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KIZ Archives


吉利收购沃尔沃获多财团支持 雷诺淡出竞购


From


http://finance.sina.com.cn/chanjing/cyxw/20090511/07156206864.shtml


 吉利收购沃尔沃获多财团支持

  谈判团队已进驻哥德堡;雷诺淡出沃尔沃收购

  吉利汽车(1.2,-0.08,-6.25%)、兵装集团(南方集团)、东风集团(6.42,0.37,6.12%)……就在沃尔沃轿车未来东家“不断更换”之际,记者近日获悉,法国雷诺参与了对沃尔沃的竞购,接洽在一段时间之前就已开始,而现在已经淡出。

  这个小众的豪华轿车品牌自从被福特挂牌出售以来,就深陷各种猜测之中。沃尔沃中国的工作人员也开玩笑地说,“我们也在猜测下半年办公地点是不是杭州(吉利总部所在地)”。

  雷诺“可能已终止”收购

  法国雷诺是较早介入沃尔沃收购的企业之一,收购沃尔沃对于这家法国最大汽车制造商来说也具有很现实的意义,不仅体现在国际业务上,雷诺在华布局也将发生深刻改变。

  日产-雷诺总裁卡洛斯·戈恩每次被问到雷诺在华国产的问题时,回答都简明扼要:“雷诺会国产,合作方一定是东风,目前没有时间表”。这也就意味 着,一旦雷诺并购沃尔沃成功,那么未来长安沃尔沃或许将不再存在,沃尔沃新的合资方将会是东风,一个东风-雷诺-沃尔沃合资公司变成了可能。这样的猜测得 到了一位曾经参与了雷诺洽购沃尔沃谈判的消息人士的肯定。

  记者向沃尔沃中国相关人士核实消息时得到了肯定的答复,“雷诺确实曾主动接触过沃尔沃,但项目可能已经终止”。另据来自中国某海外投资机构的消 息,雷诺并购沃尔沃的可能性正在减小,主要是因为价格和对沃尔沃盈利能力的评估结果不佳。记者致电雷诺中国,得到的答复一如既往,“我们没有接到总部的任 何正式通知。”

  萨博成为吉利备用方案

  通过上海车展及“小劳斯莱斯”英伦GE,世界知道了中国有个能造“劳斯莱斯”的吉利,而且也知道了这个吉利要收购沃尔沃。

  据熟悉此次收购谈判过程的人士介绍,“以中国民营汽车企业的身份收购沃尔沃可靠性并不高,但吉利身后有实力雄厚的大财团支持”。

  据记者多方了解,这些财团包括像英国BP石油这样的实力企业和一些海外私募基金。吉利谈判团队早已驻扎在哥德堡。同时,吉利准备了与沃尔沃谈判崩盘后的备用方案———收购萨博。

  ■ 吉利线路影响

  沃尔沃或将继续独立运营

  吉利并购沃尔沃这件事情,从技术层面来看,吉利确实可以获得相当先进的产品和技术。但两家公司之间存在着较大的企业文化差异,这一点将成为吉利面临的难题。

  从市场层面来看,也是“吉利占了沃尔沃的便宜”,通过沃尔沃去发展海外渠道对吉利很重要,但这种单方面受益的并购并不利于未来的发展,怎么在保持沃尔沃的可持续发展是吉利的又一个难题。因此,保持沃尔沃独立运营将很有可能成为吉利的选择。

  此前,印度塔塔收购捷豹、路虎品牌之后,这两大品牌的运作无法融入塔塔现有体系中,目前仍处在相对独立的模式下,而这两大豪华品牌对塔塔的贡献率也很低,以至于未来新能源车型的开发还需要英国政府埋单。

  吉利收购沃尔沃还将产生另一个负面影响,那就是沃尔沃未来的品牌价值将有可能大幅缩水。这或将是沃尔沃轿车品牌被收购风波中最大的损失。

  ■ 雷诺线路影响

  雷诺将“落地”中国

  雷诺汽车唯一的一款高级轿车威赛帝未能在中高级及以上市场贡献销量。1999年雷诺与日产联盟之后,日产旗下的英菲尼迪品牌就成为整个联盟唯一的豪华品牌。

  雷诺收购沃尔沃,二者在技术和产品上的互补性显而易见,而日产-雷诺联盟的成功已证明了雷诺在跨国并购、整合上的能力。同时,沃尔沃一直都是雷诺卡车发动机和底盘供应商。

  在国际市场上,通过沃尔沃以往的销售渠道和良好口碑,雷诺将得以在北美等之前不曾涉足的市场开展业务。本周也有外电报道,雷诺正谋求收购通用土星以进入北美市场。

  其次在重要的中国市场,雷诺一旦收购沃尔沃成功,那就意味着它间接获得了在中国“落地”的渠道。

  本版采写/本报记者 崔卓佳
吉利 收購 沃爾沃 沃爾 獲多 財團 支持 雷諾 淡出 競購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7828

传吉利获大财团支持 购沃尔沃项目可能落户北京


  传购买北京亦庄地块,但未有相关交易记录

  本报讯 (记者朱艳莹)虽然竞购沃尔沃的谈判还未有明朗的结果,但是吉利却已经在为收购的后续事宜进行积极的筹备。上周,记者从吉利集团内部获 悉,吉利正考虑在北京亦庄购买土地,以用作沃尔沃项目的生产储备用地,即一旦吉利收购沃尔沃成功,沃尔沃的国产工厂有望落户北京。

  吉利在京洽买土地

From


http://finance.sina.com.cn/chanjing/gsnews/20090803/07026561462.shtml


  吉利一位内部人士透露,吉利有意在北京亦庄经济技术开发区购买土地,一旦收购沃尔沃成功,该地将用作建造生产沃尔沃车型的工厂。这个说法得到了 另一位吉利内部人士的印证,但他表示,北京的项目只是吉利筹备国产沃尔沃中的几个备选方案之一,“吉利会在几个方案之间权衡,各地政府对这个项目的热情程 度和支持力度不一样,比如有的政府愿意提供资金支持,有的则愿意提供土地。”他表示,这些准备工作会与收购沃尔沃的谈判同时进行。此前,有媒体报道称,吉 利将在广东东莞或山西建厂。

  按照程序,企业在亦庄开发区购买土地以及立项,需要经过北京经济技术开发区管委会的土地局和产业促进局,但记者从这两个部门了解到,他们均对吉 利在亦庄的这个项目不知情,此外,在北京市土地整理储备中心也没有相关的交易记录,这表示,该项交易还未真正成交,而只是处于洽谈阶段。

  收购谈判还在进行

  对于此事,吉利官方未予确认,只称没有可供发布的进度表。而此前在采访中,吉利集团董事长李书福表示,目前的世界经济海啸中,汽车产业也在发生 重大变化,只要有利于公司发展,有利于股东利益,吉利会对此保持密切的关注,全面寻求合作,例如重组、并购等。对此,沃尔沃方面相关人士表示,目前关于收 购的谈判还在进行之中,没有可供发布的具体信息。

  今年4月,福特汽车在完成了对沃尔沃的评估后,通过投行对中国企业发出出售沃尔沃的情况说明。此后,北汽、奇瑞、东风、吉利均传出有意收购沃尔 沃,但目前,奇瑞与东风都已经明确表示不再参与收购沃尔沃的行动。而据媒体报道,吉利集团是唯一向国家发改委报备,并拿到确认函的中国汽车企业,吉利谈判 队伍也多次前往瑞典哥德堡。

  ■ 相关新闻

  吉利 背后有强大财团支持

  根据媒体的报道,吉利的出价是20亿美元,但目前吉利汽车(1.99,0.10,5.29%)的市值仅有30多亿元人民币。但据了解,吉利对于沃尔沃的收购,并不仅仅是一个民营汽车企业的收购行为,其背后其实是有实力雄厚的大财团支持,如大型投资公司等。

  虽然吉利官方从未正式对此次收购给出过确认的信息,但本报记者对李书福的一次公开采访中,他略带笑意地表示:“我们以后要造像沃尔沃那样安全的轿车。”

  目前,吉利汽车已与英国汽车制造商锰铜公司合资成立了上海英伦帝华,又在今年3月,宣布收购了全球第二大自动变速器制造企业澳大利亚DSI公 司,获得了需要的自动变速器技术,对于正在实施战略转型的吉利来说,它所欠缺的正是一个世界级高端汽车品牌。而为了保持沃尔沃的可持续发展,吉利在收购后 最大的可能性是将保持沃尔沃独立运营和管理团队。

  沃尔沃 极力撇清与吉利绯闻

  此前,在多个曾传出对沃尔沃存在收购意向的中国企业北汽、东风和奇瑞中,吉利竞购成功的可能性从来就没有受到过沃尔沃和福特方面的公开认可,它们甚至忙不迭地撇清与吉利的绯闻关系。

  近日,沃尔沃轿车公司工程师工会负责人麦格纳斯·桑德默又公开表示,尽管吉利看起来是一个严肃的潜在购买者,但这无法改变工会的立场,即在汽车工业领域缺少经验的中国企业很难对沃尔沃做出什么贡献。

  业内人士分析,沃尔沃极力回避吉利主要出于三个方面的考虑,一是担心沃尔沃被主打低端产品的吉利收购后,会影响到自身的品牌形象,其次是担心民营企业吉利的管理能力,此外还担心吉利将工厂移往中国后,会影响瑞典工人的就业。

  可以肯定,沃尔沃即使从福特剥离,其与长安集团的合作也不会受到影响,沃尔沃的CEO柯力世近日在公开采访中对此有过肯定的陈述。本报记者 朱艳莹
吉利 獲大 財團 支持 沃爾沃 沃爾 項目 可能 落戶 北京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10021

零售打游擊小商戶肉搏大財團

2010-8-19  NM
包致金姪女摑警獲輕判,港大醫學院前院長林兆鑫可提前出獄,再加上政府出招壓樓市無料到,讓社會的怨氣,一下子爆發起來,仇富情緒可謂推至近年高峰。事實上,富者越富,皆因大眾的衣食住行也被大財團所壟斷也。買藥要去屈臣氏萬寧,揀電器是豐澤百老滙,購置日用品則是惠康百佳;但以下三家小商戶,卻在大財團威勢下出招反擊,埋身肉搏,打到對方有氣無定抖!開正連鎖店隔籬

位於油塘鯉魚門廣場的榮華藥房,放工時間逼滿來買日用品的街坊,對面鋪的萬寧形象鮮明,貨品排得企企理理,但人流稀疏,形成了強烈對比。結婚一年的羅小姐在榮華邊搜羅邊說:「結婚之前我都鍾意行屈臣氏萬寧,感覺整齊啲好好逛,但依家搬出來住要慳錢,開始識格價了!」另一位住在樓上公屋的黃小姐,這天帶同兩名女兒到來補充日用品,「我囡囡一個月要食四罐恩加健奶粉,藥房賣一百七十八蚊一罐,平萬寧十一蚊。我噚日仲發現,萬寧一樽花士令(凡士林)賣十七蚊,藥房賣八蚊,差成倍有多……(驚唔驚咁平係假貨?) 唔驚,做街坊生意賣假嘢實無得做嘅!」黃小姐頭頭是道說。

這間專在屋邨經營的榮華參茸中西藥房,有二十八間分店,是行內「隱世奇葩」。「我哋價錢永遠平過屈臣氏同萬寧,由普通牙膏價錢便宜兩三成,到維他命丸平一半,所以唔驚佢哋搶生意。」榮華老闆鄭朝平說。

日用品拉客

榮華開業近七十年,現由六名兄弟分掌各區藥房,多年來一直低調經營,從不接受訪問。堅持不願出鏡的老二鄭朝平透露,屋邨藥房完全無懼大企業財雄勢大:「唔單只唔驚佢哋,仲會特登喺佢哋附近開鋪,因為邊間平啲即時比較到,街坊心水好清,就連佢哋員工都過嚟買嘢,因為攞埋員工優惠都唔夠我哋平。我哋試過搬離萬寧屈臣氏,生意明顯下跌。」他說還會專揀約一千呎的大鋪,有足夠空間擺貨,選擇夠多可以與大集團正面「對撼」。

榮華貨品夠平,源於薄利多銷。藥品毛利不會定太高,一般一成左右,日用品更經常以成本價出售,純為保持客源,「我哋靠日用品拉客來買西藥賺錢,同財團樣樣都食水深的做法唔同。」除了定價低,入貨取得有競爭力的「靚價」亦是其成功關鍵,二十多間鋪雖然由兄弟各自管理,但遇大手入貨有折扣,他們會聯合大量採購,並放在中央倉,成本減低百分之五至十。

現時榮華三分之二的營業額都來自日用品,但利潤甚微,賺得多的還是要靠西藥。有藥房行家亦指出,現時只賣日用品及不需處方藥物的「藥行」,因為無肉食已買少見少;要賺錢一定要聘請藥劑師駐場,並申請成為能配藥的「藥房」。「有時我哋見附近嘅萬寧屈臣氏有信用卡折扣,都會叫埋親朋戚友掃貨,買來撼番佢哋!」鄭朝平認為藥房形象較親切和專業,亦是傳統保留至今的優勢,「啲客落嚟,乜太物太大家已叫慣咗,就連佢哋用開咩牌子配開咩藥都知道,感覺溫暖好多。」他又指,業內一個藥房「頭櫃」一般年資逾廿年,能夠為消費者提供專業意見,與連鎖個人用品店的「店員」始終有別。

萬寧屈臣氏反擊

萬寧及屈臣氏其實亦落力打造專業醫療形象。目前有逾三百間分店的萬寧,有「萬寧妹妹」的廣告狂攻,近年設立會員制度,向會員提供購物及積分優惠,並另外推出身體檢查、醫療保險等服務。 而和黃旗下屈臣氏則標榜擁有專業藥劑師團隊,並推出自家保健品牌。另外又與集團旗下家電店豐澤合作,推出憑指定消費額可在豐澤以折扣價購物等優惠,增加競爭力。

現經營大華西藥房的港九藥房總商會副理事長許肇礎指,為力抗連鎖店,商會近年開始為會員「出頭」,向供應商爭取與大連鎖店相同的優惠、折扣,將貨價距離收窄,提升會員競爭力。

對此榮華老闆鄭朝平仍然無有怕。榮華初時以地區命名,如「元州藥房」、「葵芳藥房」等,至十多年前統一大部分店名為榮華,但由於分店散落各區,外人少有知其規模。事實這家族如禾稈冚珍珠,過去十多年他們的物業投資豐厚,近年曾以四、五千萬元購入土瓜灣、葵涌等工廈。鄭朝平說,現時競爭反而來自同行,自從領匯接手後商場無限藥房數目,令業內競爭加劇,而且租金已追上私人屋苑商場,榮華將來或會考慮循私人屋苑擴展。

電器試完先收錢

北角渣華道的基業影音電器,開業廿四載,並未被區內三間豐澤所威脅而淘汰;十五年前更小鋪換大鋪,多年來一日三車,每日平均送七、八十件貨,除了年初一至三,年中無休。老闆王勝東為區內福建人,十一歲入行,一做三十八年,從清潔、安裝、送貨到售貨,做學徒起家,到現時旗下已掌管十三名員工,並坐擁三個共萬呎大貨倉,除了附近的福建幫,就連瑪麗醫院、海洋公園宿舍及跑馬地印度廟都是熟客。印度廟內所有風扇、冷氣、電視、投影機皆由基業一手包辦,當中的冷氣機也有八十部,且剛才又來訂了電視機架。

熟客有後數

「我哋攞到嘅貨,大場都攞到,要突出就唯有靠服務。」王勝東說。他隨即順手拿來一本賬簿,裡面是整整數吋厚的大疊單據。那些並非普通收條,而是熟客「後數」未收錢的證明。原來這是沿襲王勝東舊老闆所創的先河,熟客落「柯打」後,上門送貨時不會即時收錢,待客人試完貨,才會第二次上門收錢。王謂這些數值最多一萬幾千,風險低無所謂,能方便客人之餘又能建立信譽,「舊老闆一直沿用,我也跟着做。」

提起舊老闆,王勝東便說:「佢做嗰時撞啱大陸開放政策,十幾年前就賺到幾代都用唔完,已經移民去加州喇。」臨走前,舊老闆仍不忘為他打通開設原廠戶口的路障。於原廠代理開戶是此行開業最重要的一環,沒原廠戶口,便沒行貨可賣,只能賣水貨或向拆家取貨。王憶述:「當年佢話做我擔保,哈哈,叫人收唔到數就來搵佢收!」王盡得其舊老闆擁有的原廠代理網絡,加上多年來對原廠給予的30日找數期一向守時,已深得原廠信任,原廠的周年晚宴和旅行,王老闆必是席上客,更與原廠其他客戶也熟落起來,遠至澳門也築起售貨網絡。

自設貨車一日收貨

王勝東還自資購置貨車和貨倉,他說:「自設貨車雖然皮費貴,但可以隨時遷就客人時間。」一般豐澤等大行,只有在特定日子及時間送貨,客人根本無得揀,王勝東坦言外判會便宜三成,但就要客人遷就,不夠靈活。只有夏天即冷氣機旺季時,兩部車不夠用,基業才會叫街車送貨。

除了兩部貨車,基業還有三個貨倉,先有千多呎的北角倉,然後是二千多呎柴灣倉,後來再添的是八千多呎的土瓜灣倉,貨倉容量大,入貨時便能取量以搏平價。因着有自家存貨和物流團隊,王謂:「日頭買貨,最快今晚可以收貨!」此外,自設貨倉亦方便了王勝東穩定貨源,上年十一月,王便訂了一整貨櫃的三菱抽濕機,結果到今年二月起至今,香港經常落雨及潮濕,全港賣斷市,現時只得基業獨家有貨。

