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KIZ Archives


中國海運入股武鋼股份“內情”:為關聯交易“投票權”加砝碼

來源: http://www.eeo.com.cn/2014/1222/270541.shtml

經濟觀察網 記者 程久龍 備受關註的兩大央企——武漢鋼鐵集團(以下簡稱“武鋼集團”)與中國海運總公司(以下簡稱“中國海運”)交叉持股交易“內情”,於近期悄然浮出水面。日前,武鋼股份一位核心人士對經濟觀察網記者獨家透露,中國海運入股武鋼股份(600005.SH)的實質,是為在涉及大股東回避表決的關聯交易議案投票中,確保關聯交易順利通過,而增加“砝碼”。

10月16日,武鋼股份對外發布公告,稱接到公司控股股東武鋼集團通知:武鋼集團與中國海運於2014年10月15日簽訂了《雙方所持控股上市公司股票無償劃轉之協議》。武鋼集團將所持有的300,000,000 股武鋼股份股票(約占公司目前總股本的 2.97%)向中國海運無償劃轉,中國海運將所持有的 141,891,900 股中海發展(600026.SH)股票(約占中海發展目前總股本的 4.17%)向武鋼集團無償劃轉。

但上述交易公告,並未對外解釋此次交易的原因及目的。由於涉及兩大央企旗下上市公司的“交叉持股”,此舉一度引起投資者高度關註,市場也一度猜測,這或是兩家央企間“混合所有制”改革的一種嘗試。

對此,在12月16日的武鋼股份股東大會上,武鋼股份董事長鄧崎琳也公開表態:“可以將其理解為集團推進‘混改’的一個序曲,但是目前雙方的合作力度不大,深度不深。”

但事實並非如此簡單。“推進‘混改’僅是一個公開的說法而已。”前述武鋼股份人士透露,引入中國海運入股,與此前武鋼股份關聯交易表決的阻力不無關系。

根據目前上市公司監管政策要求,在涉及上市公司與大股東的關聯交易議案的表決中,為保護中小投資者的公平性,大股東應回避表決——這意味著,涉及關聯交易的議案表決權,往往掌握在部分持股比例較大的中小股東手中。

具體之於武鋼股份,在武鋼股份的股權結構中,來自深圳的民營機構投資者——吉富創業投資股份有限公司持股2.14%,位居公司第二大股東。因對武鋼股價長期低迷表示不滿,在2012年、2013年兩次年度股東大會的關聯交易議案表決中,在大股東回避表決的情況下,吉富創投均投下了反對票,導致關聯交易議案被否。

而在現實的另一面,作為國有大型的鋼鐵企業,上市公司武鋼股份與大股東武鋼集團之間,存在大量不可避免的關聯交易。關聯交易議案的反複被否,令武鋼部分經營業務無法開展,不得不耗費大量成本與股東反複溝通尋求支持。

“從某種程度上講,關聯交易的表決權,成為部分中小股東制約大股東的一種‘籌碼’。”前述武鋼股份人士直言,由於大股東回避表決制度的存在,目前對此尚沒有一個很好的解決辦法。

在此背景下,武鋼股份引入同是國資委旗下的中國海運入股。“雖然同是國資委旗下企業,但中國海運跟武鋼集團不在一個行業體系,按照相關監管要求,中國海運不在回避表決之列。”前述武鋼股份人士直言。

一個值得關註的細節是,此次交叉持股完成後,中國海運持股2.97%,將超過吉富創投2.14%的持股比例,一躍成為武鋼股份的第二大股東。“這也是一種互相支持吧。”該武鋼股份人士笑言。

中國 海運 入股 武鋼 股份 內情 關聯 交易 投票權 投票 砝碼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124467

上門洗車O2O:用戶體驗是競爭砝碼

來源: http://www.iheima.com/news/2015/0717/151058.shtml

2014年,中國人買走了超過2033萬輛汽車,連續六年保持世界第一。當下,中國的大街小巷上共行駛著1.6億輛汽車。當這些汽車被交付至車主手中的一剎那,他們便駛入了一個名為“汽車後”的市場。

有一群人,他們看到了移動互聯網改變世界的力量,他們堅信把移動互聯網引入汽車後市場,是解決當前大多數“痛點”的不二法門。而在汽車後市場的眾多細分領域里,洗車市場剛需很大,其中的洗車O2O產品和模式層出不窮,資本也隨之蠢蠢欲動,於是大家開始跑馬圈地。

