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KIZ Archives


好評·差評·吐槽 烏鎮戲劇節有什麽好看的?

來源: http://www.infzm.com/content/105789

2014年烏鎮戲劇節,嘉年華單元戲劇多達一百來部。編劇史航把在烏鎮的體驗形容為“穿越”。戲劇和現實的距離很小。有人在石板橋上吵架,史航湊上去,以為又是“嘉年華”的街頭演出:一個男人用礦泉水瓶猛擊女人的肩膀。“這是真打。”史航恍然大悟,“看戲”於是演變成勸架。 (烏鎮戲劇節供圖/圖)

“為什麽這里的票賣得那麽貴?有的甚至比倫敦還貴?”歐丁劇團藝術總監尤金尼奧·巴爾巴不解地問南方周末記者。2014年10月30日烏鎮戲劇節開幕,他第二次來到烏鎮。

2013年他來烏鎮,戲劇節只有六個大戲。這次,劇目多了兩倍。隨處可見的嘉年華單元戲劇,更多達一百來部。只是票價沒變,一樣貴。開幕劇《青蛇》最高賣到1280元。

編劇史航把在烏鎮的體驗形容為“穿越”:這一分鐘你才看到杜麗娘“遊園驚夢”,下一分鐘你就看到她和賴聲川一起吃泡面;在這條小巷你遇到日本踏舞,過幾條街你又看到一只踩著高蹺的長腿螳螂。“戲劇在這兒變得既神秘,又不神秘。”

他也時常分不清身邊發生的到底是戲劇還是生活。有人在石板橋上吵架,史航湊上去,以為又是“嘉年華”的街頭演出。定睛一看,謔,男人正用礦泉水瓶猛擊女人的肩膀。“不對,這是真打。”史航恍然大悟,“看戲”於是演變成勸架。

戲和現實的距離很近,觀眾不單能看到小醜,還能看到小醜在勾臉、化裝,看見他們在路邊發傳單。

史航樂得做一個烏鎮戲劇節的票販子。他會把到手的每張票安排得井井有條,保證每個向他討票的朋友都能滿意地看上喜歡的戲。惟一一次失手,是《墻壁中的精靈》——這出口碑非常好的韓國獨幕劇,最後竟有一張票捂在史航手里沒出去,這讓他痛心疾首。

這些天,幾乎全中國做戲的、愛戲的人都聚集在烏鎮了。他們以“原來你也在這里”打招呼,再以“北京見”、“上海見”告別,他們說起看戲,很難有一部戲找不到知音,但也很難有一部戲能免於中槍。

一年多以來,烏鎮多少給了人“戲劇烏托邦”的幻象。但疑問照樣層出不窮。戲劇節這幾天的烏鎮,據說流傳這樣一個段子:“如果一顆原子彈投在烏鎮,中國戲劇會更好還是更壞?”

孟京輝帶去烏鎮的新戲《女僕》, 改編自法國劇作家讓· 日奈在1951 年寫就的荒誕故事。劇中女人由男人反串。有人寫了劇評《狂躁一個小時沒高潮,孟京輝就是這麽打發文青的》。 (烏鎮戲劇節供圖/圖)

“從來沒離中國這麽近過”

烏鎮戲劇節上幾乎“零差評”的一出戲,發生在一座古宅中。

燈泡點亮,觀眾們最後終於看到這間屋子的陳設,幾根立柱,一間“杜麗娘”的閨房,工作人員派發的傳單提醒著諸位,剛剛這出戲叫做《夢遊》,高腿的圓桌上擺放著開水瓶和各種口味的泡面。

史航泡了一盒面,滋溜滋溜吃起來:“吃泡面這件事你一定得幫賴聲川老師完成了。就跟《寶島一村》你不能不去領那個包子一樣。”

《夢遊》是賴聲川送給觀眾的“神秘驚喜劇”。一百多位觀眾被領路人一起帶進一所老宅。昏黃的燈光下,趴在桌上睡腫了的黃磊醒過來,他扮演的現代作家“吃了七盒泡面,三天沒睡”,還是寫不完筆下的故事。閣樓上傳來一聲嗟嘆,觀眾循聲望去,演員陳明昊穿著白色長衫奮毛筆疾書,他扮演的古代作家,“吃了七個蘿蔔絲餅,三天沒睡”,同樣卡在了自己的故事里。

領路人搖了幾下鈴鐺,觀眾們移步換景,來到一處天井。東西廂房里,各自探出黃磊和陳明昊的腦袋,一番瘋言瘋語後,作家筆下的人物——杜麗娘(由昆曲名家魏春榮扮演)裊裊而來。一時間,是夢是真,劇中人糊塗了,觀眾也要糊塗了。依著鈴鐺指引,半夢半醒的人們穿過幽暗小道,坐定後院的涼亭前。杜麗娘立在亭中,一曲《遊園驚夢》,夢越發深了。直到穿過一間擺滿了蠟燭、端坐著黃磊和陳明昊的寬屋,來到廳堂,開燈見到那一盒盒現實的泡面。

“他有園,也有夢,你作為觀眾參與進去,才有了‘遊’和‘驚’的感覺。”史航認真地吃著自己那碗泡面。

這座宅子賴聲川早在四年前就相中了。即便是烏鎮,這樣的宅子也不多得:兩棟木建築由後院連起來,保存完整。尤其是黃磊和陳明昊在燭光中對坐的那幢寬屋,高大、寬闊,像個洋房,賴聲川從沒見過這樣的舊式房子。他拍了很多照片放在電腦里,一直在醞釀,怎麽能利用好它做一個戲。

2014年烏鎮戲劇節的舉辦敲打他完成這件事。故事賴聲川只花了兩天就創作完畢。他大部分時候在北京遙控,助手負責烏鎮的布置。並不需要太多改造,古宅最好保持原汁原味,破的玻璃,剝離的墻皮,都是人為營造不出的最淳樸的裝飾。但清掃、除草是必要的——只是後來那些草除得過於幹凈,“少了那種頹垣斷壁里‘野’的味道”,賴聲川稍有不滿意,但好在是晚上的演出,也看不太清。

最大的工程是搭涼亭。劇組找了烏鎮本地的匠人朱永康來做這件事。亭子的藍本,是賴聲川從淘寶上淘來的,按照劇目的需求,調整了尺寸、色差,設計了亭上的拼花。兩周完工。放入後院,添上烏鎮原有的桌椅,毫無違和感。

演出時,魏春榮在涼亭里唱完《遊園驚夢》,一位外國朋友訝異地對賴聲川說:“我在中國住了五六年,從來沒離中國這麽近過。”

