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KIZ Archives


因貿易與移民“結怨” 特朗普要重塑矽谷

在今年選情膠著的美國大選中,就連曾經被認為“兩耳不聞窗外事,一心只會敲代碼”的矽谷精英也被卷進了這場堪比美劇的大選。對於新當選總統特朗普而言,由於他贏得出人意料,一度在美國多地引發對大選結果的抗議。

在美國經濟最強引擎、全球科技最IN前沿、自由民主最勁風標的加利福尼亞州(下稱“加州”)也不例外。更值得註意的是,新總統似乎在加州的矽谷格外不受待見。特朗普本人就移民、貿易等一系列激烈言辭,把矽谷大佬嚇得不輕,難怪在競選期間,矽谷眾多大佬一邊倒地支持特朗普的競爭對手、時任民主黨候選人的希拉里,還在社交媒體上集體吐槽特朗普。甚至,有矽谷大佬認為,特朗普的當選對矽谷而言是場“災難”。

如今,隨著特朗普入主白宮的日期越來越近,矽谷大佬也在密切觀望。當地時間12月14日,特朗普計劃邀請矽谷大佬到紐約特朗普大廈“座談”,受邀者包括蘋果、谷歌母公司Alphabet、臉譜網、微軟等頂級科技公司的CEO和高管。盡管會議的議程尚未公布,但據美媒報道,就業、稅收改革、反壟斷法和移民政策很可能是主要議題。

因此,當“冤家”正式面對面時,是握手言和,還是噩夢繼續,都將對矽谷,甚至加州的未來產生至關重要的影響。

加州裂痕清晰

希拉里在11月9日的敗選演講中提到,“我們的國家比想象中要更加割裂”。如果她所言不虛,那麽加州就是全美版圖上裂痕尤為清晰的存在。作為美國人口最龐大的州,加州總計擁有55張選舉人票,在總統選舉中權重超過10%,居全美首位。不過,這並沒有為加州民眾帶來一位大多選民更加心儀的總統。據不完全統計,61.6%的加州民眾在這次大選中將選票投給了希拉里,而共和黨時任候選人特朗普在這里僅僅獲得了32.7%的支持率。由於美國特殊的選舉人團制,慘烈廝殺後即將成功入主白宮的並不是獲得更多普選票的希拉里。

大選結果出爐後,加州多地迅速爆發抗議,關鍵詞#Calexit(加州退出,指加州脫離美國聯邦)迅速刷爆美國社交網絡。11月21日,“支持加州獨立活動”組織正式遞交加州獨立請願書,希望將其納入2018年11月的公投提案,由選民決定加州是否於2019年春天脫離美國。雖然美國憲法暫時不允許各州脫離聯邦,但這一舉動仍然反應了加州部分民眾對於此次選舉結果的極度失望。

加州曾爆發的抗議示威遊行

“我在中西部長大,從小到大經歷過數不清的小冒犯,原本以為我們正在改善、正在前進,但大選結果卻讓我對國家的發展方向產生疑惑。”菲律賓裔的加州大學伯克利分校學生納瑞佐(Jerome Narazo)告訴第一財經記者:“這個結果讓人無法接受,說明我們少數群體的聲音被有意忽略了”。11月9日,他參加了在加州伯克利市舉行的大學生抗議活動。同日參加抗議活動的伯克利城市大學的學生特福德(Vianey Twyford)則向第一財經記者表達了她更加切身的擔憂:“我有很多家人、朋友是‘無證移民’,我很怕特朗普上臺後他們會被遣返。”

美國人口統計局公布的數據顯示,早在2010年,白人在加州就已經成為事實上的“少數族裔”。以奧克蘭市為例,從1940~2010年的70年間,白人居民占該市總人口比重從95.3%銳減至34.5%,與此同時,西裔和亞裔比重持續增長。如果將加州人口比例構成與歷屆選舉結果對比來看,就會得出一個清晰的結論:加州的種族多元化程度與民主黨支持率成正相關性。包括本屆選舉,加州已經在連續七屆總統選舉中將多數票投給民主黨候選人,且支持率穩步提升。

