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KIZ Archives


商業激流令寧澤濤鎩羽?中國體育繞不過這一關

里約奧運會上100米和50米自由泳的尷尬成績,讓備受國人期待的寧澤濤又一次站到了風口浪尖上。

他似乎已經準備好了承受這樣的結果。每次賽後接受采訪的觀點都差不多是“現在的狀態就這樣”,似乎坦然,卻也勉強。

不論是否拿到金牌,寧澤濤註定將被推到里約奧約輿論話題的中心。2015年喀山世錦賽奪金的一夜爆紅,讓這個年僅23歲、外形條件出眾的年輕人備受矚目。粉絲、人氣、廣告、金錢隨之而來,當然,和站在聚光燈之下的名人一樣,風光背後自然還有其它。

10億?

2014年的仁川亞運會,寧澤濤就曾以4塊金牌的成績引以熱議。2015年喀山世錦賽上,他一舉獲得100米自由泳比賽冠軍,成為遊泳世錦賽該項目上的第一位亞洲冠軍。由於外貌俊朗,讓其獲圈粉無數,舉國遍地”寧太太“,泳照刷爆社交媒體。目前,他在新浪微博上的粉絲數已經快突破500萬。

今年的里約奧運會,寧澤濤再次成為焦點,而且火到了國外。美國韓裔明星趙雅頓在社交平臺上傳了兩張寧澤濤在里約的訓練照片。她配的文字是:“誰說亞洲男孩不性感?”BuzzFeed也撰文介紹稱,這位泳壇新星憑借出色的實力和英俊外形成為大眾新寵。同時,美國《時代周刊》評出里約奧運顏值最高的明星,寧澤濤外和林丹、吳敏霞和孫楊一起上榜。

與高人氣一起到來的,還有前所未有的商業前景。。

第一財經記者註意到,仁川亞運會後,寧澤濤鮮少接拍代言廣告。時任遊泳運動管理中心副主任的尚修堂曾解釋道:“我們現在不讓他代言,是因為運動員要訓練,贊助商要拍廣告,中間協調不好,肯定會有問題。出了問題,國家隊要承擔責任。”

2015年,寧澤濤的商業廣告“枷鎖”開始有所松動。5月,旗下擁有哈登、歐文等眾多體壇巨星的耳機品牌Skullcandy對外宣布由寧澤濤擔任公司中國地區的形象代言人。同月,上海浦發銀行信用卡中心也推出了寧澤濤代言的青春信用卡。隨著寧澤濤世錦賽奪冠,其商業價值也開始飆升,成為品牌爭搶的香餑餑。行業觀察人士認為,寧澤濤註定是很多品牌喜歡的代言人,首先是實力,他是中國在短距離遊泳項目上第一個世界冠;其次,在這個看顏值的時代,寧澤濤優越的外貌和身材條件和陽光的個性,確實也為其帶來優勢。

雲傳媒董事長李璐瑒曾預測,未來五年,“最帥體育明星”寧澤濤的商業價值每年僅“女粉絲經濟”部分就能達1億元,五年能帶來共10億元收入,超過前輩姚明、李娜或劉翔。

商業前景無限的寧澤濤迷失了,中國體育亟需建立能規避此類遺憾的制度

碰撞

里約奧運會前,寧澤濤因為一場廣告代言沖突,差一點去不了里約奧運會,甚至曾提出了退役。。

2015年11月,蒙牛旗下的冠益乳成為遊泳中心的贊助商,簽下了國家遊泳隊的集體合同。這個消息很快經官方途徑披露,蒙牛進行了一系列的體育營銷活動。

而作為中國遊泳隊的成員,寧澤濤卻在稍晚的時候通過個人微博轉發蒙牛的競爭對手伊利牛奶的宣傳內容。隨後,他在澳大利亞拍攝的伊利牛奶廣告大片在浙江衛視等平臺上播放。

在遊泳中心看來,寧澤濤的行為屬於私自接拍廣告,要求他停止與伊利的廣告並公開道歉。另一端的寧澤濤,罕見地表示出了強硬的態度,甚至交上了一份退役報告,以身體、家庭為由,準備退出國家隊。

直到7月2日,寧澤濤發表了一篇《包子有話說》的文章,表示將以國家利益為重。不久之後,人們看到了寧澤濤出戰奧運的身影。按照《中國企業家》雜誌的報道,有相關贊助商爆料,如果今年寧澤濤去不了巴西。遊泳中心將面臨很大麻煩,因為贊助商就是沖著寧澤濤簽的,如果他被國家隊除名,按照合同條款,遊泳中心就要賠償贊助商,“那就不是三五百萬能解決得了了。”

