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KIZ Archives


中環在線:吳征做英超伯明翰二哥 李華華

2010-10-28  AD

「華人之光」楊家誠入主英超球隊伯明翰話咁快就一年,呢隊紅綠眼的「楊家軍」成績如何大家有目共睹,而楊班主唔知係咪想將隊波更加華人化,所以鍾意搵番自己友幫手!

前幾日,伯明翰就宣佈,委任前亞洲電視營運總裁、陽光媒體創辦人、「中國名女人楊瀾個老公」吳征,做佢副主席,根據官方介紹,洋名Bruno吳生,將主要負責伯明翰中國地區商業市場同網絡市場拓寬工作。吳生識唔識搞波,華華真係唔知,但係睇番大陸傳媒報道,講起吳生,都會形容佢係內地人脈網絡極強「中國傳媒大亨」,楊老闆應該都係睇中佢呢點,至於話實際上佢點將隊波帶入大陸呢?全球華人不妨拭目以待。

李華華

中環 在線 吳征 英超 伯明翰 二哥 華華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18717

IC設計二哥 靠購併逼龍頭給錢



2011-12-26  TCW




每一到兩季就會買下一家公司的半 導體購併王博通(Broadcom)又有新動作!這回,它將以每股五十美元(約合新台幣一千五百一十二元)現金價收購網通處理器廠NetLogic,創下 博通購併史上金額最高、也是第一次買下上市公司的紀錄。博通今年成立二十週年,這是它送給自己的一個大禮。

四年威脅高通專利戰贏兩百多億和解金

高通(Qualcomm)是全球手機晶片設計龍頭,更是近年最讓聯發科技董事長蔡明介頭痛的頭號敵人;博通則是全球最大的網通晶片公司,產品線最廣,技術 整合力強,更是華為、思科(Cisco)、中興、廣達在寬頻網路最重要的供應商。高通登上晶片設計龍頭的地位超過十年;但二○○一年排名才全球第五大的博 通,已經快速追過威盛、賽靈思(Xilinx)、恩威迪亞(Nvidia)三家公司,自二○○四年起就登上全球第二大。

在營收表現上,高通大約是博通的兩倍,但高通有專利授權業務、博通則沒有;所以只看晶片銷售的話,去年博通與高通的差距僅在五億美元(約合新台幣一百五十 一億元)之內。兩家公司一路相互追趕的情節,很像一個廣為流傳的小故事:早期台灣鰻魚外銷日本,經常因缺氧而死於運送途中。後來業者在鰻魚群中放入天敵狗 魚(一說是土虱),從此鰻魚一路都活蹦亂跳。

故事的核心,就是「敵人學」,闡述「競爭,讓你更有鬥志」的道理。在全球最大的兩家晶片設計公司—— 高通與博通之間,也存在著這樣的關係。兩家公司分居在南加州兩大通訊聚落,高通在聖地牙哥(San Diego)、博通在爾灣(Irvine),相距約莫一個半小時車程;兩者同樣瞄準通訊領域,不過高通強於手機解決方案,博通則擅長於寬頻與無線網路領 域,兩者產品互補性高,因而成了彼此的天敵,誰都想把對方的市場奪過來,好因應未來高整合的趨勢。

兩家公司為了互相牽制,在二○○一年到二○○九年間,進行過十二件專利訴訟。最後是在二○○九年四月,由高通分四年支付博通八億九千一百萬美元(約合新台 幣二百七十億元)的和解金,雙方撤回在美國、南韓、歐洲等地的訴訟做為收場。

博通靠著什麼樣的策略,在全球排名上快速追趕,專利強度還被國際電機電子工程師學會(IEEE)評定在全球前二十大之列,讓老大哥高通低頭、乖乖繳付和解 金?除了不斷壯大自身的研發資源,「購併」是最重要的助力。

博通自一九九八年股票掛牌上市後,就積極購併,二○○五年總裁兼執行長麥奎格(Scott A. McGregor)的接班,則讓這個策略被執行得更徹底。

到博通採訪的那一天,一向陽光普照的南加州難得是個陰天,就好似下半年景氣旺季不旺。麥奎格十月底剛提出警告,因為寬頻晶片的需求疲弱,加上關閉藍光 (BlueRay)DVD等產品線,第四季營收將減少一三%,股價應聲下跌。近期股價約比今年最高點的四十七.三九美元(約合新台幣一千四百三十四元)下 跌三六%;但停車場上隨處可見的昂貴名車,仍佐證資本市場對博通曾有的瘋狂追逐。

儘管麥奎格認為第四季營運績效將難逃客戶消化庫存的衝擊而下跌,但博通全年營收仍將突破七十億美元(約合新台幣二千一百一十七億元),刷新去年才剛寫下的 歷史新高。這當中,十餘年來不間斷的購併策略,提供了博通高速成長的動力。博通購併的成功秘訣到底是什麼?