與多元文化發展並重的,是加州對平權和自由的一貫爭取。加州是美國少數性向平權運動的前沿陣地,僅次於馬賽諸塞州,它是全美第二個承認同性戀婚姻合法的州。“我們不希望看到特朗普上臺後,在社會議題上出現倒退,這會讓我們對這個國家非常失望。”身為北美最大華人LGBT——女同性戀者(Lesbians)、男同性戀者(Gays)、雙性戀者(Bisexuals)和跨性別者(Transgender)——權益組織華人彩虹聯盟(China Rainbow Network)的主席,居住在舊金山灣區的邵帥對特朗普上臺最大的擔心莫過於其將任命保守派聯邦大法官,“這可能導致少數性向群體爭取同性戀婚姻合法化的法律被推翻”。

多視角的移民政策?

“包括矽谷領袖在內的加州‘反特朗普’運動更多是從政治角度出發。從經濟上來講,我並不認為特朗普會對加州和美國經濟發展帶來太大危害,”加州大學洛杉磯分校安德森預測中心的經濟學家威廉(William Yu)對第一財經記者表示,“我們整個中心目前對特朗普上臺持審慎樂觀態度。”在他看來,特朗普上臺真正可能對矽谷和加州經濟帶來實質性影響的政策核心無外乎兩點:移民和貿易。

矽谷需要且依賴移民。很多科技公司的中低層技術崗位上,移民占據了大半壁江山。在美國最具影響力的科技公司中,由移民掌舵的不在少數,比如,微軟公司CEO薩提亞•納德拉(Satya Nadella)和谷歌CEO桑達爾•皮采(Sundar Pichai)同為印度移民、SpaceX公司CEO伊隆•馬斯克(Elon Musk)來自南非、打車軟件優步CEO格瑞特•坎普(Garrett Camp)來自加拿大。據美國政策國家基金會在今年初發布的報告顯示,超過一半的美國“獨角獸”企業(市值達到或超過10億美元的初創企業)至少擁有一位移民身份的創始人。這44家公司的總估值達到1680億美元。

由於在種族方面的過激言論,特朗普似乎在移民問題上站到了矽谷的對立面,但他和移民其實並不天然敵對。特朗普本人就是歐洲移民後代,其祖父母來自德國,母親在蘇格蘭長大;他的第三任妻子、即將成為美國第一夫人的梅拉尼婭•特朗普(Melania Trump)來自斯洛文尼亞;他過渡團隊中的主要團員、很可能塑造特朗普科技政策的彼得•泰爾(Peter Thiel)也是德國移民。

在此前的共和黨全國代表大會上,泰爾曾試圖澄清民眾對於特朗普的誤解:“媒體總是揪住特朗普的措辭不放,而不去深究他這麽說的深層含義。很多支持特朗普的選民恰恰相反,他們更在乎特朗普的本意而不是具體表述。”他對此進一步解釋道:“比如,當他們聽到關於修墻的言論時,他們考慮的並不是‘你是要建一道像中國長城那樣的墻嗎?’或者是‘你會如何來執行?’他們真正聽到的是‘我們將會有更清醒、更明智的移民政策’。”盡管這樣的說法也遭到了包括福克斯在內的美國部分媒體的批判,但不失為真正理解特朗普移民主張、準確預判其移民政策調整方向的有效途徑。

“特朗普的移民政策需要從幾方面來看,”在威廉看來,不同類型的移民將被特朗普區別對待,受到的影響也將截然不同:勝選後,特朗普在移民政策方面最為明確的表態是關於有犯罪記錄的非法移民。目前看來,這部分移民在特朗普的堅持下被遣返的可能性很高,但此舉對美國的整體影響或將是利大於弊。