2014年烏鎮戲劇節,嘉年華單元戲劇多達一百來部。編劇史航把在烏鎮的體驗形容為“穿越”。戲劇和現實的距離很小。有人在石板橋上吵架,史航湊上去,以為又是“嘉年華”的街頭演出:一個男人用礦泉水瓶猛擊女人的肩膀。“這是真打。”史航恍然大悟,“看戲”於是演變成勸架。 (烏鎮戲劇節供圖/圖)

你不懂我,我也不懂你

《夢遊》第一場演完,歐丁劇團藝術總監、烏鎮戲劇節名譽主席尤金尼奧·巴爾巴曾問賴聲川:“在北京你們這樣做戲嗎?”賴聲川笑了笑,許多大陸的旅遊景區在找他做戲,但沒有一個地方明白他想做的“環境戲劇”是什麽。

這樣的嘗試他1988年在臺北做過一次。那是在士林區中影文化城一處蘇州園林式的庭院里,戲的名字叫《落腳聲——古厝中的貝克特》,集納貝克特的六個短劇,演出分別散布在庭院的三個廂房、一個涼亭和幾個回廊中。導遊帶著觀眾,挪移式看劇,每組觀眾三十人,最多的時候,園林里有六組觀眾在看著不同的戲。

這兩年,賴聲川去紐約看望女兒。女兒堅持帶他去看了著名的環境戲劇《sleep no more》(《不眠之夜》)。劇場在一座五層樓的廢棄酒店里,觀眾可以在樓中自由穿梭,但要戴上面具。戴面具的人跟著不戴面具的人,觀察他們的行為,然後拼起一個故事來。

“這也是一個辦法,不過我還是比較喜歡我的辦法。”賴聲川笑了笑,對南方周末記者說。

他最新得到的一個消息是,這座“夢遊”的宅子可能真的用不了了,整修後斷壁殘垣也就不在了。這讓他頗為傷感。

巴爾巴向南方周末記者評論《夢遊》:“從不同的角度看這部戲,比如從窗戶正下方往上看,站在演員的身前看,或是離遠些看,都會有很不一樣的感受。”

《夢遊》是巴爾巴看過的第一出亞洲環境戲劇,它明顯觸動了巴爾巴:“這是亞洲戲劇受到西方戲劇影響的表現。我曾看過一本意大利人撰寫的關於戲劇的書,它介紹了各國的戲劇演員與歷史,從古希臘戲劇,到亞洲戲劇,到中東戲劇。你會發現,19、20世紀時,歐洲戲劇曾經是受到亞洲戲劇極大的影響和啟發的。”

巴爾巴渴望這種互相影響,他覺得僅僅把自己的劇目帶來烏鎮是不夠的,他期待和中國的導演、演員交流,尤其是現實層面上的。他想知道他們的排練和生活,想知道烏鎮的戲票為什麽那麽貴,還想了解那幾幕他看不懂的戲背後的故事。可很少有人主動和他談這些。

事實上,中國觀眾也渴望了解巴爾巴。許多人慕名去看了歐丁劇團的《追憶》,最終卻在昏睡中走出劇場——要知道,這是一出最多只允許40人觀看的“近距離接觸”式劇目。

巴爾巴也看了孟京輝帶來的新戲《女僕》,和看《夢遊》的感受類似:“雖然有幾幕不是很理解,但演員說話的方式、沈默的時刻、肢體語言,都讓我十分激動。”

《女僕》改編自法國劇作家讓·日奈在1951年寫就的故事,原本就十分荒誕:兩個女僕因為不滿於自己的處境,每逢主人不在家,就要玩起主僕扮演遊戲,謀劃著給女主人的椴花茶里下毒,最終假戲成真,女僕克萊爾死於自己親手投下的毒藥。

在孟京輝的版本里,女僕和女主人都由“二丁一目”劇團的三個大老爺們兒反串。大刀“咣咣咣”砍著代表著女主人的豬蹄,女僕們聲嘶力竭地吶喊著臺詞,歇斯底里得有幾分黑色幽默。

第一場演出結束,有人寫下劇評《狂躁一個小時沒高潮,孟京輝就是這麽打發文青的》,有文藝青年不高興了,這事兒不光在烏鎮成了話題,兩天後,網上也出現了名為《為<女僕>正名》的文章。

2014年烏鎮戲劇節,嘉年華單元戲劇多達一百來部。編劇史航把在烏鎮的體驗形容為“穿越”。戲劇和現實的距離很小。有人在石板橋上吵架,史航湊上去,以為又是“嘉年華”的街頭演出:一個男人用礦泉水瓶猛擊女人的肩膀。“這是真打。”史航恍然大悟,“看戲”於是演變成勸架。 (烏鎮戲劇節供圖/圖)

“你這個腦子是不是中國制造的?”

更多的戲招來的是觀眾毫不留情的吐槽。開幕大戲《青蛇》就引來一陣異議。

黃磊看過袁泉和秦海璐出演的《青蛇》,覺得“很有勁”,於是提出把這場戲加以改造,挪到水劇場來。

改編後的《青蛇》留給他的記憶是“震動”:所有的環節都沒事,眾僧上了、法海上了,依然沒事。但二妖一出,大雨傾盆而至。兩千多人穿著五顏六色的雨衣坐在雨里,場面煞是壯觀。演到水漫金山,一段武戲在水里打得熱鬧,雨水隨著僧棍嘩嘩地濺開……

“這時候就該每人發一瓶高烈度的酒。”黃磊樂滋滋地想。

卻有年輕導演看完皺眉頭:“就這場景、這特效,改造花了900萬?別告訴我水漫金山就是劇場里噴出那幾根小水柱。”

更有記者刻薄地評論:“少了原版‘青蛇赴義、法海留情’的精華,觀眾們手里握著《青蛇》戲票,看到的卻是《新白娘子傳奇》。”這評價,連田沁鑫自己也不得不收下:“有點兒遺憾。”

閉幕戲《白蛇》,也許不乏可愛之處:白素貞在感情上有了外國人的奔放,與許仙當眾接吻;兩位女主演始終揮舞著兩條並不有趣的蛇,美其名曰歐美流行的木偶技法,但看起來更像是唐人街上的舞龍;整出戲里,旁白不斷跳出,給觀眾講解中國戲劇的程式化表演:“第七講,在中國傳統戲劇里,當演員要坐下時,不能直接坐,要先走幾個圈……”

外國人視角當然帶來了新奇,可故事上什麽突破也沒有,就連烏鎮特邀劇評人周黎明寫到這出戲,也不得不實話實說:“劇情略顯單薄,提示劇情的畫外音效率高但是無趣。”

《白蛇》是賴聲川提議帶到烏鎮來的。一青一白,一頭一尾,兩個女導演的兩出女性戲劇,大家都覺得妥當。由此也生出了2014年烏鎮戲劇節“化”的主題,“化”是變化,也是女性的柔軟。作為女性獨角戲的代表,阿姆斯特丹劇團的《人聲》、韓國美醜劇團的《墻壁中的精靈》也被邀請到烏鎮來。史航一直記得,一個負責維持場內秩序的小姑娘,曾經對著舞臺看《墻壁中的精靈》看到出神。

