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KIZ Archives


草根骨髓庫打破壟斷

2013-04-15  NCW 
 

 

大陸惟一民間骨髓庫十年艱難生存,價值何在◎ 本刊記者 藍方 文lanfang.blog.caixin.com 從北京志願者司南體內抽出的造血幹細胞,緩緩注入山東一名白血病患者的血管。

主治醫生觀察著手術室里正在輸血的患者,撥通了陽光骨髓庫主管蔡元斌的電話。 “她(患者)一邊回輸一邊放聲大哭,感謝捐贈者,感謝你們,給了她第二次生命。 ”這是2013年3月25日,陽光骨髓庫十年間第六例成功移植的案例,也是蔡元斌接手骨髓庫工作後的第一個成功案例。但他仍憂心忡忡,經費拮据已讓陽光骨髓庫的運營和發展陷入困境。 “現在是最困難的時候。 ”蔡元斌說。

陽光骨髓庫是中國大陸惟一民間骨髓庫,其所有經費依靠自籌。每增加一例志願者,就需480元檢測費。它曾發起“陽光天使”行動,希望志願者在捐贈造血幹細胞的同時,也能負擔部分捐贈費用。但“捐髓又捐錢”的倡導,只得到不到五分之一志願者的響應。

2012年,陽光骨髓庫僅增加169份檢測數據。運營十年,總共也只有2760 份捐獻者數據。相對比的是,有國家財政和中央彩票公益金支持的官方骨髓庫——中國紅十字會舉辦的中華骨髓庫——至2013年2月底,已有166萬捐贈者數據, 成功捐贈了3309例造血幹細胞。

不斷有人向陽光骨髓庫發問:其存在是否多餘?是否造成社會資源的分散和浪費?甚至中華骨髓庫也向蔡元斌發出過邀約 :放棄陽光骨髓庫的工作,中國紅十字會為其提供同樣性質的工作崗位。但無論是蔡元斌,還是陽光骨髓庫的發起人劉正琛,依然相信民間行動的價值:打破壟斷,為中國的白血病人和醫生提供更多的選擇。

他們能堅持多久?

陽光骨髓庫起步

劉正琛和他發起的陽光骨髓庫,是一個被媒體反複講述的故事。

2001年,正在北京大學光華管理學院讀研究生的劉正琛,被查出患有白血病。醫生給出的最佳治療方案,是骨髓移植。但他發現大陸的骨髓庫從1992年便開始運作,到了2001年,對外公佈的監測數據量卻只有2萬余份,直到2001 年8月,才出現第一例非親屬骨髓移植。

台灣的骨髓庫比大陸還晚一年起步,卻已有20多萬名骨髓捐贈者的資料,完成了400多例骨髓移植。他沒能在北京骨髓庫僅有的兩三百個捐贈者中找到合適的配型。和他一樣等待合適配型的,還有另外400萬血液病患者。多年後,劉正琛從中華骨髓庫一負責人處得知,此人在2001年接手骨髓庫時,拿到的只有一堆磁盤。中國紅十字會在對外宣傳中也不避諱這一段失敗的歷史,認為“資金、技術、觀念”等多方面原因,造成了骨髓庫工作的停滯。

劉正琛有了自己做一個骨髓庫的想法,並取名為“陽光” ,象徵生命和希望。家人5萬元的贊助,成為這個純粹草根骨髓庫的動資金。

他提起父親第一次和北京紅十字會的工作人員接觸,希望其提供一些數據、技術上的支持時,對方惟一的反應是 :“你們家還有一個腦子清楚的人嗎?”這個讓絕大多數人吃驚的想法,在劉正琛家人和同學的支持下,一步步成為現實。劉正琛動員了100個志願者進行血樣檢測,隨後,借助北大平台,發起“陽光志願者協會” ,通過各種義演、宣傳、演講活動,籌募“陽光500”的經費。2004年,當“陽光1000”行動完成後, “陽光10000”又宣佈動——而這也意味著更大的資金和運營壓力。