對於已在美國安家的多數無犯罪記錄的非法/無證移民,特朗普應該不會做太多處理,繼續保持現狀的可能性很大。而被特朗普指責搶了美國公民工作的多是合法的低技術移民,目前跡象顯示,這類移民已經出現一定規模的離境潮。據威廉的觀察,在加州洛杉磯市越來越多的西裔低技術移民選擇離開美國,回到經濟形勢良好的墨西哥去尋求更好的工作機會,預計這一趨勢可能會在特朗普上臺後延續,這可能導致美國本土低技術勞工的競爭優勢增強,對美國中產階層來說是件好事。

至於在矽谷占比最高、影響最大的合法高技術移民,則是對矽谷、加州,乃至美國經濟至關重要的一環,也是特朗普在制定移民政策時,最需要審慎思考的一個方面。“幾乎所有的經濟學家都不會否認高科技移民對美國經濟的巨大貢獻,特朗普不會在吸引高科技人才方面放松努力,甚至會加大力度,”威廉預測道,“即使特朗普收緊移民政策,矽谷也不會很快受到影響,因為美國目前對高科技移民的需求遠遠超過供給,”紐約大學商學院教授阿倫·桑達拉拉吉(Arun Sundararajan)日前在接受美媒采訪時認為,特朗普的移民政策對於矽谷的短期影響相當有限。

特朗普此前對H1-B簽證(美國為引進國外專業技術人員提供的一類工作簽證)進行抨擊,也並不能直接與他對高科技移民的抵觸畫等號。該簽證制度現存問題不小,一方面,谷歌、臉譜網、亞馬遜、微軟等大型科技公司仍在抱怨名額不夠導致人才招聘困難重重,並設法遊說以期擴大H1-B簽證配額;另一方面,部分公司卻走進了這一簽證的“灰色地帶”,用低價外國勞工取代美國本土勞工,導致該簽證設置的意義出現偏離。“清查H1-B簽證申辦中的違規現象將是特朗普在針對高科技人才的移民政策制定方面的首要工作,”威廉表示:“一旦漏洞堵住,甚至不排除特朗普會增加H1-B簽證配額的可能性。”

“在H1-B漏洞清除過程中留住的人才有部分流入矽谷的初創企業”,矽谷創業公司ViaX的創始人、加州大學伯克利分校學生鴻旭對第一財經記者表示:“在人才雇傭障礙減少的同時,如果特朗普能兌現此前做出的對中小企業減稅的承諾,那麽矽谷創業者的生存狀態將會比希拉里上臺要更為理想。” 在馬鴻旭看來,矽谷小型初創公司擔負著人才招募難和稅務負擔沈的雙重壓力,一直在破產和被大公司收購的夾縫中艱難求生,如果特朗普能夠在這兩方面出臺扶持政策的話,將會更好地促進矽谷創新。

特朗普貿易戰或難觸發

在人才之外,矽谷的發展離不開國際合作,美國科技公司的對外依存度也日漸提高。以蘋果公司為例,在其目前合作的全球18家組裝供應商中,有16家為臺資組裝工廠。所有供應廠商中,有14家位於中國大陸。目前,蘋果公司生產一部手機所需要的國際參與度早就與十年前iPhone首次誕生時不可同日而語。然而,特朗普的當選似乎為這種商業模式帶來了變數,懲罰中國貿易傾銷和把制造業帶回美國的經濟主張對於任何依賴全球供應鏈的美國大公司來說都很難被視為完全利好。

在日前公布的“百日新政”中,特朗普已承諾將在履職後的第一天退出《跨太平洋夥伴關系協定》(TPP)談判,這意味著相比於籌劃在美墨邊境築墻,特朗普希望架起美國貿易保護壁壘的意願更為強烈。目前看來,特朗普對中國發起貿易戰爭的可能性尚難確定,但在他執政後,美國對外貿易趨緊幾乎已成事實。“接下來,我們將可能看到美中貿易的精彩博弈,”威廉對第一財經記者表示。

