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KIZ Archives


一天損失一.七兆元的軍事演習 只是烏克蘭危機序曲 普丁真正的毀滅性武器是金融(068-070)

2014-03-17  TWM  
 

 

烏克蘭三月十六日將舉行克里米亞獨立公投,俄羅斯總統普丁絕對不讓烏克蘭投向歐盟懷抱。他掌握的勝算籌碼,不是擁有核彈的軍事實力,而是足以讓歐洲金融崩潰的五千億美元外匯存底,以及俄羅斯權貴與歐洲金融界的緊密關係。

撰文‧乾隆來

俄羅斯大獨裁者普丁,為了抓住人口只有兩百萬人的克里米亞半島,一不小心將自己放到全世界政治軍事傾軋的靶心。如今,這個從肉體到心靈都極為強悍、什麼都不怕的獨裁者,正面臨人生最大的一場考驗,只要一個閃神,不只自己將會粉身碎骨,還會拉著他的俄羅斯帝國一同陪葬。

但是,普丁不會怯戰,失去了烏克蘭的俄羅斯帝國,將淪為遙遠北方的二流勢力,正如同中國絕不放棄台灣,普丁也絕對不會讓烏克蘭叛逃到歐盟的懷抱中。

更何況,普丁王朝不僅牢牢掌握著俄羅斯政治經濟的資源,他們的貪腐資金灌滿了歐洲銀行的金庫、他們的妻子買飽了倫敦與巴黎最奢華的豪宅,俄羅斯與歐洲的金融利益早已如膠似漆。普丁手上的經濟金融籌碼,跟他軍火庫中的核子飛彈,同樣是足以摧毀全球安定的毀滅性武器,所以普叮噹然不會怯戰。

對決股市金融 俄損失慘重就在今年三月一日星期六,俄羅斯國會授權普丁對克里米亞出兵,普丁隨即展開讓外界搞不清楚是侵略、還是演習的軍事行動。雖然動用軍隊的規模很小,卻立刻引起以德國為首的歐盟,聯手美國總統歐巴馬的強烈反應,引發外交、軍事、經濟全面的國際對峙。

外界擔憂的軍事衝突並未發生,真正的對決發生在金融市場。三月三日星期一,俄羅斯股市暴跌一一%、隨後開市的德國股市跌了三.三%,倫敦與紐約則以下挫一.五%收盤,金融市場對決的結果勝負立見,美國與德國雖然重傷,俄羅斯卻大敗。兩天之後,普丁將部隊撤回俄羅斯境內的軍事基地,重回談判桌。

三月三日俄羅斯股市總市值一天蒸發五八四億美元(約新台幣一兆七千七百億元),相當於台灣一整年的中央政府總收入。三月一日出兵前的俄羅斯股市總市值,還有五七五○億美元,到了三月三日剩下五一二○億美元,損失比金融海嘯時期還慘烈。

更糟的是,普丁最大的財庫OAO Gazprom國營獨佔石油氣公司,當天暴跌了一四%,而最大的銀行Sberbank則崩跌一五%。普丁進軍克里米亞的決策,堪稱史上最昂貴的、損失最慘重的軍演。

三月三日股市暴跌只是一個「小小的電擊」,曾貴為金磚四國、受到投資人追捧的俄羅斯早已疲態畢露,持續第三年承受資金外流的壓力。資金外流不僅來自於歐美外資,也來自於普丁培養出來的權貴大亨們。

俄羅斯盧布兌美元的匯價,與一年前相比重貶了一八%,其中有一一%來自於過去三個月內的資金外逃。如果軍事衝突升高,總金額超過千億美元的歐元債券、俄羅斯違約交換合約、OFZ聯邦政府債券(盧布計價的俄羅斯聯邦政府債券)都可能面臨賣出的壓力,造成俄羅斯全面的金融危機。

普丁在千禧年前從葉爾欽手中接下政權,二○○○年五月正式出任俄羅斯總統,前面七年藉著能源輸出,為俄羅斯蓄積了龐大的財富,在金融海嘯之前,俄羅斯外匯存底一度逼近六千億美元。但是,金融海嘯改變了全球的金融生態,俄羅斯的能源魔法就此消失,經濟成長日益疲弱、通貨膨脹從一二年的三%,突然向上跳升,去年年中已經翻倍到七.四%。

一二年是普丁王朝經濟實力盛極而衰的關鍵,當年經濟成長停滯、通貨膨脹劇揚、外匯存底開始下滑,海外負債卻反向暴增。

俄羅斯外匯存底到今年元月已經跌破五千億美元關卡,政府外債則一路向上狂飆,一二年底已經累積了六千一百億美元的外債,比當年的外匯存底高一六%;去年外債又新增一千三百億美元,累計七三二○億美元的外債,是外匯存底的一.五倍,外債比外匯存底多透支了兩千三百億美元。

投入歐盟懷抱 波蘭獲新生俄羅斯本體經濟實力的衰退,是今天烏克蘭危機的源頭。二十年前蘇聯瓦解,波蘭與烏克蘭原本經濟規模相當,波蘭選擇歐盟,而烏克蘭繼續依附俄羅斯。

二十年後的今天,波蘭的平均國民所得已經是烏克蘭的三倍,兩年前歐豬國家倒債危機中,波蘭不僅毫髮無傷,還更加壯大。使用自己貨幣的波蘭,過去六個月相較於歐元還升值了二.二%,是彭博資訊二十四個新興國家貨幣中,走勢最強勁的新興市場國家。靠向十二兆美元的歐盟市場,讓波蘭重獲新生。

