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KIZ Archives


2012-11-14 永亨銀行 Elaine 信璞上海

http://blog.sina.com.cn/s/blog_a3453d2201017443.html

終於結束了兩個星期的魔鬼課程,可以回歸正常狀態了,今天開始看永亨銀行。

下了一上午報表,然後大致瞭解了一下它的歷史:這家銀行原名永亨銀號,1937年由已故董事長馮堯敬在廣州創立,最初經營金銀找換業務。二戰後在香港重整業務,經過一段時間的發展,於1960年獲得了香港政府發給的銀行牌照。1973年美國紐約歐文信託公司購入該銀行超過半數權益,通過合作,獲得先進銀行技術及國際銀行業務。1988年歐文信託公司與美國紐約銀行集團合併(現為美國紐約梅隆銀行,持有永亨銀行20%的股權,為第二大股東),成為全美第十大銀行。1993年在香港上市,2004年收購浙江第一銀行(素以信貸記錄穩固及資產良好見稱),2006年收購英利信用財務有限公司(專營租購和租賃融資業務)。

從名字上看,跟招行收購的「永隆」有異曲同工之妙呃,可能原來的銀號都是這麼起名的吧。現在永亨的管理層還是由馮氏家族控制,董事長兼行政總裁馮鈺斌是創始人馮堯敬的長子,高級總經理馮鈺聲是馮堯敬的次子,非執行董事何志偉是馮鈺斌和馮鈺聲的姐夫。在獨立董事的名單中,居然又看到了董建成(董建華的弟弟,同是中銀香港的獨立董事)這個熟悉的名字。對於這樣的銀行,不知道會不會像永隆一樣,由於最初創始人的去世而引起產權紛爭,最後將整個家業斷送,有點擔心。


2012 11 14 永亨 銀行 Elaine 信璞 上海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39877

FORTUNE (Jul. ~ Sep. 1967) Elaine 信璞上海

http://blog.sina.com.cn/s/blog_a3453d2201016onx.html

Jul. 1967

封面圖案是J.C.Penney公司的商品目錄,半個多世紀以來,這家公司始終以古板實用的家庭裝為主打,現在它開始向新潮流行的短裙和摩托車方向轉型。相關文章是《how they minted the new Penney》:

1957年,時任總裁助理的William Batten給董事會寫了一份備忘錄,內容是:雖然傑西潘尼依然是全美最大的紡織品零售商,但它的1700家黃色門廊的門店和實用家庭裝生產線正處在過時的邊緣,後來證明這正是公司轉變的開始。在可控的速度下,公司在新地點開了數家華麗的門店,同時銷售新潮和傳統的服飾,並加入了家用電器等新產品線,甚至冒險進入郵購業務領域。現在它面臨的問題是,銷售翻番了,但是以犧牲利潤為代價的。整個六十年代,同它的主要對手西爾斯相比,它的銷售利潤率只有3%,比後者低了兩個百分點。

 

 


Aug. 1967

封面圖案是Krupp公司的鼓風爐,相關文章是《the fall of the house of Krupp》:

有關Firma Fried Krupp of Essen公司陷入財務困境的新聞給歐洲世界帶來了恐慌和焦慮,Krupp公司的沉浮長期來看折射了德國經濟的變化,曾經的武器製造巨人很明顯地開始走下坡路,經營虧損、債務纏身導致銀行家們不再願意給予其新的出口信用,除非政府作擔保。家庭傳統使得公司在關閉不盈利部門上進展緩慢,尤其是煤炭業和鋼鐵業,公司曾試圖通過刺激出口以彌補國內市場需求的疲軟,交易大多與共產主義國家和欠發達國家訂立,給予它們折扣條款,並由短期銀行貸款融資。

政府最後同意為Krupp公司的出口信用作擔保,但條件極其苛刻:到1968年,Krupp公司將不再是Alfried Krupp von Bohlenund Halbach公司的私人部門,而是公共公司,政府將向其派駐管理團隊,並掌握主要決策權。

 

 


Sep. 1967

封面圖案是一個難民營中的孩子飢渴地從一個廢棄的石油罐裡吸水,石油、水、阿拉伯難民在中東戰爭中被無情地緊緊聯繫在一起。相關文章是《but what do we do about the Arabs》:

美國意識到,這場戰爭是他們對自己在中東地區要實現的目標進行現實而全面的重新評價的契機。利害關係很重大,因為石油是不可替代的,如果阿拉伯人無處求助,那麼蘇聯在該地區的主導地位將延續。美國面臨著兩個複雜問題:與以色列的親密關係以及阿拉伯世界內部對美的敵意和懷疑。美國需要做的是,鼓勵經濟發展,幫助阿拉伯人重拾自尊,並獲得與他們的敵人平等的地位。以色列在處於強勢地位的談判中,肯在領土和難民問題上做出一些有意義的讓步,為該地區的和平做出了貢獻,也保證了以色列自身的安全,這在美國看來是可喜的。

 

 

9月分了兩期,下半月刊的主要內容是對國外企業的Top200排名,以下是前十位及它們的所在國和所處行業:

Firms

country

industry

Royal Dutch/shell

Netherlands-Britain

Petroleum products, chemicals

Unilever

Britain-Netherlands

Food, fat oil, soap

British Petroleum

Britain

Petroleum products

Volkswagenwerk

Germany

Automobiles

ICI

Britain

Chemicals, metals

National Coal Board

Britain

Coal

Philips' 

Netherlands

Electrical appliances

Siemens

Germany

Electrical equipment

Montecatini Edison

Italy

Chemicals, synthetic fibers

Nestle

Switzerland

Food products

美、英、德、法四個國家佔了整個非社會主義世界工業總產出的2/3,但似乎停下了它們增長的腳步。當然,這並不會帶來世界性的經濟衰退,因為美國的增速減緩是溫和的,日本和意大利的繁榮仍在繼續,但形勢依然嚴峻,因為德國陷入了全面的衰退,且這是具有傳染性的(通過Common Market)。


FORTUNE Jul Sep 1967 Elaine 信璞 上海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39889

FORTUNE (Oct. ~ Dec. 1967) Elaine 信璞上海

http://blog.sina.com.cn/s/blog_a3453d2201016oo2.html

Oct. 1967

封面描繪的是正午時刻,大量客戶湧進Mellon National Bank Trust Co.的場景,相關文章是《the Mellons of Pittsburgh》:

1870年,Thomas Mellon離開法官之位,開辦了自己的銀行,並懷拽著建立一個商業帝國的夢想。今天Mellons家族已經成為美國最富有的家族之一,總財富超過30億美元,他們設立了5家大公司,由家族利益完全支配。同時,他們還擁有海灣石油、Alcoa、Koppers和Carborundum公司20%-30%的股票,Mellon National Bank還持有第一波士頓銀行和通用再保險公司大量股權和240250股通用汽車的股票。

Thomas出生於北愛爾蘭的一個農場,現在家族財富的管理者Paul和Richard是他的孫子,他們也只不過是家族中出生在美國的第二代人,文章介紹了他們的第一桶金、財富的增殖和匹茲堡這個工業的中心地帶的歷史。

 


FORTUNE Oct Dec 1967 Elaine 信璞 上海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39890

FORTUNE(Apr.~Jun.1969) Elaine 信璞上海

http://blog.sina.com.cn/s/blog_a3453d2201017eib.html

Apr. 1969

本期的封面文章是《The Chemical Industry Pushes into HostileCountry》:

在試圖擴大海外市場銷售額的過程中,美國化學工業遭遇了歐洲公司的激烈競爭,現在又面臨日益增長的來自日本的競爭。一些美國化學品公司已經在歐洲建立了運營部門,然而,歐洲大型的聯合企業,諸如 I.C.I.BayerMontecatini Edison,仍然在本國市場保持領軍地位。美國一家化學企業的CEO嘆息道:「說我們將要走向國際是一回事,而實現這一遠大抱負則是另一回事」。當前,歐美的石油公司都在介入石油化工產業,以在中東政府的壓榨和威脅其作為主要能源生產商的長期地位的核能的競爭中,尋找新的利潤來源。在艱難的競爭中,美國化學品公司正在使用各種策略,包括專業化和新型的管理。

 