“化”也就成了“青年競演”單元12個劇目的主題。12個劇目從190個有劇本、有導演構想、有排演視頻的半成熟作品中選出。所有評委必須坐在蚌灣劇場里把這12出劇目看完。有時候,劇場里會倉促地響起幾聲電話鈴聲。此時黃磊便總是直起身板,瞪起眼珠,左右掃視。“像只小獵狗一樣虔誠地憤怒。”史航形容。一出劇目落下,黃磊徑直向手機聲走去:“你是不是不會關?我幫你關。”

更惡劣的挑釁發生在印度團體劇場《第十二夜》的演出時。演員在臺上說著臺詞:“你這個腦子是不是中國制造的?”下面幾位觀眾開始吵嚷:“退票!這是侮辱中國人!”事實上,《第十二夜》去英國時也會“侮辱”英國人,在印度更是使勁兒“侮辱”印度人。只不過在別處,他們從未碰到這樣的觀眾。

吵嚷聲多少把戲里戲外的人拉回了現實。至於“中國戲劇會好還是會壞”,可能也得看看鎮子外面。

好評 差評 吐槽 烏鎮 戲劇節 戲劇 什麼 好看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120295

5年研發,94%好評,為何《Brigador》仍銷量慘敗?|黑馬薦文

來源: http://www.iheima.com/zixun/2016/0803/157868.shtml

5年研發,94%好評,為何《Brigador》仍銷量慘敗?|黑馬薦文
GameLook GameLook

5年研發,94%好評,為何《Brigador》仍銷量慘敗?|黑馬薦文

《Brigador》稱得上是好遊戲,盡管如此,它的收入表現卻一塌糊塗。

推薦星級:★★★★

閱讀時間:8分鐘

推薦理由:無疑,做遊戲是艱難的。尤其對於獨立遊戲開發者而言,孤獨和壓抑是常態。本文的主角Hugh Monahan結合自身5年的經歷對外講述了一個獨立遊戲開發團隊追夢,卻又敗給現實的故事。黑馬哥與你分享。

《Brigador》的研發用了5年,這是一款具有複古風的機甲遊戲,它有著突出的音頻以及完全可破壞的遊戲環境,開發商Stellar Jockeys稱之為“Kool-Aid Man模擬遊戲”。在Steam平臺,該遊戲的好評超過94%,可以稱得上是好遊戲,盡管如此,它的收入表現卻一塌糊塗。

640

在一系列的好評和尷尬的銷量之後,遊戲主程序Hugh Monahan在一份長博客中講述了他們團隊的努力和經歷的磨難,題為“周年紀念,五年的遊戲研發可以讓你備受折磨”。

在這份長博客里,他對於整個團隊始終擠在一個簡陋的小房子里做研發所承受的的壓力、在沒有市場營銷預算的情況下獲得曝光率的經歷感概萬千, 這五年的遊戲研發也讓他的精神和身體狀況出現了明顯的下滑,他說,“經過五年的高壓研發生活,加上遊戲發布所帶來的壓力之後,我已經從剛畢業的小鮮肉變成了現在的老臘肉,而且焦慮癥發作的時候還要經常看醫生。驗血之後,醫生對我的維生素D含量過低感到困惑,我只好向他承認,過去五年里我基本上從來不出遠門,當他問我的工作壓力是否很大的時候,我只是苦笑。”

這份博客引來了很多人的關註,既有積極的也有消極的。有些人對他們表示同情,還有些人說《Brigador》團隊不應該在E3之前發布遊戲,想要做成功而特殊的獨立遊戲卻沒有投入足夠的工作和好運氣,並且做了一些不明智的研發決策。

當塵埃落定之後,我們希望可以找到問題的所在,並且弄清楚他們在‘獨立遊戲泰坦尼克號’沈沒之後的一些後續,以下是gamelook整理編譯的內容:

從小鮮肉變成老臘肉:5年的苦逼研發經歷:

Hugh Monahan說,“一開始我們只有3個人,我哥哥直到2012年底才加入研發團隊。當我們開始的時候,我剛大學畢業一年左右,我之前是一名教師,還做一些兼職插畫工作,所以最開始的時候基本上就2個人,兩個從實習生工作存了一點點積蓄的程序員。對我個人而言,一開始我還是可以做兼職工作養活自己的,隨後家里面又給了一些支持,如果沒有這些保障,整個工作室的運營就會變樣。我們作為團隊的基本目標就是,如果我們要做獨立遊戲,那就要按照自己的方式,我們要做一款遊戲。我們不想靠著其他工作室的外包分紅積累收入,然後攢夠錢再做自己的遊戲,因為這樣帶來的後果是遊戲發布之後又要再次攢錢。我並不是詆毀這種方式,這是一種處理事情比較敏感的方式,我也知道很多工作室只有靠著外包工作才能實現收支平衡。”

對於Hugh來說,他們的想法是,如果要做遊戲,就一定要做自己的遊戲,用自己的方式做遊戲研發,如果遊戲表現不好我們就分道揚鑣,再找其他事情做。住在伊利諾斯州的好處之一就是生活成本比較低,所以他們把一個小臥室變成了辦公室,資金消耗率很低,這讓剛剛起步的Hugh有了可以長期研發的可能。

640-2

Hugh Monahan前後對比圖

他說,“隨後我的哥哥Jack加入了團隊,他之前的兼職和正式工作存了很多錢,但他幾乎是全身心投入,而不只是資金贊助。我們的生存能力基本上是很強的,因為我們的消耗率比較低,但坦白來說,有時候我們過的真的很糟糕,想想3個人住在一個兩居室里還要作為辦公室每天工作12小時以上,條件有多艱難可想而知。我們度過了很多有趣的時光,但更多的是苦逼的經歷,因為我們必須把這個項目完成。當我們需要依靠的時候,幸運的是有家人在。”

如果沒有全職做研發,或許《Brigador》這款遊戲永遠不可能做出來,即便是趕時間做出來,也會是一個比現如今小很多的作品。

今年2月份的時候,Hugh Monahan專門在Steam社區寫了一份博客,解釋為何該遊戲定價20美元,並且獲得了大量的關註,他說,“這時候我才發現,至少對於一個像《Brigador》這樣的遊戲來說,原來曝光率只是主要瓶頸之一,我知道寫一些類似的文章可能會讓更多人知道我們。”

對於Hugh來說,這是他從事的第一個完整項目,創業之前也做過一年半的業余遊戲研發,實際上他們也是伊利諾斯州Champaign的第一家獨立工作室,雖然大公司有分部在該地區,實際上沒有其他獨立團隊,離他們最近的是芝加哥和聖路易斯。