相較於波蘭的經濟發展,選擇俄羅斯的烏克蘭卻淪為貪腐與犯罪官員主導的附庸國,長期仰賴俄羅斯提供低價天然氣補貼,失業率高漲,最有名的外銷品卻是素以美麗聞名的烏克蘭少女。

俄羅斯實力衰退,對烏克蘭的天然氣補貼逐漸縮減,去年承諾一五○億美元購買烏克蘭國債的金援,到了年底只實現了三十億美元;相反地,以德國總理梅克爾為首的歐盟,在成功化解歐豬國家債務危機之後,高舉「歐盟東進」的大旗,向烏克蘭熱烈招手,用IMF(國際貨幣基金)做先頭部隊,承諾提供一一○億歐元的援助,要求烏克蘭「經濟改革」,實際上是「脫俄入歐」。

過去幾年的金融危機,從希臘、西班牙、葡萄牙開始,倒台的政府一開始都在俄羅斯與歐盟之間搖擺,但是最終都被歐盟收服。去年塞浦路斯倒債,梅克爾率領的歐盟硬生生把塞浦路斯從普丁的口袋中拿走,還讓存在塞浦路斯的俄羅斯貪腐資金血本無歸。

歐盟的十字軍一路開向烏克蘭,直逼普丁的後門,而且連俄羅斯期盼許久的索契冬季奧運,歐巴馬、梅克爾、英國首相卡麥隆都聯袂缺席。被逼到牆角的普丁退無可退,一直忍到冬奧結束後,終於用搶回克里米亞半島的軍事手段,向梅克爾與歐巴馬發出玉石俱焚的警訊。

就在普丁發動克里米亞軍事演習的同時,北韓的金正恩也趁勢發了幾枚飛彈。普丁與金正恩,都是被美國與歐盟強權逼到牆角的獨裁者,都在做最後一搏。不過,相對於窮得只剩飛彈的北韓,普丁手上的「毀滅性武器」更為有力。

掌握俄權貴 威脅歐洲金融俄羅斯不只是擁有核彈的軍事強權,還有天然氣及足以導致金融崩潰的五千億美元外匯存底。當然,普丁周邊圍繞著俄羅斯權貴,十年來在歐洲到處置產,是歐洲私人銀行與對沖基金最重要的客戶。普丁掌握這些權貴的命脈,隨時可以威脅歐洲金融市場的安定。

普丁瞭解,軍事只是枱面上虛張聲勢的工具,金融才是決戰勝負的關鍵所在。烏克蘭就是因為瀕臨破產邊緣,才讓歐盟與IMF有機可乘,除了會議室裡的外交談判、地面上的軍事演習之外,還必須反制美國與歐盟的金融戰爭。沒有錢,不要說烏克蘭會破產,連俄羅斯也岌岌可危。

付出了一場一兆七千多億元的昂貴軍事行動後,普丁放下身段,釋出重回談判桌的善意,並且加速在三月十六日舉行克里米亞獨立公投。他必須在有限的時間內談出結果,阻止烏克蘭在五月二十一日預定的大選中叛逃歐洲。

普丁枱面下的金融戰爭還沒有輸,相對於美國強勢姿態,歐盟至今仍態度曖昧,只談對烏克蘭的經濟援助,但對於制裁俄羅斯經濟、停發普丁官員簽證、凍結俄羅斯貪腐存款等致命的金融武器,則是噤聲不提。普丁曾經要求俄國央行統計,發現俄羅斯的私人企業存放在歐洲銀行的資產將近六百億美元。俄羅斯與歐洲銀行家的利益緊密結合,這些「能在德拉吉(歐洲央行總裁)耳邊說上幾句話」的歐洲銀行家們,將是普丁最好的說客。

(作者為紐約大學金融碩士,曾任金控公司副總經理)

普丁

出生:1952年

現職:俄羅斯總統

經歷:俄羅斯總理、俄羅斯總統、俄羅斯聯邦安全局局長、前蘇聯國家安全委員會(KGB)中校學歷:俄羅斯列寧格勒大學畢業,主修《國際法》家庭:與裡德蜜拉結褵近30年,2013年6月離婚,育有2女

一天 損失 七兆 兆元 元的 軍事 演習 只是 烏克蘭 烏克 危機 序曲 普丁 真正 毀滅 武器 金融 068 070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94036

震驚歐美財經界,比小說更暗黑的金權遊戲 俄羅斯大亨為何淪為普丁追殺對象

2015-11-09  TCW

有天,一位村民巧遇魔法魚,意外獲得一個許願的機會。當村民準備做決定時,魔法魚說無論你拿到什 麼,鄰居也會獲得一樣的雙倍獎賞。一聽到這條件,村民語氣平淡的說:「這樣的話,請挖出我一顆眼睛。」這,就是典型的俄羅斯作風,也是比爾.布勞德 (Bill Browder),從俄羅斯呼風喚雨的企業鉅子,變為普丁政權下紅色通緝令主角的真實故事??。

第一幕 假象

我天真的以為,普丁是真心想要改善俄羅斯的投資環境,一切簡直完美得不像現實??。

我在俄羅斯一切相當順遂,《金融時報》封我為金融市場的年輕成功案例,而坐擁這一切的,只是事業剛起步兩年的三十三歲年輕小伙子。

不過,一九九七年的亞洲經濟危機,我錯得一塌糊塗。我忽略一個事實:全球市場是高流動性的大海,當大戶在亞洲虧損,他們隨即拋出高風險證券,俄羅斯成為拋售的首選。

這形成一種致命局勢,等市場跌勢終於和緩下來,我的基金已蒙受九億元損失(編按:本文幣值皆為美元)。

當時首要之務是阻止基金所投資的公司面臨大規模利益侵占行動。因俄羅斯政府違約,赫密塔吉基金九○%市值已憑空蒸發,而現在寡頭又密謀奪走僅剩的一○%。若不採取因應措施,基金勢必一毛不剩。

這類盜取利益的行動可見於所有產業,其中最嚴重的公司還是俄羅斯最大的石油及天然氣龍頭:俄羅斯天然氣公司

俄羅斯天然氣是全球舉足輕重的公司之一,規模是艾克森美孚八倍、英國石油十二倍,然而,俄羅斯天然氣卻以九九.七%的折扣,將蘊藏的寶貴資源低價賣給這些公司

為什麼這麼便宜?因為大多數投資人都認為該公司九九.

