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KIZ Archives


關切旺中購併案 謝國樑賠了夫人又折兵

2011-10-31  TWM




為了旺中寬頻購併案,NCC(國家傳播通訊委員會)十月二十四日召開公聽會,台灣媒體觀察協會等諸多社團立場鮮明表態反對,在場外高舉「媒體庫撕啦,旺旺 佔你家」標語,抗議旺中寬頻收購TVBS、八大、Discovery等十一家系統商與全球數位多媒體公司。現場除了壹電視和公視外,其他電視台不約而同集 體缺席,似乎是趨吉避凶,以免影響未來合作關係。

同樣為了旺中寬頻購併案,新頭殼(newtalk)網站在九月二日刊登一則網路新聞「旺旺併中嘉案╱藍委兩度施壓NCC」,為了國民黨立委謝國樑到底是 「選民服務」?還是對NCC「施壓」?負責人蘇正平和記者林朝億雙雙被告毀謗,民、刑事官司並進,而且還執行假扣押兩人每月三分之一薪水。這場官司引起台 灣新聞界群起抨擊,被認為是政治人物利用司法手段,傷害台灣的新聞自由。

旺中寬頻董事長蔡紹中是旺旺控股、《中國時報》董事長蔡衍明兒子。國民黨的「三中」交易,蔡衍明買下《中國時報》、中天電視後,難免引起各界關注他們更進 一步的媒體購併行為。

明年是台灣數位電視元年,有線電視將更深入家戶之中,影響力更大,任何有可能造成媒體「壟斷」或「寡占」的行為,都該被放大鏡檢視。

(林瑩秋)


關切 旺中 購併案 購併 謝國 國樑 樑賠 賠了 夫人 又折 折兵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8924

虧損百億燒到本業 面板夢一場空 八十四歲不拚了 許文龍放手奇美電 僵持兩年多的奇美電兩大股東爭執大戲,終於在許文龍家族全面退出奇美電董事會後,畫下句點。宣布退出後的第三天,許文龍在自家宅邸拉琴、宴客,透露出他的好心情。他很清楚,無法再為奇美電打拚,只能選擇放手。 撰文‧賴筱凡 五月十八日,就在奇美集團創辦人許文龍捐贈博物館的那個下午,一場小型演奏會緊接著在許文龍家上演。琴聲如訴,緩緩自小提琴弦上滑出,就好像許文龍這天的好心情一般,在他心裡,企業是一時的,唯有博物館與醫院之於社會的貢獻,才能長存。 這是奇美實業宣布全面退出奇美電董事會後的第三天,許文龍表現平靜,「最困難的時候,已經過了。」貼近許文龍身邊的人士透露,奇美電與群創合併走一遭,經歷整合問題、美國反壟斷訴訟案,乃至於龐大的債務問題,五月十五日奇美實業全面退出奇美電董事會後,許文龍心中的大石終於放下。 據了解,許家不得不壯士斷腕,從去年奇美實業年報可窺一二。過去石化業有「北台塑、南奇美」兩強,奇美實業更是公認的幸福企業,但去年在龐大轉投資的業外損失拖累下,竟繳出五十年來最大虧損成績單,在本業獲利僅七十一.九七億元,不若前三年的逾百億元水準,認列投資損失達一一九億元,最後每股稅後虧損達二.二一元,原來奇美電大虧六四七億元的那把火,已經燒到奇美實業。 幸福企業五十年首見虧損 二○一一年,面板業的景氣蕭條,等不到面板報價回穩,奇美電大虧六四七億元,時任奇美電董事長的廖錦祥,為了奇美電銀行聯貸,擔心到耳中風,「他們都很清楚,聯貸案這關不過,奇美實業也會被拖下水,光看他們手上奇美電股票幾乎都質押,就曉得壓力有多大。」知情人士透露,即使奇美電與群創合併,但給許文龍家族的壓力未減。 眼看奇美電虧損累累,奇美實業只好進行內部大瘦身,「只要資源重疊的部分就整合,cost down再cost down。」奇美實業的員工私下抱怨,「虧錢的明明是(奇美)電子,卻連(奇美)實業也要一起苦。」對於奇美實業五十餘年的幸福企業員工來說,「打從○八年金融海嘯,奇美電大虧開始,奇美實業就不再幸福。」確實,過去一年來,奇美實業的營運費用大幅削減,以前一年營業費用得支出一四八億元,去年縮減到八十六億元。「(奇美實業總經理)趙令瑜上台後,整頓得很厲害,但一切還在常軌。」貼近許家身邊的人士不諱言,趙令瑜節省支出不遺餘力。 一頭灰白頭髮,面對記者追問,趙令瑜總是秉持著低調原則,一貫的笑容、快步離開,但奇美實業上下都知道,這位從基層做起的總經理,採購人員在他眼皮底下,很難搞鬼。 如果年輕三十歲 就跟它拚不過,奇美電的虧損壓力越來越大,即使奇美實業的塑化本業撐住,卻挺不住轉投資的虧損一再擴大。 甚至,奇美電兩大股東之間的矛盾,還倒打奇美實業一巴掌。 奇美電內部人士透露,在群創班底進入奇美電之後,奇美電董事長段行建把採購、財務等大權一手攬,過去奇美實業提供奇美電需要的塑化原料,可是,去年奇美實業送去的報價,居然被打回票。 這看在老奇美人眼裡,幾乎是大忌,「或許兩家公司的關係不若以往,但面對奇美電這種態度,奇美實業能忍嗎?」對此,奇美電發言人陳彥松回應,任何採購案都有其程序,奇美電不會因供應商不同而有差異,實在無需擴大解釋。 隨著外界不斷用放大鏡檢視奇美電兩大股東的關係,許文龍家族與鴻海之間的裂痕更大。就在奇美電董事會召開前兩周,許文龍家族的代表直接向段行建開口,決定全面退出奇美電董事會。段行建馬上表達挽留之意,卻已留不住許家要退出奇美電的決心。 「我很清楚,如果今天年輕個三十歲,還可能跟它(面板)拚,但我已經八十四歲,能做的有限。」許文龍曾私下和身邊的人如此透露。 最終,奇美實業不得不放手,「或許(許文龍家族)退出,對奇美電好、對奇美實業也好,許董、廖董都比以往寬心得多,所以還能釣魚、拉琴,心情也不像去年跟著銀行聯貸起伏。」知情人士說。 面對外界猜測是否要將股權轉手中資,或讓奇美電引入其他策略聯盟對象,許家人揮了揮手,「許董的立場很清楚,他是重然諾的人,答應銀行團的(對奇美電)增資都會繼續做,其他的就留給段總安排。」許文龍八十四歲的人生,從石化業起家,拓展到電子產業,要投入面板業時,他曾問當時奇美實業總經理何昭陽一句:「賠了,會不會影響到奇美實業?」何昭陽很明確地回答,「不會。」然而,時光移轉,面板景氣不再如他們當年所想,奇美電的百億虧損終究還是燒到奇美實業門口,為奇美電、也為了奇美實業好,許文龍的面板大業最終還是一場夢。