秘訣一:專人團隊挑對象評估未來科技,補齊缺口

麥奎格說:「我們做過很多購併案,至今約有五十件,每一至兩季就買下一家公司。」博通內部有一組團隊,不定期提出潛在購併對象的評估報告,以及未來可能需 要哪些新技術的建議,高層再從中挑選購併對象。

博通出手購併的目的,一是為了技術,包括研發團隊的能力以及被購併公司的專利數和專利涵蓋領域;二是為了新市場,尤其是博通已經涉足,但仍缺少一塊拼圖才 能拼完整的領域。例如二○○七年購併衛星定位系統(GPS)公司全球定位(Global Locate),讓博通得以推出高整合通訊晶片;去年買下的第四代無線通訊系統(LTE 4G)公司Beceem,則是為了二○一五年起飛的下一代手機規格做準備。

博通進行中的史上最大購併案NetLogic,也是同樣的理由。博通是交換器晶片龍頭,NetLogic則擅長於用來決定資料傳輸順序、過濾病毒等用途的 網路處理器,兩者是網通產品最重要的心臟,合併後恰好能完成一個網通拼圖。麥奎格說,現在華為、中興、思科這些大廠還必須分別向兩家公司購買晶片,未來購 併完成後,博通就能獨力提供完整解決方案了。

博通有過最少四人、大到數百名員工等不同規模的購併案。不論規模大小,麥奎格堅持,整合過程一定要快速、準確且平順。

秘訣二:一收購馬上同化合併第一天就發新員工證

博通每購併一家公司,就會從人力資源、業務、法務、公司服務(corporate service)、財務等不同部門派出代表、組成團隊,在股權完成轉移的第一天就進駐對方公司,在最短時間內複製博通行政系統,並建立讓對方員工安心的環 境,「諸如確保大家都領到薪水,」麥奎格笑著說,也唯有員工穩定,才有下一步的可能。

重點是整個合併過程一定要在數天內完成,第一時間就穩住軍心,才能留住人才。整併之後,幾乎所有被購併公司都能立刻融入博通的企業文化。

有一些公司認為購併後的整合要慢慢來,但麥奎格不相信這樣的說法。他認為從合併的第一天,大家就要有博通的員工證,建築物裡要有「Broadcom」的企 業識別系統,凡事都要「博通化」,這樣被購併公司才能立即換腦袋、做出貢獻。

秘訣三:設下停損點難免會買錯,虧損就關閉

博通統計,該公司進行過的購併案中,約三分之二最後在產品線、市場、營運績效上都有顯著效益,另外的三分之一不是未達預期成效,就是持續虧損。但麥奎格 說,這已是商學院課堂上最高的成功率了,業界多數的購併都是失敗的,尤其是跨國購併案。《哈佛商業評論》(Harvard Business Review)今年五月號曾有文章指出,企業每年花費超過兩兆美元在購併上,但失敗率卻高達七成至九成。

對麥奎格而言,博通效益最差的購併案,大概就是○八年買下超微(AMD,全球第二大電腦處理器廠商)的數位電視部門。購併之初,麥奎格認為這將為博通在未 來的聯網電視、電視數位化等領域提供助力,但事實是,今年全球電視銷售量因歐洲需求大減而低於預期,加上晨星(目前平面電視晶片龍頭)、聯發科等業者從低 階市場往上夾擊,讓博通的數位電視與藍光(Blue Ray)播放機部門無利可圖,不堪虧損,今年九月下旬決定關閉這條產品線。

秘訣四:景氣差更要買乘機搶便宜,復甦賺更多

明年景氣低迷,對高科技業者來說似乎是艱困的一年,但麥奎格說:「是的,我們仍將維持現有的購併速度。」他認為,購併與自然成長(organic grow)同樣重要。「如果我們不買任何公司,帳上會比現在多出好幾十億美元的現金。但資金應該用於協助公司成長,因此我們選擇購併,」麥奎格堅定的表 示。

博通第三季底帳上現金超過四十億美元,約為台灣晶片設計龍頭聯發科的五倍,這提供了博通購併時最需要的資源──銀彈。麥奎格認為,景氣跌到谷底時,很多公 司會落入經營困境,可以有較合理的購併價格,反而是更好的購併時機。此外,在其他競爭對手採取守勢時,博通反向朝新市場、新技術進攻,往往能在下一波景氣 回春時,看到顯著成效。

去年博通營收成長五三%,但高通只有六%;只看晶片銷售的業績,博通去年與高通只有些微差距。因此,兩強相爭的戰爭最後鹿死誰手還不知道,博通能否發揮重 擊,手上這張購併的牌將會是關鍵。