七%的資產早就被掏空,要是我能證明市場認知有誤,就能賺回不少錢。

透過資料庫,我們得知俄羅斯天然氣共出售七座油田,全以不可思議的低價賣出。其中較明目張膽的案例是俄羅斯天然氣的子公司西伯利亞油氣公司。一九九八年,這家公司為蘊藏量相當於十六億桶石油的油田取得營業執照。我們估計這家子公司市值五億三千萬,但買主卻以一百三十萬價格購買西伯利亞油氣公司五三%股份。若以公平價格計算,他們等於省下九九.五%!

最震撼的是,市場一向認為這家公司的天然氣及石油已被侵占殆盡,因此才會以九九.

七%折扣的低價賣給西方同業。然而我們已證實,他們仍坐擁超過九〇%的蘊藏量。

接下來,我做了不尋常的舉動。我將俄羅斯天然氣的檔案交給西方主流新聞媒體。

第一篇報導出現在《華爾街日報》,內容指出這座遭竊的油田還保有豐富天然氣。隔天,《金融時報》跟進,詳細記載俄羅斯天然氣內線交易。

大規模報導對俄羅斯產生了影響。公司執行長遭解雇,而做出這項決策的人正是總統弗拉迪米爾.普丁(Vladimir Putin)。消息一出,公司股價立即上演單日大漲一三四%。

見識可觀效應後,我決定揭發其他公司的貪腐消息。一旦媒體報導,普丁政府通常都會介入處理,矯正貪腐風氣。

你可能會疑惑為什麼普丁放任我揭露弊端,原因在於我們的利益有陣子相互重疊。普丁雖然是總統,但總統實權已被寡頭壟斷,奪回權力自然成為他的首要之務。基本上普丁一開始抱持「敵人的敵人就是朋友」這種理念,因此他利用我的調查,打擊寡頭政敵。

許多人可能會問,為什麼寡頭不乾脆把我做掉,這是很好的問題。拯救我免於喪命的並非有人害怕違法,而是疑心病。有鑑於我每次對抗寡頭都引來普丁介入調查,大多數人也就因此認定我是「普丁的手下」,沒人敢碰我。

二〇〇三年十月,即時頭條報導尤克斯的執行長(也是俄羅斯最有錢的人)霍多科夫斯基遭捕,接著俄羅斯政府沒收霍多科夫斯基手中三六%的尤克斯股份,使雙方衝突升溫。

二〇〇四年,霍多科夫斯基遭處九年徒刑。

霍多科夫斯基被判有罪後,大多數俄羅斯寡頭陸續找上普丁並對他說:「我要怎麼做,才能確保不會坐在牢中?」我不在現場,但我猜普丁的回應會像這樣:「百分 之五十。」這裡的五〇%不是給政府或總統行政辦公室,而是普丁本人。我不清楚確切百分比,但我確定的是在霍多科夫斯基的案件定讖後,我和普丁的利益不再重 疊。寡頭已然成為他的「手下」,他也順利鞏固權力。

不幸的是,當時我沒能察覺,我繼續採取和以前一樣的做法,對俄羅斯寡頭指名道姓,不過這時我不再是揭發普丁敵人的弊案,而是干涉了普丁本人的利益。

那時殺害外國人還是太過激烈的手段,最後他想出一個折衷辦法。二〇〇五年十一月,當我返回莫斯科時,我困在謝列梅捷沃國際機場無法通關,並遭俄羅斯驅逐出境。

第二幕

竊奪

這些人在覬覦我們的財產。但我們在俄羅斯已沒有任何資產,為什麼他們仍不明白?俄羅斯秘密警察只有這點能耐?

二〇〇六年,《金融時報》頭條:「俄羅斯著手調查布勞德公司的稅務申報情形」。我將新聞報導讀了三遍,那篇報導充斥著捏造的故事,但最引人注目的,還是「調查人員正朝布勞德先生是幕後指使者的方向偵辦」一句。

這令人感到不安。我們或許可以聘請俄羅斯最優秀的律師,但由於對手是不依法行事的執法官員,我們更需要的是情報,而且是國家安全局等級的情報。我們需要瓦 丁(布勞德員工)的情報來源,也就是二〇〇六年在我遭到遣返後情勢升高之際,曾警告瓦丁離開俄羅斯的人:亞斯蘭(布勞德祕密消息來源)。

三十分鐘後,他答覆:「想

知道什麼?」

「希望你能告訴我,上個星期的搜索行動是誰下令的,他們打算怎麼做?」瓦丁寫道。

幾分鐘後,訊息傳來。「是,我知道。國家安全局的K部門是幕後指使。他們希望撂倒布勞德,奪走他的財產。這次突擊只是開端。」我腦中湧現無數問題,其中最 想知道什麼是K部門?在按了好幾個連結後,我們在國家安全局網站上找到組織圖,K部門是國家安全局的經濟反情報單位。