免收度位費、安裝費和運輸費亦是基業的守業奇招。當大行每每收取客人交通費數百元、安裝費數百元,逐樣計到足的同時,基業則分毫不收,「分體式冷氣,我哋一定會換退水水喉,若有手尾俾人投訴就唔好。」基業不收水喉費,大行則收八十至百五元不等。就連離島交通費都只收二百元,不論貨量。遇有電器壞掉,熟客打來求救,基業也會幫忙代客安排預約原廠維修。而當客人有特別要求,如額外以膠紙鋪地免弄污室內傢俬,亦不另收費,有時更會騰空為熟客洗冷氣,「哈哈,但呢個當然要客人就番我哋時間嘞!」王說。為了控制收費,基業安裝從不外判,免得中間人從中食價。

白家電贏大行

「退休嗎?我諗都未諗過呢,做得開心咪繼續做囉!呢個行業比較特別,我睇未有咁快式微。」王勝東口中的「比較特別」,原來是指此行業暗中乃一分為二,其一為黑家電,指外殼黑色的音響數碼電器,如電視、電話等;其二為白家電,即是外殼白色的雪櫃、冷氣機、洗衣機等大型電器。黑家電的市場佔有率,大行佔九成,小鋪佔一成,但白家電則是小鋪七成、大行三成,成為小店賴以生存的空間。

而家電代理也很樂意讓小店穩佔白家電市場,「因代理時不時被大場壓價,譬如傾好賣十元,大場卻會促銷賣九元,先斬後奏,再與代理討價還價,向代理壓價後仍然成功鎖定兩成半利潤。」王說,因此小鋪亦有優勝之處,原廠代理也得靠小鋪的存在來維持與大行的議價能力。王勝東以此總結:「一日代理唔願意俾大場玩晒,小店就始終仲有生存價值。」

柴米油鹽樣樣平

「老闆娘,呢隻米我要廿斤啦,仲要多一盤啤酒!」熟客黃太甫入超市即跟老闆娘劉太說,而身旁的售貨員即時搭嘴道:「反正我哋幫你送貨,不如買多兩支橙汁啦,特價呀!」黃太隨即拿起放在收銀台上尚未付款的凍雀巢咖啡,邊拉開拉蓋邊連聲說好。喝着冰冷的雀巢咖啡,黃太拿起一瓶食油再問老闆娘意見,老闆娘劉太答:「呢隻獅球嘜,當然好!」黃太亦聽話地買了一瓶,心滿意足,付款後兩手空空離開了明記超市,返家等送貨。

屯門仁愛街市旁的明記超市,四年前開業,兩年前因為消委會的調查而聲名大噪。當時,消委會公布屯門區每週精明格價情報,發現大型超市的「最低價」亦不及小店鋪便宜。這間明記超市,就憑其特平罐頭而揚名,更有熟客從九龍區遠道而來購物。老闆劉偉明謂:「一定要賣得夠平先可以生存。」

超市減價我入貨

明記超市入口,擺放着最暢銷的雞蛋、鹹鴨蛋,雞蛋每日可賣近千五隻,是拉客的主打,而鹹蛋亦不乏捧場客,客人三妹表示:「呢度啲鹹蛋又平又靚,出面(街市)五蚊三隻,呢度五蚊四隻。而且鹹蛋有油,好靚,我買咗十八隻煲薑醋。落鹹蛋煲薑醋都係售貨員教我。」賺錢的核心地區就在後面一排排的罐頭,如豆豉鯪魚賣十二元八毫,惠康、百佳賣近二十元,但明記因此毛利亦僅得兩成。為了以低價吸引街坊,劉偉明亦扭盡六壬:「我哋日日都會去超市格價,佢減價我亦減,但有時他的售價比我來貨價更便宜,咁就真係無得減。」半個月前,百佳超市的八罐裝可口可樂特價十四元,而劉偉明的入貨價已達十七元,於是劉偉明便由競爭對手變身顧客,大手買入二百箱,「仲吩咐佢哋送到店鋪門口,唔使自己搬,哈哈。」劉偉明笑說。現時明記超市的售價是二十元八罐,百佳特價令他們的毛利提升了一倍。

百佳、惠康等大型超市為迎擊,紛紛開設副線霸市場。如全資擁有惠康超級市場的牛奶國際集團,去年在元朗開平記凍肉超市賣平肉,而華潤萬家在○七年亦開設了便利店VINGO,令這行競爭極度激烈。劉偉明廿年前在福建經營電單車廠,至近年競爭激烈、成本上漲,才結束業務回港。劉太在屯門區的另一小型超市美景超市從事收銀員近七年,至老公回港才另起爐灶,更聘得前美景超市經理暨同鄉謝先生,搭通入貨門路。零售業經驗豐富的劉太亦深明待客之道,仁愛老人院買手梁先生說:「佢好識做,啲嘢唔使講價已經平,更會有九五折,慳幾蚊已經好多!我日日都會嚟買餅乾之類的茶點回老人院。」而明記更無論買多少錢貨,在屯門全區都可送貨上門,是冧街坊客的另一必殺技。

零售 打遊 遊擊 擊小 商戶 肉搏 財團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17571

陀地經紀撼贏大財團

 

2010-10-07  NM





樓市持續升溫,除了業主高興外,最開心莫過於地產代理。

論規模,肯定是中原及美聯兩大財團獨霸市場(利嘉閣及香港置業,分別是中原及美聯的附屬公司);但中原主席施永青卻指行業並非「中美大戰」這麼簡單,大行亦難以攻破陀地勢力雄厚的區域。「中原、美聯各佔市場三分一,其餘由中、小型行佔據,我哋好少沾手舊區市場。」

事實上,各區有不少陀地經紀行揮低大行,例如駐紮屯門的祥益地產,長期佔區內逾一半成交;而曾在中原任經紀的創富物業老闆,睇準大行欠缺靈活,遂自立門戶,短短三年已成為粉嶺大哥;至於主攻大角咀的龍鳳地產,大行甚至於區內全無蹤影。祥益地產

開業年期 21年

分行數目 25間

區域 屯門

代理人數 200人

中原、美聯向來明爭暗鬥,但在屯門卻不敵地頭蟲。今年六月,祥益連開四間分行,老闆汪敦敬猛讚市中心屯門時代廣場的鋪位難求,較兩旁的美聯或香港置業的鋪位大三倍,「喺正轉角位,兩邊落地玻璃對正市中心,我哋要預先交裝修設計俾大業主先爭得到。」

屯門是祥益的根據地,故此凡有大行開鋪的地方,必定有其足跡,例如全港最大型居屋兆康苑,便有三間分鋪,而最旺的屯門市中心,亦有七間分店插旗,「有啲鋪足足等咗十年,我不惜工本爭番嚟。」

屯門面積之大,約有半個九龍,難怪祥益開鋪政策如便利店般,總有一間喺左近,令屯門分店多達二十五間;反之四大代理鋪,在屯門加起來亦只得十九間分鋪,有屯門大行經理說:「唔係潑自己冷水,屯門有一半成交都係祥益做。」

舌戰施永青

不單愛鬥鋪多,兩年前汪敦敬更曾與施永青在電台舌戰,施認為細行於金融海嘯後不宜逆市擴張,質疑汪的策略不切實際。「施永青嗰時睇淡樓市,我就話樓市好快復甦,結果你都睇到啦。」

其實行內對祥益的印象麻麻,指其職員筍盤就自己買,然後托高價格沽貨獲利,汪敦敬試圖解畫,指經紀買賣實屬正常,「只要交易時向買家申報就無問題,如果違法,同行早就報警啦。」

惟背後仍有不少炒家對這種手法有怨言,認為有利益衝突。汪敦敬卻反指常被行家抹黑,「商場閉路電視,影到對方踢我哋職員,有晒證據,最後對方要留案底!」

專請笨人

他笑言旗下經紀不作奸犯科,反而「笨笨地」居多。全公司二百名職員,有七成是再培訓人士及新移民,「佢哋住喺屯門,客仔多數係街坊或者同鄉。」

任職祥益經紀十二年的陳阿麗,九七年屯門八佰伴結業,便轉行做代理,由於廣東話半桶水,帶客睇樓時非常尷尬,「我講嘢唔正,要講幾次客人先明白。」可幸屯 門住有不少新移民,口音反成為其優勢,「有個客見我有口音,問我邊度嚟,原來大家都係福建鄉里,之後講鄉下話傾偈,最後傾成百三萬買兆禧苑,佢啲兄弟姊妹 後來都幫襯我。」陳阿麗現已成為祥益佣金最高的經紀之一。汪敦敬笑說:「我啲伙記識講中國十六種方言。」

搞地區關係

政府七十年代發展屯門新市鎮,汪敦敬是首批殺入屯門開地產鋪的人,自此便立心在區內搞關係,現時身兼區內多項公職,每年農曆新年大派十萬個利是封,又扮聖 誕老人派禮物,「我哋中、小型公司,廣告一定唔夠大行多,惟有實際啲答謝街坊。」又例如業主只要簽下委託書,讓祥益獨家放盤,便送五百元的全屋清潔。

祥益一直是屯門王,但汪敦敬卻從未在區內居住,近年他愛買九龍站豪宅,惟作為地產公司老闆,亦要透過對手入市,「我透過中原同利嘉閣搵盤,始終西九靚盤唔易搵,要四十八小時內決定買唔買。」

睇通大行弊病減佣致勝

祥益是屯門開荒牛,相反成立不足三年的創富物業,已在粉嶺開了六間分行,四大則在該區合共有十間鋪,創富老闆張銘均牙擦地說:「一開鋪我就預咗要同大行平分天下,而家佔咗三分之一成交。」

張銘均以前是粉嶺及上水區的地產經紀,不時自己也揸鑊鏟,「响粉嶺做咗十四年,沙士之後,啲樓低水得好緊要,索性邊做代理邊炒樓。」翻查資料,從○四年起,張銘均至少炒過二十多個上水及粉嶺單位,買入價大部分約一百萬元,通常賺一至二成便離場,最厲害是從未損手。

直至○七年,他決定放手一搏,花七十萬元創業,「樓市始終有波幅,唔會長升,炒樓始終有風險。」故此他揀在私樓較集中的粉嶺開鋪,半年內開兩間分行,與大行硬碰。

創富物業

開業年期 約3年

分行數目 6間

區域 粉嶺

代理人數 50人

炒樓即炒魷

他在創業之前,已與區內的炒家打了招呼,「除咗大家都識嘅鬍鬚余之外,仲有四、五個炒家活躍於粉嶺,佢哋揸貨比鬍鬚余仲多。」

他更向炒家承諾連同自己在內,所有員工不可炒樓,違者必炒魷,「你問吓鬍鬚余,係咪好多大行經紀有筍盤都自己炒先,對佢哋唔公平。」

他更睇穿大行靈活性低,去年底帶頭將買家的佣金減至七折,大行起初也照跟如儀,「佢哋減咗四個月就無繼續,聽講話總公司怕對其他區嘅客唔公平,影響深遠,所以即刻停止。」他表示此招薄利多銷奏效,生意額急增一半,故今年在區內再多開三間鋪。

成功搶了佔有率,他又再度橋,欲將佣金調回正常水平,最近便開了裝修公司鋪路,「慢慢加到八成、九成,轉為送幾千蚊裝修禮券,同時又可以幫襯我哋裝修公司,我又賺得番,一舉兩得。」

擴張太快易中伏

經濟低迷時,就算分行逾百間的大行亦重創,利嘉閣在九七年,分行數目逾一百間,惟金融風暴後縮減至六十間。至○一年,樓市仍未復甦,終以一億元賣盤予中原。

而香港置業,九六年為擴充,引入長實,翌年擴展至一百四十間分行,金融風暴後縮減至二十五間。有報導指,香港置業與長實的關係太密切,遭其他地產商杯葛,使港置只能賣長實樓盤,生意轉差,經紀不斷跳槽,直至○○年被美聯收購。

另外,紅極一時的鴻運地產,曾是沙田區的二手樓大阿哥,可惜金融風暴後大損元氣,至○○年轉攻一手盤,卻被中原、美聯夾擊,最終結業。○三年,其老闆田國強的妻子沈國芳重操故業,成立鴻雋地產,至今規模依然不大。

為抗衡大行,美國的世紀21引入特許經營模式,小型地產鋪加盟後,每月付專利費,便可使用其招牌,現時在港有一百三十間分店。

舊區包通渠

細行欠缺宣傳,故上述兩大陀地公司老闆也樂於訪問,惟獨在旺角及大角咀開了十間分店的龍鳳地產老闆甄智傑卻異常低調,卡片只印上投訴部經理,「我只想平平淡淡做生意,依家只負責客人投訴,我派個經理同你做訪問啦。」

四十多歲的甄智傑,是龍鳳的創辦人,行家指他甚少在店內出現,只知他在區內有數個物業收租。

龍鳳地產

開業年期 18年

分行數目 10間

區域 大角咀、旺角

代理人數 約20人

被迫擴張

龍鳳現時在區內有十間分店,較歷史悠久的大同地產還要規模大,惟行內人指它是「被迫」擴張,「其實佢唔想開咁多分行,有啲隔籬街已經有一間,但職員做得耐,要俾佢哋多啲發展,所以先開分行,否則就自立門戶。」

事實上,龍鳳就算分行眾多,但員工只有二十名,龍鳳地產經理陳宗健表示每間鋪只有一至兩人,若要帶客睇樓,鋪頭便索性關門,因此營運成本有限,「好多職員都係附近嘅師奶,一做就十幾年,有自己班客,買樓賣樓都係同一個代理經手。」

陳宗健指舊區經紀要提供另類服務,「條渠塞咗、停電、漏水都會搵我哋幫手,我有好多相熟鋪頭嘅電話。有時業主會問我哋點裝修,邊間裝修鋪好,如果業主想劏房,仲要教埋佢哋點攞牌同裝修。」

九○年代初,房協興建的油麻地駿發花園落成,大行亦曾嘗試殺進該處開鋪,惟最終亦被龍鳳揮低,「駿發的二手成交唔多,養唔起一間大行,細行無咩開支先做得 住。大行每月要上繳約十萬元行政費給總部做廣告費,皮費太重。」一名地產經紀笑說,一些單幢樓較多的舊區,即使所有成交全由一間大行獨霸,亦不夠維皮。

現時舊區有不少重建新盤落成,龍鳳也積極搶生意,今年在奧運站新盤海桃灣樓下開了分行,以為可食正區內換樓客幫襯,可惜生意麻麻,陳宗健坦言:「新盤點都唔夠大行鬥。」

大同地產決裂

大角咀細地產鋪林立,其中有逾四十年歷史的大同地產最悠久。首間分店位於大角咀大同新邨,故以此為名,高峰時擁有二十八間分行,單是美孚便有近十間分行。

惟○三年,三名股東不和決定分家,各自分區盤據,但依然沿用大同地產作招牌,彼此的裝修亦很統一,一律掛着葫蘆及銅鑼等中式布置,只是樓盤資料已各不相通,外人難以知道已拆夥。本刊找到大角咀大同的老闆劉小娟,但她拒絕回答任何問題。

 


陀地 經紀 撼贏 贏大 財團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18447

股市狂潮 落難財團大翻身

2004-2-19  NM




去年七‧一,五十萬港人上街,宣 洩對董建華政府的不滿。為了紓緩港人憤怒,北京中央便打出經濟牌,除了落實更緊密經貿關係(CEPA),又推出國內同胞「自由行」香港。十一月區議會選 舉,親中的民建聯一敗塗地,要求政改呼聲高唱入雲。中央於是改弦易轍,政治收緊,經濟則更為寬鬆。除了放寬同胞來港消費大灑金錢外,北京並透過注資炒旺港 股。中央狂谷資金來港,加上美國政府依然維持低息政策,外資因美元疲弱,而蜂擁入市掃港股,於是營造了一個股市狂潮。恒指連升十個月,至今已攀上一萬三千 八百點,成交額每日動輒二百億。股市水浸,牛氣沖天,配股潮隨之湧現。一些落難多年的上市公司,也輕易從市場中抽水。例如債務纏身多年的新世界,上週五宣佈供股,輕而易舉便集得五十多億來減債。而九七年因高價投地,致欠債過百億,幾乎沒頂的世紀城市系,也乘勢發新股減債,終於死裡逃生。股市大贏家除了落難公司, 乘着股市壯旺而集得一筆救命錢外,就連藍籌股恒基地產、思捷環球,以及董特首家族的東方海外也加入抽水行列。本來恒基的財務狀況甚為健康,負債比率只是一 成六,亦有廿四億現金,不過仍於去年十月,配股集資近三十億,又於今年頭發可換股債券,共籌得八十七億元,成為抽水潮中的大贏家。踏入二月中,又傳出恒基 有意籌組五十億銀團貸款,一資本市場人士說:「恒基的信貸評級不錯,有A+,恒基可以攞到平錢,點解唔攞定啲錢,為未來投資鋪路。」如恒基成功籌得五十億 銀團貸款,恒基共有百六億現金揸手,正好為競投西九龍文娛藝術區和北角油街地皮,以及七幅觀塘工業樓宇轉作酒店用途的補地價,上好子彈隨時出擊。

