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KIZ Archives


中聯石化(346)歷史(1)


我用Google Adsense看過,發覺中聯石化每日都有超過20個人search,所以應該有人有興趣研究這隻股票。為免令主席先生認為其他人有,所以我只用香港交易所的公告及其公司網來研究這隻股票,至於其他非官方外部消息,如UWants及陶先生等專欄作家的文章的網頁就多不採用,當然大股東的背景或會採用網上的資料啦。


今日,我只說說現時大股東入主之前的新聞:


http://www.hkexnews.hk/listedco/listconews/sehk/20010330/LTN20010330042_C.doc


http://www.hkexnews.hk/listedco/listconews/sehk/20010409/LTN20010409019_C.doc


該公司最前身為聯大集團,是生產發泡膠產品的,在股市低潮2001年上市,股本僅2億股,發行新股5,000萬股,每股1元,集資5,000萬元。而3,000萬股為配售,剩餘2,000萬股為公開發售,保薦人為新鴻基。


http://www.hkexnews.hk/listedco/listconews/sehk/20010807/LTN20010807071_C.htm


據公司2001年年報稱,集資淨額只有3,550萬,即上市使費為1,450萬,用途則如下。



- 約20,000,000港元用作購買一幅位於中國之地皮,在其上興建全新生產設施;
- 約6,000,000港元用作為全新生產設施購置新機器設備;
- 約6,000,000港元用作為本集團所生產聚氨酯物料及聚氨酯發泡產品進行市場推廣活動;及
- 餘額約3,500,000港元用作本集團額外營運資金。


http://www.hkexnews.hk/listedco/listconews/sehk/20010807/346/F109_c.pdf


據會計師報告稱,公司只有200多萬固定資產,上市時產值已有6.7億,盈利有4,000多萬。那投資2,600萬去投資廠房,其中2,000萬在中國買地皮,那在哪兒買,並無提及?用600萬買機器,按公司固定200多萬計算,即那廠產值要達15億才合理,雖然以公司上市前的「增長」是可能幾年內已不敷需求,但是香港上市的公司多數都是向同一方向走,營業額上市後先小幅向上,然後大幅向下,所以這600萬投資也有可疑之處。


另外,要留意的是新鴻基保薦的股票,如果盤小,多數都是殼源,近來就有兩三隻是這樣,在此就不多說了。


http://www.hkexnews.hk/listedco/listconews/sehk/20020724/LTN20020724012_C.pdf


http://www.hkexnews.hk/listedco/listconews/sehk/20020729/346/CWF110.pdf


2002年業績,營業額下跌,盈利大幅下降。

在報告稱,上市使費減少200萬,致淨集資額增加至3,750萬,但是那2,000萬用途已經改變,變作持有現金,另外資產負債表中,應收款增加,但營業額下降,基本上已不尋常。

http://www.hkexnews.hk/listedco/listconews/sehk/20020802/LTN20020802009_C.pdf


發佈了2002年全年業績一星期後,周益明先生以每股0.417元購入原有控股股東所持的1.36億股,共斥資5,666.6萬,而在資產負債表中,公司現金達3,500萬,可見殼價只2,100萬,加上去年盈利仍有900萬,是非常不尋常,相信另有其他協議。


這位周益明先生已經因造假數判無期徒刑,其經歷如下:


http://finance.ce.cn/law/home/scroll/200712/26/t20071226_12768617.shtml


    身价:2003年以10亿身家跻身于《福布斯》内地富翁榜。

    发 家史:1993年,周只身一人“北漂”京城。他曾做过电子产品的销售员,后辞职单干开办了自己的小公司,挨家挨户地去商场推销电子产品。1996年,周投 资研制防雾灯,并在公安部公开招投标时中标,从而获得他人生中第一笔财富1000万元。1997年,周南下广东,结识“资本大鳄”三九药业的董事长赵新 先,从赵处学得资本运作的方法,并以1000万的价格购买三九电脑公司,更名为明伦光电公司。

    在成立明伦光电公司之后,周将目标 瞄准香港资本市场。2002年8月,周收购香港联交所联大集团75%的股权;次年3月,再次投入3.8亿元收购了明星电力28.14%的股份,使明伦集团 成为明星电力第一大股东,周本人也成为明星电力董事长。为制造购买明星电力资格,他出资11万元聘请深圳中喜会计师事务所,做出一份总资产27亿元、净资 产12亿元的2002年度资产审计报告(明伦集团),同时与银行周旋,以企业流动资金的名义,从深圳、广州等地银行获得了3.8亿元收购资金。

    入主明星电力后不到4个月,周益明就从明星电力划走了5亿元。此后,由周益明主政的明星电力,资金被源源不断地转入明伦集团,手法是司空见惯的对外拆借资金、违规担保等。到案发之时,周益明涉嫌挪用明星电力的资金数额已经累计到7.6亿元。

    法网恢恢,2007年4月初,四川省高级法院作出了终审裁定,以合同诈骗罪判处周无期徒刑,成为中国资本市场上第一个以“合同诈骗罪”被判处无期徒刑的上市公司高管。


明天再續寫2003年至許先生入主前的故事。


 
中聯 石化 346 歷史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7185

我的組合(2009-04-09)


為免生疑,我貼出我的組合,共有7隻股票,如下所述:

持有資產 (7)代號買入價股數買入日期股息手續費
0294.HK 2.36 5000 3-8-2007 1,950.00 0.00
0405.HK 2.35 12000 22-12-2005 1,097.47 243.08
0684.HK 1.45 10000 28-12-2007 800.00 0.00
0464.HK 0.26 20000 22-12-2008 540.00 156.47
0560.HK 0.79 10000 5-1-2009 0.00 141.72
1123.HK 0.36 30000 23-1-2009 0.00 142.97
0550.HK 0.72 24000 30-3-2009 0.00 149.55

我的組合在2005年10月成立,至現時回報只12%,本年的至現時回報為10%,去年虧損47%,2007年回報約100%,2006年約5%。

我的 組合 2009 04 09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7186

李 澤 楷 明 恰 小 股 東   袁 天 凡 玩 殘 證 監


2009-04-11  NextMagazine

本 週 一 , 法 院 通 過 由 電 盈 主 席 李 澤 楷 提 出 的 私 有 化 方 案 , 令 一 眾 電 盈 小 股 東 大 感 意 外 。 電 盈 私 有 化 的 種 票 事 件 , 盡 顯 商 家 為 求 達 到 目 的 而 不 惜 一 切 的 本 性 。 在 傳 媒 及 證 監 會 的 調 查 下 , 揭 發 出 一 眾 證 券 行 老 闆 動 員 公 司 上 下 掃 電 盈 股 份 , 亦 有 保 險 公 司 阿 頭 買 股 份 贈 下 屬 , 再 而 炮 製 一 手 股 東 等 等 的 手 法 , 務 求 電 盈 私 有 化 順 利 通 過 。 而 盈 拓 副 主 席 袁 天 凡 更 與 種 票 人 士 關 係 密 切 ; 曾 任 職 聯 交 所 行 政 總 裁 及 投 資 銀 行 的 他 , 可 謂 見 慣 風 浪 , 游 走 於 法 律 罅 而 得 以 置 身 事 外 。 儘 管 私 有 化 過 程 並 無 違 法 , 但 從 道 德 層 面 來 看 , 不 見 得 有 智 慧 可 言 。 電 盈 私 有 化 是 否 合 情 、 合 理 、 合 法 , 有 待 下 週 四 證 監 會 的 上 訴 聆 訊 結 果 。


本 週 一 下 午 , 電 盈 私 有 化 獲 高 院 通 過 , 董 事 總 經 理 艾 維 朗 離 開 法 院 時 , 展 示 勝 利 笑 容 。 不 過 傍 晚 , 上 訴 庭 再 次 將 私 有 化 暫 緩 至 下 週 四 聆 訊 。 ( 廖 健 昌 攝 )



