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KIZ Archives


深市與滬市的「鬥爭」 林子白

http://xueqiu.com/6624941293/24273233
殊死「搏鬥」1996

1996年,國慶節「黃金週」。當證券時報的編輯、記者上完節前最後一個夜班時,都異常興奮,盤算著那幾天怎樣歡度國慶佳節。突然,中層幹部接到通知——明天加班!

第二天早晨,報社領導對來加班的中層幹部說:昨晚接到明傳電報,要我們把今年以來本報如何打壓滬市的情況整理個材料,朱辦(朱鎔基副總理辦公室)要。今天大家辛苦一下。

接下來的工作是,大家分頭查找幾個月來證券時報有關對滬市不利的文章,查找上海證券報對深市不利的文章。一天下來,分別用A4紙複印了兩沓1尺高的材料。

據在時報工作的朋友說:那些文章主要是市場人士寫的包括個股的股評文章,由於深市很火爆,市場人士也很瘋狂,所寫的東西在字裡行間有「挺深抑滬」傾向。比如,滬市一旦普漲,市場人士就說人家「沉渣泛起」之類的話。至於報社記者主觀意圖來說僅有一次,而且還屬「正當防衛」——與上證報打打筆墨戰。事情大致是,上證報記者批評深市市盈率太高,時報記者與之探討如何從動態市盈率和靜態市盈率看深市績優股行情。

兩個多月後,即 12月16日,導致滬市股市三天全線跌停(第三天後來打開跌停)的人民日報特約評論員文章——《正確認識當前股票市場》——赫然出現證券時報和上海證券報受處罰的字眼。稱兩家報紙不及時刊登人民日報社論,處以停止披露上市公司信息一個月,兩名副總編輯停職檢查(上證報動真格,一副總編及一部門主任免職)。所謂不及時刊登社論一事,據時報的朋友說:較早前的一天晚上,新華社發了一篇關於兩家銀行的分支機構給券商融資申購新股被處罰的稿子,時報已安排見報;報紙大樣簽付印後準備下班時,新華社又發來一篇人民日報配發的社論,由於版面緊張,時報就將新華社通稿和社論打包組合在一起發。第二天,有關部門傳來朱鎔基簽發的社論原件,時報才知道社論的來頭,於是在次日的報紙頭版頭條位置全文補發(上證報也補登)。後來時報社長武鳳儀向有關部門領導申辯:時報至少部分發了社論,上證報當時一個字沒發,為什麼在處罰時,把時報放在前面?有關部門領導「抬舉」說:你們是人民日報主管的報紙,來頭大,所以把你們放在最前面。

1996年4月後,股市好轉,客觀原因是國家三年宏觀調控經濟實現軟著陸,迎來降息週期,但「深強滬弱」的逆轉確實是「人工培植」。

深圳市政府在飽受幾年的「滬強深弱」痛苦後,搞活深市的決心很大,在進行一系列的改革後,責成深圳證管辦弄了個搞活深市的《白皮書》。這個《白皮書》無意中被證券時報記者弄到手,大做文章,組織業界對《白皮書》提出的12條措施進行連篇累牘的解讀。

深交所組織績優公司評選,政府對績優公司委託貸款,證券時報開展績優公司巡禮報導。深交所在全國掀起開展「服務周」活動(現場開戶),敦促並支持證券時報在全國30多個大中城市開分印點發行,跟隨「服務周」報導,組織市場分析人士跟隨「服務周」在全國各地宣講深市,那場面是相當壯觀,無異於演藝明星演唱會。

一系列「人工培植」方法,使深市慢慢地後來居上。在深市指數漲幅和成交量剛剛超越滬市時,偶爾會出現反覆,這讓深市方面很擔心,於是就常出現連夜急急忙忙出招應對。一天晚上,政府部門折騰了好長時間,弄了個百十來字很空洞的小稿子《深圳將成立資本市場發展委員會》(後來無果而終)。後來又有一次,深圳證管辦主任劉新華、深交所總經理莊心一等「很休閒」(天氣酷熱,穿得較少)地趕到證券時報,連夜策劃出籠文章應對,折騰到凌晨四五點,最後還是放棄了(次日深市也體諒,依舊強勢)。

1996年的股市很火爆,眾所周知,但出現「深強滬弱」的原因及滬深兩地有關方面的心態,各位看官可能有所不知。出現深強滬弱後,深圳方面很高興,深交所總經理莊心一和副總經理張育軍請時報領導班子吃飯,說深市好轉時報功不可沒,讓老武心里美滋滋的。讓老武心里美滋滋的還有,主管副市長武捷思不時打電話表揚時報,市長李子彬、市委書記厲有為在時報三週年時題詞祝賀。一次市委常委會擴大會,老武應邀出席。會議結束後,有領導交代:證券時報在全國30多個城市有分印點,影響很大,明天見報的新聞請他們也發一下。晚上,老武帶回新聞通稿很無奈地說:我們是全國性財經證券類報紙,發地方關於黨建方面的稿子好不好?其他領導說,既然把稿子帶回來了,就發一下唄!以後這方面不貼近證券市場的稿子儘量不發。

1996年深市很強,深圳市領導很開心。在年中一次經濟體制改革會議上,市長李子彬說,今年深圳搞活證券市場後,印花稅收入十分可觀,不知要搞多少個大企業實現利稅才頂得上這半年的證券印花稅,證券市場是真正的無煙工業啊!也許是李市長對印花稅用法深感不安,他說,將來可以考慮建立一個穩定股市的基金,在股市不好時,讓基金起點穩定作用。當然,1997年7月深交所劃歸證監會領導後,印花稅中央與深圳「八二分」,穩定基金的事也就沒下文了。

1996年,滬市不及深市火爆,讓上海方面很不開心。據上海方面的朋友說,當時上交所的總經理楊祥海很鬱悶,也很惱火:上海市政府也很不開心。當然,上海方面不開心,並不是在乎多少印花稅的問題,而是自1993年迎頭趕超深市後,無論是上市公司家數、市場規模、交易量,遙遙領先深圳,目標直指國際金融中心;突突如其來的「深強滬弱」,可能動搖國際金融中心地位,感到很不適應。上海市政府成立協調小組,準備應戰深市。一天夜裡,華建敏(政府秘書長)、楊祥海、劉波(上證所副總經理)等聚集上證所,從上證報找來深市「龍頭」深發展年報深入分析後,決定培植滬市「龍頭」陸家嘴,做業績、向申銀、海通提供10億貸款坐莊、媒體配合造勢。上證報總編輯陸國元開始想保持中立,後被副市長黃菊叫去訓話,也頂不住了。滬上媒體被打招呼,不得出現「深強滬弱」字樣,上證報關於陸家嘴的造勢稿子須經莊家審定。陸家嘴很爭氣,確實拉了幾根大陽線。後來在中央經濟工作會議上,朱鎔基批判說,一些地方政府為了自身利益,不惜利用媒體造勢,並點了上證報的名。黃菊申辯說,上證報不是上海的地方報紙,是中國證監會的報紙;證監會領導說,上證報也不是證監會的報紙,是新華社的報紙。新華社領導開始一頭霧水,後來才搞明白是上海分社辦的報紙。

潮起潮落爭「出生」

實事求是地說,在1992年上半年前,無論從市場規模還是交易活躍度看,滬市均不能與深市比擬。1992年6月,朱鎔基在廈門視察時,通知上海、深圳有關方面及上交所和深交所負責人到廈門匯報工作。聽了匯報後,朱認為,上海有六個方面不及深圳。

滬市與深市鬥爭開始於誰是新中國一家證券交易所之爭,互不相讓。從領「出生證」來看,是滬市先拿到,深市後拿到,但深市很不服氣:我要生孩子,上面不發「准生證」,孩子生出來,孩子生日還不承認嗎?況且,滬市的許多規章制度還是黃菊副市長率隊來深考察時要走的。後來朱鎔基問劉鴻儒:我已經給鄧小平匯報過,是上海在先,深圳在後,怎麼又說深圳在先呢?劉說:深交所12月1日試營業,上海是12月19日正式開業。

如果按正常程序,深交所可以先拿到「准生證」先正式開業的。1988年7月,深圳市委書記李灝出訪歐洲得到「靈感」,回國途徑香港,就請香港新鴻基證券(本來打算請日本朋友,擔心外交政治及語言交流障礙未遂)幫助籌建證券交易所,同年11月向中國人民銀行報送申請材料。上海1989年2月開始醞釀證券交易所方案。在12月召開的一次「深化金融體制改革」市委常委會上,朱過問籌建交易所的事,有關方面的兩位領導說「政治上有風險」,朱說:你們二位不用害怕,出了事有我和劉鴻儒負責(劉在場),你們二位還在二線呢!1990年5月4日,中國人民銀行上海分行向總行上報「關於籌建上海證券交易所的請示」。與此同時,朱鎔基出訪香港、新加坡、美國,宣佈上海證券交易所將在年底前開業。9月19日,上海市政府和上海人行聯合向國務院提交設立證券交易所請示報告,僅十多天后國務院有關領導就批示同意。11月14日,人民銀行總行批覆同意設立上海證券交易所。深圳見狀,主管副市長帶隊赴京做工作,但沒戲。李灝、鄭良玉(市長)帶領市有關領導到深交所現場辦公。李問:準備得怎樣?答曰:萬事俱備,只等一聲令下!李:我今天就是來拍板的,明天開張。12月1日,深圳證券交易所就是這樣拿著「地方糧票」開始試營業了。