從 “地下” 到 “地上”陽光骨髓庫首先面對的問題,是合法性的挑戰。剛成立一個月,就有媒體朋友直截了當問劉正琛 :做骨髓庫到底有沒有法律依據,是否有權利接受公捐款。

身份陰影很快變成了現實阻礙。

2002年, “陽光志願者協會”以學生社團身份掛靠于北大,學校方面收到過相關機構的傳真,稱陽光骨髓庫不合法。

2005年,衛生部血液處將劉正琛請到了辦公室,要“瞭解”他們的工作情況。在領導 的辦公桌上,劉正琛看到了一份義正辭嚴的公函,稱陽光骨髓庫擾亂了骨髓捐贈秩序,建議衛生部予以取締。衛生部駁回了“取締”的要求。答複稱,根據國務院412號令(即《國務院對確需保留的行政審批項目設定行政許可的決定》 ) ,衛生部只對“設立造血幹細胞資料庫組織配型實驗室和骨髓移植醫院”有審批權限。而陽光骨髓庫既非實驗室,又非醫院,衛生部無權審批,也無權取締。

這一態度只是暫時平息了業務合法性爭議。為尋得公募權,“陽光”又與中國兒童少年基金會合作,掛靠成立了陽光計劃專項基金,便於接收社會公捐贈。

2006年,劉正琛從北大畢業,陽光骨髓庫也需擴大社會影響力,這個學生社團必須轉型。要成立獨立的 NGO,必須先找到業務主管單位。2006年,時任北京團市委書記的關成華同意掛靠,但未及手續辦理下來,關成華調離崗位;2007年, “陽光”又爭取到了在北京志願者協會下註冊二級協會的機會,同樣是領導人調換,註冊一事擱淺。

直到2008年,劉正琛被選為奧運火炬手,與北京市委書記劉淇同行迎接火炬,終於在旅途中找到機會,與劉淇談起註冊的坎坷。即便有市委書記引薦,前後也花了一年多,方才正式成立了北京新陽光慈善基金會,性質依然是只能向特定群體募款的非公募基金會。骨髓庫則成為基金會的一個業務部門。

資金匱乏

數據庫的大小事關骨髓庫的成敗。骨髓庫的基本工作,是動員志願者,聯繫專業機構為志願者進行 HLA(人類白細胞表面抗原)檢測,結果錄入數據庫,患者可登錄查詢與其 HLA 匹配的捐贈者,再由骨髓庫出面協調,進行 HLA 複檢、供者體檢和最終的捐獻移植。

其中最大支出是檢測費用。檢測機構每人收費480元。費用究竟由誰來出,成為大問題。一概由骨髓庫出面募捐,成本高昂、壓力巨大。劉正琛在與美國骨髓庫的同行交流時發現,美國的捐贈者都會承擔一部分檢測經費。否則,以骨髓庫一己的資金,檢測量只有現在的20%。而在中國,要捐贈人“捐髓又捐錢” ,一時還難以被公接受。無論陽光骨髓庫還是中華骨髓庫,主要都由骨髓庫來負擔這筆開銷。一系列的宣傳動員、組織協調也需要行政成本。僅僅依靠志願者開展工作,顯然也不可持續。中國傳統的捐贈文化是“捐物不捐錢” ,有關捐款可否提取管理費用的討論延續至今,仍未被公廣泛接受。

由於沒有專門的項目經費,工作人員的工資也只能從基金會的原始資金和其他項目中協調。蔡元斌介紹,一個骨髓庫至少需要三個工作人員,分別負責宣傳推廣、配型查詢、捐獻者服務。而目前陽光骨髓庫只能聘請兩個人,工作量頗大。

這也是中國紅十字會骨髓

庫曾面臨的問題。而2001年中華骨髓庫重新動, “吸取前一階段的經驗教訓” ,中國紅十字會首先向財政部求援,要求資金支持。2003年,中央彩票公益金開始支持中華骨髓庫建設,2003年至2005年,財政部調撥 彩票公益金1.78億元用于中華骨髓庫擴 容項目,此後每五年進行一次規劃。

