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KIZ Archives


虧損百億燒到本業 面板夢一場空 八十四歲不拚了 許文龍放手奇美電 僵持兩年多的奇美電兩大股東爭執大戲,終於在許文龍家族全面退出奇美電董事會後,畫下句點。宣布退出後的第三天,許文龍在自家宅邸拉琴、宴客,透露出他的好心情。他很清楚,無法再為奇美電打拚,只能選擇放手。 撰文‧賴筱凡 五月十八日,就在奇美集團創辦人許文龍捐贈博物館的那個下午,一場小型演奏會緊接著在許文龍家上演。琴聲如訴,緩緩自小提琴弦上滑出,就好像許文龍這天的好心情一般,在他心裡,企業是一時的,唯有博物館與醫院之於社會的貢獻,才能長存。 這是奇美實業宣布全面退出奇美電董事會後的第三天,許文龍表現平靜,「最困難的時候,已經過了。」貼近許文龍身邊的人士透露,奇美電與群創合併走一遭,經歷整合問題、美國反壟斷訴訟案,乃至於龐大的債務問題,五月十五日奇美實業全面退出奇美電董事會後,許文龍心中的大石終於放下。 據了解,許家不得不壯士斷腕,從去年奇美實業年報可窺一二。過去石化業有「北台塑、南奇美」兩強,奇美實業更是公認的幸福企業,但去年在龐大轉投資的業外損失拖累下,竟繳出五十年來最大虧損成績單,在本業獲利僅七十一.九七億元,不若前三年的逾百億元水準,認列投資損失達一一九億元,最後每股稅後虧損達二.二一元,原來奇美電大虧六四七億元的那把火,已經燒到奇美實業。 幸福企業五十年首見虧損 二○一一年,面板業的景氣蕭條,等不到面板報價回穩,奇美電大虧六四七億元,時任奇美電董事長的廖錦祥,為了奇美電銀行聯貸,擔心到耳中風,「他們都很清楚,聯貸案這關不過,奇美實業也會被拖下水,光看他們手上奇美電股票幾乎都質押,就曉得壓力有多大。」知情人士透露,即使奇美電與群創合併,但給許文龍家族的壓力未減。 眼看奇美電虧損累累,奇美實業只好進行內部大瘦身,「只要資源重疊的部分就整合,cost down再cost down。」奇美實業的員工私下抱怨,「虧錢的明明是(奇美)電子,卻連(奇美)實業也要一起苦。」對於奇美實業五十餘年的幸福企業員工來說,「打從○八年金融海嘯,奇美電大虧開始,奇美實業就不再幸福。」確實,過去一年來,奇美實業的營運費用大幅削減,以前一年營業費用得支出一四八億元,去年縮減到八十六億元。「(奇美實業總經理)趙令瑜上台後,整頓得很厲害,但一切還在常軌。」貼近許家身邊的人士不諱言,趙令瑜節省支出不遺餘力。 一頭灰白頭髮,面對記者追問,趙令瑜總是秉持著低調原則,一貫的笑容、快步離開,但奇美實業上下都知道,這位從基層做起的總經理,採購人員在他眼皮底下,很難搞鬼。 如果年輕三十歲 就跟它拚不過,奇美電的虧損壓力越來越大,即使奇美實業的塑化本業撐住,卻挺不住轉投資的虧損一再擴大。 甚至,奇美電兩大股東之間的矛盾,還倒打奇美實業一巴掌。 奇美電內部人士透露,在群創班底進入奇美電之後,奇美電董事長段行建把採購、財務等大權一手攬,過去奇美實業提供奇美電需要的塑化原料,可是,去年奇美實業送去的報價,居然被打回票。 這看在老奇美人眼裡,幾乎是大忌,「或許兩家公司的關係不若以往,但面對奇美電這種態度,奇美實業能忍嗎?」對此,奇美電發言人陳彥松回應,任何採購案都有其程序,奇美電不會因供應商不同而有差異,實在無需擴大解釋。 隨著外界不斷用放大鏡檢視奇美電兩大股東的關係,許文龍家族與鴻海之間的裂痕更大。就在奇美電董事會召開前兩周,許文龍家族的代表直接向段行建開口,決定全面退出奇美電董事會。段行建馬上表達挽留之意,卻已留不住許家要退出奇美電的決心。 「我很清楚,如果今天年輕個三十歲,還可能跟它(面板)拚,但我已經八十四歲,能做的有限。」許文龍曾私下和身邊的人如此透露。 最終,奇美實業不得不放手,「或許(許文龍家族)退出,對奇美電好、對奇美實業也好,許董、廖董都比以往寬心得多,所以還能釣魚、拉琴,心情也不像去年跟著銀行聯貸起伏。」知情人士說。 面對外界猜測是否要將股權轉手中資,或讓奇美電引入其他策略聯盟對象,許家人揮了揮手,「許董的立場很清楚,他是重然諾的人,答應銀行團的(對奇美電)增資都會繼續做,其他的就留給段總安排。」許文龍八十四歲的人生,從石化業起家,拓展到電子產業,要投入面板業時,他曾問當時奇美實業總經理何昭陽一句:「賠了,會不會影響到奇美實業?」何昭陽很明確地回答,「不會。」然而,時光移轉,面板景氣不再如他們當年所想,奇美電的百億虧損終究還是燒到奇美實業門口,為奇美電、也為了奇美實業好,許文龍的面板大業最終還是一場夢。

