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KIZ Archives


聰明的管理者如何搭橋?

http://xueyuan.cyzone.cn/guanli-lingdaoli/235210.html

當他人拒絕從固有的立場上讓步,並且持有大量個人或專業意見的時候,你會做什麼呢?你怎樣在你和他的立場上彌合這些分歧呢?

大多數人試圖通過爭論使別人讚同自己的觀點。麻煩就是,在多數情況下,人們並未完全理解為什麼他人不同意自己的看法。更重要的是,這種分歧可能是因為價值觀或文化的差異,這些差異並不能通過有理有據的爭論來解決。無論這些差異或分歧的根源是什麼,當你不能通過正當理由獲勝的時候,你所看到的都是他人的不足,你開始生氣,這些都是反映。因此,分歧只會變得更大。

避免分歧擴大化的關鍵就是停止試圖讓這個人改變。相反的,使那些分歧公開化。你所獲得的信息可能鼓勵你去中立、緩和你的立場,從而開展一次雙贏的合作。通過你的倡議,讓他們理解你的限制之處,並使他們看到自身需要改進的地方。當然,有時即使再多的理解也不會使他人妥協,你將不得不被迫改進。在這種情況下,你必須做工作去縮小分歧,這樣的話,儘管你們有差異限制,但他們的主要關注點被調整,以便於你們能夠有成效地去交流和合作。通常,當準備分享榮譽和報酬的時候,這就要求你對希望採取的行動負責。

一旦分歧真正的縮小了,向前邁進,你將很快看到你們的溝通方式產生了變化。經過相互之間的交流,各方面都會感覺到,和剛開始的時候相比,至少他們之間的一些差異確實在縮小,變得更容易去接受並適應。

從哈佛商學院畢業後,當我進入了家族企業時或許建立了我人生的第一座管理之橋。一加入公司我就意識到,我們公司倉庫裡的剩餘庫存持續脫銷。這不僅會導致這些缺貨商品銷售上的損失,而且還會對我們所有產品的銷售產生消極的影響。因為這會把我們的顧客驅趕到競爭對手的懷抱裡。

我去倉庫見了倉庫經理。他是一個非常忠誠、值得信任的人,已經在我們公司工作了許多年。他大約60歲,瞭解我們公司所有的私人客戶,並在市場上擁有廣泛的潛在客戶網。我問他我們面臨這個問題的原因。他回答說由於我們的供應商花很長時間才交付訂單,生產供應鏈是全球性的,這是我們無能為力的。我和他談論一些關於每種產品我們需要的最低庫存量的預測,能在下訂單和收到產品的時間內滿足銷量,我問他的意見。他的反應很犀利:「如果你想預測,去特爾斐神所」,他告訴我,「在希臘,我們不知道從一天到第二天會發生什麼,所以我們不會預測每種產品將銷售多少。」他不會作出讓步。

面對這種態度,我停止嘗試去讓他改變,相反,我向一個工人求助。我從會計人員那兒獲得了每種產品的平均月銷量,並增加了20%的安全範圍,把這個數量轉化到每種產品的空間需求量上。在牆上劃了一條紅線,在這條線以上,到下批產品到達時,這些庫存將可以足夠滿足產品的銷售量。我向經理保證,我尊重在希臘,預測是冒險的這一觀點——這是很受爭議的,並保證總公司將會對由我的預測產生的一切風險負責。「你所要做的就是,無論什麼時候,你看見任何產品後面的牆上出現一條紅線,就通知我。」最後,我承諾為每天倉庫裡保存的所有產品的存貨給他一筆獎金。

立刻的影響就是產品很少有脫銷狀況了。但是從這次改進中更長期、更重要的獲利就是倉庫經理開始和我交談更多了。他去我在雅典的辦公室拜訪我,問我關於比雷諾夫斯店舖面臨的其他問題的看法,並提出一些怎樣最好的處理它們的有用的建議。多虧了我在縮小分歧方面的做法,我已經從和經理說話變為和他交流談論了。(Via HBR BLOG,翻譯:盼兒)


聰明 管理者 管理 如何 搭橋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39771

科匠:移動互聯網「搭橋人」

http://www.xcf.cn/newfortune/cy/201501/t20150123_713624.htm
移動互聯網時代,幾乎所有企業都想要一張船票,科匠恰好是那個「搭橋人」。創立至今,科匠已經為客戶開發了近千餘款App,累計下載量達到數億。很多用戶百萬級的App背後,都有科匠的身影。 王陽/文 

  2014年「雙11」落幕,天貓平台571.12億元的銷售額中,移動端佔比高達42.6%,而此前3年的數字則分別為21%、6%和1.9%。

  支撐移動互聯網爆髮式增長的,是智能終端的普及以及中國手機網民數量的快速攀升。CNNIC數據顯示,截至2014年6月,中國手機網民規模已經達到5.27億,佔網民總數的83%,並且,手機已經取代電腦成為第一大上網終端。

