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KIZ Archives


Zynga和它的朋友們

http://www.cbnweek.com/yuedu/ydpage/?raid=1822
 超過2.5億月活躍用戶,每秒100萬在線玩家,年收入突破10億美元—這是一家社交遊戲公司對外津津樂道的數據。不過,在6月26日Zynga 舊金山總部舉行的新聞發佈會上,當公司創始人兼CEO馬克·平卡斯(Mark Pincus)將這些數據一一拋給在場媒體和數百名員工時,他並沒有披露另一個重要的數字—85%的Zynga遊戲流量來自於全球最大的社交網站 Facebook。


  這是令眾多投資者不安的根源,尤其當Facebook股價持續下挫之後,提早半年登陸納斯達克的Zynga更是股價受牽累最嚴重的互聯網公司。簡單的 邏輯是:如果Facebook的用戶活躍度降低,流量變現能力減弱,它們會直接影響Zynga用戶的活躍程度,而這會減少Zynga的收益。投資者一直寄 望Zynga證明自己不是Facebook僱傭的莊園開發商,而是展現出更有想像力的成長性。


  Zynga在試圖做到這點。6月26日,公司發佈了幾項重要產品,除了幾款在Facebook和移動平台上的社交遊戲外,更引人關注的是一系列工具: 面向第三方的應用程序接口,針對移動平台的遊戲開發者合作夥伴聯盟,以及在Zynga.com上的遊戲網絡「Zynga With Friends」—這些都說明Zynga已經不是一家單純的社交遊戲開發商了。


  「我的一些同事擔心我們是不是應該一次公佈這麼多東西,但我真的希望你們看到這些變化」,馬克·平卡斯對《第一財經週刊》說。而這個最重要的變化在 於:它正成為獨立的遊戲平台—除了自己推出的遊戲之外,還將包含第三方開發者提供的遊戲,更重要的是,Zynga在這些遊戲的基礎上,正在建立起一個屬於 遊戲的「社交網絡」。


  在Zynga With Friends上,你可以看到和你同時在一款遊戲上的所有玩家—他們有些是你Facebook、QQ或iPhone上的好友,但更多在你的社交圈子之外。 現在,它們都會出現在你Zynga.com的個人主頁上。它包括遊戲好友的列表,每個人遊戲狀態的流動更新(social stream),每個玩家的個人資料頁面,快速登入一款遊戲的接口,以及玩家之間的聊天工具。它還可以支持多款遊戲同時在這個平台上操作。


  看上去,它和一個社交網絡的模塊已經幾乎沒有區別。更重要的是,它可以將通過不同平台進行遊戲的人聚合在Zynga With Friends(它借用了Zynga最流行的移動遊戲之一Word With Friends)的平台上。Zynga聲稱這是一個新的社交發明,因為它把在Facebook、蘋果iOS和Android不同設備和平台上的人們連接在 了同一個空間內。「我們創造了一個獨特的遊戲社區,讓你的Facebook,我的Kindle和他的iPhone 4S可以同時玩一款遊戲,並在上面交流,」負責Zynga平台業務的總經理Manuel Bronstein說,他認為遊戲是一種讓現有的社交網絡變得更活躍的產品,而60%以上的人在共同玩過一款遊戲之後成為社交網絡上的好友。


  換句話說,它將成為一款凌駕在Facebook、蘋果iOS和Android(未來還將包括騰訊)之上的社交網絡工具—人們可以通過一款或幾款遊戲在這裡認識,甚至在這裡結成新的社交關係。


  而這意味著,用戶將越來越降低對Facebook的依賴—儘管Zynga.com上的Zynga With Friends在電腦上仍需通過Facebook賬號登錄,但在移動設備上則沒有這樣的要求。而且如果他們能在Zynga.com上通過大量的遊戲認識更 多人並形成一個新的社交關係的話,那麼他的Facebook賬號對遊戲這件事來說就顯得沒什麼意義了。


  但作為一家目前仍嚴重依賴Facebook的流量,並接受了大量來自Facebook特殊關照(Facebook甚至會在協議中約定幫Zynga保證 獲得某個數額的收入)的社交遊戲公司來說,Zynga目前的態度有些微妙。在接受《第一財經週刊》採訪時,Zynga產品總監Reed Shaffner表示現階段在PC端的玩家仍需要通過Facebook賬號登錄,至於未來可能會視情況而定,但Manuel Bronstein很快接過話來表示,用戶通過Facebook登錄Zynga With Friends如果已經習慣了,而偏偏大部分遊戲的玩家也擁有一個Facebook賬號的話,這個做法本身沒有什麼不好,它讓用戶覺得方便,也不會影響用 戶在Zynga With Friends上認識更多其它平台和設備上的玩家。


  在如何定義Zynga With Friends的問題上,Zynga顯得小心翼翼,平卡斯本人也是Facebook大量股票的持有者。Zynga迫不及待地宣佈Zynga With Friends是一個獨特的「社交發明」和獨特的「玩家網絡」,但它從不肯將「社交」(Social)和「網絡」(Network)組合在一起來定義它。


  「我覺得不一定要那麼認為,因為其實我們還是在從Facebook和其它的關係鏈中導入玩家的身份和數據。」Bronstein對《第一財經週刊》 說,「它應該說是一個社交大廳(Social Lobby),讓玩家可以聯繫得更緊密。」至少在目前階段,玩家仍通過不同的支付手段(比如Facebook credit虛擬貨幣、iOS和Android的程序內支付等)去消費Zynga的遊戲,而Zynga With Friends把他們帶到了一個交流和互動的平台上而已。


  「我認為Zynga With Friends的最大價值是它為我們創造的『活躍社交網絡』的衡量方式,是遊戲讓社交網絡變得更活躍了。」平卡斯對《第一財經週刊》說,「你也可以 說,Zynga With Friends創造的是由遊戲引發的網絡效應,而我們通過這個網絡效應可以改變很多遊戲原來的樣子,比如撲克,比如猜字等等,人們的玩法都完全不同了。」