信置未除炸彈金融風暴前,信置是物業大好友,向來愛摸頂入市買貴地,最經典之作莫過於九七年樓市高峰期,以一百一十八億投得小西灣住宅地皮。然而其後的金融風暴,令公司賣 樓套現大計受挫,負債高達一百億。一褲子債的信置,還要面對物業貶值,要撇賬蝕錢的惡運。信置股價因此由九七年九元四角,跌至九八年一元多水位,更引來南 豐集團主席陳廷驊,在市場以十億元狂掃貨,吸納一成多股份,陳其後多次增持至一成三,最後因怕信置要為物業撥備,數月間不斷減持套現,現持股約一成。樓市 一沉七年,至近期才見反彈,信置其間賣出的樓盤主要為小西灣藍灣半島、粉嶺帝庭軒、馬鞍山海典灣等,但所賺有限。現時信置總負債一百二十多億,較金融風暴 時百億負債還高,而且手頭現金又只得十一億,負債比率仍高企於四成五水平,相較負債比率只得一成多的長實,債務問題明顯嚴峻得多,因此極有需要配股集資, 以解燃眉之急。

抽水陸續有來除了新世界及世紀城市外,市場估計還有好些落難經年的公司,排隊等抽水,其中最有可能的,包括電訊盈科及信和置業。「一間公司如果債務高,而股價又升緊,就顯示佢有迹象要配股集資來還債。配股抽水,集資嘅係股東資金,唔使還,當然比借錢有利。」一外資大行分析員說。曾是小股民愛股的電盈,目前財務狀況較○○年合併時,已大為改善,但至今仍是負資產公司,資不抵債四十八億,更遑論洹。除了大規模供股,已別無他法可以重出生天。電盈之所以萬劫不復,完全因為四年前為收購香港電訊,向中銀、滙豐等多間銀行,大幅舉債七百多億元,成為當時亞洲歷來最大宗銀團貸款,刷新紀錄。而電盈在合併後,亦變成一間負資產三百一十億的藍籌公司。 為扭轉劣勢,電盈陸續變賣資產,如將流動電話業務,拱手賣給澳洲Telstra電訊。到○○年,更不惜提出十供三供股計劃,集資一百二十四億。在一輪配 股、供股、賣資產後,電盈才稍舒一口氣,加上去年推售貝沙灣大賣,一、二期共套現九十八億元,令電盈今年可以提前償還部分未到期貸款。然而電盈至今仍負債 三百億,加上仍是負資產,在扭轉這局面以前,都很難有息派,股價亦很難回升。

孭重三百億債的新世界,多年來一直為減債挖空心思,然而即使連經營了廿多年的尖沙咀麗晶酒店也出售,亦只能籌得廿多億,杯水車薪。沙士期間,新世界市值萎 縮至五十六億,還被踢出恒指藍籌股行列。估不到,近月熱錢湧入,新世界柳暗花明,不費吹灰之力,便集資五十億。除了夠還今年中到期的三十三億元可換股債券 外,還有二十億用來補地價發展地產項目,因而被投資界看好。上週五新世界宣布,五供二大比例供股,供股價每股五元四角,集資五十三億元。雖然今次的供股 價,較上週四停牌前的八元七角,足足折讓三成八。但新世界主席鄭裕彤,依然心情勁靚。本週一早上十一時許,鄭裕彤如常返工,面帶笑容與記者談供股一事,他 說:「我自己都要供股㗎,咁表示我支持間公司。沙士時股價跌得咁低(二元多),嗰時供股唔係幾好,依家減到債梗係高興嘅。」當他得悉新世界當日復牌後,仍維持在八元三角水平,便一臉自豪地說:「咁我哋新世界啲資產,都值錢嘛!」

鄭裕彤重新領軍鄭裕彤私人公司周大福,持有新世界三成五股權,按供股比例,須掏出十八億八千萬來供股。新世界員工上下,對於今次供股的市場反應,也異常緊張。例如鄭裕彤姪兒,周大福珠寶董事鄭 錦標,本週一早上返回新世界大廈辦公室後,就ш一ш股票機,留意着新世界的股價走勢,他雀躍地說:「依家證明新世界真係好番好多啦,去年沙士時股價跌到 兩、三元,今年升到八、九元,你買滙豐都無三個開啦。」鄭家上下如此高興,皆因新世界已度過最黑暗的歲月。去年沙士疫潮期間,新世界股價跌至二元二角五 仙,堂堂大藍籌,市值縮水至五十六億元,更被踢出恒指成分股行列,三十年藍籌股地位最終失守。這個警號,除了令主要往來銀行滙豐大為關注外,據悉,新世界 主席鄭裕彤亦感到面目無光,一直耿耿於懷。為此,今年已七十八歲,本來已撒手不管新世界的鄭裕彤,再次緊張起來。現在兩父子對新世界較為上心。鄭家純準十 時半返工,鄭裕彤則每朝十一時左右返公司坐鎮。以往每逢大時大節,鄭裕彤必定遠遊暢玩,但剛過去的大年初一,他只率領親友返家鄉順德,至年初二過順德隔鄰的番禺,與澳門特首何厚鏵見面食飯而已。自從鄭裕彤重新關注這上市旗 艦後,新世界開始生猛起來。新世界的股價由去年七月的三元一直升至九月的六元多。及至十月底,乘着恒指升至萬二點時,新世界第一炮減債方案出籠,以每股五 元配售,集資十二億五。及至最近,新世界食過翻尋味,趁市旺在上週五宣布供股,集資五十三億元。在不足四個月內,新世界兩度抽水,箇中與債務有關。今年五 月,新世界一批總值三十三億港元的可換股債券將到期,由於換股價為每股二十四元六角,債券持有人到期時必定要錢不要股,進一步加重新世界的債務重擔。新世 界主要往來銀行滙豐,對此十分關注,於是供股大計出籠,而滙豐證券也是今次的包銷商。

希望重返藍籌行列其實自九九年起,新世界已透過變賣資 產來套現。在變賣資產過程中,最為難堪的,是二千年出售新世界電話固網,予澳洲大為電訊(Davnet)一役。當時正值科網及電訊股熱潮高峰,雙方協議以 十八億五千萬交易。但不久科網股爆煲,最終大為撻訂取消收購,還「¬完唱」,狂踩新世界固網叫價不合理,員工士氣低落云云。被澳洲佬玩謝的新世界,呈捱打 狀態。交易告吹後,新世界立即以每呎三千元低價,作價十多億出售上環新世紀廣場低座,其後還以二十七億,出售經營了二十多年的尖沙咀麗晶酒店。雖然不斷割 肉還債,但情況仍然無起色。世事往往出人意表。當年辛辛苦苦賣資產減債,但進度緩慢,如今一個股市水浸狂潮,新世界輕而易舉便集了共六十多億,負債比率由 六成二減至五成,脫離危險期。而鄭裕彤現時的願望只有一個,「我梗係想新世界入返藍籌股行列啦,我一定會繼續支持自己間公司嘅!」

世城系鹹魚翻生忽然鹹魚翻生的,還有由羅旭瑞控制的世城系三間上市公司——世紀城市、百利保及富豪酒店。世城系在最大鑊時,總負債百五億,並一同淪為仙股,三間公司總市值由九七年高峰期三百多億,跌剩七億幾。旗艦公司世 紀城市,更加入負資產行列。雖然世城系擁有不少優質酒店及寫字樓物業,但羅旭瑞硬是不肯變賣資產,一度令債權銀行無符,差點將百利保清盤。死守資產不賣的 羅旭瑞,可能也想不到他會守得雲開見月明。世城系近日成了小散戶的愛股,年多前已退休的鄭先生,個多月前買入世城系各十萬股,合共三萬九千元,他笑言心得 是「睇佢衰就買佢」:「依家經濟咁好,剛起步,應該會繼續升。」三間公司股價果然繼續看俏,至本週一,鄭先生賬面已賺了一萬六千三百元。像鄭先生一樣,買世城系股份賺了錢的小股民,為數不少。事關由去年七月至今,三間公司的股價已節節上揚,升幅由一倍六至五倍不等。三家公司的市值,由最低殘時期杷一碟只有七億幾,暴漲至五十多億;公司亦因此由負債纍纍,至成功減債翻身。世城系經歷過幾許風雨,羅旭瑞捱至今日,可以鬆一口氣。

富 豪海灣熱賣帶領世城系Ч升的,就是系內「奶媽」,富豪酒店。受惠於去年七月開始的「自由行」,擁有五家三、四星級酒店的富豪酒店,順理成章成為追捧對象, 加上手持七成赤柱黃麻角富豪海灣股權,在樓市興旺下,亦成為當炒原因。富豪海灣自開售以來,迄今已售出約六十伙,套現逾廿二億元,平均呎價一萬,近日個別 單位更創出一萬二千九百元一呎的高價成交。就連富豪酒店董事范統亦大口氣表示:「唔好問 我已賣出幾多個單位,應該問我賣剩幾多單位!」即將開售的富豪海灣二期,亦計劃加價兩成。范統預計,整個項目全數售罄,可套現七十億元,項目將可回撥廿三 億元。難怪負責設計該盤示範單位的太子女羅寶文,近期頻頻亮相,帶記者團參觀樓盤,風騷之情與昔日公司嚴重負債時判若雲泥。

羅旭瑞心情轉靚她早前接受訪問時曾說:「慢慢賣到這個價(萬二元一呎),真係好好彩……」頻呼好彩的羅寶文,現年二十四歲,在美國大學畢業後,應父親羅旭瑞要求,回港幫汙救公司。 這幾年間,她看到父親比較軟弱的時候。「爸爸有一排無咁想見人,多數留在家吃飯;開電視都大聲啲,唔使講咁多嘢嘛。」當時市場一度傳出,羅旭瑞決定把最貴 重,位於銅鑼灣的富豪香港酒店出售。羅旭瑞一家一直住在該酒店頂樓,六千多呎複式單位,羅寶文坦言,當時她媽媽還怕被人逼遷。富豪海灣熱賣,羅寶文在本週 二接受電話訪問時表示,父親心情已經明顯好轉,壓力亦無以往般大。「爸爸是一個很勤力的人,他正積極睇緊公司未來有什麼新發展。」她更透露,羅旭瑞正計劃將舊有業務分拆上市集 資。而今時今日令富豪起死回生的富豪海灣,當年原來是令集團債台高築的「元兇」。九七年地產市道好景,羅旭瑞雄心萬丈擴展他的地產王國,遂以超高價五十五 億元,投得赤柱黃麻角豪宅地皮。當時百利保佔四成股權,富豪佔三成,餘下三成由中國海外投資。此外集團還投資廿億,在赤鱲角新機場興建酒店,又收購新中港 及至祥置業等,向銀行借完又借。

發新股還債誰知九七年十月一場金融風暴,股市狂瀉,樓價勁跌,在九八年最危急時期,三家公司業 績,合共勁蝕近百億,負債近一百五十億元!作為旗艦的世紀城市,更淪為負資產,債權人亦紛紛上門追討欠款。在存亡之秋,羅旭瑞不得不出售北美優質酒店業 務,套現五十億元還債。但香港的物業,如九龍城廣場及百利保廣場等,羅堅持不賣,只將之證券化套現十二億,以濟燃眉之急。直至○二年八月,羅旭瑞運用財 技,將百利保持有四成股權的富豪海灣,售予子公司富豪酒店,代價四點七億元,由富豪發行 新股支付予百利保。百利保即將富豪新股,連同九龍城廣場及百利保廣場轉讓權,償還給債權人,以股代債,百利保就此甩身,減債至只得兩億。至於被迫硬啃富豪 海灣的富豪酒店,本來水浸眼眉,皆因由百利保過檔,兩筆合共四十八億元的貸款,在去年中到期。但受惠自由行概念,酒店前景樂觀,故此富豪與債權銀行傾掂, 延期至○六年及二○一二年底才還款,減債步伐遂見曙光。至去年九月,富豪又成功以三點五億,出售九龍城富豪東方酒店。兩間子公司成功減債後,羅旭瑞重施故技,整頓母公司世紀城市之債務,遂透過發行多種票據和可轉換債券等,再一次以股代債,上月獲所有債權人,原則上同意債務重組建議。若果最終落實,世城逾十四億元債務,可望全然解決。

大小股東齊歡唱思捷的大股東去年中至今三度配股套現,配股價還愈配愈高,公司主 席邢李⺪及第二大股東Jurgen Friedrich雙雙成為大贏家。邢李⺪去年五月,以每股十四元七角配股,首先套現逾六億。及至去年九月,思捷公佈全年業績理想,刺激股價衝破廿元。邢 李⺪不久便以每股廿三元九角,套現十二億。兩次出貨,為他帶來十七億八千萬現金。二月初,思捷公佈中期業績,受惠於歐羅升值又創佳績,股價再受刺激上揚至 三十元水平。而第二大股東Jurgen Friedrich亦捕捉到靚價,於上週四以每股廿九元配售二千萬股,套現五億八,但思捷股價仍然堅挺,本週二收報三十一元九角,較去年中翻了一番。

老董無端做百億富豪就連董特首家族持有七成四的東方海外,也水漲船高,股價由去年五、六元,狂升至上週五的三十一元二角高位,而董氏家族持有七成四東方海外,市值一百○八億,令董建華進身百億富豪行列。去年四月,港交所實行新的證券披露條例,要上市公司披露持有超過百分之五的股權,條例一生效,揭出原來特首的家族公司, 其中百分之九點九的股份,由李嘉誠控制的長和系持有。為了理清這段董、李關係,東方海外八月份決定以每股九元八角,回購長和系所持的股權,此舉帶挈長和系 賺三億。及後,東方海外的股價升勢仍然凌厲,九月份,董家以每股十五元配售舊股,套現四億三千多萬。及至上週四批股前,股價攀上三十一元二角,公司宣佈以每股二十五個七毫半,批出四千七百萬新股,集資十二億。


股市 狂潮 落難 財團 翻身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2184

廠佬賣零食 反抗大財團操控價格

2011-10-27  NM

日版卡樂B薯片、季節限定綠茶味百力滋……電子線圈大王林偉駿,投資千萬,上年中以自己上市公司CEC國際的冧把做生招牌,開設「759阿信屋」, 轉型與本業風馬牛不相及的日本進口零食糧油百貨,連開四十六間,專攻屋邨。不過,這間被網民評點為「平霸」的人氣店,卻因定價太低,辣㷫同行,鬧出封殺風 波。 上星期,供應汽水飲品的太古集團及維他奶公司,先後拒絕向他供貨,「一罐可口可樂,要賣$3.8!一pack維他奶,要跟超市至抵價!」阿信屋定價低過兩 大超市,成為莫須有死罪。原來,我們的日常生活,由一罐汽水到一排朱古力,大財團抬高價錢,集體議價,無處不在。廠佬力抗霸權,戰事一觸即發!


「罐 裝可樂同雪碧,幾時先有貨?」在火炭穗禾苑分店,客人向店員查詢,正在執貨的售貨員回答:「賣埋啲貨尾,唔會再賣本地飲品,不如試嚇日本汽水吖!」客人問 得多,轉行做進口零食的CEC國際(0759)主席林偉駿,索性在全線分店張貼停售告示,「我想話俾人知:唔係你唔供貨,係我停售!」自言「好鬥」的林偉 駿,廠佬出身,見慣風雨,面對操控價格的行業現實,誓不低頭。 「原本相安無事,太古提供各類汽水,供應好穩定,每罐來貨價唔使兩蚊,我哋賣兩個七,毛利都有三成幾,但自從九月初,有傳媒報導我哋汽水賣得平,太古嘅營 業代表,就打電話通知我哋,話超市同便利店投訴影響佢哋生意,要求我哋加到$3.8!」兩大超市減價,可以死跟,加價呢,就唔可以定價低過龍頭大佬,林直 言「咁嘅行規」,無得做! 「電話、面談多次,都無結果,之前上嚟再傾,佢哋仲講緊要跟佢哋個價,唔可以定價太低,我當時已決定停售,豁出去,索性好寸咁當面同個太古嘅sales 講,你叫我賣廿蚊一罐都無問題,如果我拜緊山,渴到死,一定幫襯!」林說。


記者到兩大超市和連鎖便利店「格價」, 發現可口可樂,百佳定價$23.9八罐,每罐貼近三元,單買一罐要$4.2。兩間便利店七十一及OK,定價為六元。反觀林偉駿旗下零食店,貨尾可樂每罐定 價$2.7,加上可以分拆購買不同味道,與超市一pack八或十二罐,硬性規定同一款,更有彈性,定價更具競爭力。 事實上,除了太古率先發難,停止供應旗下飲品,上週五下午約三時,維他奶公司的營業代表,親自上林位於觀塘的公司,相約會面,同樣叮囑他要「跟行規」, 「佢哋話六包裝定價唔好低過十七蚊,仲教我同破抵價(百佳)看齊,買兩pack送375毫升檸檬茶。我當時就駁佢,點解要搞到咁複雜,人哋明明想飲維他 奶,你點解係要塞支檸檬茶俾人呢?」 「之前試過同超市一樣賣十四蚊,後來維他奶批俾我嘅價就愈搞愈貴,由最初十蚊,加到十三個幾一pack,迫你唔可以賣得平!」高峰期時本地飲品足佔營業額 達一成半,林寧願壯士斷臂,停售本地汽水和紙包飲品,「做廠投標落價,競爭大,但做好件貨就得;呢一行唔同,你入嘅貨俾曬錢,人哋有權干預你賣幾多錢、點 樣擺貨,有啲人硬係要個市場所謂受控,先有安全感,好畸形!」 連洋名都叫Coils(線圈)的林偉駿,大坑木屋區長大,身為長子,十三歲就外出闖天下,廿一歲開電子山寨廠,在中山自設廠房,從事設計、開發、製造及銷 售一系列之線圈製品,包括變壓器、電感器,以及線圈製品之相關元件,如鐵氧體磁性材料及電解電容器等。二千年公司主板上市,客戶包括新力及CANON。近 年業務稍微收縮,截至今年四月底,公司賺二千八百萬元。

半途出家為舊伙記
線圈老本行做足三十年,卻半途出家學人搞食 品百貨,林偉駿說緣於一個舊伙記。○八年金融海嘯,中港兩地近八千員工,裁剩五千,包括財務分析員,也是他的得力助手張茗壹(阿壹)。「那一役,傷得好 重!」 「佢係我搞上市後,返中山接受培訓嘅首批香港大學生,跟咗我近十年,港大財務系畢業,負責寫年報,上年見番佢,轉咗行賣衫。當時我就諗,電子線圈的核心業 務,內地上曬軌道,中山、廈門南京及高州,仍然有廠房,員工人數達四千多人。香港剩二、三百人,可以穩守,已經萬幸,係時候轉型。當時無咩頭緒,自己鍾意 食日本嘢,有時公司團購日本醬油,日本嘢出名質素高,受歡迎,就試嚇有無得做。」 上年七月,林在葵湧廣場開了第一間鋪,找阿壹回巢打理,負責聯絡本地代理商入貨,租鋪採購一腳踢。原本負責公司電腦程式的鍾偉健,中大電腦工程系畢業,就 充當阿信屋新界區分店店長。線圈公司一夜間轉做零售,人人門外漢,變身「奇兵」,「我成日同佢哋講,政府嘅AO都會做唔同部門,我哋由電腦工程、電子工 程,轉做飲食工程,有何不可?」 大情大性的林偉駿,化身「阿信」打不死,火速行軍再創業,三個月內連開了六店,小本經營試業,卻遇上同行封殺,反而成為他日後「大搞」的催化劑!「香港主 要代理進口日本零食嘅,基本上只有一間(編按:林不願透露代理名稱,但根據資料,本港最大日本零食代理為四洲集團),我哋十一月訂貨,點知個代理商臨時話 唔供貨俾我哋,當時佢係最大代理,佢唔供無人敢供,有鋪無貨賣,死得!」同行如敵國,供應商兼營連鎖零食零售店,見林定價低,又有上市公司背景,擴張速度 驚人,實行截貨源,先發制人。 「當時真係好徬徨,好在咁啱會展有個美食博覽,有間日本小型超市過嚟做展銷,我嗰時諗無可諗,就同佢入住啲貨頂住,佢喺日本做超市零售,賣俾我嘅價,仲平 過香港代理,嗰時我先知,香港代理無人同佢爭,做獨市,食水好深!」重擊下僥倖未被打殘,林偉駿深知,要突圍,便得越過香港代理商,搞直接進口!