2012-5-28 TWM




僵持兩年多的奇美電兩大股東爭執大戲,終於在許文龍家族全面退出奇美電董事會後,畫下句點。宣布退出後的第三天,許文龍在自家宅邸拉琴、宴客,透露出他的好心情。他很清楚,無法再為奇美電打拚,只能選擇放手。

撰文‧賴筱凡

五月十八日,就在奇美集團創辦人許文龍捐贈博物館的那個下午,一場小型演奏會緊接著在許文龍家上演。琴聲如訴,緩緩自小提琴弦上滑出,就好像許文龍這天的好心情一般,在他心裡,企業是一時的,唯有博物館與醫院之於社會的貢獻,才能長存。

這是奇美實業宣布全面退出奇美電董事會後的第三天,許文龍表現平靜,「最困難的時候,已經過了。」貼近許文龍身邊的人士透露,奇美電與群創合併走一遭,經 歷整合問題、美國反壟斷訴訟案,乃至於龐大的債務問題,五月十五日奇美實業全面退出奇美電董事會後,許文龍心中的大石終於放下。

據了解,許家不得不壯士斷腕,從去年奇美實業年報可窺一二。過去石化業有「北台塑、南奇美」兩強,奇美實業更是公認的幸福企業,但去年在龐大轉投資的業外 損失拖累下,竟繳出五十年來最大虧損成績單,在本業獲利僅七十一.九七億元,不若前三年的逾百億元水準,認列投資損失達一一九億元,最後每股稅後虧損達 二.二一元,原來奇美電大虧六四七億元的那把火,已經燒到奇美實業。

幸福企業五十年首見虧損

二○一一年,面板業的景氣蕭條,等不到面板報價回穩,奇美電大虧六四七億元,時任奇美電董事長的廖錦祥,為了奇美電銀行聯貸,擔心到耳中風,「他們都很清 楚,聯貸案這關不過,奇美實業也會被拖下水,光看他們手上奇美電股票幾乎都質押,就曉得壓力有多大。」知情人士透露,即使奇美電與群創合併,但給許文龍家 族的壓力未減。

眼看奇美電虧損累累,奇美實業只好進行內部大瘦身,「只要資源重疊的部分就整合,cost down再cost down。」奇美實業的員工私下抱怨,「虧錢的明明是(奇美)電子,卻連(奇美)實業也要一起苦。」對於奇美實業五十餘年的幸福企業員工來說,「打從○八 年金融海嘯,奇美電大虧開始,奇美實業就不再幸福。」確實,過去一年來,奇美實業的營運費用大幅削減,以前一年營業費用得支出一四八億元,去年縮減到八十 六億元。「(奇美實業總經理)趙令瑜上台後,整頓得很厲害,但一切還在常軌。」貼近許家身邊的人士不諱言,趙令瑜節省支出不遺餘力。

一頭灰白頭髮,面對記者追問,趙令瑜總是秉持著低調原則,一貫的笑容、快步離開,但奇美實業上下都知道,這位從基層做起的總經理,採購人員在他眼皮底下,很難搞鬼。

如果年輕三十歲 就跟它拚不過,奇美電的虧損壓力越來越大,即使奇美實業的塑化本業撐住,卻挺不住轉投資的虧損一再擴大。

甚至,奇美電兩大股東之間的矛盾,還倒打奇美實業一巴掌。

奇美電內部人士透露,在群創班底進入奇美電之後,奇美電董事長段行建把採購、財務等大權一手攬,過去奇美實業提供奇美電需要的塑化原料,可是,去年奇美實業送去的報價,居然被打回票。

這看在老奇美人眼裡,幾乎是大忌,「或許兩家公司的關係不若以往,但面對奇美電這種態度,奇美實業能忍嗎?」對此,奇美電發言人陳彥松回應,任何採購案都有其程序,奇美電不會因供應商不同而有差異,實在無需擴大解釋。

隨著外界不斷用放大鏡檢視奇美電兩大股東的關係,許文龍家族與鴻海之間的裂痕更大。就在奇美電董事會召開前兩周,許文龍家族的代表直接向段行建開口,決定全面退出奇美電董事會。段行建馬上表達挽留之意,卻已留不住許家要退出奇美電的決心。

「我很清楚,如果今天年輕個三十歲,還可能跟它(面板)拚,但我已經八十四歲,能做的有限。」許文龍曾私下和身邊的人如此透露。

最終,奇美實業不得不放手,「或許(許文龍家族)退出,對奇美電好、對奇美實業也好,許董、廖董都比以往寬心得多,所以還能釣魚、拉琴,心情也不像去年跟著銀行聯貸起伏。」知情人士說。

面對外界猜測是否要將股權轉手中資,或讓奇美電引入其他策略聯盟對象,許家人揮了揮手,「許董的立場很清楚,他是重然諾的人,答應銀行團的(對奇美電)增 資都會繼續做,其他的就留給段總安排。」許文龍八十四歲的人生,從石化業起家,拓展到電子產業,要投入面板業時,他曾問當時奇美實業總經理何昭陽一句: 「賠了,會不會影響到奇美實業?」何昭陽很明確地回答,「不會。」然而,時光移轉,面板景氣不再如他們當年所想,奇美電的百億虧損終究還是燒到奇美實業門 口,為奇美電、也為了奇美實業好,許文龍的面板大業最終還是一場夢。