我跌坐在椅上。想到自己成為K部門追殺的目標,還是難以承受。俄羅斯秘密警察正對我窮追猛打,我們已淪為所謂「俄羅斯突襲攻擊」的受害者。這類攻擊通常需要貪汙的警官配合捏造刑案、貪腐的法官配合核准資產扣押、犯罪集團配合除掉不願合作的阻礙。

這現象極普遍,俄羅斯獨立報紙《記錄報》甚至刊登各種「突襲」的價目表,凍結資產:五萬;提出刑事告訴:五萬;確保發出法院命令:三十萬。

謝蓋爾(編按:布勞德的俄裔律師)花了整晚研究,並在隔天來電解釋最新狀況:「馬翁及你其他兩家公司,已經重新登記為『冥王星』,地址登記在喀山。」喀山是韃靼斯坦的首府,屬於俄羅斯中部的半自治共和國。

「冥王星登記在誰名下?」我問道。

「一個叫維克.馬克洛夫的人,他在二〇〇一年被判殺人罪。」「所以,警方突襲辦公室,搶定一堆文件,再用殺人犯冒名重新登記我們的公司?」「確實是這樣。」謝蓋爾說。

「他們還使用這些文件偽造合約,聲稱你遭竊的公司積欠一家空殼公司七千一百萬,但其實你從未跟對方合作過。還有更糟的,他們將這些偽造合約提交法院,接著有位你根本沒聘請的律師出庭幫你的公司辯護。開庭後他隨即認罪,同意賠償七千一百萬元。」雖然這些手段極其卑劣,但一切都合理了。

現在我們終於明白他們的目的,他們想要赫密塔吉的資產,但我們早就全數撤出。這些傢伙花了幾百萬賄賂法官,最後只換來一場空。

我沉溺在愉悅心情中,直到瓦丁走進辦公室,神情不安。

「我剛收到亞斯蘭的消息。」

他將亞斯蘭的訊息推到我

面前。「這裡寫說『布勞德的刑事訴訟確定成立。案號401052。卡爾梅克共和國。鉅額逃漏稅。』」俄羅斯當局指控我涉嫌兩樁逃漏稅案件,逃稅的指控明顯是子虛烏有的虛構罪名。

二〇〇八年五月底,我請伊凡(布勞德公司營運長)帶著所有文件到我家,資料一字排開後,我們開始梳理事情發生的時間順序。

「庫茲涅佐夫最後一次搜索銀行是什麼時候?」我問。

伊凡在文件堆中翻找資料。

「八月十七日。」「好。法院做出假判決的日

期是什麼時候?」

「聖彼得堡判決是九月三

日,喀山是十一月十三日,而莫斯科是十二月十一日。」「簡單來說,即使知道我們公司沒任何資產,這些混帳還是花了那麼多錢收買法官?」「顯然是這樣。」伊凡回答。

「他們為什麼要這麼做?」我們同時陷入沉默,一會兒後,我突然靈光一現。

「赫密塔吉二〇〇六年獲利

多少?」

伊凡打開電腦,調出一個檔案。「九億七千三百萬。」「那年我們繳了多少稅?」「二億三千萬。」「這聽起來或許很瘋狂,但你認不認為,他們試圖爭取二億三千 萬的全額退稅?」「這太誇張了,稅務機關不可能同意。」到了星期一,伊凡打電話給謝蓋爾,詢問這理論的可行性。「不可能。」他斷然回答。

「偷回已經上繳國庫的稅金,這種想法太荒唐了。」但一小時俊,謝蓋爾撥了通電話回來。「我可能太輕怱了。」一切真相就在眼前。聖彼得堡法院判處馬翁賠償七千一百萬,而馬翁在二〇〇六年的獲利正好就是七千一百萬。

帕芬紐收到判決是五億八千一百萬,正是其二〇〇六年獲利。總計這夥共謀捏造出九億七千三百萬的判決賠償金額,來抵銷九億七千三百萬的實際獲利。

兩天後,瓦丁跑進我的辦公室,把好幾張文件攤在桌上。

「這些是電匯紀錄。」我拿起文件,上面全是俄文。「內容是什麼?」他翻到最後一頁。

「這裡確切指出,俄羅斯稅務單位的確將一億三千九百萬退給帕芬紐。這裡是退還給瑞蘭德的七千五百萬,這裡則是馬翁的一千六百萬,總計二億三千萬。」

正好是我們繳納的稅金總

額,二億三千萬元,金額一模一樣。

第三幕

牢房

我前往俄羅斯發展事業,但是天真如我竟從未想過,自己關心的人,到頭來卻因為我的夢想淪為囚犯。

二〇〇八年十一月,內政部警察在莫斯科展開行動。謝蓋爾悲慘命運就此展開。(編按:布勞德已離開俄羅斯,此時僅謝蓋爾仍留在俄國境內)內政部新派的調查官 希爾申克少校主張謝蓋爾有潛逃之虞,謝蓋爾反駁,但法官不讓他說完,便下令將謝蓋爾審前羈押,謝蓋爾被送往一個俗稱為莫斯科五號看守所的監獄。

抵達後,他被分配住進有十四名囚犯的牢房,但裡面只有八張床。日光燈二十四小時亮著,顯然是故意剝奪他與獄友的睡眠時間。希爾申克大概以為,謝蓋爾這位高學歷的稅務律師會卑屈求饒。

但希爾申克錯了。

接下來兩個月謝蓋爾不斷換丰房,每換一次環境就每下愈況。有間牢房沒有暖氣,窗框上也沒有玻璃,廁所和睡覺的區域沒有隔板,排泄物常滿溢出來。謝蓋爾用塑膠杯勉強修補備用廁所,但老鼠在夜裡叼走杯子,排泄物流滿地板,他必須爬上床鋪避免遭殃。