2012-5-28 TWM




僵持兩年多的奇美電兩大股東爭執大戲,終於在許文龍家族全面退出奇美電董事會後,畫下句點。宣布退出後的第三天,許文龍在自家宅邸拉琴、宴客,透露出他的好心情。他很清楚,無法再為奇美電打拚,只能選擇放手。

撰文‧賴筱凡

五月十八日,就在奇美集團創辦人許文龍捐贈博物館的那個下午,一場小型演奏會緊接著在許文龍家上演。琴聲如訴,緩緩自小提琴弦上滑出,就好像許文龍這天的好心情一般,在他心裡,企業是一時的,唯有博物館與醫院之於社會的貢獻,才能長存。

這是奇美實業宣布全面退出奇美電董事會後的第三天,許文龍表現平靜,「最困難的時候,已經過了。」貼近許文龍身邊的人士透露,奇美電與群創合併走一遭,經歷整合問題、美國反壟斷訴訟案,乃至於龐大的債務問題,五月十五日奇美實業全面退出奇美電董事會後,許文龍心中的大石終於放下。

據了解,許家不得不壯士斷腕,從去年奇美實業年報可窺一二。過去石化業有「北台塑、南奇美」兩強,奇美實業更是公認的幸福企業,但去年在龐大轉投資的業外損失拖累下,竟繳出五十年來最大虧損成績單,在本業獲利僅七十一.九七億元,不若前三年的逾百億元水準,認列投資損失達一一九億元,最後每股稅後虧損達二.二一元,原來奇美電大虧六四七億元的那把火,已經燒到奇美實業。

幸福企業五十年首見虧損

二○一一年,面板業的景氣蕭條,等不到面板報價回穩,奇美電大虧六四七億元,時任奇美電董事長的廖錦祥,為了奇美電銀行聯貸,擔心到耳中風,「他們都很清楚,聯貸案這關不過,奇美實業也會被拖下水,光看他們手上奇美電股票幾乎都質押,就曉得壓力有多大。」知情人士透露,即使奇美電與群創合併,但給許文龍家族的壓力未減。

眼看奇美電虧損累累,奇美實業只好進行內部大瘦身,「只要資源重疊的部分就整合,cost down再cost down。」奇美實業的員工私下抱怨,「虧錢的明明是(奇美)電子,卻連(奇美)實業也要一起苦。」對於奇美實業五十餘年的幸福企業員工來說,「打從○八年金融海嘯,奇美電大虧開始,奇美實業就不再幸福。」確實,過去一年來,奇美實業的營運費用大幅削減,以前一年營業費用得支出一四八億元,去年縮減到八十六億元。「(奇美實業總經理)趙令瑜上台後,整頓得很厲害,但一切還在常軌。」貼近許家身邊的人士不諱言,趙令瑜節省支出不遺餘力。