640-3

遊戲截圖

他說,“當我們2011年開始創業的時候,甚至芝加哥和聖路易斯這些地區的獨立遊戲社區都根本不活躍,長期以來,我們基本上處於孤立研發狀態,所以很多業內的信息我們都不知道,就像我在解釋價格的博文中所說的那樣,這一切都是積累挫敗感的因素,我們苦苦掙紮了太長的時間才把遊戲最終做出來,我們以為做了很不錯的遊戲,然而社區對它的接受度卻差強人意,但這同樣也可以讓其他獨立開發者們從局外人的角度看到問題,讓他們知道需要準備更多的東西。”

市場營銷不重視:錯過最佳宣傳期

特別是遊戲發布,整個團隊都處於極大的壓力之下,讓Hugh沒有想到的是,遊戲發布之後他們還連續一周半每天工作16小時,但更大的問題是,遊戲發布之後的市場營銷和支持同樣重要,至少不比遊戲發布的重要性低。

Jack Monahan說,“實際上我們工作非常努力,我們還通了電話,一致認為需要在把遊戲做好之後才應該對外發布消息,這意味著我們錯過了最佳宣傳期,不說你們也知道早期宣傳的重要性,你需要一直提供最新消息讓人們持續感興趣。對我們來說,最佳的發布期也錯過了,因為我們的一個程序員要離職,所以真的沒辦法等到過了E3再發布遊戲,我們剩下的只有E3之前的這一小段時間,否則的話這個項目是完不成的。我們遊戲發布之後基本上是泥牛入海。Hugh在和玩家交流的時候意識到了這個問題,人們了解我們的遊戲嗎?他們可能會暫時玩遊戲,而且Steam 的評分也有94%好評,這些都是讓人自豪的,但如果沒有更多人知道我們的遊戲,這一切都沒有多大的作用。”

640-4

從業10年的Jack深知與大作撞車的弊端,他在遊戲行業做過不同的職位,比Hugh入行更早,不得不承認的是,努力工作並不能挽救你、好遊戲也不能保證成功,再加上好的運氣可能會有用,但這些還不夠。對他來說唯一自我安慰的是,“至少我不會去做手遊,蘋果的應用商店每天都有300款遊戲上架,競爭太激烈了。”

而在Steam平臺,平均每天發布的遊戲數量大約為六七款,然而問題是,人們很難直接看到你的遊戲,你需要讓人知道,因為榜單大多數都是被大作占據,你的獨立小遊戲就像是紙做的小船,當別人漂浮在水面的時候,你可能最多是還剩一點空氣才沒有沈下去,一旦救生衣解除,你也只能沈入水底。

Hugh說,“再次強調,這是我們的首款遊戲,用了五年時間研發,做了自己的引擎,所以無論從哪個方面來看,這些做法都無異於自殺行為。如果你能想象Imgur和Reddit的用戶有多少會閱讀一個15頁的博客,那就很好理解了。我意識到一個最大的錯誤之處在於,過去我覺得把遊戲做大一些就可能有更多的曝光率,這完全是錯誤的,而且我們因此還遭遇了一些困難。”

很多人說,遊戲業和音樂領域類似,獨立遊戲就像是獨立音樂人,所有人都可以做自己的音樂,但不要覺得你可以做出大作,因為大量的獨立開發者們都沒有這麽想,他們也是全力投入遊戲研發而且並不能保證不會失敗。做遊戲是艱難的,但卻是有理由的。你可能會說,我不能在這個遊戲上投入太多時間,時間就是金錢,金錢就是時間,我不能全職做研發,獨立遊戲領域比較擁擠等等,但很可能你做出來的遊戲也很一般,因為如果不投入額外的努力,你的遊戲即使發布了也最多像是往海里多仍了一塊石子。

640-5

辦公室照片

對於很多人來說,獨立工作室研發自己的引擎似乎是作死,因為如今有太多好用的工具做一遊戲研發了,但Hugh表示,“我們是2011年創辦的,我們開始的時候虛幻和Unity引擎還處於非常不明朗的階段,和現在完全不一樣。另一個方面就是人才, 我覺得很多人都沒有意識到他們需要做的遊戲到底對於引擎的依賴度有多大,這不只是從結構角度看,從遊戲性能表現方面也是如此。”

他說,“當我們剛開始的時候,我們的遊戲有兩個目標,其一是可破壞性要成為月遊戲,這是遊戲的根基所在,《戰地:叛逆連隊2》是我最喜歡的遊戲之一,雖然獲得了很多樂趣,但也有不少的沮喪時刻,所有的東西,比如任務關鍵道具就像是安排在固定的盒子里,很多東西是無法破壞的,所以似乎看起來你真正能做的並不多,我們希望對此進行改變。我們還希望改編遊戲研發模式,也正因如此,我們沒有意識到除了運氣之外,實際上你想要做個不同的遊戲,就一定會大幅增加修改時間。”

好像人們都喜歡看到不同的遊戲,這也是很多人抱怨的原因。人們為什麽要重複地做相同的遊戲?我們為什麽沒有帶領行業前進的作品?因為這樣做實際上成本是很昂貴的,不僅需要更多資金也還需要更長的時間。遊戲剛發布之後,有些玩家評論說,《Brigagor》定價過高,但玩家們知道的事情很少,大多數都覺得自己了解一切。

Hugh Monahan說,“我覺得記錄研發過程可能會更好一些,就像Two Player Productions做它們的《Double Fine》紀錄片一樣,我嘗試過寫《Brigador》的開發者博客,但最後寫出來的內容並不好。”

正如David Wolinsky 在他的《Don’t Die》采訪系列中所說的那樣,做遊戲和電影不一樣,我們沒有明星講述自己的表演過程之類的東西,而最近出現的Twitch和Youtube視頻則提供了一些可能,你可以通過明星主播的影響力獲得宣傳。

獨立開發的孤獨和壓力共存

Jack表示,玩遊戲和創作遊戲是完全不同的,“在Hugh的博文下方有很多評論,人們都是按照自己的思維在說話,當你需要讓更多人了解自己遊戲的時該怎麽做?有人說,只要把遊戲密匙發送給知名主播就可以了,但實際上這種方式很難奏效,因為我們還處於實踐階段。”

Jack說,“我不確定Hugh是否從焦慮中走了出來,他還沒有放棄治療。感恩的是,我有一個家庭,我有兩個孩子,這些家庭活動實際上可以緩解一些壓力,但就在遊戲發布之前,我還連續兩天沒有休息,但有時候我需要幫助妻子做一些照顧家庭的事情,所以並不是24小時一直工作,Hugh沒有這些,所以對於他來說不僅工作量更大,壓力也更大。”

對於很多獨立開發者來說,孤獨和壓抑似乎是常態,比如《史丹利寓言》的開發者和《FEZ》的開發者都曾有過類似遭遇,即便是你的遊戲表現很好,在研發完成後也可能帶來非常嚴重的負面影響,更何況是投入了一切卻失敗了呢?