 
虧損 百億 億燒 燒到 本業 面板 夢一 一場 場空 八十 十四 四歲 歲不 不拚 拚了 文龍 放手 奇美 僵持 兩年 年多 多的 電兩 兩大 股東 爭執 大戲 終於 在許 家族 全面 退出 董事會 董事 畫下 句點 宣布 後的 的第 第三 三天 自家 宅邸 拉琴 宴客 露出 他的 好心情 好心 他很 清楚 無法 再為 電打 打拚 只能 選擇 撰文 賴筱 筱凡 五月 十八日 就在 集團 創辦人 創辦 捐贈 博物館 博物 那個 下午 小型 演奏會 演奏 緊接著 緊接 上演 琴聲 如訴 緩緩 自小 提琴 弦上 上滑 滑出 好像 這天 一般 在他 心裡 企業 一時 唯有 醫院 之於 社會 貢獻 才能 長存 這是 實業 表現 平靜 困難 時候 經過 貼近 身邊 人士 透露 電與 與群 群創 合併 走一 一遭 經歷 整合 問題 美國 反壟斷 訴訟案 訴訟 乃至 龐大 債務 十五日 許文 龍心 中的 大石 放下 據了 了解 許家 不得不 不得 壯士 斷腕 去年 年報 可窺 窺一 一二 過去 石化 業有 北臺 臺塑 塑、 、南 兩強 更是 公認 幸福 投資 的業 業外 損失 拖累 竟繳 繳出 出五 五十 年來 最大 成績單 成績 獲利 僅七 七十 十一 九七 七億 億元 不若 若前 前三 三年 年的 的逾 逾百 水準 認列 達一 一一 一九 九億 最後 每股 稅後 達二 一元 原來 電大 虧六 六四 四七 元的 的那 那把 把火 已經 十年 年首 首見 一年 業的 景氣 蕭條 不到 報價 回穩 時任 董事長 的廖 廖錦 錦祥 為了 銀行 聯貸 擔心 到耳 中風 他們 都很 貸案 案這 這關 不過 也會 會被 被拖 下水 光看 手上 股票 幾乎 質押 曉得 壓力 有多 多大 知情 即使 但給 給許 未減 眼看 累累 只好 進行 內部 瘦身 只要 資源 重疊 部分 cost down 員工 私下 抱怨 虧錢 錢的 明明 電子 卻連 也要 一起 對於 餘年 來說 打從 年金 海嘯 開始 不再 確實 營運 費用 大幅 削減 以前 營業 支出 一四 四八 八億 縮減 到八 十六 六億 總經理 趙令 令瑜 瑜上 上臺 臺後 整頓 得很 厲害 一切 還在 常軌 諱言 節省 不遺 餘力 一頭 灰白 頭髮 面對 記者 追問 總是 秉持 低調 原則 一貫 笑容 快步 離開 上下 知道 這位 基層 做起 採購 人員 眼皮 底下 很難 搞鬼 如果 年輕 三十 十歲 就跟 跟它 它拚 電的 越來越 越來 塑化 撐住 卻挺 不住 一再 擴大 甚至 之間 矛盾 還倒 倒打 巴掌 在群 班底 進入 之後 段行 行建 建把 財務 大權 一手 提供 需要 原料 可是 送去 去的 居然 被打 打回 回票 這看 看在 在老 老奇 美人 眼裡 大忌 或許 兩家 公司 關係 以往 這種 態度 能忍 忍嗎 對此 發言人 發言 陳彥 回應 任何 案都 都有 有其 程序 不會 供應商 供應 不同 而有 差異 實在 無需 解釋 隨著 外界 不斷 放大鏡 放大 檢視 與鴻 鴻海 裂痕 更大 召開 前兩 兩周 代表 直接 向段 開口 決定 建馬 表達 挽留 之意 卻已 已留 決心 我很 今天 個三 可能 但我 能做 做的 有限 的人 如此 最終 電好 好、 、對 也好 許董 董、 、廖 廖董 董都 都比 寬心 得多 所以 還能 釣魚 心情 也不 不像 跟著 起伏 猜測 是否 要將 股權 轉手 中資 或讓 引入 其他 策略 聯盟 對象 家人 揮了 揮手 董的 立場 他是 是重 然諾 答應 團的 增資 都會 繼續 的就 留給 段總 安排 歲的 人生 起家 拓展 產業 投入 業時 他曾 當時 昭陽 一句 賠了 影響 明確 回答 然而 時光 移轉 當年 所想 的百 終究 還是 門口 電、 、也 大業 場夢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34041

仇富浪潮讓經濟與財政賠了夫人又折兵 法國富人稅對台灣的啟示

2012-12-24  TWM
 
 

 

法國總統歐蘭德對富豪課徵七五%的超高富人稅,引發巨富出走國外避稅,在法國經濟困頓之際,民粹加上仇富推動「公平正義」的政策,真能達到增加稅收、降低貧富差距之效?還是只點燃階級鬥爭的引信,讓經濟與財政雪上加霜?

撰文‧楊政諭

法國總統歐蘭德扛著公平正義大旗,將對法國富豪(年收入超過一百萬歐元,約三千八百萬元新台幣)課徵七五%稅率的超高個人所得稅,目的是讓富人付出更多稅金來充實法國財政,並平衡貧富差距。

IMF(國際貨幣基金)立即批評這項政策,並於十一月間指出該政策無助提升經濟,反將使法國流失競爭力。悲觀預言的實現來得又急又快,近來法國巨富已啟動遠離法國的避稅出走潮。

根據安侯建業會計師事務所(KPMG)調查,西歐國家平均最高個人所得稅率四六.一%、東歐一六.七%,連一般印象稅很重的北歐,平均最高個人所得稅率也只有三六.五%。歐蘭德旱地拔蔥式調高富人稅率到七五%,遠遠超越原以五七%稅率排名「富人稅之冠」的瑞典。