  移動互聯網為企業帶來了與用戶隨時隨地親密接觸的絕佳機會,幾乎沒有企業甘心錯過。艾媒諮詢2013年的一項調查顯示,96%的受訪企業希望將業務推廣至移動終端。其還在報告中預計,未來4年,企業級移動應用市場規模的年複合增長率將達到65.4%;到2016年,市場規模將達到666.3億元。

  對於可能被互聯網和移動互聯網顛覆的傳統企業而言,向移動互聯轉型更是成為一種「不得不」的選擇,但是,對於缺少互聯網基因的它們而言,如何玩轉移動互聯網往往是個不小的難題。這就給移動應用開發商,尤其是有諮詢、設計能力的應用開發商帶來了淘金機會。上海科匠信息科技有限公司便是最早進入這一行當的淘金者之一。

  2009年開始,科匠的前身藍色互動(後整合為科匠旗下品牌之一),從「民工」式的外包業務切入移動互聯網,陪伴並見證了無數App的生生死死。在這過程中,藍色互動積累了豐富的經驗,逐漸將觸角向上延伸至諮詢和設計,向下延伸至應用推廣和數據挖掘。2012年,藍色互動融資2000萬元,估值超過1億元,並註冊了科匠這一新品牌。隨後,科匠與阿里巴巴合作推出可以由用戶自主生成應用的SAAS云平台—微匠。科匠由此成為企業,特別是傳統企業,走進移動互聯網的「搭橋人」(圖1)。

  攜程、大眾點評、萬達集團、華夏基金、農業銀行、中國移動、可口可樂、百姓網????這些公司旗下的App均與藍色互動有關。迄今為止,它總計為客戶開發了近千餘款App,累計下載量達數億,很多用戶百萬級的App背後,都有科匠的身影。2010-2013年,科匠的營業額實現了將近300%的年複合增長率,2013年逾4000萬元,2014年預計達到近億元。如今,科匠的500名員工中,超過八成為技術人員(圖2)。

  沒有人知道在企業級應用的市場規模當中,應用諮詢、開發和推廣的市場規模具體有多大,因此科匠在官網中將自己定位為「可能是中國最大的移動方案服務商」。

  科匠如何搭上移動互聯的列車?作為企業級應用最早的探路者,它曾遇到哪些波折?其提出的MBI概念是否會開啟移動應用開發市場的新時代?

  被逼上移動互聯列車

  搭上移動互聯這趟快車,對於科匠和其創始人兼CEO刁建敏來說,充滿偶然,但似乎又是一種必然。

  1998年,中專會計專業畢業的刁建敏找工作四處碰壁,心疼他的母親借錢幫他盤下了親戚的飯店,但最終因為他缺乏管理經驗而失敗,不得不在一年後將飯店轉讓。「但在那段時間,積累了和方方面面打交道的經驗」。刁建敏決定從服務員做起—來到小南國餐廳端盤子。半個月後,哥哥的一個同學創辦的財務軟件公司需要人手,再加上刁建敏有財務專業背景,他以學徒工的身份進入公司,「那時候的心態就是,有人收留就謝天謝地了,找到組織了」。

  白天教用戶使用軟件、晚上學軟件開發,刁建敏慢慢成為一名程序員。並且,隨著經驗的積累,他開始參與從需求分析到產品設計的全過程,所涉及的產品也從最初的財務軟件拓展至ERP。

  此時,刁建敏萌生出創業的想法,但又一直舉棋不定,「我從一個絲到當時公司裡工資最高的一個人,好不容易爭取來的,但總覺得,有點不安分」,最終,朋友的一句「如果你到老了,還沒創業過,一定會後悔」堅定了他的想法。

  刁建敏與兩個合夥人繼續做ERP,但是問題很快來了。一個企業的ERP一般不會做大更改,大的軟件公司因為客戶比較多,因此可以靠收取每年的維護費生存,但是小微ERP供應商的客戶有限,獲取新客戶的難度也非常大,「ERP市場在2000年時很火爆,到了2005年已經趨於成熟了,格局已定,小微型企業根本沒有生存空間」。

  在兩個合夥人相繼離開之後,刁建敏也曾動搖過,但最終還是留了下來。「我是一個很要面子的人,拉不下臉解散公司」。

  2007年,刁建敏偶然接觸到多普達手機,雖然跟如今的智能手機相比,還在用Windows系統、應用極其有限的多普達十分「低階」,但是對於刁建敏而言,「這樣一個形式,對我的觸動和震撼是很大的」,「嚴格來講,也不是說我看到了這個方向,而是我在PC上面活不下去了,而手機上面沒人做,所以我們就圍繞智能手機來做這樣的考量和思考」。

  雖然決定登上移動互聯的列車,但選對座位並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兒。最初,刁建敏和合夥人研發出一台叫做「短距離無線交互機」的設備,用戶可通過藍牙與設備互動,例如用戶發送 「KFC」三個字母的txt文本,設備就會把KFC優惠券回傳給用戶,這也是「藍色互動」品牌名稱的由來。但最終,嘗試失敗了—用戶並不具備使用藍牙的習慣,更重要的是,當時,維絡城的大紅大紫為藍色互動帶來了真正的寒冬。