May1st 1969

本期無對應封面文章。

本期的一篇重要文章是《Why Rain Fell on 「Automatic」 Sprinkler》

一位對沖基金投資經理說:「在所有運營著一家企業集團的人中,Automatic SprinklerFiggie是那種人人都認為他知道自己在幹什麼的人」。僅僅在五年間,粗脖子、現年45歲的Harry Figgie Jr. 就將Automatic Sprinkler的銷售額從2272.6萬美元提升至3.25億美元,同時收購了20多家公司,產品涵蓋從消防車到棒球手套的各種類別。Figgie揚言,每年20%-40%的增長率是正常的,股價上升至每股74美元。突然,收入跌入谷底,EPS1967年的1.43美元降至1968年的10美分,股價也應勢跌至19美元。

Automatic Sprinkler是研究一個企業集團如何步入歧途的很有價值的案例。Figgie收購的速度太快,無法保證充分的調查。最後證明,一些匆忙收購的公司極不穩定,而坐鎮總部的人又無一有意集中精力將它們帶上正軌。Figgie確實有出眾的管理才能,但是管理一家中型企業和撲滅一個企業帝國處處燃起的火苗是完全不一樣的。

 

May15th 1969

本期的封面文章是財富五百強排名。

本期的一篇有趣的文章是《Some of Tomorrow's New Products: a 1975Sampler》:

如果500強的R&D部門運營順利,自動化、計算機在日常任務中的應用將會在未來6年中出現。到1975年,第一輛蒸汽驅動的小汽車有望面世,為我們的城市重獲新鮮空氣帶來了希望;更高效存儲的電池有望出現,可能使得電動汽車挑戰當前的內燃發動機。為促進高速公路的安全性,路旁自動化的監控器將計時、拍照,並向那些超速行駛的車主提出警告。隨著多種多樣的方便食品、完備的環境控制系統(保持室溫和濕度的恆定)、甚至全自動的管家(為日常家務安排計劃表)的出現,人們的家庭生活將變得無憂無慮。

P.S.想像很美好、很誘人,不過好像除了食物那一條,其他都沒實現吧。。。

 

Jun.1969

本期的封面文章是《The Fabulous House of Kleberg: a World of Cattle andGrass》:

擁有著美國最廣闊的土地,德克薩斯的王牧場(the King Ranch of Texas)正以德州規模向海外擴張。它的所有者是Kleberg家族,他們控制的土地面積大於世界上任何一個家族,並且運營者全世界最大的牛養殖場。他們從王牧場的鑽井油田獲得收入,投資於澳大利亞和南美。

除了來自石油的利潤,支持他們海外擴張的還有帝國統治者 Robert Justus KlebergJr. 創造的肉牛新品種——Santa Gertrudis(聖熱特魯迪斯牛)。它們能在炎熱的氣候中的長大、養肥。20世紀50年代早期,Kleberg就將一群聖熱特魯迪斯牛帶到接近沙漠氣候的澳大利亞大牧場養殖,隨著牛群的不斷繁殖,他租賃或購買了越來越多的土地,最後擴展至澳大利亞北部海岸的叢林,那裡牧草肥沃,於是他又開闢了新的牧場,從某種意義上來說,這些草地甚至比聖熱特魯迪斯牛本身更值錢。

 

FORTUNE Apr Jun 1969 Elaine 信璞 上海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40337

FORTUNE (Oct.~Dec. 1968) Elaine 信璞上海

http://blog.sina.com.cn/s/blog_a3453d2201017cib.html

Oct. 1968

本期的封面文章是《O Say Can You SeeTheCrisis in Our National Perception》:

每一週,這個國家最重大的一個問題都會越來越清晰地浮現在我們的腦海——跟與越南、貧窮、種族、法律和秩序相關的問題在某些方面同樣嚴肅——那就是一種持續的悲觀感,一種對未來渺茫的國民感知,這種感知正引導人們構建起歷史上完全不可想像的思維框架。我們感覺置身在嚴重道德危機中,我們對共和的生存能力抱有懷疑,我們眼看著理想漸漸破滅——在大量相左的客觀證據面前。舉例來說,許多新的自我懷疑,與我們假定的、在大型非個人機構面前的無助感有關。實際上,歷史上從未有如此多的民眾積極地參與到政治中來。西部最古老的機構——the Roman Catholic Church——已開始重建個體的重要性。機構正處在根本性的變革中,給予個人更寬廣的視野和自由。這種「黑暗感知」並不是國民意識的第一次扭曲,早在十年前,相反的「光明感知」就引導人們錯誤地積極看待所有事件。我們現在急切需要的是「清晰感知」,也許,走向這一感知的起點是意識到,我們正在經歷痛苦的革命,期望在機構和個人(即機構服務的對象)之間尋找平衡。

 

Nov.1968

本期的封面文章是《The Special Case of Specialty Steels》:

一小群特種鋼公司——LatrobeCarpenterAllegheny LudlumCyclopsCruciole——正在散發著令大噸級鋼企豔羨的光彩。去年,Carpenter獲得了17.3%的投入資本回報率,比美國鋼鐵不值一提的ROIC的三倍還要高。這些公司並沒有採取任何措施規避鋼鐵行業的通病——顯著上升的人工成本——但它們確實指明了避免一些問題的道路。它們為原子反應堆生產不鏽鋼,為噴氣式飛機引擎生產超合金(高耐熱),為機器加工車間生產工具鋼,在這些過程中,要價可高達每磅7美元。對於高科技和定製工作的專注,使得它們受進口衝擊的影響較小,而小型的規模和多樣化的產品線又使得它們免於遭受政府的定價壓力。同樣重要的是,特種鋼生產者是將其產品賣給經濟中的增長型行業,如航空業、電子工業等。

 

Dec.1968

本期的封面文章是《The Unchecked Power of the BuildingTrades》:

未來10年,房屋需求年增長率有望達到50%,在這樣的時代背景下,美國建築業卻被其最強大的寡頭壟斷組織——房屋工會(the building trades)——致殘了。總的來看,一萬多家本地公司正在使一個800億美元產值的行業走向殘疾,這一數值佔了美國當時GNP的十分之一。它們通過限制性的僱傭條款和陳舊的學徒制,阻止了這一行業勞動力的自然增長。同時,它們排斥銲接、組合、裝配成分的使用,導致了過高的工資需求(一些熟練的木匠每小時可獲得12美元工資),超出了生產力提升帶來的任何收益,由此導致的通脹壓力在任何地方都可感知。

只有行業和政府挑戰這種顯而易見的權力濫用,工會的壟斷才可能被打破。幾乎是肯定的,這種挑戰會帶來外傷,歷時長久、成本高昂的罷工是不可避免的。但是,重組必須包含徹底的變革,廢除工會僱傭廳(union hiring hall),建立仲裁委員會。


FORTUNE Oct Dec 1968 Elaine 信璞 上海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40340

FORTUNE (Sep.~Dec.1969) Elaine 信璞上海

http://blog.sina.com.cn/s/blog_a3453d2201017hnq.html

Sep.1969

本期無對應封面文章。

本期的一篇重要文章是《The View from the Pinnacle》:

美國最大型公司的CEO們在決定世界的經濟甚至政治命運上起著顯著的作用,為集合它們的態度和觀點,FORTUNEDaniel Yankelovich公司(紐約的一家態度研究公司)共同發起了一項名為財富500調查的活動,持續觀察美國公司領導人的觀點。

    第一項調查的結果表明,頂尖美國公司的高管們更具有國際頭腦、對社會事務更加敏感、比他們的前輩們都更清醒地理解一個充分就業的經濟的需求。舉例來說,他們中的94%都在開展對長期失業人員的培訓項目。他們認為,越南戰爭是美國當前面臨的最緊迫問題,而成本價格雙重壓力(cost-price squeeze)是商界面臨的最大難題。公司高管們相信,尼克松是一位好總統,通貨膨脹能夠在不造成經濟下滑的前提下得到抑制,繼續徵收10%的附加稅也是必要的。但是,企業將在70年代面臨重要的轉折點,屆時,企業將被迫擴大經營範圍,在追求利潤的同時,將經營目標擴展至社會層面。這種在基本原則上的轉變將給商界帶來困惑,甚至混亂。

 

Oct.1969

本期的封面文章是《Labor 1970: Angry, Aggressive,Acquisitive》:

一場爆炸性的、史詩般的正面交鋒正在管理層與勞工間形成。在經濟緊縮近在咫尺之時,五大主要產業——電氣製造業、汽車業、肉類加工業、橡膠工業和貨車運輸業——必須面對以火箭速度增長的工資尋求,工會將進行新的2-3年期合同談判。美國已經受通貨膨脹的嚴重困擾,再加上勞資衝突,這樣會很危險。