赴日叩門 打破缺口
今 年二月,林就透過做線圈生意結識多年的舊客戶日立公司,輾轉引薦認識位於東京崎玉縣的日本食品總代理,成為轉捩點,「日本零食糧油市場好大,代理喺崎玉嘅 廠房有十八幢香港工業大廈咁大,老闆八十幾歲,見我五十幾,當我細路仔,見我盲舂舂過去,覺得有誠意,唔介意我創業初期貨量少。」誤打誤撞打開缺口,林偉 駿深知,要爭取具競爭力的批發價,來貨要多,快速擴張,事在必行。 「半年間,多開咗三十幾間,向領匯、地鐵租鋪,要上去講解你盤生意同財力,有錢交租都要過關斬將,七仔(便利店7-11)隔籬又話唔得,一個商場三幾間, 點避?你話無霸權就呃人!」先是零食供應商打壓,再有兩大本地飲品供應商先後停止供貨,林不諱言只怪行業太多「行規」陋習,避無可避。 「明明一罐日本咖啡,來貨價五蚊,賣六個半都已經有三成幾毛利,點解要賣到十五蚊先得?」統一將毛利定為三成半,被同行視作「頂爛市」,林直言匪夷所思, 「呢一行好奇怪,佢哋mark價有自己一套,認定日本嘢係奢侈品,多人搵就可以mark高兩、三倍,定價上已嚇走好多人,我喺屋邨開咁多分店,就係認為只 要價格合理啲,啲日本進口嘢,唔一定放喺崇光、太古城,先有人會買!」 上月,他就將台灣進口米麻糬重新包裝出售,「我哋喺台灣採購米麻糬返香港,一盒一百八十克,賣$6.9,農曆年期間,被優之良品投訴到台灣供應商,話我哋 定價太低,結果又無得賣,咁我哋咪又諗橋,聯絡台灣方面,自己印紙盒重新包裝推出市場,成本貴六毫子,賣$7.5,都係優之良品嘅三分之一。講真,可樂無 得笠個紅紙上去咋,如果得,我都好想試嚇!」 成與敗,未知,林謂現時每店每日的營業額平均達萬元以上,扣除成本、人工及租金開支只勉強達收支平衡,但起碼贏得自主權,「日本食品成日要賣到好貴,搞到 奇貨可居,我就係想打破呢種局面,賣平啲,合理利潤就得,唔好話多啲人受惠咁偉大,起碼個市場大啲,搞活個市場,有咩唔好?」入行一年平價「頂爛市」,被 同行狂轟擾亂市場的林偉駿反問。五十三歲,仍然有火。

競爭法無用
針對操縱價格及圍標等違反公平競爭行為的競爭法, 醞釀多年,卻因商界大力反對,立法過程一波三折,港府上週向商界再次作出讓步,建議取消獨立私人訴訟權,即消費者無權向涉違反公平競爭者直接興訟。消委會 不滿修訂,認為有損消費者利益;立法會競爭法草案委員會副主席湯家驊則擔心,日後成立的競爭事務委員會會偏袒商界。 林偉駿也認為立法實際作用不大,「供應商要操控定價好易,賣貴啲俾你已經得,舉例一pack維他奶,佢賣俾你十六蚊,賣俾超市十四蚊,你嘈佢,佢話人哋大 批要,可以平啲,咁又係喎,你來貨貴啲,無理由做蝕本生意,結果唔使議價,你都要賣十七蚊,佢哋一樣焗你賣貴嘢!」

廠佬 佬賣 零食 抗大 財團 操控 價格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8682

CSL 不是沒有本地華資財團背景的

今日蔡東豪主理的專欄稱,「本地華資財團背景的 CSL...」,這是不確的。

2004年,新世界把流動電訊業務注入當時仍稱亞洲物流的Vision Values (862,前華益控股),不久易名新移動,然後把股份100合1,同時派發新世界數碼基地(276,前宇宙航運、現蒙古能源)的股權。次年12月,新移動把手上的流動業務與CSL合股,成為新公司CSL New World Mobility Group的小股東,持股 23.6%。

又過了一年,新世界購回CSL New World Mobility Group之股權,以回購所有債務及現金支付,並派發特別息1.2元。

至現時,新世界並未出售此等股權,詳情可參看年報第4頁,或234頁。

所以可以說,全港的主要流動電訊商,除了中移動(941)外,基本上全部有地產發展的背景,地產霸權確無處不在。

CSL 不是 沒有 本地 華資 財團 背景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31242

井底望天讀書筆記:江浙財團(一) 井底望天

http://blog.sina.com.cn/s/blog_521090fd0102ea4o.html

 

 

本來有這個討論中國資本的江浙財團的想法,是出於當時討論香港資本的前世今生,其實就是江浙財團的轉型。

然後有一天,一個資本頗為雄厚的朋友,和我聊天,詢問中國歷史上資本的命運,並問我,如何看待目前中國資本的政治待遇。

我的回答,現在中國的資本所享受的待遇,應該是歷史上最好的時候,對這個結論,也許很多人不信。

而這一陣子,看到《環球時報》的胡同學,和人家打嘴仗,關於國粉們眼中的「黃金十年」(就是1927年-1937年)的故事,覺得也許可以和大家討論一下這個時候的江浙財團的命運,從而對今天的江浙財團的情景,可以有一個比較清晰的瞭解。

首先說一下,偽命題「黃金十年」,其實出於現在的人們對那個時候的歷史缺乏基本的瞭解,而被所謂「有良心的」歷史小說學家,搞出來的騙局而已。

黃金十年,更準確地說,應該叫做黃金榮十年,才比較確切,呵呵。

言歸正傳,我就開始先討論一下中國近代資本的起源。

在清朝的時候,其實中國是有傳統的資本。如果叫他們民間資本,也不是完全正確,如果叫官府資本,也不完全妥當。

在明朝的時候,為了邊疆的安穩,朝廷曾經以私鹽的專賣權為條件,引導民間資本向邊疆提供糧食等各種補給。

在這之後,慢慢興起的山西的票號和江南的錢莊,不光參與遠途海外貿易,也參與朝廷的各種融資活動,其實某種程度上,是紅頂資本,在某種程度上,有官府的部分參與和認可。

這種半官方半民間資本,其實也包括在廣州官批的外貿十三行。

在清康熙二十三年,就是1684年,出於外國要求經商的呼聲,康熙皇帝批准了在粵、閩、浙和江四個口岸城市,就是廣州、廈門、寧波和松江(上海前身)經商。

當時各種貨物,從海外和國內到這裡比較多,但是商貿企業比較少,到了1686年,廣州才開始有了外商經營。

其實廣州的外商,嚴格來講,在唐朝的時候,就有來自阿拉伯、波斯和印度的商人,慢慢在番禺(就是老外的居住地的意思)定居。

這個基本上和陸地來的外商,定居長安是同樣的道理。

當然這些定居的老外們,最後就同化成漢族的一分子,也是理所當然的事情。

後來在唐代的黃巢之亂,以及從遼、金到蒙古的南下,引發了不少南方的長於海上貿易的漢族和其他各族,遠避於東南亞,慢慢就形成東南亞有權勢的政治和經濟領袖人物。

那麼在明朝建立之後,出於漢族復國的喜悅,這些在東南亞的權勢人物,就派人回來和明朝朝廷聯繫,希望以海外華裔的身份,來向皇帝進貢各種海外奇珍異寶。

其實就是如果你發了一個10只大船的船隊,一艘船是用來進貢皇帝、打點皇帝他媽、他老婆們和他妹的,其他就是用來在其他地方做貿易的。

當然做貿易的利潤,各地有力官員都可以均霑一些,然後把東南亞的好東西進口之後,再把中華的好東西買走。

這些中華的東西,然後就在東南亞轉手給來自西方的葡萄牙、荷蘭、西班牙等等商業船隊。

那時候的商業船隊,是亦商亦盜,就是自己有武裝,可以貿易就貿易,不可以貿易就海盜你。

這些人,包括來自西班牙、葡萄牙、荷蘭和英國這些後來被稱為皇家啥啥海軍的海盜貿易船隊,當然也包括來自日本的大名們的海盜貿易船隊,和來自中國的浙江、福建和廣東的海盜貿易船隊。

中國的海盜貿易船隊,就包括著名的顏思齊和鄭芝龍。

有種說法,講顏思齊等人,企圖在日本推翻德川幕府,並且打翻日本天皇自己做皇帝,不知是真是假。

不過鄭芝龍,這個會說多種內語(閩南語、粵語、官話)和外語(日語、葡萄牙語、西班牙語、荷蘭語)的牛人,娶了日本田川氏,生了一個比他還牛的兒子,叫做鄭成功,倒是真事。

不過中國的貿易海盜船隊,和日本和西歐的貿易海盜船隊相比,人家日本的是藩鎮的人馬,歐洲的是皇帝和國王的人馬,而中國的就是民間被朝廷圍剿的人馬。

到了清朝的時候,中國的海外貿易,基本上就是有商無盜。

然後在嘉慶年間,最後一個大海盜張保仔在清廷的恩威並施之下,最後被招安。結果就是海上版本的宋江招安打方臘,去掃平其他海盜。

張保仔在1822年去世,結果18年後,當英國皇家海盜殺過來的時候,清廷居然沒有海軍可以對抗了。

雖然說張保仔最強盛的時候,有1千多條船,各種大砲和小炮都俱備,也許沒有英國皇家海盜的那麼先進,但是因為成天打劫西方海盜的船隊,自然在炮火中成長,知道人家的傢伙有多厲害,自己的東東也越搞越先進。

這樣的實戰經驗,那是李中堂的北洋海軍可以對比。

中國的海盜們沒有成功化身為皇家海軍,也許是中國近代毫無能力保衛自己的海防線的最主要原因之一。

不過考慮到從康熙、雍正到乾隆,北部的俄羅斯侵襲和西北的準噶爾都是主要的威脅,所以在收復台灣之後,沒有好好思考過東南沿海的經營。

而整個朝廷缺乏見識,是主要的原因。不過朝廷後來在海防和陸防上起了爭執,主張海防的,居然要求的是放棄收復阿古柏佔領的南疆,簡直是不知所以。

不過海軍建設沒有觀念,並不妨礙外貿上資本的大力發展。

在乾隆二十二年,就是1757年的時候,朝廷下令鎖國,僅留了廣州一地允許對外通商。於是紅毛國英吉利、雙鷹國奧地利、單鷹國普魯士、黃旗國丹麥等等,都搬到這裡混飯吃。

有一天,來了一艘運送人參的新船到港口,最熟悉洋務的十三行都看不出道道,於是按照該國的旗幟,稱其為花旗國,其人參稱為花旗參。

廣州的十三行,和當時的山西票號行、兩淮鹽商行,都是中國當時財富最集中的傳統資本。

那時候的十三行財大氣粗,也是清廷的主要財政收入之一。當時最大的怡和行的伍家,絕對是可以和天主教教廷相比的世界首富之一。

因此在1840年鴉片戰爭戰敗,清廷必須在《南京條約》裡面賠償3百萬兩白銀之中,伍同學自己就出了100萬兩。

這個就是中國近代的故事,有錢不做軍備,用來戰敗賠款倒是比較爽。

這一段故事,估計在1978年中國再次開放的時候,好多的領導人還是沒有搞明白的。


井底 望天 讀書 筆記 江浙 財團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40006

井底望天讀書筆記:江浙財團(三) 井底望天

http://blog.sina.com.cn/s/blog_521090fd0102earx.html

3

 

雖然中國政府沒有讓渡自己的領土主權,但是由於不平等條約的出現導致了治外法權的產生,使得在中國領土上的外國領地成了非中國政府的管轄地。

因此在這些地方產生的中國企業和資本,就不再像以前的資本一樣,和中國的政府有千絲萬縷的聯繫。

那麼來到上海的外國商人,自然不願意去擁擠雜亂的上海舊城市,就在其西面和北面開闢了兩個新的城區——法國人不喜歡和人和群,就在老城區的西面搞了自己的法租界,而其他的洋人就抱成團,先是英國人在老城區的北面搞了自己的租界,後來美國人加入了,就形成了一個公共租界。

因此上海就是由這樣截然不同的三個地區組成。

法租界,自然就是由法國駐上海的總領事管理,而公共租界,就是外國商人和各條約國領事中間產生的上海工部局管理。

這些租界,本來只是給外國人居住的,但是當之後的上海舊城的小刀會起兵,到後來太平軍的李秀成攻打上海,導致了無數逃避戰亂的難民,逃進了外國人控制的租界區。

結果在1864年的時候,租界裡面的老外只有1千人,但是老中已經超過了50萬人。

但是租界是外國人的天下,中國人只有幹活和交錢的份,卻享受不了其他的任何服務。

當然因為租界有外國軍隊保護,最起碼大家不會在太平軍和清軍的拉鋸戰中,家破人亡,就像中國近代的藝術大師吳昌碩的身世那樣。

這個時候的上海,還是以貿易和商業為基礎,靠的是中國一半人口都在長江中下游,主要的產品茶葉和絲綢都在這裡集散。

但是在1895年甲午戰敗之後簽訂了《馬關條約》裡面,在通商口岸開始允許外國人辦工業。

這樣的話,來自長江中下游,尤其是江蘇北部的農村地區的人民,就加入了新出現的無產階級大軍,形成了公共租界北邊的閘北區這個專門給勞工階層的居住地。

其實自從上海開埠以來,移民就是上海的最主要的人口來源。在1885年的時候,外地移民佔上海總人口比重的85%,而在1950年的時候,這個比例還是84.9%。

而最早到上海的移民,是來自於廣州地區。

這個就要理解,當年中國對外貿易的形式,是外國商人獲得貿易權利之後,並沒有在中國市場直銷的權力。他們基本上就是把自己的貨物,運到廣州,然後和清政府指定的十三行交易。

然後十三行運用政府給予的專賣權力,就把各種洋人的貨物,分銷到全國其他地方。

所以說,十三行的利潤是非常豐厚的,而十三行的幾個大老闆,估價就是世界的前幾名首富。

十三行在今天的地位,我們叫做國有企業。雖然外國企業,現在不少是可以在中國開辦,但不少還是找到國企,開辦合資企業。

所以,今天你聽到的,就是要把國企給幹掉,就是國企太大,壟斷了關鍵行業的肥厚的利潤,不干掉這些國企,別人就沒有好的機會。

那麼當時英國人的貨物,從英國的製造商上船出海(或者從印度裝鴉片),通過東印度公司的運輸船隊到了廣州港口,就需要把貨物交給十三行。

因此你要是把十三行給幹掉了,那麼就可以直接把中國的市場拿到手。這個就是靠的是鴉片戰爭的功勞。

那麼今天當然,就要靠把你的領導人給忽悠了,你自己就把大國企給咔嚓了。

雖然當時廣州的國內總分銷貿易靠的十三行,但是畢竟外國商船的各種維修服務、從海上經過珠江口進廣州港等等,都需要不少造船和修理船隻的工人和本地海員。因此廣州已經有了這樣的相關產業。