  平卡斯試圖將Zynga作為社交網絡新平台的價值回歸到遊戲本身上。在他看來,人們未來會聚集在Zynga With Friends上的原因仍然是因為人們熱愛遊戲本身,人們因為遊戲而社交。「為什麼Xbox遊戲曾經會那麼流行,除了因為硬件本身和遊戲的內容之外,更重 要的是人們通過遊戲在一起的那些交流,Zynga也一樣。我們要讓所有平台上關於我們遊戲的社交效應聚在一起,去改變很多事情。」平卡斯說。


  而這個「網絡效應」背後意味著去差異化—它需要建立在一個完整互通的網絡上。選擇了這個網絡,勢必意味著在某些程度上對Facebook的疏離。儘管Zynga現在並不想也還不能夠和Facebook撕破臉。


  這也是Zynga去年10月公佈「Project Z」計劃,宣佈用戶可以在自己的Zynga.com平台上玩遊戲之後邁出的最重要一步。「『Project Z'是一個代號,今天的行動和未來的一系列行動都將在我們一開始計劃的基礎上(展開)。」Bronstein表示。


  而不能忽略的是,Zynga能在多大程度上從Facebook的莊園開發商變成獨立的莊園領主,決定於它在其它平台上能吸引多少更忠誠的玩家。答案不在Google+而在移動平台上—蘋果iOS和Android支持的設備都是Zynga的下一個戰場。


  Zynga在年初將2010年加盟公司擔任移動業務高級副總裁的David Ko提升為公司首席移動官(Chief Mobile Officer),可以證明其對移動業務作為下一個增長重心的企圖。


  在過去的一年間,Zynga在移動遊戲領域的拓展頗有起色。Zombie Swipe和Word With Friends是Zynga移動平台上反響最好的產品,一直躋身在App Store排行榜的前十位。據David Ko透露,每天在各種移動設備上玩Zynga遊戲的用戶在2200萬左右,但他並未透露移動遊戲在整個公司的營收中所佔的比重。


  但他認為在移動設備上一款遊戲賺錢的方式會更多一些。iOS上的支付和程序內購買渠道都十分發達,Android上的用戶儘管不如iOS上的付費意願 強烈,但隨著Android版本的升級,用戶的付費比率正在提升。Ko表示,Zynga已經推出了針對Android和iOS的遊戲內置廣告系統。


  但這些都不是問題的關鍵。「相比在Facebook上推廣一款遊戲,在移動設備上開發和運營一款遊戲的門檻已經相當低了。」Ko對《第一財經週刊》說。而這帶來的另一個效應是,大量的開發者放棄了在Facebook上運營遊戲的計劃,轉向移動設備平台。


  這對Zynga來說是一件影響很複雜的事。Zynga幾乎具備了網羅最優秀的遊戲開發者和設計人才的實力,並用團隊優勢不斷推出各種遊戲,以提高遊戲 成功推向市場的命中率。但這並不能阻擋更多小型團隊開發的遊戲迅速爆紅—Draw Something就是典型的例子。當然,人們最終也看到發生了什麼,Zynga果斷出手用近2億美元的價格收購了Draw Somnething的開發商OMGPOP。


  但Zynga顯然無法每隔幾個月就出手2億美元移除一個潛在的威脅並將其據為己有。更現實的做法是,為這些未來可能走紅的移動社交遊戲貼上「Powered by Zynga」的標籤,讓它們成為Zynga生態系統的一部分。


  David Ko宣稱Zynga正在向外界打開門,邀請來自全世界的移動遊戲開發者加入Zynga的網絡,為其開發移動遊戲,「我認為最後聚集起來的將是最優秀的開發者和他們開發的最出眾的遊戲。」


  在Zynga公佈的第一批開發者合作夥伴名單中,知名的遊戲開發團隊Atari、Crash Lab、 Fat Pebble和Sava Transmedia等都在列。這些開發者的遊戲將在今年夏天登陸Zynga剛剛公佈的遊戲網絡平台上,成為Zynga出品的遊戲。這對第三方遊戲開發者 的益處並不難想像—在大部分獨立遊戲開發商需要靠一兩款出色的遊戲在數百上千的遊戲中脫穎而出的博弈中,Zynga是少數僅僅通過這個品牌的名字就能獲得 關注度和下載量的公司。更重要的是,Zynga擁有更多的市場營銷與推廣資源,而這是小型開發團隊難以企及的。


  Zynga目前沒有透露它與第三方遊戲開發者的分成比例,但顯然,它在有意形成自己的移動遊戲生態系統。而就像Zynga With Friends事實上形成了一個凌駕於Facebook的遊戲社交網絡之外,Zynga與第三方移動遊戲開發者的生態系統也形成了另一個酷似「遊戲應用程 序商店」的東西,而這帶來的問題是—蘋果會不會歡迎這樣一個獨立的「遊戲商店」出現在自己的生態系統中?Google Play在這方面的態度倒是更加靈活。


  David Co沒有直接回應這個問題。他對《第一財經週刊》表示,Zynga會提供給這些遊戲開發者技術支持和市場推廣等方面的幫助,而人們仍然是通過蘋果App Store和支付渠道一次性地消費這些程序。剩下的只是Zynga和這些遊戲開發者的問題。而且Zynga會保證對自己開發的遊戲與第三方開發者的遊戲同 等對待。


  無論是變成一個遊戲社交網絡,抑或是一個遊戲開發平台,都會讓Zynga成為社交遊戲這個生態系統中完全不同的角色。同時,它也讓這個生態系統本身變 得更加複雜—它將通過Zynga With Friends形成基於遊戲的社交圖譜,但這個社交圖譜中的大部分來源仍是Facebook;它試圖成為所有獨立遊戲開發者的聯盟主宰者,但這又與移動平 台(如蘋果iOS和Google Android)的角色存在不可避免的衝突。而另一方面,Zynga似乎還未完全做好徹底轉變為一家「平台級」公司的準備。在宣佈上述雄心勃勃的計劃同 時,這家公司還推出了幾款試圖延續之前全球走紅的遊戲的新版本:作為Farm Ville續集的Farm Ville 2,以及烹飪為主題的姊妹篇Chef Ville,延續Word With Friends成功的Macth With Friends,還有Zynga撲克的後續Casino。