實際上,像寧澤濤這樣的體育明星因私人代言與團隊利益發生沖突,案例並不罕見。2011年8月,另一位遊泳明星孫楊就因為“代言”問題與國家遊泳管理中心關系緊張。當時孫楊曾發微博埋怨遊泳中心,表示他在不知情的情況下“被代言”,出席了遊泳隊與某茶飲料的簽約儀式。

“國家體育總局曾對體育運動員參加商業活動的行為發過文。”北京關鍵之道體育咨詢有限公司CEO張慶告訴第一財經記者,但問題並沒有得到實質解決。張慶說的規定的是國家體育總局的前身國家體委在1996年下發的《加強在役運動員從事廣告等經營活動管理的通知》。通知第一條規定,“在役運動員的無形資產屬國家所有”。十年後,國家體育總局將上述規定修改為“運動員商業活動中價值的核心是無形資產,包括運動員的姓名、肖像、名譽、榮譽等。對多數運動項目而言,運動員的無形資產的形成,是國家、集體大力投入、培養和保障的結果,同時也離不開運動員個人的努力”。2006年的文件還規定了“要保障國家隊訓練競賽任務的順利完成,同時依法保障運動員的權益”,同時明確了原國家體委1996年版文件廢止。

同樣的條文落實到各個運動中心還是有不同的執行細則。記者註意到,中國泳協2011年5月發布的《國家遊泳隊在役運動員從事廣告經營、社會活動的管理辦法》中明確規定:國家遊泳隊在役運動員的無形資產屬國家所有。因此,在役運動員必須經遊泳運動管理中心批準,方可進行廣告經營活動和社會活動。

無法否認的是,在互聯網曝光充分的時代,明星運動員的價值不可估量,尤其是諸如寧澤濤、孫楊這樣站在金字塔頂端的優秀運動員,在團隊的運作下,其商業價值將有機會達到前所未有的高度。

如何平衡其中的商業收益分配,卻如一團亂麻,任憑眾說紛紜卻並無太多實際推進。

體制

“遊泳並不像籃球、足球這樣的項目已經完全市場化、職業化。”張慶將國內的體育運動員商業化程度分成4大類。第一類是姚明以及國內CBA、中超的球員,“大多數球員有經紀人,合同到期可以自由轉會,也可以自己接商業代言等”;第二類則是李娜,單飛後可以參加商業活動,但需要交納一定的收入給相關部門。

第三類就孫楊、寧澤濤這樣的,這些運動員通常來自遊泳、田徑這樣領域,而這些項目的市場化程度還是較低的。“寧澤濤還要特別一些,他有軍人身份的背景。”張慶說。遊泳、田徑屬於國際主流運動項目,以前不是中國人的強項,所以一但出成績就特別受國人關註。此前的代表是劉翔。乒乓球、田徑等管理中心,都允許明星運動員自己談商務合作,只要交一部分管理費用就行。

2001年國家體育總局《關於運動項目管理中心工作規範化有關問題的通知》第五條(三)規定:運動員廣告收益分配要兼顧國家、集體和個人的利益。“原則上應當按照運動員個人50%、教練員和其他有功人員15%、全國性單項體育協會的項目發展基金15%、運動員輸送單位20%的比例進行分配。”張慶向記者透露,以劉翔為例,他的收入一半歸本人,30%給上海體育管理部門,10%上交中國田徑協會,10%給教練。

最後一種是市場化、商業化程度最低的重競技項目,比如舉重,關註度也比較低,有可能比賽結束熱度也就過去了,如果有商業活動,也是由相關的體育中心主導開發。

美國喬治亞大學商學院的體育管理教授喬爾·麥克西(Joel Maxy)曾從經濟學的角度分析了中國運動員收入分配制度的利與弊。“中國體育管理制度好的一面是體育項目的專用資金得到了保證。國家體育系統培養出來的明星運動員收入中的一部分回流,用於資助和推廣體育。對於運動員本人來說,這實際上是一種變相的稅收,我懷疑這種稅收和任何過於高昂的個人所得稅一樣,會削弱納稅者勤奮工作的動力。”他說。

張慶認為,短時間內情況無法改變。“無法否認的是,除了極個別運動項目,絕大多數的運動員都是舉國體制中培養出來的。對於運動體育中心來說,他們的首要任務從來也不是商業利益,而是比賽成績,這才是他們的KPI指標。所以你很難要求相關部門為個別成績突出的運動員服務。”

 

商業 激流 令寧 寧澤 澤濤 鎩羽 中國 體育 不過 一關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10370

激流勇進的互聯網家裝,市場滲透率為何始終上不來?