美國對中國的貿易逆差由來已久,目前美國貿易逆差總量的一半來自中國。“長期以來,美國對中國貿易逆差的一大根源在於美國的儲蓄短缺,在這種現實下,美國的經濟增長必定需要依賴於貿易赤字。”耶魯大學高級研究員、摩根士丹利前首席經濟學家、亞洲區主席斯蒂芬·羅奇(Stephen S.Roach)近日在寫給多家媒體的評論文章中指出:“特朗普試圖通過結合關稅和其他保護主義措施來抵制對於中國和墨西哥的貿易逆差,這只會導致兩國貿易赤字的組成部分被重新分配給其他國家,並以更高的成本進入美國,最終結果幾乎和向陷入困境的美國中產階層征稅無異。”

威廉認為,“在當今的形勢下,美國的過度強硬很可能激起中國反擊,進而引發貿易戰爭,這對中美兩國無益。”更可能的結果是,在雙方不斷斡旋後,中國放寬相關限制,適量擴大對美國的進口。這需要特朗普團隊展現高超的談判技巧,並對中國做出一定的讓步。一旦如此,那麽加州的高科技、農業、電影等產業都有可能從中受益。不過,如果貿易戰發生,那麽對於美國經濟的損害,將在很大程度上由加州背負,這無疑也將對矽谷造成重創。

制造業回歸短期或難成氣候

此外,特朗普號召的“將制造業帶回美國”要實現則更為緩慢而艱難。按照特朗普此前的構想,美國政府將以超低稅收吸引跨國公司的海外資金,以期將生產線回遷至美國本土,為美國人創造更多就業機會。由於新興國家人力成本提升和美國政府傾斜的雙重影響,從2010年至今,包括卡特彼勒、福特汽車以及英特爾等美國公司都曾做出過工廠回遷的決定。在特朗普勝選後,福特也在近期取消了原定向墨西哥遷廠的計劃。不過,受客觀條件限制,美國制造業的回遷在短期內仍然難成氣候。

拋開美國相對高昂的人力成本和熟練技工的短缺不說,美國各地方政府對於企業回遷也需要政策預備時間。以加州為例,土地價格高昂,環保政策嚴苛,工廠用地的申請批複時間往往長達數年。今年10月,特斯拉向其工廠所在地加州費利蒙市(Fremont)提出擴建計劃,為當地創造3100個就業崗位。但由於該市部分居民反對,這一提案的審議也隨之拖延。“像特斯拉這樣的高端制造業或許可以在加州尋得一些生存空間,但一些中低端制造業就很難想象了。”一位矽谷大型科技公司副總裁告訴第一財經記者:“即使是像蘋果這樣的大公司,要把工廠搬到加州,恐怕日子也不好過,畢竟企業運營是要看見利潤的。”然而,即使是像特斯拉這樣可以在加州生存的高端制造業,也仍在積極尋求海外發展和擴張的機會。就在大選當日,特斯拉對外發布公告,稱其已經收購了一家德國公司,並計劃明年在歐洲尋址以建設超級工廠Gigafactory 2,來生產汽車和電池。

加州中產階層被掏空

盡管制造業回歸阻礙重重,但加州被掏空的中產階層急需得到政策庇護,此次大選結果已經發出了警告。矽谷孕育了許多利潤豐厚的高估值公司,但在創造中產就業方面的努力仍有待提高。“加州近幾年新增就業持續增長。在洛杉磯,幾乎每個領域就業都有好轉,唯獨制造業的工作崗位在逐年流失”,威廉對第一財經記者感嘆:“加州的中產階層幾乎被掏空了。”

大選結束後,微軟公司CEO納德拉在社交媒體上發表的一封公開信中引述了來自於喬治城大學的研究報告。該報告提供的數據顯示,在過去25年間,美國總計增加了3500萬個工作崗位,但高中及以下學歷的就業崗位卻減少了730萬個。在此期間,大學及以上學歷的工作機會翻了一倍,高中及以下學歷的工作卻減少了13%。這正是加州日益擴大的兩極分化的另一個表現。