客觀地說,深交所的試營業比起上交所的正式開業低調得多,交易方式也是手工作業。一間幾時平米的房間裡,頭十家券商穿著紅馬甲的出市代表排排坐,報告場內(交易所)和場外(營業部)買賣價,並寫在板上競價撮合,其效率可想而知。上交所19日的開業很高調,有許多外賓,交易撮合也是計算機完成。計算機撮合交易這活是個絕活,上海方面在國外找了許多計算機專家均知難而退了,最後是個深圳人搞掂的,他叫鄧一輝,是深圳黎明信息網絡公司工程師。在上海奮戰的幾個月時間裡,朱鎔基不時去「監工」,很擔心他搞不掂,結果是奇蹟般做成了。上交所開業後,深圳的報紙就此發了一篇通訊報導,深圳市領導看到報導後,大喜過望,立即讓鄧開發深圳證券業電腦網絡系統。這項工程無先例可循,其艱辛和複雜程度令人生畏,但半年後先後實現電腦自動撮合,率先實現無紙化交易,緊接著又實現交易所與券商同城電腦聯網,結束了股民排長隊炒股的歷史,令國際同行不可思議。鄧後來因此獲得深圳市青年科技一等獎,獲得全國「五一勞動獎章」。鄧的「五一勞動獎章」還是「老熟人」朱鎔基頒發的,事情就這麼巧。

深交所1991年4月拿到人民銀行總行的批文後,於7月3日才搞開業典禮。但這一年市場很不景氣,到8月底股市跌得很慘,在深圳市政府的「親切關懷下」,深交所實施救市。市場被托起來後,深市開始發行南玻等11家公司股票;不久後鄧小平在深圳發表「挺股市」的講話,鞭策深圳股市的創業者激流勇進。因此,也就出現了朱鎔基「滬市不及深市」的看法。

1992年8月,「8.10」事件發生後,深市元氣大傷,創業者開始束手束腳,滬市趁機大干快上。滬市有關方面在嘗試幾年的價格限制(5%漲跌幅))和流量限制後,大徹大悟,推出「小步快走」策略開拓滬市縱橫捭闔的空間。電腦集中撮合系統由微機改為惠普小型機處理。排除技術上的近憂內患;遠距離行情傳輸採用衛星通訊系統和同城行情傳輸採用光纖通訊,以實現行情顯示的同步化;增加交易席位至1600個,順應市場急劇擴大容量的需求;委託行情的公開和成交行情的公開,解除投資者擔憂;創辦《上海證券報》,使外埠投資者及時掌握證券信息。

大刀闊斧的改革,雷厲風行的市場基礎建設,使滬市實現了「冬天裡的神話」,進入1992年11月,上市品種、市值和交易額等方面悄然越過深市;進入1993年,滬市成交紀錄不斷刷新,人們已經感覺到「深圳速度」不及「上海速度」了!

滬市咄咄逼人,目標直指「建設國際金融中心」,令深市不安。1993年5月,即將卸任的李灝主持召開有關部門領導參加的「搶佔金融至高點」專題會議。李問深交所主持工作的副總經理禹國剛怎麼辦?禹的回答則是:「天地悠悠,過客匆匆,潮起潮落……留一半清醒留一半醉,何不瀟灑走一回!(流行歌曲《瀟灑走一回》)」

禹國剛確實為深市發展基礎建設「瀟灑走一回」:引進世界先進水平的TANDEM電腦,改微機撮合為大機撮合,使證券交易日處理能力又跨入新時代;開發衛星傳輸行情、買賣盤傳遞、成交回報雙向系統,使深圳股市走向包括「世界屋脊(西藏)」在內全國各地;創立無形席位,極大滿足會員單位日益增長的席位需求;創立電話委託申購新股,安全高效地結束各地新股發行五花八門原始辦法;創辦證券時報(之前曾一度與深圳商報合作創辦《深圳證券》專刊,因未能解決全國發行才另立門戶,後人無不認為商報失去一次機會)全國發行,解決投資者「隔山買牛」之苦等等。

但是,深市這些努力沒挽救「滬強深弱」的頹勢,使深市一度無公司上市,成交額與滬市比為10:1。深市的問題原因是管理體制不順,各有關部門間扯皮,甚至單個機構間也扯皮,互相埋怨,導致整個深市服務差。這些現象令深圳市政府很揪心,於是從1995下半年開始,進行管理體制改革,整合管理機構,端掉一些扯皮機構領導班子。國務院證券委辦公室主任副主任莊心一、張育軍,就是在深市特殊時期走馬上任深交所總經理和副總經理的,並開創深市1996年繁榮新局面。

溫和的分工「鬥爭」

1996年深市的繁榮昌盛,令滬市方面很不爽,因此出現本文開頭那些情況情有可原。至於《人民日報》的特約評論員文章導致股市大跌,海外輿論嘩然,著實讓高層嚇出冷汗。據重慶媒體朋友說,當時有一位中央高層領導在重慶考察時說:由於文章很長(近6000字),會上沒時間看,大家沒什麼意見就發出去了,結果沒想到會這樣。據深圳媒體朋友說,當時另一位高層領導在深圳視察也說過類似的話。股市暴跌後,市場陰影一時未消,開始節節下挫,有監管關部門又「放軟話」——對評論員文章裡說的市盈率過高的問題可以討論,可以從動態市盈率看問題云云。借助1997年7月1日香港回歸祖國,深交所有關領導讓時報製造「香港回歸概念」,於是時報策劃在頭版頭條搞了一組「深港合作展望」系列報導,市場版也有股評文章配合。之後,市場又開始火爆起來,證監會通知時報停發系列報導文章;5月12日,出台嚴禁國有企業炒作股票和嚴禁銀行信貸資金進入股市等措施降溫,這一降直到1999年「5.19」行情發動。1997年7月後,隨著兩交易所劃歸證監會,地方政府參與管理證券市場的實權沒了;《上海證券報》、證券時報根據有關部門要求脫離兩個交易所(名義上早已脫離,實有血緣關係),滬市與深市的「鬥爭」就沒有那麼激烈了。其實,過去滬市與深市的「鬥爭」,看上去是兩張報紙在「鬥爭」,實際是兩個交易所及其背後的兩個地方政府在「鬥爭」。

2000年,深交所受命籌建創業板,主板也於9月中聯重科上市後,被停止新股發行上市。創業板風風火火籌備,深圳市領導也很高調,市長在高交會期間得意忘形,說了「越權」話,掀起創業板熱,惹惱在文萊訪問的朱鎔基,創業板被擱淺了。在創業板被「冷處理」期間,主板又不讓恢復新股發行上市,而上海市領導在各種場合忽悠要把深市主板存量合併到滬市,令深市方面慌神。在後來多年的全國兩會上,廣東及深圳代表、委員聯名上書呼籲推出創業板,無果而終。2003年網上一篇《深圳,誰拋棄了你》的「萬言書」令人同情。智慧的深市借助《中小企業促進法》實施,聯手國家發改委、科技部等部門每年12月在深圳舉行「中小企業融資論壇」,呼籲建設多層次資本市場,為中小企業解決融資難問題。2004年國務院批准在深圳設立中小企業版,讓「獨守空房」4年的深市帶來生機;2009年批准深市開設創業板,圓了深市十年的夢想。

進入2010年,隨著中小板和創業板發行上市的提速,深市的公司數量已超過滬市,市場交易量已超過滬市,彷彿回到17年前那陽光燦爛的日子。當然,滬市方面有些坐不住,開始有大「動作」,一方面在緊鑼密鼓準備國際板,另一方面也加強培育上市資源,到各地做企業思想工作(鼓動企業多發股份以達主板上市標準),向有關部門要求重新劃分主板、中小板、創業板上市規模標準等等。

滬市與深市的競爭遠遠不會結束,只要競爭存在,就將繼續推動中國資本市場發展,完善多層次資本市場體系,為國家民族偉大復興做貢獻。這樣想來,「鬥爭」又何嘗不是一件好事呢!