Jack說,“這對於我來說一樣很難過,我們都在學習教訓,但至少我還可以稍微心態平靜一些,Hugh還需要時間,他需要沈下心來克服負面情緒。”

當然,Hugh也承認,《Brigador》並非一個完美的遊戲,“仍然有些問題是可以解決或者需要時間計劃的,當人們批評遊戲的時候,我並不覺得難以接受。但有一些無端的指責讓人很無奈,這就是互聯網文化的弊端,就像你看一個YouTube視頻五秒鐘就開噴一樣,作為一名開發者看到這些是很不願意回應的。另一方面是,這五年來,我一直在做自己想做的事情,我熱愛獨立遊戲研發,但不利之處是:我沒有因此掙到錢,而且我投入了太多。就像我熱愛一遊戲研發一樣,如果我的平均每天工作時間短一些也會更好過,如果一天工作12-16個小時,一周工作六七天,你很難長久堅持下去。”

Hugh說,“這里有些話可能聽起來消極,但這里所說的都是實情,我在大學里練拳擊,雖然不像Adonis一樣健碩,但也是很有型的,但現在已經完全不比當年了。”

對於希望從事獨立遊戲的開發者們來說,在追逐夢想之外,也要充分考慮到前面可能遇到的困難,Jack說,“我們知道做獨立遊戲很難,但實際上困難超過了我們的想象。我有和妻子談過未來,她很多想做的事情都被擱淺了,比如買個房什麽的。如果我們再做一個項目,我就必須接外包工作了,我不知道自己的未來在什麽地方,所以如果你想要有一個穩定的未來,如果你想要名和利,遊戲業絕對不適合。”

但他同時表示,兩人其實是幸運的。作為開發者,兩兄弟犯了很多錯誤,但同樣也學到了很多經驗,如果不是親自從事獨立遊戲研發,很多東西是在大公司無法知道的,再加上生活成本低,所以繼續做獨立遊戲並非不可能。Jack說,“我不希望這篇文章變成所謂的獨立遊戲末日論,我很反對那種說法。我想說的是,遊戲市場是有的,問題在於曝光率和消費者認知度。曝光率是導致遊戲銷量低的原因之一,這並不是小事。確保你給媒體寫郵件的時候取一個好標題、把握好內容,實際上這都是有學問的,如果不能掌握其中的技巧,你就只能出局。”

“的確,我們犯了很多錯誤,但是《Stardew Valley》的開發者也用了近5年的時間研發,沒有人說他浪費了五年的時間,因為這款遊戲成功了。所以你不可能提前做計劃,知道自己投入了五年的作品會是大作,我們沒法預測,所以只能不斷嘗試。”

另外,對於獨立開發者而言,運氣也是重要的。很多時候成功並不是你能決定的,你所做的就只有投入,如果失敗了,當然會讓人沮喪,但如果你可以對自己做出來的遊戲感到自豪就可以了,而且還會繼續投入更多希望獲得更好的結果,這就是所有你能做的。

Jack說,“如果失敗了也沒關系,我可以退後一步,對於自己盡力完成的遊戲感到自豪,或許五年、十年之後還會重新回到獨立遊戲領域,至少我已經做了一款自己的遊戲。”

文章轉自GameLook

獨立遊戲 Brigador 銷量
贊(...)
文章評論
匿名用戶
發布
研發 94% 好評 為何 Brigador 銷量 慘敗 黑馬 薦文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08409

旅遊升溫 雄安新區十大景點好評榜出爐

雄安新區引發熱議,容城、雄縣、安新這些地區也隨之被廣泛關註。雄安周邊的旅遊熱度也出現了大幅度上漲。

近日,螞蜂窩旅行網聯合標準排名,根據各景點的好評度和門票價格兩項維度,推選出“2017雄安新區板塊十大景點好評榜”。

螞蜂窩旅行網數據顯示,2017年4月2日,雄安新區板塊旅遊熱度較上周同期暴漲395%。安新縣的熱度上漲1360%,雄縣的熱度上漲2844%,容城的熱度上漲1460%。

榜單顯示,2017雄安新區板塊十大景點有:百里峽風景區,淶源白石山國家地質公園,清西陵,天生橋瀑布群,空中草原,易水湖,白洋澱景區,狼牙山景區,冉莊地道戰遺址,以及直隸總督署博物館。

好評最高的百里峽位於野三坡景區,被譽為“天下第一峽”,由海棠谷、十懸峽和蠍子溝三條峽谷組成。由於距離北京較近,這里常年是京郊遊的熱門目的地。

名氣最大的白洋澱景區只排在第7位。白洋澱景區中現有明珠遊樂廣場、荷花大觀園、異國風情園、嘎子印象等遊樂場所,是中國第一批5A級景區。

另外,螞蜂窩大數據顯示,雄安新區遊客主要來自於北京、天津、河北、廣東、上海、江蘇、浙江、山東等地,遊客出行方式多為自駕或高鐵。

螞蜂窩旅遊研究中心馮饒表示,受益於“千年大計”,雄安新區開發建設的進一步深化,有望成為旅遊新地標。

據中新網報道,白洋澱文化苑景點負責人周雙全稱,受益雄安新區設立利好消息,白洋澱旅遊已被“引爆”。該景區將增加服務人員,做好接待準備。

在國家發改委、國家旅遊局聯合印發的《全國生態旅遊發展規劃(2016-2025)》中,白洋澱位列全國200個重點生態旅遊目的地。

不少旅遊業界人士認為,酒店業的火爆只是雄安新區發展的一個小縮影。就未來擁有的遠期控制區面積來看,旅遊業、酒店業等相關行業,未來可能迎來“爆炸式”增長。

就在近期,首旅如家、錦江、途家、華住和攜程等旅遊酒店企業都表示看好雄安新區的旅遊業發展,未來計劃加大在當地以及周邊市場的旅遊業投入和發展。

旅遊 升溫 雄安 新區 十大 景點 好評 出爐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45348

熊市忙一年,不就為個五星好評

今年的II投票,可謂前無古人後無來者:既是新財富嗝屁後的第一次投票,又是米菲兔施行後的第一次投票,還是2017年全球大熊市後的投票。猜也能猜到,II趁著歷史關口又雙叒叕改規則!!!