一頭灰白頭髮,面對記者追問,趙令瑜總是秉持著低調原則,一貫的笑容、快步離開,但奇美實業上下都知道,這位從基層做起的總經理,採購人員在他眼皮底下,很難搞鬼。

如果年輕三十歲 就跟它拚不過,奇美電的虧損壓力越來越大,即使奇美實業的塑化本業撐住,卻挺不住轉投資的虧損一再擴大。

甚至,奇美電兩大股東之間的矛盾,還倒打奇美實業一巴掌。

奇美電內部人士透露,在群創班底進入奇美電之後,奇美電董事長段行建把採購、財務等大權一手攬,過去奇美實業提供奇美電需要的塑化原料,可是,去年奇美實業送去的報價,居然被打回票。

這看在老奇美人眼裡,幾乎是大忌,「或許兩家公司的關係不若以往,但面對奇美電這種態度,奇美實業能忍嗎?」對此,奇美電發言人陳彥松回應,任何採購案都有其程序,奇美電不會因供應商不同而有差異,實在無需擴大解釋。

隨著外界不斷用放大鏡檢視奇美電兩大股東的關係,許文龍家族與鴻海之間的裂痕更大。就在奇美電董事會召開前兩周,許文龍家族的代表直接向段行建開口,決定全面退出奇美電董事會。段行建馬上表達挽留之意,卻已留不住許家要退出奇美電的決心。

「我很清楚,如果今天年輕個三十歲,還可能跟它(面板)拚,但我已經八十四歲,能做的有限。」許文龍曾私下和身邊的人如此透露。

最終,奇美實業不得不放手,「或許(許文龍家族)退出,對奇美電好、對奇美實業也好,許董、廖董都比以往寬心得多,所以還能釣魚、拉琴,心情也不像去年跟著銀行聯貸起伏。」知情人士說。

面對外界猜測是否要將股權轉手中資,或讓奇美電引入其他策略聯盟對象,許家人揮了揮手,「許董的立場很清楚,他是重然諾的人,答應銀行團的(對奇美電)增資都會繼續做,其他的就留給段總安排。」許文龍八十四歲的人生,從石化業起家,拓展到電子產業,要投入面板業時,他曾問當時奇美實業總經理何昭陽一句:「賠了,會不會影響到奇美實業?」何昭陽很明確地回答,「不會。」然而,時光移轉,面板景氣不再如他們當年所想,奇美電的百億虧損終究還是燒到奇美實業門口,為奇美電、也為了奇美實業好,許文龍的面板大業最終還是一場夢。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34041

老闆也在想你所想

http://www.cbnweek.com/yuedu/ydpage/?raid=2037
   當今全球經濟困難重重、挑戰頗多,但是聰明的企業正著眼於未來,尋找機會重新定位企業的發展。成功的重要因素之一就是打贏新的人才戰爭。美世最新的報告《僱主在想什麼:應對勞動力市場的嚴峻挑戰》旨在幫助企業理解和應對其最為緊迫的問題和擔憂。報告結果顯示出當今全球的高管都在關注員工關心的問題,他們已經意識到人才資本對於企業的重要性。


  養老金風險:防患於未然


  從廣義上講,企業養老金問題在經濟、政策和管理三個層面上都面臨風險,這對企業的影響是多方面的。


  美世的一項針對美國企業的調查顯示,12%的受訪企業在公司金融狀況好轉的同時已經制定了有力的「消除風險」戰略,意在去除養老金投資組合中的風險;另外54%的企業稱極有可能在未來兩年內實施該戰略;同時,20%的企業稱它們正在增加固定收益投資以加強資產負債匹配;而另外有57%則表示它們極有可能在未來兩年實施該策略。