狠砍富人的作法廣受法國選民支持,據調查,不論左派右派選民,對此政策的支持度都高達八成上下,但卻讓法國企業界及巨富們哀鴻遍野。近期逃出法國的知名案例,是演出「大鼻子情聖」的法國影帝傑哈德巴狄厄,他宣布放棄法國籍改入籍比利時,被法國總理艾侯批評「可悲」,巴狄厄沉痛回應:「四十五年來,我已付了一億四千五百萬歐元的稅,我讓八十個人有工作??我拒絕『可悲』這字眼。」知名精品路易威登(LVMH)集團董事長阿爾諾也因要入籍比利時,被法國左派媒體《解放報》以頭版大標寫道「快滾,有錢的白癡」。貧富階級的裂痕日漸擴大,法國精英持續外逃,職業更廣及知名歌手、模特兒、米其林三星廚師等,而英國首相卡麥隆則落井下石地說:「會鋪著紅地毯迎接法國的避稅富人。」法國暴衝式地追求公平正義,固然能獲民意一時支持,但後續影響恐怕是「不可承受之重」。法國如今的窘境,與馬政府今年以來強推證所稅頗可類比,過程中,不僅已嚴重傷害股市量能,更達不到所得重分配的「公平」效果。

在揮舞公平大旗推行改革時,更應審慎考量實際的後續影響,若是空喊口號,未經周延討論就一古腦兒地戴著鋼盔向前衝,結果恐怕就是衝向懸崖。

另類G8

全球富人稅最重的

主要工業國家

國家 稅率

法 國 75%

瑞 典 57%

日 本 50%

英 國 50%

德 國 45%

義大利 43%

美 國 35%

加拿大 29%

資料來源:KPMG

仇富 浪潮 經濟 財政 賠了 夫人 又折 折兵 法國 富人 稅對 對臺 臺灣 灣的 啟示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41848

誠品書店吳清友:感謝上天讓我賠了15年的錢

http://www.iheima.com/forum.php?mod=viewthread&tid=42992

  每一個生命來到這個世上都有他的功課,我們每個人都有不同的因緣。對我而言,經歷了上天賜給我的先天性心血管疾病,經歷了年少的貧困,雖然非常幸運地在工作了十幾年後獲得了豐厚的財富,但在30多歲時我開始反省生命。


  上世紀50年代,我出生在台灣省西南沿海地區,是全家表現最差的孩子,但我一直相信自己的心靈是善良的。「誠」字是我們家的家訓,父親常講「財物有時而盡,唯有『誠』字是終身受用不盡的。」


  我在30多歲時蒙天眷顧,在極短的時間裡累積了很多財富。但其實內心是不安的,我認為自己是漂泊的,明白金錢和物質無法直接安慰我的靈魂。


  當時我經營著一個小公司,自覺產生了瓶頸,所以我上了很多不同的課。上管理學的時候,看了一本書叫《靈機實務》,其中提到一個新的概念:「當你做一個新計劃的時候,可不可以把你的一切想法歸零再去考慮呢?」


  我是在30歲時讀到這本書,其中具體內容已經不記得了,但這本書所講的「靈機」讓我問自己兩個問題:假如說一切歸零,不做原來的行業,我做什麼?第二個問題是,如果我的生命歸零,生命重新開始我又期待什麼?


  坦白說「生命歸零」,我是被迫的。因為我的心臟手術在當年是很危險的,很有可能沒有機會再見陽光。在病痛之後,我心裡非常迷茫:錢是有的,但生命與存在是無常的。我自己是無明的,是沒有智慧的。在那個年代的我活得有一點不自在,所以試圖去尋找一個所謂理直氣壯活下去的理由。


  在這個時候我開始閱讀哲學和心理學方面的書:《弘一大師傳》和史懷哲先生的《文明的哲學》,這兩本書給了我最重要的影響。


  史懷哲先生有一段話說:這種肯定的信念是要求我們構想出使個人的、社會的以及全人類的物質與精神臻於完美的理想。大自然是上帝最偉大的創作,人類最偉大的創作盡在書本當中。


  而我沒有那種勇氣選擇弘一大師那一條路,坦白說,經營誠品書店也不過是一個心靈生活的逃兵。


  但這開啟了我對經營書店的興趣,在此之前我對書店完全沒有概念。


  從這之後,我開始考慮所謂人生的價值到底在哪裡?我提出了人文、藝術、創意和生活為理念的誠品之旅,也就是善、美,不斷的精進。正是這個理念讓我堅持下來。


  因為病痛的關係,我沒有辦法按照商學院的理念做五年、十年的長遠規劃。我必須要考慮的是當下的每一步,唯有這樣才能安撫我的心靈。我本來以為準備一點小本錢可以賠個5-8年,沒想到一賠就是15年。


  我要感謝上天讓我賠了15年的錢,使得我有機會第二次看清自己。第一次看到自己,是當我的財富超過生活的所需之後,我覺得錢對自己已不再那麼重要。經歷了誠品的連續15年虧損後,我看到了自己對生命的態度是誠懇的。可能我的這種誠懇在很多人看來是執迷不悟,是不知變通。


  誠品書店連續虧損15年,對於商學院來說這可能不是一個好的案例。但我從中明白一個道理,當一個企業的規模和影響力都不夠大,沒有被絕大多數人認可的時候,即便有再好的理念,賠錢是一定的。一方面是我的經營能力有問題,另一方面是「利」他做得不夠好,不夠多。


  所以,企業家們最好是能賺取心安理得的利潤,只有「利」他之後,才能賺取真正屬於自己的財富。


  你賣一本八卦雜誌和賣一本好書,在POS機上可能顯示的都是25塊人民幣,但是有良心的經營者會知道,它所包含的意義是不同的。


  誠品在台灣有幾個特殊的點,其中有的點是在醫院。每當我看到病人們在我們賣簡餐的地方吃一碗熱騰騰的面,這帶給我的感動和他們在普通購物中心裡吃麵的感覺是不同的。


  誠品書店大約有400個公共座位,從零售店經營角度來看,這些座位是沒有價值的,是無效的,應該拿來擺更多的書和商品。但誠品書店做出了擺放公共座位的決定。


  開連鎖店的人都明白,簡單複製可以降低成本,加速擴張。但為什麼每一家誠品書店都有與眾不同之處,書的組合不一樣,裝修的空間和風格都不一樣呢?在台灣大學裡開設的誠品書店,無論是空間設計,還是裝修材料都非常簡樸,但風格明顯。因為我們知道那個空間是學生們進出的地方,我們不必去用光亮的大理石和豪華的材料裝修。我們希望學生走進書店後,能讓他們覺得這個空間是屬於他們的一部分,體會到人和空間的恰當融合。