種 票 人 士 成 功 甩 身




三 年 前 , 李 澤 楷 ( 左 ) 打 算 出 售 電 盈 時 , 弄 至 滿 城 風 雨 , 要 老 父 李 嘉 誠 出 手 收 拾 殘 局 ; 並 由 梁 伯 韜 出 面 做 「 醜 人 」 , 如 今 電 盈 私 有 化 又 在 種 票 聲 中 鬧 上 法 庭 , 而 袁 天 凡 ( 右 ) 亦 是 事 件 中 的 主 角 。
本 週 一 電 盈 私 有 化 獲 通 過 , 在 場 的 小 股 東 都 感 到 非 常 意 外 。 其 中 一 名 在 法 院 聽 審 的 小 股 東 葉 小 姐 聞 判 決 後 , 在 法 院 內 大 叫 : 「 唔 公 平 、 唔 公 正 、 官 商 勾 結 。 」 另 一 在 場 小 股 東 黃 先 生 , 於 十 年 前 , 以 三 元 八 角 買 入 十 多 萬 股 電 盈 , 反 對 電 盈 在 種 票 疑 雲 下 通 過 私 有 化 , 他 亦 在 場 內 大 聲 叫 囂 : 「 天 天 壓 價 , 我 哋 就 好 似 非 洲 飢 民 , 被 人 吸 乾 吸 淨 得 番 棚 骨 … … 如 果 種 票 成 功 , 我 哋 將 會 被 國 際 恥 笑 。 」 兩 人 一 唱 一 和 , 法 官 關 淑 馨 宣 布 休 庭 , 並 要 執 達 吏 把 二 人 趕 離 法 庭 。
大 律 師 湯 家 驊 指 出 法 官 有 這 樣 的 判 決 , 是 她 並 沒 有 考 慮 把 證 監 提 出 這 次 私 有 化 異 於 尋 常 的 情 況 , 判 斷 成 不 良 意 圖 。 他 認 為 法 官 甚 至 沒 有 考 慮 電 盈 私 有 化 是 否 符 合 上 市 條 例 是 奇 怪 的 : 「 於 這 兩 個 月 間 新 登 記 的 電 盈 股 東 , 有 八 百 四 十 九 人 , 證 監 指 出 有 問 題 的 票 數 是 五 百 至 七 百 多 票 , 如 果 剔 除 這 些 票 數 , 可 能 唔 符 合 上 市 條 例 中 規 定 出 席 股 東 大 會 人 數 中 , 不 多 於 百 分 之 十 的 股 東 投 反 對 票 的 規 定 。 我 見 唔 到 判 詞 中 法 官 有 提 及 過 呢 點 , 似 乎 佢 覺 得 上 市 條 例 唔 係 咁 重 要 。 」 根 據 上 市 條 例 中 的 《 收 購 守 則 》 , 私 有 化 最 少 有 七 成 五 獨 立 股 東 批 准 , 以 及 反 對 票 不 超 過 持 股 一 成 , 亦 同 時 要 符 合 《 公 司 條 例 》 中 , 要 有 半 數 出 席 股 東 大 會 的 股 東 同 意 。
種 票 疑 雲 爆 出 後 , 電 盈 主 席 李 澤 楷 曾 召 開 記 者 會 否 認 種 票 , 指 私 有 化 過 程 公 平 合 理 。 ( 《 蘋 果 日 報 》 圖 片 )



種 票 合 法 化
小 股 東 如 斯 激 動 , 源 於 證 監 會 調 查 電 盈 種 票 事 件 對 小 股 東 有 欠 公 道 的 結 果 。 於 上 週 三 召 開 的 法 院 聆 訊 中 , 證 監 指 出 在 電 盈 提 出 私 有 化 期 間 , 曾 調 查 多 名 相 關 人 士 及 證 券 公 司 。 其 中 包 括 金 利 豐 證 券 老 闆 朱 李 月 華 及 中 南 證 券 的 莊 友 堅 。 朱 太 旗 下 黃 金 集 團 , 有 一 名 前 僱 員 證 人 B 透 露 , 其 上 司 要 求 在 金 利 豐 開 戶 買 電 盈 股 票 , 但 投 票 權 會 被 取 走 , 日 後 無 論 股 價 如 何 , 朱 太 都 會 以 每 股 四 元 五 角 回 購 ; 而 另 外 朱 太 私 人 在 平 均 三 元 五 角 價 位 亦 購 入 二 百 多 萬 股 電 盈 , 如 成 功 私 有 化 , 朱 太 可 賺 一 百 五 十 萬 元 , 證 監 會 指 她 明 顯 有 極 強 動 機 去 「 種 票 」 。
在 去 年 十 二 月 至 今 年 一 月 期 間 , 透 過 金 利 豐 登 記 , 持 有 一 至 三 手 電 盈 的 股 東 共 有 一 百 七 十 五 人 。 中 南 的 莊 友 堅 亦 向 證 監 承 認 於 今 年 一 月 , 不 斷 叫 身 邊 朋 友 、 公 司 職 員 購 買 電 盈 , 故 透 過 中 南 買 賣 電 盈 的 一 手 股 東 共 有 一 百 三 十 二 個 。 法 官 認 為 莊 友 堅 及 朱 太 明 顯 有 「 種 票 」 。 但 法 官 認 為 證 券 行 老 闆 「 種 票 」 只 是 維 護 自 己 及 客 人 利 益 。
袁 天 凡 秘 書 放 長 假
而 事 件 的 關 鍵 是 富 通 保 險 經 紀 的 四 百 九 十 四 票 , 如 果 是 由 袁 天 凡 操 控 的 話 , 就 不 能 計 入 贊 成 通 過 私 有 化 的 票 數 。 不 過 法 官 卻 指 出 , 她 看 不 到 袁 天 凡 , 有 透 過 富 通 行 政 區 域 總 裁 林 孝 華 去 操 控 私 有 化 投 票 。
曾 任 職 聯 交 所 行 政 總 裁 及 投 資 銀 行 多 年 的 前 盈 保 主 席 袁 天 凡 , 對 上 市 公 司 收 購 合 併 的 法 律 問 題 可 謂 瞭 如 指 掌 。 今 次 他 接 受 證 監 調 查 , 亦 只 是 透 過 律 師 回 答 。 證 監 曾 調 查 富 通 行 政 區 域 總 裁 林 孝 華 , 指 十 年 來 沒 有 買 過 電 盈 股 票 的 他 , 卻 於 今 年 一 月 期 間 , 買 入 五 十 萬 股 電 盈 股 票 , 並 把 這 些 股 票 連 同 授 權 書 ( proxy form ) 送 給 下 屬 當 花 紅 。 而 這 五 至 六 百 份 的 授 權 書 , 是 由 林 孝 華 的 妹 妹 林 孝 玉 , 從 袁 天 凡 的 秘 書 Leslie Wai 手 中 取 得 。 證 監 希 望 訪 問 Leslie Wai , 但 她 卻 由 二 月 十 八 日 , 亦 即 證 監 開 始 進 行 調 查 後 , 開 始 放 大 假 至 本 月 九 日 , 證 監 透 露 一 直 未 能 成 功 聯 絡 她 。





九 四 年 袁 天 凡 ( 右 ) 創 立 盈 保 , 邀 請 楊 梵 城 ( 左 ) 帶 同 馬 仔 從 國 衞 過 檔 , 包 括 現 任 富 通 區 域 行 政 總 裁 林 孝 華 及 伍 永 強 。 上 圖 為 九 九 年 六 月 , 二 人 一 同 出 席 盈 保 記 者 會 。
( 歐 陽 江 攝 )