 

之前我們說過,最看中II的是每家的IBD;猿猴排名高,方便IBD去忽悠客戶:來我們家做生意,一條龍服務最厲害的!在還有新財富的時候,國內猿猴一年奪冠,便能走上千萬年薪的康莊大道,海外猿猴II拿個冠軍雖然沒有啥經濟上的變化,但也有利於換工作or拿counter。

 

今年好了,II規則大變:每個行業先選八個平臺按照星級打分,然後再選猿猴。猿猴真是內流滿面:是不是付錢的投行跟II 串通好,讓資本主義也走集體主義路線了呢,放低個人,突出公司,排不到好名次就要砍工資呢?

 

另一個很要命的變化是今年的算法。除了按AUM計算票數,還為米菲兔新增了按傭金計算下票數;以前抓大LO就能拿第一,今年還要纂牢HF,兩手抓兩手都要硬才能拿冠軍。這是引導大家多服務IRR高的客戶啊!

 

反正已經有投行指引猿猴,以後寫報告少寫這些幾百頁的,能欣賞這樣報告的客戶給不出來錢,能給出錢來的客戶也不太需要這麽長的,你們要多出三句話說清楚、能馬上交易、還賺錢的call,每個猿猴都要更高、更快、更強!

 

但這都不是最慘的。2018年是老天不給飯吃的罕見熊市啊,全球市場千里冰封,萬里雪飄,二級狗們大熊市里吭哧吭哧一年到頭,最後只能靠各位老板的五星好評得以安慰了。所以,今年延續往年傳統,為大家拉票啦。

 

根據過去幾年大家的反饋,今年我將打call猿猴及板塊列表說明了,供大家參考。

 

先從宏觀說,去年實體經濟這內憂外患的情況,想想就是淚啊。但為啥美資投行MS卻一反預期,讓客戶趕緊掉倉來重倉中國呢,不怕川普發推懟你們麽?除了SEC監管觀點外,還要靠敢說大實話的猿猴吶,比如經濟師有邢自強Robin Xing,策略師又有Laura Wang

 

作為“市場所有大行里唯一還在認真做研究、有新意的經濟學家”(quote買方大佬),Robin Xing的底氣來自接地氣的調研及紮實的數據,任貿易戰再大,研究事實就擺在那里:全球產業鏈哪能這麽容易搬,天天打架美股怎麽可能不軟,川普還能不回來好好談判;加上國內保增長措施不斷加碼,人民幣升值(因為別人家的央媽更鴿啊),去年EM已經跌成狗,策略配置角度,外資一定會買買買,經濟學家的角度看,2000億美元流入中國市場是有支持的。然後YTD的表現,大家都看到了。

 

跟Robin一起打組合拳的就是MS策略團隊中國策略師Laura Wang及新興市場策略師Jonathan Garner。這是去年II策略團隊的冠軍,2018年盡管市場不佳,但MS策略團隊預測還是相對準確,全年持續看空大盤,並從1月份就提示投資者股市有回調風險。最漂亮是他們在11月捕捉到積極信號,12月果斷上調中國股市為超配:A股的老鄉別怕,MS唱一嗓,700-1250億美元的資金都會來,堅持住!記得打個五星好評哦,連香港媒體也是這麽覺著的。

 

在為行業猿猴拉票前,要再說下去年市場上的變化,比如Citi內房天王Oscar Choi從sellside轉去buyside了,所以Citi也迎來了新所長,消費猿猴Wei Xiaopo。今年Citi China Research拉票的重任也被魏所抗了起來,多多支持呀。

 

除此之外,在Asia Money所向披靡的CLAS-Citic今年也加入了II的評選(畢竟去年IBD做的那麽好,不能浪費),也請大家多多支持他們在Overall China Research及Overall Hong Kong Research的五星好評。


 

下面來為行業猿猴打call,買買買的消費板塊,領跑者竟然是男人。在賣方做了16年的魏所Wei Xiaopo,多年來關註全國人民的剁手和你的倉位,秉承工匠精神,胸懷詩與遠方,堅持差異化的金融文學創作,每年II個人投票數超400,可謂整條街上最堅守的那個仔。

 

堅守的原因我覺得很多:百頁巨著的報告,魏所寫了,愛吃火鍋的我讀完了;開上幾百個會,也是日常;平時還要沒事跑跑步,帶帶娃,用實際行動向大家證明,工作與家庭的平衡,男人可能比女人更拼。盡管魏所個人今年啥也沒練,被投訴說拉票形式太單一,但至少Citi的全員健身效果,市場有目共睹呀,希望II明年能夠增設“最佳強身健體”團體大獎。

 

消費界中另外一條靚仔就是JPM的Kevin Yin。這也是一名馳騁戰場超過16年的老兵:有格局,善分析;摳細節,愛模型;繪藍圖,接地氣;談邏輯,講故事;有情懷,還不油膩;基本面分析與草根調研,樣樣都很行。

 

對於買買買的心得,Kevin哥是將日常融於工作,春節回家過年,不忘出報告《1 CNY in 4 Cities》,並且附件配上語音書,時尚時尚最時尚的;新春展望,也代大家《給未來的5大問題》,看看主推的票,蒙牛,神州,茅臺,海爾,李寧,一個讓你錢包越來越鼓的猿猴。


 

說完街上的靚仔們,就要來說街上one and only的Macau Queen,來自DB的Karen Tang。2018年下半年,澳門VIP放緩,junket生意剛開始難做,女王第一個跳出來downgrade,女人炒股票快準狠絕對帥氣。也讓我不禁思索,到底是winter is coming,還是queen is coming。到了12月,看看新酒店Morpheus開張這人氣火爆的,女皇叫買新濠,至今升幅35%,獲贈別名:澳門女財神!


 

下面,我們進入苦逼行業但猿猴牛逼的類別。先說MS看BanksRichard Xu,新經濟蓬勃發展,十年如一日勤奮看中國銀行的賣方資深猿猴寥寥無幾了。比堅持更稀有的,是Richard始終如一的勤奮和犀利,2018年在行業普遍預期央媽寬松的時候,他勇敢喊出“不會松,不該松”,too early is wrong,正是對timing的精準把控,成為MS預測跑贏大盤的金牌輸出。

 

Banks另一位五星好評小哥,是來自DB的Jacky Zuo。熊市在哪里?熊市就在Jacky跟蹤的Fintech里,這個剛形成氣候沒兩年的板塊,去年整體就跌了50-70%,但只要股票選的好,一樣能賺錢,堅定看多樂信,YTD股票已經上漲40%;順著Fintech再看看租賃和AMC,抓住中銀航空租賃,去年至今70%的收益是要上天吶;以及小哥哥悄悄說,我還及時給客戶大大們提示了AMC風險,沒虧錢的千萬不要忘記我。


 

看完銀行說保險。首先浮現在大家心中的一定是CS的Charles Zhou,年紀輕輕當上head,把這麽枯燥的行業看得這麽風生水起,蟬聯多屆第一,真是不容易啊。今年Charles可以說是為了個人榮譽而奮戰。本來以為用個人愛攀登高峰的照片做招牌,應該能收獲一片好評吧:

