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KIZ Archives


全城高登仔助宅男爭產

1 : GS(14)@2012-02-05 14:05:18

http://hk.apple.nextmedia.com/te ... 104&art_id=16041301



【本報訊】 40歲高登友李肇基,雖不像「四叔」李兆基家財萬貫,但過去十多年「唔使做」在家「印印腳」衣食無憂,每日足不出戶靠上網過活,是名副其實的「宅男」。惟姨媽逝世留下 2,000萬遺產引起家族爭產,才迫他重返現實,在不知所措下上網求救「高登仔」,引發全城助爭產。他揚言若勝訴,會找高登仔見證:「捐一半遺產畀公益金!」
記者:歐文瀚、陳達浩、梁偉權

事件由一份遺囑開始!上月中,高登討論區一個名為「畀家人迫害侵佔六姨留畀我嘅遺產」的 post一出,旋即紅遍高登,出貼人就是洋名阿 John的李肇基。根據他提供資料,他的五姨早年去世,留下 2,000多萬遺產,由五姨兄弟姊妹均分,然而事件一直未解決,去年 12月養母六姨也去世,留下遺囑把個人財產、連同原可分得五姨遺產部份通通交給 John,當中包括兩層樓的一半業權、銀行存款、債券、金飾等,總值 2,000萬元,當中單是現金已逾千萬。

...

記者聯絡阿 John做訪問,他一口答應,還很樂意讓記者到他位於沙田住所採訪。甫登門,一陣霉味迎面撲來,家中凌亂不堪,雜物亂放之餘牆紙亦見剝落。
胖胖的阿 John戴着厚厚眼鏡、長髮束馬尾,有點不修篇幅,他直言客廳就是他的房間,平日甚少入兩間睡房,「裏面佈滿曱甴,睇唔到嘅地方就有㗎喇……一間屋有成千隻好正常!」
平日他就躲於廳中一角、僅 8乘 4呎的上網「小天地」,打機、煲劇和上討論區吹水等,吃剩的糖水、意粉等更只放在附近。他坦言每月生活費只需 1,500元便足夠,每個月上街兩三次為交雜費和買生活物資。就連記者其後三次上去訪問,衣服都是一模一樣,頭髮更是長年不剪,以致其六姨的遺囑中亦說明要他剪頭髮。
糖尿上眼雙腳腫脹潰爛

10年前,他建立了一個網上討論區,起初辦得有聲有色,到現在它仍是本地知名討論區之一,「當時一日會用十幾個鐘睇住佢運作……一年幾後,因為同拍檔意見不合,結果畀佢哋踢走,傷心之餘亦都好心淡。」
阿 John坦言一次打(擊),令他八個月沒有離開過家門,直到後來才回復正常,而他所謂的「正常」,竟是指 10年來每月只出外兩、三天的生活。當記者問到感情生活時,他更一反常態地發怒:「我唔想答,唔係會畀你笑我係宅男!」
記者發現他雙腳腫脹,右腳踝還開始有點爛,阿 John平淡的說:「近 10年開始身體有問題,糖尿有少少上眼,左腳行動有問題,不過我唔會睇醫生,相信我都係得五至十年命。」對錢毫無概念、對健康滿不在乎,但爭產官司卻比生命重要,為的是維護自己及養母(即六姨)的尊嚴,「如果咁無天理畀十舅父拿走筆遺產,我會喺屋企跳樓以示不滿。」
官司雖未排期審理,但他揚言若勝訴,會找高登網民見證,用六姨名義捐出一半遺產予公益金,「咁樣既可以紀念佢(六姨),又可以幫到有需要嘅人。家最希望十舅父可以良心發現,唔係就公堂見!」