來源: http://www.iheima.com/promote/2016/1229/160603.shtml

激流勇進的互聯網家裝,市場滲透率為何始終上不來?
劉曠 劉曠

激流勇進的互聯網家裝,市場滲透率為何始終上不來?

互聯網家裝始終難以流行的病根到底在哪?解決行業痛點,互聯網家裝平臺該如何突破?

本文系作者劉曠(微信ID:liukuang110)對i黑馬投稿。

2016年上半年,我國網上零售占社會消費品零售額比重達11.6%,這意味著零售行業的互聯網滲透率已超過10%。而根據今年第三屆中國建材家居產業發展大會發布的《2015年中國建材家居產業發展報告》顯示,2015年中國家裝建材行業市場規模達到41597億元,同比增長2.2%。然而,在面對這片超4萬億規模的藍海,互聯網家裝的滲透率卻僅為3%,這與互聯網在餐飲、服裝零售等其他傳統行業平均超過10%的滲透率相差甚遠。

但是互聯網家裝行業的從業者並不少,目前整個國內從事互聯網家裝的公司至少有200家,有過融資的公司也有將近百家,其中有少數公司的融資額度在1億美金以上,可是那麽多實力雄厚的互聯網家裝平臺卻為何始終難以滲透到整個家裝行業呢?

互聯網家裝始終難以流行的病根到底在哪?

一、 家裝行業本身具有局限性

家裝行業本身的特殊性是造成互聯網滲入困難的重要原因,具體來說,首先家裝屬於房地產的下遊產業,那些大房企豈能輕易放過這個巨大的消費市場,因此往往在自己的集中采購環節形成了自己壟斷的供應鏈,這種壁壘是不會輕易被打破的。

其次,和餐飲、服裝等消費不同,家裝的高貨值和重體驗決定了消費行為不可能隨時發生,頻次低且要求高。

另外,家裝行業的主要贏利點在於利用消費者和生產者中間信息的不對稱性來賺取差價,而互聯網給消費者搭建一個“全透明”的平臺,價格透明、設計透明和施工透明,這樣一來裝修企業的利益該如何保證,將是一個需要不斷博弈的漫長過程。

二、 線上平臺同質化嚴重

2015年初由於資本熱捧湧現出200多個家裝線上平臺,發生了59筆融資,像土巴兔、齊家網這樣的公司更是獲得了上億的巨額融資,也因此被稱為“互聯網家裝元年”。而今年以來隨著整個創投市場的收緊,又有大批實力不夠的小企業紮堆滅亡。這些初創企業往往經驗模式千篇一律,缺乏有競爭力的服務。

目前網絡上的家裝互聯網平臺主要有四類:1、以土巴兔、齊家網為代表的家裝信息中介服務類平臺;2、以天貓家裝、宜家為代表的綜合家裝電商平臺;3、以愛空間、有住為代表的垂直型互聯網家裝公司;4、以酷家樂、愛福窩設計師為主導的平臺。拿設計師平臺來說,很多家裝行業的創業者都專註於搭建和強化設計師生態,認為“設計師是用戶最需要的”,在網頁里提供大量精美的裝修圖片,用戶看中哪一套方案就可以聯系對應的設計師,齊家網旗下的移動平臺——最美裝修就屬於這一類,它在2015年上線以來已打造出國內最具影響力的設計師生態圈,並開啟了設計師合夥人的新時代。除了做得比較出色的最美裝修以外,還有很多設計類平臺,但它們的成交量卻並不樂觀。

原因一是在於平臺運營商對消費者需求偏好的設想並不正確,設計師可能只適合追求高品質、有一定審美要求且經濟條件允許的小部分消費者,而這一小部分人群卻有幾十家上百家互聯網平臺去爭奪,其中的多數小平臺都是毫無存在感的。

二是這些在這些平臺上註冊的設計師質量並沒有保證,一些人打著“國內知名設計師”旗號實則一個妥妥的騙子。瀏覽數個家裝APP的設計師專區,很明顯地發現重複率太高,設計圖片、主題雷同的情況比比皆是。如此一來,借用馬雲爸爸的一句話“即便豬在臺風口也能飛上天,但是風一過掉下來的也還是豬”,那些盲目自信、缺乏創新的小企業只能慘遭淘汰。