  對我而言,我在誠品書店看到的每一個人都是一本大書,因為每一本書,每一個人都有他不同的價值,不同的思考,不同的人生閱歷和對生命的體驗。他們都是值得尊重的個體存在和生命個體。


  (本文內容改編自吳清友先生在中歐國際工商學院舉辦的《資本零距離》講座的演講速記稿。1989年,第一家誠品書店誕生於台北仁愛路圓環,本著人文、藝術、創意、生活的初衷,發展為今日以文化創意為核心的複合式經營模式,成為台北的文化地標。)

誠品 書店 吳清 清友 感謝 上天 讓我 我賠 賠了 15 年的 的錢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103289

9個月賠了18億 陜西煤業兜售5家虧損煤礦

來源: http://www.yicai.com/news/2015/11/4714965.html

9個月賠了18億 陜西煤業兜售5家虧損煤礦

一財網 董來孝康 2015-11-20 22:03:00

煤企現在就是敖,熬不過去的,就只能出售旗下資產,未來這種行為在煤炭行業應該會越來越普遍。”

煤炭寒冬真得很難捱,就連年收入超過400億元的陜西煤業(601225.SH)為了減虧,也不得不兜售旗下虧損礦井了。

11月20日,陜西煤業發布公告稱,有意將下屬全資子公司,分別持有的白水煤礦、徐家溝煤礦、鴨口煤礦全部股權,以及王斜礦、王石凹相關資產及負債轉讓給控股股東即陜西煤業化工集團有限責任公司(下稱“陜煤化集團”)。

至於為何“兜售”上述五家煤礦,陜西煤業給出的解釋是,因相關煤礦按照政府部門要求進行關閉回收,目前處於虧損狀態,轉讓之後對公司未來的盈利能力有積極影響。

值得關註的是,2015年1-9月,陜西煤業凈虧約為-18.06億元,同比跌幅高達295.58%。陜西煤業如何減虧、扭虧成為資本市場關註的焦點。

當被問及“是否還會繼續向控股股東轉讓虧損煤礦?”時,陜西煤業相關人士告訴《第一財經日報》記者,這個現在還說不來,但年報中說過,公司之前關閉了5家礦井,目前為了減虧,公司采取了這些手段。

季度虧損幅度逐步擴大

雖然在名氣上不如神化、中煤,但作為陜西省唯一一家特大型煤炭企業集團,陜西煤業在當地也算得上“家喻戶曉”,與延長石油、陜西地電可謂是陜西省產業發展的“三駕馬車”。

在2011年的時候,陜西煤業一年凈賺接近91億元,但“三十年河東三十年河西”,現在的陜西煤業已經深陷巨虧的泥潭。

本報記者梳理發現,2010年~2014年,陜西煤業歸屬於上市公司股東的凈利潤分別約為54.7億、90.74億、64.17億、34.86億和9.52億元,連續三年下跌,跌幅各為29%、46%和73%,呈迅速擴大之勢,但盈利仍為正數。

但2015年以來,陜西煤業的經營情況迅速惡化。2015年上半年,陜西煤業歸屬於上司股東的凈利潤約為-9.55億元,和2014年同期8.26億元相比,下跌高達215.62%。這也是自2010年以來,陜西煤業首度出現虧損。

“宏觀經濟增速放緩,公司主導產業煤炭市場形勢依然嚴峻,煤炭價格持續下降,對公司經營業績產生較大影響。”陜西煤業如上解釋2015年上半年經營業績下滑的主要原因。

令人擔憂的是,業績仍在每況愈下。2015年1-9月,陜西煤業的營業收入約為270.73億元,相較於2014年同期約為304.91億元,下降11.21%;歸屬於上市公司股東的凈利潤為負數,約為-18.06億元,相較於2014年同期9.23億元,下跌295.58%。

分季度看,2015年第一季度、第二季度和季度,陜西煤業分別凈虧2.91億、6.64億和8.51億元,虧損幅度呈現較為顯著的擴大勢頭。

廈門大學能源經濟協同創新中心主任林柏強在接受《第一財經日報》記者采訪時坦言,2015年第四季度,煤企業績可能會好一點,但也難以扭轉全年嚴重下滑的局面。“有人認為現在屬於煤炭行業周期的底部,日後會好起來,但也有人指出,現在的情況就是未來煤炭行業的常態了,我個人傾向於後一種觀點。”

兜售虧損礦井

面對煤價跌跌不休、行業普遍虧損的局面,煤企為了減虧、扭虧或保證盈利水平,使出了“渾身解數”,招數也是“八仙過海各顯神通”。

如中國神華(601088.SH)致力於煤電一體化,永泰能源(600157.SH)在向發電領域“躍躍欲試”的同時,還打算進軍大宗商品物流和新興產業投資,兗州煤業(600188.SH)和中煤能源(601898.SH)都在逐漸發力煤化工業務。

但陜西煤業則選擇了集中“兜售”虧損礦井,試圖“斷臂求生”。陜西煤業擬轉讓的標的資產,分別是其所屬蒲白礦業持有的白水煤礦100%股權、銅川礦業持有的徐家溝煤礦100%股權、鴨口煤礦100%股權及擁有的王石凹相關資產和負債、澄合礦業擁有的王斜礦相關資產和負債,一共是5家煤礦。

“由於白水煤礦、徐家溝煤礦、鴨口煤礦、王斜礦和王石凹按照政府部門要求需進行關閉回收,目前處於虧損狀態。”陜西煤業在公告中透露,將相關股權或資產及負債向陜煤化集團出售,有助於提高公司的資產質量,對公司未來的盈利能力將產生一定的積極影響。