中華骨髓庫發展迅速, 到2011年底,已經建立了31家省級分庫。最新的數據顯示,到2013年2月底,中華骨髓庫已有166萬捐贈者數據,成功捐贈了3309 例造血幹細胞。

相形之下,沒有任何行政資源的陽光骨髓庫力量微弱。發展至今,骨髓庫中僅有2760份檢測數據。支持檢測的捐贈主要來自一些企業家的捐款。近三年來,每年新增的檢測人數都不到200人。

如今距離2004年發起的“陽光10000”的目標仍有漫漫長路。

“病人多了一個選擇”

2004年10月,一位中華骨髓庫的志願者在網上連續發帖,質疑陽光骨髓庫存在的意義。核心觀點是,國家已建立中華骨髓庫,樣本量很小的陽光骨髓庫是多餘的,應併入並共同來壯大中華骨髓庫。

頗具戲劇性的是,此番論戰後不久,陽光骨髓庫第一例骨髓移植成功。患者曉敏首先在中華骨髓庫尋找配型,並未找到與之相合的捐贈者。無意中她打開陽光骨髓庫的網站,竟查詢到了合適的配型。在劉正琛看來,這樣的案例,本身就說明瞭陽光骨髓庫存在的必要性。

“ ‘陽光’讓病人多了一個選擇。 ”剛主持了陽光骨髓庫第六例骨髓移植的方醫生說。她介紹,山東這位患者在中華骨髓庫和陽光骨髓庫都查詢了。初步在陽光骨髓庫配上了三個捐贈者,中華骨髓庫配上了四個。但陽光骨髓庫僅用一天時間便反饋了查詢結果,中華骨髓庫卻用了三四天。對比兩庫志願者的基本條件,方醫生優先選擇了“陽光” 。

談及與“陽光”的初次合作,方醫生感受頗深, “往常都是我們去催著中華骨髓庫,現在是陽光骨髓庫天天催著我們,整個態度是不一樣的。 ”正如2004年劉正琛對網友質疑的回應,在他看來,兩個骨髓庫的數據互為補充,為患者提供更多的可能性 ;而骨髓庫的壟斷地位會導致服務質量的下降和效率低下,陽光骨髓庫的存在無疑有助于行業服務水平的提高。

最明顯的案例,是對悔捐率的控制。

所謂悔捐,是指患者通過骨髓庫配型後的各個階段,捐贈者撤銷捐贈的情況。

中華骨髓庫的悔捐率達到20% 左右,甚至每年還會出現幾例術前悔捐——患者已為移植進行大劑量的放療和化療,喪失了造血能力,此時悔捐,根本無法臨時再找其他匹配者,大多數患者最終只能使用親屬不完全匹配的造血幹細胞。

悔捐乃是各國骨髓庫普遍面臨的難題。為了加大擴容速度,中華骨髓庫曾一度採取現場報名、現場登記入庫的方式,但志願者流失率很高。中華骨髓庫有關負責人告訴財新記者,隨後骨髓庫改進工作方式,完善捐贈確認環節,分離了登記和檢驗。

檢測經費拮据的陽光骨髓庫則對志願者的篩選和動員更為慎重。2005年左右,陽光骨髓庫發現約四分之三的人報名志願者是出于社會壓力或衝動。由是,陽光骨髓庫在報名登記到檢測入庫之間設置了兩個星期的“冷卻期” ,要求志願者在此期間仔細閱讀所有材料,並徵得家人的同意和簽字。而在過去,這一過程是放在捐贈者初分配對後進行。 “若不做調整,可能四分之三的數據都是無效的,也浪費了我們的檢測費用。 ”劉正琛相信,陽光骨髓庫的民間性,督促他們不斷改進工作流程、提高資金使用效率,而這反過來也必然會對“競爭對手”——中華骨髓庫有所促進。