二 月 中 , 電 盈 小 股 東 遊 行 要 求 政 府 徹 查 種 票 案 , 至 三 月 底 , 突 然 有 神 秘 人 透 過 立 法 會 議 員 長 毛 ( 梁 國 雄 ) 出 資 , 助 小 股 東 請 律 師 代 表 出 席 聆 訊 。
敏 感 時 刻 通 電
證 監 又 指 出 袁 天 凡 於 去 年 十 一 月 , 曾 與 林 孝 華 及 富 通 區 域 行 政 總 裁 伍 永 強 吃 飯 。 及 於 去 年 十 二 月 三 十 日 ( 即 電 盈 私 有 化 股 東 特 別 大 會 當 日 ) , 一 月 五 日 及 今 年 二 月 四 日 ( 即 電 盈 股 東 特 別 大 會 當 日 ) , 與 林 孝 華 通 電 話 。 不 過 袁 天 凡 指 出 他 們 聯 絡 只 是 想 了 解 一 下 富 通 保 險 的 收 購 事 宜 及 日 常 業 務 , 袁 天 凡 更 向 證 監 表 示 已 忘 記 與 林 孝 華 及 伍 永 強 的 談 話 內 容 。 法 官 認 為 袁 天 凡 及 林 孝 華 於 敏 感 時 期 通 電 話 確 實 有 可 疑 , 但 就 沒 有 實 質 證 據 指 證 他 們 的 談 話 內 容 是 涉 及 電 盈 私 有 化 , 因 此 不 能 接 納 證 監 對 他 們 的 指 控 。
而 有 份 在 去 年 十 一 月 和 袁 天 凡 、 林 孝 華 吃 飯 的 富 通 區 域 行 政 總 裁 伍 永 強 , 九 四 年 跟 隨 楊 梵 城 從 國 衞 過 檔 盈 保 。 他 過 檔 後 , 國 衞 即 向 法 庭 申 請 禁 制 令 , 阻 止 盈 保 經 紀 挪 用 國 衞 保 單 持 有 人 的 資 料 , 作 保 單 「 移 植 」 用 途 。 伍 永 強 於 九 六 年 因 為 逃 稅 三 十 多 萬 , 被 判 入 獄 三 個 月 , 是 「 有 底 經 紀 」 。 但 證 監 就 未 有 訪 問 過 他 。 無 獨 有 偶 , 楊 梵 城 現 任 民 豐 ( 279 ) 主 席 , 其 公 司 執 董 柯 淑 儀 亦 於 十 二 月 十 日 成 為 持 有 一 萬 股 電 盈 的 股 東 。
證 監 不 服 上 訴
林 孝 華 於 一 九 九 四 年 隨 楊 梵 城 過 檔 盈 保 而 與 袁 天 凡 認 識 。 他 在 富 通 任 職 的 行 政 區 域 總 裁 是 經 紀 中 最 高 級 , 是 萬 人 之 上 。 此 職 位 全 公 司 只 有 三 人 , 年 薪 過 千 萬 。 事 實 上 , 林 孝 華 對 李 澤 楷 的 另 一 間 公 司 盈 大 地 產 亦 十 分 支 持 , 於 ○ 七 年 三 月 貝 沙 灣 六 期 開 售 , 他 就 以 一 億 五 千 萬 元 , 購 入 六 個 單 位 , 其 中 包 括 一 個 六 千 多 萬 的 洋 房 單 位 。 當 時 貝 沙 灣 平 均 呎 價 一 萬 一 千 元 至 一 萬 四 千 元 , 林 孝 華 購 入 的 單 位 呎 價 都 約 在 一 萬 一 千 元 , 如 一 個 三 座 高 層 向 海 一 千 四 百 多 呎 單 位 , 他 以 一 千 五 百 六 十 九 萬 買 入 , 呎 價 是 一 萬 一 千 多 元 。 其 大 部 分 於 今 年 一 月 才 上 會 , 現 在 正 出 租 。
法 官 認 為 是 次 私 有 化 事 件 , 小 股 東 並 沒 有 在 大 股 東 強 迫 下 , 做 出 違 反 自 己 最 佳 利 益 的 行 為 。 而 她 認 為 小 股 東 已 有 足 夠 機 會 表 達 意 見 , 他 們 的 投 票 是 真 誠 、 理 智 及 合 理 的 。 更 關 鍵 的 是 , 法 官 指 出 有 人 分 拆 股 票 的 行 為 並 沒 有 違 法 , 因 此 宣 判 電 盈 私 有 化 獲 得 通 過 。 而 電 盈 的 股 價 , 截 至 本 週 二 收 市 為 四 元 , 距 離 私 有 化 作 價 每 股 四 元 五 角 , 相 差 有 一 成 多 , 事 關 私 有 化 仍 存 有 變 數 。
證 監 會 於 本 週 一 即 時 提 出 上 訴 , 向 法 官 提 出 暫 緩 執 行 電 盈 私 有 化 的 申 請 , 就 是 要 求 澄 清 分 拆 股 票 在 港 是 否 合 法 的 問 題 , 及 關 注 小 股 東 利 益 是 否 得 到 充 分 反 映 。 上 訴 庭 緊 急 開 庭 後 , 法 官 以 「 事 件 重 大 嚴 重 性 」 為 由 接 納 申 請 , 排 期 至 下 週 四 進 行 聆 訊 , 因 此 電 盈 私 有 化 未 必 能 如 期 在 本 月 廿 三 日 完 成 。
本 週 一 , 一 身 平 民 運 動 裝 打 扮 的 莊 永 昌 , 與 藝 人 陳 百 祥 一 同 離 開 銅 鑼 灣 鵬 利 大 廈 寫 字 樓 , 耍 手 表 示 對 電 盈 的 私 有 化 判 決 結 果 「 無 意 見 」 。 ( 關 永 浩 攝 )



藝 人 陳 百 祥 ( 阿 叻 ) 曾 任 股 票 經 紀 , 近 年 熱 衷 賽 馬 , 本 身 亦 是 馬 主 , 名 下 現 役 馬 匹 名 叫 「 尊 係 贏 」 , 他 尊 稱 莊 永 昌 為 師 傅 , 經 常 相 伴 出 入 。



莊 永 昌 持 有 美 麗 華 酒 店 近 一 成 權 益 , 是 公 司 第 二 大 股 東 。 美 麗 華 酒 店 由 何 添 ( 左 ) 、 冼 為 堅 ( 中 ) 等 人 創 辦 , 九 三 年 由 李 兆 基 ( 右 ) 以 每 股 十 七 元 收 購 。



莊 永 昌 身 家 表



隱 形 富 豪 輸 錢 玩 踢 爆
是 次 種 票 風 波 牽 連 甚 廣 , 在 私 有 化 前 後 持 有 電 盈 股 票 的 證 券 行 及 炒 家 , 均 成 為 證 監 會 的 重 點 調 查 對 象 。 聆 訊 過 程 中 , 再 爆 出 證 人 A , 於 供 詞 中 另 揭 驚 人 內 幕 , 表 示 去 年 十 二 月 中 , 即 電 盈 私 有 化 首 次 股 東 會 舉 行 兩 星 期 前 , 袁 天 凡 曾 於 來 電 中 透 露 私 有 化 將 會 加 價 , 涉 嫌 披 露 內 幕 消 息 , 成 為 證 監 指 證 懷 疑 種 票 案 幕 後 主 腦 — 袁 天 凡 的 關 鍵 。 而 證 人 A 所 講 , 與 曾 是 電 盈 股 東 的 炒 家 莊 永 昌 的 「 口 供 」 , 不 謀 而 合 , 令 這 位 股 壇 隱 形 富 豪 的 身 份 正 式 曝 光 。
電 盈 私 有 化 公 布 前 , 莊 永 昌 曾 持 有 一 億 多 股 電 盈 , 之 後 突 然 陸 續 沽 清 , 因 而 成 為 證 監 會 座 上 客 。 對 於 被 擺 上 枱 成 為 證 人 A , 莊 永 昌 大 呻 無 奈 , 並 向 記 者 重 述 當 日 與 袁 天 凡 的 對 話 內 容 , 但 繼 續 語 出 驚 人 : 「 佢 ( 袁 天 凡 ) 打 來 同 我 講 : 你 揸 咁 多 , 支 持 吓 我 哋 啦 , 我 話 個 價 唔 好 , 唔 係 好 吸 引 , 佢 就 有 少 少 含 意 , 指 ( 私 有 化 價 格 ) 或 者 會 好 啲 。 」 「 咁 已 經 係 等 同 洩 露 內 幕 消 息 ? 」 ( 記 者 問 ) 「 我 覺 得 佢 只 係 想 表 達 誠 意 。 」 莊 永 昌 表 示 。