  折騰了兩年,到了2009年,就在刁建敏準備第二次跟合夥人吃散夥飯的時候,他們開始接到一些手機端應用開發的外包項目。「從那時開始,我們想明白了,得先讓自己活下去,你的平台概念炒得再高大上,如果你明天死了,就什麼都沒有了」。

  接受外包項目看似是藍色互動不得已的選擇,但是,刁建敏在財務軟件、ERP業務上所積累的技術經驗,以及藍色互動通過「短距離無線交互機」項目與商家、廣告公司建立起的聯繫,再加上對用戶手機使用習慣的理解日漸加深,藍色互動切入移動應用開發市場似乎也是一種必然—移動互聯網風潮來臨,可供選擇的移動應用開發商卻屈指可數。

  從「民工」到專家

  2010年,得益於蘋果手機帶動的風潮,藍色互動實現營業額80萬元,毛利率約為40%。那一年的春節,刁建敏和他的合夥人每人分了5萬元,「非常激動、開心,覺得全世界自己最富有了,因為從2005年創業開始,從來沒賺過錢」。

  在刁建敏看來,那時的藍色互動就像是四等艙裡的「民工」。「跨國巨頭撥出一部分預算做移動互聯網,交給4A廣告公司,再交給移動互聯網營銷公司,最後外包給我們做開發」,「那時候沒有太多想法,客戶要求什麼,我就做什麼」。

  藉著移動互聯網的東風,從「民工」起步的藍色互動實現了業績的快速增長,更重要的是,隨著開發的應用越來越多,其角色也逐漸發生了變化,從最初的「民工」變成了專家。「比如說旅遊,我們做了幾個案子之後,我再跟旅遊行業的聊,我發現我比他們更懂,他們想要做的東西,我都做過,他沒想到的,我都可以幫他想到,甚至可以把其他行業的經驗,引入到裡面,給他一些建議和想法。」 刁建敏說。

  不過,從「民工」到專家之路,並沒有說起來那麼輕鬆。2011年,陝西世強集團委託藍色互動代為開發智能遠程醫療平台—世強一家寶,其能夠跟智能醫療設備如智能血壓儀相連,用戶也可以通過App與醫生遠程會診,功能相對複雜。在開發世強一家寶之前,藍色互動所開發的一般都是功能相對簡單的App,世強一家寶相當於數個App的整合。

  當時,企業級應用市場剛剛興起,對於如何把企業的模糊的想法細化,並在App當中實現,沒有現成的經驗可以借鑑,藍色互動自身的開發能力也不夠成熟。因此,世強一家寶第一個版本的架構設計並不成功,再加上規劃有所變動,只能推倒重建。

  世強集團研發生產總監許悅對新財富表示:「當時沒有更換開發商,而是繼續跟藍色互動合作的主要原因是,當時可選擇的開發商非常少,並且藍色互動已經對世強一家寶這個項目非常瞭解,另外,藍色互動承諾在第二期合作中投入更多的時間和資源,最主要的是,藍色互動的人力資源,也就是開發能力有了明顯的提升。」

  有了第一個版本的經驗,藍色互動開發第二版時,在架構上做了新的規劃和非常嚴謹的考慮。世強集團也不斷跟藍色互動的工程師磨合,將大方向逐一細化,最終產生了現在較為完善的版本。

  許悅曾經跟刁建敏開玩笑:「藍色互動是從萬人坑中爬出來的」。正是因為這些失敗的教訓,作為「探路者」的藍色互動才逐漸積累了經驗,慢慢能夠給客戶建議和指導。很自然地,藍色互動把業務從應用開發向前延伸到項目諮詢,隨後,其又向後走了一步,將應用推廣、數據挖掘納入業務範疇。至此,藍色互動已經能夠為用戶提供移動互聯網一攬子解決方案,而不僅僅是按照客戶的要求進行單純的開發。

  一攬子解決方案意味著較高的服務價格,藍色互動每天接到約100個諮詢電話,但只有約5%能夠達成最終的合作。為了更好地吸引中小企業成為其服務對象,科匠在藍色互動之外推出新的服務—微匠。

  微匠與阿里巴巴合作搭建了一個SAAS云平台,在網上籤訂協議後,中小企業從中選擇功能模塊和UI風格模塊,便可自動生成App、微信公眾號、百度直達號和微信服務窗。目前,微匠有4萬多用戶,其通過分成的方式獲得收入。例如,一家咖啡店通過微匠生成微信服務號,一旦用戶通過該服務號購買咖啡,微匠將獲得咖啡銷售額的一部分,而具體的分成比例,將根據訂單量等確定。刁建敏預計,2014年,微匠的收入將佔到總收入的20%。

  除了為高端用戶服務的藍色互動和為中小企業服務的微匠,科匠還與其投資人合作成立了投資基金,專門投資移動互聯網企業。近日,科匠創新事業部成立,專門研究移動互聯網創新,除了可以為原有業務提供智力支持,也嘗試自主運作一些移動互聯網項目。此外,科匠正在開發App移動商業助手,展示移動互聯網基礎知識、創新案例,提供名片掃瞄、免費電話等創新功能,幫助傳統企業理解移動互聯網。