當《南京條約》之後,上海變成了通商口岸,很快因為地緣的優勢,就超過了廣州而成為中國最主要的國際貿易口岸。那麼這批服務外國商船的廣州相關產業人士,就直接北上,到了上海,成為上海的最早一批移民。

當然這些來上海的廣東人,雖然是來源於廣州地區,但是主要組成是粵東的潮汕人士。後來來自潮州的吳健彰在1843年出任蘇松太(蘇州、松江、太倉,後來的上海道)知府,更加加速了這種移民的過程。而且除了來自廣東的同學,和潮汕人文化接近了福建閩南人,也過來上海撈世界了。

這些來到上海的潮閩人,當然就像現在遍佈世界各地的唐人街一樣,建立了自己的會所,可以拜自己的神仙、看本地的大戲、教育自己的孩子、有自己的失業救助組織和職業再培訓,當然還有信用合作社、殯儀館和墓地啥的。

其中最主要的,還有自己會所的軍隊。

但是很多廣東移民從事的這些職業的地位,並不高貴。而且有不少人是靠幫派合作,用小舢舨販賣鴉片,就是替英國人分銷啥的。

因為外國人雖然打垮了中國的半國企十三行,但是面對中國市場,語言不熟悉,文化很陌生,就必須尋找當地的人來幫助。

那麼對當地情況熟悉的人,就是當地的浙江和江蘇的本地人,就開始變成了買辦,替這些外國老闆打工。

而由於外國勢力的不斷擴大,以及依附外國勢力的買辦人士、各種被基督教傳教士忽悠的中國教徒、各種對西方的技術、知識和文化感興趣的知識分子,等等,就在上海形成了一個大的集團勢力。

在這種商業競爭下,來自廣東和福建的移民生存空間受到壓縮,就出現了不少失業人士,結果就導致了1853年以廣東人為主的小刀會起義,奪取了上海舊城市的主導權。

在小刀會控制了上海之後,裡面的潮汕幫和閩南幫發生了意見分歧。閩南幫認為,俺們把控制的財寶裝滿船,直接回家就得了。

可是潮汕幫認為,應該在上海建立自己的王朝,並試圖和在南京建立太平天國的廣東人洪秀全拉上關係。

當然最後小刀會就被清兵給鎮壓下去了,但是後來在太平軍的東征中間的1861年,上海南部的海上貿易重鎮寧波,被太平軍給打了下來。

這個事件,就導致了寧波的有錢人,尤其是寧波的商人,大規模逃亡進了上海。這個時候,就是寧波人勢力開始在上海坐大。

而因為這種寧波資本在上海的運作,一開始就比廣東人要高端,也導致了慢慢地以寧波人為主的浙江人,開始成了上海外地移民的主流。

在1885年,上海的中國人口組合中,浙江人佔據了40%,臨近的江蘇人佔據了27%,原先的大頭廣東人下降到了20%。

而寧波人在上海的崛起,很大原因靠的是錢莊。

與山西票號主要集中在匯兌和存款不同,江南的錢莊,有很多是參與外貿行業的貸款服務。比如說江南的養蟬抽絲的農民,都會到錢莊貸款,然後到產品銷售之後在還款。

記得很多年一前,聽一位經濟學家講座,將中國農民說得一塌糊塗,啥沒有冒險精神啥的。我就說,根據江南錢莊在絲農貸款的歷史情況來看,認為中國農民愚昧、保守、沒有冒險精神和不思進取,是不符合歷史事實的。

當寧波的錢莊在上海經營的時候,基本上就是依靠鄉誼的關係來維繫貸款的關係。如果你看一下今天,寧波和溫州一帶的不合法的民間貸款,還是維繫了這樣的特色。

井底 望天 讀書 筆記 江浙 財團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42398

三井財團的主力三井物產 rekcufrehtom

http://xueqiu.com/6015053029/22994939
國內一直有個日本財團如何如何牛逼的都市傳說,準備把這些公司都稍微翻翻,先翻了翻三井財團的主力三井物產(Mitsui & Co., Ltd.)。

眾所周知三井財團戰前就很風光,其實是第一大綜合商社,戰後被美國分解成200來家企業,其中部分在朝鮮戰爭等的春風下,伴隨著反壟斷法的放鬆,又逐漸合併到一起。剩下的獨立企業基本是比較強勢的不願上交管理權的企業,比如東芝、豐田、三越百貨等。

公司總利潤還是挺高的,4000多億日圓,主要行業分佈如下:
查看原圖從這個分佈可以看出,實際上儘管三井物產幾乎除了科技產品你想得到的什麼都做(合併報表公司270來家),實質主要還是個能源礦產公司,這也是大宗商品貿易公司向上下游擴張的自然結果。具體來說主要是鐵礦石、銅、煤炭、石油、天然氣。公司利潤基本來自於這兩塊,其他都可以忽略不計。

鐵礦石權益產量連年增長:(比較醒目的資產是在巴西淡水河谷的控股公司Valepar S.A.中擁有15%權益)
查看原圖銅權益產量:
查看原圖煤炭:

查看原圖

石油、天然氣:
查看原圖
作為貿易公司,觸角自然全球伸的比較遠。
鋼鐵資產全球分佈:
查看原圖
金屬礦產全球分佈:
查看原圖能源:

查看原圖
基礎設施資產:

查看原圖電力:
查看原圖
這種全能型公司資產負債率如你所猜比較高,達70%。ROE和利潤基本是隨大宗商品價格波動。

查看原圖查看原圖
比較讓我吃驚的是,合併報表範圍內公司永久員工和臨時員工加起來才6萬來人。

股東方面,除了前2位是身份不明的信託賬戶,基本是金融機構。這也是日本大公司的特徵,前2大股東基本是信託賬戶。有沒有哪位朋友知道這些背後到底是誰?

查看原圖
從高管來看,沒有看到姓三井的,基本是一輩子在公司幹活的三井人。問一位日本律師說是如今家族對系內企業基本沒有影響力,不知對不對。



至於競爭力,我覺得根據常識這種大而全的社會主義企業基本不會太強。PE也很低,往前看或者往後看基本都是6倍的樣子。派息率倒不錯,有20-25%的派息政策,這樣差不多是4-5%的股息率。其實6倍的估值在日本股市高估值的大背景下是很低的。

長期股價:
三井 財團 主力 物產 rekcufrehtom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43793

井底望天讀書筆記:江浙財團(四) 井底望天

http://blog.sina.com.cn/s/blog_521090fd0102ebf7.html
當時上海的法租界,就是圖中灰色的部分,大概就是今天的盧灣區和徐匯區。法租界的南部,和原來的中國人居住區隔離的邊界,是一條去黃浦江的小河,叫做肇嘉濱。

 

法租界的北部,則是另一條小河,叫做洋涇濱。這條河,是用來分開英國人的租界和法國人的租界。

 

這兩條小河的交接處,就是位於法租界外面的徐家匯。所謂「匯」,就是兩條河交匯。徐家,這個名字的由來,是因為明末的大學問家徐光啟在這裡定居生活,而且死後安葬在這裡。他的家族也在這裡繁衍。

 

因為徐光啟是中國早期的天主教徒,在廣東做官的時候,和澳門的葡萄牙人關係非常好,因此可以將葡萄牙人打沉的英國皇家海(盜)軍的大砲,用來送給他作為禮物,然後被轉運到東北前線。

 

為明朝立下汗馬功勞,轟死一代梟雄的努爾哈赤,就是靠的這些紅衣大砲。

 

也因為徐光啟的關係,徐家匯就成了中國天主教的中心地,聚集了很多中國的教眾。這樣的結果,就是來自法國天主教會的神父們,大興土木,興建了教堂、醫院和學校等設施,造成了這個不是法國租界的地盤,但是也實際上被法國人控制的局面。

 

法租界最主要和最有名的一條大道,叫做霞飛路,就是今天的淮海中路。在淮海中路的兩旁,法國人引進了倫敦梧桐,就成了後來中國人說的法國梧桐樹。

 

那麼在法國租界,法國人也引進了新開發的殖民地中南半島(或者叫做印度支那,不過中國人反感日本人叫我們支那,但是又不反感印度支那)的安南省(今天的越南北部河內附近地區)的人士來做警察。

 

當然靠京族的人士來管理上海治安,肯定不靠譜。事實上,法國人是把治安外包給了上海的青紅幫人物黃金榮。

 

雖然說,這裡是法租界,但是住在這裡的美國人,其實比法國人還要多。這些洋鬼子們就在淮海路的西段,建了不少小洋房,大概今天還可以看到。

 

在到後來,因為俄國的十月革命,就逃到了上海不少俄羅斯貴族和富裕人家。

 

而在918事變日本人控制了東北之後,從東北逃過來的俄羅斯人就更多了。

 

那麼在1943年的時候,法國人在法奸維希政府的時候,就出賣了法國利益,把在中國的所有法租界,全部歸還給漢奸汪精衛同學的政府。

 

雖然汪同學,名聲比較差,但是還算是爭取回來的國家利益。

 

而名聲比較好的蔣介石同學,這個如今在中國大陸果粉千萬,一隊隊號稱有良心的歷史學家們不斷地幫他塗脂抹粉,卻不知道如何捍衛中國的利益。

 

因為1946年,德國和日本都投降之後,法國愛國的戴高樂政府,向愛國的蔣介石政府提出建議,就是會遵循交回法租界的條約,但是要中國交換條件。

 

這個條件,就是中國軍隊從原法國的中南半島的殖民地撤軍。

 

這樣的條件,蔣同學這樣的傻冒,當然馬上就樂呵呵的接受了。

 

如果看一下俄羅斯人,人家把德國人給打跑了,會把佔領的東歐交出去嗎?

 

或者看一下美國人,人家把日本人給打跑了,會把關島這些島嶼交出去嗎?

 

在今天越南的南方,就是胡志明市/西貢市附近的地方,法國人的名字叫做Cochinchina,翻譯成中文,就是中國交趾。

 

當然歷史上的交趾郡,就是蔣介石同學撤走軍隊的地方,今天的越南北部。

 

這個歷史上的中國領土,後來因為治理無方,沒有拿住,就被本地的越南同學的反抗,而變成了屬國。

 

而當時在唐朝的時候,之所以當地同學可以反抗成功,還是靠了南詔的外援。但是這個屬國,後來被人家法國用武力給搶走了。然後又被日本同學從法國同學那裡用武力搶走了。

 

然後又被中國人用武力給搶了回來,算是物歸原主。

 

就算是當地同學希望獨立,你也可以在中國人的控制和主持之下,讓它獨立哈。這樣的話,最起碼可以簽訂不少的交換條件啊。

 

比如南海的島嶼,小老弟,你就沒有份啥的。

 

回到上海的法租界,在北邊的邊界,就是洋涇濱。

 

後來兩條河都給平掉成為馬路。肇嘉濱就變成了肇嘉濱路,而洋涇濱就變成了延安路。

 

當時在洋涇濱的附近,就是法租界和英租界(後來和美租界合併為公共租界)的地方,住了不少來自於寧波的同學。

 

以前廣東來的同學,是帶著手藝來的,而寧波的同學,是帶著錢來的。

 

其實以前也有一些寧波商人,跑到開放口岸廣州去做生意,那麼隨著上海的崛起,這些商人,和後來逃避太平軍的寧波商人,就聚集到上海。

 

因為財大氣粗,這些寧波同學,自然也受到了上海的洋鬼子幫和廣東幫的重視。

 

但是要成功的成為洋鬼子們的翻譯兼任買辦,就必須解決不會說英語的問題。

 

而當年隨著英國商人來的第一個買辦,就是寧波人穆炳元。於是一些會說英文的寧波精英,就自己編寫了英文教材,用寧波話,來教其他同鄉學習英文。

 

下面就是兩句寧波英文:

早上見面谷貓迎 (goodmoring),好度由途(how do you do)敘別情。

 

於是後來名震天下的寧波英文——洋涇濱語橫空出世。

 

這種洋涇濱人士講的特色英文,不講語法,不介修辭,簡單明快,乾淨利索,被稱為pidginEnglish 的洋涇濱語,也可以比美今天的牛語言Chinglish。

 

後來在上海,你要是說不地道的上海話,就叫做洋涇濱上海話。

 

當時的寧波同學要做洋鬼子的買辦,就必須考慮到自己的競爭對手,那就是也想做洋鬼子買辦的廣東同學,於是一場文化之爭,爭奪話語權的明爭暗鬥,就如火如荼的展開了。

 

爭奪話語權的招數,古今中外,都是一招,就是抹黑對方,抬高自己。

 

比如你今天傻冒地看韓劇,就會發現韓國真是美如天堂。一激動買了機票過去,絕對有被騙了,想退款的感覺。

 

那麼這樣低賤的事情,只有自命清高的文人去做了。

 

在1870年,有寧波籍的文人,開始在上海的報刊上刊登系列小說。裡面的寧波人,都是財富多、修養好、有同情心的偉光正。

 

而裡面的廣東人的形象,就是一個很賤的妓女。

 

這套抹黑小說一出來,就受到寧波人的大聲叫好,當然就被廣東人強烈抗議了。

 

其實這個廣東潮幫和浙江甬幫的鬥爭,就是上海和廣州爭奪中國商業領導權的鬥爭,也是今天的長三角和珠三角的鬥爭。

 

後來在國民黨入主了上海之後,國民黨內部的浙江派和廣東派的爭鬥一直就沒有平息。

 

不過不要以為買辦,就是哈巴狗,聽洋主人的話。

 

如果你洋主人,不考慮買辦的利益,那麼哈巴狗,也會搖身一變為大狼狗的,來咬你洋老闆的。

井底 望天 讀書 筆記 江浙 財團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43953

井底望天讀書筆記——江浙財團(五) 井底望天

http://blog.sina.com.cn/s/blog_521090fd0102ec48.html

在太平軍沒有打下寧波之前,其實甬幫在上海的財力已經比較可觀了。新來的寧波人,主要投資在工業方面,和某些高檔消費品的手工業上,來滿足這幫有錢階層的生活享樂需要。

寧波人的對外貿易經驗,在這個時候,其實已經有800多年了,基本上和廣東同學的經商水平不相上下,那麼在上海出頭,明顯佔了地利和文化的優勢。

前面談到廣東幫的時候說過,先來上海的廣東幫,主要是為外國商船服務的水手和船隻建造/修理工匠。又因為松江府知府廣東吳同學會講廣東英語,所以他當時的知府就呆在了上海虹口區,可以受到他的美國和英國的朋友們的武裝保護,畢竟人家太平軍隨時會衝過來哈。那麼其他的潮幫同學們,也就聚集在虹口區一帶,或者是廣東路一帶靠近船廠的地方。上海的各類廣東餐館,就在這些地方興起了。

而寧波幫是以外貿和商業為主,因此居住的地方,就是以前南市區一帶,靠近黃浦江的寧紹碼頭,因為這裡是和自己老家通商的咽喉要道。這一帶地方,我們都知道,在上海叫做外灘。為啥叫外灘?其實這個是一個英文的外來詞彙。因為處於兩個水道黃浦江和蘇州河的交匯處,就是英文字母的Y的形狀。那麼這個地方的城市,當然就叫做Y town,最後就翻譯成了中文的外灘。

和廣東路的餐館,你去喝早茶,點心被服務生推出來,裡面的人聲鼎沸,大口喝紅茶不同,寧波同學的茶館裡面,你就可以坐下來,安靜地喝一壺西湖龍井,然後聽台上的要麼是來自於蘇州的評彈,要麼是來自於紹興劇(後來稱為越劇)的小品。

不過廣東早茶和寧波喝茶,都有一個相同的功能,就是這裡不光是大家社交和談生意的地方,也是有衝突的各同學們在這裡談判和解決分歧的地方。其實這個「講茶」,就和人家西方的法院的功能差不多了。你請些德高望重的人物出來做調解和中介的權威角色,有爭論的各方把自己的理據拿出來,最後各讓一步,解決糾紛。

比較有意思的是,當雙方在中介權威的監督下,達成了雙方都接受的結果,大家就要喝杯茶,來表示事情得到圓滿的解決。而這一杯茶,必須是紅茶和綠茶的混合,意思是說,你是青幫我是紅幫啥的,大家是不同的。但是混在一起,就是和而不同,可以和平共處哈。

和廣東人一樣,寧波同學們,也搞了自己的同鄉會,稱為四明公所,或者叫做寧波會館。這裡就是寧波同學聚集和討論大家關注的社會和經濟問題的主要會場。當然這種地方,也是解決僱主招工和僱員找工的職業交易所。按照當時流行的規矩,你先找自己的親戚,然後是同村,然後同縣,然後是寧波的其他縣城的同鄉。

四明公所是早在1797年,上海變成工商口岸之前就建立了,地點是上海舊城城門外北邊的地方。後來隨著寧波人口的增長,這個公所的勢力越來越大。那麼在1844年的時候,上海縣的縣官正好就是寧波人,於是很牛的授予了四明公所免稅的特權待遇。

當然10年後,在廣東人的小刀會和清兵的戰火之中,會館受到了破壞,但是後來的修復,讓這個公所更加堂皇。裡面有旅館、會議廳、銀行,當然也有廟宇,用來拜祭關二哥和土地爺。最主要的,這裡還是寧波同學辦喪事的殯儀館和墓地。

但是勢力很大,平時沒人敢惹的寧波幫,後來也碰到了麻煩。因為臨近公館的土地,變成了法租界。而法國人看中了寧波人的地,是因為為了更好地控制和擴張法國人的領地,需要從墓地中間,開一條公路過去。於是在1874年,法國人以寧波會館的停棺材房和墓地危害公眾健康為由,要動寧波人的墳墓,引發了1500 個寧波同學出來阻止。在衝突中,7個寧波同學被法軍開槍殺害。