  員工福利:明智選擇需提示


  面對眾多的福利選擇,員工通常很難做出明智的決定。聰明的企業會幫助他們做出正確的選擇。企業可遵循五條原則:第一,企業須花時間瞭解員工的需求,並重新樹立自己的信用,這就要求其建立覆蓋全員的溝通機制;第二,企業可以通過向員工強調合理的計劃可以保障衣食無憂的退休生活,以促進員工作出明智的選擇;第三,員工對於自身福利的選擇往往受其身邊人的影響,聰明的企業會利用這一點,使他們充分瞭解這些人的明智的福利選擇、生活方式和理財計劃;第四,福利計劃儘量做到簡單明了,企業須注意不要給員工過多的選擇;第五,福利計劃需要有明確的重點。


  如何打贏人才戰爭


  全球企業在評估和有效利用所需人才方面都面臨巨大障礙。首先,企業對技能人才的需求往往得不到滿足,這意味著儘管全球有2.05億人處於失業狀態,34%的企業仍舊稱它們無法提供相應的就業機會。


  美世在就這一問題進行研究之後,對於企業如何打造高影響力人才給出了如下建議:


  第一,開發懂得如何戰略性部署企業人才的「人才領袖」。一個卓越的人才領袖知道如何正確決策來發揮整個團隊的力量,他清楚團隊需要何種技能、如何有效打造這些技能。一般意義上,員工領袖應當精通如何鼓舞、引導團隊,在與團隊的溝通中起到重要作用,然而,他們未必能夠作出決策。


  人才領袖和員工領袖並不是互斥的。員工領袖應當有人才領袖的統御能力。而「人才領袖」要求賦予這種領袖高於人力資源管理層面的更多權力—至少是首席運營官(COO)或者首席執行官(CEO)層面的—同時也要讓其有權獲得其他企業資產決策時所需的同類分析工具。他們需要一個框架,在該框架下制定企業績效所需的人才標準;他們也需要數據來進行決策;他們還需要反饋,以便瞭解工作的成功和不足之處。


  第二,利用事實和數據加強戰略人才管理。通常,公司的領導層會把很大的精力投在對一些難以掌控的資產的管理上,而對於其內部的勞動力市場卻沒有那麼大的投入。相比之下,這部分是他們完全可控的,而且對於企業保證盈利和增強競爭力有著重要影響。


  成功的人才管理意味著將企業的全部員工看作一個統一的人才庫,人才庫的不同層面需要不同水平和層次的投資。要想成功,企業在決策制定和目標評估時都需有確切的事實依據。這依賴幾個步驟的實施:首先要定位需要高影響力人才的崗位;然後要分析這些崗位的職業發展路徑;其次要進行企業人才規劃,發現人才短缺的可能領域;最後重新規劃這些領域的職業發展路徑以彌補人才缺口。


  第三,進行企業內部和外部合作,降低企業在技術和人才供需之間的差距。企業面對的問題不是有多少勞動力,而是有多少合格的勞動力。世界範圍內巨大的無就業能力人口和技能人才短缺是嚴峻的全球問題。企業靠一己之力無法解決這一問題,於是通過與其他企業、學校、政府、非政府組織,甚至和競爭對手的合作,找到了擴大企業人才庫的出路。


  美世和世界經濟論壇最近的一個報告指出,合作是將員工調整到合適崗位的有效方式。這種廣義上的人員流動性,意味著用人所長,它能夠彌補全球化最初發展階段所導致的勞動力市場失衡問題,也能確保企業在所需人才的推動下不斷發展。


  第四,面對自己的員工,企業要致力於籠絡人心、集思廣益。如果能做到這點的話,既可以極大地激發員工的工作效率,又能使他們的聰明才智更好地服務於企業發展,這樣,企業在服務水平、客服滿意度和長期收益方面都能有所突破。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36310

手工、養生、零添加……“網紅月餅”真如你所想麽?