  推進行業標準化

  科匠並不滿足於僅僅充當移動互聯網專家中的一員,而是希望能夠成為行業規則與標準的制定者。為了促進行業標準化,科匠提出了MBI(Mobile Business Integrator)概念。

  接觸到客戶之後,藍色互動首先會幫助企業釐清商業模式,找到問題所在,出具研究報告,再對國內外的競品進行研究,看在商業模式構建等方面是否有可借鑑之處,最後結合企業的實際情況,探討用App促進商業模式的實現,甚至轉換商業模式,並做出完整的規劃。

  但刁建敏發現,一些傳統企業的高管心態比較急躁,頗有些病急亂投醫的感覺,尤其是當競爭對手有所舉動時。「這些傳統企業認為App非常簡單,很快就能做完,一問別人的價格更便宜開發週期更短,可能就找別人做了。但是就像裝修,看起來一樣,用起來不一樣,現在沒開發的功能,也要搭好架構,否則以後就無法添加。」

  「現在國內的服務商成千上萬,網站介紹都做得很漂亮,但實際能力參差不齊。如果選錯了服務商,大企業還能爬起來繼續走,小企業可能就夭折了。客戶也在不斷地試錯。」

  因此,科匠提出了MBI概念,即移動商業整合商:服務商不只提供單純開發,而是提供諮詢、規劃、研發和合作一系列服務。MBI概念的提出,也意味著移動應用開發商競爭的升級,市場開始告別草莽時代。

  「客戶在選服務商的時候,心裡完全沒底,不知道有哪些標準,完全要靠大家的廣告、宣傳,這是沒有規則的,不像你買一台電視機,像素是多少,屏幕有多大」。「我們制定MBI的標準,就是想把服務的參數和內容標準化,比如項目管理規範、用戶體驗、團隊人員規模配置、團隊人員的開發經驗、互動體驗上,我在教我的客戶如何更刁鑽一些。」

  MBI的概念剛剛提出,企業級移動應用開發行業標準化依然任重而道遠。不過,刁建敏對科匠的做大和上市充滿信心,「上市是個必然的節點」,「阿里巴巴上市帶來滿滿的正能量」。說這句話的時候,他的眼裡閃著期待的光。

科匠 移動 互聯網 互聯 搭橋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130085

政府搭橋牽線 創業公司籌資回購政府股權沖刺新三板

在大眾創業熱潮下,地方政府除了用財政資金來支持當地初創企業發展,也積極為企業尋找資本市場上的創業投資者。

近日,常熟市發展改革委員會主辦了中國(常熟)創業投資領袖峰會,借這次峰會,常熟市政府希望為當地初創企業找到合適的投資者,一些擁有核心技術的企業希望融資擴大生產,另一些想要沖刺新三板的公司則急於尋找資金回購政府股權,一方面是因為政府投資期限已到,要求企業回購股權,另一方面,沒有政府股權的公司沖刺新三板審批相對簡單。

在上述峰會舉辦的前一天,幾十名投資者分赴常熟經濟開發區和常熟高新技術開發區,實地考察20余家當地企業。江蘇安智博電子科技有限公司(下稱安智博公司)就是其中之一。

安智博公司成立於2011年,主要從事物聯網領域的特種電子標簽的研發、生產和銷售。在智能電網方面,該公司的互感器標簽已經通過國家電網的審核與測試,產品於2016年開始批量用於國家電網。

該公司創辦人、總經理孫向榮告訴《第一財經日報》記者,公司已經度過了前些年研發中最艱難的時期,目前公司基本實現盈虧平衡。而今年與國家電網的合作,也讓公司發展有了底氣。不過,由於占公司30%股份的常熟市經濟開發區創業投資公司的投資到期,需要退出,因此公司急需300萬資金用於回購這一股份。再算上公司需要遷廠、研發新品等,公司計劃融資800~1000萬元。

路演過後,孫向榮告訴本報記者,目前還沒有投資者有投資意向。他表示,其實自己之前也和其他投資者有過接觸,但在對企業估值方面沒有達成共識,以及其他原因,最後也沒有找到合適的投資者。

孫向榮表示,如果最後沒有投資者介入,自己只能從銀行貸款來回購30%的股份。

另一家參加路演的蘇州奧芮濟醫療科技有限公司也急需融資,該公司主要生產基於營養元素可降解吸收金屬生物材料和醫療器械,公司創建人、總經理張小農告訴本報記者,公司需要A輪融資,以20%股權融資1250萬元,這筆錢主要用於核心產品的檢驗、臨床和註冊。

張小農對本報透露,目前公司打算明年沖刺新三板,目前券商已經完成盡職調查,公司希望融資回購政府股權,方便上市。

張小農告訴《第一財經日報》記者,之所以回購政府股權,根據公司與當地政府的投資協議,政府股權也到了該退出的時間,因此政府也願意普通投資者回購這一股權,實現政府投資的保值增值。

CLPA中合會創始人、埃曼哲集團董事長徐剛對本報表示,參加這次路演的專業醫療投資機構對這些醫療健康企業有濃厚的興趣。張小農對本報透露,目前已經有幾家投資者有意投資企業。