前些日子,在一次小型聚會上,深圳市老書記李灝說:當初建證交所有上海作伴也是挺好的,否則,光是一家交易所,在當時各種壓力下,能走多遠真不好說;兩家證交所相互學習,有所競爭,才使市場發展得這麼塊,服務中國經濟發展。

為了資本大國崛起,將「鬥爭」進行到底!
深市 滬市 鬥爭 林子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60395

新華文軒(00811)就是滬市的創業板股票,上市肯定遭爆炒 江豐 江豐

來源: http://blog.sina.com.cn/s/blog_3dbfb5400102uz97.html


很多人知道新華文軒在排隊回歸A股,卻很少人提及她在滬市而非深市發行。她發行不超過一億股,簡直就是滬市的創業板!這個市值在滬市是墊底的一批。A股從來都是炒題材,炒新,炒小盤股而不是價值,可以預見的是,集眾多題材於,萬千寵愛於一身而又盤子又迷你的新華文軒上市肯定遭爆炒,短期保守目標價13元港幣,無論從投資還是投機的角度看,肯定要比$浙江世寶(SZ002703)$ $浙江世寶(01057)$ ---港股浙江世寶因為滬港通因素一年以來已經狂漲284%

在中國股市,小市值類似創業板的股票平均估值達到50PE以上,而滬市撇除銀行石油等大盤國企,其他一般也在35PE以上,在中國A股,你跟她談價值,PEPB等,你就輸了,創業板僅僅比歷史新高低幾點而已。

如果你因不熟她的業務是絕對壟斷的而在低價錯過了文軒,那就不要錯過這次短期確定性暴利的機會----她就是一張短期兌現的彩票,金額欄是空白的,由你自己填。

新華 文軒 00811 就是 滬市 創業板 創業 股票 上市 肯定 爆炒 江豐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111735

"滬港通”遲遲不通 滬市大跌

來源: http://wallstreetcn.com/node/209529

上證指數
上證指數本周走勢

因“滬港通”實施日期遲遲不宣布,這對早已受“滬港通”刺激而開始上漲的A股形成利空,滬指本周終結了三周連漲之勢出現下跌。

巿場此前普遍預期“滬港通”可以10月開通,而且10月27日開通的可能性最大,但是宣布的日期可能是在本周一,但是周一未有消息公布啟動日期,當日滬指盤中也出現明顯下跌。

隨後有分析指出,本周五成為最有可能,也是最後的公布滬港通啟動日期的日子,否則滬港通10月內將無法啟動。

因上交所、港交所等此前都表示,將在滬港通推出前兩周宣布開閘時間,所以本周五是最後的時間點,又正好是證監會每周新聞例會。這個星期五宣布,到27日推出,正好給券商留出了10天的準備時間,可以進行最後的測試,進行投資者教育、開戶等工作。

今日上午,香港聯交所行政總裁李小加向媒體表示,滬港通的預備工作已經到位,目前也沒有開通的時間表,他稱兩地監管當局宣布的時間未必要在開車前一周或者兩周,市場不必過度解讀。

北京時間今天下午3點證監會將舉行例會,如果本周監管層未宣布“滬港通”開閘時間,則存在推遲到11月的可能性。

投資者對“滬港通”推遲的擔憂情緒或使得滬市承壓,本周五盤中,滬指最大跌幅達到了1.8%,使得全周最大跌幅達到了2.5%,最終全周收跌1.4%。而深市本周情況則要好一些,深成指本周五一度上漲0.88%,全周跌幅0.73%。

有券商表示,目前“滬港通”現場檢查已完成,技術系統已經全部準備就緒,萬事俱備,只欠東風。

至今為止,券商已經進行了多次測試演練。繼10月11日第一次上線演練後,根據此前交易所下發的通知,各券商還將在10月16日繼續進行測試演練。(更多精彩財經資訊,點擊這里下載華爾街見聞App)

滬港 遲遲 不通 滬市 大跌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115391

滬港通首演“跌破一地眼鏡”:滬市火爆,港股慘淡

來源: http://wallstreetcn.com/node/210793

隨著“滬港通”首日鳴鑼開市,全球投資者爭先湧向大陸股市。

全球投資者們在開盤前便搶購了106.03億元人民幣的A股股票,用掉了日內130億額度的54%,開盤45分鐘後限額使用度升至67%。截至午盤休市,“滬股通”每日額度只剩23.79億,已經用掉了超過80%的額度。截至14:00,當日130億元額度已用盡,港股投資者參與踴躍。港交所稱,新的買盤將會暫停接受,賣盤則不限。

從外部流向大陸的資金火爆,但大陸投資者對香港股市的熱情要冷淡的多。截止中午休市,“港股通”每日105億元人民幣的額度還剩94.47億,所用額度不到10%。而截至港股收盤,港股通當日105億限額還有余額87億元,僅耗18億,只用了16.8%。照此推算,凈買入A股資金是凈買港股的7.35倍。

恒生資產管理公司駐上海基金經理Dai Ming接受彭博采訪時表示,“貌似海外投資者熱衷未在香港上市的大陸股票,但香港股市中就沒那麽多激情了,問題在於本地投資者對交易規則還不熟悉。”

瑞銀證券證券總監夏陽對騰訊財經表示,投資額度消耗速度超出預期,不過投資額度的消耗並不代表成交金額,只要“掛買單,均算作額度消耗”。開盤後,從盤面上看,市場有序熱絡,說明投資者的行為很理性。投資額度在開閘首日會消耗到什麽程度,還要再觀察。

受滬港通今日正式開閘消息影響兩市雙雙高開,滬指漲1.13%,再次站上2500點。盤中兩市受金融、煤炭等權重股的影響跳水,尾盤窄幅收陰,創業板與主板走出相反行情。截至收盤,滬指報2474.01點,下跌4.82點,跌幅0.19%,成交1993億元;深成指報8283.8點,下跌43.09點,跌幅0.52%,成交1550億元;創業板指數報1471.69點,上漲30.47點,漲幅2.11%,成交295.3億元。  港股則高開低走,恒指指數收跌1.21%報23797點;國企指數跌1.91%報10555點。

卿雲投資創始人楊振寧表示,股市既不會因為“滬港通”的暫停就大跌,而如今開通了,自然也不會因此就大漲。他認為“滬港通”開通的積極影響是長遠的,但短期成為部分資金獲利了結的良機。

國外投資者鐘情於上海股市中分紅高、體量大、流動性好的股票,如上汽集團(600104)、貴州茅臺(600519)等出現了不同程度的漲幅。

港股AH價差股下跌,其中浙江世寶收跌14%,山東墨龍收跌9.5%,東北電氣收跌13%,大連港收跌12%,第一拖拉機收跌9.2%。  

第一上海投資(First Shanghai)公司發展與市場部總監Eliot Li表示,多數對上海股市的買單來自於個人投資者,機構投資者正在觀察滬港通運行情況,可能在接下來幾周內入場。

(更多精彩財經資訊,點擊這里下載華爾街見聞App)

滬港 首演 跌破 一地 眼鏡 滬市 火爆 港股 慘淡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119638

上半年全球交易所IPO融資排名:滬市逾千億規模奪冠

來源: http://www.yicai.com/news/2015/06/4636814.html

上半年全球交易所IPO融資排名:滬市逾千億規模奪冠

一財網 謝丹敏 2015-06-24 22:15:00

牛市帶動下,今年以來A股市場的IPO融資規模出現了驚人增長。

在轟轟烈烈的牛市帶動下,今年以來A股市場的IPO融資規模出現了驚人增長。

據德勤統計,截至2015年6月30日,上半年上海證券交易所約79只新股融資1034億元人民幣(折合1290億港元);深圳證券交易所約有113家企業完成IPO融資440億元人民幣(折合549億港元)。兩個交易所合計將有192只新股融資1474億元人民幣,比2014年同期的52家IPO融資353億元人民幣,分別上升兩倍多和逾三倍。

“全球主要證券交易所從IPO籌集的金額計算,2015年前6個月,預料上海和香港的IPO巿場分別排名第一和第二,超越兩大國際資本巿場紐約和倫敦。” 德勤中國合夥人吳曉輝稱,自中證監會於4月以來每月核發兩批IPO,今年上半年為自2011年以來最強勁的半年表現。而另一令人感到鼓舞的是,大型新股發行自2012年下半年停頓以來,又再次重現巿場。因此,投資者都相繼蜂擁申購新股和買賣股票。

今年以來,A股市場IPO融資額保持了平穩的增長。1月份剛過500億(581.94億)的融資規模,5月份跨越千億規模(1172.17億),6月份又站上了1500億數量級達到了1601.43億元的規模。

與內地市場風風火火的IPO勢頭相對應,香港新股募集同樣大熱。2015年上半年,香港約46家IPO融資1275億港元,比去年同期的48家IPO融資813億港元,分別下降4%和上升57%。當中接近八成的融資額是來自上半年最大的五家IPO。

德勤中國合夥人紀文和表示:“香港新股巿場第二季升溫,令融資額不斷上升,使得香港在2015年上半年取得了自2011年以來最佳的半年表現。其中首四大IPO均為H股發行,進一步鞏固H股發行對推動巿場融資額的重要性。這些新股也體現中國香港作為協助中國內地企業聯系國際巿場平臺的重要地位。”

而據Wind資訊統計,今年上半年在港上市的四大IPO分別為華泰證券(6886.HK)首募387.57億港元、廣發證券(1776.HK)首募320.79億港元、福耀玻璃(3606.HK)首募84.95億港元、香港寬頻(1310.HK)首募66.74億港元。

對於A股全年的新股融資規模,德勤中國預測上海和深圳巿場2015年總共會有350~400只新股融資2250~2500億元人民幣。大部份的新股會來自中小規模的制造、科技和消費零售企業。

編輯:許雲峰

更多精彩內容
關註第一財經網微信號
上半年 上半 全球 交易所 交易 IPO 融資 排名 滬市 逾千 千億 規模 奪冠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150978

上交所:滬市公司上半年經營總體平穩

滬市1124家上市公司已對外披露2016年半年報。上半年,在堅持穩中求進宏觀政策的指導下,滬市公司以供給側結構性改革為主線,經營總體平穩,在“三去一降一補”、新動能培育、國有企業改革等重點任務和改革方面不斷推進,取得了較為積極的發展與變化。當然也應關註到,在目前錯綜複雜的國際國內環境下,部分公司生產經營仍存在風險。具體分析,經營情況呈現出五個方面的特征。