即使公司給出了破紀錄的出價,也不一定能保證大型罷工不會發生。普通的工會成員,不安於爭取黑人權利的革命,時刻關注其他地區勞工糾紛的解決進程,因此越來越傾向於拒絕已談妥的合同。他們的不滿在某種程度上是合理的。在一種計算方法下,美國工人當前的平均實際工資比四年前的這一數值還要低。然而,新一輪的昂貴解決方案將把美國帶入最糟糕的境地:伴隨著持續通貨膨脹的經濟下滑。

 

Nov.1969

本期的封面文章是《Not Enough Gas in the Pipelines》:

過去十年以來,天然氣行業發展迅速,現在美國1/3的能源需求均來源於天然氣。然而,勘探鑽井工作趨於平穩。新技術、日益增加的來自加拿大的天然氣進口、和越來越多運自海外的液化氣都是可以預見的,但所有這些似乎都不可能阻止七十年代的天然氣緊缺。

天然氣生產商爭論道,它們鑽井的熱情被長達十年的價格回落和聯邦能源委員會的退款(refund)要求嚴重打擊,這一監管規定始於1954年,是最高法院的一個突然決定。然而,只要行業內部人士嚴密保守其經營數據,FPC的固定價格限制就無異於憑空臆想。監管被證實是及其困難的,而且很可能會抑制生產率的提高,現在是時候想想監管是否該退出了。

 

Dec.1969

本期的封面文章是《The World's Fastest Growing Auto Company》:

突然之間,一家日本的公司開始挑戰美國和歐洲在汽車行業的統治地位。這名競爭者是豐田,與其並肩的還有菲亞特,其銷售額居世界第五位。

在一些標準下,豐田可以被認定為世界上最高效的汽車公司,它的經理人富有想像力和靈活性。他們堅守極其小心的財務管理策略的同時,給予了資本投資很大的比例。他們富有遠見的營銷政策,使其建立了強大的經銷商網絡。它們的勞動者是當前主要汽車生產商中生產率最高的,勞資關係無比和諧(十年內從未發生罷工)。在工資水平顯著上升,達到美國的水平已經指日可待的時候,時刻保持警惕備戰狀態似乎是多餘的。與它們的自我懷疑相反,豐田逐漸積累的競爭優勢,是日本汽車工業已經強大到無懼開放競爭的地步的例證——豐田顯然不再需要單邊的關稅保護了。

FORTUNE Sep Dec 1969 Elaine 信璞 上海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40741

FORTUNE (Jul.~Aug.1969) Elaine 信璞上海

http://blog.sina.com.cn/s/blog_a3453d2201017gyq.html

Jul. 1969

本期的封面文章是《Why Companies Still Bet on Expansion》:

對於今年公司資本開支的驚人增長的一個普通解釋是,通貨膨脹。這一論點認為,商人期望工廠和設備的價格將在未來上漲,所以即使存在過剩產能,仍要在漲價之前大力擴張。但是,FORTUNE記者採訪了36家計劃本年大增資本支出的企業的高管們,得到了完全不同的解釋。雖然整個製造業的產能利用率約等於84%,但許多小企業正在增加產能,因為在某些生產線上它們的利用率達到了100%。其他企業增加資本開支的目的可能是建設新工廠,從而生產新產品。建築材料製造商們已經為預期的房地產市場繁榮做了充足準備。

但是,雖然各家公司進行資本投資的原因各不相同,它們無一與整體經濟是絕緣的。調查顯示,本年的的早些月份,資本支出計劃被削減了不少,並且可能進一步削減,因為政府正在努力遏制通貨膨脹拖累實體經濟。

 

Aug.1st 1969

本期的封面文章是《Military Industrial Complex——Russian Style》:

在長達十年的集中努力之後,蘇聯終於取得了歷史性的成就:在戰略上與美國對等。陸軍人數,蘇聯擁有347萬,美國擁有348.7萬;洲際導彈數量,蘇聯擁有1035枚,美國擁有1054枚;蘇聯的遠航海軍數量也以飛快的速度和驚人的戰鬥力接近美國海軍艦隊。對捷克斯洛伐克的閃電入侵昭示了蘇聯軍隊執行命令的熟練和清晰程度。但是,從另一方面來說,蘇聯的後勤和空軍還是相對落後的。

總的來說,如果剔除美國在越南的支出,蘇聯的國防開支已經逼近美國。同時,自1964年以來,蘇聯能始終保持7.5%的人均可支配收入增長。但是,蘇聯的生活標準依然相對原始,並且莫斯科對於技術密集型產品的支出可能已經達到了其絕對極限。美國情報機關的估計表明,在未來五年內,俄羅斯可能在策略性武器上超越美國。他們能否在消費品供給不出現急劇下降,同時不造成內部政治爭端的同時,繼續之前的發展速度,是當前的熱點議題。

 

Aug.15th 1969

本期的封面文章是《Riches Under the Earth's Crust》:

採礦業,世界最古老、最基礎的一個行業,其原則自從中世紀以來幾乎一直保持不變。然而,現在,影響其他行業的社會根本變化最終作用到了採礦業上。伴隨著新型複雜方法的是對於一個庇護賭徒和利己主義者的行業的專業化管理的出現。但是,眾多小公司依然存在,行業巨人Kennecott Copper也是需要遠東的眾多中型公司來平衡的。外國藝術家的雕塑和展現採礦業昏暗世界的攝影都展現了一個多樣化的行業。
FORTUNE Jul Aug 1969 Elaine 信璞 上海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40742

FORTUNE (Jan.~Mar.1970) Elaine 信璞上海

http://blog.sina.com.cn/s/blog_a3453d2201017ncm.html

Jan. 1970

本期的封面文章是《Better Care at less Cost WithoutMiracles》:

受迅猛發展而難以控制的醫療費用的困擾,大多數美國人支持某種形式的國民健康保險,但這並不會降低成本增長的速度,真正需要的是醫療系統的一次徹底改革。聯邦政府支付了當前醫療費用的很大比例,它應該鼓勵建立更高效的醫療體系,尤其是團體實踐計劃。這種計劃允許各類專家集聚一堂,共同工作。醫生們獲得相對穩定的年收入,加上獎金,並通過薪資安排激勵他們避免使用不必要的治療,在提供更好的醫療服務的同時控制支出。

同時,私人保險公司應該開始更堅定地挑戰這種高醫療費用,保險覆蓋面應該延伸至包括所有形式的治療,而不是在當前的支出誘導模式下,更大程度地對住院治療提供保險。如果沒有這些改革,醫療服務的質量將永遠得不到提高,越來越高的成本無益於甚至會有害於疾病的治癒。

 

Feb. 1970

本期的封面文章是《How to Think About the Environment》:

對污染的日益恐慌是合乎情理的,但是恐慌本身並不能清潔環境,尋找諸如資本主義、技術或者「體制」之類的替罪羊同樣於事無補,因為所有的美國人都是污染者,其他的經濟體,比如日本和俄羅斯,它們的環境狀況也沒有好到哪裡去。

西方人鑽研問題的能力,以及他們不到解決誓不放棄的毅力,促成了物質上的極大進步。但是,這種專注於某一事物的能力使得科學家們忽略了他們焦點以外的那些東西,政府官員們也不在乎他們管轄範圍外的任何問題。結果是,社會越來越不團結,分隔越來越嚴重。我們越來越需要一個「整合者」,在更廣闊的背景下思考問題,並且能夠在技術進步產生負外部效應時儘早提出警告。

 

Mar. 1970

本期的封面文章是《There'll Be Less Leisure Than You Think》:

美國的經濟會永久增長?主要的遺留問題是如何分配財富和閒暇時間?不,這些都是錯覺。並非人人都能買到他需要或者想要的。未來,控制污染、重建城市、提供豐富的醫療服務和教育將向我們的資源提出巨額的挑戰。只有生產率保持當前的增長速度,我們才能做任何我們想做的事。

但是,生產率增長是可能停滯的,因為僱傭勞動力正大量而迅速地從製造業轉移到服務業。到1980年,服務業(包括政府部門層面)將僱傭全美2/3的勞動力。然而,服務業生產率的增速只有經濟中其他行業的一半。因此,前景是這樣的:要滿足整個國家日益增長的需求和慾望,所有可獲得的人力資源都將被吸收,在將來的很長一段時間內,我們可能都要像原來一樣努力工作。

FORTUNE Jan Mar 1970 Elaine 信璞 上海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41250

FORTUNE (Apr.~Jun.1970) Elaine 信璞上海

http://blog.sina.com.cn/s/blog_a3453d2201017nzt.html

Apr.1970

本期無對應封面文章,本期的一篇重要文章是《The Coming Shake-up inTelecommunication》:

單調乏味的電信業正處於歷史性巨變的邊緣。塵埃落定之時,這一年產值達190億美元的產業將形成新一代的企業家集團,代替過去以幾傢俬人企業主導的模式。美國的電信網絡——包括A.T.&T.全長7億英里的電線、電纜和微波中繼——主要為電話和電報服務。而今,經濟的發展和技術的進步(尤其是計算機的出現)正迫使行業重組。

聯邦通訊委員會、國會和白宮正在為複雜的政策制定問題商議對策:

1)  在不危及基本電話系統的前提下,允許多大程度以及哪種類型的公共事業競爭?