  如果Zynga真的要扮演同時兼做平台商和開發者的雙重角色的話,就真的和它在中國的社交合作平台騰訊越來越像了。而且,Zynga With Friends在中國這個特殊的市場裡恐怕面臨著更複雜的情況。Zynga在中國的遊戲和玩家數據建構在騰訊的服務器上,而讓騰訊將自己的數據共享給蘋 果、新浪、人人和其它的平台,聽上去真像是個玩笑。


  「我們瞭解這個複雜的情況,唯一需要做的就是找到解決它的辦法。」Manuel Bronstein對《第一財經週刊》說。


Zynga 和它 它的 朋友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34831

9只百元股和它的“莊家”們 大成基金兵敗重慶啤酒的啟示 0

來源: http://www.nbd.com.cn/articles/2015-05-10/914813.html

安碩信息(300380)連續三日漲停,周五收盤報400.62元。安碩信息成為目前兩市第一高價股,這也是A股歷史上第一只股價上400元的股票。

20140210011321506___.thumb_head

安碩信息(300380)連續三日漲停,周五收盤報400.62元。安碩信息成為目前兩市第一高價股,這也是A股歷史上第一只股價上400元的股票。更多精彩內容,請關註每經投資寶微信公眾號“每經投資寶”(微信搜索“每經投資寶”或“mjtzb2”)

作為A股歷史上,有史以來的第三只“300元股”,第一只“400元股”,安碩信息被媒體廣泛質疑其一季報僅273萬凈利潤如何能支撐400元股價。

在創下400元新高的背後,卻是公募基金高度控制了流通股的相當比例。

每經投資寶(微信號:mjtzb2)為此整理了兩市百元股中單家基金公司持股占流通比10%以上的個股。

安碩信息(300380)

據匯添富基金公司旗下多只公募產品及安碩信息(300380)一季報數據顯示,匯添富基金公司旗下6只基金紮推安碩信息,持股數占流通比從9.68%到0.66%不等。這6只基金共控制了安碩信息24.73%的流通盤(詳見下圖)。更多精彩內容,請關註每經投資寶微信公眾號“每經投資寶”(微信搜索“每經投資寶”或“mjtzb2”)

京天利(300399)

據華商基金公司旗下多只公募產品及京天利(300399)的一季報數據顯示,華商基金公司旗下3只基金進入京天利,持股數占流通比從11.24%到4.47%不等。這3只基金共控制了京天利23.53%的流通盤(詳見下圖)。

贏時勝(300377)

據匯添富基金公司旗下多只公募產品及贏時勝(300377)的一季報數據顯示,匯添富基金公司旗下4只基金紮推贏時勝,持股數占流通比從5.71%到1.51%不等。這4只基金共控制了贏時勝14.61%的流通盤(詳見下圖)。另外,工銀瑞信旗下3只基金控制了贏時勝9.74%的流通盤(詳見下圖)。

長亮科技(300348)

據匯添富基金公司旗下多只公募產品及長亮科技(300348)的一季報數據顯示,匯添富基金公司旗下2只基金進入長亮科技,共控制了長亮科技10.84%的流通盤(詳見下圖)。

而據工銀瑞信基金公司及旗下多只公募產品及長亮科技(300348)的2014年年報數據顯示,工銀瑞信旗下8只基金一度控制了長亮科技39.39%的流通盤(詳見下圖)。

萬達院線(002739)

據華商基金公司旗下多只公募產品及萬達院線(002739)的一季報數據顯示,華商基金公司旗下4只基金進入萬達院線,持股數占流通比從5.07%到0.27%不等。這4只基金共控制了萬達院線11.91%的流通盤(詳見下圖)。更多精彩內容,請關註每經投資寶微信公眾號“每經投資寶”(微信搜索“每經投資寶”或“mjtzb2”)

光環新網(300383)

據匯添富基金公司旗下多只公募產品及光環新網(300383)的一季報數據顯示,匯添富基金公司旗下8只基金進入光環新網,共控制了光環新網22.21%的流通盤(詳見下圖)。

騰信股份(300392)

據中郵基金公司旗下多只公募產品及騰信股份(300392)披露的一季報數據顯示,中郵基金公司旗下3只基金進入騰信股份,共控制了騰信股份16.26%的流通盤(詳見下圖)。

鼎捷軟件(300378)

據匯添富基金公司旗下多只公募產品及鼎捷軟件(300378)披露的一季報數據顯示,匯添富基金公司旗下2只基金進入鼎捷軟件,共控制了鼎捷軟件11.91%的流通盤(詳見下圖)。

春秋航空(601021)

據嘉實基金公司旗下多只公募產品及春秋航空(601021)披露的一季報數據顯示,嘉實基金公司旗下5只基金進入春秋航空,共控制了春秋航空11.96%的流通盤(詳見下圖)。

延伸閱讀>>>>>>>>

公募基金抱團避險還是共同“坐莊”?

創業板變成神創板 (詳見下頁)

-----------------------------------------

每經投資寶【微信公眾號:mjtzb2】

搜索微信公眾號“mjtzb2”或掃描下方微信二維碼即可關註。

  • 每經網
  • 何建川

每經網客戶端推薦下載

每經網首頁
百元股 百元 和它 它的 莊家 大成 基金 兵敗 重慶 啤酒 啟示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144074

50名員工被捕!Uber和它的競爭對手都暫停了阿布紮比運營業務

據BBC報道, 專車公司Uber和Careem均表示,他們已經暫停在阿聯酋首都阿布紮比的服務,目前還不清楚何時恢複。

對於此次停止運營的原因,知情人士透露有多達50名Uber和Careem司機遭到逮捕,其因違反規定遭到拘留,但並不清楚具體人數以及違反了哪些規定。而Careem公司營銷和溝通副總裁克里斯蒂安·艾德(Christian Eid)表示,很多司機都被阿布紮比警方截停,顯然是因為執照問題。

對此消息,Uber發言人說:“這是暫時狀況,一旦有進展,我們就會通知你們。”同時,該發言人拒絕對是否有司機被逮捕和服務暫停的原因發表評論。

對於此次事件,Uber方面只承認了這件事情的真實性,卻並沒有給出暫停原因。而阿聯酋的阿布紮比雇傭車輛監管中心並未對此置評。

據了解,只有阿布紮比的工作被停止,公司仍然在迪拜提供服務。

而近日,Uber通過Facebook帳號宣布將於9月9日撤出澳門,原因是Uber再也無法繼續忍受進入澳門6個月以來持續高昂的罰款,以及澳門政府無意協商的態度。

50 員工 被捕 Uber 和它 它的 競爭 對手 暫停 阿布 紮比 運營 業務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12349