林柏強表示,現在一部分煤企就是不斷地買進非煤業務資產,讓業務實現多元化,同時,也有一部分煤企則選擇轉讓旗下虧損資產。“煤企現在就是敖,熬不過去的,就只能出售旗下資產,未來這種行為在煤炭行業應該會越來越普遍。”

那陜西煤業日後是否也會購買資產,大力發展非煤業務呢?陜西煤業相關人士給《第一財經日報》記者的回複是,現在還不好說,一切還是以公告為準。

編輯:吳狄

更多精彩內容
請關註第一財經網、第一財經日報微信號

個月 月賠 賠了 18 陜西 煤業 兜售 虧損 煤礦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171225

賠了1700多萬元!一個斷翅的天使投資人自述

來源: http://www.iheima.com/analysis/2017/1003/165453.shtml

賠了1700多萬元!一個斷翅的天使投資人自述
王亞奇 王亞奇

賠了1700多萬元!一個斷翅的天使投資人自述

2014年,伴隨“雙創”大潮,國內迅速形成了人人皆天使的局面。參與者們大多寄望於天使投資帶來造富神話,然而三年混戰之後,人們發現,天使投資終究只是少數人的遊戲。

首發 | 創業家&i黑馬 (ID:chaungyejia)

文 | 王亞奇

“2014年到現在,我一共投了20多個項目,交了1700多萬學費,光汽車後市場就賠了1000多萬。”一位個人天使告訴創業家&i黑馬。

這並非個例,創業家&i黑馬接觸的多位“天使”都“受傷”嚴重。

更為專業的天使投資機構,日子同樣不好過。九合創投創始合夥人王嘯直言,靠天使投資掙錢沒那麽容易——一個好項目七、八年才能退出,現在為人所知的基金還算有點品牌,能夠一期期募資,但還有80%-90%(不為人所知的)基金已經基本是掛掉或不活躍的狀態。

繁榮不再。

2014年,伴隨“雙創”大風,國內迅速形成了人人皆天使的局面。競爭加劇,又恰逢O2O偽風口,大部分參與者損失慘重。

“相比2006年到2010年,近幾年天使玩家至少增加了一百倍。”不惑創投創始合夥人李祝捷稱。為什麽現在天使投資不熱了?李的解釋是,前兩年很多誤以為天使投資很掙錢的草根天使進來,投了一堆項目後全賠了。“投資的頭部效應很明顯,最好的創業者肯定會把市面上最好的投資人先轉一圈,你看到的無數天使玩家本身就是假象,大部分是要死掉的。”

111

近日,創業家&i黑馬與那位“交了1700多萬學費”的草根天使聊了聊,他的經歷可能會讓同行感覺似曾相識,給仍在準備進入者一些警示。以下是他對創業家&i黑馬的口述整理。

我為什麽進入天使投資行業?

我原來是汽車後市場的代理商,當時湖南、湖北、雲南都有公司,是當地省代。2014年突然發現代理商環節被互聯網瓦解了——中間商靠的是信息不對稱(賺錢),通過人力讓它流動,互聯網可以非常輕松解決這件事,幹嘛要你這個東西呢?

傳統行業庫存也做得重,有人買是正向支出,沒人買就是負向支出,危險吧?互聯網沒有這個問題,它是先把虛擬概念放上去,那個杠桿多簡單。我一看不行,趕緊撤吧,這個行業再這麽下去,一點指望沒有。

當時我們有三類人。一類是被迫上網,即使今天沒有死,業務也很一般;另一類是積極改制派——在互聯網領域創業,當時汽車後市場創業是股風潮,滿大街都是免費洗車,很多是我們那幫哥們幹出來的,結果成了一堆炮灰;我屬於第三類,做天使投資。

為什麽2014年開始了人人皆天使大潮?一是中國人對投機這件事永遠是追逐的,我們這群人本來就是在投機市場里成長起來的,雖然這句話不好聽。什麽是投機?是你本身不能創造什麽東西,只能通過兩端需求的連接去找一個最大的機會。二是2014年股市不好,樓市低迷,一會兒說房價不能漲,一會兒限購令出來了,大家的錢沒有地方去。

我也在投資機構做LP,但做LP只是理財,我們又沒老,原來傳統行業不好,純創新型行業又未必做得了,手里還算有點錢,養老去?做LP跟養老也沒什麽差別。就算我運氣很好能投進紅杉,但是紅杉幹活不用我管,我也不專業,只能坐那兒等有一天紅杉找我說,“7年了,你投我1000萬,現在還你7000萬”,我說“好的”。這種人生還有什麽意義?

我曾經找過基金要投它們2000萬,想讓他們帶我玩,對方一臉嫌棄,“你們做傳統行業的人,遊山玩水就好了”,不願意帶我們。我給他們錢,又不讓我看見他們幹什麽事,傳統行業出身的人不太放心,另外與其給他們2000萬做LP,沒準兒會賠掉,還不如我自己賠掉,至少我能學很多東西。那天開始,我說,從現在開始,老子是投資人,我來投,就當這2000萬做LP,最後他給我賠掉了。

timg (3)

原來評價天使有三種人:傻子、家人、朋友(創業家&i黑馬註:所謂3F,即fools、family 、friends),這三種人幫助別人時肯定不太註重回報。本來天使不那麽功利,但中國這一撥天使投資人是有強烈投資回報意識的,大量的投資想賺錢,實際是投機上位。投機上位需要專業,可你看2014年出來做個人天使的這撥人,做著做著心態都出問題了。

我投的大多數人不是我的朋友和認識的人,只要是這個邏輯,做個人天使的目的就只有一個——要賺錢,要不然我成慈善家了呀。在沒有專業的辨析能力下,很容易掉進你和創業者共同營造的一種假象里:只要感知到對方的項目有100倍回報,1000倍回報,投機心就會啟動。

(原則上)天使可以完全不用任何專業,我愛你我就投你,管你是什麽。但所有投資里操作難度最大的是天使,VC可以算數據,天使投資只能靠感覺,感覺挺靠譜,感覺你說的賽道蠻大,感覺你這個人不錯,全是這些東西。行,那我就投你100萬你先幹幹吧。