2)  國內需要建造多少枚通信衛星?由誰造?

3)  有線電視網絡將以多遠的距離和多快的速度擴張?

4)  無線電頻率該怎樣重新分配?

 

Mar.1970

本期的封面文章是《The 500 Largest U.S. IndustrialCorporations》:

「前進」和「上升」可以大概地描述500強在1969年的表現。總體而言,它們創造了排名以來銷售收入的最大增幅之一,但是,增長9.7%4447億美元的業績很大程度源於通貨膨脹。對於位於榜單靠後的企業,情形則更不樂觀,由於成本的失控和華盛頓的政策限制,它們的利潤與1968年相比幾乎毫無增長,銷售利潤率的中位數甚至下降了4個百分點。

如果非要給「規模」定性,那麼,這是障礙——最大的500家公司的銷售增長率低於平均數。在榜單的最頂端,I.T.T(International Telephone &Telegraph)取代美國鋼鐵,首次躋身前十,而後者則落到了第12位。在這些巨無霸中,I.T.T記錄了最高的利潤增幅(21.6%)。形成鮮明對比的是,汽車巨頭克萊斯勒報告了高達70%的利潤下滑,和它遭遇相同悲慘命運的是Ling-Temco-Vought,虧損3829.4萬美元。

這十年間,辦公機械行業處於成長階段,Control Data公司獲得了最快的增長率(年均48%),Xerox緊隨其後。而去年排名第三的L-T-V,今年計算的十年增速已經是負值了。

 

Jun.1970

本期的封面文章是《Who Wants General Dynamics?Henry Crown, That'sWho》:

1969年,General Dynamics公司(現為世界第四大國防承包商)在創造了250億美元銷售收入僅僅盈利250萬美元。上個月,它避免了一場公司控制權的爭奪戰。現在,它處於有史以來最不易的管理聯盟的掌控下。聯盟的一方是Henry Crown73歲,於1966年被迫離開公司,但現在領導著一個集團控制了G.D.普通股的18%Crown是新的執行政策委員會的主席。聯盟的另一方是Roger Lewis58歲,是四年前Crown被擠出公司的始作俑者;現在Lewis依然是公司的總裁、首席執行官和董事長。

即使沒有這次管理層的騷亂,G.D.的前景也是十分不確定的。一些附屬公司和部門依然創造利潤,但公司已遇到了諸多方面的問題。Convair部門是賺錢的,但很容易受航空業動盪的負面影響;G.D.的造船部門已連續三年減記稅收,總額達2.37億美元,主要原因是Quincy的巨額虧損,1963LewisBethlehem Steel500萬美元的價格買進這項業務時,它看起來還是被低估的。然而,最大的問題籠罩在G.D.慶祝其簽訂的F-111合同的喜慶氣氛下,這一機型存在的問題與流傳中的一樣多。

FORTUNE Apr Jun 1970 Elaine 信璞 上海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41252

FORTUNE (Jul.~Sep.1970) Elaine 信璞上海

http://blog.sina.com.cn/s/blog_a3453d2201017q0p.html

Jul. 1970

本期的封面文章是《Richard Nixon's Very Personal WhiteHouse》:

Richard Milhous Nixon一直以來都扮演著一個私人的角色,他所主持的白宮也秉承著這一風格。在指揮一群高度個性化、沉默而高效的幕僚時,他保持公正明斷的態度。與他最為親近的有三個人,這一小圈子有時被戲稱為「柏林牆」:Harry Robbins Haldeman,他比其他任何人對總統日常工作的影響都大;Henry Kissinger,哈佛教授,同時擔任尼克松的首席外交事務諮詢官;John Ehrlichman,來自西雅圖的律師,在國內事務中扮演著越來越突出的角色。這三人領銜了548人的幕僚團,並且密切關注任何可能影響總統關鍵利益的事件。

尼克松的助手們拒絕承認流傳已久的將總統與外部世界割裂的控告,他們聲稱,尼克松在宣佈入侵柬埔寨之前,一直通過白宮日誌與數百民眾保持著聯繫。但是,白宮工作人員在通往政界的道路上還顯得太嫩,他們還沒有掌握消除聯邦官僚主義的藝術和與各色各樣的國會議員的相處之道。

 

Aug.1970

本期的主要內容是對美國之外的最大200家公司的排名,1969年,歐洲和日本公司的表現遠強於美國公司。

本期一篇有趣的文章是《The Offshore Funds Are in DangerousWaters》:

Bernie CornfeldInvestors Overseas ServicesI.O.S.)的崩潰結束了超過350家離岸基金的繁榮年代,在它們短暫的監管真空時光裡,這些基金建立了超過六十億美元的資產(6月時I.O.S.曾擁有18億美元總資產)。它們將錢從節儉的歐洲人的床墊下轉移到世界資本市場上——主要是華爾街——用於生產活動,同時激勵歐洲複雜而緊密關聯的金融機構參與競爭。

除了以上兩點積極效應以外,許多基金遊走在法律的邊緣,其中一些的創始人則是背景可疑的美國人。它們提供給投資者很少的信息,不僅很少,有時還是誤導性的。充滿懷疑的投資者和日益覺醒的歐洲政府終於決定幹涉這些毫無監管的基金了。

 

Sep. 1970

本期的封面文章是《It Pays to Wake Up the Blue-CollarWorker》:

「我就是特別喜歡這個地方,我認為這裡好極了」,一位名叫Ruth Moulton的美國人如是說,她並不是在讚美塔霍湖的壯麗風景,而是在形容她的工作——位於馬薩諸塞州的MedfieldCorning Glass Works的一名裝配工。當然,沒有多少藍領工人和她有同樣的感受。如今,一些富有想像力的製造商們成為了努力提高裝配線工人勞動積極性的先鋒。他們的關注有可靠的經濟學理由:一個快樂的商店才是一個多產的商店,缺勤率下降了,而工藝水平提升了。

縱然創新者們的一些路徑毫無成效,偶爾還會帶來麻煩,但是其他路徑都被證明是值得的,其中最有用的是:在決定某項工作該怎麼做之前,先聽取工人們的意見。這一規則在新型的或者小型的(經常是非工會的)公司實施得最為成功。

FORTUNE Jul Sep 1970 Elaine 信璞 上海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41766

2012-12-26 平安銀行 Elaine 信璞上海

http://blog.sina.com.cn/s/blog_a3453d2201017wcc.html'
 之前電腦出了點問題,所以今天上午才把華夏貼在論壇上,然後開始新的銀行,深證的第一支股票,曾經的深發展,現在已經更名為平安銀行。官網和交易所的網站只有00年之後的數據,對之前的情況無法詳細瞭解,應該是經營得比較爛吧。04年新橋入主深發展,成為大股東,深發展也就成為中國境內稀有的外資控股的銀行。09年新橋成功退出,中國平安接盤,直到2012年完成吸收合併事宜,上市公司也被更名。因為對兼併收購比較感興趣,所以一不小心多看了幾眼。。。從網上截了個圖:
2012-12-26 <wbr>平安银行 <wbr>Elaine
  研究了好久,感覺過程好複雜,資本運作真是個特別糾結的東西。還有,新橋作為PE,在作為深發展大股東的5年間,不知道對其有積極還是消極的作用,會不會像玩絲漣的KKR一樣呢?有待考證。
  
2012 12 26 平安 銀行 Elaine 信璞 上海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42068

FORTUNE(Oct.~Dec.1970) Elaine 信璞上海

http://blog.sina.com.cn/s/blog_a3453d22010185v8.html

Oct. 1970

本期的封面文章是《G.E.』s Costly Ventures into the Future》:

