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KIZ Archives


凡人識條鐵嗎? 林智遠


2015-12-17  NM

人生如戲,有時人生或較戲劇更荒誕。不是嗎?有工作可以月入接近十萬港元,但員工僅一刻曠工,就可自動下週才再開工,而且還屢試不爽。怎理解?想起周星馳《食神》中的對白,現已演變成時下的潮語:「凡人識條鐵咩!」

說到鐵,其實真的識很少,只知道鐵是礦產資源。上週做研究時,就發現有數間資源公司都同時發出盈利警告。中信大錳(1091)、中信資源(1205)及五礦資源(1208)的盈利警告,都與資源商品價格下跌及資產減值有關,當中五礦的「非現金減值導致盈利警告」較突出。

五礦併購之路

五 礦的業務或沒有鐵,主力開採和生產鋅、銅、鉛、金及銀,並勘探礦化帶及探礦發展項目。今年6月底,五礦的總資產超過144億美元,主要是在過去5年中,分 三個階段併購而成。首先,在2010年,總資產約10億美元的五礦,在12月底完成以21億美元代價,向母公司全面併購MMG,總資產因而升至35億美 元。其次,在2012年,五礦再以總代價13億美元,完成收購在加拿大註冊及上市的Anvil,總資產升至年底的46億美元。最後,在2014年,五礦與 兩合作夥伴合組合營公司,收購秘魯Las Bambas項目,五礦的收購代價約30億美元,佔合營公司的62.5%,總資產升至年底的134億美元。如僅從業績看,五礦的併購之路並未有滿意效果 (見附表),總資產上升數倍,但收入僅上升三成,股東溢利更日趨下跌,今年中期業績更由盈轉虧,錄得0.5億美元虧損,總負債對股東權益比率更高達 684%。

五年溢利或一鋪清袋

在上週的盈利警告中,五礦表示審查包括澳洲的Dugald及剛果的Kinsevere等勘探及 開發項目時,出現減值跡象,包括礦產商品現貨價大幅下跌、開發計劃變動、生產狀況有變及收購商譽發生變動,導致項目有減值需要。五礦認為,減值費用約在 6.4億至8億美元之間,並將於今年財務報表內確認。以五礦去年溢利僅接近一億美元,及今年中期虧損0.5億美元為基礎估算,8億美元的減值或使五礦出現 逾9億美元的年度虧損。若從2010年底完成併購MMG起計,五礦至今年中期的5年溢利不足10億美元,併購後的溢利或一鋪清袋。根據今年中期報告,找到 盈利警告中減值的Dugald項目,有物業、廠房及設備7億美元,項目是在2010年併購MMG而來,至今還未投產;而在2012年收購Anvil而來的 Kinsevere項目,分部資產有15億美元,但找不到物業、廠房及設備的數額。若以上述項目的資產計算,8億美元的減值,約佔項目資產約四成,減幅顯 著。在盈利警告中,五礦董事會強調減值是「會計相關調整及非現金項目」,因此不會對五礦現金流量產生任何影響。然而,減值項目本是過去併購得來,五礦不是 已付了現金來併購嗎?減值不也是反映預期,不也是反映項目的預期未來現金流量(expected future cash flow)或有變嗎?

執業資深會計師,會計專業發展基金主席,最愛與太太旅行,出名講talk及撰寫大學會計書,其著作已被翻譯成不同語言。目標以淺易簡單的方法,使牛頭角順嫂也能看懂會計數字和陷阱。


凡人 識條 條鐵 鐵嗎 林智 智遠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175884

What we are reading:藝術,我識條鐵

1 : GS(14)@2018-02-05 00:00:44

我參觀過歐美著名藝術博物館、嘗試過聽古典音樂會,結果只覺「恰眼瞓」。先別說我從來看不出像畢加索或Jackson Pollock像小孩塗鴉作品有何吸引,藝術詞彙本身也已令人眼花瞭亂,譬如「現代」藝術是百年前作品,真正現代的東西卻叫「當代」,整件事看來像是一小撮人「自high」的玩意。我明白,這只是我缺乏慧根,所以一直有點不甘心:為何令這麼多人陶醉感動的事物,偏偏我毫無感覺?是否像曾經流行一時的那些立體畫一樣,總有人看不到3D效果?結果,我找到E.H.Gombrich的《The Story of Art》。身邊懂藝術的朋友,聽到這本書時統統都說:「哦,這本」,但他們並無低貶之意,而是像一般人對你說迷上《金庸》那種理所當然的「哦」,原因一是這本書是經典(初版成於1950年,之後幾十年續有修訂),二是它的確非常適合「識條鐵」人士,看上去厚甸甸幾百頁有點嚇人,實則插圖有400多幅(作者特別強調他寫的每個論點都有附圖介紹),讀來感覺像在「碌」Instagram,一點也不沉重,難怪它據說是史上最暢銷藝術書,賣了超過800萬冊。本書其中一個主軸,是幾千年來藝術創作對「寫實」的處理之演變。我們看古埃及的畫,總覺得有點趣怪,但又說不出一個所以然,例如一幅人像,總是同一種獨特姿勢:面部、手腳是側面,眼和胸腹卻是正面,而且往往有兩隻左(或右)腳而非一雙對稱的腳。風景畫呢?樹木會畫成側面,池塘則是從上俯視的一灘水,池裏的魚卻又在打側游泳。原來埃及人選擇將立體物件最有代表性的角度,表達在同一平面,畫上每件物件都可能是從不同角度看的形像,對古埃及人來說,這就是最「傳真」的方式。早期藝術主要是為宗教服務傳達教義(尤其當大部份信眾都是文盲),反正沒有當代人親歷聖經故事,畫家想像空間可以很闊。儘管如此,到了文藝復興時期,畫作構圖和筆法已大量採納科學元素,例如光影效果、透視(perspective),甚至利用肉眼看不清遠距離的限制,發明出朦朧的暈塗法(Sfumato),加強立體感和真實感。宗教改革後,新教徒抗拒偶像崇拜,新教國家的畫家們頓失教會這大客戶,連創作主題都變成更「貼地」的人像、風景以至生果和杯盤碗碟。後來出現的印象派、立體派等,亦可算延續對「寫實」的不同演繹。我承認,看完整本書,我仍不懂畢加索,但依然看得津津有味。姚崢嶸



來源: https://hk.finance.appledaily.co ... e/20180204/20294954
What we are reading 藝術 我識 識條 條鐵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347966


ZKIZ Archives @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