讓競爭升級

事實上,中華骨髓庫也尊重陽光骨髓庫存在的價值。 “盡管他們量比較小,但幾年來一直有成功的案例。 ”中華骨髓庫有關負責人告訴財新記者,陽光骨髓庫的成立有一定的“歷史必要性” ,尤其在兩個骨髓庫發展的早期,陽光骨髓庫的很多工作手法,對他們頗有啟發。

不過,畢竟“中國只支持一個官方的骨髓庫” ,上述負責人表示,民間的骨髓庫,必然會有一些困難,陽光骨髓庫近年來的庫容增加就非常慢。 “不知道他們是不是考慮到社會資源的配置,避免浪費,而工作重心有所轉移。 ”中華骨髓庫曾多次向陽光骨髓庫發出“合作”的邀約,由前者整合資源,統一負責志願者的檢測和數據工作 ;後者充分發揮民間組織的長處,充分宣傳、發動志願者。劉正琛將此建議形容成“要想合作,必先自宮。 ”盡管劉正琛堅持陽光骨髓庫的獨立性和民間性,但骨髓庫在新陽光慈善基金會中的位置,確實發生了微妙變化。

就劉正琛本人來說,早期醫生將造血幹細胞移植作為他的最佳治療方案。但2002年,他開始服用名叫“格列衛”的特效藥,並被納入贈藥項目,移植不再是首選方案。他逐漸意識到例如大部分兒童白血病和慢性白血病並不需要造血幹細胞移植。2012年起,新陽光慈善基金會進行戰略調整,將更多精力轉向經濟資助、信息服務及公認知與預防。

2012年基金會獲得的1200萬元的捐助,就有967萬元用于對患者的經濟資助。

與此相關,另一個讓同事們歡欣鼓舞的好消息也令蔡元斌高興不起來。多年來一直尋求公募地位的新陽光慈善基金會,近日終於走上正式的申請登記程序,有望成為北京市第一家民辦公募基金會。這樣的變化讓蔡元斌擔心 :最終的公募款項究竟能有多少用到骨髓庫項 目上——救助類項目直觀且已見成效,更易獲得公捐款 ;而骨髓庫所需資金量大,長期方見成效,募款並不容易。

對於陽光骨髓庫的下一步,蔡元斌有明確的答案:由政府購買服務。他介紹,美國也有兩個骨髓庫,其中美國骨髓庫有600多萬份數據,另一家規模較小的猶太人骨髓庫gift of life foundation 也有60余萬份數據。兩個骨髓庫數據共享,憑借自己的服務競爭公捐款資源。

而現在,陽光骨髓庫與中華骨髓庫已在世界骨髓庫平台上實現部分數據共享。在蔡元斌看來最為理想的模式,即雙方在志願者的質量、悔捐率和工作效率方面進行競爭,平等地從政府或福彩基金獲得購買服務和項目資助。 “這將 是陽光骨髓庫生存下去的惟一路徑。 ”

草根 骨髓庫 骨髓 打破 壟斷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54667

捐一半骨髓救患癌媽奀皮男脫胎變孝順仔

1 : GS(14)@2015-12-29 08:40:42

江蘇興化市村民陳紅英(32歲),雖身患白血病(俗稱:血癌)卻感覺幸福,有一個為了照顧她、幾乎放棄工作的丈夫,還有一個隨時隨地「管」着她的11歲兒子徐宇航。宇航更為了病母,抽取1千毫升骨髓,佔去其身體總骨髓量一半。母親手術十分成功,如今已回家休養。「孩子懂事了。」陳紅英笑說,宇航自從她病了,成了家裏的第二個「頂樑柱」。宇航說:「餐具必須放到微波爐裡消毒,不要隨便吃零食,注意保持衞生……可是她有時候喜歡吃辣的,我經常攔着她,可說了還不聽,還偷偷吃,我就告訴爸爸,我倆一起批評她。」聽了兒子這話,陳紅英忍不住笑:「好好好,我以後一定注意。」今年6月,陳紅英被驗出重型再生障礙性貧血,也就是白血病。她與丈夫找了個藉口到蘇州治病,並沒有將實情告訴兒子。然而,陳紅英的姐姐與其進行骨髓配型,無奈匹配度過低。她的兒子,成了唯一的希望。「我也想活,想看着兒子長大,但用他的骨髓,我捨不得。」在幾夜沒睡後,丈夫徐萬書作出艱難的決定,讓即將開始暑假的兒子前赴蘇州,當面問兒子的意見:「只有你能救媽媽,你肯不肯?」宇航沒有絲毫猶豫,他立即點點頭:「必須救!」陳紅英和丈夫都認為,兒子年幼,大概不知道捐獻骨髓到底是甚麼意思。宇航坦白地說:「都知道。就是把我身體的一部份,取出來,放到媽媽身體裏。」宇航知道這麼做會痛,但為甚麼能一口答應,他老成地答道:「她是我媽媽。每個人遇到這個事,都會這麼做。」北京電視台