一是整體經營總體平穩,經濟結構不斷優化。今年以來,滬市公司積極適應經濟發展新常態,經營業績總體保持在合理區間。上半年,滬市公司共實現營業收入11.18萬億元,同比上升約1.31%;共實現凈利潤約1.14萬億元,同比下降約5.69%;凈資產收益率5.69%,同比減少約1個百分點。

經營穩中趨緩的同時,結構調整卻不乏亮點。第一產業農林牧漁業收入和凈利潤雙雙激增,實現營業收入123.4億元,同比增長16.22%,實現凈利潤4.17億元,同比增長43.85%;扣除中國石油和中國石化的采礦業、制造業、建築業、電力等第二產業,收入與利潤也分別增長3.4%和10.16%,高於滬市平均水平,供給側結構性改革初現成效;第三產業收入占滬市整體的比例為42.4%,同比上升約2個百分點,產業結構持續優化。

二是以供給側結構性改革為主線,"三去一降一補"穩步推進。在國家宏觀政策推動下,去產能去庫存初見成效。例如,上半年滬市煤炭、鋼鐵等過剩產能行業上市公司存貨余額1286億元,同比下降達17%。並且,鋼鐵行業21家公司中有14家的固定資產投資減少,占比達到66%。在去產能去庫存的影響下,煤炭和鋼鐵行業上半年業績也出現可喜變化,合計實現凈利潤約133.90億元,同比增長約2.5倍,虧損公司家數也由去年同期的24家減少至13家。與此同時,去杠桿降成本也穩步推進,鋼鐵、煤炭、有色等傳統行業的整體資產負債率為50.76%,同比下降0.8個百分點,支付的稅費合計3753億元,同比下降11%。

三是新經濟新動能加速形成,新舊動能轉換初現端倪。在經濟面臨傳統行業調整壓力下,新產業、新產品、新業態為經濟註入新動力。上半年,滬市新興產業依然保持較快的發展勢頭,表現優於滬市平均水平。電子及通信設備制造業、航空航天制造業以及醫藥制造行業等高技術含量、高附加值的新興產業,合計實現營業收入8355.31億元,同比增長7.65%,實現凈利潤518.49億元,同比增長29.02%,顯著高於整體平均水平。旅遊、文化等新興消費行業業績穩步增長,上半年合計實現營業收入342.03億元,同比增長約21.66%;實現凈利潤34.67億元,同比增長約26.01%。

四是國有企業經營貢獻大,改革提速加碼轉型升級。上半年,滬市國有企業經營仍占據主要地位,共計實現營業收入約10萬億元,占滬市整體比例89%;實現凈利潤約1.05萬億元,占比92%。同時,國有企業的社會貢獻巨大,占比約60%的國企貢獻了93%的稅收;共計支付職工薪酬9059億元,同比增長7%,遠高於民企的1098億元。此外,在“瘦身健體,提質增效”的國有企業改革政策的推動下,國企並購重組日益活躍,繼南北車成功合並組建中車集團後,又有中海中遠集團、中國建材和中材集團、金隅集團冀東水泥等一批國企的合並重組也在加速前行。

五是區域發展依舊分化,部分公司仍存經營風險。不同區域的發展走勢仍存在較大差異,結構調整早、轉型步伐快的省份經濟運行良好,如山東、浙江等省份上市公司凈利潤同比增速分別約為17%和13%;而資源型和產業結構偏重過剩產能的省份,結構調整任務重,企業生產經營困難,如山西上市公司凈利潤同比下降57%。此外,滬市部分公司經營仍存在較大風險,上半年,共有177家公司經營業績出現虧損,但是比去年同期減少11家,呈現一定程度的有利變化趨勢。

上交所 上交 滬市 公司 上半年 上半 經營 總體 平穩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12731

滬市公司信披存五大不足 上證所重點問詢會計處理合規性

10月14日,上海證券交易所(下稱“上證所”)在例行新聞發布會上表示,截至目前,滬市公司2016年半年報信息披露事後監管問詢工作已基本結束。

《第一財經日報》記者註意到,上證所針對2016年半年報的監管問詢主要集中於四類公司。一是曾經多次出現信息披露違規情形,且未有明顯改善的公司;二是上市後業績變臉、經營業績明顯異於同行業變化趨勢的公司;三是存在利用不當會計處理粉飾財務報告、掩蓋經營業績大幅下滑嫌疑的公司;四是前期並購重組存在“高估值、高承諾”的公司。

從上證所監管問詢的情況來看,滬市公司半年報信息披露存在5方面的問題。對此,上證所重點強化了對於會計處理合規性的問詢。針對發現的違規行為,上證所督促30余家上市公司披露補充更正公告,對6家信披違規的公司啟動了紀律處分。

五方面問題和不足

據了解,滬市公司信息披露方面的第一大問題是營境況與行業趨勢不匹配。

“通常而言,上市公司的生產經營狀況,與行業整體趨勢應當發生同向變化。事後問詢發現,部分公司的經營行為明顯不符合行業變化趨勢。”上證所舉例表示,有部分屬於產能過剩行業的公司,在供給側結構性改革的背景下,大量新增資本性支出,增加固定資產和在建工程投資。另外,也有個別公司產品銷售情況出現大幅下降,但原材料采購卻大幅增加。

此外,也有公司的業務收入和現金流量不匹配。現金流量與業務收入的匹配程度,體現了上市公司的盈利質量。但據上證所介紹,半年報中,有公司收入和利潤持續增長,經營活動產生的現金凈流量卻持續為負,應收賬款增長較快,壞賬產生的可能性也在增加。另有公司,改變以往的銷售政策,給予客戶較長的回款期限,未來回款存在較大壓力。

另外,隨著近年來跨境並購的日益普遍,很多上市公司在境外設立了生產和銷售基地,部分相關公司的半年報中呈現除了同一業務境內外業績不匹配的問題。

“一些公司境外業務的主要客戶位於境內,但相關業務的運費等附加費用未見明顯增加,同時毛利率也未發生明顯變化。也有個別主要業務收入來自境外的家電類上市公司,在品牌辨識度不高、境外主要客戶面臨破產清算、員工罷工等問題的情況下,毛利率仍然高於境內同類業務。”上證所稱。

另一信披問題則是投資者較為熟悉和關註的“業績變臉”。2016年上半年,部分新上市公司上市後業績大幅下滑,有的甚至出現轉折性的變化。例如個別公司上市後首次披露的半年報,顯示營業收入和凈利潤均呈現不同程度的下滑,但招股說明書顯示其上市前三年的營業收入一直呈現上升的趨勢,且與處於同地區同行業的上市公司業績變化趨勢不一致。

上證所經問詢還發現,部分上市公司半年報中的資金運用與經營活動不匹配。“有公司與控股股東期間發生大額非經營性資金往來,涉嫌大額期間非經營性資金占用;有公司營業收入為零,幾乎無經營活動的情況下,出現大額預付款項,這些公司資金安全問題和資金運用風險凸顯,也是監管問詢關註的重點。”上證所表示。

強化會計處理合規性問詢

從上證所針對半年報發出問詢函的情況來看,上證所強化了對於會計處理合規性的問詢,重點集中在收入確認是否合理、費用分攤是否合理、資產減值是否合理、長期投資的確認是否合理等4個方面。

據記者了解,部分主營業務陷於停滯的公司,會將貿易收入作為實現收入的主要來源。在會計處理上,如果未準確區分商品、信用等風險和報酬是否發生轉移,以總額法代替凈額法進行收入處理,存在虛增收入的可能。

對此,上證所的問詢重點關註了相關風險公司貿易收入是否具有真實背景、收入和成本確認的會計政策是否妥當、是否隱瞞與主要客戶存在關聯關系等問題。

在費用分攤合理性方面,上證所的問詢重點聚焦於是否存在通過跨期計提調節利潤和費用變化是否合理。“有個別新上市公司,同期上市前後管理費用變化較大,存在上市前少提費用、上市後恢複計提的嫌疑。還有的公司,產品銷售出現大幅增長,但與之密切相關的運輸費用卻無大的變化。”上證所稱。

另外,部分滬市公司上半年出現了階段性的生產經營困難,相關賬面資產也出現了減值的跡象。在此背景下,是否足額計提了資產減值準備,成為上證所又一關註要點。

除此之外,不少上市公司上半年也積極實施了並購重組。這其中,大額對外投資的會計核算對上市公司業績狀況影響重大,公司重大長期投資會計處理的合理性和公允性受到監管重點關註。

例如,上證所問詢便發現,個別公司的境外並購投資受當地法律法規、境內外準則的差異以及對投資企業經營和財務實際介入受限等因素影響,長期投資初始確認及後續計量相關會計處理存在爭議,進而影響到半年報的業績。

滬市 公司 信披 披存 五大 不足 上證所 上證 重點 問詢 會計 處理 合規性 合規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18804

