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KIZ Archives


一天損失一.七兆元的軍事演習 只是烏克蘭危機序曲 普丁真正的毀滅性武器是金融(068-070)

2014-03-17  TWM  
 

 

烏克蘭三月十六日將舉行克里米亞獨立公投,俄羅斯總統普丁絕對不讓烏克蘭投向歐盟懷抱。他掌握的勝算籌碼,不是擁有核彈的軍事實力,而是足以讓歐洲金融崩潰的五千億美元外匯存底,以及俄羅斯權貴與歐洲金融界的緊密關係。

撰文‧乾隆來

俄羅斯大獨裁者普丁,為了抓住人口只有兩百萬人的克里米亞半島,一不小心將自己放到全世界政治軍事傾軋的靶心。如今,這個從肉體到心靈都極為強悍、什麼都不怕的獨裁者,正面臨人生最大的一場考驗,只要一個閃神,不只自己將會粉身碎骨,還會拉著他的俄羅斯帝國一同陪葬。

但是,普丁不會怯戰,失去了烏克蘭的俄羅斯帝國,將淪為遙遠北方的二流勢力,正如同中國絕不放棄台灣,普丁也絕對不會讓烏克蘭叛逃到歐盟的懷抱中。

更何況,普丁王朝不僅牢牢掌握著俄羅斯政治經濟的資源,他們的貪腐資金灌滿了歐洲銀行的金庫、他們的妻子買飽了倫敦與巴黎最奢華的豪宅,俄羅斯與歐洲的金融利益早已如膠似漆。普丁手上的經濟金融籌碼,跟他軍火庫中的核子飛彈,同樣是足以摧毀全球安定的毀滅性武器,所以普叮噹然不會怯戰。

對決股市金融 俄損失慘重就在今年三月一日星期六,俄羅斯國會授權普丁對克里米亞出兵,普丁隨即展開讓外界搞不清楚是侵略、還是演習的軍事行動。雖然動用軍隊的規模很小,卻立刻引起以德國為首的歐盟,聯手美國總統歐巴馬的強烈反應,引發外交、軍事、經濟全面的國際對峙。

外界擔憂的軍事衝突並未發生,真正的對決發生在金融市場。三月三日星期一,俄羅斯股市暴跌一一%、隨後開市的德國股市跌了三.三%,倫敦與紐約則以下挫一.五%收盤,金融市場對決的結果勝負立見,美國與德國雖然重傷,俄羅斯卻大敗。兩天之後,普丁將部隊撤回俄羅斯境內的軍事基地,重回談判桌。

三月三日俄羅斯股市總市值一天蒸發五八四億美元(約新台幣一兆七千七百億元),相當於台灣一整年的中央政府總收入。三月一日出兵前的俄羅斯股市總市值,還有五七五○億美元,到了三月三日剩下五一二○億美元,損失比金融海嘯時期還慘烈。

更糟的是,普丁最大的財庫OAO Gazprom國營獨佔石油氣公司,當天暴跌了一四%,而最大的銀行Sberbank則崩跌一五%。普丁進軍克里米亞的決策,堪稱史上最昂貴的、損失最慘重的軍演。

三月三日股市暴跌只是一個「小小的電擊」,曾貴為金磚四國、受到投資人追捧的俄羅斯早已疲態畢露,持續第三年承受資金外流的壓力。資金外流不僅來自於歐美外資,也來自於普丁培養出來的權貴大亨們。

俄羅斯盧布兌美元的匯價,與一年前相比重貶了一八%,其中有一一%來自於過去三個月內的資金外逃。如果軍事衝突升高,總金額超過千億美元的歐元債券、俄羅斯違約交換合約、OFZ聯邦政府債券(盧布計價的俄羅斯聯邦政府債券)都可能面臨賣出的壓力,造成俄羅斯全面的金融危機。

普丁在千禧年前從葉爾欽手中接下政權,二○○○年五月正式出任俄羅斯總統,前面七年藉著能源輸出,為俄羅斯蓄積了龐大的財富,在金融海嘯之前,俄羅斯外匯存底一度逼近六千億美元。但是,金融海嘯改變了全球的金融生態,俄羅斯的能源魔法就此消失,經濟成長日益疲弱、通貨膨脹從一二年的三%,突然向上跳升,去年年中已經翻倍到七.四%。

一二年是普丁王朝經濟實力盛極而衰的關鍵,當年經濟成長停滯、通貨膨脹劇揚、外匯存底開始下滑,海外負債卻反向暴增。

俄羅斯外匯存底到今年元月已經跌破五千億美元關卡,政府外債則一路向上狂飆,一二年底已經累積了六千一百億美元的外債,比當年的外匯存底高一六%;去年外債又新增一千三百億美元,累計七三二○億美元的外債,是外匯存底的一.五倍,外債比外匯存底多透支了兩千三百億美元。

投入歐盟懷抱 波蘭獲新生俄羅斯本體經濟實力的衰退,是今天烏克蘭危機的源頭。二十年前蘇聯瓦解,波蘭與烏克蘭原本經濟規模相當,波蘭選擇歐盟,而烏克蘭繼續依附俄羅斯。

二十年後的今天,波蘭的平均國民所得已經是烏克蘭的三倍,兩年前歐豬國家倒債危機中,波蘭不僅毫髮無傷,還更加壯大。使用自己貨幣的波蘭,過去六個月相較於歐元還升值了二.二%,是彭博資訊二十四個新興國家貨幣中,走勢最強勁的新興市場國家。靠向十二兆美元的歐盟市場,讓波蘭重獲新生。