新一輪群雄割據

目前,洗車市場群雄割據,各守一方,北京市場上較為活躍的上門洗車App大概有,e洗車、趕集易洗車、呱呱洗車、響馬幫、愛洗車與優樂養車等。呱呱洗車,創立於2014年9月,由前高德地圖及車聯網創始核心團隊創立,今年3月獲得58到家的1000萬美元A輪投資。e洗車,上線於2014年11月,今年3月宣布完成A輪2000萬元融資。趕集網2014年12月宣布“趕集好車”項目上線,其中易洗車項目支持用戶預約上門洗車服務。

整體來看,洗車市場創業目前仍處於非常早期的階段。一方面是參與者眾多,另一方面是成熟的創業項目和團隊非常少,除了傳統車店、汽配城,以及不計其數的路邊店,尚未出現占支配地位的巨頭。

以趕集易洗車、響馬幫、e洗車、呱呱洗車為代表的上門洗車是典型的O2O。有洗護需求的車主,在APP上下單,被平臺推送給附近技師,技師和車主接頭,服務完成。這是典型的O2O模式:線下需求在線上成交,在線下完成。洗車市場目前主流的模式就是O2O,根結底是一個服務的市場,不僅服務種類繁多,服務輸出的體量也非常巨大,即便同一種服務,其需求層次也非常多。對比來看,各家線上流程大同小異,那麽拼的無非就是線下用戶體驗。

響馬幫,創立於2014年7月,這個有點江湖氣的名字背後是有些情懷和想法的,創始人兼CEO李振昊創業前就職於高德,他表示,“響馬幫”想表達的是草根創業,一種革命和創新精神。一,幫用戶真正獲得最方便、專業的汽車美護服務。二,幫小V體系,即洗車技師。響馬幫與技師之間是合夥關系,而非雇傭關系,所以技師叫小V,響馬幫想幫助更多勤勞低薪的“小微”人群改變生活。

響馬幫業務主要包括精致手工外洗、特效保護打蠟、輪胎輪轂深度潔護和內飾全效養護等專業級服務,屬於北京車馬天下科技有限公司。其核心團隊多來自於BAT,詳細來說,技術產品、包括線上運營來自於BAT,業務管理來自有20年以上O2O行業經驗的資深人士,整體業務來自於傳統行業,整個團隊具備後市場O2O重構能力。

O2O沒捷徑,用戶體驗繞不開

將互聯網及移動互聯網引入上門洗車市場的O2O創業模式為用戶帶來了什麽?如何消除用戶的痛點?

簡單總結來講,目前的上門洗車項目至少解決了用戶四個痛點。一、解決了洗車排隊問題。二、解決了被流動洗車行騙取費用的問題。三、洗車時間、地點的問題。四、改善了洗車服務質量。

具體到各家的用戶體驗就各自不同了。對於衣著、服務話術來說,呱呱洗車,統一著裝,標準話術。統一的洗滌藥劑,裝備零散,但方便快捷。趕集易洗車,統一上衣,但話術不標準,未經過培訓上崗。響馬幫,統一著裝,標準話術。經過3天專業培訓上崗。

對於服務流程,拋除冗長細節,簡單總結為四個步驟。首先,洗前檢查工作,包括檢查車門、車窗等部位,並填寫巡檢表,以及洗前拍照上傳照片至商戶端。其次,整車水洗過程,分為高壓水槍和無水環保洗車兩種,值得一提的是,像響馬幫和優樂養車的無水、微水洗車倒是少見。第三,輪胎輪轂的清洗工作,藥劑噴灑並用毛巾擦拭。

這里需要註意的是,目前只有響馬幫在輪胎清晰過程後提供別家都沒有的打蠟環節。小V將香蠟均勻噴灑至車身一處,並用毛巾盡快擦拭,直至將整個車身擦拭完畢。小V解釋,深色車必須擦勻,否則會出現痕跡,而且香蠟不可噴至玻璃,噴頭距車身10cm,保持90°。整體感受十分專業。最後一步,根據外洗後的關鍵部位再拍攝5-8張照片,上傳商戶端。