來源: http://www.infzm.com/content/129274

網紅月餅作坊被查,長毛月餅回爐老鼠蒼蠅到處飛跑。(視覺中國/圖)

鮑魚、牛蛙、小龍蝦、水果……月餅你吃什麽餡兒?中秋臨近,在朋友圈、各大購物網站上,一些打著“養生”“手工”招牌的“網紅月餅”開始走俏。但記者調查發現,這些月餅背後不同程度存在著虛假宣傳等問題。相關人士建議,應加強對網絡上諸如月餅等時令商品的監管,同時消費者在選購時也需明辨。

“網紅月餅”真的全如“蜜語”麽?

離中秋沒有幾天,朋友圈里的私廚月餅制作商家已經開啟了預售模式,零添加、不含防腐劑是商家最常打的招牌。

“本來是沖著手工制作,結果買回來的月餅味道不對勁兒,蛋黃幹得咬不動,感覺是陳餡兒。”陜西西安的張女士說,前幾天她在一家私廚自制月餅微店上買了一盒手工月餅,“月餅宣稱是‘零添加’,價格也不貴,買回來後才發現有種上當的感覺,剩下的月餅也只好扔掉。”

“當時主要是看到月餅包裝簡約時尚,又是零添加,符合我的審美和要求,加上朋友推薦,就想先買一盒試試。”張女士隨後咨詢了一位專業人士,對方表示,盡管一些賣家宣稱月餅從餅皮到餡料全部為手工自制,無任何添加劑及防腐劑,但實際上,經原料帶入產品的添加劑、防腐劑幾乎不可避免。

記者還發現,一些“鮑魚月餅”“養生月餅”的噱頭也往往大於實質。

記者試圖網購一款售價為268元的“鮑魚月餅”。在其配料表中,記者看到標註為鮑魚含量大於3%,但在追問之下,店家又解釋稱,鮑魚是“鮑魚味道,而非鮑魚肉”。而一些消費者在另一家銷售“鮑魚月餅”的店鋪下評論說“鮑魚很少,像吃包子一樣”。

此外,網店中一款“養生月餅”也銷量不俗。在配料中明確標明含有熟地、當歸、白芍、川芎四味藥材,並在宣傳中聲稱該款月餅具有“調經化瘀、補中有通、滋陰不膩”的功效。

對此,陜西省健康管理師協會理事、國家一級健康管理師張婳表示,從效果層面來講,養生一般要經過一定的療程,但月餅是時令性食品,往往只吃一兩次,想要達到一些功效是不可能的。

生產有標準,“網紅月餅”可能“不靠譜”

據了解,2015年國家質檢總局與國家標準委公布的月餅新標準中,對月餅的特色類別、加工工藝做了細化,甚至還對月餅命名做了要求,如蓮蓉月餅的蓮蓉類餡料中蓮子的含量應該不低於60%;蓮子含量為100%才能稱為純蓮蓉;栗蓉類月餅的餡料中板栗含量不能低於60%;水果類月餅的餡料中水果及其制品的用量應不低於25%等。

記者從食藥監部門采訪了解到,企業若采用了該標準,月餅須按指導規範標準制作;企業也可以自行采用自己的標準進行生產,無論采用何種方式,一定要有在監管部門備案的標準,便於監管。

對於微商里售賣的主打“零添加”“純手工制售”等概念的“私廚月餅”。業內人士介紹,如果這些“私廚月餅”不具備相應的食品生產及流通資質,則為“三無產品”,存在食品安全隱患。一旦發生食品安全問題,引發糾紛,退貨退款等維權難度較大。

對於一些宣稱具有保健作用的月餅,如果生產企業沒有申請註冊保健食品產品批準文號,屬於虛假違法產品,消費者可以在國家食藥監總局的網站上查詢批準文號,辨別真偽。

按照《食品廣告發布暫行規定》,普通食品廣告不得宣傳保健功能,也不得借助宣傳某些成分的作用明示或者暗示其保健作用。如果發現此類情況,可以向監管部門舉報。

“網紅月餅”購買需謹慎

貴州貴達律師事務所律師袁昌浩表示,鮑魚、養生、手工月餅等在市場上走俏,反映出群眾日益增長的健康需求。但另一方面,由於相關監管措施滯後、群眾鑒別能力不強,一些不法分子利欲熏心,鉆監管空子,使得一些消費者誤入圈套,蒙受損失。