星動通訊科技(蘇州)有限公司董事長彭文峰也表示,公司主要做衛星移動通信地面終端設備,公司也計劃在2016年新三板掛牌,目前前期準備工作基本到位,現在希望通過股權融資3000萬元,其中為了掛牌新三板,公司希望用其中的1500萬元回購政府的投資。另外1500萬元用於擴大生產和市場開拓。

常熟科創園管理服務中心副主任葛龍告訴本報記者,目前該園區已經有兩三家公司登陸新三板,計劃2017年園區10家企業掛牌新三板。

政府 搭橋 牽線 創業 公司 籌資 回購 股權 沖刺 刺新 三板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03389

銀行“高門檻”設阻P2P平臺資金存管上線 第三方支付“搭橋”助提速

現在距離《網絡借貸資金存管業務指引》的正式發布已過2個多月,而指引中所要求的8月大限也即將到來。網貸之家最新發布的《P2P平臺銀行存管進度報告》顯示,截至5月8日,總計205家P2P網貸平臺與銀行完成直接存管系統對接並上線,占總平臺數的比重不到10%。

“對於已簽約正在技術對接的平臺,由於平臺的技術水平和體量等因素,技術對接需要的時間較長而未上線存管,這些平臺只要完成對接就會陸續上線。而對於硬性標準達不到銀行要求而未能簽約的平臺來說,這個就很難解決,可能只能面臨被清場出局。”網貸之家研究中心研究員王海梅對第一財經記者表示。

銀行“高門檻”阻礙平臺上線存管系統

截至今年4月,正常運營的平臺數總計2214家,已有389家正常運營平臺宣布與銀行簽訂直接存管協議(含已完成資金存管系統對接並上線平臺和簽約嵌入式存管平臺),約占同期P2P網貸行業正常運營平臺總數量的17.57%,其中有205家與銀行完成直接存管系統對接並上線,僅占P2P網貸行業正常運營平臺總數量的9.26%。

記者在采訪中了解到,雖然在《網絡借貸資金存管業務指引》下發後,P2P網貸平臺資金存管有明顯加速跡象,有66家網貸平臺在2月22日存管指引正式出臺後上線存管系統。然而,由於多數銀行方面對申請上線的平臺有各類硬性指標,使得一些“沒有背景”和“資歷淺”的平臺至今未能上線銀行存管系統。

“從銀行角度來看,各家都有門檻要求,很多小平臺達不到,例如有些平臺對於涉及到車的平臺就不予考慮。另外,銀行也有產能限制,即使是接入最多的華興銀行,每個月最多只能接入20家,每家上線至少還要1-3個月,”網貸之家研究總監於百程對第一財經記者表示。

報告指出,在389家已經與銀行簽約的平臺中,有177家平臺的背景為國資系、上市系、銀行系或風投系,占簽約總數的45.5%。其中註冊資本在5000萬元(含)-1億元的平臺最多,有157家,占總簽約數的40%。已簽約的平臺註冊資本基本在1000萬元(含)以上,其中註冊資本在5000萬元(含)以上的平臺數占比達到70%。

由此可以判斷銀行對註冊資本和背景有一定的要求,而註冊資本在5000萬元以上和有背景的平臺更受銀行青睞,並且背景足夠強大,其他硬性條件可能會適度放松。對於銀行來說,更樂於接入具有上市公司或國有企業投資背景的平臺客戶,對於一些沒有類似背景或業務量不大的平臺來說,新金融平臺很難有渠道和資源來對接和尋找適合自身業務特點的銀行,這也使這類平臺難以接入銀行存管業務。

王海梅向記者解釋道,多數銀行對平臺實繳資本、運營時間、平臺背景和高管背景等均有硬性指標。銀行對於那些沒有國資背景和註冊資本不高的平臺可能還會有高管背景、月成交量和運營時間等硬性要求。如平安銀行除要求合作平臺實際控制股東為政府、大型國有企業、主板或中小板上市公司、具有專業經營牌照(由銀監會、證監會、保監會、人保部批準)的金融機構,註冊資本或實繳資本不低於5000萬元,另外還要求月成交量不低於1億元,正式開展相關業務1年以上等。

“而且具有新金融銀行存管業務的銀行準入標準雖然基本統一,但也具有一些差異性,而特點不一的新金融平臺更難找到適合自己的銀行進行托管”,王海梅稱。

報告顯示,廣東華興銀行完成上線的平臺最多,有63家平臺上線直接存管系統。而廣東華興銀行也是與銀行簽訂直接存管協議最多的銀行,簽約平臺數達94家,占簽約總數的24.16%

此外,據網貸之家研究中心不完全統計,在完成銀行直接存管系統對接並上線的205家平臺中,有162家平臺已全部轉換為銀行資金存管系統,占總完成直接存管平臺數的79%;有43家平臺采用的是第三方支付系統與銀行存管系統並存模式(不包括雖是雙系統並存,但老平臺已不發新標,僅供進行原有交易明細查詢及提現申請)。根據存管指引中要求平臺僅能選擇一家銀行作為存管機構,不可多頭存管,這些平臺可能需要在未來的不到4個月內進行整改,需盡快實現全銀行存管模式。