莊 永 昌 強 調 , 與 袁 天 凡 之 間 沒 有 任 何 利 益 輸 送 , 更 以 受 害 人 自 居 。 「 電 盈 股 票 係 一 、 兩 年 ( 前 ) , 四 個 幾 買 嘅 , 大 部 分 係 私 有 化 第 一 次 股 東 大 會 前 , 喺 三 個 三 至 四 嘅 價 位 沽 出 , 全 部 係 蝕 盤 。 」 根 據 證 人 A 的 口 供 , 在 與 袁 天 凡 通 電 後 的 星 期 一 , 因 對 方 沒 有 再 來 電 , 電 盈 亦 沒 有 任 何 公 布 , 便 沽 出 幾 千 萬 股 電 盈 。 莊 永 昌 解 釋 , 當 時 覺 得 私 有 化 不 會 成 功 , 「 四 個 二 ( 個 價 ) 點 會 有 機 會 過 到 ? 咁 多 小 股 東 反 對 , 我 寧 願 早 啲 攞 番 啲 錢 。 」 蝕 本 賣 股 後 , 電 盈 才 突 然 宣 布 加 價 , 「 捉 錯 路 」 的 莊 永 昌 承 認 覺 得 氣 憤 : 「 最 後 一 秒 先 加 價 , 完 全 唔 諗 人 哋 感 受 ! 」 於 是 , 第 一 次 股 東 大 會 上 投 票 贊 成 私 有 化 , 希 望 儘 快 套 現 的 莊 永 昌 , 在 第 二 次 股 東 大 會 上 , 晦 氣 地 改 投 棄 權 票 , 更 形 容 電 盈 私 有 化 猶 如 「 一 潭 污 糟 水 , 混 濁 到 不 得 了 」 。
不 過 , 莊 永 昌 雖 肯 出 面 爆 料 , 一 吐 烏 氣 , 但 在 憶 述 與 袁 天 凡 的 對 話 細 節 時 , 仍 不 時 以 「 唔 想 提 , 唔 記 得 」 , 含 糊 應 對 , 用 意 難 測 , 而 證 人 A 的 供 詞 , 最 後 亦 被 法 官 以 「 不 合 邏 輯 」 等 理 由 推 翻 。
北 角 華 豐 國 貨 , 由 一 眾 愛 國 商 人 創 辦 , 包 括 莊 永 昌 祖 父 莊 成 宗 及 已 故 富 豪 霍 英 東 等 。 ( 于 港 民 攝 )



莊 成 宗 為 福 建 幫 元 老 , 活 躍 於 商 會 , 照 片 攝 於 六 四 年 , 莊 成 宗 就 職 成 為 福 建 旅 港 同 鄉 會 第 十 屆 理 事 長 。



股 壇 狙 擊 手   身 家 億 元 計
由 輸 家 突 然 挺 身 成 為 證 人 , 莊 永 昌 更 一 度 被 懷 疑 是 出 資 支 持 小 股 東 , 聘 請 大 律 師 馮 華 健 代 表 出 庭 的 神 秘 人 。 莊 永 昌 直 指 傳 聞 乃 「 造 謠 」 , 是 「 有 心 人 作 出 來 嘅 古 仔 」 , 更 表 示 自 己 已 退 休 逾 十 二 年 , 與 世 無 爭 。
五 十 多 歲 , 證 券 經 紀 出 身 的 莊 永 昌 , 早 年 活 躍 於 股 壇 。 他 表 示 , 以 往 他 投 資 的 公 司 進 行 私 有 化 , 均 會 接 觸 他 尋 求 支 持 , 十 分 正 常 。 據 其 憶 述 , 早 年 曾 持 有 一 成 二 的 大 新 公 和 ( 建 築 商 ) , 及 約 百 分 之 二 的 嘉 宏 國 際 ( 李 嘉 誠 旗 下 ) , 後 來 兩 間 公 司 私 有 化 , 都 收 到 公 司 高 層 來 電 , 要 求 支 持 。 「 我 最 記 得 新 昌 地 產 私 有 化 時 , 主 席 葉 謀 遵 ( 葉 維 義 父 親 ) 親 自 打 俾 我 , 我 應 承 佢 一 定 支 持 , 後 來 佢 仲 請 我 返 屋 企 食 飯 。 」 莊 永 昌 說 。
善 於 狙 擊 私 有 化 潛 力 股 票 的 莊 永 昌 , 自 爆 證 監 會 並 非 首 次 搵 上 門 。 「 十 幾 年 前 , 我 用 七 百 萬 買 彩 星 , 即 做 忍 者 龜 間 玩 具 公 司 , 一 年 升 值 咗 六 十 倍 , 證 監 走 來 問 我 , 睇 係 咪 有 內 幕 交 易 。 」
莊 永 昌 表 示 , 九 七 年 七 月 一 日 , 已 將 手 上 三 張 證 券 及 期 貨 牌 照 出 售 , 退 出 股 壇 , 兩 年 前 買 入 電 盈 , 只 為 「 收 吓 息 」 。 「 科 網 潮 時 , 我 唔 信 咩 概 念 , 所 以 最 憎 電 盈 這 隻 股 票 。 兩 年 前 , 我 見 電 盈 股 價 累 積 跌 咗 近 九 成 八 , 平 咗 且 派 息 又 幾 好 先 買 。 」 當 年 , 莊 永 昌 買 入 一 億 多 股 電 盈 , 耗 資 超 過 四 億 元 , 十 分 疊 水 。 現 時 , 莊 永 昌 仍 持 有 逾 一 成 美 麗 華 酒 店 。 「 九 一 年 , ( 每 股 ) 五 個 幾 買 嘅 , 覺 得 佢 資 產 淨 值 吸 引 , 九 三 年 李 兆 基 以 每 股 十 七 元 收 購 , 我 都 冇 賣 。 」 雖 然 現 時 美 麗 華 股 價 只 與 莊 永 昌 買 入 價 相 若 , 但 一 直 以 來 派 息 理 想 , 手 持 股 份 市 值 仍 逾 三 億 元 。 初 步 估 計 , 莊 永 昌 身 家 逾 十 億 元 , 堪 稱 隱 形 富 豪 。
「 阿 叻 」 師 傅   祖 父 顯 赫
坐 擁 億 萬 身 家 , 莊 永 昌 不 但 好 炒 股 , 亦 好 賭 , 更 是 藝 人 陳 百 祥 「 阿 叻 」 的 賭 馬 師 傅 。 阿 叻 於 七 、 八 十 年 代 時 , 曾 任 股 票 經 紀 , 經 常 把 愛 股 美 麗 華 酒 店 掛 在 口 邊 , 早 年 更 曾 聲 稱 持 有 逾 一 成 股 權 , 但 原 來 , 持 有 一 成 的 卻 是 其 師 傅 莊 永 昌 。 二 人 相 識 多 年 , 無 論 在 股 票 市 場 或 馬 場 , 阿 叻 都 跟 着 這 位 師 傅 搵 食 。 本 週 一 下 午 , 記 者 亦 碰 到 阿 叻 往 銅 鑼 灣 的 寫 字 樓 找 莊 永 昌 , 而 據 馬 評 人 余 伯 樂 說 : 「 莊 永 昌 是 職 業 賭 徒 , 佢 靠 分 析 馬 匹 磅 數 等 數 據 去 賭 馬 , 唔 入 馬 場 嘅 , 聽 聞 佢 試 過 有 一 季 贏 過 億 元 ! 」
莊 永 昌 於 八 二 年 , 開 設 華 順 投 資 公 司 , 九 一 年 曾 經 營 永 順 證 券 , ○ 三 年 結 業 。 今 年 二 月 , 再 以 華 順 為 名 , 開 設 賽 馬 公 司 ( Vision East Bloodstock Ltd ) , 經 營 買 馬 及 馬 匹 配 種 生 意 , 在 澳 洲 及 紐 西 蘭 的 馬 匹 買 賣 公 司 的 網 站 , 亦 有 該 公 司 的 買 馬 記 錄 。 今 年 二 月 , 其 賽 馬 公 司 的 另 一 創 辦 人 馬 慶 傑 , 因 帶 同 電 筒 、 軟 尺 及 麻 繩 等 , 夜 闖 馬 場 , 而 被 警 方 拘 捕 。 除 咗 賭 馬 , 莊 永 昌 亦 精 於 「 撲 克 牌 」 ( poker ) , 曾 參 加 在 澳 門 舉 行 的 ○ 八 年 亞 洲 撲 克 巡 迴 賽 , 取 得 第 七 名 。
股 壇 賭 壇 皆 得 意 的 莊 永 昌 , 作 風 低 調 , 是 次 因 捲 入 電 盈 風 波 成 為 焦 點 , 顯 赫 家 底 亦 因 此 曝 光 。 莊 永 昌 祖 父 莊 成 宗 , 是 早 年 福 建 幫 元 老 , 是 香 港 福 建 同 鄉 會 創 會 人 之 一 , 在 商 界 交 遊 甚 廣 。 早 於 三 八 年 , 便 與 已 故 愛 國 富 豪 王 寬 誠 等 人 , 開 設 東 方 醬 油 罐 頭 有 限 公 司 , 名 噪 一 時 , 後 於 七 四 年 結 業 。 另 外 , 莊 成 宗 更 夥 拍 富 豪 霍 英 東 及 馬 萬 祺 等 , 開 設 北 角 華 豐 國 貨 , 十 分 威 水 。
莊 永 昌 並 無 承 繼 祖 業 , 轉 戰 股 壇 , 一 旦 看 中 心 頭 好 , 便 大 手 落 注 , 令 公 司 大 股 東 亦 要 忌 他 三 分 。 ○ 二 年 , 上 市 公 司 寶 福 集 團 小 股 東 , 登 報 直 斥 大 股 東 將 垃 圾 資 產 注 入 公 司 騙 取 現 金 , 據 聞 莊 永 昌 正 是 幕 後 策 劃 人 。