在生意上寧波同學比廣東同學要強,但是在暴力反抗上,人家廣東同學早就有三元裡的故事可以借鑑,後來又有小刀會的行動。但是被人逼到牆角,連先人的墳墓都不能保護,寧波人也要以暴抗暴了。結果就是法國人的商業和住房被大規模地放火,逼迫法國人放棄了這個計劃。為此法國領事不得不勒石為證,表明不會在對寧波公所的墓地動手。

不過很快法國佬又背信棄義,20年後捲土重來,派出軍隊到墓地強行拆遷。這次來阻止的寧波同學,又犧牲了17個。於是以寧波人為主,得到其他地方的同學響應的上海全市範圍的罷工罷市、抵制西方貨物的反帝國主義愛國運動,就轟轟烈烈地爆發了6個月,直到法國人在其他西方國家的壓力之下,不得不作罷。

這個也算是上海第一次的群眾反帝運動的開端。也可以說,是上海本地的資本,開始從依附西方勢力作為買辦的角色,到自己獨立,成為反帝運動急先鋒的轉變。

井底 望天 讀書 筆記 江浙 財團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53615

偏袒財團觸發碼頭工潮(2013/5/9) 林本利

2013-05-09  NM
 
 

 

貨櫃碼頭工潮延續個多月,負責和黃港口業務的公司和高層,接二連三在報章刊登文章,指摘碼頭工人要求大幅加薪,令外判商被迫結業,損害香港的貨運業。並且批評工會領袖,以文革方式進行階級鬥爭,損害香港的法治和營商環境。

正如和黃在報章發表的聲明所述,公司自2005年已分三次出售港深兩地港口業務,獲利七百多億元,現在只擁有和記港口信託27.6%股權,國際貨櫃碼頭(HIT)對和黃整體盈利貢獻跌至不足1%。故此,碼頭工人罷工,對和黃的損失微乎其微;付貨人若改為使用鹽田貨櫃碼頭,對和黃來說不過是將錢左袋交右袋而已。

和黃高層一直強調香港是個自由市場,工人若不滿意工資,可自由轉工。工人連續工作二十多小時,是工人自願的,僱主不能強迫工人長時間工作。這種說法,停留在十九世紀工業革命初期,工人為了生活,「自願」地在血汗工廠內長時間工作,只得數小時睡眠休息的時間。

筆者相信香港人不喜愛亦不會認同搞階級鬥爭,對文革式的批鬥深感厭惡。不少內地人合法和非法移居香港,就是要逃避內地的文革和階級鬥爭。大量港人移民離開香港,以及大批內地幹部子女移居西方國家,正正因為擔心類似的鬥爭會再次發生。

不錯,香港一直崇尚自由市場制度,企業和員工享有高度自由。但貨櫃碼頭業務,明顯不是自由市場,純屬寡頭壟斷,被少數財團操控,收取全球最貴的處理費,賺取數以千億元的暴利。

九七回歸後的特區政府,本應即時引入競爭法,制止大財團壟斷市場,操控價格,損害整體社會利益。特別是物流業是香港經濟的最大支柱,佔本地生產總值四分一,聘用數十萬工人,政府又怎能讓少數財團操控整個行業的發展,收取極其高昂的處理費,損害整個行業的健康發展!既然貨櫃碼頭業務對香港經濟息息相關,政府便應進行規管,防止出現壟斷情況。要市場存在有效競爭(effective competition),最少要有四至五個競爭者,每個競爭者的市場份額維持在兩成左右。政府必須規劃貨櫃碼頭用地,定期批出土地讓新經營者進場競爭。貨櫃碼頭的總體處理能力必須高於需求,才可以避免經營者聯手加價,損害付貨人的利益。個別經營者若從事反競爭行為,競爭事務委員會可以根據競爭法採取適當行動,懲處有關經營者。只可惜九七回歸後首任特首董建華沒有按照消委會建議引入競爭法,又沒有將貨櫃碼頭業務納入規管。董建華更把原本規劃用作興建十號貨櫃碼頭的大嶼山土地,改為興建迪士尼樂園,方便財團繼續壟斷市場,毋須面對新經營者的競爭。倘若政府按照原先規劃,香港現時的貨櫃碼頭泊位至少由24個倍增至48個,斷不會出現一個財團獨大的情況。倘若泊位增加,有更多新經營者入場競爭,對碼頭工人的勞力需求自然上升,又怎會出現工資大幅倒退,而財團卻可以賺取過千億元暴利的荒謬現象。由此可見,倘若特區政府過去十多年公公正正處理貨櫃碼頭的規劃和監管,今次碼頭工潮其實是可以避免的。

林本利曾任教於理工大學,現為專欄作家及教育中心校監(http://www.livingword.edu.hk)作者網誌 - http://lampunlee.blogspot.com


偏袒 財團 觸發 碼頭 工潮 2013 本利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55383

一篇學術論文讓大財團槓上小教授 鬧到國際 台塑三度興訟也要告到底的男人

2013-09-23  TWM

撰文‧賴筱凡

二十年前,他是六輕建廠環評通過的委員之一;二十年後,他卻成為台塑集團最頭痛的人物。台塑內部還成立專案小組,每月追蹤訴訟進度。這位被台塑求償四千萬元的學者,為何從挺六輕到成為台塑的眼中釘?

「當年我們也是覺得,六輕設立會替雲林增加很多工作機會、經濟效益,六輕也在環評會議上承諾,他們會用最先進的科技處理汙染的問題,只是沒想到,後來和預期不一樣。」他無奈地道盡二十一年來的一八○度心態大轉折。

他是莊秉潔,中興大學環境工程系教授,一九九二年,六輕設廠環評就是在他手上,有條件通過。二十年後,他的學術研究報告卻發現,六輕營運所排放的汙染,讓全台灣的癌症標準化死亡人數每年增加一六八六人。

甚至,他因為這篇名為〈國光石化營運將比六輕石化營運致死亡人數多一五○%〉的論文發表,讓台塑三度興訟,也要把他告到底,還鬧上國際期刊《自然》(Nature)與《科學》(Science)。

專訪莊秉潔的這天,是台北地方法院宣判他勝訴的隔兩天,他沒有太多喜悅,「唉,當初真的所託非人。」他認為,如果台塑按照當時承諾處理汙染問題,也許局面會有所不同。

一次實地探查

打開台灣空汙的潘朵拉盒子故事得從三年前說起。在中興大學人文與社會科學中心主任邱貴芬邀約下,莊秉潔與獨立紀錄片導演簡毓群等人,來到彰化芳苑實地探查,那裡,原本是國光石化的預定地。

「那裡真的很漂亮,剛好在國光石化的議題上,回來後我就想來模擬看看,如果國光石化蓋廠後,可能造成的空氣汙染會是如何。」空汙研究是莊秉潔的專長,就是出於這麼單純的動機,讓他一步步打開了潘朵拉的盒子,隨著一份份研究數據出爐,也讓他揭開了不能說的祕密。

指著外頭的天空,莊秉潔問我們:「你知道為什麼台中的天空這樣灰濛濛,能見度只有五公里,超過五公里就看不到嗎?」而這景象更詭異的地方是,明明頭頂上的天空那麼藍,偏偏天際線卻像裹上一層霧一樣。

莊秉潔手指輕敲,一份記載著各式數據的簡報檔就此展開,「這是現代文明才會有的問題,它叫PM2.5,也就是所謂的細懸浮微粒。」當許多化學物質如二氧化硫、氮氧化物被排放到空氣中,這些顆粒直徑小於二.五微米的細懸浮微粒,就被統稱為「PM2.5」。由於細懸浮微粒的顆粒小,僅頭髮直徑的二十八分之一,不只會隨氣流飄散,甚至還會被吸入體內,穿透肺泡直達血液。

由於全世界對PM2.5的研究是近三十年才開始,就連美國最新標準都是二○○六年才出爐,將日均值訂在每立方公尺三十五微克、年均值十五微克。「但這些數字在台灣,年均值是三十五微克。」莊秉潔說,這整整是美國的兩倍之多。

儘管如此,這會造成什麼後果?

二○○九年,新英格蘭醫學期刊的研究報告發現:「當細懸浮微粒的濃度每增加十毫克,將讓全死因(全部死亡原因)增加四%、心血管疾病死亡將增加六%、肺癌致死將增加八%。」相反地,如果細懸浮微粒濃度每減少十毫克,平均年齡將增加一.六歲。

換言之,這份由美國教授波普(C. Arden Pope)做的研究直接告訴我們,空氣中細懸浮微粒的濃度越高,與人類的生命健康有著高度的正相關。這對身為學者的莊秉潔來說,開啟了他的好奇心,於是他拿出六輕的相關數據做實驗,以驗證波普的理論是對還是錯。

沒想到,答案是我們無法承受之重。

一份驚悚報告

指全台罹癌致死率倍增

「在九五%信賴區間下,六輕石化所造成之PM2.5濃度,與全台(不含花東)共三二二鄉鎮之惡性腫瘤死亡率變化量呈現顯著相關。且PM2.5濃度每增加十微克╱立方公尺,將使惡性腫瘤標準化死亡率男性增加一二九%,女性增加一七六%……,根據這關係計算出,全台已因六輕營運所排放之汙染造成全癌症標準化死亡人數,每年增加一六八六人……,依六輕石化之劑量反應函數推估國光石化,則若國光石化營運後,其汙染會造成全癌症死亡人數達每年四二九五人……,國光石化造成癌症死亡人數多於六輕人數將近一五○%……」一連串數字,就這麼寫在研究報告的第一頁摘要上。

於是,莊秉潔一一年一月才剛做完這份報告,四月開始的一連串國光石化環評會議,「你就會開始感受到被攻擊的壓力,原因是我做的這個研究。」莊秉潔笑得苦澀,環評會議上一波波對他的攻擊,儼然成了鬥爭大會。

這期間,莊秉潔甚至受到總統馬英九的召見,他將每項數據細詳地解釋給馬英九聽,研究方法、理論根據、模擬數據等,都攤在馬英九的眼前。「總統那時反問了我一句:『如果真的是這樣,這(國光石化)怎麼建?』」莊秉潔不願意多做評論,但答案已昭然若揭。

就在國光石化最後一次環評大會,那時莊秉潔已被環保署列為「不受歡迎的人物」,事關重大發展的環評大會,他自是不得其門而入;直到一一年四月二十二日的那個下午,馬英九帶著行政院各部會舉行記者會,宣布停建國光石化。

那一刻,讓莊秉潔以為正義獲得了伸張,卻沒料到,一場長達十六個月的訴訟噩夢,正等著他。

「國光石化宣布停建後,我又回到了原本專心做學術研究的平靜生活。」卻在同年十一月,一封從台塑寄出的存證信函送到了莊秉潔手上。看了內容後,莊秉潔原本不以為意,直到台塑鋪天蓋地的刑事告發、民事訴訟襲來,他才驚覺事態有異。

十六個月以來,莊秉潔就不停地為台塑的訴訟案件奔走、準備答辯資料,即使台塑的妨害名譽刑事告發遭到檢察官駁回,卻一次、兩次、三次地緊咬莊秉潔不放。

一個訴訟噩夢

奔走十六個月終換來勝訴

台塑內部人士透露,由於莊秉潔的報告給台塑造成很大的壓力,為此還成立專案小組,每個月固定開會討論,殺雞儆猴意味濃厚。

但針對這部分,台塑否認並表示,莊秉潔的研究報告內容為模擬數字,研究方法、資料來源、研究模型等許多地方都存在爭議,莊秉潔不應直接拿著初步的研究數據,就斷定六輕營運與居民罹癌有關,畢竟癌症的發生原因複雜,還需要考量到飲食習慣、基因等。

為了這個案子,連莊秉潔的家人都感受到壓力,「我一度想要他不要再講了,可是他一直認為,他只是就研究成果說話。」他的妻子莊美玲坦言,台塑是那麼大的集團,說沒有壓力是騙人的。對於空汙專業一竅不通的她,還拿著莊秉潔的研究報告,去請教其他學者,「但他們都告訴我,他的報告是沒有問題的。」九月四日那天下午,是莊秉潔人生中無法忘懷的一天,台北地方法院認定,台塑控告莊秉潔「毀損名譽」的民事訴訟一案,判決莊秉潔勝訴;同一天,刑事訴訟的部分,檢察官也第三度駁回了台塑的告發。

整樁訴訟案走了十六個月,莊秉潔怎麼也沒想到,二十一年前,他一手簽署有條件通過環評的六輕,最後會回頭告他。

莊秉潔坦言,在六輕開始蓋廠後,為了學術升等、寫論文,他專注在教授、埋首做研究,鮮少追蹤六輕設廠後的實際情況,直到後來又在環保署邀請下,成為六輕監督委員之一。

「那時候才發現,六輕已經不是我印象中那樣。」莊秉潔在監督委員會上重炮抨擊,認為當初六輕設廠前的許多承諾,設廠後卻有落差,「六輕有三八七根煙囪,卻只有數十根煙囪有申請排放資料,這不是空空的嗎?」這席話到了媒體上,又成了台塑訴訟的把柄。

現在要他再多列舉一些台塑當年承諾卻未兌現的事項,莊秉潔搖搖頭,就怕講多了,讓台塑又有機會告他。

其實,莊秉潔從不以環保人士自居,當年他與一干環評委員會通過六輕設廠,也是看在台塑有財力、有能力可以在促進經濟發展之餘,用科技做到與環境間的平衡,只是他沒料到,六輕的承諾事項並未全數做到,也才會有驚人的研究結果。

就在莊秉潔訴訟宣判的隔天,台大公共衛生學院教授詹長權也發表了最新報告,距離六輕十公里內的居民罹癌率增加四.○七倍,與當時莊秉潔的研究結果不謀而合。

對此,台塑雖未有進一步回應,但台塑也說,去年環保署訂定出PM2.5的相關規定後,台塑就開始針對PM2.5做監測,在汙染防治上投入相當多的人力、資源。

十六個月來走一遭,即使莊秉潔一度感到挫折,但他始終有著身為學者的堅持,「基於學術倫理,我不能輕易更改數字,也不能因為巨額求償而退縮。」就像真理永遠是不會改變的,若會改變、會朽壞,那就不是真理了。

莊秉潔

出生:1962年

現職:中興大學環境工程系教授

經歷:中興大學教授

學歷:美國加州大學洛杉磯分校土木博士

一分鐘認識PM2.5

空氣中,直徑小於2.5微米的細懸浮微粒,統稱為PM2.5,主要組成為硫酸滴、硫酸鹽、硝酸滴、硝酸鹽、氮氧化物等,飄浮於地面到高度1200公尺之間。由於PM2.5會停留在空氣中,並隨著氣流移動,其濃度若過高,遭人體吸入,將有害健康。目前美國制定每日PM2.5排放濃度為每立方公尺35微克,台灣也已於去年跟進。

一篇 學術 論文 讓大 財團 槓上 上小 教授 鬧到 國際 臺塑 三度 興訟 訟也 也要 要告 到底 男人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75985

星馬財團攻台車市 暗藏搶人大計

2013-12-23  TCW  
 

 

「兩岸服務貿易協議」未過關,星馬財團率先來車市叩關!