第三方支付 “搭橋”助提速

針對P2P平臺在接入銀行存管過程中遇到的問題, 一些第三方支付機構紛紛上線“銀行存管計劃”,與銀行聯手,為有困難的新金融平臺進行選擇,找尋合適的存管銀行。

“市場上目前這類業務模式有很多,像連連支付、易寶支付、匯付天下等都有此類業務。對於一些不知道如何聯系到銀行負責這塊工作的部門或者不清楚如何與銀行接觸的平臺,第三方支付機構會對手中的銀行資源進行整合,幫助平臺做一些推薦。簡單來說,就是第三方支付作為中介,幫助P2P平臺找到合適的存管銀行。其中主要針對的客戶還是股權清晰、運營合規、資金去向明晰等條件達標的平臺。” 一位第三方支付機構的負責人告訴記者。

於百程認為第三方支付有利於加速平臺上線存管系統。他表示,“第三方支付推薦的同時,有些支付通道業務和原有的存管系統經過部分改造後都可以給銀行繼續使用。同時,第三方支付也比較了解原來平臺的情況,可以幫助存管銀行更快推進系統上線。”

那麽,此類業務是否符合監管要求?

王海梅表示,監管層目前並沒有禁止第三方支付做中介,第三方支付由於介入P2P網貸行業時間較早,在用戶體驗、系統開發等方面已經積累出部分經驗並有大量的網貸客戶資源,其的介入確實可以加速平臺上線存管系統。

“雖然到了8月底,監管部門不至於對未完成存管的平臺立刻關停,但對於不符合要求的平臺仍然會指導其合理退出。”王海梅因此建議,剩下的幾個月,未簽約的平臺應該趕緊整改,尋找合適的銀行進行存管合作,已簽約正在對接的平臺應該加快系統對接,在限定整改時間完成上線,已完成存管系統對接但不符合監管要求的平臺應該盡快整改,如采用雙系統的平臺。

銀行 門檻 設阻 P2P 平臺 資金 存管 上線 第三方 支付 搭橋 提速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48714

机锋网:搭桥Android产业链

1 : GS(14)@2011-01-29 19:18:11

http://www.cb.com.cn/1634427/20110126/182965.html
    它的创始人谈毅这样为它正名:产业链的桥梁。对用户来说,这里可以交流经验,下载和使用所需软件,丰富自己的Android(安卓)体验……
               