 

結果今年被客戶調侃:你是不是用去年的照片忽悠我啊。要我說呢,爬山拉票的先天性劣勢在於,你這山頂上包的太嚴實了,不能形成病毒式傳播。不過言歸正傳,雖然人家露的不多,人家call的準吶,隨手舉個最近的例子,年初開推中國人壽,YTD27.4%,什麽叫做make the right call at right time。

 

第二位保險猿猴,是來自Citi的Michelle Ma。雖然Michelle已經在Citi踏踏實實看了六年保險,今年是她首次扛起大旗參選II Asia,小馬同學的勤奮是行業里有目共睹的,18年她的報告頁數、路演會議數、工作時長保險行業里應該很少有人出其右了。


從工作成績上來說,小馬同學17年底獨家力推了遠東宏信是去杠桿環境下贏家的投資角度,18年股價逆勢增長了20%。今年一月初,小馬出了份200+頁的全行業報告首推中國平安和中國人壽,都有非常不錯的漲幅,歡迎大家去給她打電話聊股票喲。以及答應我,一定記得給認真踏實的後起猿猴五星鼓勵啊。

 

來自Daiwa的Leon Qi也是蝸牛妹很欣賞的一位猿猴。Leon擅長讓市場拿住幸福,比如他去年最重要的call,就是讓大家多買AIA的股票,真是小確幸吶,股價走勢堪比愛馬仕,一票在手,年年升值創新高。而且對AIA深度分析的報告,還被HKSFA評比為香港公司研究冠軍,差不多就是我們公號界的十萬加!

 

除了像AIA這樣的長期機會,去年年底call的國壽,也讓投資者收獲了響當當的開門紅,從熊市中V型反轉。希望大家繼續支持這位,保險分析猿里最懂銀行,銀行分析猿里最懂FinTech,FinTech里最懂保險的分析猿!


 

跟銀行、保險這些相對穩健板塊比,去年熊市最傷的板塊是汽車啊。我們首先要說CS的Wang Bin,斌哥可能是香港汽車行業里唯一一個黨員猿猴,接下來就是教學時間,看斌哥如何通過對黨性及國家政策的解讀,踩準行業拐點。

 

當別人都在機械的念叨“不忘初心,牢記使命”時,斌哥看到的是政府已經悄然變成了恨鐵不成鋼的超級虎爸,自己這國企孩子,去年不下手,難道要留到豬年春節麽。所以早在2018年4月份,就把全部汽車合資企業的汽車評級全部降低,邏輯就是相信國企會破釜沈舟,把合資企業內的股份賣給老外,再也不做躺著數錢的國企了。後來你們也看到了,第一家出售股權的華晨中國,公告當日股票跌了26%。

 

來自UBS、人稱PG One的Paul Gong,今年改稱Paul Gong II,變身中環吳亦凡,為大家rap一曲:我們團隊有顏值但這不重要,我們的研究才是讓人尖叫。拆了特斯拉算是吃個半飽,拆了電池再來一輪徹底的比較。引用哈佛和清華的論文做註腳,我們的需求分析絕不是捏造。不指望次次都說準股票,堅信價值投資絕不騎墻亂跳。從全球專家采訪到街頭草根盡調,我們的態度把幹貨來打造。各位親們煩請投我們一票,五顆星是我們最愛聽的音調。有什麽吩咐我們可以效勞,郵件微信電話都能把我們找到。祝各位豬年常賺常笑,瑞銀汽車還有很多產品會來到。Yo,check it out!

 

真心呼籲推票郵件中,附上rap的mp3,謝謝。

 

來自Citi的猿猴Jeff Chung,是經群眾推選提名的五星猿猴。人民群眾表示,在行業景氣度這麽低的年景里,Jeff一年到頭都只有勤奮二字持之以恒:電話會一周辦七場,點評一周發上十幾條,報告的密度也很高,就說今年2月份,中間隔了個春節假期,他的報告都發了17篇。沖著勤奮勁兒,我必須要投他一票!


 

以上說的都是勤奮努力型的牛逼猿猴,下面我要說的幾位猿猴,除了工作努力,還有個更大的優點就是用心栽培下面小朋友,比如地產板塊,來自DB的Jeffrey Gao。請大家不要被這位猿猴的娃娃臉欺騙了,Jeffrey已經入行十幾年了,是個低調做人、高調做事、愛家顧娃、因材施教的好老板。

 

Oscar走後,看內房跟誰呢?當然是DB的Jeffrey,我們憑實力、以call說話。2017年Jeffrey首次覆蓋新城和奧園,股價從1塊漲到了7塊;11月,當大家只敢抱團大盤股的時候,Jeffrey強推優質中盤股組合,融創、新城、龍光、合景泰富、旭輝這中盤五虎將從反彈了50-70%,甩了大盤股一條街;2019年初,再推融創和雅生活,兩周股價漲幅接近20%。這選股能力和行業影響力,我只想說大家2019年也要跟緊了啊。

 

不過我覺得更難能可貴的是,作為老板,Jeffrey也肯教團隊自己的選股方法論,也為市場培養出不少人才,包括下一位要打call的地產猿猴,來自MS的Elly Chen

 

今年賀歲投研報告票房冠軍非Elly莫屬。2019年1月2日出爐的大報告唱響了內房股沖鋒的號角,首選的新城龍光旭輝萬科全部強勢上揚(參見下圖),春節後首次覆蓋融創也立竿見影。找牛票,請投Elly一票!


 

進入Basic Materials行業,首先來看剛從DB轉會至UBS的James Kan。James霸占德銀一哥的稱號已有多年,稱其為一哥主要是工作實在太勞模,這從他一年比一年少的頭發就能看出來;自己努力之余,也為公司培養出關註商品動態及價格的團隊,他的團隊成員現在也是散步在名列前茅的投行中,比如DB的現掌門Sharon Ding。

 

咳咳,到了新東家,James依然是好好挖掘新機會。在熊市洗禮後,他最新的call是做多兗州,除了估值提供巨大安全邊際外,也是看好公司的運營改善,所謂最危險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反而James提示投資者神華合並後的執行風險,一位很有反向思維能力的猿猴。

 

另外一位行業猿猴是來自MS的Rachel Zhang。據說她培養出可能是大摩最容易被挖角RA的一組,Rachel在緊跟行業趨勢的同時還非常善於培養調教年輕人,做出來的財務模型和行業數據也深受買方好評。低調做人,高調做事的Rachel值得你手中神聖的一票。

 