2014年又是O2O泡沫期,泡沫有兩個問題,一是假性的東西呈現一個海量的狀態,這意味著投資中標率從之前的百分之幾降到了千分之幾;二是泡沫意味著本體被放大,等它變回去你會發現價值完全不匹配。一塊錢的東西,你當一百塊錢去投,什麽時候滾到一百塊錢?當然收不回成本。

“越優秀的創業者,越不跟土天使玩”

2014年到現在,我一共投了20多個項目,交了1700多萬學費,光汽車後市場就賠了1000多萬。

我是這個行業出來的,當然先從熟悉的行業和人開始投。當時又投汽車後市場的數據公司,又投汽車行業的O2O,還投這個行業的互聯網銷售,SaaS。但因為當時汽車後市場那場改制就完全不正確,所以怎麽投都是錯的。

作為一個投資人,你說我有錢,要投資,哪里會缺項目?但我早期是底層投資人,辨別能力上不去,手里的錢有限,接觸優秀創業者的環境也有限。

事實上,越聰明越有實力的創業者越不跟純粹的土天使玩。

我們見過很多精英創業者,才華橫溢思路清晰,身邊有一大堆東西佐證這個人很優秀。這種人無論從上面(投資機構)拿錢,還是從下面(身邊的朋友)拿錢都搞得定,所以他對求錢這件事一定是高姿態,“我到徐小平、俞敏洪那兒我們可以成為朋友,你是一個土豪,我還得得到你的信任才能被投資,我懶得理你。”

不機構化我們很難跟優秀創業者溝通,而且優秀創業者還會思考欣不欣賞這個機構, “我說的話你懂不懂,你不懂,那我不要你的錢。”

我們之前也遇到過和比較知名的機構競爭項目的情況,除非和創業者是熟人關系,否則基本上沒什麽博弈機會。即便是熟人,創業者也會說,“某某機構要投我,我多給他一點,少給你一點”。

timg (4)

所以爛投資人都投誰?投爛項目。我管它叫土妞和城里土豪的一種土洋結合,結果很爛。

但那個時候大家比著投,因為不懂,圈子里就流行問“你投多少了?”“投500萬了。”“明天我投個1000萬,你看看。”大家不比誰投的項目更好,誰更有邏輯,比誰錢多。經常我們能看到倆人喝酒喝開心了,說“哥,我做了個項目”,另一個說“哥投你200萬”。但問他了解那個項目嗎?“不知道,兄弟嘛,給個面子。”這種情況都成風氣了。

眾籌更快,真是KTV里唱著歌,一個人說我要創業,兄弟們支持一下,不用多,一人50萬。一會兒500萬到賬。

這個東西存在也合理,大家的財富積累已經到一定份上了,一兩百萬對他們來說不叫事。但會給創業者造成很大錯覺,(這群)投資人真好忽悠,太好騙了。

去年我在北京租了個小院,專門看項目,忙的時候一天能從早上九點多幹到第二天淩晨兩三點。那三四個月,接觸了四五百個項目,七八百個創業者,一天排著隊來。當時做的最正確的東西就是少投多看——我們缺對各行各業的了解,創業者來會跟你聊,我們行業總量多大,有多少競爭對手,我們在哪兒,怎麽做。挺有意思的。

投資行業常說投靠譜的人,靠譜的項目。原來會想靠譜的標準是什麽,現在我在前面加了個“最”字,投最靠譜的人,最靠譜的項目。這個“最”字怎麽來?一、兩百個項目平行對比,很容易看出差距,差的一刀切掉了,剩幾個才花精力對比該投誰,但不管投誰都要到擂臺上打一打。

過去我們看兩個項目,兩個都是爛的,還在想該投誰,結果兩個項目還沒上擂臺,一個病死了,一個掛了,很郁悶,說誰都沒動你,你怎麽就死了。思想上的巨人行動上的矮子太多了。

退出也不易

天使投資找到接盤方就能退出是個大坑。

早期做天使投資我也想著這個事,一個項目1000萬估值進去,投了200萬,我太希望它變成一個億了。但你以為天使投資人的自由度這麽高嗎?

一種情況是,想退退不出來。舉個例子,這個企業還不錯,屬於穩定狀態,高增長狀態暫時還看不出來,接盤方說,那行,我投你2000萬吧,但老股東要撤,對不起,我投這一輪誰都不能撤。所以有時候看著估值已經很高了,有什麽用呢?所謂的接盤不是有下一輪,而是我能退出來,有人給我錢把我的股份買走了。

另一種情況是被接盤方逼退。我身邊很多人包括我自己都遇到過這個情況。接盤方跟創業者的說法是,你想要錢,老股退出,不退我不投你。談價格時他們也有底氣,你現在不拿錢肯定出問題,但我不投你可以投別人,投你的競爭對手。創業者只好找老股東退,要不你們給我4000萬,要不我就得接別人的錢。

也能理解,接盤方想買一些老股平衡自己的風控。幾倍退?兩三倍就不錯了。接盤方覺得你們做天使的幹什麽了?不就是創業者上路前給了點錢嗎,現在還給你,兩倍可以吧,還不知足啊?我給4000萬,又給資源,又給平臺,你們做早期的不要太貪心,掙了錢就撤。

這種事不管前面怎麽簽合同都沒什麽權益,天使出得了200萬,出得了4000萬嗎?企業不拿錢很可能會死掉,那天使就得退。

我身邊有很多個人天使,我沒看見誰接盤接得很好,都是運氣。有人投一百萬碰到一個特別好的項目,花了一兩年時間退了五六百萬算是很不錯了。

換個角度看,一輪一輪接盤套現本來就不健康。投一個產業是希望找到一家有價值的公司服務於市場,而不是投一個能拋得出去的公司,最後你解套了,這個項目死了。

舉個例子,我有一只小狗給別人了,後來聽說它死了,我會很傷心,而不是覺得還好它死之前我給別人了。但在投資市場我能明顯看到這個心態。

專業才能賺錢

投資也沒有止損的邏輯,就是硬性損失。大家都明白,扔500萬、1000萬下去,打水漂只能認了。好在都是Hold住的情況下投的,我還沒見過舉債投資的,傳統行業出來的人保守能力還是很強的。

