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KIZ Archives


專訪|樂視體育雷振劍:目標不止ESPN ,如今新浪體育、騰訊體育分拆也沒有機會了

來源: http://www.iheima.com/zixun/2016/0505/155615.shtml

專訪|樂視體育雷振劍:目標不止ESPN ,如今新浪體育、騰訊體育分拆也沒有機會了
楊曉鶴 楊曉鶴

專訪|樂視體育雷振劍:目標不止ESPN ,如今新浪體育、騰訊體育分拆也沒有機會了

現今體育產業並未形成的類似”BAT“割據的格局,應該說包括樂視體育在內的互聯網體育產業公司都有機會。

專訪

從樂視網分拆並且成立於2014年3月的樂視體育並不是體育產業的拓荒者,2012年成立、號稱擁有3千萬”JRS“的虎撲體育,曾擁有2010-2015年間NBA版權的新浪體育,都是更早的玩家。但樂視體育的成長速度確實令人側目,2016年4月13號,樂視體育宣布獲得80億B輪投資,估值215億元。按其估值,樂視體育已是中國最大的互聯網體育公司。

樂視體育的高速成長有適逢政策紅利的原因,2014年出臺的46號文件描述的“到2025年5萬億體育產業市場”像一劑”多巴胺”註入體育產業,在2014-15年一舉“引爆”體育產業,阿里、萬達、騰訊等巨頭紛紛入局,不完全統計,2015年互聯網體育行業投資猛增252%。

310056387120263064

資本的助推讓體育產業風生水起,但並非BAT出身卻成功上位的樂視體育,另一大成功原因是打法異常生猛,2億美元獲得英超3年獨家轉播權,27億元人民幣購買2年中超全媒體版權,樂視體育在體育版權爭奪中從不差錢;同時樂視體育的管理團隊不斷引入大牛—2014年前央視體育名嘴劉建宏,前新浪體育頻道合作總監於航,前盈方中國首席執行官馬國力相繼加盟,陣容堪稱豪華。

高額融資+超高估值,超豪華團隊+高成長性,樂視體育短短2年的成長史就像一部造夢史。“樂視體育應該是在互聯網公司里面在B輪階段最大最快的了,但我們認為B輪估值仍舊有點低,”樂視體育這艘航母的實際駕馭人雷振劍不無自豪的說(樂視體育 B輪融資準確數據是83億元,對外整數80億元公布)。但樂視體育的發展並非一片坦途,失去未來5年NBA直播版權如何打造豐富平臺內容,依靠有限年度版權建立的壁壘是否牢固,B輪80億元融資中簽署的上市對賭條約等等問題,對於一個80後文藝CEO(雷振劍曾於2003年任職新浪娛樂和音樂主編)都是巨大的挑戰。   

成長於國內體育爆發時間點

雷振劍2013年在三里屯和朋友聚會時接到賈躍亭的一個電話,問他要不要做體育,當時的考量是補充樂視網內容,促進樂視會員轉化,樂視網因此誕生了體育頻道。雷振劍說一直相信體育產業大有可為,可以去做體育內容當時很激動,但沒有想過能發展到今天的規模。“賈躍亭是騎行愛好者,我則從小的喬丹迷。兩個體育迷的激情燃燒,同時都下了很大功夫撲在這件事上,當時樂視網體育頻道在整個樂視業務體系里面已經成了成長最快的一條業務,幾乎月環比的用戶增長都是雙倍往上長,”雷振劍回憶樂視體育最開始的發展情況時說到。

而後樂視的生態打法亦趨成熟,這位樂視體育單獨發展建立了樣板,樂視體育最終在2014年3月分拆獨立,雷振劍成為這艘巨輪的掌舵人。這與直播領域的獨角獸—鬥魚誕生軌跡幾乎相同,鬥魚曾是在線彈幕網站生放送的遊戲板塊,當”鬥魚“這個遊戲直播子頻道關註人數爆發性增長時,就拆分獨立,通過不斷融資高速發展。他們的共性是正切合當時產業的爆發時機,前者是體育產業獲得前所未有的關註,後者是競技遊戲等泛娛樂產業正迎來爆發。

為何樂視對版權爭奪最兇

相比低調的阿里體育,布局體育電商、競猜彩票、約戰平臺等產業下遊,促進天貓體育用品售賣、並與淘寶彩票等各項業務結合,阿里體育要做中國體育經濟的基礎平臺,另一巨頭萬達則通過入股馬德里競技俱樂部20%股份、收購盈方體育、世界鐵人三項公司等掌控上遊IP生產資源。樂視體育的打法暴力且直接,大手筆購買知名賽事版權,更為迅速的拿到內容。雷振劍認為內容作為初始的入口是具有高價值的,也是最快速積聚起基礎用戶量的方法。在介紹樂視體育內容資源雷震劍介紹到:”樂視體育現在全年差不多有1.6萬場的比賽,獨家掌握國內體育第一IP、第二IP資源,每年1.6萬場已經覆蓋了幾乎所有你能想象到的項目,而且這個版權周期都是3-5年。”

