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KIZ Archives


龍津老闆曝光 賣魚蛋年賺千萬

2016-05-26  NM

港姐譚小環賣魚蛋翻身,日前更宣布在零售市道低迷下開分店,可見本土小食有得發圍。魚蛋檔近年已發展成連鎖店,其中一間最吸睛的,是全港有十八間分店、大大個八十年代藍底紅字霓虹招牌的龍津美食,不過老闆就非常神秘,以往從未曝光。本刊記者連番約訪,終獲龍津老闆、「潮州大叔」陳學偉答應受訪。他聲言,龍津開業十五年來從未蝕過錢,估算目前年賺過千萬元,近年每開分店更會引入新投資者,當中更有一批後生仔獲家人打本入股。陳學偉說,他賺大錢秘訣除了日做廿個鐘,還在大陸開廠一條龍自製魚蛋燒賣令成本降低,如今龍津四元一串的魚蛋,幾近平絕全城。味道如何?陳學偉當然話「誇啦啦」,但同行競爭對手譚小環,被問到龍津時就語帶雙關話:「大家啲客人唔同層面,他們吸引一批想食平嘢,或者一批好趕時間、食飽就算嘅客人,而我哋係要一批尋回地道小食,又要好味嘅客人。」

網上有傳龍津老闆是個江湖大佬,但記者眼前的陳學偉,是一個大概五呎四吋高、皮膚黝黑的中年大叔,手拿一個黑白芒「跌極唔爛」Nokia手機、身穿雞仔嘜Polo恤將衫腳攝入西褲褲頭、腳穿一對黑皮鞋。大概只有他手上那隻十萬元的金鋼勞力士,流露一點土豪派頭。五十八歲的陳學偉,聲言家住大窩口村屋、冇揸靚車(有一架○四年出廠的Alphard七人車)、冇炒股炒樓。他最大興趣是賭馬,「每星期跑兩次,輸贏不過五千蚊。」他是汕尾海豐人,廣東話是上一輩戒不掉的潮州口音,唔識英文又唔係好識字,小學未畢業斷斷續續讀過三年書。他年輕時在鄉下耕田,一九七八年,廿一歲的他和幾名朋友從深圳游水偷渡來港,「一人攬住幾個水泡就跳落海,半浮半沉十二個鐘,半路中途被漁民救起,最後在大埔元洲仔上岸。」他就這樣做了香港人。來港首十年,陳學偉做過地盤散工、麵包蛋撻師傅。九十年代,他在鰂魚涌吉之島美食廣場做廚師,負責炒蜆、煎蠔餅,「因家鄉近海,我自細識煮海鮮。」他更發明了獨門辣味炒蜆醬汁,「啲客食完蜆,會將啲汁撈埋入麵度,有鬼佬會舐埋隻碟嘅汁。」「傳統小食有市場又多人食,加上烹調沒太大難度,有得做。」於是,他嘗試將炒蜆的醬汁加入魚蛋燒賣創作新口味。當時打工月入一萬五千元的他,密密儲錢,希望搞一檔屬於自己的小食生意。

懷念家鄉龍津河

打工捱到千禧年,陳學偉決定賭一鋪創業。當時正值金融風暴後的負資產浪潮,鋪租低迷,陳學偉膽粗粗一來就選擇月租十五萬元、位於尖沙咀海防道與樂道交界人流當旺的角位鋪,「覺得好多寫字樓客,應該有得做。」他與另一名拍檔合共投資一百萬元,小店取名「龍津」,因他懷念家鄉有「母親河」之稱的海豐龍津河。首間龍津在尖沙咀開業一年已經回本,「沙士只受影響三個月,無大蝕。」過後更極速反彈,受惠於大陸自由行旅客,高峰時月做一百七十多萬元生意。如今,龍津共有十八間分店,每間月賺數萬至十多萬元不等,最好賺是銅鑼灣店,「咁多年來,從無一間蝕過錢。」換言之,龍津已發展成一個年賺逾千萬元的魚蛋王國。難怪陳學偉這個大叔老闆,每次出入馬場閒閒哋五千蚊上落。點解龍津咁好賺?陳學偉跟本刊分享他的六大貼士。