IC 設計 二哥 購併 龍頭 給錢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30216

聯電重回晶圓二哥的秘訣:去中國

2015-01-12  TCW

 

二○一四年的最後一天,對聯電來說,是具歷史意義、重要的一天。

因為目前全球晶圓代工排名第三的聯電,在中國的產能,可望在三年到五年內超越老大台積電。

二○一四年十二月三十一號,經濟部投審會宣布,有條件通過聯電與廈門市政府及福建省電子信息集團合資興建十二吋晶圓廠的投資案。這是台灣半導體業近十年在中國金額最大的投資案,也是台灣晶圓代工業者第一次登陸興建十二吋廠。

待聯電廈門廠二○一六年下半年完工投產後,加上蘇州和艦廠,最快二○一八年,將領先台積電,成為台灣在中國擁有最多產能的晶圓代工廠。

雖然廈門廠對聯電營收貢獻還未實現,但赴廈門投資的消息自二○一四年十月初公布後,聯電股價一路從十二‧三元,漲到最高達十五‧三元,漲幅約兩成,且外資持續買超,目前已超越外資給予的目標價。

為什麼在中國擁有新產能,會讓外資與投資人對聯電如此感興趣?答案,是因為「中國」。

瞄準物聯網應用不須最新製程,就能搶商機

所有人看到的,是中國物聯網市場的商機,這個市場,估計產值規模約二兆五千億元。雖然,這次聯電前進中國的製程,不如台積電與三星。但由於物聯網許多產品,並不須使用與蘋果iPhone處理器同等級的最先進製程,這反而讓聯電以「不高不低」的定位,取得最佳競爭位置。

一位半導體設備業主管也認為,聯電現在的技術雖然不如台積電與三星,但面對中國本土的中芯國際、華虹宏力等對手,依然綽綽有餘。等到中國IC設計業者與物聯網商機崛起後,要吃到訂單沒有問題。

「這對聯電來說是一個很重要的Momentum(動能),」一位聯電中高階主管坦承,目前聯電現有的產能已經滿載,公司營運要有新的成長,得有新刺激。「中國很多東西可以做,撈寶撈一撈,用五五、四○奈米製程(指相對落後的成熟製程)就夠了。」

這也間接說明了,為什麼台積電沒有去中國發展十二吋廠的原因。因為,對台積電而言,現在首要的任務是要迎戰三星,優先發展最先進製程,守住蘋果訂單。台積電內部主管便透露,近兩年,中國各省官員其實也曾提出合作邀約,「但目前,對台積電來說還不是很有必要。」

董座一年前布局享高額補貼、保證訂單優勢

「晶圓雙雄時代已經不在了,(聯電)要找到新的切入點,」大和國泰證券科技行業研究區域主管徐禕成觀察,過去幾年,聯電在先進製程上,一直追在台積電後面,很辛苦。現在前進中國,徐禕成認為:「這對聯電未來很有幫助,明年投產,後年規模就可以起來,時間點滿不錯的。」

根據熟知整樁投資案的人士透露,這次投資廈門,聯電董事長洪嘉聰其實從一年多前便開始運作。中間一度因廈門地方首長換人而停擺,但習近平與李克強上任後直接關切施壓,因此迅速重啟。而最後拍板定案的條件,是中國祭出三大讓利,包括有大額的補貼,且這筆錢不須聯電償還,以及保證提供訂單,並且將來聯電對此廠的持股比例可能再增加。

對此,聯電發言人劉啟東表示,未來的確會按照中國政府既有的方案申請補助,但實際補助內容須等建廠後才確定。而若台灣法規允許,將來也會再申請提高對廈門廠的持股比例。同時,因廈門廠有中資股東,在訂單上自然也會給予協助。

長期往來兩岸的藍濤亞洲總裁黃齊元觀察,曾在福建待過十七年的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上任後,福建與廈門的重要性與日俱增,會是中國對台灣新的重要口岸。

聯電雖然已經失去與台積電互相稱霸的能耐,但這次,洪嘉聰用中國幫聯電找到了突圍破口。瑞銀證券亞太區半導體首席分析師陳慧明認為,目前聯電的課題,是如何在獲利與研發先進製程間找到平衡。但近期一連串在成熟製程與中國市場的布局,有機會使聯電未來在獲利上,成為晶圓代工業獲利亞軍。

有意思的是,這次市場與同業對此事的反應。

跟二○○一年聯電前進蘇州設立和艦,引起技術外流的爭議相比,這次大家反應小很多。因為,聯電前進的技術並非最先進,不至於讓台灣核心技術外流。更殘酷的事實是,中國物聯網的主要IC設計商都早來自本地,當地也已經形成供應鏈,聯電西進只是參與,不至於造成台灣供應鏈拔起西進。面對兩次西進案件,大家截然不同的態度,也可見十四年之間,兩岸產業勢力的消長變化之鉅。