54446108102504792

同時雷振劍認為體育產業里面,體育的內容平臺和媒體屬性是處在產業鏈的中間位置,雷振劍相信這有一個最大的好處是,通過內容版權往上下遊走的半徑和路徑一定是最短和最快的,它可以更快速地構建起一個產業鏈和開放生態的閉環。但曾作為樂視網主編的雷振劍希望體育產業在試錯的過程可以縮短,不能像在影視、視頻那麽長時間的燒錢。盡快從依靠內容從樂視網的2B的商業模式,轉型成為樂視體育2C的互聯網公司。

盡管樂視體育如願的拿下英超和中超等優質IP,但痛失NBA這一在國內有3億+受眾的賽事資源,采訪時雷振劍不無遺憾地說“當時我們比騰訊的決心大多了,最後的價格比他還高20%。但當時正處於賈躍亭在國外“考察”的敏感時期,NBA作為一家很保守的美國公司來說,不可能在那個時候給我們”事後賈躍亭曾建議避開競爭激烈的轉播權競爭市場,進入受關註較小的賽事市場。但畢竟在體育市場里也存在“二八效應”,即熱門賽事才是影響力和流量的保證。

樂視體育更註重生態布局 

樂視體育高速發展並非因為沒有強有力的對手,國字號的CNTV5,背靠體量巨大母公司的新浪體育、騰訊體育等等都不可小覷。“重要的一點是我們本身的商業模式具有很強的邏輯性,從樂視大的生態商業模式來說,從平臺到內容、終端、應用的模式已經成熟,複制到樂視體育,依靠版權內容,迅速在賽事運營、智能硬件和增值服務等方面聯動起來,可以很快的建立生態體系。”雷振劍在強調樂視體育的生態布局如是說,並認為樂視體育的壁壘已經很高,“體育產業的資源的稀缺性遠遠大於電影和其他資源,這個東西就是除了一就沒有二。基於互聯網的內容平臺往上遊走,進入賽事、場館、球隊、人4個IP的核心構成,在4個IP的核心領域,從我自身的判斷,因為這個產業沒有第三方數據,我自己判斷都已經做到了這個差不多第一的位置。”

樂視分拆樂視體育的做法帶個大家一個疑問:新浪體育、騰訊體育目前都只是母公司的事業部,分拆是否會取得樂視體育的發展速度?雷振劍認為邏輯上來說都可以,但並不認為在目前的產業里面,其他家任何一家互聯網公司有機會。”坦率地說在我看來,新浪體育、騰訊體育除了生態模式不完善,更大的差別就是賈躍亭,其他家很難願意拿出30%的股權給團隊,這個池子也是大部分體制內的創業從來沒有的,基本上能有15%就不錯。“

703420141570707899

國內體育產業仍處於發展初期 發展空間巨大

目前國內的體育產業產值占GDP比重約為0.7%,在世界範圍內,發達國家產體育產業增加值大約占GDP1%—3%,目前體育產業正走出政策主導,市場化程度低的桎梏。在2025年體育產業5萬億願景下,現今體育產業並未形成的類似”BAT“割據的格局,應該說包括樂視體育在內的互聯網體育產業公司都有機會。

雷振劍在關於樂視體育未來想象空間時說:“樂視體育可以看幾個參照物,Nike公司的市值在1000億美元左右,ESPN(美國的娛樂與體育節目電視網)沒有上市,估值應該在500億(美元)左右。體育產業在中國才剛剛開始,即使我們2018年、2019年上市了,體育產業在中國才發展了三五年,基於中國巨大的愛好體育人口基數,所以我相信樂視體育未來的成長的空間一定可以大於ESPN”。

“文藝CEO”雷振劍最後充滿情懷的說道:我們的使命是讓每個人更好地參與體育,讓真正的體育能夠走進每個健全人格的心目中,成為生活方式中不可分離的部分。當我們老了,能夠祖孫三代去支持屬於每座城市的球隊,這是我最大的希望。

309490419270071498

樂視體育 空間
贊(...)
文章評論
匿名用戶
發布
專訪 樂視 體育 雷振 振劍 目標 不止 ESPN 如今 新浪 騰訊 分拆 沒有 機會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194949