美團王興、今日頭條張一鳴和它不得不說的故事

來源: http://www.iheima.com/news/2016/1117/159847.shtml

美團王興、今日頭條張一鳴和它不得不說的故事
i黑馬 i黑馬

美團王興、今日頭條張一鳴和它不得不說的故事

點擊文末鏈接,參與2016“年度創業家”候選人投票。

一個創業人物榜單是否有生命力,關鍵是看其能否慧眼識珠,提前選出未來的商業大佬。

2009年,京東初露巨頭之相,創業家就給它寫了第一個封面。2012年,很多人質疑一直不賺錢、拼命擴張的京東會不會因資金鏈斷裂猝死?創業家堅定地告訴業界,京東為什麽不會死。現在京東已是僅次於BAT的中國互聯網第四極,市值326億美元(11月14日收盤價)。

也正是2012年,創業家開始第一屆“年度創業家”的評選。之所以想做這個榜單是因為創業家有強大的媒體能力,通過深度采寫,把各風口領域的挑戰者、領先者和顛覆者找出來,定好標,推出去。到2012年,我們已采寫了相當多的獨角獸公司。如果說央視的“年度經濟人物”是中國經濟的晴雨表,那麽,我們也希望做一個“年度創業家”榜,讓它成為中國創業創新界的標桿。

沒想到,這居然成為一個預測未來商業大佬神準的榜單。

2012年至今,我們發布了4次“年度創業家”榜,每年10名獲獎者。

來看看我們的預測能力如何?

2012年的“年度創業家”獎獲得者中,美團點評創始人王興、歡聚時代(YY語音)創始人李學淩、藍色光標創始人趙文權、探路者創始人盛發強、貝達藥業創始人丁列明等人,目前都是各自領域的翹楚。

我們給王興頒獎的2012年,他剛熬過千團大戰,成為剩者,但依然面臨大眾點評等的挑戰,巨頭也磨刀霍霍。美團內部更多問題重重,公司前景並不明朗。但我們堅信,具有敏銳市場嗅覺,強大產品能力的王興,一旦接了地氣,應該會迎來爆發,於是將當年的“年度創業家”獎頒給了他。現在,王興領導的美團點評已變成中國最大的O2O平臺,孵化出貓眼等創新業務,正購買支付牌照進軍互聯網金融,公司整體估值超150億美元。

2012年,李學淩領導的YY,剛在騰訊的陰影下活了下來,勉強在美國流血上市,市值僅6億美元。現在,Y語音已是中國最賺錢的直播平臺之一,直播風口的弄潮兒。

2012年,趙文權領導的藍色光標僅是中國最大的公關公司,後來通過頻繁並購,現在藍標已是中國最大的綜合營銷服務公司。

2012年,盛發強領導的探路者還是一家戶外用品品牌公司,現在已成中國最大的戶外社群生態公司,現在體育大熱,探路者有無限的未來。

2012年,丁列明領導的貝達藥業研發的抗癌藥凱美納剛開始規模上市銷售,2016年11月7日貝達藥業在創業板上市,成為百億元市值的抗癌藥研發和銷售公司。

2013年的“年度創業家”獎獲得者中,樂視創始人賈躍亭、神州租車創始人陸正耀、UC創始人俞永福、搜狗CEO王小川、58同城創始人姚勁波、去哪兒創始人莊辰超等人目前都成了中國商界的明星人物。

2013年,賈躍亭剛把樂視網做實,並在超級電視上取得初步成功,但遠沒有樂視生態的宏大構想。賈躍亭一手塑造了樂視這家中國最富爭議的A股公司的性格,曾讓它攀上千億市值的高峰,即便現在樂視深陷“反思燒錢擴張”的旋渦中,市值也還有774億元(11月14日收盤價)。

2013年,陸正耀領導的神州租車剛從租車大戰中勝出。現在神州不僅是中國最大的租車公司,2014年9月成功赴港上市,市值184億港元(11月14日收盤價)。隨後,陸正耀推出神州專車跟滴滴進行正面的差異化競爭,成功掛牌新三板,市值達369億元。陸正耀還在布局二手車買賣等汽車後市場。可以想見,擁有兩個上市平臺的陸正耀必將是未來中國汽車後市場最具權力的商業大佬之一。

2013年,百度用116億元收購了91無線,UC成為具有巨大的移動互聯網入口價值的公司,但會否被阿里收入囊中,創始人套現離開成為懸疑。2014年6月,UC以約40億美元價格賣給阿里後,創始人俞永福並沒有“按理”出局,反而成為阿里移動業務的領導者,後又統管高德、優酷等阿里系核心業務,位高權重。

2013年,58同城準備赴美上市。很多業內人士覺得58同城不過是一家不怎麽樣的互聯網公司。但創業家用封面報道告訴所有人,58同城是一家能“彎腰”做服務的偉大公司。2015年4月,58同城跟趕集合並,姚勁波領導的新58集團成為中國本地生活服務領域的巨頭,其孵化的58到家、轉轉等業務都具有巨大的想像空間。

2013年,搜狗與騰訊搜索業務合並,由王小川領銜,由此奠定他的江湖地位。現在,搜狗在王小川帶領下,業績節節高升,今年第三季度營收達11億元,成為搜狐系最大的亮色。人工智能時代,“技術男”創始人王小川將迎來更大的戰略機遇期。

2014年的“年度創業家”獲獎者中,今日頭條創始人張一鳴、陌陌創始人唐巖、餓了麽創始人張旭豪、同程網創始人吳誌祥等人在各自領域開疆拓土。

2014年,當所有媒體都對號稱估值5億美金的今日頭條“嫉妒恨”的時候,創業家用封面文章深度報道今日頭條,並把當年的“年度創業家”獎頒給了其當時還名不見經傳的張一鳴。隨後兩年,產品和技術很強的張一鳴,迅速補足商業變現團隊。2016年,在張一鳴的帶領下,今日頭條營收預計將超60億元,正在準備新一輪10億美元融資,如完成,公司估值將超100億美元,一個新巨頭冉冉升起。今日頭條的高速發展,吸引BAT重兵押寶個性化推薦新聞引擎,對今日頭條進行圍剿。