得益於矽谷創業企業強大的造富能力,加州是美國億萬富翁最集中的地區。《福布斯》今年3月的統計數據顯示,在全美10億美元俱樂部榜單中,加州總計有124人入榜,總財富達到5324億美元,他們中的絕大多數都集中在矽谷科技行業。與此同時,加州也是美國貧富差距最顯著的地區。美國人口普查局2014年統計數據顯示,加州的基尼系數(用以反映收入分配差距)為0.489,為美國第四。此外,加州有16.4%的居民生活在貧困線以下。加州公共政策研究院在今年5月的報告中提到,加州的貧富差距已在1980年基礎上增長了一倍。

在過去十多年中,加州一直是民主黨的天下,不僅參眾兩院都被民主黨控制,從州長、州務卿到檢察長等主要職務也都被左翼人士獲得。加州的全面泛藍使得社會福利預算高居不下,這也加劇了中產階級的稅務負擔。在富裕階層推高生活成本和貧困階層逼高稅務負擔的雙重夾擊下,中產階級正在紛紛逃離加州。數據公司CoreLogic統計顯示,正準備賣掉房產搬離加州的民眾是計劃在加州買房人群的3倍之多。CoreLogic首席經濟學家卡特(Sam Khater)指出:“加州的人口流動與房價直接相關,中低收入家庭根本無力負擔在加州的生活成本。”

“接下來,我們應該重點思考如何更好地服務在這次選舉前被忽略的中產階級”,剛剛連任成功的民主黨籍加州眾議員朱感生(Kansen Chu)對第一財經記者坦言:“對於這次大選的最終結果,民主黨應該自我反思。”據悉,加州的立法部門已經開始考慮在稅收和環保方面做出一定讓步,以換取制造業和傳統能源業的進一步發展,為改善中產階級生存狀況做出努力。如果加州立法部門願意在稅收和環保方面做出一些妥協,那麽高凈值的制造業在加州的發展還是有很大空間的,與此同時,新能源領域則可能遭遇一些瓶頸。

特朗普的矽谷仍待塑形

除了對移民政策、對外貿易和產業結構調整外,特朗普會塑造一個怎樣的矽谷仍然有很多不確定性,尤其是在虛擬現實、人工智能等尚未清晰監管的領域。盡管在競選階段幾乎得罪了所有大型科技公司,但無論是在選前還是選後,特朗普均未對科技政策本身做出過明確表態。如果像科技界大佬所警惕的那樣,特朗普當選將是矽谷的災難,那麽矽谷極具影響力的資深科技界領袖彼得·泰爾在特朗普團隊的滲透就可能降低這場災難的危害系數。

身為矽谷億萬富翁級的著名風險投資人、臉譜網公司董事、PayPal聯合創始人及前CEO,彼得·泰爾曾在矽谷一邊倒支持希拉里的形勢下公開為特朗普站隊,並向後者獻上了125萬美元的競選捐款,此舉導致他在社交媒體上飽受嘲諷。但在大選之後,彼得·泰爾卻成了矽谷與特朗普主宰下的白宮緩和緊張關系的重要一環。

特朗普的“科技軍師”:彼得·泰爾

11月11日,彼得·泰爾正式加入特朗普過渡團隊。11月23日,他再度為特朗普國防部門過渡團隊納入一員大將,這位名為史蒂芬斯(Trae Stephens)的特朗普團隊新成員目前在一家由彼得·泰爾聯合創辦的風險投資公司擔任主管。據悉,雖然阻礙重重,彼得·泰爾仍在積極利用自身人脈資源為特朗普在矽谷招兵買馬,希望為其制定科技政策出謀劃策,儼然特朗普的科技軍師。

在科技界資歷頗深的彼得·泰爾,是特朗普過渡團隊中唯一具有豐富科技界經驗的成員,其影響力幾乎可以觸及矽谷的半壁江山。彼得·泰爾的德國移民身份、風投領域的資深經驗以及利益所在,都將使得他盡力維護對矽谷至關重要的人才吸引和國際合作。