樂視體育CEO雷振劍: 近期將公布融資重大變化

12月7日上午9:30,電通創意廣場13號樓里,一身運動裝的樂視體育CEO雷振劍和往常一樣,快步跑上了二樓的辦公室。

一天前,樂視體育被曝開始進行10%的“人員優化”,緊接著,樂視網股價再度跳水,跌幅一度超過9%;樂視網12月7日緊急停牌。

“2016年對我來說,和老賈(賈躍亭)的感受類似,‘冰火兩重天’,業務高速成長收獲了掌聲,更加刻苦銘心地看到了不少挑戰。”雷振劍對第一財經記者感慨。

在采訪中,雷振劍回應了關於“人員優化”的情況,並稱“不能永遠享受往前沖的快感,你會發現你往後一看,後面的戰場來不及打掃”。

對於備受關註的資金問題,他對記者表示,上市公司絕對不可能向樂視體育這邊進行拆借,樂視體育有自己的使用節奏。如果不出意外,未來1~2月,樂視體育將公布在資金方面特別是融資上的重大變化。

反思:“舒適區里無法革命”

2016年,樂視體育B輪融資過後的表現,讓雷振劍改變了思考的方式。

過去的兩年里,他關註的重點還是樂視體育的市場份額和用戶數,這也是樂視體育創業前兩年的野蠻生長階段。直到今年B輪融資後,雷振劍說,發現在公司高速發展過程中,很多基本面上沒有得到實質的改善,引發出了很多問題,踩了不少地雷。

最典型的就是今年7月國際冠軍杯的臨時取消事件。雷振劍對第一財經記者坦言,這是樂視在業務上比較大的一個挫折,“對於我們看待每一塊業務良性發展是特別大的教訓和啟示”。

雷振劍坦言,賽事被取消,縱然有不少客觀理由,但對他自己來講,歸根結底還是樂視體育自己核心能力和組織結構不夠完善的原因。此前樂視體育通過高舉高打、快速獲取用戶的方式,很快建立市場地位,但要再往垂直、做深做透的時候,“你會發現我們的能力、資源還不匹配。”

此外,雖然今年樂視體育轉播了很多比賽,但他認為很多比賽並沒有給用戶提供最好的體驗,“在這種情況下其實對我的觸動就會比較大,我們是不是還要那麽去做?我們是不是可以用更好的方法做?”

這也讓雷振劍開始反思:樂視體育是不是還是繼續用百米賽跑的速度去跑這場馬拉松式的創業?“這一定是不可持續的,也一定是不持久的,所以我們已經在思考,我們在保持公司快速發展的同時,能否更加好地解決我們在經營基本面的問題。”

而對於人員“優化”,雷振劍對第一財經記者稱,其實樂視體育從2014年開始創業時,就希望以8%~10%的比例進行人員優化,但因為公司快速擴張導致遲遲沒有執行。因此,從下半年開始,組織不夠完善、核心能力不夠匹配造成的問題開始顯現。

“調整恰恰又趕上年度整個樂視的風波,時間上確實是趕上了。”雷振劍說這其實也是件好事情,“因為在舒適區里你沒法完成自我革命、自我顛覆。”

他同時告訴記者,按照規劃,2017年樂視體育會繼續擴大人員規模,屆時不會低於1500人,“但是目前這個階段,我一定要讓我的團隊具備足夠的戰鬥力。”

從蒙眼狂奔到追求正向盈利

“奮不顧身往前沖,從來不往後面看。”面對記者,雷振劍直言不諱地評價自己的性格。

他說,樂視體育的轉變要從他自己開始,“如果還是我們之前的打法,永遠去享受你往前沖的快感的時候,你會發現你往後一看,後面的戰場來不及打掃。”

如果按照過去的做法,在獲得大量版權後,樂視體育只要做好直播、把用戶數做下來就算成功,但現在,更重要的是把用戶數做起來之後要產生經營的效益。

“樂視體育對頭部的頂級內容永遠是嗜血的狀態。”雷振劍說,但在2017年,不能非理性地投資一些極其高溢價的產品或內容,價格將以商業模式為前提,最核心的還是要看其“損益”。

他提到,此前樂視體育曾做過多次推演,如果在現有的體育新媒體市場格局保持不變,現有的媒體成本保持不變情況下,新媒體業務永遠會是-20%毛利。雷振劍說,現在樂視體育希望在搭建生態的過程中,通過媒體產生大量的用戶,進而產生新的業務支點,這也是樂視體育近日調整架構,成立新媒體及線上事業群、線下商業事業群和體育消費業務事業群等三個事業群的重要原因。