謝蓋爾不會屈服,只是他的身體負荷不了這麼多煎熬。四月初,他開始激烈胃痛、劇烈嘔吐,到了六月中,他體重已掉了十八公斤。

二〇〇九年,看守所醫師診斷出他罹患胰臟炎、膽結石及膽囊炎。然而希爾申克決定將謝蓋爾移送布提爾卡拘留所,那是俄羅斯惡名昭彰的地方,沒有醫療設施可治 療他的疾病。獄方顯然故意阻擋謝蓋爾就醫。他們知道膽結石是最難忍受的病痛之一,但謝蓋爾卻在未接受治療的情況下忍受四個月,完全沒有服用止痛藥。

我的黑莓機收到一則留言。

在毒打聲中,我聽見一個男人求饒的聲音,最後在哀嚎聲中硬生生切斷。我呆坐在床上,暗自揣想所有可怕的情況。

二〇〇九年十一月十六日,謝蓋爾的律師前往監獄採視他。在罹患胰臟炎、膽結石及膽囊炎且沒有治療的情況下,謝蓋爾情況危急,獄方終於將他送到看守所醫療中心急診。

然而他抵達後不但沒有被送到醫療部,反而進了隔離牢房,銬在床欄杆上。接著八名全副武裝抗暴警察進入牢房,將他毒打一頓,他們手上的橡膠警棍狠狠的落在他身上。

經過一小時又十八分鐘,醫生抵達後,發現謝蓋爾躺在地上氣絕身亡。

我不得不假設,普丁或他底下的人很有可能哪天會把我殺掉。我和所有人一樣不想失去生命,也無意坐以待斃。我不能明說我所採取的反制手段,但有一項可以公開,就是這本書。如果我不幸慘遭暗殺,你就知道兇手是誰。

赫密塔吉基金獲評為全球最佳績效基金,我管理的資產增加到超過10億,客戶爭先恐後邀請我到他們的遊艇遊玩,而我僅是個33歲年輕小伙子。

霍多科夫斯基入獄(右),

被認為是踩到普丁底線:

「只要別介入政治,你就能保有不義之財。」因此當霍多科夫斯基開始測試他底線時,普丁必須適時殺雞儆猴。

他們要審判一個慘遭他們害死的人!

2013年3月,普丁硬是這麼做了。

最後判決在2013年7月11日出爐,謝蓋爾背上鉅額逃漏稅罪名,判處9年有期徒刑。

整理者 編輯部


震驚 歐美 財經界 財經 小說 暗黑 的金 金權 遊戲 俄羅斯 大亨 為何 淪為 普丁 追殺 對象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175973

俄國股市報酬率稱霸全球的代價 普丁鐵腕護盤 股債雙漲榮景能撐多久?

2016-01-04  TWM

二○一五年的全球金融市場,俄羅斯股市意外拿下全球冠軍。為了拿下王冠,普丁拚命超產石油;油價跌得多,俄國就用超產來達成同樣的收入。不過,俄國國內財政缺口擴大、石油基金老本也快用光,股債雙漲的榮景能持續嗎?

非常令人意外的,即將結束的二○一五年,投資報酬率最高,以及跌幅最深的市場,被「金磚四國」的俄羅斯、中國、巴西包辦。

根據德意志銀行統計年初至十二月二十二日為止,全球所有股票、債券市場的報酬率(本地貨幣、含權、含息),一四年敬陪末座的俄羅斯股市,一五年繳出二三. 四%的耀眼成績,上海股市則以一二.九%奪得第二名。但是,曾經同樣金光閃閃的巴西股市,卻以虧損一三.三%敬陪末座。

「震盪、分歧」是一五年金融市場的總結,一五年奪得冠亞軍的俄羅斯與中國股市,在一四年都是墊底;同樣是歐洲的股市,德國與法國繳出近七%的報酬率,但英 國卻大跌七.六%。亞洲的大中華市場,上海在暴漲暴跌之後仍然增長了近一三%,台灣股市與香港股市卻分別縮水七.八%、七.五%。美國政府公債在第六年的 零利率政策下,報酬率還維持一.三%;但美國高收益債卻在年底崩盤,全年虧損高達四.二%。

二○一五全球金融市場

是震盪與分歧的一年

德意志銀行的統計,算是非常客氣了,如果把「匯率」因素加入,全球金融市場的震盪與分歧就更令人瞠目結舌。排最後一名的巴西,當地貨幣里爾兌美元匯率在一五年貶值了四八.四%,用美元計算的巴西股市投資報酬率,一年慘虧四二%。

不同於巴西里爾一路貶值,俄羅斯盧布的匯率則是上下劇烈震盪。一四年六月,盧布還維持在一美元兌換三十三盧布的長期水平,短短半年後的一五年一月底,腰斬 到七十盧布。當時,俄國總統普丁責令俄羅斯央行干預,五月底匯率拉升至一比五十盧布,到了年底,再度因為國際油價跌破每桶四十美元的新低,盧布匯率又跌回 一美元兌七十一盧布的歷史新低。

不怕抽銀根

硬是償還二千億美元外債

這種「三十三、七十、五十、七十一」的雲霄飛車匯率,在十五個月內劇烈震盪,如果是在台灣,恐怕早就經濟崩潰、政權分崩瓦解了,但普丁政權竟然穩如泰山,還能夠讓股市繳出全球第一的漲幅,獨裁大國的「特異功能」,的確令人刮目相看!