在黑馬哥分別又體驗了e洗車、優樂養車、趕集易洗車等服務後,各中差異還是有所不同,有以下幾點感受。

首先,從服務角度來說,四家規範化流程化的服務值得肯定,技師們幹活踏實且細節處置周到。但是從洗車角度來說,e洗車在上門服務時一些操作方式如果不加以改變的話容易產生異議。比如對周圍環境的汙染,在鋪裝路面排水性較強時還可以,但如果是車庫之類場所就會不便。1分錢的價格確實有誘惑力,但是對價格敏感的用戶很難培養忠誠度,容易離開。趕集易洗車的1元體驗與e洗車如出一轍,靠貼補吸引新用戶,粘度未必高。

優樂養車與響馬幫特點是近似於無水化洗車,但又各不相同。優樂養車雖無高壓水槍,但吸塵器吸力較低,且無水化洗車對於是否能洗幹凈是用戶在意的問題。   

再來看響馬幫,無水化環保洗車,基於其擁有自己聯合研發、自己知識產權的環保洗車液,具備包裹、懸浮的技術,這是解決節約用水、環保洗車最根本的核心,如果不是特別臟的車,3升水就可以解決。僅用同行業十分之一的用水標準。特殊藥劑的研發,意味著不只是把車洗幹凈這麽簡單,同時還有增亮、護漆等作用,而目前行業里的其他項目都沒有自己研發洗車藥劑。

上門洗車產業的本質是,服務體驗的提升,目標用戶應該追求服務體驗使性價比逐漸的平衡。如果說響馬幫與競品相比有什麽優勢,首先是自己研發的節能環保藥劑。其次是,對於用戶群的定位和運營的策略。

洗車只是響馬幫切入市場的第一步,李振昊希望不僅把車洗幹凈這麽簡單,而是在保護、美容方面提供專業的解決方案,差異體現在細微之處。在他看來,整個行業的發展趨勢一定是朝節能、環保的方向發展,人人都會有環保、節水的意識,相信無水用戶的接受程度會越來越高,也許在將來會成為這個行業的新標準。其次是一份社會責任感,傳統洗車的特點雖然高效、廉價,但會造成大量水資源的浪費和對環境的二次汙染,這已引起了國家的重視,因此,響馬幫再難也要深入去做環保、節能洗車,幾乎不計成本的去改善用戶體驗。

垂直深耕重點區域

據了解,響馬幫目前不打算在全國“撒胡椒面”,而是鎖定北京,核心覆蓋中關村和上地兩個區域,以及長安街以北五環以內垂直深耕,利用線上資源去拓展線下渠道。在探索過程中,響馬幫不斷挖掘沒被解決的用戶痛點,一是,場所選擇不夠方便。尤其是北京三環以內,路邊停車不方便,地下停車場又進不去。二是,季節,尤其是冬天天幹地凍,在戶外水洗不方便。怎樣解決?

李振昊告訴記者,響馬幫現在有大量的商務資源需要去拓展,物業就是一個典型的渠道,其工作重點就是與所在區域的物業溝通,希望能夠進入到地下停車場為用戶提供服務。如果打通這個場景,對於用戶來說,洗車體驗將會更方便。

任何O2O項目要想成功,都要找到它的“業務撬動點”。就是要給消費者一個使用你的服務的理由。這種理由可以是便利性、低價(比如團購)、增值服務等。顯然,響馬幫占盡了增值服務與便利性。

李振昊說,O2O服務體驗的第一核心一定是方便,他不認為所有的人都適合用上門洗車,因此在運營策略上與其他同行有所區別。即先鎖定一部分人群,然後再去引導和輻射其他的人群,做 O2O需要紮紮實實做,不可能一口氣吃個胖子。

差異化建立護城河

如果以一個坐標系來深入觀察上門洗車領行業會發現,橫向,幾家品牌針對洗車市場用戶的不同痛點,出現了不同的服務模式。但是,各家力推的“1分錢洗車”、“1元洗車”等靠優惠價格貼補用戶,吸引新流量的普遍做法,用戶粘性不會高。當價格趨近於零,那麽貼錢就沒有任何意義,因為用戶的遷移成本為零,整個行業都想解決用戶不遷移問題。從響馬幫整體的策略和服務體驗上來看,據了解,目前上地區有3千家以上的車被響馬幫鎖定,別人洗不了。原因:一,服務特點和環保優勢。二,開拓渠道、跑馬圈地,結果就是有一些場地只能響馬幫接,別人接不了。

所以,在激烈的市場競爭下,每個品牌都應該尋找到自己的產品定位和差異化模式以建立護城河,專註某一方面,垂直深耕,並避免自己陷入“價格戰”。

縱向,O2O並非什麽新鮮事物,對於服務業O2O的項目來說,線上的入口乃兵家必爭之地。如何迅速地聚合目標受眾群,形成入口優勢和品牌勢能,積攢做大的資本,是創業者必須要思考的問題和努力的方向。