不畏全年經濟成長率難「保二」的風寒,國內車市今年在和泰、裕日車等領頭車商,相繼推出Altis、Sentra等重量級車款,掀起市場換車潮的效應下,新車銷售規模可望上看三十八萬輛,裕隆集團執行長嚴凱泰更喊出,明年有機會重返四十萬輛的近年來新高。

攻車市,跨國財團來勢洶搶二軍品牌,發揮整合綜效

但是多出來的市場大餅,本地車商能否直接受惠,卻很難說。包括馬來西亞森那美集團、新加坡意美汽車、香港大昌行等東南亞大型財團,正紛紛瞄準台灣車市。這幾家境外的車市新競爭者,共同的特色之一,就是皆具上市公司的財團背景,跨國營運是其本事。

其中最受矚目的,是近期和南韓現代起亞集團(Hyundai-Kia Group),攜手宣布啟動起亞品牌國產化計畫,剛完成公司登記的台灣森那美汽車。

森那美汽車隸屬馬來西亞跨國企業森那美(Sime Darby)集團,是吉隆坡交易所市值最大的上市公司,業務範圍涵蓋重工、地產、能源和醫療等,業務遍布全球二十餘國、員工人數超過十萬人。光是汽車代理業務,便包辦中國大陸最主要的BMW高級車經銷網,在港澳更代理勞斯萊斯(Rolls-Royce)等多達十三個各國汽車品牌。

台灣森那美董事長何國文在來台的記者會上,更喊出看好台灣市場前景,「投資台灣金額不設上限!」預計最遲在二○一七年,推出四款起亞國產車,跨越逾萬輛的銷售門檻,和同屬韓國車系的現代品牌,合力搶進全台第四大汽車集團。

至於二○○七年年底,取得台灣地區速霸陸(Subaru)代理權的意美汽車,雖是新加坡商,但母公司卻是以地產起家,在港股上市的馬來西亞陳唱國際集團,該集團也是東南亞最大的汽車製造及銷售集團。

同樣在港股上市,橫跨食品、物流業的大昌行,則繼金融海嘯後,來台取得奧迪(Audi)北區經銷權;去年又跨出一大步,從財務告急的太子集團手上,接下五十鈴(Isuzu)商用車的台灣區代理權,從經銷商提升為總代理層次,由北到南已在全台成立八處直營據點,更正計畫與日本原廠,商議在台打造生產線,分食中華汽車稱霸的國產商用車市場。

然而,本地車市胃納有限,且已過於飽和,自二○○五年站上五十一萬輛的高峰後,新車銷售規模日益萎縮,相較中國等新興市場的高速成長,排名在全球第三十個市場之後的台灣車市,談不上是一塊肥肉。

因此,對星馬財團來說,闖進台灣車市的目的,其一,是長線布局弱轉強的二軍品牌;其二,是發揮區域市場的資源整合綜效。

在布局方面,以這回台灣森那美從六組土洋人馬,搶下代理權的起亞品牌為例,即是遭前一手代理商棄守的品牌,但過去六年,起亞卻是全球銷量從一百二十六萬輛,成長至二百七十二萬輛,且品牌價值翻倍的全球車壇後起之秀,此刻重啟品牌營運,看好的是年輕車主對韓國車接受度日益提高。

意美代理的速霸陸也是,該品牌隸屬的富士重工是日本車廠的優等生,今年上半年受益美國市場業績大好,更超越豐田,成為日本汽車業獲利能力最強的公司。品牌力翻揚,讓來台第一年只賣出三百二十三輛新車的意美,嘗到冷灶熱燒的甜美滋味,今年預估將以三千八百輛銷售量、逾一三五%年成長幅度,擠進前三大日系進口車品牌,明年更預計挑戰五千輛的銷售規模,打破該品牌在台紀錄。

養人才,汽車業務為跳板提產學合作,布局台產業鏈

「比銷售本事、售後服務,他們(指東南亞車商)絕對沒有我們做得好。」一位曾任職日系車廠品牌總經理的業界人士指出,汽車業務只是這些境外車商的跳板,著眼的更是兩岸三地資源整合,尤其是品牌管理綜效和人才取得。

不管是和福斯奧迪集團,在中港台有密切合作的大昌行,或速霸陸七國總代理的意美,經營的都是跨國經銷業務,挾其規模優勢,不論是打行銷戰,或是向品牌母廠爭取新產品或議價,都更具備優勢。

特別值得注意的,是意美隸屬的陳唱集團,更把台灣當成人才培訓和發展基地。

今年七月,新加坡籍的台灣意美汽車首任總經理司徒國明,便挾過去五年在台銷售亮麗績效,被總部拔擢為集團首席營運長,統管亞太區包括台灣、泰國以及越南等市場的速霸陸銷售業務。

不只培養自己人,今年三月,「陳唱教育服務機構」也與政大商學院簽署合作備忘錄,除頒給大馬僑生高額獎學金,還提供台灣大學生前往馬國進行企業實習。這是該集團繼南台灣的成大,和國內第二所國立大學簽署產學合作備忘錄,政大著重培訓商管人才,成大則是深化和機械系所合作,並進駐技轉育成中心,布局台灣汽車製造的產業鏈。

表面上看起來,汽車工業比台灣晚三十年起步的東南亞財團,現階段只是蠶食國內車市,尚難撼動整體結構,但其看上的,絕不是眼前的市占率,而是打通跨國錢脈以及背後的業界人脈。此番企圖,台灣汽車業不得不提防。

【延伸閱讀】看好台灣車市,星馬、香港財團紛紛進軍

境外財團:新加坡意美集團 代理品牌:Subaru 進入台灣時間:2006年 在台發展狀況:Subaru進口車5年成長4倍

境外財團:香港大昌行 代理品牌:Isuzu商用車 進入台灣時間:2009年 在台發展狀況:合迪汽車經銷Audi、合眾汽車代理Isuzu商用車

境外財團:馬來西亞森那美 代理品牌:Kia乘用車 進入台灣時間:2013年 在台發展狀況:明年推出Kia國產車 整理:尤子彥

星馬 財團 攻臺 車市 暗藏 人大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86084

譚惠珠得罪財團 左丁山

http://hk.apple.nextmedia.com/supplement/columnist/%E5%B7%A6%E4%B8%81%E5%B1%B1/art/20131230/18571032

上世紀八十年代至九十年代初紅極一時嘅女大狀,譚惠珠議員,係所謂「四料議員」,即區議員、市政局議員、立法局議員,與行政局成員,當時風頭之勁,一時無兩,乜嘢民生、政治議題,都關佢事,直情係政治明星。點知俾創刊未久嘅壹週刊封面故事踢爆佢在的士牌照方面有利益衝突嫌疑之後,引起無線新聞部(當時仲未係是但台)跟進追蹤,譚議員不知如何,竟然向無線高層申訴,於是掀起一場干預新聞自由風波,影響巨大,彭定康治港時期,港英政府逐漸與譚惠珠保持距離,逐漸疏遠,譚女士亦逐漸投向跑馬地(而今已搬去西環)。回想起嚟,當年壹週刊之封面故事,可說改變了香港政治生態、政壇面貌,影響深遠。
今天的譚惠珠係全國人大代表、《基本法》委員會委員,本已減少曝光,但近月為了政改問題,為公(阿爺)為私(《基本法》委員噃)都要出嚟為梁振英之政改諮詢,穩住陣腳,為政府打打氣啦。點知為梁振英辯護得落力之時,突然說溜了嘴,在電台公開講:「以前外界常鬧官商勾結,現在他經常出來找地、找屋,可能得罪了大財團。」又話:「被人撳住郁唔到,即使梁振英有能力也不容易發揮。」
大家聽咗,以為譚大狀有感而發,為梁振英擊鼓鳴冤,炮轟大財團阻頭阻勢㖭。於是記者趁當日下午郭炳江出席慈善活動之便,搵郭大富豪攞回應,郭二少平時好少好少評論政治,但呢日突然肯開金口,話譚大狀講法相當不公平,「大財團能影響的,對政府非常有限,大財團只能反映聲音,政府不聽是他們自己決策的事……真的好笑,如大地產商可影響政府,我真的不相信。」郭炳江話好笑啫,譚大狀就一啲都唔敢笑,驚到當晚就致電烽煙節目,次早又致電烽煙節目,連續兩次解釋佢嘅言論只係針對政客(自由黨?)請地產商切勿對號入座,又話親自打電話向郭炳江解釋咗咁話。如此說來,譚惠珠嘅行動,親自揭發咗佢自己係好怕得罪大財團,對郭炳江一句回應居然介懷得咁緊要,可說對梁振英越幫越忙,以後譚惠珠最好收聲,回覆低調!

譚惠珠 得罪 財團 左丁 丁山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87283

麻雀變鳳凰?大財團涅槃重生!

來源: http://wallstreetcn.com/node/71988

亞當·斯密曾說過這樣一句話:“每個國家中都存在大量的廢墟殘骸。”,而這句話同樣也適用於某些經濟組織。早在數十年前,管理學家就已預言了集團型企業的滅亡。在股票市場中,“集團化折價“的現象一直存在,投資者們更傾向於押註數個專營公司而非一個多元化的集團。而在提及這些財團時,財經記者們總是例行公事般地用上”臃腫”和“笨重”這樣的形容詞。但盡管如此,它們卻仍在世界各地興旺發展著。 理論和現實間的差異迫使這些管理學專家開始重新審視這個問題。現在的學術著作中開始充斥著對於先前評價的反思。一些文章對此熱情高漲:12月刊《哈佛商業評論》中就“財團為何複蘇”作出解釋;而另一些則持中立態度,11月刊《公司金融》問道:“財團真的再次崛起了?”。不僅如此,《金融經濟》及《戰略管理》也都加入了這場論戰。 經濟學者Schumpeter在他的博客中寫道:“大財團在亞洲的發展奇跡中占據了核心地位,據麥肯錫公司的咨詢師們計算:財團的收入占到了韓國五十大公司收入總和的80%之多,而它們的創收能力還在以每年11%的速度增長著。在印度,50強企業(不包括國企)的90%都由財團組成,而他們的年收入增長率達到了驚人的23%。哈佛商學院的Tarun Khanna曾為此爭辯道:“新興市場的財團複興只是暫時現象,集團之所以能迅速發展是因為不發達的本土市場需要商業予以補足(或是填補‘制度的缺失’——Khanna的原話)。而當市場發展到一定程度後,這些大財團也不得不走向專營的路線。”然而與他預言相反的一幕似乎即將上演。在過去十年中,新興市場缺失的制度體系被飛快地完善,然而財團企業仍比那些專營的競爭者們要強得多。韓國和新加坡都已加入了發達經濟體的行列,但這些國家的集團型企業仍然欣欣向榮。而那些新興市場的財團,如印度塔塔集團,甚至在西方市場中也取得了巨大的成功。” 印度班加羅爾管理研究院的J. Ramachandran表示,這一切現象都表明了大財團並非經濟艱難時期的獨有產物,他們擁有那些新型企業所缺乏的優勢。他們可以在不同的行業領域中尋找靈感:塔塔公司的Swach,一種廉價的凈水器,卻包含了其咨詢服務部門和化學部門的共同智慧。同樣,財團還可以有效地分攤投資風險:另一家印度巨頭Mahindra集團在大力投資分時度假資產時,依舊可以依靠其穩定的拖拉機制造業務正常運營。而現在Mahindra旗下度假村和旅店的價值已然高達5億多美金。 “和典型的美國式財團不同,新興市場的財團通常由某個家庭或個人實際掌控著。除此之外,相比西方式財團,這些集團中的各個部門會更加的獨立:他們通常都有自己的董事會並能獨立上市。”Ramachandran說道,“而這些集團母公司所扮演的角色則往往取決於其自身的能力。其中一些母公司像是‘瘋狂建築師’,致力於重塑其進軍的每個行業;另一些則如同‘在外產權人’一樣只是向子公司分成。即便如此,集團企業的綜合能力是在不斷上升中的。在1998年,塔塔公司決定成立一個執行辦公室以在不同的行業間探索協同效應,而這一做法也迅速被其他印度集團所效仿。” 自二十世紀六十年代起,企業集團在西方社會中的生存環境每況愈下,這就意味只有那些最好的公司才得以存活。於是,人們開始信奉“適者為王”的法則——盤踞在行業食物鏈頂端的通用電氣在這周邁出了改革的最新一步:收購三家醫藥公司。而在沃倫·巴菲特的管理哲學指導下、通過經營保險獲利籌資的伯克希爾哈撒韋公司,則從一家紡織業公司發展為現在包羅萬象的多元化集團,旗下產業甚至涉及了鐵路和報紙。 同那些新興經濟體一樣,西方財團同樣擁有一些專營公司所不具備的優勢,譬如“內部資本市場的深袋效應”。歐盟委員會的Xavier Boutin及其共著者曾在在書中對此作出論證:法國的多元化財團可以用其雄厚資金阻止競爭者涉足它所在的行業,同時也能用金錢開路強行進入其他行業。而在面對金融危機時,西方財團的表現也相當不錯。萊比錫商學院的Christin Rudolph和Bernhard Schwetzler計算發現:在危機中,西歐財團的多元化折讓率從12.7降至6%,而美國財團則是從10.8%降至了7.2%。亞太地區的財團更偏愛在危機中上升的股市溢價。事實上,大財團最適應的環境正是眼下這個資金緊缺的動蕩市場。 然而並非所有的麻雀都能變鳳凰。其中一部分,尤其是東南亞地區的財團過於依賴“政策利好”。因此,它們將一直面臨著政權更叠及市場改革所帶來的風險。而許多財團仍在通過犧牲利潤的方式獲取市場占有率,而有一天這必將會耗盡股東們的耐心。要知道,即使再小的多元化折讓也依然是一種折讓。 此外,那些秉持集團化理論的修正主義者們還開展了一個頗有價值的公共調查項目。由此他們發現了:並非所有的多元化經營財團都是相似的。塔塔集團和通用電氣的內部結構就相去甚遠,且兩者和伯克希爾哈撒韋公司的運營模式也都不盡相同。同時,他們還表示一個公司管理層的優劣事關重大——大多數新興市場財團的經營都比十年前要好得多。 管理學家們曾有過這樣一個共識:西方式的專營公司已是企業進化的終極形態。不過現在看來,這一點還很難定論。
麻雀 鳳凰 財團 涅槃 重生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88573

五礦等組建財團競購秘魯Las Bambas銅礦,究竟誰得利?

來源: http://wallstreetcn.com/node/75340

作為嘉能可(Glencore)並購斯特拉塔(Xstrata,又譯作超達 )的關鍵環節,出售秘魯Las Bambas銅礦的過程是如此曲折。 據WSJ報道,由五礦集團、中信集團以及國新集團組成的一個中資財團在競購秘魯Las Bambas銅礦的角逐中領先。盡管他們是目前唯一的競標者,但最終買家還沒有確定。尚不清楚何時才能達成協議,不過其余競爭對手也可能從場外贏得本次拍賣。 彭博6日援引知情人士最新消息稱,本次收購已經接近達成協議。此為非公開拍賣,最終價格可能接近60億美元。消息公布後,嘉能可斯特拉塔股價當天漲幅一度高達3.3%。 Las Bambas銅礦在去年6月份已經完成45%的建設進度,預計將於2015年下半年投產,前五年銅精礦年產能將達45萬噸,之後年產能預計為30萬噸。 全球投資者關註的其中一個問題是:這筆交易對相關利益方來說意味著什麽呢? 對於嘉能可和斯特拉塔來說,嘉能可去年以同意出售秘魯Las Bambas銅礦作條件,以換取中國商務部反壟斷局批準其並購斯特拉塔。Las Bambas銅礦的買家也必須經過中國商務部的批準。嘉能可承諾在今年8月31日前向中國商務部提供Las Bambas銅礦的潛在買家名單,並希望在9月30日前達成有約束力的出售協議,在2015年6月30日前完成交易。 此外,嘉能可必須簽訂長期合同,在8年內向中國提供至少90萬噸的銅精礦。其中的20萬噸銅精礦必須根據基準價格進行定價,其余的銅精礦的價格將參照現行價格和基準價格。 嘉能可也可以選擇保留Las Bambas銅礦,以其他條件換取中國商務部的一紙並購許可。事實上,嘉能可已經出售了另外兩項資產,或者正在考慮出售旗下兩種資產以滿足中國政府的要求。如果保留Las Bambas,該銅礦將在未來兩年內開始產生凈現金流。盡管賣出該銅礦將需要更長的時間來收回現金,然而依照投資機構Investec的計算,若Las Bambas不被出售,嘉能可在2016年的凈現金流仍將是87億美元,而一旦賣掉該銅礦,屆時凈現金流將變為94億美元。 中國商務部為何一定要求其剝離Las Bambas銅礦呢?作為全球最大的銅消費國,中國當然不希望看到合並後的嘉能可斯特拉塔對國際銅市場形成壟斷,威脅中國並不富足的銅供應,或者令冶煉價格波動加劇,甚至掀起銅工業品漲價風潮。因此,中國希望銅供應保持多樣化。根據中國《反壟斷法》的規定,此項收購對中國銅精礦、鋅精礦和鉛精礦市場可能具有排除、限制競爭的效果,因此在附加限制性條件的基礎上批準交易。 一個不得不提的影響因素還包括大宗商品市場本身——價格走低,開發環境艱難。2013年,大宗商品市場一片蕭瑟,國際銅價全年累計下跌6.72%。嘉能可斯特拉塔集團正在尋求出讓旗下若幹礦產項目,包括最近打算割讓所持有的菲律賓坦帕坎(Tampakan)銅金礦62.5%的股份。該銅金礦受菲律賓限制開采露天礦禁令而必須等到2016年才能產出。 買賣雙方在最終收購價格達成一致之前,總會陷入一場博弈。Las Bambas銅礦的股東們希望售價令他們滿意,同時也不要影響大項目的資本投入。但收購方自有打算。此前提交59億美元收購要約的中國五礦有色高層曾表示,“公司非常務實且謹慎,沒必要以很高或不合理的價格購買資產。” 不過,對買方而言,Las Bambas銅礦看起來是個不錯的禮物。據FT介紹,按照出資方斯特拉塔迄今已耗費的40億美元投資來衡量,即使報價很低,買家仍然相當於以每股44美分購買嘉能可斯特拉塔(Glencore Xstrata)的股票,或相當於獲得嘉能可斯特拉塔集團資產的6%。 華爾街見聞此前報道,斯特拉塔和嘉能可一起掌握著全球7%的銅供應,且這一比例還將繼續提升。合並後的嘉能可—斯特拉塔國際公司業務將覆蓋從原材料至銷售的全過程,並成為全球第四大礦業企業,第一大鋅制造商、第三大銅制造商和最大的煤炭出口商,總價值約500億英鎊,銷售額將達2000億瑞郎,人員規模約13萬。
五礦 組建 財團 競購 秘魯 Las Bambas 銅礦 究竟 得利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90784