上市公司環境信息披露評價:滬市總體水平高於深市

上市公司是我國發布環境責任信息報告比例最高的板塊,但總體來看仍處於發展階段,尚存較大上升空間,滬市總體環境信息披露水平略高於深市。

22日,環境保護部所屬中國環境新聞工作者協會發布《中國上市公司環境責任信息披露評價報告(2015年)》(簡稱《報告》)。《報告》以上海證券交易所和深圳證券交易所的747家上市公司為研究對象,這些公司已發布了2015年的環境責任報告、可持續發展報告或社會責任報告。

研究人員分別運用三個一級指標(環境管理、環境績效、環境信息溝通)、18個二級指標(每一個二級指標又分別由不同的考察要點構成)進行了分析評價,並公布了上市公司環境信息披露水平綜合排名前20名的企業。同時,報告還針對發布環境報告的企業和屬於國家級重點監控企業的披露狀況進行了專門的評價分析。

《報告》稱,上市公司是我國發布環境責任信息報告比例最高的板塊。2015年發布環境信息報告的數量為747家,比2014年增加了39家,占所有上市公司數量的26.62%。

研究發現,上市公司環境信息披露總體水平與2014年相比基本持平,屬於我國目前環境信息披露水平領先的企業群體,但仍處於發展階段,整體水平尚存較大上升空間。滬市整體環境信息披露水平略高於深市。

《報告》稱,行業間環境信息披露質量水平存在明顯差距,其中,采礦業環境信息公開最好。在國有企業、民營企業、外資企業、集體企業、公眾企業及其他企業六類企業中,發布環境信息相關報告最多的為國有企業,得分最高的為外資企業。

從區域水平來看,東部地區環境信息披露水平最高,高於總體水平,西部地區高於中部地區。從得分率來看,環境績效部分的公開情況最差。很多企業相關報告中對具體環境績效信息披露的內容呈現模糊性、泛泛性描述,甚至有些企業對環境責任用幾句話一帶而過。

研究發現,第一二產業環境信息披露水平高於第三產業,在全部排名中前十名均為第一二產業,排名前20的企業占有16家。第三產業相關數據統計及披露嚴重不足。國家級重點監控企業的樣本環境信息披露總體處於發展階段,披露水平逐年提高。披露水平平均分為32.86,高於總體水平(30.30),也高於第一二產業總體水平。經過第三方機構審驗的數量明顯不足,現有評價中接受第三方審驗的報告不到二成。

《報告》建議,完善企業環境信息公開相關法律法規及企業環境責任信息披露制度,盡快出臺具行業特色的環境信息披露撰寫指南;加強對企業環境信息披露進行監管,引導更多企業采用統一標準發布環境信息,公平評價其披露質量,並加大企業信息公開的獎懲力度。

同時,借鑒上市公司環境信息披露的良好社會實踐,倡導更多企業按照環境信息公開的要求每年及時發布相關環境責任報告;企業利用多樣化的新媒體信息披露方式,充分展示企業的環境責任意識水平;各類投資機構加大企業環境信息的披露水平在投資風險管理體系中的權重等。

環境保護部部長陳吉寧在2017年全國環境保護工作會議上的講話中曾表示,“要修訂《環境信息公開辦法(試行)》,推進企業環境信息公開,完善企業信息公開平臺。”

中國環境新聞工作者協會秘書長劉國正對記者表示,2016年底,國務院正式印發了《“十三五”生態環境保護規劃》,明確要求全面推進大氣、水、土壤等生態環境信息公開,推進監管部門生態環境信息、排汙單位環境信息以及建設項目環境影響評價信息公開。並明確提出要建立企業環保信息強制性披露機制,對未盡披露義務的上市公司依法予以處罰。

新修訂的《環境保護法》明確了公民、法人和其他組織依法享有獲取環境信息、參與和監督環境保護的權利,為公民和社會各個利益相關方獲取企業的環境信息提供了法律保障。

劉國正表示,今年,中國環境新聞工作者協會將繼續開展2016年《中國上市公司環境責任信息披露評價報告》的撰寫與發布,希望通過報告的發布,推進我國上市公司環境信息披露的總體水平提升,促進更多上市公司及時發布環境報告和企業社會責任報告,使其能夠不斷完善環境信息披露的體系和內容,為社會上所有的企業起到示範和引領的作用。並藉此引起全社會更多企業重視環境信息的公開工作,從而提升全社會企業環境信息公開的總體水平,並為社會公眾監督企業的環境保護工作提供支撐,為政府部門、第三方機構和企業今後發布環境報告提供參考。

上市 公司 環境 信息 披露 評價 滬市 總體 水平 高於 深市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33472

央行:滬市1月日均成交量環比降15.5%

中國人民銀行2月16日公布《2017年1月份金融市場運行情況》。1 月末,上證綜指收於3159.17 點,較上月末上漲55.53 點,漲幅為1.79%;深證成指收於10052.05 點,較上月末下跌125.09點,跌幅為1.23%。

1月份,滬市日均交易量為1725.2 億元,環比下降15.5%;深市日均交易量為2502.1 億元,環比下降16.2%。

報告顯示,1月份,債券市場共發行各類債券1.7萬億元;貨幣市場成交量共計42.4萬億元,同比下降20.1%,環比下降24.6%;銀行間債券市場現券成交5.4萬億元,日均成交2833.1億元,同比下降39.1%,環比下降43.4%。

央行 滬市 日均 成交量 成交 比降 15.5%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35622

2016滬市公司營收、利潤雙升 上證所將全面加強一線監管

2017年4月30日,滬市1264家上市公司的年報披露順利收官。5月4日晚間,上海證券交易所(下稱“上證所”)發布滬市上市公司2016年年報整體分析報告。

過去一年,滬市上市公司扭轉了2015年營收和利潤雙降的局面,營業收入和凈利潤分別同比上升4.55%和1.29%。整體來看,滬市公司2016年寶呈現出藍籌主板市場的優勢地位明顯、實體類上市公司業績整體改善、並購重組助推效應得到強化、投資者回報繼續保持高位水平等七大積極特征。

未來在監管上,上證所表示將繼續全面加強一線監管,整治市場亂象,抑制上市公司“脫實向虛”的不良傾向。具體包括,從嚴監管概念炒作、“忽悠式”重組、大股東清倉式減持等市場亂象,繼續完善高送轉、股東減持、權益變動等相關配套制度。另外,持續推進全方位、實質性監管,讓中介機構承擔起“看門人”的責任。最後,對杠桿增持、舉牌等行為,強化出資方、資金來源、杠桿水平等方面的穿透式披露,在揭示風險的同時,也避免違規杠桿資金流入股市,防止金融風險的交叉感染,維護市場穩定。

7大積極特征

2016年,滬市公司共實現營業收入24.46萬億元,同比上升4.55%;共實現凈利潤約2.18萬億元,同比上升1.29%,扭轉了2015年營收和利潤雙降的局面。

整體上看,滬市營業收入和凈利潤占兩市比例分別為74.66%和78.99%,藍籌主板市場對實體經濟的貢獻仍占主體地位,藍籌主板市場的優勢地位依舊明顯。

具體從滬市企業的業績表現來看,代表國家支柱性行業龍頭的上證50、上證180公司的經濟貢獻最為顯著。上證50實現營業收入12.97萬億,凈利潤1.41萬億元,占滬市整體53.04%、64.75%,上證180實現營業收入18.16萬億,凈利潤1.92萬億元,占滬市整體74.26%、87.90%。

另外,國有企業繼續發揮了支柱和龍頭作用。報告期內,滬市國有公司(包括金融類)數量648家,約占總體的5成,實現營業收入20余萬億元,占滬市整體比例約9成;實現凈利潤約1.97萬億元,占比90%。

2016年,實體類上市公司業績整體改善的趨勢也較為明顯。數據顯示,扣除金融類企業,滬市實體類公司實現營業收入18.91萬億元,同比上升5.72%;實現凈利潤0.72萬億元,同比上升12.98%,實現了收入與盈利的雙增長。

相較於2015年滬市實體類公司營業收入8.57%和凈利潤21.93%的降幅,滬市非金融類企業一改2015年走勢疲弱的態勢,2016年實體經濟回暖態勢顯現。不少傳統行業企業加大供給側結構性改革力度,業績得到明顯改善,如萬華化學等;同時,國家“一帶一路”戰略為不少企業提供了強大的發展助力,如中國建築等。

傳統過剩行業的調整初見成效,戰略新興產業也繼續保持了良好的發展勢頭。數據顯示,高技術產業、戰略性新興產業等新動能持續較快增長,其中尤以汽車、電子、醫藥制造、電氣機械等新興制造業更為明顯,合計實現營業收入2.43萬億元,同比增長15.31%;實現凈利潤1421.85億元,同比增長17.21%,業績保持了高於滬市平均水平的高速增長。

另外,2016年,在整體制造業固定資產投資增速有所回落的情況下,汽車、電子、醫藥制造、電氣機械等新興制造業投資增速保持上升趨勢,達到17.42%,較上年提高近10個百分點。同時,新興制造業占滬市營業收入的比重由2015年的11.16%上升至2016年的12.87%,新興制造業對整個實體經濟的貢獻率也在不斷提高。

服務消費行業方面,近年來,滬市利潤貢獻公司已經以第三產業的服務業為主。。2016年,滬市包括房地產、金融、文化、信息技術、飲食、零售百貨等在內的服務業公司,合計實現凈利潤約1.7萬億,占總體比例已近八成,貢獻極大。