洗車行業雖然目前尚處早期階段,但這個市場要做大,勢必要拼規模、拼流量、拼地推……。尤記得當年千團大戰的激烈,持續5年多的戰役後,如今形成“三足鼎立”局面。從團購行業可以窺見,即便估值150億美元的美團同樣存在阿克琉斯之踵,即無法向資本市場解釋它怎樣才能賺到錢。而緊隨其後的大眾點評和糯米也都虎視眈眈。

不管洗車行業是否也會上演“三足鼎立”,一個不爭的事實是,最終受益的都是用戶。不管行業競爭多麽激烈,用戶的眼睛是雪亮的,就像李振昊的純粹,他想的永遠是人的問題,即做一個給用戶帶去更多方便的項目,同時以一顆草根創業者的心不斷幫助小V創業者們。

版權聲明:本文作者張元奕,由辛俊韜編輯,文章為原創,i黑馬版權所有,如需轉載請聯系zzyyanan授權。未經授權,轉載必究。

上門 洗車 O2O 用戶 體驗 競爭 砝碼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153528

黎瑞剛“占領客廳”再添砝碼

來源: http://www.yicai.com/news/2015/09/4689015.html

黎瑞剛“占領客廳”再添砝碼

一財網 張曉媚 2015-09-21 22:54:00

互聯網電視市場出現了一個奇怪的現象:雖然用戶習慣始終沒有形成,分成模式和廣電政策都尚未明朗,可紅海已提前到來,這個市場已經升級為巨頭間的戰場。

在客廳這個戰場上,不僅有阿里、騰訊、小米、PPTV等互聯網巨頭,以及一眾家電、盒子廠商,還有黎瑞剛的華人文化產業投資基金(CMC)(下稱“華人文化”)。

9月20日,由黎瑞剛任董事長的華人文化和美國好萊塢最大的電影公司華納兄弟(Warner Brothers)聯合宣布,雙方將共同出資成立“旗艦影業”,總部設在中國香港,並在洛杉磯和北京分別設有業務分支機構,共同開發和制作華語電影和英語電影,面向全球市場發行。

根據華人文化的說法,公司領導的財團控股51%,華納兄弟持股49%。其中,香港電視廣播有限公司(TVB)持有華人文化財團10%股份,預計新公司出品的第一部電影最快會在2016年上映。

除了對“2017年中美雙方將啟動新一輪電影進口配額談判”的那個世貿組織協議的提前布點,對於互聯網圈來說,這項合作還有另一個意義,在客廳這個戰場上,黎瑞剛又為自己增添了一個砝碼。

此前的8月13日,一改往日風格,黎瑞剛以喬布斯式的小平頭、黑T恤、牛仔褲和白球鞋,向公眾公布了他的新身份,“微鯨科技”的創始人兼CEO。也是在那場集合了眾多知名互聯網公司高管的發布會上,黎瑞剛聯合阿里巴巴(BABA.NYSE)、騰訊(00700.HK)和央廣,一起推出了他在互聯網領域的第一款產品“微鯨電視”,正式加入互聯網企業“占領客廳”的行列。

“占領客廳”是2013年以來,阿里騰訊、小米樂視、PPTV等互聯網巨頭,以及一眾家電、盒子廠商,都在著力布局的一件事。

簡單地說,數據挖掘和硬件拓展,是互聯網企業占領客廳的主要目的。

以阿里巴巴為例,它的關鍵在於搭載著Yun OS的智能機頂盒或電視盒子,這也是它和各廠商及牌照商合作的基礎。通過Yun OS,大量的客廳用戶數據可以讓阿里對用戶行為習慣、觀看喜好、消費記錄等各方面數據進行統計分析,並能通過阿里巴巴的大數據系統,針對用戶需求精準推送。

此外,除了用戶本身和基於大數據廣告的價值,在智能家居等眾多風口領域,這相當於為系統提供方未來的占領客廳做了提前布局——這也是小米、騰訊等企業的普遍思路。

近兩年,包括海爾、海信、創維、LG等傳統家電企業,和小米、聯想、暴風影音等科技公司,都開始加入互聯網電視的爭奪行列,大家的目的都很明確——占領客廳。就在7月底,蟄伏多時的PPTV也在一次發布會上,史無前例地發布了三款智能電視和另一種更為廉價的產品形式——電視盒子。同時,不管是阿里還是PPTV,這些互聯網企業都在往上遊拓展,爭相與國內外的內容提供方展開各種形式合作——它們的產品趨勢無一不是配置越來越高、內容越來越多,價格卻越來越低。