2 : GS(14)@2012-02-05 14:06:10

http://hk.apple.nextmedia.com/te ... 104&art_id=16041302




有會員則引用法律條文和各式程序指點 John,像「哲西斯拿華斯」稱, John可先找能證明六姨生前意願的人作證、再用《遺囑條例》第 5( 2)條證明六姨的遺囑有效,「就算呢份遺囑無見證人、唔符合 5( 1)條規定,但佢都反映咗死者意願,只要法庭信納,咁就可以唔使理嗰堆要求。」會員「 paulymh」亦表示,沒有見證人的遺囑仍可證明六姨的意願,加上旁證則十拿九穩,「因為法庭要的是能證明六姨的意願的證據,形式缺陷只是影響其可信性。」
來自高登的陳先生及 Leo分別認識了 John二十多年及兩年多,在爭產案中與 John談過很多遺產處理的事,「阿 John份人太好喇,個人又太靜,蝦一個靜人好唔道德。」他們都認為, John把事件放上覆蓋率高、可自由發言的高登討論區,對解決事件必有幫助。
眾多網民相助, John深受感動,「好多人話可以資助我打官司……好開心佢哋畀咗好多鼓勵我去打官司,亦都知道香港人真係會為公義出力。」
3 : GS(14)@2012-02-05 14:08:18

http://hk.apple.nextmedia.com/te ... 104&art_id=16041303

七姨確信六姊有遺囑

10兄弟姊妹中,只有 3人結婚,當年幼妹誕下阿 John時,隨即成為「全家之寶」,「可惜阿妹喺阿 John一歲時就死咗,老公又走咗佬。」姊妹們怕孩子學壞均小心保護,「所以佢咁耐都無乜知心朋友,亦無乜參與課外活動……。」
誰知,以前經營洋行的五姨,負責收外國衣服訂單再找本地工廠造衫交貨,公司全盛時期賺得逾 5,000多萬元,至九七年才結業。兩年多前五姨病逝,遺下約 2,000萬元存款。「當時十舅父想做遺產承辦人,但『阿媽阿姨』( John對六姨稱呼)信唔過佢,所以就搶嚟做。」
原先六姨計劃是把 2,000萬元平分四份(其餘六兄弟姊妹已身故),每人各得 500萬元,「但十舅父話唔應該分咁少,於是兩邊都開始搵律師。」半年前六姨改為四姊弟共同承辦遺產,但十舅父一直用拖字訣,阿 John說:「佢諗住其他人年紀大身體差,一個唔好彩走多一個就可以分多一份!」
結果 77歲的六姨亦於去年 12月過身,其後阿 John發現她的遺物中留有遺囑,將所有資產留給最痛愛的他,「但十舅父唔認呢份遺囑,因為只要遺囑無效,每個人最少分多 200幾萬!」但七姨確信六姨遺囑是真的,「我知阿姐有寫(遺囑)!五姊死咗之後,我覺得佢(十弟)唔可靠,所以自己寫咗一份,啲錢會留畀阿 John。之後阿姐話佢都會寫,亦都同我講過內容。」她更肯定是六姨手筆。
記者找十舅父訪問,相信是十舅母的女子向記者稱,所有事交給律師處理,不作回應。

《蘋果》記者
4 : GS(14)@2012-02-05 14:08:36

http://hk.apple.nextmedia.com/te ... 104&art_id=16041304
對於網友聲言願捐款不求回報義助阿 John打官司,律師黃國桐提醒他們不論有沒有索取事後報酬,都可能觸犯「包攬訴訟」罪,最高可判囚七年。
黃國桐解釋,普通法中的「包攬訴訟」罪並不一定需要分享利益,只要為原訴人提供款項協助打官司,形式上已經犯法,不過他坦言,單憑在網上的留言很難證實是否真有其事,「市民鍾意每人(捐)幾百蚊,無所謂㗎……形式上百分之一百算(包攬訴訟),問題響證據上,(若被問到)『你做乜捐幾百蚊落呢個戶口呀?』,(對方可辯稱)『唓!畀我買 LV吖嘛!』」
全城 高登 仔助 助宅 宅男 男爭 爭產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77569

