的第一個芯片NV1於1995年發布,這款芯片在開發過程中花費了1000萬美元,不幸的是,NV1沒有贏得太多客戶的青睞。Nvidia當時僅僅成立兩年,由於這件事幾乎破產,被迫裁員一半。但Nvidia的第三款芯片——在1997年發布的RIVA 128,被證明是突破性的成功,它比其他任何的圖形處理器的速度都要更快。由於這款產品的出現,Nvidia得以繼續生存下去。

Nvidia的成功產生了重大影響,也“培養”了幾大重量級競爭對手,例如Nvidia最重要的客戶谷歌。

在2016年5月的年度開發者大會上,谷歌宣布已經構建了一個名為Tensor處理器單元的定制芯片,該芯片是為TensorFlow及其深度學習框架量身定制的。谷歌表示,它已經為其數據中心配備了這些芯片,以改進谷歌地圖的功能以及其他的一些設備。

類似地,另一個Nvidia的大客戶微軟正在為其數據中心制造自己的產品:被稱為“現場可編程門陣列(或FPGA)”的定制芯片,它可以自己進行再編程,並已被證明對AI應用非常有幫助。

除此之外,Nvidia最大的競爭對手自然是英特爾。在智能手機上失利之後,英特爾想盡一切辦法不願錯過深度學習這片藍海。由於缺乏自身先進的人工智能研究,英特爾已經開始一股收購狂潮,最近英特爾購買了兩家AI芯片創業公司:Nervana和Movidius。

Nvidia目前的芯片還不能完全取代Intel處理器,他們只能產生一種加速作用。但英特爾顯然更願意它的客戶使用他們自己開發的硬件。2017年,英特爾計劃推出針對深度學習優化的服務器芯片,即新的Xeon Phi處理器。通過在Nervana團隊中獲得的技術,英特爾聲稱,它可以在2020年之前加速深度學習網絡100次。

Nvidia的優勢在於已經有了一個良好的開端,但它不能完全松懈下來。多年來,Nvidia一直處於市場的最前沿,而現在各大競爭對手正蜂擁而至。

黃仁勛說:“ AI計算是計算領域的未來,只要我們繼續讓Nvidia平臺成為AI計算的最佳平臺,我們就能夠在競爭中贏得大量的業務,而GPU幫助我們超越其他所有的公司。”

遊戲 Al
贊(...)
文章評論
匿名用戶
發布
AI 革命 前夜 電子 遊戲 玩家 Nvidia 如何 變成 了大 贏家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29860

Nvidia

1 : GS(14)@2011-05-15 12:51:11

http://www.nvidia.com/content/global/global.php
2 : GS(14)@2011-05-15 12:51:24

http://news.imeigu.com/a/1305243961761.html新浪科技訊 北京時間5月13日早間消息,英偉達今天發佈了2012財年第一財季財報。報告顯示,英偉達第一財季淨利潤比去年同期下滑2%,但超出華爾街分析師預期。

在截至5月1日的這一財季,英偉達淨利潤為1.352億美元,每股收益22美分,這一業績不及去年同期。2011財年第一財季,英偉達淨利潤為1.376億美元,每股收益23美分。英偉達第一財季營收為9.62億美元,低於去年同期的10億美元。

英偉達第一財季調整後每股收益為27美分,超出分析師此前預期。湯森路透調查顯示,分析師平均預期英偉達第一財季每股收益為19美分,營收9.48億美元。

英偉達預計,不計入對英國3G和4G手機基帶芯片廠商Icera的未決收購交易,2012財年第二財季營收季比增長4%到6%,即10億美元到10.2億美元。湯森路透調查顯示,分析師平均預期英偉達第二財季營收為9.92億美元。

當日,英偉達股價在納斯達克常規交易中上漲0.63美元,報收於20.50美元,漲幅為3.17%。在隨後進行的盤後交易中,英偉達股價下跌0.62美元,至19.88美元,跌幅為3.02%。過去52周,英偉達最高價為26.17美元,最低價為8.65美元。(唐風)
Nvidia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74325

盧志威﹕政府打擊虛擬幣 低吸Nvidia機會

1 : GS(14)@2017-09-17 10:04:24

【明報專訊】摩根大通CEO Jamie Dimon指比特幣是一個騙局,政府不會容忍這種虛擬貨幣大行其道。中國當局目前已經正視比特幣問題,隨時嚴厲執法,重手打擊比特幣,但在執行上,筆者認為有困難,因為區塊鏈本身是一種去中心化的技術,並無一個實體,政府最多是加強監管比特幣交易所,但在互聯網時代,這些交易所隨時可轉入地下,難以完全杜絕。

作為一種資產,比特幣肯定存在泡沫,問題是除了投資用途以外,比特幣尚可作為公認的交易媒介;說穿了,黃金、白銀本身都是金屬,其價值是人們認為值多少,或願意以哪種貨幣交換,你說金價有高低,可以投機是合理的說法,但比特幣已經進化成網絡的黃金,同時亦可作為交易媒介,這部分功能,筆者看不到有退潮的迹象。

虛擬幣使用區塊鏈技術 政府難管

某天政府可能會宣布,在實體經濟使用比特幣屬非法,原因是政府對銀紙供應有生殺大權,可以隨時印銀紙,控制支出、調控市場,但比特幣供應有限,政府可以做的不多。歷史上亦有強權政府在財困時強收黃金的先例,但使用區塊鏈技術,除非有人拿槍指着你,強迫你說出密碼,否則要強搶比特幣有困難。在某層面上,虛擬貨幣比實體貨幣安全,所以一日有技術難關,比特幣也會受市場歡迎。Nvidia(NVDA)的GPU被認為是市場挖掘虛擬貨幣的必需品,如果政府真的重手打壓,會是買入的機會。

烏托邦資產管理合伙人

[盧志威 美股搏擊]


來源: http://www.mpfinance.com/fin/dai ... 6173&issue=20170914
盧誌 誌威 政府 打擊 虛擬 低吸 Nvidia 機會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340756

股票掌故 | 香港股票資訊 | 神州股票資訊 | 台股資訊 | 博客好文 | 文庫舊文 | 香港股票資訊 | 第一財經 | 微信公眾號 | Webb哥點將錄 | 港股專區 | 股海挪亞方舟 | 動漫遊戲音樂 | 好歌 | 動漫綜合 | RealBlog | 測試 | 強國 | 潮流潮物 [Fashion board] | 龍鳳大茶樓 | 文章保管庫 | 財經人物 | 智慧 | 世界之大,無奇不有 | 創業 | 股壇維基研發區 | 英文 | 財經書籍 | 期權期指輪天地 | 郊遊遠足 | 站務 | 飲食 | 國際經濟 | 上市公司新聞 | 美股專區 | 書藉及文章分享區 | 娛樂廣場 | 波馬風雲 | 政治民生區 | 財經專業機構 | 識飲色食 | 即市討論區 | 股票專業討論區 | 全球政治經濟社會區 | 建築 | I.T. | 馬後砲膠區之圖表 | 打工仔 | 蘋果專欄 | 雨傘革命 | Louis 先生投資時事分享區 | 地產 |
ZKIZ Archives @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