如果說意外贏得大選的特朗普對矽谷來說是一枚“隱性炸彈”,那麽由他所帶來的震感要傳到矽谷還將經歷層層減震。其中既有彼得·泰爾這樣的智囊團以及日後將組成的內閣成員的糾偏,也有國會和加州議會的把關。盡管由共和黨主導的國會從理論上削弱了特朗普意誌實現的阻礙,但是別忘了,金源滾滾的矽谷也有龐大的遊說力量。面對眾多的不確定性,加州大學洛杉磯分校安德森預測中心資深經濟學家舒曼(David Shulman)在博客中警告道:“系好安全帶,我們即將迎來最狂野的四年。”

貿易 移民 結怨 特朗普 特朗 重塑 矽谷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27281

與政府結怨 阻少林寺上市

1 : GS(14)@2015-09-23 02:18:13

【分割而治】少林寺與河南省地方政府的矛盾最明顯的一次是2009年,登封市政府與香港上市的中旅社合作,合資成立港中旅(登封)嵩山少林文化旅遊有限公司,公司注冊資金1億,港中旅佔51%,嵩山景區49%。登封當局的如意算盤是,將其轄下的少林景區整塊資產打包上市。



「未來永遠不上市」

有關合約相當於將少林寺作價4,900萬(人民幣.下同)賣掉,顯然與每年門票收入為1.5億的少林寺身價不符。當局更失算的是,與港中旅談判完全繞過少林寺,自以為政府可包打天下。政府答應所得份額與少林寺七三分賬,但上市方案終因少林寺強烈反對、方丈釋永信嚴辭拒絕而擱淺泡湯。此前此後,雖然釋永信在少林寺搞商業化搞得轟轟烈烈,但也許是因為與地方政府結怨,他本人多次在公開場合表示:少林寺此時不會上市,未來也永遠不會上市。少林寺在嵩山景區內,少林因嵩山而存在,嵩山因少林而知名,但兩者分割而治,景區由政府管理,少林寺儼如獨立王國。現時嵩山景區門票為100元,少林寺免門票,但寺方可從每張門票獲得30元返還。少林寺除信眾供奉,自己出售香火蠟燭,還有少林藥局、少林書局等,加上在海內外開班教武等,據悉年收入達數千萬元。《蘋果》記者





來源: http://hk.apple.nextmedia.com/international/art/20150803/19241378
政府 結怨 少林寺 少林 上市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92508

兩年前為三千蚊結怨蘇永康轟鄭紹康:佢擘大眼講大話

1 : GS(14)@2016-09-11 05:46:46

■鄭紹康昨日指願有中間人協調與蘇永康(左圖)擺和頭酒。資料圖片



徐濠縈早前的私人Instagram外洩了陳子聰病癒後消瘦相片,掀起一場關公災難,蘇永康指阿徐的經理人鄭紹康為洩密者,更大數對方曾以3,000元侮辱價邀請他出席活動的私怨。阿徐雖證經理人清白,但事件繼續升溫,蘇永康狂插鄭紹康擘大眼講大話,不會接受他擺和頭酒,更自嘲是泥鯭價,緣盡不會與他合作,更已準備大律師侍候。



徐濠縈日前一張放在私人Instagram的陳子聰病癒後消瘦相片被友人外洩,她在公開場合表示要緝兇,之後她的好友蘇永康在活動上力指阿徐經理人、人稱「天下第一關」的鄭紹康疑似偷相者,更提起雙方私怨,指對方曾以3,000元侮辱價邀請他出席活動。阿徐前晚已證鄭紹康清白,在內地公幹的鄭紹康亦急拍片發聲明,而蘇永康其後接受本報電話訪問表示一場誤會,不過依然寸爆獲對方發聲明受寵若驚,並再補充侮辱價一事:「傾唔埋咪少合作囉,只不過我覺得自己唔係呢個價錢,太離譜,欠兩個零咁滯!」