【專題籽】報答好媽媽 孝順仔助開花店展藝術才華

1 : GS(14)@2017-05-13 05:34:56

57歲的黃慧雯(薑姐)在兩個兒子長大後再次開展第二事業,和小兒子Mite拍住開網上花店GingerMite。



【專題籽:胚芽故事】「所有人都有夢想,母親都是人。除了照顧家庭,我覺得媽媽心底裏都有其他想做的事。我希望她可以做到。」陳敬揚(Mite)兩年前和媽媽黃慧雯(薑姐)一起創立網上花店,報答媽媽為他和同患哮喘病的哥哥,放棄平面設計師一職,當上全職主婦廿多年,讓薑姐再次展現藝術才華。



現年57歲的薑姐80年代尾曾在「博益出版社」任平面設計師,「那時負責做書封面、內頁插圖,一本書內所有設計都自己一手包辦。」當時美術總監很信任設計師,發揮空間很大,電腦繪圖又未普及,薑姐最喜歡用剪紙、攝影和手繪等不同方法創作,「十分好玩,滿足感很大。」要離開她形容為超級喜歡的工作,她沒有半點猶豫,「我始終結了婚,孩子也需要我。」當時只有幾歲的大兒子經常咳嗽,仍在工作的薑姐帶他四出求醫才被確診患有哮喘,薑姐說起還是一臉緊張,「有時他躺着睡,咳起上來好像呼吸不到,真的嚇到我。」到了小兒子Mite出生後也有哮喘,「真的不行,病情急起上來真的沒辦法,那就辭職吧。」那年代,即使讀設計學校,要找相關工作一點不容易,薑姐說她那班二十多個人之中,只有她和另一同學入到行。薑姐媽媽覺得女兒很有設計天份,辭工很可惜,薑姐卻說:「如果我不照顧他們,我覺得自己失職,一定要照顧好兒子。」兩個兒子讀小學時,病情慢慢好轉,薑姐心思思擠出少許時間接插畫工作,在兒童雜誌及報紙繪畫插圖,包括不少80、90後的共同回憶——《伊索寓言》。



當年為了照顧兒子而辭去設計工作,薑姐的媽媽(中)為女兒感到可惜,薑姐(左)卻從未掙扎過。

兩個兒子年幼時都有哮喘病,愛子心切的薑姐視照顧他們為當時最重要的事。


廿年前為病兒放棄設計事業

以前照顧家庭是薑姐的目標,兩個兒子幾年前開始工作,她反而不習慣。有一段時間,兒子和丈夫都工作至很晚,經常剩下薑姐獨自在家。兩年前,有次Mite見到媽媽悶悶不樂,「我問她甚麼事,她說覺得自己在虛度光陰,人生應該更有意義。」家庭主婦的工作繁瑣而重複,薑姐說照顧家庭很花心力,「但做完又無人讚你,也沒有成功感,所以很想找回失落了的東西。」Mite想起媽媽幾年前報讀過插花課程,建議她不如做花藝,「我們從小到大,媽媽都在家種滿花草樹木,既然一直都喜歡,又插得那麼漂亮便試試吧。」於是兩母子合作經營網上花店,更串連二人的名字「GingerMite」作店名。薑姐原本的英文名是Ada,不過她近年改名叫Ginger,希望像薑一樣越老越辣,再戰江湖的心志盡現。現在薑姐負責做插花的設計,Mite則負責攝影和其他後勤工作。花店除了接單做花束、做婚禮場地佈置,還跟Chloé和Rue Madame等高級時裝品牌合作,即場為嘉賓紮花、插花、在畫中加入鮮花元素等,薑姐笑着分享:「每次收到客人的正面回應都很開心,我現在的工作是share happiness。」這邊說完,那邊她又笑逐顏開地拿起手機,向記者展示客人傳給她的短訊和圖片。
Mite從事時裝行業,做品牌代理,也跟朋友創立自家品牌,曾擔任時裝編輯和買手工作,他感激媽媽這幾年支持他追尋時裝設計夢。Mite中學會考後夠分升預科,卻選擇讀時裝設計文憑,他說:「當時我想,其實我不喜歡讀書,不如去讀專科吧,我估很多父母都會問:『為甚麼夠分都不升學』,媽媽非常支持我,她從來不會過問或逼我。」但薑姐和丈夫都有提醒兒子要為選擇負責任,所以後來Mite發現課程不適合自己,也決心一邊讀文憑,一邊自修A-level,最後順利升讀香港理工大學設計學院。「很多人都說做設計賺不到錢,爸媽以前都做設計,知道這條路很艱苦,但他們都很支持我做喜歡的事。」看見媽媽為自己當了廿多年主婦,Mite感恩道:「我很感謝她,她用光陰換取我追求的東西。她要放棄夢想,好像很不公平,所以很想幫她完成想做的事。」



