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KIZ Archives


黃色小鴨之父 四原則鎖住高人氣

 
2013-06-03  TCW

 

五月中,對外,台灣與菲律賓的外交攻防戰打得激烈;對內,還有一場各縣市的「搶鴨大戰」正在上演。

五月二日,由荷蘭藝術家霍夫曼(Florentijn Hofman)創作的巨型橡皮鴨巡迴展抵達香港,與購物中心海港城合作,停靠維多利亞港。在相互競高的中銀大廈、滙豐總行大廈旁,六層樓高的黃橙橙「巨鴨」,與鋼筋建築組成的天際線相映成趣,開展一週就吸引超過百萬人次參觀,相當於每七個香港人,就有一人看過小鴨,周遭交通幾乎癱瘓。

周邊旅館餐廳爆滿》玩具製造商訂單增六成

小鴨吸引的,不只人氣,還有商機。此次負責策展的AllRightsReserved創意總監林樹鑫(SK Lam)透露,展覽期間,海港城餐廳天天爆滿,往返天星碼頭的「賞鴨船」遊客絡繹不絕;附近飯店甚至推出一夜要價新台幣上萬元的「賞鴨房」,同樣一房難求。製作「正常版」橡皮小鴨的香港玩具製造商Edeva Ltd.也表示,自開展以來,訂單暴增六成。

不過,最大的受惠者,莫過於人潮、錢潮雙收的海港城。其所屬的九龍倉集團,本月股價創上市以來新高,不得不歸功於小鴨帶來的「經濟奇蹟」,也堪稱是該集團有史以來最成功的行銷活動。

眼見小鴨在香港創造觀光話題,台灣各縣市政府也紛紛表態:「與其去香港看,不如把小鴨請過來!」做為率先邀請小鴨來台團隊之一的基隆市政府交通旅遊處副處長王英哲指出,小鴨一次的借展費為新台幣三百五十萬元,若含製作、宣傳等,初估可能上看七百萬元,「但比起小鴨帶來的觀光效益、基隆港的國際能見度,相信都是值得的。」

現在,包括基隆市、高雄市、台南市、新北市、台中市都加入搶鴨行列。不過,霍夫曼透露,目前已收到全球超過一百八十個團體邀請,小鴨的巡迴行程更滿至二○一五年,台灣的鴨迷,可能還要耐心等待。

究竟這隻大鴨子有什麼魅力,值得全球排隊等待?霍夫曼又是如何把藝術品,變成叫好叫座、動員全城的大型盛宴?

不滿人類自大》把小動物放大,闖市中心

故事,要從二○○一年說起。霍夫曼取得碩士學位後,便醉心於大型公共藝術創作,「我喜歡像亂丟玩具一樣,亂放一個大動物在市中心,它聚集人群、讓日常風景變得不再一樣。然後我拿走作品、恢復正常,你會發現習以為常的景象,都不是理所當然、應該存在的。」

小朋友沐浴時玩的黃色小鴨,就在這樣的機緣下,在霍夫曼的腦子無限放大,大到浴室再也塞不下。二○○七年,橡皮巨鴨首次在法國亮相後,全世界的海洋、河流,都成為這隻巨鴨四處遊玩的大浴缸。

不只是鴨子,二○○三年起,舉凡跌坐在瑞典偉人雕像上的四層樓高大黃兔,躺在巴西聖保羅公園裡、由千支夾腳拖組成的大猴子,與四千個垃圾袋組成的大蝸牛等,都化作霍夫曼的足跡,一一走過大小城鎮。但是,為什麼一定要是動物,而且一定要「大」?

「我喜歡反差,反差可以挑戰人們既有的規則與觀念。為什麼黃色小鴨一定要那麼小?人類一定要那麼大?」霍夫曼說,他討厭人類總認為自己能主宰一切,所以,他透過放大相對弱勢、溫馴的動物,來反諷人類的自大,也控訴貧富不均、環境破壞等議題。

拒變廣告看板》寧願少賺,也不放廠商名

如果問小鴨為何能如此受到歡迎,卻又不失藝術品本色?霍夫曼對免費、零商業化的堅持,就是他讓作品持續引發討論、雅俗共賞的關鍵原因。

很多人不知道,在小鴨圓滾滾、友善的外型背後,其實充滿了霍夫曼的繁瑣規定,只要違反任何一條,他就立刻收回展覽權,絕不妥協。

「我的原則有四個:一、小鴨必須免費供大眾觀賞;二、小鴨身上不得有廣告標語、商業標誌;三、牠一定要在水上;四、牠必須由當地團隊製作,因為每隻小鴨,都應該成為這個城市的共同記憶。」

「利用小鴨賺錢,我連想都沒想過!我寧願少賺,也不允許有人把牠當廣告看板,牠就應該是隻乾乾淨淨的橡皮鴨!」所以,就連主辦單位海港城,也不得動小鴨一根汗毛,除了坐落在海港城外,遊客在小鴨身上找不到任何一絲與海港城的關聯。不僅如此,霍夫曼的龜毛,還展現在挑選合作夥伴、選擇展出地點上。

以此次香港巡迴展為例,為海港城策畫展出的林樹鑫早在一年前,就開始與霍夫曼接觸。九個月間,為避免小鴨「所嫁非人」,霍夫曼仔細審核AllRightsReserved的團隊背景、行事風格,他透露自己甚至曾多次利用Google Map了解維多利亞港的地形、地貌,就是希望小鴨能在對的地方、對的人手上,傳遞出對的訊息。不過,對小鴨在香港無心插柳創造出龐大商機,霍夫曼也有一番幽默的解讀方式:「就像是去博物館看展,海港城像博物館一樣賣紀念品、賺賺飲料錢,也不是太過分吧?」


黃色 小鴨 之父 原則 鎖住 住高 人氣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56938


ZKIZ Archives @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