全世界最大、最多元化的工業企業集團近年來上交了一份暗淡的業績答卷。問題與先進技術相關,而這本是G.E.最為擅長的領域。公司在核能上的嘗試損失了將近2億美元,在爭奪計算機行業第二位而以失敗告終的過程中也代價昂貴。現在,G.E.已經削減了其在計算機領域的份額,並期望核能在明年首次盈利。另一項在先進技術方面的賭注——噴氣式飛機引擎——似乎前景無限。董事長 Fred J. Borch 必須繼續尋找新的征服目標,雖然在他的三項大手筆投資中,還沒有一筆達到了回報的底線。

問題在於,當G.E.進入需要新技術、富有想像力的商業方法和長遠的展望的市場時,最高管理層並沒有燃起熱情。自相矛盾的是,這一以未來為導向的公司對50年代形成的管理準則有極大的依賴。更進一步,在公司的日常運營和管理層激勵計劃中,公司傾向於獎勵短期績效。G.E.信奉經理人輪換制,其理論依據是它為經理人提供了更廣泛的經驗,且有利於避免他們產生厭煩情緒。但實踐中,這一政策浪費了一些哈佛教授稱之為「世界上最偉大的非流動軍隊」的優勢。

 

Nov. 1970

本期的封面文章是《The Armed Forces' Reluctant Retrenchment》:

預算壓力,國會氣氛的變化,尼克松當局的策略性假設,三者的聯合作用使得軍隊不得不接受一場痛苦的開支削減。其產生的一個效應是,就業指導官員對於未來抱悲觀和不確定態度。今年9月,當五角大樓的首長們一致建議總統,避免捲入本可能成為開放性戰爭的約旦問題時,軍方的新氣氛就已經得到了戲劇化的體現。

白宮的戰略專家們現在希望美國的同盟們能承擔起各自的國防任務,以減少美國駐外的軍隊開支。這一策略的前提是,俄羅斯和中國不可能聯合起來攻打美國。因此,美國得以在削減傳統軍隊開支的同時,充實戰略性核武器的研發。

軍方的不如意還表現在顯著降低的延長服役期限率和不具有吸引力的軍官保留率上,即使是對於那些諸如西點軍校畢業生的精英團體也是如此。高級軍官對媒體的批評十分敏感——Fitzhugh將五角大樓描繪成「無組織的腫塊」。接下來的工作是,重新定義他們在可信的現代詞彙中的角色,並且在一個通過系統分析和對稀有的國家資源的競爭中捍衛它。

 

Dec. 1970

本期的封面文章是《「Ostpolitik」:TheEra of Negotiation in Europe》:

Ostpolitik:(西方國家的東方政策)

去年八月莫斯科條約簽署,時值柏林牆建成9週年,時任西德總理Willy Brandt在跨越冷戰的鴻溝上邁出了大膽的一步。文件的核心是,西德接受1945年被紅軍打敗後劃定的邊界,兩黨均放棄保有軍隊。條約還需要得到Bundestag(西德聯邦議會)的批准,直到柏林方面達成新的保證書協議後再予以實施。

通過接受歐洲的現狀,Brandt政府進而改變了它。波恩已經獲得了策略上的自由,它將憑藉此項自由與共產黨集團國家建立正常關係。外交上的紐帶將帶來迅速擴大的貿易和文化交流。當西歐最為強大的國家快速走向經濟統一之時,西德將獲得巨大的競爭優勢。但是Brandt的東方政策要獲得成功,就必須與它的同盟策略結合起來。一位西方外交家評論道,如果歐洲沒有美國的軍隊和其核武器的保護,東方政策將大敗。


P.S.看馬虎虎看煩了,翻了幾篇FORTUNE,貼上來。

FORTUNE Oct Dec 1970 Elaine 信璞 上海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42499

20130118 工作記錄 Elaine 信璞上海

http://blog.sina.com.cn/s/blog_a3453d2201018e8p.html
 今天上午整理了貸款質量的情況,下午請假去某證券旁聽了一次小會,主題是財富管理部門可以給客戶推薦什麼業務。第一位發言人講的是套利,他說股指期貨套利主要分為期現套利和跨期套利兩類,而後者基本由機構控制,通過模塊程序化發現機會、實現交易。普通個人投資者只能參與後者,然後陳述了一下可轉債套利和ETF套利的方式,聽起來似乎不錯。接下來的發言人分別講了公用事業、農林牧副漁業、美國金融業的情況,強調了環保主題表現搶眼,美國經濟復甦迅速,各大金融機構比如摩根大通、富國的收入都創了新高,因此美股也具有一定的推薦投資價值。最後講的是去年債券市場的情況,比較震驚,某些一級債基的收益率居然超過了10%,而且大部分收益都遠高於同期無風險利率。看到ppt裡提到「山東海龍信用債如期兌付刺激了債券市場的繁榮」,呵呵。。。
20130118 工作 記錄 Elaine 信璞 上海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42965

20130129 工作記錄 Elaine 信璞上海

http://blog.sina.com.cn/s/blog_a3453d2201018m85.html
   今天下了一些研報,看了很多篇博文,還沒怎麼整理,待會回去再看看。
   記下最後一篇博文上看到的一個小故事:巴菲特和比爾蓋茨接受一所著名大學的學生提問時,被問到「如果你們有重大的決策需要找人商量,一般你們會去找誰?」比爾蓋茨認真回答了很長一段時間,巴菲特的回答卻很簡短「一般這時候我會去照鏡子」。獨立思考,有效地處理吸收大量的信息,形成自己的觀點和理念並且堅持下去,該是一項很強大的能力吧,學習!
   一直在看銀行,但是感覺只是看的報表上的數據,沒有深入到經營的本質上,看不出什麼特殊的東西,很沮喪。上午跟林師兄討論了一下,發現對同業業務、票據業務等等還有很多疑問,決定回家之後先把銀監會對銀行的各項具體監管措施都扒出來,整理一下,看看能否依據監管準則揣測某些銀行的某些創新的動機,在這裡先mark一下,省得回家就偷懶不做了。
   回去要看看巴菲特的信,沉靜一下浮躁的心,不能被今天看到的各方觀點弄迷糊了。
20130129 工作 記錄 Elaine 信璞 上海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43512

20130130 工作記錄 Elaine 信璞上海

http://blog.sina.com.cn/s/blog_a3453d2201018n3z.html
今天整理了關於影子銀行和利率市場化的一些東西,對銀行的理解似乎加深了一點點。
  「影子銀行」這個詞出現以來,一直沒有一個統一的定義,王華慶老師給我們上課講金融監管專題的時候,特別提到過這個概念,引用的是金融穩定理事會的定義「銀行監管體系之外,可能引發系統性風險和監管套利等問題的信用中介體系」,這跟當前很多機構的界定差異很大呢。銀行表外資產也是計入風險資產的,只是有個轉化係數,那麼是不是說它的風險已經在銀行資本覆蓋下了呢?那麼,關於影子銀行風險的討論焦點應該在信託公司、小額貸款公司和民間借貸問題上,而不是商業銀行咯?對於商業銀行來說,與影子銀行這個概念及其隱含的風險有關的基本都在PBoC監控範圍之內,包括委託貸款、信託貸款、未貼現銀行承兌匯票,明天好好扒扒。有博文提到,券商開始大量參與影子銀行業務,它們的風險應該比銀行大吧。
  利率市場化是解決影子銀行問題的一種可能方法,明天追蹤一下這方面進程如何,什麼時候可能真正實現。感覺市場定價對銀行的影響還是會比較大的,淨利息收入在銀行營業收入中的佔比基本都在80%以上,價格管制放開,經濟學上可以促成資源更有效率地分配,理論上全社會的總效用應該是增加的,只不過銀行要放點血了。如果要保持利潤的高速增長,銀行可能會更依賴創新,也許那時候各家銀行的特色才會體現出來,銀行業績出現分化,才更有利於我們看清哪個才是好的投資標的吧。好像老巴投資富國就是在美國金融監管放開之後,好企業還是需要時間檢驗的,如果利率市場化早早到來,不失為我們考驗銀行的好機會。
20130130 工作 記錄 Elaine 信璞 上海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43514