無間做

在尖沙咀開首間店時,陳學偉被人潑冷水:「賣平食、捱貴租,邊有得做呀?」無做過生意的他,當時一心想着:「只要夠多人幫襯就得。」那時的海防道已有多間小食店,陳留意到無一間賣早餐,於是他晨早五時就開鋪,賣十多元的平價早餐,可選擇:魚蛋燒賣、炒麵、腸粉、三文治,另配奶茶或咖啡。此外,他又睇準附近上班的OL偏愛鮮搾果汁,結果大賣,毛利相對小食更高。「做生意第一步,一定要捱。」陳學偉相信,「爛做」就唔怕貴租。龍津開朝五晚二、每日狂sell廿個鐘,連開鋪準備及收爐清潔,幾乎廿四小時運作。開業頭幾年,陳學偉和太太更搬到尖沙咀居住,陳學偉負責早更、陳太當夜,夫婦兩人全天候無間做。

人流多

龍津多年來揀選鋪位,全是人流多,位於港鐵站出口、巴士站附近,如果在屋苑或大型商場,例如:美孚新邨、藍田啟田邨等,要在居民出入必經之路。陳學偉的得力助手、他的姪兒四十多歲的彭小君說,租鋪前會仔細研究人流,「凌晨四點、食完午飯後、晚飯時間一直睇到凌晨一、兩點。」彭認為,最理想是月租二十至三十萬元,因租太便宜的話,代表人流不多。但四十萬元以上的,成本太貴。但首間尖沙咀店最終因業主在一三年瘋狂加租至九十萬元,被迫結業。龍津至今仍堅持鋪位只租不買,擔心一次過投資數千萬元風險太大,「兩千萬元一間,當你一年賺一百萬元,都要廿年才回本,廿年後發生乜事無人知。」彭小君說,他們不善物業買賣,寧願將資金投放在廠房及開分店上。

控成本

「做食的,你要捨得俾人食,人哋先會捨得俾你食。」賣小食毛利低,但陳學偉深信薄利多銷就能賺錢,「人哋可能賣一包就賺到嘅錢,我要賣兩包先得,所以控制成本好重要。」尖沙咀龍津開業首年回本後,陳學偉未有即時擴充開分店,反而着手在廣州開廠,實行一條龍生產魚蛋、燒賣等食物。陳透露,即使扣減了運輸、工人等成本,產量夠大的話,龍津賣的小食零售價,可較市面其他店便宜百分之十五至二十。目前龍津的魚蛋、燒賣,平均四元一串(五粒),比起7-11的十四元一份(十粒)、尖沙咀區旺鋪的十元一串(五粒),每粒都平過人。彭小君說,龍津每樣食物的定價為成本的一倍,即四元一串的魚蛋,兩元是成本、另外兩元為毛利。以龍津大圍店為例,對正港鐵站的鋪位,月租十二萬元、人工約十五萬元(約十二名員工)、燈油火蠟雜費開支三萬元、食物成本估算為三十萬元,「所以要月做六十萬生意,先可以回本。」換言之,每日要賣五千串魚蛋先掂。

邀入股

龍津計劃每年開兩至三間分店,如今十八間分店中,十間為陳學偉與拍檔持有,另外八間引入不同投資者做店長。彭小君指,開一間新店的投資額平均約一百萬元,他們與新投資者的持股比例大約七比三,賺蝕按此平分。陳學偉和彭小君一方必須是大股東,擁有決策權。新入股的店長,則要親自落場熟悉每個工序,由穿魚蛋到人手分配、入貨、埋數等管理都要學。最特別的,是八間合資分店的店長,包括一些年輕人。以今年二月才開業的大圍分店為例,店長陳招俊只有二十歲,本為應屆DSE考生。她的母親是彭小君的鄉里,以前做地產,今年初決定投資數十萬元搞龍津,希望兒子讀唔成書都有後路。「都知自己唔係讀書材料,無諗住再讀上去。」陳招俊開龍津索性連DSE都唔考,專心做生意,「都無咩後悔,只係早咗出身。」他接手分店前,曾跟彭小君上課,「佢好似師傅咁,短短廿日,我由掃地、執貨、烹調、人手安排都要學。」他負責早更,媽媽返夜,「凌晨五點就返到鋪頭,我住深水埗,每月的士費三千蚊。」開業至今他沒放過假,每日工作十多小時,每月獲母親支薪萬五元,首個月已經做到八十萬元生意,成績比預期理想。「自己無學過廚,小食相對其他行業簡單易上手。加上魚蛋雞蛋仔大人小朋友都鍾意食,不會過時,相信利潤有一定保證。」龍津的店長制,跟特許經營並不同。陳學偉說:「我唔收咩特許經營金或者乜費物費,最緊要大家啱傾唔傷和氣。」