當前,全國各地正掀起月餅等節令食品市場專項整治。北京市食藥監局針對53家月餅生產企業開展全覆蓋式抽檢,並試點實施“節令食品日報制度”。貴州食藥監局嚴格準入、嚴格監管、嚴格檢驗,保證月餅市場安全,特別是中秋後,還將對生產企業的庫存月餅等處置情況進行跟蹤檢查,防止企業利用回收原料再生產。

在實際辦案過程中,有執法人員談到,虛假宣傳若認定為網絡虛假廣告行為,根據相關規定應由廣告發布者所在地的工商機關管轄,案件往往查辦耗時多、證據取證難、責任追究難。此外,還需要跨區域執法協作,執法成本高。

執法人員提醒,消費者對“網紅月餅”應提高警惕,不能只看包裝,還要註意查看標簽、生產日期等標識,買月餅選擇有食品生產經營資質、信用評價高的商家,購買時要確認月餅的保質期,特別是一些現做現賣的月餅,更要確認寄送時間,以防過期。此外,還應留存相關購物憑證,以便退換貨和維權。

伴隨消費者購物需求逐漸從線下轉到線上,一些地方已啟動通過大數據篩選跟蹤網絡案件,及時進行查處。執法人員建議,應完善治理體系,強化基層執法,動員社會參與,形成監管合力。進一步強化廣告導向監管,督促經營者自律以維護市場秩序。

袁昌浩說,產品良莠不齊的網絡市場亟須監管部門嚴把審批關、流通關,重典治亂才能讓不法分子產生“痛感”,給優質產品點贊,把不良奸商拉黑。

(來源:新華社)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57589

利字當頭:這段日子心中所想

1 : GS(14)@2017-12-18 04:00:00

編輯打電話催稿,那一刻我很不好意思地說:「十五分鐘,十五分鐘,對唔住。」坦白講,過去幾天,我的腦海一片空白;我剩下的言論自由,也剩下不多。其實我在思考的,是如何循法律途徑,尋求公道。某人就算對我道歉,the damage is done;這幾天在擔驚受怕的,是我身邊關心我的人。我無畏無懼,但人到了我這個年紀,生命中最重要的已經不是自己;令關心我的人驚恐,我的傷心,比起對我的傷害更嚴重。我不知道,自己的言論自由剩下多少。大家想知Bitcoin還有多少上升空間?好,我說Bitcoin現在有泡沫,但長遠是一隻值得持有的資產,滿意嗎?港股牛市完了嗎?我會說,還未到亢奮狀態,就算跌,也一定有得守,但記得一定不要沾手妖股,好嗎?這些就是我僅有的言論自由了。你們有興趣聽古羅馬是怎樣被量化寬鬆蠶食了帝國的基礎嗎?又或者,鬱金香狂潮和以太貓的關係,我可以寫下嗎?噢,上星期寫過了;原來,知性的題材,還是有得寫的。偶爾一次,希望讀者不要見怪,請容許我在這個財經專欄寫點心中所想。我過去因為意識形態,得罪了不少人。我也因為好勝,冒犯過權貴。可是,任何人不贊成我的觀點立場,我歡迎公開辯論。但無論如何,以不實的誣陷要一個人滅聲,是絕對要不得的行為。另外,我覺得如果香港人認為,任何人都是因為受了錢才會為某件事或某間公司發聲,這個現象也反映了這個城市的一種悲情。最後,感謝相信我的朋友。以後,我也只好繼續講些宏觀離地的原則,但請記得,始作俑者是誰。利世民
http://fb.com/leesimon.hk本欄逢周二、四刊出



來源: https://hk.finance.appledaily.co ... e/20171212/20242265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345439

Next Page

ZKIZ Archives @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