莊 永 昌 曾 沾 手 私 有 化 公 司
大 新 公 和
大 新 於 七 二 年 上 市 , 先 後 興 建 綠 楊 新 邨 、 九 龍 灣 地 鐵 站 等 近 百 個 項 目 。 在 八 十 年 代 取 得 耗 資 五 十 五 億 元 的 滙 豐 銀 行 總 行 建 築 合 約 , 這 項 工 程 有 七 千 五 百 萬 元 的 利 潤 。 大 新 於 八 九 年 私 有 化 。 莊 永 昌 曾 持 有 大 新 股 份 百 分 之 十 二 。
大 新 的 創 辦 人 陸 孝 佩 最 自 豪 是 公 司 有 份 參 與 興 建 滙 豐 銀 行 總 行 。
( 《 蘋 果 日 報 》 圖 片 )




嘉 宏 國 際
曾 是 港 燈 全 資 附 屬 公 司 。 八 七 年 改 組 成 為 和 黃 附 屬 上 市 公 司 , 業 務 包 括 持 有 港 燈 百 分 之 三 十 四 點 三 股 權 、 希 爾 頓 酒 店 、 國 際 城 市 股 份 、 加 拿 大 赫 斯 基 石 油 及 證 券 投 資 。
前 新 昌 地 產 主 席 葉 謀 遵 , 是 新 昌 國 際 董 事 葉 維 義 父 親 , 當 年 新 昌 私 有 化 , 葉 謀 遵 曾 致 電 股 東 之 一 的 莊 永 昌 , 尋 求 支 持 。

新 昌 地 產
九 一 年 和 黃 提 出 每 股 四 元 一 角 把 嘉 宏 私 有 化 , 但 當 和 黃 一 提 出 私 有 化 後 , 股 價 已 經 上 升 兩 成 , 有 小 股 東 認 為 和 黃 應 將 私 有 化 價 格 提 高 。 九 二 年 和 黃 把 私 有 化 價 格 提 高 至 五 元 五 角 , 才 令 私 有 化 獲 得 通 過 。 莊 永 昌 持 有 百 分 之 二 。
公 司 於 七 二 年 上 市 , 於 八 六 年 進 行 私 有 化 。 每 股 作 價 一 點 四 八 元 。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7193

時 光 倒 流   街 坊 銀 行 再 興 起


2009-04-11  NextMagazine

華 富 儲 社 的 社 員 感 情 深 厚 , 定 期 在 會 址 舉 行 大 食 會 。



夏 雨 近 期 主 持 《 掌 故 王 》 懷 舊 , 但 原 來 市 民 的 投 資 取 向 , 也 時 光 倒 流 八 十 年 。
自 從 迷 債 事 件 , 加 上 銀 行 息 口 近 乎 零 , 市 民 對 銀 行 的 信 任 已 大 不 如 前 。 於 是 俗 稱 「 遮 仔 會 」 的 儲 社 頓 成 逆 市 奇 葩 , 去 年 的 存 款 額 大 增 至 五 十 億 元 外 , 回 報 穩 穩 陣 陣 有 三 釐 半 , 勝 過 不 知 所 謂 的 強 積 金 。


郭 德 培 表 示 歷 年 以 來 , 債 仔 的 走 數 比 率 不 高 , 呆 壞 賬 僅 百 分 之 二 點 三 。




香 港 仔 華 富 邨 一 個 七 百 呎 地 鋪 , 白 天 永 遠 重 門 深 鎖 , 但 晚 上 卻 聚 集 大 批 街 坊 在 鋪 內 看 電 視 打 牙 骹 。 他 們 並 非 街 坊 福 利 會 成 員 , 而 是 華 富 儲 社 的 文 書 及 貸 款 幹 事 , 每 週 兩 晚 替 社 員 處 理 存 款 或 借 錢 手 續 。
儲 社 其 實 已 有 數 十 年 歷 史 , 由 一 班 有 關 係 的 人 組 成 , 例 如 華 富 邨 街 坊 或 同 事 , 彼 此 互 相 貸 存 。 現 時 本 港 有 四 十 三 個 儲 社 , 達 六 萬 多 人 參 與 , 當 中 以 警 察 及 電 盈 員 工 自 發 組 成 的 儲 社 規 模 最 大 。
根 據 香 港 儲 蓄 互 助 社 協 會 副 會 長 郭 德 培 表 示 , 去 年 全 港 儲 社 的 總 存 款 額 高 達 五 十 億 元 , 增 幅 達 百 分 之 六 , 派 息 亦 有 三 釐 半 , 遠 勝 紅 簿 仔 戶 口 。 「 現 時 銀 行 利 息 咁 低 , 好 多 人 寧 願 存 錢 入 儲 社 , 因 為 回 報 高 得 多 。 」
警 察 儲 社 因 此 出 現 「 水 浸 」 , 須 限 制 社 員 存 款 上 限 , 「 有 啲 人 每 月 存 款 仲 多 過 份 糧 , 好 明 顯 係 全 家 一 齊 儲 錢 , 搏 收 高 息 。 」 郭 德 培 笑 說 。
卡 拉 OK 追 債
儲 社 的 運 作 , 就 如 一 間 銀 行 , 收 到 社 員 存 款 後 , 便 借 予 其 他 成 員 , 藉 此 賺 取 息 差 , 然 後 按 年 將 盈 利 派 發 。 由 於 法 例 規 定 , 儲 社 的 借 貸 利 息 上 限 為 年 息 六 釐 半 , 較 銀 行 約 十 數 釐 的 無 抵 押 貸 款 息 口 要 低 , 遂 吸 引 不 少 「 莫 財 」 社 員 借 錢 。
但 為 防 債 仔 走 數 , 儲 社 招 攬 社 員 亦 特 別 小 心 。 華 富 儲 社 司 庫 黃 頌 達 憶 述 以 往 試 過 「 咩 人 都 收 」 , 結 果 惹 來 不 少 只 為 借 錢 的 劣 質 社 員 , 「 個 個 月 都 要 上 門 追 數 , 有 次 為 咗 萬 幾 蚊 , 仲 追 到 去 卡 拉 OK 。 」 結 果 要 出 動 律 師 社 員 發 信 追 債 才 討 回 欠 款 , 「 都 係 用 來 嚇 吓 人 , 邊 有 錢 真 係 打 官 司 呀 ! 」 遠 在 粉 嶺 的 華 明 邨 儲 社 亦 因 招 收 社 員 而 提 心 吊 膽 , 索 性 規 定 新 人 要 兩 名 社 員 推 薦 才 可 入 社 , 「 屋 邨 環 境 太 複 雜 , 惟 有 收 人 嚴 謹 啲 。 」 社 長 王 德 忠 說 。
除 了 靠 社 員 借 貸 增 加 盈 利 , 大 型 儲 社 甚 至 有 顧 問 負 責 投 資 , 但 郭 德 培 補 充 : 「 儲 社 條 例 規 定 投 資 必 須 低 風 險 , 就 算 買 基 金 都 一 定 要 揀 最 穩 陣 的 。 」
李 兆 波 也 有 透 過 儲 社 儲 錢 , 但 他 提 醒 注 碼 不 宜 過 高 。 ( 《 蘋 果 日 報 》 圖 片 )