調味道

做食肆,講到尾最緊要好食,但一些食過龍津的人話:「個醬唔得,好濃好辣。」、「魚蛋唔彈牙」、「唔覺特別好食。」不過,老闆陳學偉就堅持:「我哋唔會用下欄貨。」「咩都可以呃人,嘴巴係呃唔到。」陳學偉的生意拍檔、其同鄉余達輝,早年已在深圳開廠,主力做年糕、糉、馬仔等小食,如今打理龍津的廣州廠房,「自己整的食物,口感先可以夾到個汁。」龍津售賣的七至八成食物,包括:魚蛋、燒賣、魚肉、碗仔翅等,都在自家大陸廠房生產。陳學偉說,製作魚蛋燒賣沒有太多技術,最重要是醬汁。當年他的秘製炒蜆汁,如今變成龍津獨門沙爹醬,加上腸粉用的麻醬、小食用的葱油,都由他親手烹調,「一個月煮兩次左右,喺香港工場煮好再攞去唔同分店。」不過,他卻不讓記者一睹他如何整醬。對於食客批評「魚蛋似嚿粉」,陳學偉承認:「魚蛋無咁彈牙,同潮州魚蛋好唔同。」但他堅持此口感最襯醬汁,「個汁我用蒜頭、沙爹、辣椒粉、老抽、磨豉醬等整出來,蒜頭葱頭我喺鄉下潮汕買返來,嗰度係山區,天氣乾旱,種出來的味會香啲。」

吸窮人

龍津開業十五年至今一直無做宣傳,只靠一招搶客:滲入社區。近年他們主力在舊區開店,包括深水埗、荃灣、美孚、藍田等,正因為賣得平,成為區內窮人恩物,也是龍津能夠在經濟不景的大環境中,繼續發圍的原因。龍津深水埗分店,吸引露宿者光顧,其中一個叫華仔的,接過路人的五蚊銀,隨即走到小食店前,買了一底雞蛋仔,未坐低已密密食,「今日到而家都未食嘢。」坐着輪椅的另一露宿者阿Dee走上前與他分享,不到五分鐘雞蛋仔已吃光。初出茅廬的後生仔,也是龍津常客。月入14K的九十後Woody,常跟女朋友拍拖食龍津,因大件夾抵食,十數元就買到一大碗魚蛋燒賣。他說,女朋友暫未有收入,所以兩口子慳得就慳,「有時出嚟食十幾蚊就一餐,為儲錢。樓價係咁升,始終都會諗買樓、諗將來。」年輕人未能向上流動、貧富懸殊遲遲未解決,龍津瞄準基層客,加上主流對港式小食的偏好,就因為咁,龍津在窮區跑出。陳學偉說:「不過,我哋入中產區有難度,居民投訴我哋未攞到牌又整污糟啲地方,所以未來只集中喺舊區開店。」

龍津美食

創辦年份:2000年創辦人:陳學偉。生意拍檔包括:同鄉余達輝、姪兒彭小君最好賣小食:魚蛋、燒賣、雞蛋仔、魚肉碗仔翅、牛雜首間分店:尖沙咀目前分店:18間(分別位於:銅鑼灣、灣仔、旺角、荃灣、深水埗、藍田、大圍、大埔等)廠房:廣州食品生產線、葵涌醬汁調味工場年度利潤:每間鋪月賺數萬元至十多萬元,估算年賺過千萬元

魚蛋燒賣幾好賣?