20130227 工作記錄 Elaine 信璞上海

http://blog.sina.com.cn/s/blog_a3453d22010197a3.html

開始看重慶農商行。這是一家H股上市銀行,前身為重慶市農村信用社,成立於1951年,至今已有60多年的歷史。2008629日,重慶農村商業銀行正式掛牌成立,成為繼上海和北京之後全國第三家、中西部首家省級農村商業銀行。20101216日上市後,成為全國首家上市農商行、首家境外上市地方銀行、西部首家上市銀行。

   主要閱讀了上市資料,發現了兩個比較感興趣的問題:

1)重慶。沒有想到重慶農村商業銀行是重慶市資產規模最大、資金實力最強、服務網絡最廣的本土金融機構,也是其最大的涉農貸款銀行、中小企業融資銀行和個人信貸銀行,真是非比尋常!準備接下來扒一扒重慶的經濟情況,看看是什麼樣的腹地支撐起了農商行的發展。

2)縣域金融。作為農商行,縣域金融必然是其重點業務,A股上市銀行除農行外,鮮有將重點放在縣域的,所以一直以來缺乏對這方面信息的瞭解,這次正好可以抓住機會作點補充。

20130227 工作 記錄 Elaine 信璞 上海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53110

20130228 工作記錄 Elaine 信璞上海

http://blog.sina.com.cn/s/blog_a3453d2201019808.html

今天繼續重慶農商行,整理的東西比較雜。

先看一下公司歷史,1951年重慶市首家鄉鎮級農村信用合作社璧山縣獅子鄉信用社成立,1979年國務院將農村信用社劃歸中國農業銀行管理,1996年重慶市農村信用合作社與農行脫離行政隸屬關係,2003年重慶作為全國農村信用合作社改革試點單位之一,將所有鄉鎮級農村信用合作社及縣級農村信用合作社聯合社合併為39家縣級法人實體,即39家農村信用合作聯社,2008年,除武隆縣農村信用合作社聯社外,其餘38家重組改制,設立了重慶市農村商業銀行,也就是現在的這家上市銀行。04-07年期間,經歷了一系列財務重組:2004年央行發行專項票據,置換了22.91億不良貸款;20076月,重慶市政府獲央行7.42億元特別貸款,用以彌補因三峽庫區造成的損失;200711月,收到重慶渝富資產經營管理有限公司10億元人民幣的重慶市政府補助,以置換不良資產;發起人以每股1.6元認購新股份,其中每股0.6元的資本溢價共計36億元,用於核銷不良貸款33.47億元,不良非信貸資產2.53億元。

   其他還沒整理出什麼結果來,下周繼續了。
20130228 工作 記錄 Elaine 信璞 上海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53111

20130304 工作記錄 Elaine 信璞上海

http://blog.sina.com.cn/s/blog_a3453d2201019b31.html

繼續重慶農商行。今天先不寫工作內容了,最近在看《聰明的投資者》,看到關於可轉換證券和認股權證的一章,在這裡分享一下。

從二十世紀六十年代末期開始,可轉換證券和股票期權在美國市場越來越流行。

關於可轉換證券,作者的討論圍繞兩個主要問題:

1)它們的投資機會和風險大小如何

2)其存在對相關普通股的價值產生怎樣的影響

1)——

可轉換證券看似對投資者和債券發行企業都具有特殊優勢,投資者既可以獲得債券或優先股享有的優先保護,也有機會分享普通股急劇上升帶來的好處;而債券發行者則能夠按適度的利息籌集資本,如果轉股,還可以去掉這部分優先債務。但是,天下不可能有免費的午餐,對於投資者而言,在獲取轉換權的同時,通常要在證券的質量或收益或同時在兩方面做出一些重要的讓步;而對於發行人而言,低成本資金的獲得是以放棄普通股股東未來收益增長的一部分為代價的。所以,可轉債是否具有吸引力並不取決於這一形式,而取決於與單只證券相關的所有事實。

另外,在持有可轉換證券時,有一個特殊的兩難選擇問題:持有人應該在小幅上漲後賣出還是繼續持有以等待更大的上漲?當普通股大幅上漲時,證券往往被贖回,那麼持有人是應該將其賣掉還是轉換為普通股繼續保留下去?

作者通過一個例子來說明這個dilemma:假設花100美元購買了利率為6%的債券,該債券可以按25美元的價格轉換成股票,現在股價達到了30美元,從而債券的價值至少為120美元,且債券現在的售價為125美元。如果繼續持有債券,希望價格上漲得更高,那麼,面臨的狀況將類似於普通股股東,因為如果股價下跌,債券也將下跌。一個穩健的投資者可能會說,價格高於125美元後,其頭寸的投機性會太大,因此他將賣出,獲得令人滿意的25%的利潤。但是在許多情況下,持有人按125美元的價格賣出後,股價還在上漲,可轉債價格也在上漲,過早出售讓他懊悔,下一次他可能決定持有到150200美元為止。債券價格上漲到140美元,他不再賣出,隨後市場崩盤,債券價格滑落到80美元,這樣,他又犯了一次錯誤。

這裡的結論是,可轉債誘人的機遇只是一個幻覺,這種交易既存在巨大的獲利機會,也存在出現巨大虧損的可能(除非持有至到期)。

華爾街有一句古老的格言:「永遠不要把可轉換債券進行轉換」,這裡的邏輯是,一旦進行轉換,就喪失了先前擁有的戰略組合,獲取利息的同時,還有可能獲得可觀的價差收益。這有可能使你從投資者轉變為投機者,而且時常是發生在不利的情況下,因為股價已經經歷了大幅上漲。

2)——

許多情況下,可轉換證券的發行都與公司的兼併或新的收購相關。如果是出於這種目的,通常會導致每股普通股報告的預計利潤增加,再加上公司管理層已經證明他們有能力、有信心為股東賺取更多的利潤,所以市場的反應是股價增長。但是有兩種消極的因素不應該被忽略,第一種是,隨著新的轉換權的不斷增加,普通股當期和未來的利潤實際上會被稀釋,這一值可以通過公開信息計算出來;第二種是,對於大多數公司,這種稀釋作用導致的每股數據的下降並不明顯,但是,存在許多例外的公司,它們的危險性在於,這種下降的幅度會很大。

 

股票期權

作者強烈抨擊這一工具,認為它們「憑空捏造出了大量美元『價值』」,將它們類比為紙幣,反對公司對其肆意濫用。

書中提到,金融機構設計了一種標準的籌資方法:出售相同數量的普通股和權證單位,以便按相同的價格購買額外的普通股。這裡的微妙在於,當公司董事會認為有必要發行普通股籌集資本時,普通股股東有優先認購權,並將擁有獲取股息、分享公司成長、選舉等權利。而單獨發行權證時,權證會帶走普通股固有的一部分價值,轉移至獨立的權證中。在資本市場上,如果將普通股和權證組合銷售,通常會獲得更好的市場價格,因為人們沒有認識到,權證的存在降低了普通股的價值,計算每股利潤時也未考慮權證的影響,結果誇大了利潤與公司資本市場價值的實際關係。

對於發行權證的公司而言,它們也並不能獲得額外的資本。首先,公司不可能在權證到期前要求其持有者行使認購權,如果要籌集額外資本,必須以稍低於市場的價格發行股票。在此,權證只會使籌資變得更加複雜(公司不斷向下調整認購價),除了製造出市場價值幻覺之外,股票期權毫無用處。

20130304 工作 記錄 Elaine 信璞 上海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53255

20130306 工作記錄 Elaine 信璞上海

http://blog.sina.com.cn/s/blog_a3453d2201019c79.html

今天整理得差不多了,大致講一下我覺得比較特別的東西。

淨利差、淨利息收益率比較高,上市前三年的淨息差分別為3.06%3.68%4.16%,遠高於同業,而存款成本率和同業相當,這是一項優勢。但是,上市之後,這項優勢有所減弱,2012年上半年淨息差為3.5%,與同業的差距在縮小。當然,這可能跟銀行規模擴大,或者風險控制得更嚴有關。

股東背景。第一大股東渝富資產管理有限公司、第二大股東重慶城市建設投資公司、第四大股東重慶交通旅遊投資集團有限公司都是重慶市政府的地方發展平台,都是重慶國資委下的企業,2010年被爆出的債台高築曾使得重農行的股價大幅下降,這裡是風險所在。

2011年手續費及佣金收入中的「諮詢及顧問費」暴漲,2010年僅為9090萬,2012年上半年也回落到7020萬,而2011年這一數值是4.37億!年報中的解釋是:由於本行根據客戶的不同情況和投融資需求,努力為客戶提供多元化財務顧問服務快速增長。還是覺得這裡不太正常。