三、供應鏈整合能力不足

家裝行業是一個極其龐大和複雜的行業,供應鏈在整個裝修流程中是貫穿始終的,涉及到的利益相關者繁多,同時也是主要的盈利點,而當前各互聯網平臺在供應鏈管理方面問題還很多。

首先,家裝行業供應鏈涉及的產品種類太多太雜,初創的小型企業根本無法做到大規模集采,因此後續的成本很高,線上平臺的低價優勢無法體現,倒閉關門只是時間問題,畢竟虧本的買賣誰會願意做。

其次,平臺和供應商之間很少能做到合作共贏。家裝產品標準化程度太低導致生產周期長且成本高,平臺一味地壓價是沒有意義的,供應商的初衷只是利用互聯網增加銷售量,如果平臺不能給其提供更多的盈利那還談什麽合作,所謂透明公開低價都只是平臺運營商美好的夢想而已。

最後,面對如此複雜的供應鏈管理,各大互聯網平臺都沒有找準自己的定位,不可能所有的平臺都有能力一手抓,一個環節稍有不慎就將滿盤皆輸。供應鏈管理的根本是要為家裝廠商創造降低成本和提高效率的條件,誰能在未來掌握供應鏈端的優勢誰就能在行業立足。

四、落地服務混亂

家裝行業的落地服務是目前最混亂的部分,別看一些平臺對外宣稱每天接單到手軟,但是接了單之後有足夠的工人施工嗎?施工成果又如何呢?雖然說這方面沒有硬性標準,但是用戶體驗是不可能騙人的,把用戶體驗放在一邊而在如何宣傳忽悠上下功夫的做法無異於殺雞取卵。

目前,我國互聯網平臺在施工方面主要有第三方承包施工和自養工人兩種模式。自養工人是平臺自己培養工人,顯然這樣做需要投入大量金錢和時間,只有背景、資歷優厚的大企業才能用得起,而我國大多數家裝線上平臺都只能將工程外包出去,質量當然很難把控。

解決行業痛點,互聯網家裝平臺該如何突破?

面對家裝市場的4萬億藍海,互聯網肯定得不斷革新以取得更高的滲透率。在這個過程中,互聯網企業不能盲目介入,而應該將互聯網的思維和傳統家裝行業的本質結合起來,來解決傳統行業的痛點,具體可以從以下幾個方面突破:

一、渠道下沈,重點開拓三四線城市

渠道下沈主要在兩個方面,一是由目前競爭激烈的一二線城市向市場尚未開發的三四線城市下沈,二就是在主動性上避免過去傳統門店的等客上門,主動走出去往下遊渠道滲透。家裝行業是個極具體驗性的行業,消費者在選擇產品的時候比起瀏覽圖片更希望置身真實的環境中直觀感受,因此布局線下體驗店是迎合消費需求的必然選擇。

2015年以來,不少平臺已經開始在一二線城市安營紮寨,如今北京、上海等地幾乎已經被各大平臺的門店瓜分完畢,競爭十分激烈。大家都看準了一二城市居民的消費能力和對電商不錯的接受程度,但紅利再多也有被耗盡的時候,紮堆搶的這塊肥肉也所剩無幾了。而此時我國兩百多個三四線城市的購房熱潮方興未艾,家裝需求逐年增加,並且隨著經濟發展城鎮居民的消費能力和觀念也在不斷轉變,可見未來這一塊市場的潛力巨大。

但是深耕三四線城市的願望目前也只有少部分的大平臺能夠實現,畢竟運營線下門店對資金、供應鏈的要求太高,而且需要投入大量人力成本去營銷,對於那些初創的小型平臺來說只能望塵莫及。另外,三四現城市的消費者對於電商平臺的認知度和接受度還有待提高,目前要花大量時間精力去深入接觸消費者嘗試改變其消費觀念,可謂是任重道遠。最後,在所有平臺企圖大規模布局線下平臺的時候不得不考慮一個自身的問題:線下門店的意義何在,線上線下的結合一定要能真正解決傳統消費痛點,真正讓消費者買到方便、買到實惠、買到放心才行,目前所有的平臺都應該朝這個目標努力。