龍津在銅鑼灣怡和街的分店,是最賺錢的一間。陳學偉透露,他大約日賣七箱魚蛋及八箱燒賣,相等於大約2,625串魚蛋及1,600串燒賣。以每串八元計算(賣貴其他分店一倍),銅鑼店單日的魚蛋燒賣營業額,達三萬三千八百元。銅鑼灣店開業十年,現主力由陳學偉太太余玉馨及兒子打理。陳學偉現半退休狀態,不過陳太仍瘋狂工作,負責夜班的她,每晚十二時半才收工,趕尾班港鐵回大窩口的家。老闆娘陳太,除了負責穿魚蛋燒賣、搾果汁,更親自搬生果,「都係想幫個仔,唔想佢太辛苦。」他的兒子返早更,負責開檔、準備食品、分配人手等。陳太教導兒子,凡事要與父母一樣親力親為。陳氏夫婦另有一名女兒,大學畢業後在高檔名牌公司當文職,無意在龍津工作,但閒時會幫手處理賬目。

太古店觸礁

龍津開業十五年路路暢通,唯一令陳學偉失預算的,是今年初開業、位於中產區太古港鐵站附近的分店,至今仍未申領到食物牌照。該區民主黨議員及居民,因而多番投訴龍津無牌經營,並指食環署到場後,「只發告票」的做法不恰當。與此同時,該鋪位又被揭地契條款列明不可經營「厭惡性行業」,陳學偉現正向地政總署申請豁免,決定暫停營業直至獲批,如今正蝕租。彭小君重申,食物牌照一直申領中,在領牌期間開業是行內慣常做法,「間鋪每個月十多萬元租,如果等足六個月,連伙記人工,咁就蝕百多萬元。」陳學偉這個「家己冷」,可有打算搵民建聯幫手?他指自己無埋政圈堆,「我都唔識佢哋。」

撰文:黎雅婷攝影:葉漢華攝錄:李育明ed_bn@nextdigital.com.hk

龍津 老闆 曝光 賣魚 魚蛋 蛋年 年賺 賺千 千萬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199717

中報眼|銷售費用狂增扣非凈利幾近歸零,龍津藥業單一產品獨木難支

半年報披露季正逢醫藥板塊的多事之秋,業績不怎麽好看的藥企在這個時刻更引人註目。

龍津藥業(002750.SZ)8月3日晚如期披露2018年上半年業績,報告顯示公司營業收入1.68億元,同比增長26.37%,但凈利潤僅有1092萬元,相比2017年上半年的2340萬大幅下降53.33%,扣非凈利潤更是同比驟降96.84%,僅有58.6萬元。

營收與利潤不同步的背後,是龍津藥業常年單一產品的業務結構、大幅增長的銷售費用、經年變化不大的研發費用以及理財收入占利潤比重近半,這對一家醫藥企業來說,似乎都是危險的信號。

營收增長VS減半的凈利潤

2018年1~6月,龍津藥業營業收入正向增長,公司稱是由於加快了在全國範圍內推進精細化營銷向深度分銷轉型的力度,以更高價格將產品銷售給配送商。因此,營收的增長可以歸結為產品銷售價格的上漲。

龍津藥業的主導產品一直是註射用燈盞花素,是一種高純度中藥凍幹粉註射劑,主要用於治療心腦血管疾病、中風及其後遺癥、冠心病、心絞痛等。產品不變,銷售價格上漲,為何凈利潤卻不增反降?

營業收入與凈利潤不同步一直是龍津藥業存在的問題。回溯近三年的年報,2015-2017年公司營業收入分別為1.8億、2.2億和3億元,每年穩中有進。

但凈利潤從2016年開始卻大幅跳水,從2016年的9100萬到2017年僅3500萬,一年內利潤幅度下降超過60%。

這樣的情況延續到今年上半年,營收保持超過20%的增長,但凈利潤下降超過50%,扣除非經常性損益的凈利潤跌幅更是接近100%。

業績的走勢和龍津藥業在二級市場的表現基本吻合。2015年登陸A股市場以來,龍津藥業的股價在上市第一年逐漸攀升,2015年末達到歷史最高的26.32元/股。此後,股價整體呈下滑趨勢,龍津藥業最新的收盤價為6.59元/股,相較於歷史高點市值已蒸發四分之三。

