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KIZ Archives


有些真功夫 蹲夠低才學得到

2014-05-19  TCW
 
 

 

工地裡的媽媽,是另一個令他印象深刻的背影。

高中時,媽媽找到在工地裡煮飯的工作,一早就要批菜、準備,在工地旁的小透天厝,煮三桌、三十人份的飯菜;但僅供工頭、建築師、建設公司主管食用,工人只能吃便當。

媽媽也到建設公司老闆家中幫傭,打掃煮飯,希望多賺點錢。當時,媽媽為了預備女兒未來將面對的提親門面,在中壢購置新屋,面臨龐大貸款壓力。

工地唯一高中生粗工搬磚、挖地基,開心每天能賺一千多元

經濟捉襟見肘時,黃媽媽得知工地工資不錯,便要兒子寒暑假去打工。她向工頭們拜託:「我那孩子還小,是媽媽不夠能幹,需要他賺一點零用錢,你們不要管太緊喔。」

就這樣,當同學寒暑假出國遊學時,他成為工地裡年紀最小的雜工,也是唯一的高中生。

當年他心裡並未抗拒,反而是高興,「我居然一天可以賺一千多元,一個月賺三、四萬,這去哪裡找?」家裡經濟差,他賺錢的慾望比一般孩子強烈。

這是二十年前、中壢最高的遠東百貨二十三樓工地,他寒暑假每天早上八點鐘報到,頭戴白色工地帽,做一些零碎的、沒有人要做的事情,工頭指派他做什麼就做什麼,有時是挖地基、有時候是抽水、搬磚、搬石頭,拿電鑽打地基樣樣來,一包五十公斤的水泥照樣扛。

「他們扛一袋我也扛一袋,他們這個時間扛十袋,我至少也扛九袋,」他年紀輕又勤勞,出身低、沒身段,「辛苦的人是同一陣線」,很快與工人們打成一片。

不能吃媽媽煮的飯,他跟工人一起吃便當,吃完便當和工人們相約喝起「維士比加椰奶」。

抬槓聊出建商黑幕

練就「搏感情」的對話技巧,和鋼筋裡的知識 有人開始講英勇事蹟:「昨天晚上我一個打四個,打得對方落荒而逃,」他心想「應該是吹牛」,但還是會順著話問:「哇,你是怎麼辦到?」「投其所好」的問話法,讓對方越講越開心。在工地學到「搏感情」的對話技巧,後來在正義國宅都更案几次關鍵談判都派上用場。

工人們也會聊一些建案,內幕有多黑、建商偷工減料情況有多嚴重,他就在一旁靜靜的聽……。

「你都不知道那個建案真的很黑,柱子本來該綁十條鋼筋結果只有綁七條,」「這個建商這樣偷工減料太黑心,也賺太多啦,那房子不能買啊!」

雖然他不懂工程,但隱約知道了原來鋼筋、水泥、砂等等,都是建商可以動手腳的地方。數年後,當他在處理不動產糾紛時,這些工地知識就跳出來,讓他跳脫傳統法律人視角,更精準掌握房地產「細節中的魔鬼」。

他也看到,整個工程從建商、營造廠、大工頭、小工頭、小工,一層層轉包,越上層賺越大;小工一天雖賺一千多塊,卻是薪資最少的螺絲釘。

工人們常在飯後抱怨,但大家還是相約下班後,到海產店喝酒或找樂子,他心想:「他們覺得一天賺一千六、一千八,很好賺,他們就不會想去進修……。」

他看到有些工人年紀不大,才二十多歲,還有大專畢業生,但卻滿足現狀,他心裡疑惑,「為什麼願意改變的人不多?也不會對人生有較長遠規畫?」

工地經驗讓他警惕,「不能安於現狀,要有勇氣改變。」尤其年輕時改變的成本很低,就算重來,成本也不會太高。

他從爸媽身上,也看到改變帶來差異。

黃爸爸開計程車,原本雖辛苦但生意還算不錯,但後來爸爸工作時間越來越長,收入卻越來越少。

但媽媽卻不斷找機會、換工作,孩子學費、生活費、房貸繳款,標會、週轉,家裡的經濟重擔,她一肩扛下。

當環境改變,人卻不改變,就會被迫吞下殘酷苦果。

工地煮飯期間,媽媽向建商主任打聽,得知房屋仲介好賺,於是毛遂自薦,開始賣起房子,幾宗交易後,就把新屋貸款還清了。他心裡佩服媽媽,「有人煮飯煮一輩子,媽媽卻能從煮飯變成賣房子。」

「賣水果會爛掉,不一定賺錢,賣衣服會給警察追,還是房地產最好。而且,什麼都有進口,只有土地沒有進口,」黃媽媽對兒子說。耳濡目染中,種下他往房地產發展的種子。

他寒暑假到工地打工,一直到就讀台大法律系時都未中斷。細心觀察工地的人事物與產業鏈,雖然肩膀上扛著一樣的水泥,但他的未來,早已跟工地裡來來去去的人們,迥然不同。

有些 功夫 蹲夠 夠低 才學 得到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99527


ZKIZ Archives @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