面對前所未見的壓力,普丁的表現堪稱可圈可點,他用「兩隻腳」來硬挺經濟崩潰的威脅。第一隻腳就是以強勢的軍事行動,凝聚全民共識。一四年兼併克里米亞半 島;一五年五月舉行紅場大閱兵,九月在完全沒有事先通告美歐等國之下,逕自派遣戰鬥機轟炸敘利亞。每次重大的軍事行動,都付出龐大的經濟代價,卻也成功維 持民眾對他的支持率。

普丁的第二隻腳則是金融體系。美國與歐盟聯手,對俄羅斯施行強力的金融制裁,外資拚命抽俄羅斯的銀根,普丁則命財政部有求必應,見票即付。金融市場,才是今日國家決戰的真正戰場,這個道理,普丁非常清楚。

一四年第二季底,俄羅斯的外債餘額高達七三二八億美元(絕大多數是國營企業的外債),一年之後俄羅斯竟然償還了兩千億美元的外債,讓外債水準降到五二一六 億美元。更神奇的是,俄羅斯央行同時能夠將外匯存底穩守在三千六百億美元的水準,還順利調降了六次利率,創造股票市場二三.四%的漲幅。

為了避免金融崩潰,普丁死命「跑三點半」,命令國營石油公司拚命超產石油,來維持政府財政與金融體系的資金流動性。匯率雖然劇烈震盪,但央行避免大幅干預,讓外匯存底維持在三千六百億美元的水準。

在此同時,央行雖一度將指標利率拉高到一七%,卻隨後六次調降利率到一一%,每次調降利率,也都創造了一波的股市上漲。結果,一五年的俄羅斯,就繳出債券上漲一五%、股票指數大漲二三.四%、令人意外的股債雙漲成績。

普丁能夠站穩這兩隻腳,一個重要的關鍵在「老本」,也就是在過去十年油價高漲時期所累積的石油基金(Reserve Fund)。○八年撥備時有一三七○億美元,買入低風險、高流動性的歐美國債,作為彌補國家財政短缺時之用。此外,還有一層是國家財富基金 (National Wealth Fund),規模約有八七○億美元,投資在國內的股票市場,被視為是國民退休福利金的保障。

普丁命國營石油公司拚命超產的手筆更是破天荒。油價跌得多,俄羅斯就用超產來達成同樣的收入,結果目前俄羅斯已經「日產一千一百萬桶原油」,與沙烏地阿拉 伯同列全球最高產油國。普丁與美國及石油輸出國家組織(OPEC)產油國殺價搶現金,形同搬石頭砸自己的腳,雖然鮮血淋漓,卻也達成鞏固政權、穩定金融市 場的成效。

俄羅斯「日產一千一百萬桶石油」的紀錄,已經超越一九九一年、蘇聯崩解前夕的產量紀錄。當年,同樣是國際油價腰斬,迫使戈巴契夫政權增產石油,填補財政支出;不同的是,彼時蘇聯正與美國軍事競賽,國庫空虛,戈巴契夫內外都有政敵,而普丁至今權力牢牢在握。

普丁在十二月十七日舉行全國電視轉播的記者會,告訴全國民眾:「我們剛通過用一桶五十美元估算的財政預算,這個假設太樂觀!」但他馬上向全國人民保證,「最壞的時期已經過去,明年將會溫和復甦。

」普丁說,「我們的GDP(國內生產毛額)衰退三.七%、通膨率達到一二.三%,家庭實質收入縮水;但是,我們熬過來了。」

隱憂一:財政缺口大

政府緊縮支出仍不足因應

俄羅斯真的熬過來了嗎?如果最壞的時期已經過去,那過去一個月,盧布匯率再度貶值到七十一盧布兌換一美元的歷史新低,又傳達什麼訊號?

十二月四日,經過兩個月漫長的協商與調整,俄羅斯國會通過一六年的聯邦政府預算。這是普丁上任以來最困難的一次預算案,即使在普丁完全控制的國會(下議院),預算三讀時有二九七票贊成,卻有高達一四九票(三三%)反對。

面對高達一○%以上的通膨率,公務員、國家安全人員、警察等要求加薪的聲浪極高,但是最終決議全部維持去年水準。另外,去年用「每桶九十六美元均價」做聯 邦預算,今年調降為「每桶五十美元」,預算討論的過程中,北海布侖特原油已經跌破每桶四十美元,預算年度才要開始,短收的黑洞就已經擴大。

隱憂二:石油基金快用完

油價大跌,致水位快速下降與過去「一次編三年」的慣例不同,今年因為外在的變動太劇烈,改為「僅編一年預算」,總計支出十六兆盧布(約合新台幣七.八五兆 元)、收入十三.七兆盧布(約合新台幣六.七三兆元),其中,社會福利與教育支出刪減一○%,財政赤字達到新台幣一兆一千億元,占GDP的三%。

緊縮的政府支出,仍留下可怕的財政缺口,十二月通過的預算書,還得仰賴國際油價回升到五十美元,才能活命。

令人擔憂的,還有普丁累積的「老本」石油基金,極有可能將在一六年用罄。

十月底,俄羅斯財政部長在上議院報告:「由於油價大跌,我們的石油基金水位正在快速下降。」「如果油價維持在五十美元、匯率在六十三盧布,一五年聯邦政府 預算將短收九千億盧布(約一四一億美元),我們現有的石油基金,也將會減少四○八億美元,剩下不到一四年底水位的一半!」如果石油基金在今年用罄,俄羅斯 的金融帳,將會是三千六百億美元外匯存底、五千二百億美元的外債,外加難以估計的財政赤字;如果被迫動用八七○億美元的國家財富基金,則可能進一步引發人 民的恐慌。