小 金 庫 積 穀 防 飢
早 幾 年 投 資 環 境 暢 旺 , 很 多 儲 社 的 派 息 皆 達 到 法 定 上 限 的 六 釐 ; 惟 去 年 形 勢 大 逆 轉 , 投 資 頭 頭 碰 着 黑 , 懲 教 署 的 儲 社 去 年 便 投 資 損 手 達 一 千 萬 元 , 但 仍 能 派 息 四 釐 。
如 此 厲 害 , 皆 因 不 少 儲 社 一 直 滾 存 以 往 未 有 分 派 的 盈 餘 , 懲 教 署 儲 社 的 保 留 盈 餘 便 高 達 二 千 八 百 萬 元 , 因 此 可 在 這 非 常 時 期 照 樣 派 高 息 。
大 型 儲 社 有 充 足 彈 藥 在 手 , 相 反 地 區 儲 社 卻 因 社 員 不 足 , 要 諗 計 才 可 繼 續 生 存 。 成 立 三 十 多 年 的 華 富 儲 社 , 活 躍 貸 存 的 社 員 只 有 幾 十 人 , 總 存 款 額 只 剩 數 十 萬 元 , 他 們 惟 有 將 九 成 資 金 存 放 於 「 中 央 儲 社 」 收 息 。
由 各 儲 社 集 腋 成 裘 的 「 中 央 儲 社 」 , 去 年 總 存 款 額 達 四 千 多 萬 。 由 於 銀 碼 大 , 有 牙 力 向 銀 行 爭 取 較 高 息 口 , 去 年 便 可 向 各 儲 社 派 息 五 釐 。
惟 「 中 央 儲 社 」 派 息 雖 高 , 但 扣 除 基 本 開 支 , 利 息 已 所 剩 無 幾 。 華 富 去 年 派 息 三 釐 , 全 靠 一 眾 幹 事 捱 義 氣 借 錢 幫 補 , 副 社 長 華 姐 近 幾 年 已 借 了 五 萬 元 , 「 筆 錢 唔 係 有 需 要 用 , 但 每 個 月 只 係 俾 百 幾 蚊 利 息 , 當 幫 補 下 個 社 嘅 開 支 啦 。 」
港 元 定 期 存 款 利 率 跌 至 近 零 , 和 儲 社 達 三 釐 半 的 派 息 , 相 距 甚 遠 。 ( 廖 健 昌 攝 )



一 成 資 金 押 注 儲 社
於 粉 嶺 的 華 明 邨 儲 社 , 情 況 同 樣 堪 虞 。 社 長 王 德 忠 於 中 大 任 職 實 驗 室 助 理 , 加 入 中 大 儲 社 多 年 , 數 年 前 決 定 在 邨 內 搞 儲 社 , 卻 受 到 不 少 街 坊 質 疑 , 「 我 叫 人 儲 錢 , 佢 哋 成 日 話 要 睇 章 程 , 當 正 我 係 保 險 經 紀 。 」
他 最 終 花 了 數 個 月 , 找 來 十 多 名 街 坊 成 功 組 社 , 「 社 員 大 部 分 係 家 庭 主 婦 , 每 人 平 均 存 得 幾 十 蚊 。 」 為 了 慳 盡 一 分 一 毫 , 華 明 儲 社 不 租 會 址 , 社 員 要 到 邨 內 餐 廳 進 行 交 易 。
一 直 有 參 與 大 學 儲 社 的 中 大 酒 店 及 旅 遊 管 理 學 院 會 計 與 財 務 高 級 導 師 李 兆 波 , 認 為 大 規 模 的 儲 社 派 息 豐 厚 , 但 亦 要 控 制 注 碼 , 「 最 多 將 一 成 資 金 放 於 儲 社 , 其 他 放 喺 債 券 市 場 等 等 。 特 別 要 留 意 儲 社 今 年 嘅 年 報 , 睇 吓 金 融 海 嘯 後 , 仲 夠 唔 夠 財 力 維 持 往 年 嘅 派 息 。 」
儲 社 又 名 「 遮 仔 會 」 , 寓 意 落 雨 依 然 開 遮 , 不 似 銀 行 唯 利 是 圖 。



自 己 成 立 儲 社
儲 社 由 一 班 有 共 同 關 係 的 成 員 經 營 , 彼 此 可 進 行 存 款 及 借 貸 。 因 以 往 儲 社 多 數 由 漁 民 及 農 民 發 起 , 故 現 在 仍 交 由 漁 護 署 規 管 。
要 自 組 儲 社 , 必 須 集 合 最 少 十 五 人 , 各 人 年 齡 逾 十 六 歲 , 並 有 共 同 連 繫 , 例 如 住 在 同 一 地 區 , 或 有 相 同 職 業 , 即 可 向 漁 護 署 申 請 , 並 每 年 繳 交 報 告 予 該 局 。
雖 然 儲 社 法 定 人 數 只 須 十 五 人 , 但 郭 德 培 表 示 , 「 儲 社 起 碼 要 有 二 百 人 , 先 可 平 衡 運 作 成 本 , 得 幾 十 人 根 本 好 難 生 存 。 」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7194

岩 士 唐 上 山 蔡 東 豪


2009-04-11  NextMagazine

pf@nextmedia.com




我 對 單 車 冠 軍 岩 士 唐 ( Lance Armstrong ) 一 直 感 興 趣 , 因 為 自 己 也 有 參 與 考 驗 耐 力 的 運 動 , 想 像 到 高 水 平 單 車 運 動 的 困 難 度 。 岩 士 唐 以 癌 病 康 復 者 身 份 , 連 續 七 屆 奪 得 環 法 單 車 賽 冠 軍 , 他 的 成 就 簡 直 令 人 難 以 置 信 。 退 休 三 年 後 , 他 去 年 宣 布 復 出 , 目 標 是 奪 取 今 年 七 月 的 環 法 單 車 賽 冠 軍 。 最 近 他 在 比 賽 中 受 傷 , 未 知 可 否 及 時 康 復 參 賽 , 全 球 單 車 界 拭 目 以 待 。
蔡東豪
第壹流

多 年 前 我 以 《 岩 士 唐 上 山 》 作 為 文 章 標 題 , 形 容 在 艱 辛 環 境 下 , 強 者 發 力 把 對 手 遠 遠 拋 離 , 而 且 強 者 的 優 勢 將 無 法 扭 轉 。 岩 士 唐 每 每 進 入 最 辛 苦 的 山 路 路 段 , 發 力 拋 離 單 車 群 ; 對 手 知 道 岩 士 唐 開 始 發 力 , 於 是 用 盡 身 體 內 最 後 一 滴 力 氣 迎 戰 , 這 時 候 岩 士 唐 從 容 在 他 們 身 邊 擦 過 。 對 手 眼 巴 巴 看 着 岩 士 唐 的 背 影 愈 變 愈 小 , 這 種 挫 敗 感 決 定 比 賽 勝 負 。
金 融 海 嘯 下 , 全 球 企 業 叫 苦 連 天 , 管 理 層 爭 相 安 撫 投 資 者 自 己 會 謹 慎 行 事 。 當 所 有 人 都 由 攻 轉 為 守 , 叫 停 大 型 投 資 計 劃 , 保 留 實 力 捱 過 寒 冬 , 假 如 有 企 業 此 時 高 呼 ︰ 我 們 未 驚 過 , 09 年 將 投 資 逾 340 億 美 元 作 資 本 性 開 支 , 金 額 跟 去 年 相 若 , 有 合 適 收 購 項 目 的 話 , 我 們 有 足 夠 資 金 隨 時 行 動 , 這 就 是 「 岩 士 唐 上 山 」 ; 其 他 人 負 傷 、 低 着 頭 , 只 有 「 食 塵 」 的 份 兒 。 今 日 企 業 界 的 岩 士 唐 是 中 石 油 。