聯電 重回 晶圓 二哥 秘訣 中國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127635

二哥這人 xuyk的博客

來源: http://blog.sina.com.cn/s/blog_610b154e0102vc97.html

    二哥這人挺有意思的。

    大概早在28年前吧,他就下海做服裝生意了。包櫃臺、租借小店面做零售,幫批發商或服裝廠跑生意,等等,折騰了好多年,沒見什麽長進。後來的十多年以來,直至現在,專門參加流動展銷會,擺攤做服裝生意,輾轉全國各地,一年忙到頭。平時,給家里寄去各種費用之後,口袋里就沒剩幾個錢了。這麽多年下來,生意沒有怎麽擴大,債務倒總是背著一定的數額,經常借後債還前債,仿佛永遠還不清似的;特別是,欠債逾期時有發生。他生意時好時壞,茍延殘喘,半死不活的。

    他長年跟隨的流動展會有兩個,而這兩個展會頭目很照顧他,每次攤位都以半價優惠給他,原因是,他們覺得二哥人不錯,也有點可憐他。可不是麽?二哥看似見多識廣,能說會道,非常內行,很懂生意,可為什麽這麽多年下來仍然苦哈哈的呢?就事論事地講,可能是因為他有點“大好老”作派吧?死要面子活受罪,經常吃虧,比如,支付借款利息,不管準時不準時他總是多給放債人,他覺得人家借給他錢真是太幫忙了,應該多給點利息;進貨價格也經常比別人的高,他覺得批發商有時賒貨給他真是太幫忙了,進貨價高一點才對得起他們;每次遇到顧客討價還價,他都很爽快地讓價,他覺得顧客好不容易能買他一件衣服真是太幫忙了,應該盡量滿足對方;他支付營業員的工資及獎金非常慷慨,他覺得他們跟著他滿全國跑,離鄉背井,很辛苦的,真是太幫忙了,應該多給他們一點;他還經常主動去幫助展會做各種各樣的籌建和搬運事情,而不計報酬,他覺得展會頭目一直照顧他,真是太幫忙了,應該為他們做點事;還有,他喜歡搓麻將,牌技又差,十賭十輸,我們管他叫“總書記”(意思是總輸錢)……你想,這麽個小本生意人這樣還能賺得了多少錢?

    他長年累月的折騰來折騰去,真不像是在做生意,倒像是在過把服裝生意人的癮,生意老是“不長肉”,似乎是個生意場上的另類。家人經常責備他,朋友們經常語重心長地教育他,指點開導他。盡管他老是“挨批挨鬥”,人人都可教育他,但他虛心接受,就是不改,最終全都無濟於事,他那副德行依然不變,我行我素,不亦樂乎。

    歲月不饒人,一晃眼,他已混到60歲了!昨天,大年初一,我們見面,又聽他滔滔不絕地談論經商之道。他從國內外服裝品牌專賣店、互聯網電商、微商營銷、流動展銷會,講到夜市地攤,頭頭是道。我們問他自己的現況如何,得悉與以前差不多,支付家庭開支和自己吃過用過之後,口袋里又沒剩幾個錢了。

    不過,這回我們驀然發覺,他很不簡單!改革開放以來,他只做服裝買賣這一項生意,在這個行當里,這麽多年過去,只有極少數人做大做強的,大多數人則都一批一批的被淘汰掉了,而二哥至今還依然存活著,這也可算是個小小的奇跡了吧?哈哈!

    這回他還有一點讓人更是驚訝!那就是,兩年多以前他已把全部債務都還清了!

    “正如上海人說的:‘冷,冷在風里;窮,窮在債里。’無債一身輕,是吧?”我們為他解釋。

    “不是!”他應答文不對題,但語重心長!“人,一生難免有失信行為,我以前也經常有過。如果你年輕,還有修補失信的時間,比如,用10年或20年來修補;但如果你老了,也許就再也沒有給你修補的時間了!”

    我們不由得一怔,頭一回感到被他教育了!

二哥 這人 xuyk 博客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132977

被看衰的導航二哥 搭無人車熱翻身 TomTom靠一筆「壞交易」,股價五年翻三倍

2016-02-22  TWM

一場天價購併案被視為「輸了整場戰役」,營運直直落;

八年後,這場交易獲得的圖資資源,讓它衝向上坡。

身處於頹勢的產業,同時公司營收與獲利不斷衰退,你該如何讓營運止跌回升,且贏回投資市場的青睞?