此外,樂視體育每個業務單元都將成為一個獨立的經營主體,制定合理的P&L(損益),嚴格執行KPI考核。其業務負責人既擁有相應的經營權利,也要承擔相關的業績指標。

雷振劍告訴記者,在自己對於樂視體育2017年的初步規劃當中,上述三條主營業務線的目標是不一樣的。第一,在媒體業務的目標,希望把負毛利控制在30%~50%之間;第二,線下商業和消費品部分要實現正向利潤,產生凈利潤。

而對於此前樂視體育圍繞賽事、版權、彩票、大數據、體育經紀等多項業務進行的多點布局,雷振劍也對記者坦言,面對如此多的業務,接下來會進行節奏上的調整。

例如,其中一些跑得又快又穩的業務,如媒體業務,未來樂視體育會用更大力度去加強資源匹配,加強其核心能力;而一些跑得不夠好的業務,如校園足球、培訓等,離樂視體育的核心優勢有一定距離,而且這些業務本身的社會化參與度較高,樂視可能會放一放或者沒有必要繼續做下去。

他同時告訴記者,樂視體育現在對於2018年年底提交上市材料的計劃沒有變化,現在也在尋求多個上市的通道。但在目前這個階段,自己並不希望團隊和員工考慮上市的事情。“這時候我覺得恰恰每一個人包括我在內,都應該把我們現在的產品和服務做好,我覺得這才是最最重要的,也是最需要去幹的事情,我覺得上市的路徑其實你業務做好了,自然而然整個路徑是非常順的。”

“如果用一句概括:樂視要開始止損了。”一位長期觀察樂視的人士這樣對記者說。

而此前曾參加樂視投資者交流會的深圳榕樹投資總經理翟敬勇對第一財經記者直言,自己己對樂視最大的疑問是:“現實和夢想誰能跑贏誰?”在他看來,樂視需要壯士斷腕,專註於大屏做到極致,而不是把精力鋪在多條燒錢的非上市業務上。

對樂視體育而言,它的競爭者並不算少。包括萬達、阿里、暴風等都已紛紛大量巨頭紛紛布局卡位體育產業。在這背後,根據2014年國務院正式發布《關於加快發展體育產業促進體育消費的若幹意見》,其中指出:“到2025年,中國體育產業總規模超過5萬億元,增加值2萬億元。”體育產業已然成為資本市場又一風口。

此前,阿里體育COO余星宇在被問及與樂視體育生態的不同時,曾對記者評價,“樂視所說的生態圈有它的一個整體布局和思考,並不等於是平臺,但兩者又是有某些共通性的。比如有些公司做手機也做大數據運營,就是一個生態圈,是業務的閉環。”

樂視 體育 CEO 雷振 振劍 近期 將公 公布 融資 重大 變化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26464

樂視體育高層紛紛出走?雷振劍、劉建宏否認已經離職

5月19日消息,今日有媒體爆料稱,樂視體育聯席總裁劉建宏、首席營銷官強煒已於近期離職,CEO雷振劍也已遞交辭呈。對此,第一財經獲悉,雷振劍與劉建宏均予以否認。

今日網上有媒體爆料稱,前央視知名主持人、樂視體育首席內容官劉建宏,首席營銷官強煒已於近期離職,CEO雷振劍雖然仍在留守,但也已經向公司遞交辭呈。消息人士透露,強煒將加入探路者公司,而劉建宏的去處目前仍未確定。

但是隨後雷振劍與劉建宏均在個人微信朋友圈發文予以否認,以下為劉建宏與雷振劍朋友圈具體內容:

同時樂視體育向第一財經發布聲明表示,首先公司的確在根據業務調整制定人員優化方案,但並沒有開啟,可以肯定的是目前所有傳言都不屬實。其次高管離職是假新聞,高管表示十分不解傳言者的目的,並表示會與樂視體育風雨同舟。

近來,樂視體育接連有多位高管離職。3月23日,樂視任命樂視控股亞太區總裁、兼LeEco香港CEO高峻兼任樂視體育COO,原COO於航已經離職。同期離職的還有樂視體育總裁張誌勇。

同時,樂視體育將大規模裁員的消息不斷,據網上懶熊體育報道的消息,其中智能硬件部門完全撤銷,付費會員部和市場部裁員至少50%。

自孫宏斌投資樂視後,樂視體育調整不斷,在3月融創中國的業績發布會上,孫宏斌曾表示:“非上市體系這塊兒,我們一直推動它該賣的賣,該合作的合作,讓它盡快變得正常。包括手機也好,體育也好,其實我們也都花了很多精力在看,不是要去買它,是推動它,去合作、去賣掉,去解決資金問題。”

樂視 體育 高層 紛紛 出走 雷振 振劍 劍、 、劉 建宏 否認 已經 離職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49797


ZKIZ Archives @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