2014年,陌陌憑借“微信的中國對手”的定位成功上市,雖然靠會員費獲取規模收入,但依然巨額虧損。隨後兩年,唐巖成功將陌陌從陌生人社交平臺轉型為視頻直播平臺,賺得盆滿缽滿,公司市值沖破34億美元(11月14日收盤價)。

2014年,餓了麽面臨美團外賣激烈競爭,差點死掉。現在,張旭豪成功結盟阿里,餓了麽估值超40億美元,成為唯一能跟美團點評抗衡的第三方外賣平臺。

2014年,同程網剛開始移動互聯網轉型,不成功便成仁。在吳誌祥的帶領下,同程網不但邁過這個生死關,2015年,吳誌祥甚至跟萬達集團創始人王健林牽手,融資60億元,要把同程打造成中國最大的旅行社集團。

2015年的年度創業家獲獎者中,豬八戒、紛享銷客都已成為企業級服務領域的佼佼者。

當然,毋庸否認,我們也有看走眼的時候,“年度創業家”獎的獲獎者中,有部分創始人領導的企業發展得不盡如人意的。

但總的來說,“年度創業家”榜單還是挖掘了一批以美團點評創始人王興、今日頭條創始人張一鳴、58集團創始人姚勁波、神州租車創始人陸正耀、UC創始人俞永福等為代表的商業大佬,我們也堅信它還會持續成為未來商業大佬的“挖掘機”。

好了,點擊查看2016“年度創業家”的評選標準。如果您是媒體機構、投資機構、園區機構的相關負責人,歡迎您推薦符合標準的“年度創業家”候選人。我們當然也歡迎符合條件的企業創始人自薦。我們將與大佬評委一起,綜合網絡評分,從候選人中評出10名企業創始人成為今年的年度創業家獲獎者。

2016“年度創業家”候選人點擊參與投票

榜單 年度創業家 2016社群大會
贊(...)
文章評論
匿名用戶
發布
美團 王興 今日 頭條 一鳴 和它 不得 不說 故事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23891

中國互聯網最大“騙局”和它的百萬門徒

來源: http://www.iheima.com/zixun/2017/0627/163812.shtml

中國互聯網最大“騙局”和它的百萬門徒
AI財經社 AI財經社

中國互聯網最大“騙局”和它的百萬門徒

我們和所羅門的“教主”和“教母”聊了聊。

來源 | AI財經社(ID:Economic-Weekly)

 作者 | 柳小遲

編輯 | 祝同

從創始人到底層“信徒”,整個系統所表現出的更像是“傳銷”的互聯網+的升級版。當不懂互聯網的中小企業主面對著融資、轉型等困境時,這樣解決用戶“痛點”的組織便應運而生了。

31.webp

所羅門(SoLoMo)火了。

因為被稱為“中國互聯網最大騙局”,所羅門和他的創始人劉少丹、劉雲鳳以及背後500萬“門徒”被推上了風口浪尖。

二劉夫婦打造的這個“夫妻店”,以互聯網創業幫扶組織面目示人。但這個組織更多的表現出傳銷的某些特質:先入會的會員作為任務要拉親友入會,且拉的人越多,職級越高;用洗腦式理論灌輸,讓會員轉發、學習“劉少丹語錄”,並發表學習感想。

AI財經社調查後發現,在“SoLoMo矩陣”中,實際上聚集的是一群普遍陷入轉型困境、對互聯網充滿熱望卻又知之甚少的“中小型企業主”,他們多為60後、70後們。在大量中小型企業經營狀況日漸嚴峻的當下,曾依靠勤苦努力和樸素的商學經驗獲得成功的他們,正面臨著前所未有的焦慮。

與這些痛點對應的是,SoLoMo則是一個近乎可以“實現所有夢想”的地方:缺資金的話,SoLoMo的百萬企業家可以給你投資;若有錢沒項目,百萬企業家擁有遍地都是的好項目;哪怕沒錢也沒項目,只要你為平臺多做貢獻,股份就越多,上市後你就瞬間財務自由。

如今,SoLoMo背後是上百萬加入該組織的創客群體,他們以一萬余個微信群為載體,逐漸滲入海內外華人圈。自媒體人“默爾索”撰文指出,這可能是中國互聯網史上最大的騙局。

然而,對於這些創客來說,SoLoMo是一顆從天而降的救心丸,是他們理解中擁抱趨勢的最佳渠道,也是面對信息飛速更叠時代的自救行動。

三條語錄價值200億

李蕓是SoLoMo的忠實擁躉。最近,她決定在微信上把丈夫陳立拉黑。盡管一起生活數年,她與陳立仍沒有領取結婚證,從法律意義上,他們還不是夫妻。如今,這個男人成為她“事業”的絆腳石,只因為他勸阻她退出SoLoMo。

生於1970年代初的李蕓,一度擁有家中絕對的財務話語權:手握3家公司,座駕為奧迪,坐擁五六套房產。但優渥的經濟境況,在近3年來不斷滑落。

陳立將之歸因於她在3年前加入的“SoLoMo矩陣”。這個傳說中比孵化器更先進的創業幫扶組織,徹底耽誤了妻子的生意。但李蕓認為丈夫只是對SoLoMo“了解還不夠”,所以有“誤解”。

第一次被拉進SoLoMo微信群,李蕓的丈夫陳立就覺得不對勁。

當時,群友正在轉發劉少丹語錄,大致講的是“產業互聯網”概念——這也是SoLoMo最核心的理論。在微信公號“SoLoMo學習小站”上,有《劉少丹價值200億的三句話》最為知名,在群友中也被捧為“聖經”:

把互聯網當做渠道,希望通過賣產品在互聯網上獲益的,最終不可能成功。產品背後必須要有系統。

把互聯網當做媒體,想去玩品牌價值認知的不可能成功。不管它之前的品牌多麽偉大,哪怕是世界級的品牌,都是一樣的結果。信息爆炸會消解它的認知。

互聯網是新商業系統,以傳統的市場需求為導向,是不能構成互聯網新商業機會的切入點。互聯網是對社會隱形資源的釋放。

根據劉少丹的說法,產業互聯網是服務於生活的互聯網,是傳統行業未來的唯一出路。他曾將SoLoMo與阿里巴巴、百度、騰訊等公司比較,結論是:眾多互聯網平臺都無法實現“系統的生態環境”,而SoLoMo的產業互聯網會戰勝一切。