來源: http://hk.apple.nextmedia.com/international/art/20151229/19430995
一半 骨髓 救患 患癌 癌媽 媽奀 奀皮 皮男 脫胎 孝順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94048

為捐骨髓 兩個月重了23磅8歲童狂增肥救血癌父

1 : GS(14)@2016-07-15 05:16:24

「我吃得胖胖就能救爸爸了!」江蘇徐州8歲男孩曹胤鵬因父親患急性白血病,唯一救命的希望是由兒子捐出骨髓。為了符合捐贈要求體重超過90磅,鵬鵬大吃大喝,體重飆升,近日終於完成手術。鵬鵬昨日向《蘋果》記者說,希望能減肥成功,不要小肚腩。



江蘇《揚子晚報》昨報道,曹磊(34歲)今年初在住所暈倒,被送到徐州醫科大學附屬醫院,經診患有急性混合型白血病,噩耗為曹家帶來沉重打擊。醫生指明要想救命,唯一機會就是骨髓移植,但因曹的父母的年紀太大,加上中華骨髓庫沒有合適的配對結果,令家人幾近陷入絕望邊緣。醫生提出,還可經兒子捐骨髓救父一命,然而,孩子只有70磅不符捐獻者體重要求。懂事的鵬鵬卻堅定站了出來,他說:「爸爸給了自己一條命,那麼也要讓爸爸能夠活下去!」



■曹磊與兒子感情要好。

■曹胤鵬隔着玻璃探望父親。




「爸爸給了自己一條命」

曹太昨日向《蘋果》說:「孩子一直挺聽話的,每頓飯都比原來多吃不少。」而鵬鵬本來很挑食,這不吃那不吃,又不愛吃蔬菜,體重維持在70磅左右。曹太在鵬鵬增肥期間,按其喜歡的口味做菜,少放辣,尤其多煮兒子愛吃的肉類。鵬鵬每日還要散步一小時增強體質,不停的大吃大喝,終於在兩個月內增肥23磅。上周三(6日),骨髓移植手術順利進行,曹父被推入密封艙病房觀察排斥反應,目前仍然在病房留醫。曹太表示,曹磊手術後有併發症,喉嚨出血,尚未度過危險期。她說:「肯定很擔心,因為不知說孩子的骨髓到他身體裏面有甚麼反應。」而對於鵬鵬的懂事,曹太讚許有嘉:「孩子非常懂事,在整個治療當中,他從抽血到抽骨髓,一滴眼淚都沒有掉,絕對以他為豪。」



而正在放暑假的鵬鵬,每天都到醫院探望父親,他向《蘋果》說,希望爸爸康復後,可以一同到澳洲看袋鼠,同時希望能減肥,恢復過往的「苗條」身形。值得留意的是,負債纍纍的曹家,因高昂的醫藥費,已到了山窮水盡的地步,後期治療預計在30多萬元(人民幣.下同),不少網民熱心捐錢,目前已為曹家籌得16萬元善款,助他們度過難關。■記者廖智廣





來源: http://hk.apple.nextmedia.com/international/art/20160715/19695935
為捐 骨髓 兩個 月重 重了 23 歲童 童狂 狂增 增肥 肥救 血癌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303800