Oil & Gas板塊,介紹下來自MS的Andy Meng及Jack Lu,兩位推油,但不油膩的猿猴團隊。2018年MS是街上第一家call中石化會有高股息派送,去年年底在市場都擔心中石化原油交易損失會不會是個雷的時候,Andy果斷在股價錯估時,直接拍桌子推薦買入中石化,論一個股價的大V的出現。

 

Jack Lu是一個多空都call的準的猿猴,track record不怕考驗:2016年年中強烈看空的多氟多,及2017年初看空的國軒高科,股價都是應聲而落;2018年強烈推薦當升科技、同時不看好杉杉股份,當升科技全年跑贏杉杉80多個點,跑贏深證指數40多個點。從產業鏈角度進行覆蓋分析,加上調研頻繁、數據分析詳盡,你說怎麽call不準。

 

另一位在今年扛起板塊大旗的,還有十年磨一劍的Citi中國油氣首席Toby Shek。如果你從去年年初就聽了Toby,買入中海油,那去年業績基本不用愁了。當時股價11塊,Toby看好的理由,除了油價在10月前一直往上飆外,Toby也看準了海油中長期產量提速帶來利潤增長;盡管油價在四季度下滑,但中海油的股價仍然很有動力,現在股價14塊,差不多也有30%的回報。

 


醫藥板塊,來介紹下CLSA-CITIC的David Li。行業是過去幾年很多投資者看好、並賺了不少錢的,所以可想而知David在18年中,頂著熱情的市場,提示行業政策變化可能導致的危機時,並在9月份領先市場下調評級時,面臨了多少壓力。

 

在CLSA-CITIC參選II前,David可是包攬了2018年Asiamoney和Thomson Reuters的各種第一,預祝今年II也有五星好評。BTW,他們PS了Grey’s Anatomy的海報,猜猜McDreamy是誰!


 

最後一位猿猴,很難用某個固定的行業來束縛他。Citi的Alex Chang,對比同行堪稱猿猴中的戰鬥機,所看行業跨度之大:從飛機、火車、挖掘機,到Laser,OLED,Robot,他都看。而且不是泛泛的看哦,每個行業可都是力求做到街上最深度的研究報告。

 

關鍵Alex這團隊,只有兩個人,去年出了五分行業深度報告(幾乎每篇都是100頁+),新覆蓋了8家A股和美股公司,每日為客戶盯盤近40家A/H/美股公司,說街上效率最高,我都覺得太謙虛,值得一個辛苦的五星好評。

 


今年的拉票環節,新增為上市公司IR拉票,想推薦下遠東發展(35.HK)的IR小姐姐Venus Zhao,勤奮程度不亞於二級狗猿猴們。今年是Venus在遠東發展深耕的第五年,2018年參加了10次投資者企業日,全球各地NDR近200場;除了與小一百家股東進行持續性溝通外,潛在投資者溝通超過4000個,並且Venus帶領的IR團隊還不遺余力的讓市場和公眾更好的了解公司。

 

比如官微就發了314篇文章,帶了兩百多投資者參與反向路演,還有各種媒體及高管訪問,新聞界的媒體報道近千份。絕對的五星好評!


Bili IR Juliet Yang可以說是中概超級大錦鯉,不僅人美,更是旺票:去了網易,丁爸爸股價翻倍,股價350時轉身離開加入BILI,上市股價至今60%+,中概掙錢,請認準Juju!

 

參選人數實在太多,本文難免遺漏,希望諒解,也預祝大家今年都能取得五星好名次!



文章已於修改

發送中

熊市 忙一 一年 不就 就為 為個 五星 好評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69172

伍允龍演李小龍獲好評

1 : GS(14)@2016-10-10 04:28:33

伍允龍(右二)、盛智文前晚在中環出席餐廳開幕活動,伍允龍扮演李小龍角色的新片《龍之誕生》最近在美國上映,他表示得到不少好評,相當有滿足感,目前正接洽幾部西片,對劇本感興趣。離港拍西片豈非要和緋聞女友劉佩玥分隔兩地?他說:「大家忙,佢都要忙拍劇。」少見面感情易冷卻?伍允龍即刻劃清界線:「朋友有時間溝通,得閒再約食飯,我哋只係普通朋友。」




來源: http://hk.apple.nextmedia.com/entertainment/art/20161009/19795187
伍允 允龍 龍演 李小龍 好評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311303

梅拉尼婭露肩晚裝獲好評

1 : GS(14)@2017-01-23 07:45:02

第一夫人梅拉尼婭(圖)的衣着再成焦點,她在前晚首場就職舞會上穿着的象牙色一字膊晚裝大獲好評,令紐約設計師Hervé Pierre一夜成名,據悉梅拉尼婭亦有參與設計過程;而在早上的就職禮,她就以美國品牌Ralph Lauren的天藍色套裝示人,令人將她與前第一夫人積琪蓮甘迺迪相提並論。


早上復古Look似積琪蓮

梅拉尼婭白天穿上蔚藍色高圓領羊毛外套,配以同色裙子和長手套,又將長髮束髻,大方得體之餘,甚有復古味道。美國時裝雜誌《女裝日報》更將其打扮,與積琪蓮1961年出席丈夫、已故總統甘迺迪就職禮時身穿的套裝相比。晚上梅拉尼婭卸下長髮,以一襲露肩開叉、腰間配以幼細紅絲帶的長裙現身舞會。據悉晚裝出自法國出生的Pierre之手,他曾擔任美國品牌Carolina Herrera的創作總監。Pierre向《女裝日報》透露,梅拉尼婭在設計上給他不少意見法新社/路透社




來源: http://hk.apple.nextmedia.com/international/art/20170122/19905006
拉尼 婭露 露肩 晚裝 好評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323638

股票掌故 | 香港股票資訊 | 神州股票資訊 | 台股資訊 | 博客好文 | 文庫舊文 | 香港股票資訊 | 第一財經 | 微信公眾號 | Webb哥點將錄 | 港股專區 | 股海挪亞方舟 | 動漫遊戲音樂 | 好歌 | 動漫綜合 | RealBlog | 測試 | 強國 | 潮流潮物 [Fashion board] | 龍鳳大茶樓 | 文章保管庫 | 財經人物 | 智慧 | 世界之大,無奇不有 | 創業 | 股壇維基研發區 | 英文 | 財經書籍 | 期權期指輪天地 | 郊遊遠足 | 站務 | 飲食 | 國際經濟 | 上市公司新聞 | 美股專區 | 書藉及文章分享區 | 娛樂廣場 | 波馬風雲 | 政治民生區 | 財經專業機構 | 識飲色食 | 即市討論區 | 股票專業討論區 | 全球政治經濟社會區 | 建築 | I.T. | 馬後砲膠區之圖表 | 打工仔 | 蘋果專欄 | 雨傘革命 | Louis 先生投資時事分享區 | 地產 |
ZKIZ Archives @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