薑姐充滿藝術細胞,花藝得到高級時裝品牌的青睞,為時裝發佈會佈置裝飾。

薑姐本來在博益出版社工作,又曾幫雜誌圖書畫插畫,畫過《伊索寓言》。

二人最新的創作是名畫系列,中西畫作都愛的薑姐以鮮花重塑出梵高的印象花卉。


工作滿足感不及黏着兒子

關係從母子變成工作夥伴,二人都說大家想法相似,甚少有衝突,反而更了解對方,薑姐說:「一直以來都覺得他是我兒子,只是小朋友,但現在見他待人處事都很成熟,我覺得他是個成年人了,有時反而要聽取他的意見。」她更說最大的發現是兒子朋友待他很好,「古語有云:『在家靠父母,在外靠朋友』,這句說話絕對體驗在他身上。」花店有很多不同種類工作都是Mite的朋友介紹,細微的事如製作網站,朋友都會提供意見,甚至第一時間幫手,薑姐興奮地說:「寫心意卡的西洋書法墨水都是朋友調配出來送給我們的。」見到她開懷大笑,記者以為花店帶給她最多的是滿足感,問她最開心的是甚麼?薑姐突然變身小鳥依人,「我喜歡跟兒子黏在一起」,羨煞旁人呀,她續說:「子女在中學後跟媽媽的距離較遠,工作後便更遠,現在一起工作,關係又再次拉近了。」她說Mite一向願意跟她分享,「但也不夠整天黏在一起好。」說着,薑姐又回想起兩個兒子還小時,經常帶他們去超級市場或街市一邊買菜,一邊學習不同顏色和蔬果名稱。果然,為人父母,一輩子最着緊的還是子女。



薑姐說現在的工作為她帶來滿足感的同時,也為別人帶來快樂。

母親節快到,兩母子跟本地插畫師合作舉辦工作坊,教參加者製作小花束。

薑姐向來喜歡在家種花養草,現在更成為了她的工作。


Mite主要負責攝影、接定單和聯絡等工作,猶如媽媽的助手。

記者:列淑華攝影:劉永發(部份圖片由受訪者提供)編輯:梁浩維美術:孔文彬




來源: http://hk.apple.nextmedia.com/su ... t/20170513/20019294
專題 報答 媽媽 孝順 仔助 開花 店展 藝術 才華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332889

股票掌故 | 香港股票資訊 | 神州股票資訊 | 台股資訊 | 博客好文 | 文庫舊文 | 香港股票資訊 | 第一財經 | 微信公眾號 | Webb哥點將錄 | 港股專區 | 股海挪亞方舟 | 動漫遊戲音樂 | 好歌 | 動漫綜合 | RealBlog | 測試 | 強國 | 潮流潮物 [Fashion board] | 龍鳳大茶樓 | 文章保管庫 | 財經人物 | 智慧 | 世界之大,無奇不有 | 創業 | 股壇維基研發區 | 英文 | 財經書籍 | 期權期指輪天地 | 郊遊遠足 | 站務 | 飲食 | 國際經濟 | 上市公司新聞 | 美股專區 | 書藉及文章分享區 | 娛樂廣場 | 波馬風雲 | 政治民生區 | 財經專業機構 | 識飲色食 | 即市討論區 | 股票專業討論區 | 全球政治經濟社會區 | 建築 | I.T. | 馬後砲膠區之圖表 | 打工仔 | 蘋果專欄 | 雨傘革命 | Louis 先生投資時事分享區 | 地產 |
ZKIZ Archives @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