這讓陳立不寒而栗。“他的理論邏輯簡單概括就是:妖魔化當下經濟形式,但只有SoLoMo才能解決一切問題。”幾天後,陳立退出了群聊。

只有小學文化的李蕓,卻對SoLoMo理論深信不疑。2014年,她進入SoLoMo微信群,此後成為忠誠的追隨者。

這也是陳、李夫妻二人精神生活的分水嶺。

陳立迅速抽身,李蕓則開啟了一種全新的生活狀態:原本她經營著3家小公司,但進入SoLoMo後,精力逐漸從生意轉移開,大多數時間眼盯手機屏幕,時刻轉發、學習劉少丹語錄,不定期發表閱讀感想,以及頻繁參加的大大小小的線下活動。一年之後,她獲得了SoLoMo在那座城市的最高職務:組長。

無論是架構,還是各項行為規範,SoLoMo都是一個極度強調儀式感的系統,甚至在一些人看來,已然彌散出部分宗教的色彩。

如人員的晉升路徑,創客是組織架構中最基礎的身份,在此之上還有威客和極客。如果想成為SoLoMo合夥人,必須成為秘書長。秘書長又分三級,晉級的標準主要是拉進群的認證創客人數,每座城市的最高級負責人是“組長”。

事實上,秘書長又分三級:C級秘書長要拉100人成為認證創客;B級秘書長需要在自己達到C級的基礎上,再發展5名C級秘書長;A級秘書長,則需要自己達到B級後,同時建有450人的微信群。

對應地,C級秘書長只有執行權,B級秘書長有議事權,A級秘書長還有決策權。

每晚9點,那些名為所羅門加一串數字的微信群,會準時普及SoLoMo精神。所謂精神,大多數時候就是劉少丹或他的妻子劉雲鳳的語錄;其後,會有創業者現身說法,介紹自己學習後得到的啟迪;每次線下聚會,創客們則要齊唱“所羅門之歌”,拍照時擺出左手搭右肩的標準姿勢。

22.webp (1)

拍照時左手搭右肩。圖/CFP

在許多追隨者眼中,劉少丹是精神領袖般的存在——他們會這樣告訴你:劉少丹的語錄,是馬雲、雷軍打死都不說的秘籍,是少丹老師15年燒錢200億的經驗總結。

“教主”的漏洞

方俊是來自東北的創客,在2016年6月進入的SoLoMo。他原本做傳統生意,但這兩年有些疲軟,轉型之心迫切,希望能學點新知識。

為了晉升為秘書長,他也拉了一個500人的微信群。不過他心里明白,關系太好的不能拉,萬一以後出了事,傷感情,拉進群的都是些泛泛之交。群里滿了500人,他“轉正”後就對大家說:要退的就退吧。果然沒多久,群里就只剩100多人了。

加入組織的時間越久,他就越註意到,創客隊伍里有不少傳銷出身的人,這是個消極的信號。另一個逐漸加強的感受是:劉少丹的許多理論,在自認還比較懂互聯網的方俊看來,根本“毫無邏輯”。

促使他徹底離開的導火索,則是他與劉少丹的一次線下見面。

23.webp

劉少丹。圖源網絡

當時,劉少丹去他臨近的城市與創客們線下見面,本來說是下午一點半到,但足足遲到了兩個小時。據朋友說,那天中午,劉少丹喝了不少酒,所以才遲到。

這讓方俊感到不忿。下午3點半,劉少丹到了現場,“大家前呼後擁的,有人喊著口號,有人唱著所羅門之歌,全體起立地迎接他。”方俊對AI財經社說。

那次見面會上,劉少丹的一句話讓他記憶深刻。大致意思是,假如有一面硬幣,正面的話是你贏,反面的話是全世界輸,那不管怎麽樣,都是所羅門贏。方俊認為,這種毫無邏輯的話,就是在侮辱聽眾的智商。

後來,SoLoMo要給他頒一個獎勵證書,他也不願意上臺領獎,證書轉交到手後,他出門就扔進了垃圾箱。

對於劉少丹看似信手拈來的說辭,陳立也早已察覺到異常。劉少丹在一次培訓上問大家,世界上有多少種蘋果?他的答案是:每天吃一種,一輩子都吃不完。“你說這可笑不可笑?”陳立說。

陳立發現,劉少丹很註重宣傳。劉來他所在的省會城市做線下培訓。劉希望陳立的妻子李蕓能請一些記者到場,但李資源有限,最後找了一個縣電視臺的記者來采訪。

讓陳立大跌眼鏡的是,劉少丹講課後與大家一起吃飯。與陳立同桌的一位做房地產、金融的中年女士講起自己對SoLoMo的理解:“就是希特勒的一種打仗方法。”陳立頓時覺得,這是一個荒誕的群體,而妻子也是荒誕中的一員。

但也並非每個人都像方俊或陳立那樣較真,比如做裝修生意的張鵬。

他認為,SoLoMo並非詐騙組織,劉少丹對互聯網的理解,有些還是在理的。他加入SoLoMo,只是希望借助微信群來拓寬人脈。

多年的從商經驗告訴他,結果衡量價值往往是最簡單明了的方式——這麽來看,SoLoMo至今沒出現真正落地的項目,就已經說明了一切。“有不少還不錯的項目申報上來,但具體誰來對接,誰來執行,資金怎麽出,運作邏輯是什麽,這些細節都沒有。”

和SoLoMo之間的若即若離,讓張鵬對系統時刻保持著警惕。當SoLoMo推出一款名為“超級買手”的項目時,他只是象征性地出了100元,“我就當玩,反正也不心疼。一些特別相信的人幾千幾千地給錢。”