相較於波蘭的經濟發展,選擇俄羅斯的烏克蘭卻淪為貪腐與犯罪官員主導的附庸國,長期仰賴俄羅斯提供低價天然氣補貼,失業率高漲,最有名的外銷品卻是素以美麗聞名的烏克蘭少女。

俄羅斯實力衰退,對烏克蘭的天然氣補貼逐漸縮減,去年承諾一五○億美元購買烏克蘭國債的金援,到了年底只實現了三十億美元;相反地,以德國總理梅克爾為首的歐盟,在成功化解歐豬國家債務危機之後,高舉「歐盟東進」的大旗,向烏克蘭熱烈招手,用IMF(國際貨幣基金)做先頭部隊,承諾提供一一○億歐元的援助,要求烏克蘭「經濟改革」,實際上是「脫俄入歐」。

過去幾年的金融危機,從希臘、西班牙、葡萄牙開始,倒台的政府一開始都在俄羅斯與歐盟之間搖擺,但是最終都被歐盟收服。去年塞浦路斯倒債,梅克爾率領的歐盟硬生生把塞浦路斯從普丁的口袋中拿走,還讓存在塞浦路斯的俄羅斯貪腐資金血本無歸。

歐盟的十字軍一路開向烏克蘭,直逼普丁的後門,而且連俄羅斯期盼許久的索契冬季奧運,歐巴馬、梅克爾、英國首相卡麥隆都聯袂缺席。被逼到牆角的普丁退無可退,一直忍到冬奧結束後,終於用搶回克里米亞半島的軍事手段,向梅克爾與歐巴馬發出玉石俱焚的警訊。

就在普丁發動克里米亞軍事演習的同時,北韓的金正恩也趁勢發了幾枚飛彈。普丁與金正恩,都是被美國與歐盟強權逼到牆角的獨裁者,都在做最後一搏。不過,相對於窮得只剩飛彈的北韓,普丁手上的「毀滅性武器」更為有力。

掌握俄權貴 威脅歐洲金融俄羅斯不只是擁有核彈的軍事強權,還有天然氣及足以導致金融崩潰的五千億美元外匯存底。當然,普丁周邊圍繞著俄羅斯權貴,十年來在歐洲到處置產,是歐洲私人銀行與對沖基金最重要的客戶。普丁掌握這些權貴的命脈,隨時可以威脅歐洲金融市場的安定。

普丁瞭解,軍事只是枱面上虛張聲勢的工具,金融才是決戰勝負的關鍵所在。烏克蘭就是因為瀕臨破產邊緣,才讓歐盟與IMF有機可乘,除了會議室裡的外交談判、地面上的軍事演習之外,還必須反制美國與歐盟的金融戰爭。沒有錢,不要說烏克蘭會破產,連俄羅斯也岌岌可危。

付出了一場一兆七千多億元的昂貴軍事行動後,普丁放下身段,釋出重回談判桌的善意,並且加速在三月十六日舉行克里米亞獨立公投。他必須在有限的時間內談出結果,阻止烏克蘭在五月二十一日預定的大選中叛逃歐洲。

普丁枱面下的金融戰爭還沒有輸,相對於美國強勢姿態,歐盟至今仍態度曖昧,只談對烏克蘭的經濟援助,但對於制裁俄羅斯經濟、停發普丁官員簽證、凍結俄羅斯貪腐存款等致命的金融武器,則是噤聲不提。普丁曾經要求俄國央行統計,發現俄羅斯的私人企業存放在歐洲銀行的資產將近六百億美元。俄羅斯與歐洲銀行家的利益緊密結合,這些「能在德拉吉(歐洲央行總裁)耳邊說上幾句話」的歐洲銀行家們,將是普丁最好的說客。

(作者為紐約大學金融碩士,曾任金控公司副總經理)

普丁

出生:1952年

現職:俄羅斯總統

經歷:俄羅斯總理、俄羅斯總統、俄羅斯聯邦安全局局長、前蘇聯國家安全委員會(KGB)中校學歷:俄羅斯列寧格勒大學畢業,主修《國際法》家庭:與裡德蜜拉結褵近30年,2013年6月離婚,育有2女

一天 損失 七兆 兆元 元的 軍事 演習 只是 烏克蘭 烏克 危機 序曲 普丁 真正 毀滅 武器 金融 068 070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94036

股票掌故 | 香港股票資訊 | 神州股票資訊 | 台股資訊 | 博客好文 | 文庫舊文 | 香港股票資訊 | 第一財經 | 微信公眾號 | Webb哥點將錄 | 港股專區 | 股海挪亞方舟 | 動漫遊戲音樂 | 好歌 | 動漫綜合 | RealBlog | 測試 | 強國 | 潮流潮物 [Fashion board] | 龍鳳大茶樓 | 文章保管庫 | 財經人物 | 智慧 | 世界之大,無奇不有 | 創業 | 股壇維基研發區 | 英文 | 財經書籍 | 期權期指輪天地 | 郊遊遠足 | 站務 | 飲食 | 國際經濟 | 上市公司新聞 | 美股專區 | 書藉及文章分享區 | 娛樂廣場 | 波馬風雲 | 政治民生區 | 財經專業機構 | 識飲色食 | 即市討論區 | 股票專業討論區 | 全球政治經濟社會區 | 建築 | I.T. | 馬後砲膠區之圖表 | 打工仔 | 蘋果專欄 | 雨傘革命 | Louis 先生投資時事分享區 | 地產 |
ZKIZ Archives @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