國 企 一 直 被 相 信 市 場 經 濟 的 支 持 者 取 笑 , 我 也 曾 多 次 撰 文 批 評 國 企 種 種 扭 曲 市 場 的 不 合 理 行 為 。 金 融 海 嘯 把 許 多 既 有 價 值 觀 打 翻 , 不 少 人 被 迫 重 新 審 視 行 之 有 效 的 理 論 、 廣 被 人 受 落 的 傳 統 智 慧 。 我 也 是 被 金 融 海 嘯 衝 擊 至 半 死 的 一 員 , 近 日 思 維 非 自 願 的 大 兜 亂 , 我 對 國 企 的 看 法 有 所 改 觀 ︰ 部 分 內 地 國 企 將 成 為 後 金 融 海 嘯 時 代 的 贏 家 , 原 因 是 基 於 國 企 其 特 殊 的 股 東 背 境 和 作 為 執 行 國 策 的 工 具 , 它 們 會 在 本 來 是 痛 不 欲 生 的 山 路 路 段 , 堅 定 地 發 揮 「 岩 士 唐 上 山 」 的 那 種 力 道 。
過 去 幾 年 , 石 油 公 司 經 歷 資 源 大 牛 市 , 不 同 國 籍 的 參 與 者 賺 到 盆 滿 鉢 滿 , 大 家 的 不 同 之 處 , 是 國 企 和 西 方 企 業 怎 處 理 這 筆 暴 利 。 西 方 石 油 企 業 不 少 是 上 市 公 司 , 股 東 分 散 , 管 理 層 是 專 業 企 管 人 , 他 們 一 舉 一 動 都 以 股 東 利 益 為 依 歸 。 西 方 企 管 人 當 然 深 明 資 本 性 投 資 對 石 油 企 業 長 期 發 展 的 重 要 性 , 但 不 能 忽 視 股 東 對 短 期 股 價 表 現 的 要 求 , 因 此 , 不 少 西 方 石 油 企 業 近 年 不 遺 餘 力 進 行 所 謂 有 利 股 東 的 行 為 , 例 如 派 特 別 股 息 、 回 購 股 份 等 。

相 反 , 中 石 油 87% 股 權 由 中 國 政 府 持 有 , 誰 是 老 闆 全 無 爭 議 ; 老 闆 不 大 在 乎 短 期 股 價 表 現 , 最 關 心 這 企 業 在 中 國 石 油 資 源 的 長 期 策 略 上 扮 演 的 角 色 。 對 於 中 石 油 , 股 東 利 益 就 是 中 國 利 益 ; 這 說 法 有 點 難 入 耳 , 好 像 中 石 油 不 理 會 小 股 東 , 但 這 的 確 是 事 實 。 當 一 間 企 業 87% 股 權 由 一 個 大 股 東 持 有 , 這 企 業 就 會 全 心 全 意 為 這 位 大 股 東 服 務 。
在 中 石 油 這 例 子 , 管 理 層 為 國 家 而 非 小 股 東 服 務 , 結 果 卻 不 壞 , 因 為 國 家 和 小 股 東 的 利 益 恰 巧 是 一 致 。 石 油 對 中 國 來 說 是 戰 略 性 資 源 , 其 重 要 性 不 會 被 金 融 海 嘯 打 亂 , 中 石 油 須 擔 當 執 行 國 策 的 角 色 , 為 中 國 開 拓 石 油 供 應 來 源 。 滿 地 鮮 血 時 理 論 上 是 入 市 良 機 , 實 情 卻 是 所 有 人 爭 相 退 後 防 守 。 當 西 方 石 油 公 司 「 縮 」 , 中 石 油 「 谷 」 , 這 場 此 消 彼 長 競 賽 的 賽 果 太 明 顯 了 。

近 年 國 際 石 油 競 賽 主 戰 場 是 伊 朗 、 委 內 瑞 拉 、 尼 日 利 亞 等 政 局 不 穩 定 、 被 西 方 孤 立 的 國 家 , 他 們 仇 視 西 方 國 家 , 西 方 石 油 企 業 有 心 想 做 生 意 也 無 從 入 手 , 被 自 己 的 國 家 政 策 所 累 。 中 國 近 年 成 為 這 些 視 西 方 國 家 為 敵 人 的 國 家 最 好 朋 友 , 中 石 油 順 勢 南 征 北 討 , 簽 下 不 少 對 中 國 有 利 的 石 油 供 應 協 議 。 至 於 它 的 對 手 卻 沒 太 多 選 擇 , 中 石 油 可 隨 意 叫 價 , 我 相 信 這 些 供 應 協 議 , 西 方 石 油 企 業 看 得 「 口 水 狂 流 」 。
國 企 為 人 詬 病 的 地 方 , 是 它 先 為 國 家 服 務 , 但 當 國 家 利 益 跟 小 股 東 利 益 看 齊 , 國 企 的 缺 點 變 成 優 點 , 特 別 是 海 嘯 中 西 方 企 業 太 多 顧 慮 , 企 管 人 求 自 保 傾 向 謹 慎 行 事 , 但 國 企 可 堅 定 不 移 態 度 逆 市 而 行 。 中 石 油 過 往 被 投 資 者 批 評 依 賴 中 國 單 一 市 場 , 業 務 不 夠 廣 泛 , 今 日 依 賴 中 國 市 場 卻 成 為 優 點 。
07 年 底 , 內 地 股 市 瘋 狂 的 時 候 , 有 31 天 時 間 , 中 石 油 的 市 值 超 越 埃 克 森 石 油 , 成 為 全 球 市 值 最 大 的 上 市 公 司 , 我 相 信 中 石 油 重 奪 冠 軍 位 置 指 日 可 待 。 跟 上 次 不 同 之 處 , 是 這 次 不 需 要 依 靠 瘋 狂 的 內 地 股 市 也 可 成 事 。
蔡 東 豪 Tony Tsoi
現 任 上 市 公 司 精 電 國 際 行 政 總 裁 , 港 交 所 上 市 委 員 會 副 主 席 。 他 曾 任 職 投 資 銀 行 , 在 《 信 報 》 以 筆 名 原 復 生 撰 寫 財 經 專 欄 , 對 投 資 及 求 知 有 無 限 渴 求 , 習 慣 早 上 四 時 起 床 寫 作 找 樂 趣 。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7195

匯 豐 宏 利 兩 生 花 東尼


2009-04-11  NextMagazine

pf@nextmedia.com
長 線 一 百 萬 元 基 金



以 環 球 經 濟 的 基 本 因 素 , 來 預 測 股 市 的 短 期 走 勢 , 有 時 未 必 奏 效 。 如 今 市 況 造 好 , 其 實 是 供 求 定 律 在 背 後 發 功 : 股 票 的 供 應 太 少 , 但 需 求 卻 大 大 增 加 , 原 因 是 人 們 收 取 了 大 量 現 金 股 息 。
東尼
天下第一倉