二、迎合需求,打造一站式整裝全產業鏈

站在消費者角度,買房裝修的主力軍是20、30歲的年輕人,繁雜的工作之余忙裝修,他們最需要的是方便省事。傳統的家裝行業複雜冗長,從選擇裝修公司到購買材料,到監督施工,再到售後維權,這種效率低又體驗差的事情顯然已經無法滿足如今的消費者需求。消費者希望有一種模式能用高性價比的方式把這幾項進行整合,在這樣的情況下,未來國內家裝向一站式整體家裝發展趨勢明顯。一站式家裝幫助消費者解決了在裝修過程中最主要的幾類問題:一是決策階段獲取全面的信息,三是采購階段選購更方便省時,三是裝修階段能獲取全包施工服務,四是方便解決裝修費用的金融貸款。同時,一站式服務的F2C模式還可以為建材廠商節省不少的營銷費用,改變了傳統模式下廠商要為了獲取客流而給家裝公司或設計師支付返點、回扣以及相關的公關開支的困局,使得廠商能夠專註於產品的研發制造。。

一站式家裝是顛覆傳統家裝行業的一種新模式,它不僅要求互聯網平臺找準消費者痛點一一擊破,更要求平臺對供應鏈和服務鏈的兩段雙向整合能力超強。目前我國家裝市場缺乏行業可行的標準,用戶對產品的偏好千差萬別,如何在最大限度地保證用戶滿意度的情況下為廠家提供大規模標準化訂單以降低產品價格,這是所有平臺面臨的最大挑戰。

三、狠抓服務質量,嘗試制定行業標準

面對家裝行業服務鏈端無比混亂的局面,行業標準的制定更是呼之欲出。準備選擇互聯網家裝的消費者最關心的還是裝修質量,畢竟目前關於施工方面的各種負面信息太多。問題主要出在兩個方面,一是施工工人,二是工地監管。

一方面,設法提升施工工人的專業素質,平臺應該積極培養自由員工,在招聘和培訓階段嚴格要求,對於一些沒有足夠經濟能力的企業可以計劃跟職業技術學校或培訓機構合作,做到對工人工作能力知根知底。如果選擇外包施工隊負責的話,為了避免工人因利益分配問題偷懶罷工等,應該提供足夠具有吸引力的薪資,保證工程過程中由指定工程隊全程負責。例如,蘑菇裝修采用產品標準化的工人雇傭模式,施工標準化、輔料統一配給,監理30項重點控制節點驗收,並且施工質量和客戶評級會直接跟分單及工人的補貼獎勵掛鉤。

另一方面,關於工地監管,由於國家沒有具體明確的標準,工地施工成果還是以消費者滿意為準,因此也是遭到投訴最多的環節。消費者的直觀感覺很重要,互聯網平臺應該發揮信息溝通媒介的作用為消費者提供實時信息,每天定時反饋施工進度,對消費者的意見及時處理,並設置階段性付款和平臺尾款托管的方式來對施工質量進行監督。同時,平臺也應該把施工流程細分為各個節點,重點把握每一個施工環節,將施工過程以互聯網的方式標準化,對些節點進行全程監控,做到工期可控的同時還可以使得施工質量可控可追溯,絕對杜絕“豆腐渣工程”。

但是,以上的辦法在具體實施過程中都會受制於工人產業化不足、施工質量標準不統一等,也正是由於無法統一才導致這一環節可複制性差,這對以後擴大業務進行規模化實施必將造成很大的困擾。互聯網裝修模式要想深入行業占據大部分市場,急需建立一個施工標準及產業工人的配套體系。

四、借助智能家居和高端定制驅動產業創新

創新是產業發展的驅動力,如今科技日新月異,不創新就是死路一條。家裝產品和科學技術的結合造就了智能家居的出現,利用綜合布線、網絡通信、自動控制等技術將家居生活有關的設施集成,為未來消費者創造更加安全、便捷、舒適以及藝術的家居環境。目前像阿里、小米、百度、聯想、TCL等等很多大型互聯網或電器類企業都開始布局智能家裝。2015年9月19日,國美控股宣布與18家企業簽署戰略合作協議,正式進軍智能家居行業;2015年10月26日,萬科首次踏入智能家居的領域,推出可鄰新風除霾機;2016年9月8日,美的與阿里達成戰略合作,共同發布了首款基於雲智能操作系統打造的美的智能冰箱“OS集智”。家裝互聯網平臺中獲小米投資的愛空間專註於打造智能家居,有住網也牽手海爾推出白色家電。