【動畫】為捐骨髓救患癌哥哥懷孕妹妹放棄腹中骨肉

1 : GS(14)@2016-10-14 06:52:05

如果是你,會如何選擇?河南信陽24歲女子楊麗,正懷着與新婚丈夫孕育的3個月大胎兒,原本正等待新生命來臨,她的哥哥楊俊(29歲)卻患上淋巴癌。楊麗的骨髓幹細胞配型成功,惟一旦移植骨髓,各種藥物很可能對胎兒造成致命傷害。在哥哥與胎兒之間,她最終選擇了前者。躺在病床上的她說:「這是哥哥最後一次機會了,我一定要救他。」楊麗與哥哥有着深厚的情誼。十多年前,楊俊到浙江杭州做長途運輸,總喜歡承接開往河南方向的活兒,因為能順路回老家探正在上中學的妹妹。楊麗中學畢業後,就跟着哥哥到杭州一間髮廊打工,「那時候我才16歲,他怕我太小了在那裡受欺負,經常過來陪我,去超市給我買吃的」兄妹倆一同生活,當過廚師的哥哥,每周末為妹妹大展手藝,紅燒鯽魚、清蒸河蝦,這兩道菜是妹妹的最愛。雖然哥哥不愛說話,但楊麗清楚他有多愛護她。兩年前,楊俊用積蓄加上問親戚借來的錢,開了一間焊接電單車的小工廠。未料去年7月,楊俊開始感覺嗓子不舒服,起初他以為是咽喉炎,就沒有休息去看病,因工廠剛開始投入生產,還得每月讓妹妹貼錢經營,哥哥只想盡快闖出名堂。但後來,身體其他部位也難受起來,他便到醫院檢查,結果證實患有「非何傑金氏淋巴瘤」。楊俊還不到30歲,在老家有父母要贍養,有女兒還沒上小學,這張診斷書對這個家庭來說,猶如天塌下來的絕望。楊俊只好在未回本的情況下,賤賣了小工廠。他按醫生建議,接受了「骨髓自體移植」,在1年間咬牙堅持了5次化療、18次電療,可1年後,他又復發了,要有移植異體骨髓造血干細胞,才能救他,否則最快幾個月他就會死亡。上個月,兄妹做了骨髓配對,結果十分匹配。但楊麗此時已經懷孕2個月,這是她和丈夫結婚1年後的第1個孩子。「我之前就查過資料,如果要捐獻骨髓,要打動員劑,有可能對肚子裡的寶寶造成影響。」楊麗在查閱資料時就已決定放棄腹中兒。為說服信公公婆婆,她還去醫院開了許多證明——「我才25歲,以後還能生;做過捐獻之後,過半年,再懷孕就不會有影響了;我哥哥是家裡的頂梁柱,如果他走了,他的家就沒了,我爸爸媽媽也受不了,我也承受不了......」一星期後,丈夫和公公婆婆答應了,捱過化療和電療痛苦的哥哥得悉後,第一次落淚。兩天前,楊麗打掉了肚子裡的孩子,可救哥哥只邁出了第一步,接下來手術、繼續化療電療的費用,至少40萬元人民幣。但兄妹倆的另一半都來自農村家庭,經濟並不富裕,楊麗說:「家裡親戚的錢早已借過,無法再開口借了。」錢,又成為了他們要面對的最大問題。浙江《錢江晚報》




來源: http://hk.apple.nextmedia.com/international/art/20161014/19800775
動畫 為捐 骨髓 救患 患癌 哥哥 懷孕 妹妹 放棄 腹中 骨肉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311984

【飲食籽】五大美味雞部位 雞上髀骨髓夠香

1 : GS(14)@2016-12-01 08:09:12

【飲食籽:識飲惜食】強哥養雞煮雞40多年,要數到最熟悉雞各部位的人,非他莫屬。「斬雞通常會開成七大部份,再細分五至六件。」他說。一般人吃雞,愛軟滑的會選雞髀,愛有嚼頭、可啜骨的,會選雞翼,但強哥就有其五大心水位置。