挺過震盪與分歧的一五年,普丁卻面臨油價更低、資金更緊俏的一六年。十二月十一日,匯率再度跌破七十盧布大關,因為匯率劇貶,通膨率在一五%高燒不退;物 價大漲,央行統計的家庭支出劇減九%,一五年掉入貧窮線下的人數突破二三○萬人……。普丁要怎樣將俄羅斯從緊縮的流沙中拉出?能不能再表演一次特異功能? 所有人都期待著。

撰文 / 乾隆來

俄國 股市 報酬率 報酬 稱霸 全球 代價 普丁 鐵腕 護盤 股債 債雙 雙漲 漲榮 榮景 景能 能撐 多久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181281

30歲阿拉伯王子 石油漲跌他說了算 讓石油凍產會議破局 歐巴馬、普丁陪小心

2016-04-25  TWM

多哈石油高峰會議,原本是為了讓全球主要產油國達到石油凍產的共識, 但這場會議的結果,完全符合開會前夕穆罕默德王子的強硬表態。這位王子到底是誰?

四月十六日,在攸關全世界主要產油國未來的多哈石油高峰會議(Doha Summit)前夕,沙烏地阿拉伯副王儲穆罕默德.本.沙爾曼 (Mohammed bin Salman),接受了彭博長達五個小時的專訪。

他是誰?可以這麼說,過去幾個月,全世界能源與金融市場股匯價格的急跌大漲,幾乎就是取決於這位三十歲阿拉伯王子的喜怒。

態度強硬

讓多哈高峰會形同破局

在與彭博的訪談間,他以極為鷹派的口吻說:「除非所有的產油國,包括俄羅斯、伊朗等在內都同意凍結產量,否則沙烏地絕對不會減產!」「沙烏地目前一天產出一○二○萬桶石油,我們有能力,一夜之間就增產一百萬桶、半年之內增產兩百萬桶……,而且只要增加投資,就能提高至每天兩千萬桶。」「如果不凍結產能,我們會不計代價賣出所有的石油。」多哈石油高峰會議,原本是為了讓全球主要產油國達到石油凍產的共識,藉此拉抬油價,搶救產油國的財政危機,也降低油價崩跌所引發的種種金融動盪。然而這場會議的結果,完全符合開會前夕穆罕默德王子的強硬表態;台北時間十八日凌晨,消息傳來,這場會議形同破局,各國無法達成凍產協議。

作為最大產油國代表,穆罕默德王子的態度當然主導著會議走向,而他之所以在開會前夕大放狠話,是受到死對頭伊朗的刺激。在這場石油高峰會舉行前,伊朗已公開否決凍產提議,宣布不參加多哈會議,也不會在任何的產能凍結協議上簽字。

驟然間,沙烏地與伊朗的衝突對立情勢再度升高了。去年底,沙烏地槍斃與伊朗同派的什葉派教士之後,雙方在元月三日斷絕彼此外交關係。

兩個對立的國家,在俄羅斯總統普丁的斡旋下,為了石油減產,過去兩個多月演了一齣和解戲碼,如今既然伊朗不參加凍產協議,年輕氣盛的穆罕默德沒什麼好商量的,乾脆親自出馬,主導萬眾期待已久的多哈會議。

政權地震

終止逾80年兄終弟及傳統石油與政治原本就是無法分割的一體兩面,穆罕默德王子躍上舞台、去年石油價格的崩跌、今年第一季油價大漲三成、與伊朗的衝突升高,乃至敘利亞動亂等等,都與沙烏地王國政治權力的大地震有關。

沙烏地國父阿齊茲(King Abdul Aziz Al Saud)在一九三二年建國,至今八十四年傳承了七位國王,繼任的全都是阿齊茲的兒子,他們遵照遺囑以「兄終弟及」的方式繼承王位,卻面臨國王越來越老的困境。去年元月二十三日,第六任的阿布杜拉國王以高齡九十一歲逝世,接任的沙爾曼(King Salman)國王也已經八十歲了。

新王沙爾曼打破八十四年來的傳統,請原本排名第一順位的王儲、也是他同父異母的弟弟退位,改指定姪子納伊夫(Nayef)出任王儲,終止了八十四年的兄終弟及傳統。但是,沙爾曼同時也任命只有三十歲的兒子穆罕默德為副王儲,還將政府最重要的職位,包括第二副總理、國防部長、國家經濟與發展委員會主席等,全交給了自己的兒子。

穆罕默德王子身高逼近一九○公分,才剛滿三十歲就成為沙烏地王朝最有實權的領導人,不僅是全世界最年輕的國防部長,更手握全球第一大產油國的經濟實權,一舉一動成為全球政壇注目的焦點。

更關鍵的是,他與沙烏地阿拉伯大多數的王子有很大的差異,穆罕默德王子不像其他的王子,沒有去英國、美國這些國家念書,他也從來不上夜店,即使只是平常的場合,也堅持穿著傳統阿拉伯的頭巾與長袍。

企圖強烈

要徹底改造沙烏地阿拉伯

大學畢業之後,他在民間機構工作過兩年,從○九年就被沙爾曼國王帶在身邊。沙爾曼國王政治企圖心強烈,也刻意讓穆罕默德王子卡住重要職位,一四年,當時僅二十八歲的穆罕默德王子就已經升任內閣的政務委員了。