自嘲是泥鯭

鄭紹康昨日在會展出席時裝活動,揚言事件水落石出會向前看,問到他認為蘇永康只值3,000元活動價,他解釋:「個價每日唔同,每次都要睇番性質,件事已經有幾年,如果呢條刺仲放喺佢心度咁耐,我好遺憾。」日後會否找對方出席活動?他說:「呢個世界係緣,緣份個緣。」對於蘇永康表示不用他關照,他表示:「隨緣囉,作為負責嘅公關,要以客為本,黃雨會過去嘅。」並表示願意找中間人協調擺和頭酒外,亦會與律師研究下一步:「係唔開心,係影響咗我嘅誠信問題。」事件繼續升溫,本報昨日致電蘇永康,他繼續反擊鄭紹康言論:「阿徐嗰單水落石出,我道咗歉,佢話move on,鄭生確實做大事嘅人,佢話3,000蚊結怨唔記得幾耐嘅事,係我結婚後佢打畀我太太,兩年幾啫!」對於鄭紹康指活動價格浮動,他說:「佢話出場價次次唔同係海鮮價,我惟有認自己係泥鯭囉,佢啲貴客係龍躉,但泥鯭都有人鍾意食。」提到對方表示將來合作隨緣,蘇永康斷言:「緣份已盡,佢請我都唔嚟,反而第二間冇錢都去,就係佢請我唔去!佢如果唔係打何超瓊工,我講話毒十倍,我尊敬佢(何超瓊)。」



■今次關公災難源自陳子聰(中)病癒後消瘦相外洩開始。資料圖片

■蘇永康指兩年前與太太Anita結婚後,鄭紹康曾致電其太太邀請他出席活動。資料圖片


拒擺和頭酒

蘇永康表示不會和鄭紹康食和頭酒:「唔知邊個得罪邊個,我覺得佢得罪我,有錢不如攞去做善事。佢話同律師傾下一步點做,冇問題,呢單嘢係御用大律師陳惠源先生send畀我,我哋隨時奉陪!香港係法治之地,至於誠信問題,如果佢夠膽承認冇3,000蚊呢件事,擘大眼講大話,你咪搵律師同我傾。」提到有新劇上,蘇永康自問不用博宣傳:「套劇喺無綫播點都有收視,佢都儍儍哋。我要多謝喺fb瘋傳呢件事,90%支持我嘅朋友,特別多謝黃偉文。」黃偉文昨短訊回覆蘇永康的感謝:「那張facebook圖相信是偽造的,來源可疑。我在private account沒有發表過類似言論。其餘不予置評。謝謝。」採訪、攝影:皓騫、羅慧敏




來源: http://hk.apple.nextmedia.com/entertainment/art/20160911/19767059
年前 為三 三千 千蚊 結怨 蘇永康 轟鄭 鄭紹 紹康 佢擘 擘大 大眼 眼講 大話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308605

股票掌故 | 香港股票資訊 | 神州股票資訊 | 台股資訊 | 博客好文 | 文庫舊文 | 香港股票資訊 | 第一財經 | 微信公眾號 | Webb哥點將錄 | 港股專區 | 股海挪亞方舟 | 動漫遊戲音樂 | 好歌 | 動漫綜合 | RealBlog | 測試 | 強國 | 潮流潮物 [Fashion board] | 龍鳳大茶樓 | 文章保管庫 | 財經人物 | 智慧 | 世界之大,無奇不有 | 創業 | 股壇維基研發區 | 英文 | 財經書籍 | 期權期指輪天地 | 郊遊遠足 | 站務 | 飲食 | 國際經濟 | 上市公司新聞 | 美股專區 | 書藉及文章分享區 | 娛樂廣場 | 波馬風雲 | 政治民生區 | 財經專業機構 | 識飲色食 | 即市討論區 | 股票專業討論區 | 全球政治經濟社會區 | 建築 | I.T. | 馬後砲膠區之圖表 | 打工仔 | 蘋果專欄 | 雨傘革命 | Louis 先生投資時事分享區 | 地產 |
ZKIZ Archives @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