20130306 工作 記錄 Elaine 信璞 上海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53270

FORTUNE(Jan.1985) Elaine 信璞上海

http://blog.sina.com.cn/s/blog_a3453d2201019elq.html

Jan.7th,1985

封面文章:Japan's Autocratic Managers

日本企業管理倍受美國高官們欣賞的一個特點是它們的集體規則,然而,越來越多的日本人開始推崇一種類似美國的風格——一人制(one man)。下文通過幾個例子描述了這一轉變。

Boss of Bosses

Ichiro Isoda71歲,住友銀行董事長。在美國大選結束後的第二天,他發表聲明,督促里根著手處理美國的預算和貿易赤字問題,大多數日企高管是不會這麼專橫的。住友銀行是住友集團的主要成員之一,這一集團還擁有日本電氣公司。1982年,Isoda解僱了AsahiBreweries(朝日啤酒)的管理層,前不久又替換了馬自達汽車公司的總裁(Kohei Matsuda是該公司的總裁,同時也是創始人的孫子),這事最令人不快。兩年後,他將馬自達四分之一的股權賣給了亨利福特二世。1977年他上任伊始,住友銀行無人敢於承擔責任,貸款委員會經常批準有疑問的企業貸款,最終又無力挽救它們。Isoda將銀行重組為六個部門,賦予每一位部長無限制的權威,他承諾不會因決策錯誤而懲罰他們,但是會因優柔寡斷而處罰。

Drink to Me Only

Keizo Saji65歲,三得利公司(一家啤酒公司)董事會主席兼總裁。他是日本最和藹可親的統治者,寫了兩本有關酒的書,創立了東京最好的藝術館,熱愛美食、高爾夫、繪畫和熱鬧的群體活動。在公司裡,沒有人敢教他要做什麼。一次,應公司高管的要求,美國以投資銀行家為其找到了一家成熟的白酒公司,適合作為收購對象。在所有人都覺得順理成章之時,Saji一直沒有簽署最後的文件,這件事也因此泡湯。更多的情況下,當別人提出建議時,他總會問五次「why」,問到最後,建議者覺得都被看透到骨髓了。公司是Saji的父親創立的,它因美國軍隊的飢渴而繁榮,他利用公司來追求一些業餘愛好,比如生物醫學、雜誌等。他的想像力吸引了許多年輕人才,今年,文科學生們評選三得利作為他們最希望為之效力的公司。

Mother Stalin

HisaoTsubouchi70歲,與妻子Sumiko共同擁有Kurushimadock集團。其1983年的收入達33億美元,旗下囊括多個造船廠,是日本最大的造船公司,其員工卻很少,只有300名經理人每月直接向他匯報。他的策略是接管困難企業,並想方設法恢復其效率,其收購Sasebo Heavy Industries就是一個例子。

Chain Gang

IsaoNakauchi62歲,Daiei公司(大榮公司,日本最大的連鎖零售商)首席執行官,是一個徹頭徹尾的專制者。他的傲慢無禮使得公司的管理團隊流動速度跟公司存貨相當。不止對公司員工態度惡劣,他還對合作夥伴指手畫腳。他從小孤獨成長,父親是大阪的一名藥劑師,從小教育他不要依賴任何人。戰爭期間,他通過以高於法定價的價格銷售青黴素而暴富,這一行為使他的哥哥和一些其他同夥被逮捕,而他從這一事件中得到的經驗卻是:要賺錢,就必須承擔風險。

他從一家藥店開始,建立了一個包括160家大型超市的帝國,類似彭尼公司。現在他準備開設一些叫做Au Printemps Japon的門店,以合理的價格銷售高檔歐洲時裝。這聽起來是個不錯的概念,但是他太心急了,不久前在銀座開了一家店,僅僅因其主要競爭對手Seiji Tsutsumi也在那開了家店。1984年,銷售收入58億美元,淨利潤卻是負的5100萬美元,他說十年之內這些門店必然盈利,但聽者頗有微詞。

Rail Lord

YoshiakiTsutsumi50歲,是日本依然沿襲的最接近封建專制的人物,他是日本最大的地主之一。他繼承了父親在一家地產發展公司的股權,因此間接持有了Seibu 鐵路公司40%的股權。新年伊始,Seibu鐵路公司的500名高官們被迫5點起床,為老闆的父親送葬。在Yoshiaki看來,員工就像奴隸,他們隨時會被解僱或降級,他們只配在員工食堂而非特殊的高管餐廳就餐,經理們還要輪流為他父親的陵墓守夜。作為一個管理者,他又是盡責的,經常沿途監督鐵路建設,對後來買下的一家棒球俱樂部的佈置也親力親為。

Graveyard Shift

KazuoInamori52歲,東瓷公司總裁。25年間,他將這家公司帶向了蜚聲國內國外的高度,佔有了計算機集成芯片和其他電子設備所需瓷器市場的70%。員工形容這家公司簡直就是軍隊,每天向長官問好,列隊接受長官檢閱。他自認為是一名不算苛刻、強勢但溫和的領導者,但外人看來,沒有人比他更脾氣暴躁、思想開闊。他的員工不可能長大,即使工作了25年,學會的也只是拚命幹活和服從命令。

The Big Chill

SeiuemonInaba59歲,發那科公司(世界最大的數字控制機器製造商)首席執行官。員工不許在上班時間在走廊或街道遊蕩,每天穿鮮豔的黃色制服,郵件交流取代面對面交流。自31歲執掌公司起,他便開始建立自己的威信,但他與其他獨裁者不同,他並沒有伸展到自己不擅長的領域。

Mr. Hurry-up

TakamiTakahashi56歲,Minebea(美蓓亞,世界最大的微型滾珠軸承製造商,同時也是測量儀器、汽車、私人電腦鍵盤製造商)公司總裁。他是個急性子,對於公司的發展也太過心急,在過去5年購買了7家公司,這在收購還不太流行的日本是非比尋常的。

SecurityNotSake

Makoto Iida51歲,Secom(西科姆,一傢俬人報警服務公司)公司主席。從小父親對他要求嚴格,每天向他們灌輸商業理念,而他開版日本第一家安保服務公司的行為也被父親認為是蠻幹,幸好後來他成功了。對待員工,他像父親對待自己一樣要求嚴格,並樹立了U型管理模式,及自己設計新理念,然後交由下屬精煉,再反饋給他並批准。

 

 

Jan.21st,1985

封面文章:The War Between the Gettys

講的是60年代世界首富保羅蓋蒂的後人爭奪其遺產的故事,個人覺得這文章沒什麼意義,找了下這位首富的生平介紹,還挺好玩的,文章有點長,鏈接如下:http://www.docin.com/p-412039472.html

蓋蒂曾連續20年保持美國首富地位,一生充滿神秘和矛盾的色彩,這裡貼一下他的創業史。

 

三、保羅·蓋蒂的創業史

1、白手起家

 當時的蓋蒂既沒有資本又沒有地質學及石油開採專業知識只不過在父親的石油事業耳濡目染下有一點感性認識。因此創始之初可以說極端困難。但是他卻信心十足認為別人幹得到的事自己也可以幹得了。只要有信心就一定可以辦到自己想辦的事。蓋蒂不停地四處尋覓機會一年很快就過去了蓋蒂仍然沒有賺到一分錢直到1915年冬天機會來了蓋蒂獲悉一塊叫「南希泰勒」的農場將要公開拍賣。他前往那裡查看立即判定這塊地下一定蘊藏著豐富的石油。看中了南希·泰勒這塊租借地但同時與他競爭的還有很多開發商都比他有錢有經驗看來他的希望必須落空了。但是蓋蒂玩了個小小的心眼剛好他的一個朋友是當地一家著名銀行的高級職員於是蓋蒂請求這個朋友代表自己去投標這確實是一個很妙的主意因為別的開發商都以為高級職員代表的是一家實力非凡的大公司同時他們還都在那家銀行裡有借貸因此只好偃旗息鼓。就這樣經過一番周折蓋蒂僅用500美元就得到了這塊土地。經過一番周折蓋蒂最終以500美元把它買了下來。蓋蒂專門組建了一家公司準備在這裡開採石油。可是他已經沒有錢再買機械挖井了。蓋蒂不得不與父親合作由父親投資機械佔公司70%的股權。就這樣「蓋蒂石油公司」可以開工挖井了。