龍津藥業對今年1-9月經營業績的預測顯示情況也沒有好轉,預計前三季度凈利潤為1228.38萬元至2763.85萬元,變動幅度區間為-60%至-10%,公司對此給出的解釋是銷售收入增長的同時市場推廣費、宣傳費及差旅費等銷售費用增幅較大,同時研發費用投入增幅較大。

單一產品VS漲八成的銷售費

令投資者頗為憂慮的是,龍津藥業的凈利潤越發依靠理財產品的投資。2017年11月,董事會決定公司將使用不超過3.5億的自有閑置資金進行現金管理,為期12個月。2018年上半年,公司投資收益約6000萬,占利潤總額比例近50%。

除了對投資理財的依賴,龍津藥業作為一家藥企,最令投資者擔憂的恐怕還是單一的產品結構問題。

從上市以來,龍津藥業僅僅依靠註射用燈盞花素一款產品走天下。2018年半年報顯示,公司營業收入構成的產品中,中藥凍幹粉針劑占100%,產品毛利率為91.21%。

龍津藥業稱目前擁有10種藥品生產批件,但僅有龍津註射用燈盞花素在產,如果該產品的生產、銷售狀況發生不利變化,或期間費用大幅上漲,可能會對公司經營業績造成重大影響。

單一結構風險的對策,或是擴展業務領域,或者增加市場占有率。半年報顯示,在2017年燈盞制劑的市場排名中,龍津註射用燈盞花素排名第一,占燈盞制劑市場的49.47%,市場占有率接近一半。

目前來看,龍津藥業選擇在產品銷售方面下功夫,2018年上半年銷售費用高達1.23億元,相比去年同期6900萬增長77.79%,狂增近八成。2017年全年銷售費用為1.83億元,比2016年同比增長高達212.63%。

龍津藥業表示,銷售費用的增加是公司推進精細化營銷策略,直接負責或者共同建設原來由代理商負責的渠道管理等工作,市場推廣費、學術會、宣傳費及差旅費等響應增加。目前來看,龍津藥業用比利潤多10倍的費用來進行銷售,效果並不明顯。

銷售費用的增長也並未帶來銷量的增長,2017年公司銷售量為2857.48萬瓶,比上年3569.66萬瓶下降了約20%。

此外,龍津藥業在研發投入上一直非常“克制”。2017年末公司研發人數只有41人,對比2016年42人幾乎沒有變化,研發人員數量占比保持在18%上下,研發投入金額2017年為2700萬元,占營收比例不到9%。

此內容為第一財經原創。未經第一財經授權,不得以任何方式加以使用,包括轉載、摘編、複制或建立鏡像。第一財經將追究侵權者的法律責任。 如需獲得授權請聯系第一財經版權部:
021-22002972或021-22002335;banquan@yicai.com

責編:杜卿卿

中報 銷售 費用 狂增 增扣 扣非 幾近 歸零 龍津 藥業 單一 產品 獨木 難支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66958

股票掌故 | 香港股票資訊 | 神州股票資訊 | 台股資訊 | 博客好文 | 文庫舊文 | 香港股票資訊 | 第一財經 | 微信公眾號 | Webb哥點將錄 | 港股專區 | 股海挪亞方舟 | 動漫遊戲音樂 | 好歌 | 動漫綜合 | RealBlog | 測試 | 強國 | 潮流潮物 [Fashion board] | 龍鳳大茶樓 | 文章保管庫 | 財經人物 | 智慧 | 世界之大,無奇不有 | 創業 | 股壇維基研發區 | 英文 | 財經書籍 | 期權期指輪天地 | 郊遊遠足 | 站務 | 飲食 | 國際經濟 | 上市公司新聞 | 美股專區 | 書藉及文章分享區 | 娛樂廣場 | 波馬風雲 | 政治民生區 | 財經專業機構 | 識飲色食 | 即市討論區 | 股票專業討論區 | 全球政治經濟社會區 | 建築 | I.T. | 馬後砲膠區之圖表 | 打工仔 | 蘋果專欄 | 雨傘革命 | Louis 先生投資時事分享區 | 地產 |
ZKIZ Archives @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