如今,帶他進群的人也退了SoLoMo,張鵬也就跟著退出了。

創客的反戈

2016年12月4日,一場聲勢浩大的“所羅門巨星演唱會”在上海舉行——這更像是SoLoMo內部產生分歧的拐點事件。

演唱會上,汪峰、李宇春等歌手前來捧場,但只唱了三首歌,之後登臺的全部是SoLoMo的創客們。但舉辦完不久,SoLoMo內部就有人舉報,稱演唱會收入有1200萬不翼而飛。為此,所羅門成立了調查組,並在今年3月公開了調查結果,依據那張財務明細表,演唱會賠了44萬。

45.webp

上海演唱會現場。圖源於網絡

這恐怕是SoLoMo成立後,劉少丹面對的首個輻射面極廣的危機——不少創客以3999元的價格買了套票,從全國各地自費趕來上海,但讓大家突然恍然大悟的是:“SoLoMo說是不燒錢的,演唱會本來也說是給系統造血的項目,但這是抽血才對。”

在演唱會還沒落定前,方俊就多次表示強烈反對。事後他還得知,一些城市組長在倒賣門票的過程中做了手腳,兩頭吞錢。“有人花錢買了票,但拿不到錢,到上海後自己重新買票進的場。”方俊說,這進一步暴露出SoLoMo內部管理的混亂。

這件事,直接導致了部分創客對SoLoMo核心層的反戈,有人甚至建了“二劉詐騙維權群”(劉少丹和劉雲鳳)來合力聲討。但也有劉少丹的信徒認為,劉只是是被別有居心的人騙了,“他倆都被蒙在鼓里。”

SoLoMo而後推出的一款電商app“超級買手”,也沒能提振大家的信心。

雖然在各大應用商店均已開放下載,但對外界來說,這是一款稍顯神秘的APP——註冊須提供SoLoMo的微信群群號、所在工作組和推薦的ID,否則無法通過。

入駐商家須繳納5000元的“技術服務費”,SoLoMo成員可以通過這款APP購買商品。AI財經社登陸超級買手,平臺上的商品的數量十分有限,大多數為農副產品和生活用品。

在SoLoMo的官方介紹中,“超級買手”平臺作為SoLoMo產業互聯網社會化運營的底層數據處理系統,也是SoLoMo系統運作的第一個線上項目,於今年1月份快速落地,用幾個月時間註冊用戶突破500萬大關,創造了互聯網項目註冊速度的奇跡和歷史記錄。

事實上,“超級買手”只是SoLoMo龐大系統的一部分。根據官方說法,SoLoMo的“生態系統”分為線上線下兩部分,線下主要就是各地的加速器(工作組),線上則包括6個模塊:普惠金融、數字引擎、極客部落、創客派對、威客系統和知本公社。這六部分,無非是把資金、人才、實踐經驗、理論、企業家等資源整合在一起,為項目發展提供足夠支撐。

方俊對”超級買手“的成品非常失望。“所謂SoLoMo六大體系中的普惠金融在哪,威客在哪?就做出這樣的產品?”

神秘的聯合創始人

從某種意義上說,獲取他人信任和期待的前提是:你足夠優秀。劉少丹自居的履歷,是符合這一要求的。

他的自我介紹,儼然是一副成就了中國大半個互聯網圈的蓋世英雄:作為幕後推手讓淘寶網用戶從0增長到9000萬;帶領團隊成就了京東、百度、騰訊等眾多互聯網傳奇,阿里巴巴董事局主席馬雲曾公開表達感謝……一張和馬雲的合照,更是被他視為身份的佐證。

但劉少丹在好耶廣告公司的同事羅輝明卻告訴AI財經社,2007年前後,劉在好耶里的職務是創意總監。即便好耶接過阿里巴巴的活,完成一個項目除了創意部門外,也還是需要協同其他部門共同完成,不能說所有功勞都是劉一個人的。

搜狐號鑒聞此前聯系了騰訊、京東等公司,相關人士均否認了劉少丹的說法。

對於SoLoMo的名字由來,劉少丹稱是其獨創。但事實是,這是美國KPCB風險投資公司的合夥人約翰·杜爾提出的互聯網概念,即Social(社會化)、Local(本地化)和Mobile(移動化)。

在SoLoMo,聯合創始人劉雲鳳是曝光頻率僅次於劉少丹的2號人物。一位接近她的人士告訴AI財經社,劉雲鳳實為劉少丹的妻子,雙方此前都各自有過婚史。

上述人士透露,劉雲鳳原名劉榮鳳,為西南林業大學的副教授,此前似乎對互聯網並不太了解。“2006年之後,我做過一些‘會議營銷’方面的創業項目,講白了就是包裝講師,給企業家和公司員工講課、洗腦。”但做了兩年左右,他認為“良心上過不去”,就沒繼續下去。他高度懷疑,SoLoMo頻繁舉行的線下培訓,就是借鑒了他的“會議營銷”模式。

西南林業大學人事處向AI財經社證實,該校生態旅遊學院確有一名老師叫劉榮鳳,目前還在職。該校校辦公室亦證實,劉榮鳳登記的手機號,與AI財經社掌握的劉雲鳳號碼吻合。

劉雲鳳告訴AI財經社,劉少丹的確是她丈夫,SoLoMo由她和丈夫一起經營,但SoLoMo與其所在的高校無關,除此之外,她不願多說,“你去聯系SoLoMo的宣傳部吧。”

身價上億

正如現實世界的複雜性,SoLoMo里也呈現出多元的景象:厭棄的人離開,但依舊有大部分對組織深信不疑,他們持續為組織輸送自己的免費勞動力和絕對的忠誠。

陳立曾對他們做過一個相對全面的群體畫像:多數是60、70後;此前在生意上取得了一定成功,但生意往往做得又不太大,頂多算個“中小個體戶”,互聯網來了,對未來感到恐懼;文化程度又普遍較低——這一現實造成他們的辨識能力較低,容易迅速被“洗腦”。

但他以妻子李蕓為例:對於一些僅有錢,卻並沒有太多社會話語權的中小企業主來說,能夠在一個組織里獲得職務,這為他們在主觀上帶來了滿足和被認同感。這可能也是那些甚至沒有從商經歷,卻熱衷於SoLoMo的參與者的心理寫照。

在AI財經社接觸的創客中,面對外界對SoLoMo的質疑聲,許多人會給出這樣的理由:如果組織有問題,那些明星怎麽會來參加演唱會;那些線下活動,相關部門怎麽會同意舉辦;那些媒體記者怎麽會采訪劉少丹……