  1916年蓋蒂在南希租借地上所挖的第一口井出油了而且一天可生產720桶原油。而在噴油後的第三天蓋蒂就果斷地將其轉賣出去了。按照與父親的協議他取得了這次轉賣利潤的30%——11850美元。兩個星期後他把這塊地轉租給別的石油公司從中淨賺12000美元。這次交易堅定了保羅對石油業的信念相信自己能賺更多的錢。由此他開始把石油作為自己的事業來經營。到24歲的時候蓋蒂已經是一個百萬富翁了。

 

 2、打造蓋蒂帝國

 第一次世界大戰期間美國石油價格漲了將近一倍。蓋蒂家的財富也隨之膨脹。保羅仍和一批掘油者住在塔爾薩的旅館裡。這裡像紐約的股票交易所熙熙攘攘的石油商蒐集有關油價和油礦的行情交換租借地買賣的信息。保羅在這裡做租借地中間人的生意從中獲得了可觀的利潤並同時擴大了自己的租借地。

 

 3、遠見

 當時石油商中很少有人認識到地質學在石油開採中的實用價值他們只是憑自己的經驗和感覺認為哪裡有油就在哪裡鑽井帶有一定的盲目性。保羅卻與那些人不同他聽從了地質學家的勸告、把目光從競爭激烈的地區轉向沒有人注意的庫欣油田北面和西面的紅土地帶。不久他果然在那裡發現了加伯和比林斯油田。

 

 4、年輕退休

 僅僅5個月以後他發現自己的資產已經達到100萬美元了。保羅年僅24歲就成了百萬富翁他躊躇滿志覺得這一輩子夠用了於是決定「退休」。他要把工作丟到腦後好好地玩樂盡情享受。

 

 5、再度出山

 一段自由散漫的日子過後保羅天性裡不安分的因子又在蠢蠢欲動了而當時加州新的石油潮又在興起了不甘寂寞的保羅決定重返石油業東山再起。1921年末格蒂家以693美元在聖菲斯普林斯附近買下一塊山地這是個具有決定性意義的舉措。到1923年這塊地上年產油量達到7000萬桶以上並在此後的15年裡創造了640萬美元的價值真可謂是一本萬利了!保羅認為這是他的功勞他聲稱如果不是他選定了那塊地他們家在20年代將一無所獲。

 1930年老喬治病故他給妻子薩拉留下了1000萬美元的遺產並把遺產的控制權交給指定的遺囑執行人和他的副手;保羅只得到50萬美元遺產。這對保羅·蓋蒂無疑是一個沉重的打擊因為妨礙了他進一步施展手腳。

 

 61929年大蕭條之後的野心

 30年代美國經濟出現了大蕭條股票市場崩潰。當大多數投資家和商人紛紛退縮和躲避的時候蓋蒂卻逆流而上斷定這是他施展才華、創建一個大型石油綜合企業的良機。

 當時許多石油公司的股票已跌到相當於原來幾分之一的價格而股票的持有者們仍繼續拋售。蓋蒂看中了加利福尼亞的兩家石油公司它們是墨西哥海濱聯合石油公司和太平洋西方石油公司這兩家公司在凱特爾曼山油田擁有寶貴的地皮。特別是太平洋西方石油公司每股價值3美元但市場價僅售0.4美元。但他的母親薩拉反對購買股票蓋蒂就繞開母親設法說服公司的董事們用貸款購買了300萬美元股票。

 但市場嚴重衰退股價甚至下跌到0.09美元當時股價的下跌讓保羅的壓力十分沉重在這段期間保羅的膽量和毅力得到了前所未有的考驗為此他不得不放棄了海濱聯合石油公司專心對付太平洋西方石油。他曾這樣說「如果這次失敗我將身無分文一無所有了。」而為了完全控制太平洋西方石油公司的股份到1931年他用完了自己的全部存款。

終於掌握大量資金的母親鬆開了緊緊掌握在手中的資金給兒子以援助  幫助保羅渡過了難關。這時海濱石油公司已經被當時的石油巨頭——美孚所控制面對巨頭的挑戰保羅表現出他極大的勇氣和持久的耐力。他的表現讓整個世界都為之震驚!

 起初和美孚交手了幾個回合的保羅總是處於劣勢的一方但他毫不氣餒等待著機會的到來。1934年美國總統羅斯福要對全國最有權勢的家族財產進行審查而作為美孚的最大股東——洛克菲勒必須坦白他的所有股份為了免去高額遺產稅洛克菲勒決定出賣一部分股份。保羅沒有放過這個機會通過朋友他得到了洛克菲勒在海濱10%的股份。

 這只是開始在後來的10多年裡蓋蒂又不斷地擴大他的股權到50年代初海濱聯合石油公司的董事會裡除一人之外其他的董事都是在蓋蒂的股份下產生的這也就是說蓋蒂那時已經完全控制了這家公司。

 

 7、向中東進軍

 二戰結束後在戰爭中大發戰爭財的保羅已經快60歲了但卻雄心未減。他敏銳地感覺到未來的石油發展應該是中東那裡將會是未來的世界油庫而格蒂家族的前景也取決於中東。他要在中東開發石油在美國的煉油廠提煉。但當時中東地區已被英國石油公司、荷蘭皇家殼牌石油公司、美孚石油公司等7家大公司所控制要想打進去很困難。

 沒有人會想到蓋蒂最後看中了沙特阿拉伯和科威特之間一塊不毛之地這是一個屬於兩國共管的中立區是一大片沙漠。蓋蒂的石油地質學家駕著飛機從空中觀察地形地貌斷定那下面埋藏著石油。經過談判蓋蒂獲得了60年石油開採特許權但他必須滿足沙特阿拉伯提出的相當苛刻的條件要冒極大的風險。美國石油工業界許多人公開指出蓋蒂這樣做注定是要破產的他們認為那裡根本不可能出油。

 蓋蒂卻很有信心他敢於這樣做是因為他認為在沙特開採石油成本低廉著眼於石油價格上漲因素他斷定那塊地從長遠來看是必定能賺大錢的。

 4年中蓋蒂先後投下了4000萬美元但只產出少量劣質油。這種油很難提煉幾乎沒有商業價值。石油工業界的預言似乎已經被驗證了連蓋蒂本人也顯露出焦躁不安的情緒畢竟他已經不再年輕了。

 然而在經歷了4年之久的不斷挫折之後成功意外地降臨了。1953210日這片不被看好的土地上發現了含油砂層接著就開始向外噴油。這一發現徹底扭轉了蓋蒂的命運美國《幸福》雜誌稱這一發現是「偉大的、歷史性的」。高產油井被一口接一口地打了出來一個月內蓋蒂公司的股票從23.75美元猛然上升到47.75美元蓋蒂的財富又開始成倍地增加。

 根據石油地質學家們保守的估計蓋蒂的中立區油田儲油量在13兆億桶以上。為此蓋蒂在各地建造和購買了煉油廠從1954年起蓋蒂開始營建他的超級油船隊在洛杉磯、紐約他以驚人的速度建起了價值超過4000萬美元的新辦公樓。1957年蓋蒂的資產就已超過10億美元。這一年《命運》雜誌列出美國最富有的人名單時蓋蒂名列榜首。

 
FORTUNE Jan 1985 Elaine 信璞 上海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53730

股票掌故 | 香港股票資訊 | 神州股票資訊 | 台股資訊 | 博客好文 | 文庫舊文 | 香港股票資訊 | 第一財經 | 微信公眾號 | Webb哥點將錄 | 港股專區 | 股海挪亞方舟 | 動漫遊戲音樂 | 好歌 | 動漫綜合 | RealBlog | 測試 | 強國 | 潮流潮物 [Fashion board] | 龍鳳大茶樓 | 文章保管庫 | 財經人物 | 智慧 | 世界之大,無奇不有 | 創業 | 股壇維基研發區 | 英文 | 財經書籍 | 期權期指輪天地 | 郊遊遠足 | 站務 | 飲食 | 國際經濟 | 上市公司新聞 | 美股專區 | 書藉及文章分享區 | 娛樂廣場 | 波馬風雲 | 政治民生區 | 財經專業機構 | 識飲色食 | 即市討論區 | 股票專業討論區 | 全球政治經濟社會區 | 建築 | I.T. | 馬後砲膠區之圖表 | 打工仔 | 蘋果專欄 | 雨傘革命 | Louis 先生投資時事分享區 | 地產 |
ZKIZ Archives @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