         
   创业者:谈毅
  创业时间:2007年底
  创业地点:西安/北京
  商业模式:机锋网主要发力三个业务,机锋论坛,机锋市场,与硬件相匹配的开发服务。通过与开发者分成以及为硬件厂家提供软件服务获得收入。
  机锋网究竟是怎样一个网站呢?
  它的创始人谈毅这样为它正名:产业链的桥梁。对用户来说,这里可以交流经验,下载和使用所需软件,丰富自己的Android(安卓)体验;对开发者而言,网站能为他们把应用打包,发布到商城和市场来售卖,获得收益;而对手机厂商,机锋则成为连接开发者和用户的平台,助力其获得APP资源和开发者资源。
  成立不过3年,机锋已成为包括国内数量最多的Android开发者群体的网站。2010年5月,它获得了日本CybetAgent旗下风险投资基金管理子公司的一笔没有透露详细数目的天使投资。
  从社区到平台
  应该说,机锋网的雏形是一个以技术交流为核心的社区。
  当2007年底成立时,机锋网笼络了一群安卓的开发者。从社区的形式来讲,谈毅认为它满足了比较高端的手机用户的部分需求,他们在上面可以发布自己的想法,交流自己的感受。
  最开始的时候,机锋的社友们更关注于解决技术上的问题,机锋也在安卓的手机用户里面有一定的影响力。而随着中国安卓团体技术上的逐渐成熟,谈毅发现社友们在关注技术的同时也开始关注产品设计,甚至销售等其他的领域。“这是一个很自然的现象。”他评价说,这个过程中,相关行业的资深高管、新锐的手持端产品经理、经验老到的U I/U E设计师、来自各个IT领域的程序员纷纷加入进来,侧面帮助和满足社团的需要并且推动了机锋网平台和产品的创新发展,萌芽商业化顺其自然。
  事实上,谈毅自己也不满足于社区的概念,他希望能把这种影响力,或把网站提供的服务和产品让更多的人知道。从2008年底,机锋网就开始从安卓高级开发者的交流平台,转变为协同开发平台。
  这种改变并非无据可依。
  谈毅介绍说,美国在市场上做安卓产品开发时,拥有完整的市场机制,能够支持用户对产品付费,进行产品推广,并方便地获得用户的反馈。而且,由于国外的手机集中于五大品牌手机厂商,在机型适配上也非常容易。但到了国内市场,付费、推广、反馈机制或平台的缺失,再加上在机型适配方面遇到的重重阻碍,让他们开始酝酿这样一个平台来解决这些问题,让开发者、用户和手机厂商三者都能获益。
  产业链润滑剂
  在谈毅看来,安卓是中国M ID(M obile Internet D evices,移动互联网设备)产业链的一个解决者。作为一个开放式手机操作系统,它填补了过去这条链中的一个重要空缺,为以后中国整个MID的发展提供了可能。机锋要做的,就是通过完成安卓的本地化,将这个可能性变成必然,在产业链中起到一个节点、润滑剂的作用,在厂商、用户和开发者之间搭建了一个交互桥梁。
  于是,机锋将自己的业务主要切割成了三大块,论坛、门户和市场,来充当这个产业链的润滑剂。这里面最具商业“气氛”的是机锋市场。
  这个基于手持端和Web端的无线互联网商城平台,主要面向安卓用户和开发者,提供应用游戏的发布、下载、销售、购买的渠道。比如,对开发者来说,通过与机锋市场的独家授权合作,借助机锋市场的渠道和机锋网平台的推广,取得了市场影响力。
  据了解,目前机锋的注册用户160万,针对机锋的开发者有200多家,其中以公司为主,个人不多。而开发者方面,还有一类机锋网定义为Studio的网站,三五个人的小团队不少,个人性质更多。这种小团体也创造了很多小应用。比如一个叫做“司机小蜜”的软件,会在车违章的时候报警,会告诉司机最近什么地方违章多等等。
  机锋网和开发者在收益上的分成是三七的比例,之后可能会发展到二八的比例。虽然国内用户的付费比例仍然较低,但机锋网在逐渐帮开发者设计一些收费功能。谈毅介绍,他们会为游戏类产品设置关卡、道具收费;而一般的应用产品,通常都使用免费下载,然后通过广告获得收入。
 此外,机锋还为厂商和零售渠道提供商城系统定制、授权应用和游戏的批量测试输出等服务。“厂商擅长的是硬件设备,短板是根据拥护需求的差异化定制软件和内容。”谈毅说,厂商们没有必要另起炉灶重新雇佣人马去做软件和内容,运营成本过高,只需和机锋这样的一些第三方做内容解决方案的公司合作,就能降低成本以提供自己的竞争力。
  于是,机锋网的赢利方式变得清晰起来。
  “厂商和开发者都需要赚钱,一个是通过提供硬件内容,一个是通过提供软件内容,而用户需要通过消费而得到自己的内容需要。”他说,作为一个商业公司,机锋就是通过提供各种平台来帮助这三方面,满足厂商开发者和用户三方面的需求。这个过程中,只要开发者和厂商能赚钱,消费者有钱能有地方花,机锋就能够保证自己的收入。
  创业灵感源于购买iPhone后
  机锋网的成长是一个平凡的奋斗故事。
  2007年底,还在美国读M BA的谈毅趁着同学们都在寻找10万美元的高薪工作时,在自己租来的小屋里创立了机锋网。
  他创业的原因很简单。2007年中,iPhone在美国地区正式上市,而彼时在美国读M BA的谈毅成为了排队买iPhone的第一批人。应该说,正是这次购买iPhone给了他创业的灵感。“它给我带来的使用感觉和以往完全不同,使我意识到原来手机也可以像PC机一样拥有巨大空间和商机。”
  回国后,谈毅为机锋的市场化做了相应调整,没有马上推出付费模式,而是以广告和平台增值等来获得收益。不过,相比国外杀入中国的移动软件市场的公司,谈毅认为自己还有一个很大的优势,本土化的公司和团队更能做出符合本地化需要的东西。
  对于此领域日后国内商业模式的趋势,谈毅还是拿了互联网的例子来说明,“假以时日,相信会有一大批手机应用及游戏,凭借其在线服务的价值,获得用户为服务付费的认同,走上网络游戏在中国市场的赢利之路。”
  知多D
  绿色小机器人发威了!
  在应用程序方面,虽然安卓目前只有5万多个,比iPhone的18 。5万个少一大截,但进入2010年后,安卓M arket每个月增加8000个新的应用程序,增长势头强劲。
  现在,安卓热潮让越来越多的公司开始为象征安卓的绿色小机器人“效劳”,开发游戏、消费指南、地图、社交等形形色色的手机应用程序。
  “经纪人”的同情心
  机锋网之所以有今天,离不开一大批充满创意的开发者。没有他们,网站不能获得分成,同时也不能黏合上游硬件厂商。“不过,开发者在这个产业链中是弱势群体,很多时候付出和收获相差甚远。”谈毅说,有时厂商花费一千多元就能从开发者手上买到软件,开发者的价值被严重低估,这是一件很可悲的事情。
  虽然不能保证立刻就改变这种状态,但谈毅认为自己能尽量改善。他举例说,网站现在花了很大力气做开发者的“经纪人”,会主动帮助他们一起开发作品的商业价值,目的就是为了让开发者获得更多利益。
機鋒 搭橋 Android 產業鏈 產業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72805