雞上髀

第一位:雞上髀

強哥︰「上髀有骨、有肉、又有皮,皮下還有層箒喱,所以這件雞又滑又香。咬下時,骨髓也是香的。常說無骨雞好吃,其實有骨才是極品。」



雞翼轉彎位

第二位:雞翼轉彎位

強哥︰「翼彎位,即是手的轉彎。這部位又爽又滑,連骨也可以咀嚼的,但骨髓比雞上髀少。」



後胸

第三位:後胸

強哥︰「後胸即是近雞屁股那件肉,這兒會有較多油份,但油份零舍香,整件放入口非常嫩滑,但皮仍是爽的。」



前胸

第四位:前胸

強哥︰「是胸部最前面那件肉,近雞翼位位置。與後胸的分別是,後胸是滑的,前胸是有少少韌,較有彈性。」



雞背

第五位:雞背

強哥︰「所謂雞背,是指雞背部最中間那件肉,不前也不後,正中間,有骨、有皮、也有肉,最平均。」



華香雞荃灣海濱花園六座海霞閣地下121A號舖



記者︰黃依情攝影︰林栢鈞、伍慶泉編輯:梁浩維美術:孔文彬




來源: http://hk.apple.nextmedia.com/su ... t/20161201/19850605
飲食 五大 美味 部位 雞上 上髀 骨髓 夠香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317864

苟姑娘 拍片籲捐骨髓 救血癌女

1 : GS(14)@2017-02-05 10:48:26

苟芸慧和陸漢洋低調拍拖,卻又高調支持對方的一舉一動,陸漢洋最近在fb轉發紅十字會一段緊急呼籲,指一名女子侯欣欣於2013年戰勝淋巴癌,但去年不幸再被確診患上血癌,陸漢洋和幾位朋友發起行動,邀請演藝界人士拍片呼籲捐贈骨髓,包括女友苟姑娘、陳敏之、關心妍及陳小春等。陸漢洋昨日透過短訊回覆本報,表示認識患者侯欣欣,更有感而發發起今次行動:「嗰位係前國泰空姐,佢血癌復發,亦係谷德昭導演朋友嘅朋友,香港不嬲都係好有愛心嘅地方,所以香港紅十字會同香港骨髓庫都做咗好多嘢,希望幫助呢位華人空姐。」陸漢洋認為政府對捐贈骨髓宣傳力度不足:「骨髓移植或者畀人錯覺,係一個比較好恐怖嘅嘢,但其實現今科技,捐骨髓同捐血係差無幾分別。」採訪:嵐山




來源: http://hk.apple.nextmedia.com/entertainment/art/20170204/19917160
姑娘 拍片 籲捐 骨髓 血癌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325417

股票掌故 | 香港股票資訊 | 神州股票資訊 | 台股資訊 | 博客好文 | 文庫舊文 | 香港股票資訊 | 第一財經 | 微信公眾號 | Webb哥點將錄 | 港股專區 | 股海挪亞方舟 | 動漫遊戲音樂 | 好歌 | 動漫綜合 | RealBlog | 測試 | 強國 | 潮流潮物 [Fashion board] | 龍鳳大茶樓 | 文章保管庫 | 財經人物 | 智慧 | 世界之大,無奇不有 | 創業 | 股壇維基研發區 | 英文 | 財經書籍 | 期權期指輪天地 | 郊遊遠足 | 站務 | 飲食 | 國際經濟 | 上市公司新聞 | 美股專區 | 書藉及文章分享區 | 娛樂廣場 | 波馬風雲 | 政治民生區 | 財經專業機構 | 識飲色食 | 即市討論區 | 股票專業討論區 | 全球政治經濟社會區 | 建築 | I.T. | 馬後砲膠區之圖表 | 打工仔 | 蘋果專欄 | 雨傘革命 | Louis 先生投資時事分享區 | 地產 |
ZKIZ Archives @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