五礦等中國財團競購嘉能可旗下秘魯Las Bambas銅礦遇阻

來源: http://wallstreetcn.com/node/75340

【更新】據《華爾街日報》報道,嘉能可斯特拉塔與中國買家就秘魯Las Bambas銅礦的談判在收購價格方面遭遇阻力,雙方仍未談攏。目前並不清楚競購該銅礦的中國財團買家具體出價多少。該財團由中國五礦集團公司牽頭。但知曉內情人士稱,嘉能可方面的最低售價要“遠高於”55億美元。兩位知情人士表示,當前收購雙方並未展開任何對話。五礦方面仍在考慮其可能的選項。原定於3月4日發表收購聲明的計劃現在看起來不大可能如期進行了。【原文】作為嘉能可(Glencore)並購斯特拉塔(Xstrata,又譯作超達 )的關鍵環節,出售秘魯Las Bambas銅礦的過程是如此曲折。據WSJ報道,由五礦集團、中信集團以及國新集團組成的一個中資財團在競購秘魯Las Bambas銅礦的角逐中領先。盡管他們是目前唯一的競標者,但最終買家還沒有確定。尚不清楚何時才能達成協議,不過其余競爭對手也可能從場外贏得本次拍賣。彭博6日援引知情人士最新消息稱,本次收購已經接近達成協議。此為非公開拍賣,最終價格可能接近60億美元。消息公布後,嘉能可斯特拉塔股價當天漲幅一度高達3.3%。Las Bambas銅礦在去年6月份已經完成45%的建設進度,預計將於2015年下半年投產,前五年銅精礦年產能將達45萬噸,之後年產能預計為30萬噸。全球投資者關註的其中一個問題是:這筆交易對相關利益方來說意味著什麽呢?對於嘉能可和斯特拉塔來說,嘉能可去年以同意出售秘魯Las Bambas銅礦作條件,以換取中國商務部反壟斷局批準其並購斯特拉塔。Las Bambas銅礦的買家也必須經過中國商務部的批準。嘉能可承諾在今年8月31日前向中國商務部提供Las Bambas銅礦的潛在買家名單,並希望在9月30日前達成有約束力的出售協議,在2015年6月30日前完成交易。此外,嘉能可必須簽訂長期合同,在8年內向中國提供至少90萬噸的銅精礦。其中的20萬噸銅精礦必須根據基準價格進行定價,其余的銅精礦的價格將參照現行價格和基準價格。嘉能可也可以選擇保留Las Bambas銅礦,以其他條件換取中國商務部的一紙並購許可。事實上,嘉能可已經出售了另外兩項資產,或者正在考慮出售旗下兩種資產以滿足中國政府的要求。如果保留Las Bambas,該銅礦將在未來兩年內開始產生凈現金流。盡管賣出該銅礦將需要更長的時間來收回現金,然而依照投資機構Investec的計算,若Las Bambas不被出售,嘉能可在2016年的凈現金流仍將是87億美元,而一旦賣掉該銅礦,屆時凈現金流將變為94億美元。中國商務部為何一定要求其剝離Las Bambas銅礦呢?作為全球最大的銅消費國,中國當然不希望看到合並後的嘉能可斯特拉塔對國際銅市場形成壟斷,威脅中國並不富足的銅供應,或者令冶煉價格波動加劇,甚至掀起銅工業品漲價風潮。因此,中國希望銅供應保持多樣化。根據中國《反壟斷法》的規定,此項收購對中國銅精礦、鋅精礦和鉛精礦市場可能具有排除、限制競爭的效果,因此在附加限制性條件的基礎上批準交易。一個不得不提的影響因素還包括大宗商品市場本身——價格走低,開發環境艱難。2013年,大宗商品市場一片蕭瑟,國際銅價全年累計下跌6.72%。嘉能可斯特拉塔集團正在尋求出讓旗下若幹礦產項目,包括最近打算割讓所持有的菲律賓坦帕坎(Tampakan)銅金礦62.5%的股份。該銅金礦受菲律賓限制開采露天礦禁令而必須等到2016年才能產出。買賣雙方在最終收購價格達成一致之前,總會陷入一場博弈。Las Bambas銅礦的股東們希望售價令他們滿意,同時也不要影響大項目的資本投入。但收購方自有打算。此前提交59億美元收購要約的中國五礦有色高層曾表示,“公司非常務實且謹慎,沒必要以很高或不合理的價格購買資產。”不過,對買方而言,Las Bambas銅礦看起來是個不錯的禮物。據FT介紹,按照出資方斯特拉塔迄今已耗費的40億美元投資來衡量,即使報價很低,買家仍然相當於以每股44美分購買嘉能可斯特拉塔(Glencore Xstrata)的股票,或相當於獲得嘉能可斯特拉塔集團資產的6%。華爾街見聞此前報道,斯特拉塔和嘉能可一起掌握著全球7%的銅供應,且這一比例還將繼續提升。合並後的嘉能可—斯特拉塔國際公司業務將覆蓋從原材料至銷售的全過程,並成為全球第四大礦業企業,第一大鋅制造商、第三大銅制造商和最大的煤炭出口商,總價值約500億英鎊,銷售額將達2000億瑞郎,人員規模約13萬。
五礦 中國 財團 競購 嘉能 能可 旗下 秘魯 Las Bambas 銅礦 遇阻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91872

揭密!財團在三大合宜住宅大撈錢真相

2014-06-09  TCW
 
 

 

合宜住宅賄賂案會發生,最核心的關鍵:這幾乎是一個「無本生意」,才會惹來官商勾結,上下其手。

一位桃園中型建商老闆形容:「這是不花一毛錢的案子。」一個建案,從土地取得、興建、完工,建商幾乎不用花錢。

一、土地成本低。以土地來說,桃園八德的行情,五、六年前,一坪才十萬元,經過都市重劃,現在漲到三十萬,但,為鼓勵建商投標,合宜住宅的地,每坪比行情價低,像「八德案」遠雄約以每坪二十萬元標下,當地已經找不到這種價格的土地了。

二、貸款成數高,利率低。建商可以拿土地去銀行融資,一般可借到七成左右,等於建商最多只出三成自備款,但,因為是政府合約,融資成數可能更高。利率部分,也因為是政府的案件,利率會比一般建案低一個百分點,約二.五%。建商拿到資金後,可以當成週轉金使用,賺利差。

三、銷售成本幾乎等於零。一般建商賣房子,得花錢找代銷公司、蓋樣品屋來吸引客戶上門,合宜住宅因售價低於市價,大家搶著要,還得抽籤才拿得到,等於是政府幫你賣房子,成本至少省下一成。

四、建材成本約少一成。合宜住宅的客群,不像一般買屋客挑剔,他們對建材、裝潢的要求不會太高,這部分也可以省下約一成。

從土地取得、融資、銷售、建造,最主要花錢的幾個流程,幾乎都有政府的一隻手打點好了,等於是政府開了合宜住宅這扇送鈔票的大門,才會讓趙藤雄為了這件得標金額不到十三億元,不惜涉嫌賄賂官員,取得位於非都會區的桃園八德合宜住宅,讓遠雄四千億的王國重傷。

搶無本生意只要得標,就能現賺兩成

「至少賺兩成!」這位建商老闆說。以八德案來看,總銷售金額約七十億元,兩成利潤,就是十四億元左右,合宜住宅,是政府掛保證的「無本生意」,幾乎都是大型知名建商的天下,因為只要得標,就是穩賺不賠,中小型建商看得到吃不到。

合宜住宅是行政院長江宜樺在內政部長任內,為瞭解決年輕人買不起房,推出的平價住宅方案,「其實,就跟過去的眷村改建、國宅、勞工住宅是一樣的,」淡江大學產業經濟研究所兼任教職的莊孟翰說,「都是提高供給,來解決高房價問題。」當時的經建會(今國發會)主委劉憶如曾經率團赴新加坡考察取經,帶回「現代住宅」的方案,仿新加坡出租地上權方式,後因內政部主導合宜住宅而未成案。

有了這個打著「居住正義」旗號而產生的新商機,政府等於順理成章變成了莊家。莊家的特性就是沒有錢,也不出錢。地方政府有地的,可以透過都市計畫,提高價值;沒有地的,也可以靠土地徵收、加上都市計畫,巧妙點石成金,利用「無中生有」的手法,誕生出的新國宅。

一個沒地沒錢的政府,如何「無中生有」,創造出平價住宅?莊孟翰說,第一步,農地變建地。以桃園八德的合宜住宅為例,這塊六千多坪土地,之前是農地,若比照A7,桃園縣政府向農民以每坪四萬元徵收,經過地目變更後,農地變建地。公開招標後,每坪四萬土地,以約廿萬元賣掉,這筆錢還掉向銀行借的土地徵收款後,剩下的拿來充實縣庫,對窘困的地方財政,不無小補。

新平民國宅地方要政績,建商乾脆用錢打通關

最重要的是,對政績的貢獻。合宜住宅蓋完後,嘉惠無殼縣民,德政一件,年底選舉時又多一條有利政見,於是,桃園縣縣長吳志揚請來「合宜住宅」專家葉世文,打造出八德案,迅速完成標售,趕在年底選舉前釋出利多。

政府無中生有,憑空得利,那建商圖的是什麼?有利可圖,貪婪的人心,就營造出上下其手,打通關節的特殊管道。

「沒花什麼錢,就賺十幾億,拿個一、兩億出來(打點),很正常。」一位建商說,「要給錢,還不是很容易的事,還得人家願意拿,才是重點,這要看交情。」營建業內人士說,拿錢打點,這已經是業內「潛規則」,因為,一張建照,一個月核准下來、三個月下來,還是六個月下來,牽涉的是資金成本多寡,建商為避免夜長夢多,通常會用錢來解決,這就是檢調查出趙藤雄涉嫌交代主管,「這款以後尚好是用錢解決啦!」(台語)的原因。

但,有錢不一定有用,因為,一、得送對人;二、得有交情,對方才會收。

官商「交情」,正是趙藤雄能夠拿到「合宜住宅」案子的主要關鍵。趙藤雄、葉世文兩人的交情,並非是在桃園八德合宜住宅標案才開始的,「他們早在二十多年前,葉世文擔任陽明山國家公園管理處處長時,就認識了。」惜根台灣協會秘書長林子凌說。

比政商交情趙、葉20年交情,合宜住宅再聯手

長達二十年的交情,才能讓官商勾結埋下種子,在二十年後開花結果。

一九九○年代,當時遠雄的規模還不算大,但趙藤雄眼光已經看得很遠。他看好未來台灣休閒旅遊商機,開始在台灣幾處重量級觀光景點獵地,除了花蓮壽豐鄉面海大片山坡用地,二十多年前,也才從指南宮管委會主委、忠信遊樂公司董事長高忠信手中,購置部分位於陽明山國家公園內馬槽遊憩區土地。

林子凌表示,趙藤雄取得陽明山國家公園內大部分馬槽西區私有地時,葉世文就是當時陽明山國家公園管理處處長。趙藤雄在花蓮打造遠雄悅來飯店及遠雄海洋公園事業,馬槽的土地,則是成立陽明山娛樂事業公司,預計在馬槽遊憩區興建一座陽明山國家公園內唯一的國際級溫泉旅館。

但,多年後,花蓮海洋公園早已完工,陽明山溫泉飯店則因為受制於國家公園內的建築規範,屢次在內政部營建署闖關受阻,讓趙藤雄很惱火,資金也押在這裡不得動彈。

二○○○年政黨輪替,綠營執政,當時遠雄馬槽案屢次在內政部營建署卡關,但,「卻有來自內政部前部長余政憲,及總統府前副秘書長陳哲男兩股護航的勢力,」瞭解內情的人士說,因高層極力護航,最後導致力抗馬槽案的營建署前署長林益厚遭到降級,最後逼得林益厚選擇提前退休,離開是非地。

走了一個營建署長,遠雄馬槽案也因為扁案爆發,以及內政部長易人,一度沉寂下來。不過,這個案子在葉世文當上營建署長後,又開始蠢蠢欲動。

二○○八年藍營執政,葉世文在內政部營建署建築研究所擔任主任秘書,受到同為逢甲統計系校友的內政部前部長廖了以拔擢,成為營建署署長,環保界也開始聽聞,「葉世文要重新開始運作遠雄馬槽案」。

結果,這個案子繞了二十年,最後居然落在二十年好友葉世文的管轄範圍內。難怪有一句老話,朝中無人莫做官,放在今天的解讀,成了朝中無人莫從商。

果然,在葉世文擔任營建署長期間,二○○九年九月及二○一三年三月底,遠雄針對馬槽開發案再度送件,企圖闖關,後因內政部要求補件、評估,而不了了之。葉世文還沒在這個案子上幫上忙,不過,合宜住宅又讓兩位老友,再度聚首。

爆八德弊案廉政署扳倒趙,第一戰就抓到大尾

遠雄在林口A7時參與投標,當時因為出價「精準」,比另外三家每坪價格低,一度引發議論。葉世文這條人脈也因此被檢方盯上。

八德弊案中,學者角色很吃重。蔡仁惠是八德案的白手套,他協助將一千六百萬元現金,用行李箱從遠雄搬給葉世文,震驚學界;蔡仁惠是台灣綠建築的重要推手,學界風評甚佳,經常安排學界、商界、政界人士聚餐,房地產界人士要認識葉世文,也透過他牽線,是官商的重要橋樑,此次他捲入行賄案,遭到羈押,羈押後,他更供出,林口A7也有賄賂,讓合宜住宅弊案,繼續延燒。

肅貪立大功的「廉政署」,是總統馬英九下令成立的組織,目的就在抓貪官,人員從全台灣各政府單位的政風處徵調而來,搭配地檢署檢察官一起辦案,八德弊案則該署第一個大案子,又抓到大尾的,廉政署走路有風,對黑金小組造成壓力。

合宜住宅真的是燙手山芋,無法可監管?「關鍵在土地」,台大財金系兼任教授劉憶如說。如果把土地因素去除,純粹賣「地上權」,讓年輕人有「住屋」權利,而不是賺錢發財用的,房價就不容易走高。因為,一間七十年地上權的房子,隨時間過去,價格走勢是會下跌,不會上漲的。

合宜住宅、只租不賣的社會住宅、地上權的現代住宅,都是近年政府提出解決高房價的方案。然而,從八德弊案來看,任何方案都不是問題,最大的問題,在於人心,貪念,讓官商勾結像野火一樣,燒也燒不盡。

【延伸閱讀】建商只要標到案,現賺2成——合宜住宅無本操作法

1.農地:政府向農民徵地,款項向銀行借,政府不花一毛錢2.建地:政府把農地變建地,土地行情大漲3.合宜住宅用地:規畫合宜住宅,讓建商投標4.合宜住宅興建:向銀行土地融資約7成,最多出3成自備款,利率低5.合宜住宅銷售:建商不花錢,不用找代銷、不用蓋樣品屋6.建商獲利:每坪售價約僅15萬元,但因成本低,利潤比一般建案高

資料來源:各建商 整理:賴寧寧

【延伸閱讀】廉政署緊盯葉世文,意外揪出大咖趙藤雄——八德合宜住宅弊案索賄流程圖

2011年,葉世文被盯上葉世文早在營建署長任內,因為「喜歡吃喝」,就被廉政署盯上

2013年7月,葉世文主導合宜住宅葉世文擔任桃園縣副縣長。桃園縣政府宣佈推出合宜住宅,由葉主導

2014年1月28日,合宜住宅公開招標桃園縣政府公告八德合宜住宅公開招標,遠雄、國揚、麗寶、皇翔、日勝生參與招標 在整個標案進行期間,遠雄副總魏春雄不斷透過白手套台北科技大學建築系前教授蔡仁惠,頻頻與葉接觸

2014年4月7日,案子結標結標日遠雄、國揚、麗寶、日勝生參與開標

2014年4月9日,遠雄得標遠雄、國揚參加評選,最後由遠雄以十二億九千五百萬元得標 遠雄透過蔡仁惠買通葉世文(標案評選會召集人)以及評選委員,讓遠雄取得有利訊息

2014年5月8日,簽約合作縣政府正式與遠雄簽約

2014年5月29日,葉世文收賄證據浮現當天蔡先帶著行李箱赴遠雄總部,離開時,又帶出此行李箱,與葉世文在北市東區某日本料理店見面,葉步出該店時,竟拖著行李箱

2014年5月30日,趙藤雄等人遭到聲押葉世文、蔡仁惠、趙藤雄與魏春雄四人遭聲押 在葉的住處搜出一千七百萬元、在其辦公室搜出一百二十萬元,另在遠雄集團搜出相關請款單

2014年5月31日,企圖滅證葉世文、蔡仁惠遭羈押禁見,趙藤雄、魏春雄分別以五百萬、一百萬元交保 檢方對趙藤雄等兩人交保提出抗告

2014年6月1日,遠雄疑消滅證據高院撤銷原交保裁定,發回台北地院遠雄委託銷毀處理數十箱機密文件,檢方認為有滅證之虞,即時攔截查扣

2014年6月2日,趙藤雄遭收押禁見趙藤雄、魏春雄遭羈押禁見

6/3抗告被駁回趙藤雄、魏春雄提起抗告,遭台灣高等法院駁回抗告。並裁定趙藤雄等人不得再提抗告,並且羈押兩個月

整理:張瀞文

 
揭密 財團 三大 合宜 住宅 撈錢 真相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102031

股票掌故 | 香港股票資訊 | 神州股票資訊 | 台股資訊 | 博客好文 | 文庫舊文 | 香港股票資訊 | 第一財經 | 微信公眾號 | Webb哥點將錄 | 港股專區 | 股海挪亞方舟 | 動漫遊戲音樂 | 好歌 | 動漫綜合 | RealBlog | 測試 | 強國 | 潮流潮物 [Fashion board] | 龍鳳大茶樓 | 文章保管庫 | 財經人物 | 智慧 | 世界之大,無奇不有 | 創業 | 股壇維基研發區 | 英文 | 財經書籍 | 期權期指輪天地 | 郊遊遠足 | 站務 | 飲食 | 國際經濟 | 上市公司新聞 | 美股專區 | 書藉及文章分享區 | 娛樂廣場 | 波馬風雲 | 政治民生區 | 財經專業機構 | 識飲色食 | 即市討論區 | 股票專業討論區 | 全球政治經濟社會區 | 建築 | I.T. | 馬後砲膠區之圖表 | 打工仔 | 蘋果專欄 | 雨傘革命 | Louis 先生投資時事分享區 | 地產 |
ZKIZ Archives @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