這需要大量的資本投入。

然而互聯網模式就是這樣,沒有人指望硬件盈利,前期虧損性的推廣為的只是快速拓展用戶,因為阿里、騰訊、小米等那麽多成功的案例就擺在那兒,有了用戶就有了一切。

這也令互聯網電視市場出現了一個奇怪的現象:雖然用戶習慣始終沒有形成,分成模式和廣電政策都尚未明朗,可紅海已提前到來,這個市場已經升級為巨頭間的戰場。

相比之下,黎瑞剛的思路不太一樣。

“內容是微鯨最大的優勢。”黎瑞剛曾說。

多年來,黎瑞剛執掌下的華人文化在文化產業上已經有了多項布局。比如2012年8月,華人文化和美國夢工廠合作組建“東方夢工廠”,首個作品《功夫熊貓3》已經定檔2016年1月上映;2015年4月,華人文化投資TVB的控股股東,間接入股TVB;今年6月,華人文化與IMAX方面共同設立中國電影投資基金,啟動資金規模為3億元人民幣,首期目標是推出10部華語大片。

作為華人文化旗下新成員,微鯨科技從一開始就有著不錯的內容基礎。公開信息顯示,阿里、騰訊以及華人文化6年來投資的內容,比如好萊塢夢工廠、默多克的星空傳媒、時代華納、TVB、Bilibili等,全都是這個新競爭者所囊括的。

此外,據黎瑞剛介紹,微鯨電視采用的阿里Yun OS系統,阿里、騰訊都是微鯨科技的投資方,未來這款電視也會加載阿里巴巴的零售體系。黎瑞剛也一再表示,希望通過微鯨來探索和推動電視用戶付費習慣方面的內容。

這些意味著,微鯨從一開始的關註點就不在數據,而是華人文化多年來所積累的內容——這和典型的互聯網企業從終端向上遊拓展的打法並不同;相比起小米等企業以“聯盟”為基礎的內容供給模式,華人文化和眾多內容提供商入股級的合作關系也的確更為穩固。

根據公開信息,電影、電視、動畫、音樂、現場娛樂、體育、明星經紀、票務營銷、財經媒體、金融數據服務、廣告、主題公園、電子商務、社交網絡、在線遊戲、互聯網教育等等,這些都是華人文化已經覆蓋的領域。

由此可見,雖然憑借華人文化投資的多家內容提供商,單賣內容似乎也是門不錯的生意。但顯然,黎瑞剛需要微鯨電視,後者不僅是一個內容播放渠道,還是一個打通華人文化所投產業的樞紐。

結合互聯網,華人文化要把利益挖掘的邊界擴展出去,而這個“旗艦影業”,是黎瑞剛作為一個投資人和科技公司創始人,在客廳戰場上新增的又一個砝碼。

編輯:彭海斌

更多精彩內容
關註第一財經網微信號
黎瑞 瑞剛 占領 客廳 再添 砝碼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161799

股票掌故 | 香港股票資訊 | 神州股票資訊 | 台股資訊 | 博客好文 | 文庫舊文 | 香港股票資訊 | 第一財經 | 微信公眾號 | Webb哥點將錄 | 港股專區 | 股海挪亞方舟 | 動漫遊戲音樂 | 好歌 | 動漫綜合 | RealBlog | 測試 | 強國 | 潮流潮物 [Fashion board] | 龍鳳大茶樓 | 文章保管庫 | 財經人物 | 智慧 | 世界之大,無奇不有 | 創業 | 股壇維基研發區 | 英文 | 財經書籍 | 期權期指輪天地 | 郊遊遠足 | 站務 | 飲食 | 國際經濟 | 上市公司新聞 | 美股專區 | 書藉及文章分享區 | 娛樂廣場 | 波馬風雲 | 政治民生區 | 財經專業機構 | 識飲色食 | 即市討論區 | 股票專業討論區 | 全球政治經濟社會區 | 建築 | I.T. | 馬後砲膠區之圖表 | 打工仔 | 蘋果專欄 | 雨傘革命 | Louis 先生投資時事分享區 | 地產 |
ZKIZ Archives @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