二0一五,是歐洲最大、全球第二的導航廠TomTom揚眉吐氣的一年。全年營收約十億歐元,是二0一0年以來,首度止跌回升,股價更從二0一一年的低點至今,翻了約三倍。但幾年前,沒人看號這間走下坡的公司。

TomTom曾經在五年內,營收成長逾四十三倍,迅速威脅到市場龍頭Garmin的地位。一切卻從二00八年開始翻轉。

金融海嘯前夕,TomTom和對手Garmin競價,最後用二十九億歐元,相當於全年營收一.七倍,買下地圖資訊公司Tele Atas。「所有人都覺得我們瘋了....,購併金額真的非常高,很可能讓我們破產。」TomTom共同創辦人


矽品戰日月光 這一輪派出32年老將 封測二哥一半江山,是老總蔡祺文「管」出來的

2016-03-07  TWM

過去三十二年來,向來只負責矽品對內營運管理,從不對外的總經理蔡祺文,卻成了這次與日月光大戰公平會的操盤手,並首度在鎂光燈前開誠布公。

二月二十四日午間,公平會發出的一紙公文,讓日月光原本勝券在握的第二次公開收購矽品計畫,突然間增添不少變數。

在這紙公文中,公平會做出「有關日月光擬與矽品結合乙案,為進一步評估本案結合之整體經濟利益是否大於限制競爭之不利益,爰依《公平交易法》……延長審議期間。」的決議,推翻外界預期公平會將在三月三日前同意兩家公司合併,也讓日月光第二次公開收購矽品股權的進展暫挫。

公平會延長審議時間的影響之所以重大,原因就出在日月光此次公開收購矽品股權的條件中,納入了「台灣公平會必須同意」的要素;也就是說,公平會若不能在日月光公開收購截止日期的三月十七日之前,做出同意日月光與矽品合併的決策,日月光在一年之內即無法再次公開收購矽品。

領軍首戰:勝

他讓公平會延長審查期

而令公平會無法在原訂三十天的審查期內做出決議的關鍵之一,就是農曆年假期間的一場「網軍大戰」。

原來,公平會此次公開徵詢民眾意見的時間,正好落在農曆年節,雙方人馬紛紛在網站上發動攻勢。不只是收購方日月光下了動員令,位居守勢的矽品一級主管也不諱言:「過年時間都在戰情中心緊盯戰況!」經過七天激烈攻防戰後,公平會的網站一共湧進七七○七則意見,與過往最多不到十則意見的狀況相比,這場網軍大戰不僅破了公平會紀錄,更是讓公平會多花數倍時間釐清意見,並延長審議時間。

「公平會延長審議期,稱得上是日月光發動收購突襲以來,一路被壓著打的矽品,第一次能稍稍扳回一城。」一名封測產業大老這麼說。

然而,從矽品這次籌畫網軍,到出席公平會座談會與對手唇槍舌劍,甚至是帶著媒體參觀中科廠的操盤手,竟然不是外界熟悉的矽品董事長林文伯,反而是矽品成立三十二年來,從來不負責對外事務的總經理蔡祺文。

矽品突然陣前換將,一名熟悉矽品的封測業老闆直言:「因為林文伯無論是找鴻海來當『白騎士』,或者引進紫光資金等策略都未奏效,所以換上蔡祺文。」對此,矽品董事長特助江百宏解釋:「總經理對內部營運管理及供應鏈最為熟悉,最能解答公平會提出疑問,所以這次由總經理統籌。」無論如何,這場與日月光在公平會的戰役,不僅讓向來低調,與外界甚少聯繫的封測老兵蔡祺文,站上了第一線,也使得這位讓矽品營運生產效率每每超越對手的重要推手,終於浮出水面。

「我喔,在矽品這麼久,從來沒有面對媒體,很不習慣啦!」蔡祺文笑說。首度站在媒體前發言,他一開口說的,並不是日月光要併矽品一案,而是作為一名在封測業四十三年老兵的「台灣封測先驅心情故事」。

員工編號:○○二

他是林文伯最親密戰友

六十九歲的蔡祺文,是矽品員工編號○○二的員工,也是矽品創辦人之一。蔡祺文讀的是台北工專電機科,「我不是一開始就進入半導體。」他說,自己出社會後當過老師、待過大同、南亞塑膠與電信總局,直到一九七三年進入封測廠菱生,才一腳跨進半導體。

當時,在菱生擔任製造部經理的蔡祺文,看到政府大力推動台灣發展半導體產業,但菱生做的生意以美、日為主,對台灣的客戶難以提供足夠服務,礙於個人沒辦法左右公司政策,因而萌生創業的念頭。

然而,只是受薪階級的蔡祺文,根本沒有雄厚的資金,後來在聯電榮譽副董事長宣明智的引介下,得知原本做魚粉生意的林鐘隸(林文伯父親)有意找投資機會,才決定引進林家資金,並且共組團隊。