黃錦星甘做搭橋工人 黛安

1 : GS(14)@2013-02-18 23:33:00

http://www.skypost.com.hk/column ... 7%A5%E4%BA%BA/77401
大半年前讀過專欄作家黃雅麗的文章:「我們日日上班下班,生活有序,無風無浪,很難想像有些人每天都要面對生與死的抉擇。」說的是甘肅毛寺村的狀況,一條河流將村落分成兩半,一名母親每天涉水送孩子上學,均要作出「過與不過」的選擇,不幸的是,兩母子最終難逃水劫,被發現伏屍下游。
07年中大建築系教授吳恩融成立「無止橋慈善基金」,五年來組織逾千名義工,在內地偏遠山區築起24道堅固橋樑。最近這24個愛心故事更被編纂成書,書名來自燈謎:《二十四橋明月夜》,大家能否猜到謎底?答案是一個「夢」字,真有意思。
涉水搬石似體操
上周五,黛安應基金義務秘書紀文鳳(Leonie)之邀,參加該書發布會,環境局局長黃錦星、無止橋榮譽主席鍾逸傑等亦有到場主禮。不說不知,原來黃局長亦曾赴甘肅建橋,他在三、四十度高溫下涉水搬石時,更不慎跣腳墮河,難怪他形容過河如挑戰奧運體操。
除黃局長外,黛安聽Leonie講,特首梁振英之子梁傳昕、政務司司長林鄭月娥及兒子林節思、醫管局高層馮康女兒馮海容,亦曾低調紆尊降貴做搭橋工人,與農民打成一片。
活動上,黛安認識了幾位有心人,其中一位是物流公司董事葉慈恩,自言兒時荒廢學業的他說,深明學識對人生的重要,幾年前從電視認識「無止橋」後,主動聯絡對方,並多次隨團北上搭橋。坐慣office的他搖身一變地盤苦力,的確不易克服,不過他說「生命有限,承傳無限」,看到年邁老翁突破鴻溝與家人重逢,天真孩童遞上親自打磨的心形石塊,心中感動得難以言喻。
關於無止橋慈善基金的消息,可瀏覽www.bridge2china.org
黃錦 錦星 星甘 甘做 搭橋 工人 黛安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82330

西環集中營:港澳辦自行搭橋聽意見

1 : GS(14)@2016-08-13 14:31:49

早前被視為「親習」的《多維新聞》刊出題為「北京涉港機構亟待整肅重組」報道,力數中聯辦幾宗罪,除批其以中央治港化身自居,又提及中聯辦以往關上聯絡香港各界大門,要由全國人大常委會和港澳辦打開溝通門戶。有政界中人稱,這篇文章是否代表要整肅中聯辦仍是未知之數,但可肯定港澳辦及一些中央官員已繞過西環,自行搭建與香港直線溝通的渠道,包括一些以往被西環排拒的民主派人士。有政界人士稱,以往一些學者、政界或商界人士要向中央反映意見,除了透過一些不定期來港的中間人,另一渠道就是西環,「即係話,西環可以篩選向中央反映嘅港人意見,就算中央要西環收集各界意見,佢唔見泛民、唔見同西環立場不同嘅人,於是各界意見就變成只有一種意見,就係西環容許嘅意見」。


繞過中聯辦接觸泛民

但這個情況在人大委員長張德江訪港前後開始有變,該政界人士指「有啲例子係張德江訪港前,有啲係張德江訪港後」,有些屬港澳辦或其他負責香港事務的中央官員,私下繞過西環甚至港府與包括泛民在內香港各界人士接觸,除了表示肯聽意見,還罕有留下直接聯絡方法。該政界人士稱,有曾接觸這些內地官員的人士對他說,「對方(內地官員)留低咗個聯絡方法,話以後有乜有關香港緊要事,可以直接搵佢,佢保證會將意見向更高層反映」。據他所知,獲此「待遇」的人,還包括一些民主派人士,「換句話說,代中央收集香港意見,唔再係西環獨家包攬,就算港澳辦、其他負責香港事務部門不在香港,都可以直接第一時間收料,削弱西環權力」。季陶周一、三、五刊出




來源: http://hk.apple.nextmedia.com/news/art/20160812/19733330
西環 集中營 集中 港澳辦 港澳 自行 搭橋 意見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305485

股票掌故 | 香港股票資訊 | 神州股票資訊 | 台股資訊 | 博客好文 | 文庫舊文 | 香港股票資訊 | 第一財經 | 微信公眾號 | Webb哥點將錄 | 港股專區 | 股海挪亞方舟 | 動漫遊戲音樂 | 好歌 | 動漫綜合 | RealBlog | 測試 | 強國 | 潮流潮物 [Fashion board] | 龍鳳大茶樓 | 文章保管庫 | 財經人物 | 智慧 | 世界之大,無奇不有 | 創業 | 股壇維基研發區 | 英文 | 財經書籍 | 期權期指輪天地 | 郊遊遠足 | 站務 | 飲食 | 國際經濟 | 上市公司新聞 | 美股專區 | 書藉及文章分享區 | 娛樂廣場 | 波馬風雲 | 政治民生區 | 財經專業機構 | 識飲色食 | 即市討論區 | 股票專業討論區 | 全球政治經濟社會區 | 建築 | I.T. | 馬後砲膠區之圖表 | 打工仔 | 蘋果專欄 | 雨傘革命 | Louis 先生投資時事分享區 | 地產 |
ZKIZ Archives @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