就過去一年監管風暴不斷的並購重組來說,2016年,滬市公司並購重組呈現量減質增的總體態勢。全年共完成並購重組594家次,交易總金額8500億,較上一年度同比分別下降31%和18%。

重大資產重組方面,共有178家公司停牌啟動重組,同比下降28%;共披露150個重組預案,同比下降1.32%;89家公司完成重大資產重組,涉及交易金額3500億元,合計增加市值1900億元,新增市值超過百億公司13家。與往年相比,2016年滬市並購重組回歸價值創造本源,與宏觀經濟改革更為合拍。

總體來看,滬市2016年並購重組有三個亮點。首先,150單重大重組中,接近130家公司涉及橫向或縱向產業整合,交易金額近4000億元,方案數量和交易金額的占比均達到滬市整體重組公司的8成,聚焦主業做強做精做細產業鏈成為滬市並購重組的主基調。

其次,重組產業多分布於實體行業,主要集中於電子、醫藥、化工、房地產等與國民經濟休戚相關的制造業和服務業,標的資產屬於實體行業的方案數量與交易金額均超過滬市整體的80%,並購重組的方向呈現出回歸實體經濟的良好態勢。

最後,全部並購重組案例中,近1/2集中於高端制造、節能環保、生物醫療、新能源等新興行業,展現出通過整合協同,加速向高端價值創造發展的新方向,並購重組支持企業產業轉型中升級發揮的作用更加明顯。

在投資者回報方面,2016年滬市公司分紅整體比例為31.38%,與往年基本持平。統計顯示,共有870余家公司推出派現方案,占公司總數的69.38%,同比增加約2個百分點;合計派現6800余億元,同比增加約1.5個百分點。

分紅公司里,代表藍籌績優股的上證50和上證180成分公司依然是分紅主力,分別派現4068億元和5747億元,占滬市分紅總額的59.56%和84.15%。從行業分布情況看,金融業的派現力度最大。

從公司分布情況看,持續穩定高比例分紅公司群體正在逐漸形成,單年分紅比例在50%以上的企業174家,30%以上的634家,其中有300余家公司連續三年分紅比例超過30%。諸如中國神華、福耀玻璃、大秦鐵路等公司已經成為滬市公司長期大比例分紅的典範。

最後在公司成本費用方面,2016年,在國家“三去一降一補”宏觀政策影響下,滬市實體經濟(非金融類公司)在成本節約、費用控制、現金流量方面都呈現良好趨勢,整體經營質量有所改善。

四個不平衡因素

上證所在滬市上市公司2016年年報整體分析報告中也指出,滬市上市公司發展存在四個不平衡因素。首先是傳統產業與新興產業發展不平衡,部分傳統產能行業業績仍出現較大幅度下滑。

例如,受國際油價低位震蕩、國內天然氣價格大幅下降等因素影響,石油開采業及加工業的營業收入及凈利潤較去年同期下滑約5%。其中,石化油服等公司業績出現大幅虧損。另外,傳統產業的增長持續性仍待觀察,新興動能規模尚小,對經濟發展的支持作用仍需培育。

第二是金融與非金融企業利潤貢獻和發展速度不平衡,滬市金融業貢獻占比過大的局面仍然延續。統計顯示,2016年,金融業公司實現凈利潤1.46萬億元,在其營業收入約20%的情況下,凈利潤占滬市整體比例高達2/3,滬市利潤貢獻還存在過於依賴金融業的情況。

同時,金融業發展規模有所趨緩,在營業收入較去年同比基本持平的情況下,凈利潤同比下滑3.59%。其中,滬市21家上市銀行,2016年共實現營業收入3.63萬億元,同比僅微增0.36%;實現凈利潤1.30萬億元,同比僅增長1.74%,遠低於非金融類公司的增長率。

第三是國有民營企業經濟增長不平衡。總體上看,滬市國企業績的增長水平低於滬市平均水平。除金融行業外,滬市國企主要分布在采掘、電力、交通運輸、汽車、鋼鐵等傳統制造業,受周期性、總量性等因素影響,2016年國企營業收入同比僅上升2.41%,並且凈利潤下降1.28%,低於滬市平均水平。

此外,國企、民企經營業績增速差異明顯。2016年,與國企營業收入微增,凈利潤下滑相反,民企營業收入和利潤實現了“雙升”,增長率分別達到20%和29%,並且遠高於滬市平均水平。

第四是不同公司財務質量和經營風險不平衡,部分公司出現業績滑坡甚至虧損。統計表明,419家上市公司凈利潤同比出現下降,其中145家公司同比下降50%以上;236家公司主營業務虧損,其中,131家依靠政府補助、資產處置收益等非經常性損益項目實現盈利;107家公司出現虧損,占公司總數的8.47%,其中31家公司因連續兩年虧損等財務指標觸及退市指標,被實施退市風險警示(*ST),有2家公司因連續三年虧損被予以暫停上市。

盈利公司中,部分公司盈利質量不高。統計數據表明,1157家盈利公司中,212家公司經營活動產生的現金流凈額為負,部分非金融類公司存在杠桿比率較高的現象,有180余家公司資產負債率高達70%以上。

另外,還有部分公司在財務報表信息質量和內控方面存在問題。具體來看,51家公司年度報告被年審會計師出具非標準審計意見;部分公司會計政策、估計和處理不規範,對財務報表結果產生不當影響。此外,部分公司內部控制被出具否定或無法表示意見,公司治理和規範運作存在較為嚴重的缺陷。

繼續加強一線監管

上證所表示,將繼續全面加強一線監管,整治市場亂象,抑制上市公司“脫實向虛”的不良傾向。

首先上證所將鞏固整治市場亂象的成果。從嚴監管概念炒作、“忽悠式”重組、大股東清倉式減持等市場亂象,繼續完善高送轉、股東減持、權益變動等相關配套制度。

第二,將持續持續推進全方位、實質性監管。要從公司、中介、交易、會員等各方面,全面強化一線監管。對擾亂市場秩序的行為,堅決打擊,切實強化公司責任意識,讓中介機構承擔起“看門人”的責任,凈化市場環境,改善資本市場生態。

第三,將實施穿透式監管,防止金融風險向實體經濟傳導。對杠桿增持、舉牌等行為,強化出資方、資金來源、杠桿水平等方面的穿透式披露,在揭示風險的同時,也避免違規杠桿資金流入股市,防止金融風險的交叉感染,維護市場穩定。

在服務上,上證所將優化上市公司結構,吸引更多戰略新興產業公司在藍籌主板上市。統計顯示,近一年來,滬市180余家新上市公司中,80%的新公司屬於高端設備制造、信息技術、文化傳媒等戰略新興行業。

另外,上證所將促進更多公司利用可轉債、優先股等再融資品種發展壯大;也將積極支持上市公司利用並購重組實現結構調整和轉型升級。對符合國家產業政策、有利於幫助上市公司化解過剩產能、支持實體經濟發展等重大資產重組事項,加大政策咨詢服務力度,提高信息披露事後審核效率,引導鼓勵上市公司主動利用資本市場持續改善經營質量。

2016 滬市 公司 營收 收、 利潤 雙升 上證所 上證 全面 加強 一線 監管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47888

滬市公司2017年凈利約2.62萬億元,增長率創近年新高

2018年4月30日,滬市有1417家上市公司按期對外披露2017年年報信息。綜觀過去一年,社會主義經濟建設進入新時代,供給側結構性改革持續深入推進,滬市公司順勢而為,經營業績再上新臺階。滬市公司主動適應國家推動經濟轉型升級的戰略發展大局,實現經營的質量變革、效率變革、動力變革,取得了可喜的成績。2017年,滬市公司共實現營業收入27.97萬億元,同比上升14.46%;共實現凈利潤約2.62萬億元,同比上升18.55%,增長率創近年新高,實現了“十三五”計劃開局以來的連續增長。綜觀業績狀況,滬市公司在經濟發展的韌性、結構優化、新動能發展等方面呈現出八大新亮點。

一是改革深化助力實體經濟再上新臺階。

隨著結構性改革的深入推進,2017年滬市實體類公司(非金融類)收入和凈利潤實現雙增長,延續了去年的良好態勢。實體類公司全年實現營業收入21.98萬億元,同比增長16.32%;實現凈利潤1.03萬億元,同比增長39.80%。尤為可喜的是,實體類公司的增長質量明顯提升,扣非後的凈利潤為0.90萬億元,同比增長49.27%。並且,大型公司和中小企業齊頭並進,代表大型龍頭藍籌的上證50和代表中小成長企業的上證380公司凈利潤分別實現了13.92%和26.99%的增長,凸顯市場經營質量協調發展。