矽品成立初期,蔡祺文負責的是生產製造管理,林文伯則負責財務與行銷業務;三十二年後,兩人依舊維持著內外分工的共治形態,林文伯負責對外與策略,蔡祺文主內,仍然掌管著生產營運管理。

事實上,矽品能有今日的技術能力,甚至營運績效能勝過對手,可說都是蔡祺文「管」出來的。總是以保守追求經營績效聞名的蔡祺文,甚至給人過於堅持的固執印象。

一名與矽品合作多年的供應商說,「蔡總的風格就是高壓管理,一開會就罵人。」而蔡祺文的高壓與嚴格,體現在他對速度的要求。說起蔡祺文的領導風格,矽品員工脫口而出的就是:速度。

在矽品待了二十年的工程處長張錦煌講起十二年前,矽品正要導入晶圓凸塊(編按:晶圓上的金屬凸塊,每個凸點皆是IC信號接點)產品的重要一役,「那時全世界還沒有標準生產機台,但客戶已經急著要產品,為提升良率與產量,總經理每天盯,同樣的問題當天早上解決不了,下午再開一次會。」就這樣,蔡祺文每天兩次會緊盯進度,半年後順利建起矽品的技術能力,才能與競爭對手分庭抗禮。

管理風格:有賞有罰

幫部下擬定計畫 按表操課「他是教練型的領導者。」張錦煌說,蔡祺文凡事都會先教導員工、協助擬定計畫,然後按表操課,獎罰分明。喜歡跑步和爬山的蔡祺文,甚至把營運管理的方式,用在協助同事減重及達成運動目標上。

矽品內部有一個「勇腳隊」社團,每周都跟著蔡祺文練跑和爬山;為了幫助同事減重,蔡祺文要同事兩兩一組,一個擔任教官,負責盯梢同事的減重計畫,回報減重情況,沒達成者繳納罰金,表現最好的,蔡祺文還頒發獎金。「這就是蔡總平日管理公司營運的風格。」張錦煌笑說。

熟悉蔡祺文的都知道,他生活簡約,一天中除了工作外,只剩運動。「我的興趣很簡單,就是馬拉松和爬山,練馬拉松對工作有很大幫助,就是鍛鍊耐力,還可以紓壓。」講著講著,他也不諱言,日月光收購矽品一案,確實還是讓他感到壓力。當被問及是否有信心贏得公平會這場戰役?蔡祺文沒有說話,只做出了祈求上天的手勢。

不過,答案必須回到公平會究竟會不會放行,業內人士分析,最終要看公平會如何判定兩家公司結合後,在台灣與全球市場的集中度。三月三日,公平會將再度邀集個別廠商進行說明,業界預估,公平會仍極有機會在三月十七日、日月光公開收購截止日之前做出決議。

「矽品開始的一草一木、一磚一瓦都是辛辛苦苦建起的,我只有兩個女兒,矽品是我的兒子。」木訥的蔡祺文,難得把話說得感性,「我不希望會是不好的結果。」結局未定,蔡祺文只能這麼說了。

撰文 / 周品均


哈七單手彈琴孖二哥扮阿媽Chok甫

1 : GS(14)@2016-07-14 08:09:50

英國萬人迷碧咸(David Beckham)嘅寶貝千金哈七(Harper Seven)日前慶祝5歲生日,仲輪流錫爸爸媽媽,令父母個心甜到漏。越嚟越少女味濃嘅哈七最近同二哥Romeo一齊整古做怪,穿上粉紅色裙嘅哈七坐喺部鋼琴前單手彈琴,而Romeo就坐喺琴頂上扮唱歌,呢個畫面擺明係扮阿媽Victoria早前上載嘅Instagram照片,相當鬼馬!





來源: http://hk.apple.nextmedia.com/entertainment/art/20160714/19693739

退休談佔領運動警隊二哥認催淚彈殃及無辜

1 : GS(14)@2016-10-12 07:48:36

■前年9月28日警方施放多枚催淚彈驅散示威者。資料圖片



【本報訊】前年9.28警方施放催淚彈,觸發佔領運動,警務處副處長(行動)黃志雄披露,警方當日施放催淚彈,是由於大批示威者衝擊警方防線,警方「頂唔順」,迫於無奈提升武力,但他承認此舉殃及無辜市民,警方會檢討改善。但有立會議員質疑有關說法,指警方施放催淚彈是想鎮壓示威者,不應諉過示威者。記者:謝明明



將於本周六退休、作離任前休假的黃志雄於退休訪問時談及佔領運動,披露9.28當日警方決定施放催淚彈,因有大批示威者衝擊添美道防線,令警方「頂唔順」,迫於無奈提升武力。但他承認,此舉殃及無辜市民,明白社會關注,警方會檢討作改善,「例如(警方)警告時畀得清晰啲,或者稍為有啲時間畀對方作回應,我哋可能會好啲」。