我有100多個學習天使投資的同學,現在只剩4個在投資,大家整體性遷移去買房了。我們這代商人絕大多數只思考生存,發展式思考是沒有的,什麽賺錢做什麽。投資不賺錢就撤,一回頭看房地產不錯,今年上半年房地產看起來勢頭很猛,大家就開始買。一年下來一幫人都買了百八十套,多的買了200多套,自己都快成個樓盤了。

如果從2014年計數,到2016年,你會發現80%以上的個人天使被切掉了。但我堅定地認為自己進行業了。我進來就很喜歡它,它逼著我升級。原來做老板容易懶,一大幫朋友在一塊兒喝喝酒日子就過去了,投資行業不一樣,看不懂你會很尷尬,而且剛研究完這個行業,那個行業又來了。錢這個東西,一兩個風險就沒了,認知才是最值錢的。

去年我成立了基金,主賽道選的是人工智能。中國要進入穩態社會了,穩態社會意味著前期的聰明人把大多能幹的事情幹完了,未來不會有人今天發現一個商機,明天發現一個商機,反正這兩年我是不賭它(風口)。

大家都知道AI是未來,尷尬的是很多投資人看不懂,不知道怎麽參與,也不知道人工智能哪一年能熬出來。可能兩年,也可能三年,那我還不如花兩三年時間帶著團隊all in下去,先把人工智能的基礎認知補全了,不然到了新行業又變成了投機者。

兩年之內我們暫時還不打算投資這類項目。同行有很多人不認可,哪有基金公司不投資,那你上來搞什麽,還不如不成立公司。我覺得沒關系,我們不找投資方法論,就補足團隊能力,提高識別率。你們也別界定我們是一家基金公司還是AI公司,我們可以就是一個怪物,有什麽關系?也許我們的小夥伴在AI認知上達到某種程度了,他可以去創業,我們內部孵化項目或者投資都可以,為什麽一定要按照原來的既定套路投資公司就是投資公司?沒這個必要。

過去三年多我最大的教訓是,逐利心太強會讓你在這個行業做不下去,這兒只有專業能力強的人才能獲取財富,其他的人就別指望了,里面全是坑,賺不到錢。但要成為行業精英你要放棄很多東西,我今天能走到這兒得益於我把原來所有東西全部清零式掛停了,沒有任何牽涉我精力的東西再跳出來。

雙創
贊(...)
文章評論
匿名用戶
發布
賠了 1700 多萬 萬元 一個 斷翅 翅的 天使 投資人 投資 自述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57970

湯文亮:賠了夫人又折兵

1 : GS(14)@2017-05-18 00:58:07

【明報專訊】老友突然間用「一簽多約」方法買了幾層新樓,其他老友知道之後都十分替他擔心,佢話大家唔需要驚,他已經有萬全之策,雖然那些替佢買樓的人是遠房親戚,但每個人將會簽一份信託書,證明他是那些住宅單位真正的業主,用了這個方法,就不用付15%印花稅,只需要付正常的便可以。

有其他人問老友,是否已經簽了那份信託書,他說還沒有,不過沒有問題,物業代理話有相熟的律師可以做,我們知道之後都十分替他擔心。

現在不會有律師夠膽做那些信託書,因為牽涉到逃稅,是刑事責任,莫講話信託書中所提及的施受雙方,就算負責做信託書的律師一樣有刑事責任,甚至比信託書中的人還要重,因為是知法犯法。

無律師敢做避稅信託書

老友知道之後仍然不太擔心,他認為以前可以,點解現在不能,老友不明白,以前業主只是希望隱藏他的身分,將住宅單位給其他人託管,但現在是逃稅,兩者大不同,用「一簽多約」的人的確要擔心,基本上他們沒有能力取回那些被託管單位,除非是冒着坐監的危險,還要繳付幾倍應付稅項的金額,有人話,用「一簽多約」買樓的人有機會賠了夫人又折兵。

以前只為隱藏身分 現涉避稅

有人不大明白什麼是賠了夫人又折兵,問我英文是不是throw good money after bad?我話意思不盡相同,問他是在那裏學來的,佢話從電視台一個印巴裔男主持與一個香港女主持學回來,男主持話女主持隻表太舊,整番都是throw good money after bad,中文是賠了夫人又折兵,我覺得兩位主持的英文用詞是沒有問題,但他們應該沒有睇過《三國演義》,不明白賠了夫人又折兵的意思,有人不同意,佢話電視台主持又怎會教錯,如果throw good money after bad不是賠了夫人又折兵,究竟是什麼?我話唔知道,不過,以他們所舉的例子來說,應該是醫番都嘥藥費。

紀惠集團行政總裁

[湯文亮 敢說亮話]


來源: http://www.mpfinance.com/fin/dai ... 0332&issue=20170515
湯文 文亮 賠了 夫人 又折 折兵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333059

股票掌故 | 香港股票資訊 | 神州股票資訊 | 台股資訊 | 博客好文 | 文庫舊文 | 香港股票資訊 | 第一財經 | 微信公眾號 | Webb哥點將錄 | 港股專區 | 股海挪亞方舟 | 動漫遊戲音樂 | 好歌 | 動漫綜合 | RealBlog | 測試 | 強國 | 潮流潮物 [Fashion board] | 龍鳳大茶樓 | 文章保管庫 | 財經人物 | 智慧 | 世界之大,無奇不有 | 創業 | 股壇維基研發區 | 英文 | 財經書籍 | 期權期指輪天地 | 郊遊遠足 | 站務 | 飲食 | 國際經濟 | 上市公司新聞 | 美股專區 | 書藉及文章分享區 | 娛樂廣場 | 波馬風雲 | 政治民生區 | 財經專業機構 | 識飲色食 | 即市討論區 | 股票專業討論區 | 全球政治經濟社會區 | 建築 | I.T. | 馬後砲膠區之圖表 | 打工仔 | 蘋果專欄 | 雨傘革命 | Louis 先生投資時事分享區 | 地產 |
ZKIZ Archives @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