35.webp

某所羅門成員的朋友圈截圖。圖源於知乎

但他們忽略的是,那只是明星的一次商業演出;所謂的媒體采訪,也未必經得起推敲——已經有關註者通過比照,高度懷疑一些采訪是SoLoMo “自導自演”的。上海演唱會結束後,SoLoMo內部的說法是,節目在央視播了,但陳立找了半天,也沒發現哪個頻道播過。

近幾天來,“默爾索”發布的SoLoMo調查稿引爆了輿論,陳立原以為妻子會有動搖,但事實證明,他太低估妻子的“信仰”抵禦力了。

李蕓甚至告訴AI財經社:“我們要感謝作者,讓更多人知道了解了SoLoMo”。她反複提到的例證是:馬雲創業了十幾年,才把阿里巴巴做起來,之前也不被世人理解。“做人不能太現實,那些反對我的朋友,就是太現實了。SoLoMo的成長需要時間,需要過程,哪能一口吃一個胖娃娃。”

這種論調來自於“教母”劉雲鳳。在劉最新更新的朋友圈里,發出了對上述調查稿的回應:雖然通篇文章極盡斷章取義、惡意中傷、胡編亂造之能事,但通過“互聯網、史上、最大”等關鍵詞,讓SoLoMo矩陣系統瞬間名揚四海,讓全世界都好奇SoLoMo矩陣系統,探究為什麽那麽多人喜歡並維護SoLoMo矩陣系統!

李蕓依舊奔忙於組織的各項工作,但更讓她煩憂的是,荒廢多年的生意,已經讓她瀕臨破產,她正打算賣房還債。“前不久,有債主找上了門,她爬了鄰居家的窗戶跑走的。”陳立對那一幕記憶猶深。

即便這樣,她依然信心滿滿地告訴陳立,以她現在SoLoMo的“生態位”,身價已經上億了。

她同樣堅信的是,自己跟隨組織成長了很多,比如對互聯網的了解,還結交了更多的朋友。她說:“說SoLoMo壞話的人,要麽是組織里的邊緣人群,要麽是他們認識得還不夠。”

“有病亂投醫”的企業主

SoLoMo曾盛傳這樣一則消息:今年初,國內某知名經濟學家曾與SoLoMo簽署了戰略合作協議。在創客們看來,這是權威專家對SoLoMo模式認可的證明。

但遺憾的是,該專家向AI財經社否認了上述消息。“那是一場關於精準扶貧的會,參會嘉賓之間合個照,是很正常的事。網上的東西純胡說。”

他對AI財經社說,自己確實也曾研究過SoLoMo,但他的結論是:過於務虛,甚至有點傳銷的性質。

“大眾創業、萬眾創新的大潮下,有一些人走歪了,SoLoMo就是這種情況。”上述專家指出,中國大量的民間中小型企業家,都在面臨著轉型困難,這種焦慮感可能會導致他們病急亂投醫,選擇相信SoLoMo這樣在一些法律問題上“模棱兩可”的組織。

要想真正凈化創業氛圍,需要改善中小型企業家的生存狀況,相關各方都得在法律、監管、道德和內控等方面采取更有效的措施。

繼“超級買手”之後,SoLoMo如今正在推出手機項目。據稱,這是一款能“吊打蘋果三星,氣死華為,嚇跑小米,刮走OV”的神機。SoLoMo正在積極號召創客們投資,並信誓旦旦:“SoLoMo手機項目將引爆SOLOMO!”

但在“默爾索”看來,”超級買手”和手機項目的相繼上線,對一向表現得很有耐心的所羅門來說很反常,這或許表明所羅門“秋收的鐮刀就要正式揮下來”。

在今年的一次所謂“電視采訪”中,劉少丹問現場的人:中國最多的企業家在哪,有人說在浙江,浙江才兩百多萬,哪里最多?這時有人插話:“在所羅門。”

劉少丹接著說:“為什麽你們不知道?因為我們在潛水,在保密階段。不瞬間把巨頭打敗,我就不亮槍。”

似乎至今還是沒到“亮槍”的時刻。SoLoMo在回應“默爾索”的質疑時稱:還未落地的互聯網項目,讓世界等急了,等項目成熟了,也將是給世界一個驚喜的時候。 

對於之前的種種質疑,劉少丹接受AI財經社采訪時說:“現在沒有什麽好談的。你覺得那個舉報有哪個是事實嗎?如果有事實我們再談吧。”

李蕓仍在努力等待這份驚喜。但這樣的生活境況,讓丈夫陳立時感心慌。有一次,他偶然問起李蕓:SoLoMo究竟是什麽意思啊?妻子答,就是“把所有的人搜羅到一個門里。”

那一刻,陳立想哭,又想笑。

(應受訪者要求,李蕓、陳立、方俊、張鵬為化名)

【此文為AI財經社原創,《財經天下》周刊出品】

中國互聯網 所羅門
贊(...)
文章評論
匿名用戶
發布
中國 互聯網 互聯 最大 騙局 和它 它的 的百 百萬 門徒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53170

股票掌故 | 香港股票資訊 | 神州股票資訊 | 台股資訊 | 博客好文 | 文庫舊文 | 香港股票資訊 | 第一財經 | 微信公眾號 | Webb哥點將錄 | 港股專區 | 股海挪亞方舟 | 動漫遊戲音樂 | 好歌 | 動漫綜合 | RealBlog | 測試 | 強國 | 潮流潮物 [Fashion board] | 龍鳳大茶樓 | 文章保管庫 | 財經人物 | 智慧 | 世界之大,無奇不有 | 創業 | 股壇維基研發區 | 英文 | 財經書籍 | 期權期指輪天地 | 郊遊遠足 | 站務 | 飲食 | 國際經濟 | 上市公司新聞 | 美股專區 | 書藉及文章分享區 | 娛樂廣場 | 波馬風雲 | 政治民生區 | 財經專業機構 | 識飲色食 | 即市討論區 | 股票專業討論區 | 全球政治經濟社會區 | 建築 | I.T. | 馬後砲膠區之圖表 | 打工仔 | 蘋果專欄 | 雨傘革命 | Louis 先生投資時事分享區 | 地產 |
ZKIZ Archives @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