對佔中感傷心

他形容佔中令他感到傷心,「見到一個禮拜,地方正常秩序都未能夠恢復,作為土生土長嘅香港人,有傷心嘅感覺」。但作為專業警察,有責任將秩序盡快恢復,「成個警隊面對咁大挑戰,都上下一心,每日都會諗有乜可以做,化解呢個危機,例如第一日市民對用催淚彈有意見,我哋當晚已經用軟性啲(策略),例如談判專家勸示威者離開,我哋每一天都喺度諗吓我哋可以有乜嘢做,恢復番香港秩序」。他指,佔中不但影響警民關係,亦對整個社會帶來傷害,至於前線警員對市民的看法,他稱,警隊理解前線警員在過程中受到不同程度的困難及辛苦,故警隊提升警員的心理韌力。近年警方被指在處理公眾集會上淪為政治打壓工具,黃志雄稱,作為警察必須以中立態度執法,否則不會有好結果,「如果側埋是但一邊,始終會有人覺得你唔公道,如果用公正中立態度處理,我哋就能夠將事情辦到」。他指警方希望中立處理遊行示威,「唔想做點火嗰個」,但若有示威者蓄意違法,「警方需要職責行先,然後先會諗警民關係」。於前年9.28遭催淚彈洗禮的候任立法會議員羅冠聰質疑,警方因示威者衝擊防線而施放催淚彈的說法,指9.26佔領公民廣場至9.28施放催淚彈前,警方不斷提升武力威嚇示威者,「警方施放催淚彈並非示威者衝擊佢哋,而係想驅散示威者,警方唔好擘大眼講大話,自己係鷹派作風,諗住驅散,甚至鎮壓示威者,呢個係好清晰嘅事實」。




來源: http://hk.apple.nextmedia.com/news/art/20161012/19798087

【時新風暴】名漢堡包店重開爭商標 二哥哭訴:大哥想我死!

1 : GS(14)@2018-01-28 18:49:16

訪問期間,二哥鍾奇濤曾先後三次流淚,多次重申只想繼承爸爸的遺願,將時新漢堡包一直傳下去。

上星期我們曾報道以港式漢堡店聞名、位於紅磡的時新快餐店,將在黃埔重開的消息。有網民留言指是假店,而時新快餐店fb專頁亦發出聲明,指「暫時未有再以任何形式重新或繼續經營」。據悉背後牽涉第二代掌舵人兄弟不和的家族糾紛。

時新在1960年代開設,前身為士多,1979年改為快餐店。


創辦人鍾冠球有6名仔女,逝世後,店舖交由兩名兒子鍾奇清、鍾奇濤打理,去年8月突然結業後,二哥鍾奇濤宣佈今年三月重開時新,新店名字叫時新漢堡包。報道一出,二哥主動接觸記者,希望為新店澄清。「最近網上說時新漢堡包這間舖頭,不是以前經營者的舖頭。我可以拿出好多證據,時新漢堡包這間舖不是A貨,真真正正是由我主理。」他說。「他們(大哥)見到我可以重開時新漢堡包,當然是眼紅,想搞事端令我麻煩。他們(大哥)想我坐監,想我死,搞到這樣已經不當我是兄弟。」二哥說。有人以劇集溏心風暴形容今次兄弟反目的爭產風波,「我覺得任何一樣都像溏心風暴情節,人生如戲,這亦不是新鮮事,像福臨門都有發生爭產,只是我們的家產少,講出來都被人笑。我這麼多年來是被迫害的人,生活得幾慘,頭先不好意思,說起這麼多年的經營,我有少少眼淺。」在訪問期間,他曾先後三次流淚,多次重申只想繼承爸爸的遺願,將時新漢堡包一直傳下去。今次重開新店名字改為時新漢堡包,並不是舊店的時新快餐店,原來二哥鍾奇濤已早於五年前部署,並註冊新商標。