智能家居越來越受到大眾關註,但是目前由於技術還未成熟、產品種類比較單一,因此智能家居產品的價格普遍較高,降到普通消費者能接受的價格水平還需要一段時間,民眾的消費觀念和消費習慣都需要改變。

另外,針對高端消費人群的私人定制也是平臺創新的一大方向。現代社會,越來越多的人追求差異化,拒絕千篇一律甚至渴望獨一無二。面對有這些想法並且有消費潛力的用戶,平臺應該將用戶變被動為主動,主動參與設計,家居的所有用品都可以私人定制,能滿足新費群體的同時也能增加產品附加值,緩解了供需失衡以及產能過剩等問題。有需求就有市場就有創新的價值,未來行業各個細分市場都會出現獨角獸,隨著資本的不斷註入或許能讓這個細分領域更具生命力。

未來,互聯網家裝行業又該會如何演化?

對於互聯網家裝來說,重視線下服務體驗的它始終無法脫離線下,但傳統家裝的互聯網化卻又是大勢所趨,在經歷行業的洗禮之後,未來的互聯網家裝行業又將朝著以下幾大方向發展。

一、平臺型和自營型將走向融合

未來,互聯網家裝平臺類型和自營類型不再有清晰的劃分,各大平臺也不再糾結於自身模式的定義,“輕模式”的企業在行業規範的前提下也開始涉及自營產業,那些重模式的自建施工團隊的互聯網企業也努力開始提高供應端服務端產業鏈的整合能力。行業的發展對企業提升軟實力的要求越來越高,單純依靠哪一端的服務將不再具有競爭力。

二、行業不斷滲透化的過程中必然將出現獨角獸平臺

2016年被迅速淘汰掉的小型信息分包公司並不是說明行業前景不好而正是說明行業在逐漸步入正軌,資本寒冬也只是說明投資人在理性選擇更值得投入的企業,大浪淘沙,激烈競爭後留下來的都是值得消費者信任的優質平臺。未來我國互聯網家裝的市場上將迎來寡頭爭霸的局面,但是誰能成為行業領導者著還是一個未知數。在行業發展的節骨眼上,每一個創業者都應該好好思考一下,創業的初衷是利用互聯網思維解決行業痛點,而目前忽略消費者的真正需求卻是行業的一大通病。國內家裝市場領域未來無疑會出現更大的巨頭,這就需要有真正清醒的創業者來做出顛覆。

三、未來數年,互聯網家裝的市場占有率將過半

家裝是一個4萬億級的大市場,如今互聯網在家裝行業3%的滲透率還遠遠不夠,這也說明其將來的發展潛力無限。目前行業走到賽道的拐彎處,整個行業的各個產業鏈正在重構,向規範、健康、創新的正軌全面邁進。隨著我國經濟發展,國內消費者的消費能力不斷提高、消費觀念不斷改善,消費場景也從線下延伸到線上,選擇互聯網的人群會越來越多,在可預見的未來,互聯網家裝的行業滲透率將有望過半,並且時間不會太久。

互聯網家裝 裝修
贊(...)
文章評論
匿名用戶
發布
激流 勇進 互聯網 互聯 家裝 市場 滲透 為何 始終 上不 不來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29842

海洋公園同類激流定期檢查

1 : GS(14)@2016-10-26 08:02:51

本港海洋公園亦設有與肇事機動遊戲款式類同的「熱帶激流」。海洋公園發言人表示重視遊人安全,亦會定期為有關設施作詳細檢查。


有閉路電視監察運作

「熱帶激流」設於高峰樂園的熱帶雨林天地,全長380米,最高及最低點相距3.2米。橡皮艇設有9個座位,沒有配備安全帶,海洋公園解釋佩戴安全帶有可能會在橡皮艇翻覆時影響逃生,又指艇中央設有環形扶手供乘客握緊。園方亦禁止身高120公分以下人士登艇,即使小童高度達標亦須由另一15歲或以上、身高達標之人士陪同乘坐。機動遊戲內亦設有閉路電視監察運作,應付突發情況。海洋公園指,「熱帶激流」由瑞士製造商設計及生產,由合資格操作員在現場操作。與園內其他機動遊戲一樣,「熱帶激流」已獲機電工程署發牌,並會定期接受不同規模的檢查,園方亦會與機電工程署及消防處合作,定期訓練。《蘋果》記者




來源: http://hk.apple.nextmedia.com/international/art/20161026/19812707
海洋 公園 同類 激流 定期 檢查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313486


ZKIZ Archives @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