沙爾曼國王與穆罕默德王子的目標,是要徹底改造沙烏地阿拉伯,提出國家轉型計畫(The National Transformation Program),於是我們看到沙烏地不再與美國亦步亦趨,穆罕默德接任副王儲的第一個出訪對象,就是俄羅斯總統普丁,並且強勢介入葉門與敘利亞內政,毫不手軟地升高與伊朗的衝突。

在內政上,沙爾曼與穆罕默德宣稱要主導「經濟多元化」,改變沙烏地依賴石油收入的單一經濟結構。為了達到這個目標,更提出石破天驚的國營石油公司(Saudi Aramco)股票上市案,售股所得拿來成立國家主權基金,轉投資在新興產業,以二○二○年為目標,將「非石油部門」對政府的財政貢獻提升至每年一千億美元。

穆罕默德王子年輕氣盛、位高權重、出手大方,而且高舉徹底改變國家戰略的政策,代表著龐大的機會與無法掌控的危機。到底這個全球最大的產油國會怎樣改變,誰也無法預測,為了摸底,英美俄中等大國領袖立刻競相拉攏。

去年五月,普丁率先邀請穆罕默德王子率團親訪莫斯科,簽訂六項合作協定;法國總統歐蘭德也搶著見他,穆罕默德王子一見面,就向歐蘭德簽訂高達新台幣四千億元的軍購合約、外加將近新台幣一千億元的貸款,借給黎巴嫩購買法國武器。

美國總統歐巴馬則邀請沙爾曼父子造訪白宮。今年元月,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訪問沙烏地,穆罕默德王子代表國王親自在機場迎接,還與習近平單獨會談。

不再穩盤

讓市場回到供需的真面目

多哈會議,就是在大國領袖圍繞著穆罕默德王子,大家梭哈的氣氛下形成的。已經宣布經濟進入緊急狀態的委內瑞拉帶頭穿梭,遊說一個拉抬石油價格的計畫,說服了同樣面臨沉重財政壓力的俄羅斯,以及剛剛與普丁建立關係的穆罕默德王子,在這兩個日產一千萬桶原油的龍頭帶領下,擬定將產量凍結在元月的水準。

二月中旬,委內瑞拉、俄羅斯、沙烏地與卡達初步達成凍產共識,接著就由俄羅斯擔任說客,說服沙烏地的死敵伊朗參加。表面上,俄羅斯對伊朗有影響力,而且普丁擁有強大的外交團隊,可以在產油國利益與國際政治衝突間,找到一個多贏的方案;但是,經過一個月的努力,仍然毫無所獲,沙烏地以及其他產油國同意再給普丁一個月,延到四月十七日舉行多哈會議。

在過去,類似這樣的減產會議,都是由沙烏地主導、透過石油輸出國家組織(OPEC)完成。沙烏地長期扮演油價穩定者的角色,某一個小國超產,沙烏地就減產;反之,沙烏地也可增產以維持OPEC議定的產量與價格。但是從一四年十一月起,沙烏地石油部長納米公開宣布放棄這個穩盤的角色,原因當然是俄羅斯不斷增產,以及美國頁岩油產量暴增。

其實,解除了多哈會議的政治面具之後,市場反而能夠回到供需基本面的真面目。根據OPEC最新統計月報(MOMR,一六年三月),目前全球日產八千二百萬桶石油,其中OPEC產量二千五百萬桶;不過,生產超過供給的超產部分,也僅兩百萬桶。

換言之,只要能夠控制產量,油價可以維持在目前每桶四十美元上下的水準,這不只對俄羅斯、委內瑞拉等財政困窘的國家有利,也對產生大量頁岩油公司壞帳的美國有利,產油國如果能夠在沒有協議的情況下維持產銷平衡,會是創造最大利益的公約數。

多哈會議之後,國際油價是否能夠回到先前期待的每桶五十美元以上,或是再跌回三十美元,現在誰也說不準;但是我們攤開石油價格走勢圖,一百美元一桶的價格,歷史上只出現在○八年到一四年,當然就是中國經濟崛起與全球央行QE(貨幣量化寬鬆)政策的結果;從兩次石油危機之後的八○年代一直到○三年,石油價格長期維持在每桶二十至二十五美元。

說不定,一百美元的油價只是歷史上的意外,目前的價位、或者是每桶二十五美元,才是歷史上的常態。

(本文作者為紐約大學金融碩士,曾任金控公司副總經理)

撰文 / 乾隆來

30 阿拉伯 阿拉 王子 石油 漲跌 說了算 凍產 會議 破局 巴馬 、普 普丁 丁陪 小心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193561

股票掌故 | 香港股票資訊 | 神州股票資訊 | 台股資訊 | 博客好文 | 文庫舊文 | 香港股票資訊 | 第一財經 | 微信公眾號 | Webb哥點將錄 | 港股專區 | 股海挪亞方舟 | 動漫遊戲音樂 | 好歌 | 動漫綜合 | RealBlog | 測試 | 強國 | 潮流潮物 [Fashion board] | 龍鳳大茶樓 | 文章保管庫 | 財經人物 | 智慧 | 世界之大,無奇不有 | 創業 | 股壇維基研發區 | 英文 | 財經書籍 | 期權期指輪天地 | 郊遊遠足 | 站務 | 飲食 | 國際經濟 | 上市公司新聞 | 美股專區 | 書藉及文章分享區 | 娛樂廣場 | 波馬風雲 | 政治民生區 | 財經專業機構 | 識飲色食 | 即市討論區 | 股票專業討論區 | 全球政治經濟社會區 | 建築 | I.T. | 馬後砲膠區之圖表 | 打工仔 | 蘋果專欄 | 雨傘革命 | Louis 先生投資時事分享區 | 地產 |
ZKIZ Archives @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