店舖由兩名兒子鍾奇清、鍾奇濤打理,去年8月突然結業後,二哥鍾奇濤宣布今年三月重開時新。


「我5年前開始部署,因為收購早在十年前已經有消息。這幾年在舖頭十多個小時,完全是孤軍作戰。我由後生放了這麼多時間,搞到今時今日不是他(大哥)功勞,他都要逼我走,這樣的態度,我當然不會走,我怎會雙手奉送給他。」他在2013年成功註冊時新漢堡包商標,兩年後大哥註冊另一商標時新快餐店,但不獲批准。今次重開新店,大哥兒子鍾國英曾指:「我們懷疑有人偷步!」、「因為我們的logo被私底下註冊了。」二哥則回應說:「任何一個自由社會、商業社會,都沒有說偷步。問題不是我制止他們重開,他們不去行動,他們不了了之。」那重開有知會大哥嗎?「不用知會他,已經不是兄弟,大家沒有兄弟做,你做你,我做我!」大哥聲明亦指其漢堡包和沙律醬,由始至終都是第二代大哥鍾奇清先生主理。二哥鍾奇濤則拿出一張手寫發黃手抄食譜,上面寫着漢堡包和沙律醬秘方,並說:「這張方是我爸爸退休時寫給我的,並不是他們所說他是擁有者,我是擁有者才是真的。他們都是求其,無完全跟足配方去做。」那爸爸為甚麼只傳給你呢?「我爸爸和我想法接近,一向亦較信任我,在舊店我亦是持牌人,過住負責行政及金錢事務,而大哥則只負責廚房及採購工作。」他說,現在局面是一對五,大哥聯同其他兄弟姊妹一齊迫害他。「這幾年在舖頭十多個小時,完全是孤軍作戰。好多人客投訴那些服務態度,不知所謂,我好心痛。我出不到聲,那些收銀經常鬧人,人是他找回來,我試過出聲,被人鬧番轉頭,這麼多年都是想這樣逼走我。」

漢堡包由純牛肉製造,一直受街坊歡迎。


時新收銀黑面,亦經常流傳,由大哥兒子鍾國英管理的時新快餐店fb專頁,去年7月張貼了一則告示,指「嚟時新好輕鬆只要幾個步驟」,教人想清楚要「食咩」、「要咩汁」、「要牛定豬」、「飲咩」等等,指「落完單先改,一定黑你面!」,最後還重申「問問題之前想清楚!低能嘢!一定比人串」。今次風波,二哥指是緣於爭家產,利益當前及互相不信任。「當時我媽媽走後,他已經對家產分配不滿意,猜不到這間舖位經過這麼多年,舖位升值得快,所以見到便眼紅。舊舖要重建,原本是我和大哥兩個人瓜分賣舖的錢,後來其他家族成員不滿意,我亦沒有一意孤行,已經說除六份,這樣應該完結,但他們亦不放過我。舖頭買賣由我一直和發展商商討,花了很多時間,由原來1900萬元,最後傾到3500萬元,我覺得對爸爸亦是交代。」他說,加上那時生意又不錯,便產生這個局面。「每月約60至70萬元營業額,我和大哥每月人工約4萬元,另每年分紅各約70萬元。」為了錢傷和氣,值得嗎?「他覺得值得,我覺得不值得,我都說笑死人,為了這些家產。」有想過修補關係嗎?「他們報差館來誣衊我,想我一無所有,想我死,我已經知道兄弟姊妹情已經不存在了。」

大哥鍾奇清


我們再邀請大哥接受訪問,其兒子鍾國英回覆指:「家父與另外四位弟妹,經已與鍾奇濤先生劃清界線」,並指事件已交給律師處理,所以不方便回應。不過,他補充父親懷疑二哥偽做母親遺囑,法庭已發出禁制令凍結其遺產。記者問二哥,如果爸爸媽媽在天之靈見到你們兄弟反目,這局面是否對不起他們?「我媽媽好贊成我一直做落去,我說希望將來起碼都發展幾間分店,她每次聽到都好開心。」如果知道你們兄弟反目呢?「我想這些她不會知道的,她不會知道。」


記者:何嘉茵攝影:伍慶泉



來源: https://hk.lifestyle.appledaily. ... e/20180123/20282643

股票掌故 | 香港股票資訊 | 神州股票資訊 | 台股資訊 | 博客好文 | 文庫舊文 | 香港股票資訊 | 第一財經 | 微信公眾號 | Webb哥點將錄 | 港股專區 | 股海挪亞方舟 | 動漫遊戲音樂 | 好歌 | 動漫綜合 | RealBlog | 測試 | 強國 | 潮流潮物 [Fashion board] | 龍鳳大茶樓 | 文章保管庫 | 財經人物 | 智慧 | 世界之大,無奇不有 | 創業 | 股壇維基研發區 | 英文 | 財經書籍 | 期權期指輪天地 | 郊遊遠足 | 站務 | 飲食 | 國際經濟 | 上市公司新聞 | 美股專區 | 書藉及文章分享區 | 娛樂廣場 | 波馬風雲 | 政治民生區 | 財經專業機構 | 識飲色食 | 即市討論區 | 股票專業討論區 | 全球政治經濟社會區 | 建築 | I.T. | 馬後砲膠區之圖表 | 打工仔 | 蘋果專欄 | 雨傘革命 | Louis 先生投資時事分享區 | 地產 |
ZKIZ Archives @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