二是創新戰略促新興產業取得新突破。

近年,我國堅持創新發展理念,加快實施創新驅動發展,大力推動實施“制造強國”的宏觀戰略。作為經濟建設的主力軍,滬市公司積極貫徹落實國家戰略,2017年,實體創新類公司研發投入達到2,500余億元,同比增長8.55%。在創新引領下,一系列新一代信息技術、高端裝備、新能源等高技術、高附加值行業公司迅速成長,成為經濟增長的新引擎,形成“老中有新、新中更新、新老融合”多點突破的新發展局面。第一,高端制造業在創新驅動下,展現新活力,形成高質量發展趨勢。例如亨通光電,積極尋求智能電網領域高端轉型升級之路,布局 5G/6G 未來通信技術及芯片產業,營業收入與凈利潤再創新高,連續三年保持高增長。再如振華重工,自 1998 年以來一直占據全球集裝箱起重機訂單排名的第一位,產品已成功進入 99 個國家和地區,報告期內凈利潤穩步增長。第二,信息技術帶來技術變革,滬市湧現出一批代表未來技術革新和發展方向的“新企業”。例如,恒瑞醫藥、用友網絡,對創新研發的巨大投入,分別在醫藥和雲服務業務等方面實現了較強的競爭優勢,業績均實現了快速增長。第三,綠色發展的新理念引領一批公司致力於新能源產業,推動社會生態高質量的可持續性發展。例如隆基股份,長期專註於為全球客戶提供高效單晶太陽能發電解決方案,多項核心技術與產品處於行業領先地位,實現在太陽能領域的發展優勢。此外,在創新促動下,還出現新老經濟融合、軍民融合的新現象。例如,騰訊以42億元入股永輝超市,並向永輝雲創增資,共同推進線上線下融合發展新模式。雙方通過優勢互補,有望實現高度協同,加速零售技術與業態的改革與創新。

三是供給側改革助推傳統產業煥發新風采。

2017年,滬市傳統產業公司緊抓供給側結構性改革主線,縮減低質產能、增加有效供給,實現上中遊供需關系的進一步改善。行業營業收入和凈利潤延續了上年的增長態勢,特別是三大去產能行業表現亮眼。黑色金屬行業、煤炭、有色金屬行業分別合計實現營業收入8,501億元、7,958億元和9,555億元,同比增長分別達32.11%、35.46%和15.96%;實現凈利潤462億元、782億元和263億元,同比增長分別達503.93%、152.42%和138.42%。同時,在去杠桿政策的推動下,傳統去產能杠桿水平持續改善,實現了財務費用率的穩步回落,杠桿結構得到改善,系統性風險得到緩解。一些公司表現突出,例如,寶鋼股份年報顯示,寶武整合取得了超預期成效,公司實現凈利潤191.7億元,同比增長111.22%。其中,“武鋼有限”效率大幅提升,全年實現凈利潤5.9億元,實現大幅增長。

四是並購重組推動轉型升級取得新成效。

2017年,滬市公司並購重組在延續近年來良好態勢的基礎上,回歸本源、服務實體的主旨更加突出。全年共完成並購重組864家次,交易總金額9,200億元,較上一年度分別增長45%和8%。其中,74家公司完成重大資產重組,涉及交易金額約2,500億元,合計增加市值約2,300億元,新增市值超過百億公司13家。可喜的是,過去一年里,滬市並購重組在助推結構優化、動力轉換方面,湧現出一批推動改革、示範引領的典型案例。例如,360科技通過江南嘉捷實現重組上市,帶動實現我國網絡安全技術體系自主可控,夯實我國網絡強國的堅實技術基礎,成為滬市“新藍籌”行動的標誌性事件。

五是“一帶一路”助力海外發展贏得新空間。

經濟全球化的時代背景下,滬市公司積極踐行國家倡議,響應國家“一帶一路”戰略發展,努力開拓海外市場,著力提升自身實力。例如,中國建築的境外業務,全年新簽合同額2,096億元,同比大幅增長65.7%;在9個新國別市場實質運營、在20個新國別進駐設點、全年新簽合同額5億元以上的海外市場達26個、30億元以上的海外市場已達15個。又如,鄭煤機收購博世旗下起動機和發電機業務,獲得啟停電機和能量回收助力系統這兩項混合和電動車型領域的重要技術,逐步成為全球領先的起動機和發電機制造商。

六是混改戰略深入推動國企煥發新活力。

報告期內,滬市國有公司通過混合所有制改革、債轉股試點、資產證券化、專業化重組等多種方式,多點開花、全線並進,積極推動企業整合資源、提質增效,創下多個第一。國企改革整體性突破的積極態勢已經形成。其中,滬市國有上市公司並購重組金額超過5,400億元,重大資產重組金額接近2,000億元。具體地,中國聯通引入阿里、騰訊、百度、京東等戰略投資者,同步完成增強資本實力與完善法人治理結構,成為國企混改的“里程碑”案例。中國重工推出首單市場化法治化債轉股方案,整體降低資產負債率5個百分點,開拓出國企可持續化降杠桿的新路徑,豐富了資本市場服務供給側改革的思路和手段。

七是責任意識引導社會貢獻取得新成績。

根據十九大決勝全面建成小康社會的部署要求,未來要重點打好防範化解重大風險、精準脫貧、汙染防治三大攻堅戰。滬市公司積極響應國家號召,履行社會責任,成為推動構建和諧社會的重要力量。例如,中國聯通結合行業優勢,重點在產業扶貧,教育扶貧,就業扶貧等方面推進定點扶貧工作,2017年在精準扶貧方面投入扶貧資金和物資約8,400萬元,幫助1.93萬個建檔立卡貧困戶脫貧。在汙染防治方面,滬市已有370余家上市公司建立了環境信息披露機制,主動披露環保相關信息。例如,環旭電子對能耗情況進行了細致的量化分析,還主動披露了公司在綠色管理、綠色供應鏈、綠色教育、綠色支出方面的各項進展。

八是股東回報意識推動現金分紅創新高。

滬市公司回報股東的意識不斷增強,現金分紅水平持續維持高位。2017年,滬市公司分紅整體比例為37.92%,高於去年約5個百分點。統計顯示,共有1,000余家公司推出派現方案,占公司總數的74.47%,同比增加約5個百分點;合計派現8,111余億元,同比增加約18個百分點,現金分紅金額再創歷史新高。分紅公司中,代表藍籌績優股的上證50和上證180成份公司依然是分紅主力,分別派現4,988億元和6,861億元,占滬市分紅總額的61.50%和84.59%。從公司分布情況看,持續穩定高比例分紅公司群體已形成,單年分紅比例在50%以上的企業194家,30%以上的778家。其中,有370余家公司連續三年分紅比例超過30%。諸如中國神華、福耀玻璃、上汽集團等公司已經成為滬市公司長期大比例分紅的典範。同時,部分企業在監管推動下,也從常年不分紅到開始實施分紅。

當然,年報也反映出,在落後產能加速出清市場環境下,部分上市公司仍然存在階段性經營困難或風險,70余家公司出現虧損。這些公司普遍存在主營業務不清、歷史包袱較重、轉型方向不明等問題,未來經營存在很大不確定性。投資者需高度關註相關風險。此外,部分上市公司存在規範運作風險。特別是,一些公司的控股股東及其一致行動人,在從嚴監管背景下出現信用風險,利用不同形式損害公司利益,幹擾公司經營,甚至直接出現資金占用、違規擔保問題。對於這些情況,上交所需要繼續從嚴監管,防範出現重大風險。

滬市 公司 2017 利約 2.62 萬億 增長率 增長 近年 新高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63311

焦點 | 工業富聯開板日攬滬市十分之一成交額,機構為何霸榜賣出前五?

單日成交158億元,超過滬市全天總成交額的十分之一,這就是獨角獸新股工業富聯(601138.SH)在開板之後的成交回報!而其5065億元的總市值也使其躋身A股總市值第十一位的寶座。

從工業富聯周三的走勢來看,在開盤連續漲停之勢被打破之後,中簽投資者集中兌現籌碼的舉動使得股價一度快速翻綠,但是很快就有資金抄底收集籌碼,並一度推動股價快速回升。在經過早市的持續震蕩換手之後,午後工業富聯的股價一度被快速拉升至接近漲停的26.36元,並隨後維持高位震蕩走勢,報收於25.72元,漲幅7.21%,成交額達到158億元,占據滬市全天成交1559億元的十分之一有余。

對於工業富聯周三可能開板,應該說市場人士早有預期。申萬宏源證券分析師駱思遠此前就預測,工業富聯2018年-2020年營收分別為3879/4265/4697億元,凈利潤為195/236/287億元,增速分別為22.7%/21.5%/21.2%。工業富聯有望成為智能制造典範,帶動國內制造業升級。工業富聯發行市值2712億元,A股電子制造業龍頭企業2018年平均估值23X,考慮公司稀缺性及成長潛力,給予6個月目標估值25X。根據申萬宏源證券的估算,2018年25倍的市盈率也就意味著約4875億元的總市值,折合每股股價24.75元。而周三其結束連續漲停的開盤價為24.55元,誤差僅為0.20元,可謂相當的接近。

如果說工業富聯周三的開板是在市場人士的預期之中,那麽開板之後的天量成交以及午後的再度拉升或許就出乎了很多投資者的預料了,但這似乎又在情理之中。

其實對於A股市場而言,從來不缺少資金,缺少的只是能吸引資金的標的。而對於目前市場上數量不少的大遊資而言,一些小盤新股買個一兩千萬元股價可能就被打飛了,進出都不是很方便,只有流通市值足夠大,才方便那些過億元的大遊資進行閃展騰挪,而工業富聯無疑就是這樣稀缺的標的。

當然,僅僅流通市值夠大還不是被大遊資相中的充分條件,股價在開板時並未被過分高估也是遊資敢於大量介入的一個重要條件。正如前文所述,在25倍市盈率附近工業富聯就打開了連續漲停板,這正好滿足了遊資大量介入的一大先決條件,而開板首日逢低收集籌碼又是最方便的時刻,嗅覺敏銳的大遊資們會放過這樣的機會嗎?

而從盤後交易所的成交數據來看,買入金額前五名的席位全部超過了1億元,分別為海通證券杭州解放路營業部18019萬元、平安證券廣西分公司12620.40萬元、中金公司上海黃浦區湖濱路營業部12254.53萬元、方正證券北京安定門外大街營業部12088.30萬元、國泰君安證券深圳深南大道京基一百營業部11326.91萬元。而賣出前五名則為清一色的機構席位。

焦點 工業 富聯 聯開 開板 板日 日攬 滬市 十分 之一 成交額 成交 機構 為何 霸榜 賣出 前五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65876

滬市公司半年報揭曉:實體企業實現業績較快增長

上交所9月2日發布的最新數據顯示,8月31日,滬市1,439家公司半年報全部對外披露。數據顯示,滬市公司業績整體實現較快增長,營業收入和凈利潤增速均在10%以上。尤其是,公司經營質量持續向好,實體企業業績增速遠高於金融行業;石油、鋼鐵、有色、化工等傳統中上遊行業受益於供給側結構性改革,業績增速居前;一批先進制造、創新科技、新興服務和消費企業經營業績也快速增長。同時,也有部分企業受多種因素影響,生產經營出現一定困難,需要主動適應市場環境變化和國家戰略導向,持續深化改革,及時轉型升級。

一、滬市公司整體業績較快增長,實體行業企業增速高於金融行業

今年上半年,滬市公司專註實業,努力改進經營,主動適應國家經濟結構調整要求,積極應對內外部挑戰,業績實現較快增長,共計實現營業收入15.4萬億元,同比增加11%;凈利潤1.6萬億元,同比增加14%,營業收入和凈利潤實現雙增長。

上半年,滬市實體行業企業質量效益穩步提升,實現營業收入12.1萬億元,同比增加13%,實現凈利潤約0.6萬億元,同比增長25%;金融行業實現營業收入3.4萬億元,同比增長7%,實現凈利潤約0.9萬億元,同比增長7%。實體行業企業凈利潤增速遠高於金融行業企業。實體行業對滬市公司整體凈利潤貢獻占比也有所提高,達到41%,較去年同期增加4個百分點,國家促進實體經濟發展的戰略部署已初見成效。

大盤藍籌股仍是滬市凈利潤貢獻的壓艙石。上證50公司實現凈利潤0.9萬億元,同比增加14%,占滬市整體利潤的56%;上證180公司實現凈利潤1.3萬億元,同比增加13%。從企業所有制屬性看,國有企業實現凈利潤1.4萬億元,同比增加13%;民營企業實現凈利潤0.2萬億元,同比增加22%。民營企業體量較小,但凈利潤增速高於國有企業。

二、中上遊供給端行業業績增速表現突出,下遊需求端業績增速低於實體整體水平

上遊行業受益於供給側結構性改革,業績較為突出。上半年,石油行業實現營業收入2.4萬億元,同比增加13%,實現凈利潤696億元,同比增加75%;有色金屬實現營業收入1,528億元,同比增加14%,實現凈利潤88億元,同比增加75%;但受煤電聯動等因素影響,煤炭實現營業收入3,848億元,同比僅增加6%,實現凈利潤460億元,同比增加4%。

中遊行業中,隨著供給側結構性改革的深入推進,環保約束增強,運行規範、技術先進的上市公司競爭優勢凸顯,凈利潤增速表現突出。化工行業實現營業收入2,617億元,同比增加11%,實現凈利潤272億元,同比增加63%;鋼鐵實現營業收入4,265億元,同比增加15%,實現凈利潤296億元,同比增加134%。

下遊行業企業業績出現一定分化。醫藥制造業實現凈利潤239億元,同比增長22%;汽車制造業實現凈利潤403億元,同比增長16%;家電行業實現凈利潤70億元,同比增長14%;批發零售業實現凈利潤212億元,同比增長僅為4%,低於實體類企業25%的整體增長水平。具體分析,中上遊行業原材料價格上升,消費需求擴張不及預期,下遊大消費行業的增長可能受到一定程度影響。

值得註意的是,滬市一批先進制造、科技創新、新興服務和消費公司業績也實現了快速增長。專用設備制造業實現凈利潤95億元,同比增加58%;信息傳輸、軟件和信息技術服務業實現凈利潤100億元,同比增加25%;租賃和商務服務業實現凈利潤83億元,同比增加36%。

三、投資端,實體企業更專註於做強主業,對外投資擴張有所減弱

數據顯示,實體企業投資更註重內生增長,對外並購的現金支出顯著減少。上半年,實體企業購建長期資產支付的現金合計為7,066億元,同比增加11%;發生的研發費用合計1,300億元,同比增加22%;並購支付的現金合計745億元,同比減少21%。

具體分析,國有企業擴張動機有所下降,民營企業投資仍然比較積極。上半年,國有企業購建長期資產和研發費用支付的現金同比僅分別增加4%和18%。與之相比,民營企業購建長期資產和研發費用支付的現金同比均大幅增加,增幅分別為38%和33%。

行業上看,周期性行業中,石油、有色和化工等行業中的質優公司呈現一定擴張態勢,購建長期資產和研發費用支付的現金同比有所增加。同時,鋼鐵、煤炭等行業,受去產能政策影響,投資行為略顯謹慎,僅有個位數的增長。另外,可能受上半年基建投資放緩所致,部分電力、燃氣、交通運輸等公共事業行業的上市公司投資有所下滑。

四、融資端,實體企業直接融資、間接融資均保持增長,但融資結構有待優化

上半年,報表反映,實體企業整體融資約4.5萬億元,同比增加9%。其中,直接融資金額合計5,282億元,同比增加12%。直接融資中,發行股票融資2,597億元,占比49%,發行債券融資為2,685億元,占比51%。從融資結構看,上市公司直接融資占比仍然較小,需要創造條件,繼續大力發展上市公司直接融資,持續優化其融資結構。

半年報顯示,民營企業整體融資1.1萬億元,同比增加11%;國有企業整體融資3.5萬億元,同比增加9%。其中,民營企業直接融資金額合計2,160億元,同比增加19%,國有企業直接融資金額合計3,122億元,同比增加7%。整體上看,民營企業融資增速高於國有企業。

具體分析,上證50指數公司直接融資1,219億元,同比增加8%;上證180公司直接融資2,583億元,同比增加6%,上證380公司直接融資1,009億元,同比增加8%。總體上看,不同規模企業直接融資增速基本相近。

五、負債端,實體企業資產負債率基本保持平穩,去產能重點行業降杠桿效應比較明顯

上半年,實體行業企業整體資產負債率由61.24%上升到61.84%,略增0.6個百分點,基本保持平穩。數據顯示,國有企業資產負債率62.22%,略高於民營企業的60.53%。趨勢上,國有企業資產負債率由去年年底的61.60%上升0.62個百分點至62.22%,民營企業的資產負債率由去年年底的60%增長0.53個百分點至60.53%,國有企業資產負債率的增速略高於民營企業。

大類行業中,去產能重點行業主動去杠桿效果明顯,呈現業績增長較快、資產負債率不斷下行的特點。鋼鐵、煤炭、石油與天然氣開采、有色金屬、化學品制造等傳統產能行業在業績增長的同時,資產負債率分別下降了0.81、0.36、0.24、0.05和1.49個百分點。

其他行業中,軟件和信息技術服務業、計算機、通信和其他電子設備制造業、及鐵路、船舶、航空航天和其他運輸設備制造業等,分別較去年年底下降4.61個百分點、1.77個百分點以及1.12個百分點,前述行業的資產負債率下降較快。另外,市場關註的房地產資產負債率為79.22%,較去年年底上升1.06個百分點。

六、部分公司生產經營出現比較大的困難,需要主動適應市場變化,及時有效實現轉型升級

當前宏觀環境下,外部因素錯綜複雜,經濟結構轉型升級壓力較大,中美貿易摩擦不確定性仍然存在,有些公司生產經營遇到一定困難。數據顯示,滬市上半年共有149家公司虧損,占比與去年持平,其中多數經營凈現金流為負,經營質量有待改進。實體類公司中,剔除建築業、房地產、公用事業等傳統高負債類行業,有98家公司資產負債率超過70%。

這類公司家數不多,其營業收入、凈利潤占滬市公司整體規模比例也較低,但其經營情況也反映了企業在經濟結構調整中所遇到的一些實際問題,如產業升級困難、技術創新不足、環保約束成本增加等。總體上看,需要繼續堅持金融服務實體經濟的政策導向,扶優限劣,支持企業主動適應市場變化,加快轉型升級和資源整合,積極引入優質資產,努力改善經營。同時,對於長期不專註主業、喪失經營能力,甚至進行不當市值管理的公司,要堅持依法、全面、從嚴監管,持續改善市場生態秩序,促進資本市場健康良性發展。

責編:李誌

滬市 公司 半年報 半年 揭曉 實體 企業 實現 業績 較快 增長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68007


ZKIZ Archives @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