過 去 一 個 月 , 大 市 表 現 理 想 , 即 使 公 司 盈 利 減 少 , 失 業 率 上 升 , 一 眾 經 濟 分 析 員 齊 齊 唱 淡 , 但 恒 生 指 數 仍 由 三 月 十 日 的 一 萬 一 千 三 百 點 , 徐 徐 升 至 四 月 三 日 的 一 萬 四 千 五 百 點 , 升 幅 高 達 兩 成 八 , 教 許 多 投 資 者 都 摸 不 着 頭 腦 。
事 實 上 , 市 場 上 永 遠 存 在 賣 家 , 他 們 的 現 金 可 能 另 有 用 處 , 譬 如 讀 書 , 或 者 置 業 , 甚 至 是 剛 剛 失 業 及 其 他 各 式 各 樣 的 原 因 , 導 致 他 們 資 金 短 缺 選 擇 套 現 。
此 外 , 還 有 一 批 打 算 投 機 獲 利 的 炒 家 , 希 望 沽 貨 後 , 將 來 可 以 用 低 價 買 回 股 票 。 而 且 刻 下 失 業 率 上 升 , 部 分 人 對 前 景 感 到 悲 觀 , 造 就 他 們 受 驚 不 敢 坐 貨 。
市 場 出 現 超 賣
經 過 近 月 的 風 浪 , 以 及 滙 豐 的 供 股 陰 霾 , 不 少 投 資 者 已 經 沽 貨 離 場 , 令 市 場 出 現 超 賣 , 可 以 賣 的 股 票 已 經 通 通 賣 光 。 這 批 投 資 者 現 時 手 持 大 量 現 金 , 不 知 應 投 資 在 哪 裡 。 若 他 們 曾 收 取 股 息 , 手 上 的 現 金 更 加 豐 厚 。
每 年 這 個 時 候 , 正 是 派 息 季 節 , 而 特 別 在 今 年 , 市 場 上 有 大 量 的 熱 錢 , 正 在 等 待 機 會 。 刻 下 的 情 況 , 正 是 太 多 的 金 錢 , 追 逐 太 少 的 股 票 。
現 時 市 況 如 此 低 迷 , 市 盈 率 卻 不 算 太 高 , 加 上 公 司 盈 利 仍 在 低 位 徘 徊 , 故 此 只 要 眼 前 的 困 境 過 去 之 後 , 便 會 即 時 作 出 反 彈 。 未 來 的 曙 光 已 經 愈 來 愈 清 晰 , 即 使 公 司 盈 利 和 失 業 率 尚 未 改 善 , 但 美 國 樓 價 、 商 品 和 金 屬 價 格 都 一 致 造 好 , 反 映 經 濟 正 在 開 始 復 甦 。
現 價 入 市 賺 錢 機 會 大
以 現 價 買 入 股 票 , 長 遠 而 言 , 虧 損 的 機 會 很 微 , 賺 錢 的 機 會 卻 可 以 很 高 。 但 若 你 只 打 算 短 炒 , 則 很 大 機 會 失 望 而 回 , 因 為 目 前 的 市 況 仍 然 不 太 穩 定 。
我 們 的 組 合 , 由 ○ 七 年 十 月 總 值 九 百 萬 元 的 高 峰 , 跌 至 今 年 三 月 只 值 三 百 萬 元 的 低 位 , 不 但 嚇 怕 了 讀 者 , 就 連 我 自 己 也 嚇 了 一 跳 。 三 月 初 的 時 候 , 組 合 的 兩 大 基 石 , 滙 豐 和 宏 利 分 別 跌 至 三 十 三 元 和 五 十 六 元 , 實 實 在 在 觸 動 了 我 的 神 經 。
○ 七 年 股 市 戰 戰 兢 兢 , 當 時 我 重 新 評 估 市 況 , 發 現 股 價 太 貴 , 但 我 認 為 這 兩 家 巨 企 可 以 憑 藉 豐 厚 的 派 息 , 足 以 抵 擋 市 場 壓 力 , 因 此 放 心 持 有 。
可 惜 事 與 願 違 , 無 論 以 短 線 還 是 以 中 線 而 言 , 這 都 是 錯 誤 抉 擇 。 但 我 仍 然 相 當 頑 固 , 我 深 信 這 兩 家 公 司 最 終 可 以 填 補 一 切 損 失 , 這 或 者 需 要 三 至 四 年 的 時 間 , 之 後 其 股 價 自 然 會 節 節 上 升 , 因 為 公 司 盈 利 會 比 以 往 更 多 。
我 相 信 滙 豐 最 壞 的 時 期 已 過 , 但 我 對 宏 利 下 一 期 的 派 息 不 甚 樂 觀 。 宏 利 今 年 的 派 息 或 許 會 有 所 減 少 , 下 月 公 布 的 業 績 , 甚 至 可 能 不 派 息 , 這 或 者 是 趁 低 買 入 宏 利 的 好 機 會 。 但 若 季 度 派 息 維 持 有 二 角 六 仙 加 幣 的 話 , 相 信 其 股 價 可 以 大 幅 回 升 。
滙 豐 宏 利 有 前 景
我 預 期 滙 豐 在 二 ○ 一 一 年 , 盈 利 可 達 到 一 千 七 百 億 港 元 , 若 曙 光 來 得 更 早 , 這 個 數 字 可 更 快 達 標 。 這 個 盈 利 預 測 數 字 , 其 實 與 ○ 七 及 ○ 八 年 扣 除 呆 壞 賬 前 的 盈 利 數 字 相 差 不 遠 , 唯 一 不 同 之 處 , 是 滙 豐 已 增 發 新 股 , 每 股 盈 利 變 得 大 幅 攤 薄 了 , 因 此 我 不 認 為 滙 豐 的 股 價 , 短 期 內 能 重 回 一 百 元 大 關 。
但 無 論 如 何 , 我 由 始 至 終 是 滙 豐 的 死 硬 派 , 儘 管 我 對 其 短 線 的 股 價 曾 暴 跌 , 以 及 低 價 供 股 , 皆 實 在 感 到 遺 憾 。
至 於 宏 利 , 我 認 為 其 盈 利 增 長 可 以 維 持 過 往 的 速 度 , 加 上 有 些 競 爭 對 手 已 經 出 局 , 其 增 長 理 應 加 速 。 我 相 信 , 當 某 日 牛 市 重 臨 的 時 候 , 宏 利 股 價 可 以 重 返 三 百 五 十 元 的 高 位 。
東 尼 Tony Measor
在 證 券 界 有 三 十 五 年 經 驗 , 八 七 年 股 災 及 八 八 年 股 市 冒 升 時 , 他 所 管 理 的 香 港 基 金 表 現 都 是 香 港 最 出 眾 的 。
他 之 前 是 財 經 網 站 Quamnet 的 總 編 。 在 此 之 前 , 他 在 嘉 洛 證 券 工 作 , 管 理 客 戶 二 億 五 千 萬 元 資 金 。

東尼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7196

荣智健逊位


From


http://magazine.caijing.com.cn/templates/inc/chargecontent2.jsp?id=110137559&time=2009-04-10&cl=106&page=all


《财经》驻香港记者 王端本刊记者 陈慧颖/文
 


  4月8日下午6时15分,67岁的荣智健乘坐一辆灰白色私家车,从香港金钟中信大厦驶出。面对众多传媒记者的包围,车子加速驶去,坐在车上的荣智健用手抵着车窗,神色黯然。

  十分钟后,中信集团副董事长兼总经理常振明乘坐一辆商务车快速离开。坐于后排中间位置的常振明,神情严峻。

  大约下午6时50分,中信泰富董事总经理范鸿龄坐车驶出大厦,他则与传媒挥手致意。

  因为去年9月投资外汇衍生工具酿下巨亏,并引发严重后果,荣智健在当日的董事会上辞去了中信泰富有限公司(香港交易所代码:00267,下称中信泰富)主席一职。被视为荣智健心腹的董事总经理范鸿龄,亦随之辞任。

  中信泰富将由素有“救火队长”之称的常振明暂时接管。这不是他第一次临危受命。2000年,中信嘉华银行因原董事长金德琴贪污受贿;翌年,常振 明出任总裁一职,大行改革,令公司盈利大增。2004年,中国建设银行前行长张恩照案发,常振明调任行长一职,率该行完成财务重组、股份制改造及海外上 市。

  荣智健的辞任则在外界预料之中。但压垮荣智健的“最后一根稻草”,是4月3日下午,香港警方商业罪案调查科数名探员对中信泰富总部大规模的搜查行动。香港警方的高调介入,标志事件有可能触犯刑律。

  中信泰富自4月3日上午11时,以待发布股价敏感消息为由停牌。当日晚间8时发表公告,证实了警方的行动。

  4月9日复牌当日,中信泰富股价开市后低见9.05港元,下跌4.4%;但其后股价回升,一度高见11.24港元,急升19%;收市股价出现回吐,报收10.62港元,全日升幅为12.14%,显示市场对荣氏辞任消息总体持正面态度。

被迫退位

  4月8日,中信泰富召开董事会,讨论主席荣智健的去留问题。荣智健在辞职信中称,香港警方日前对中信泰富总部进行搜查,要求本公司及其董事提供资金,在社会上产生很大影响。“面对这个现实,相信退位让贤,对本公司最为有利。”

  同日,范鸿龄也辞任中信泰富董事总经理一职。范鸿龄在辞职信中指出,与荣智健共事20年,深感荣幸,也极为难忘。在荣智健请辞的同时,亦是他辞任的适当时间。

  两人的请辞于当日即时生效,下午5时半在香港交易所发布了公告。

  中信泰富去年10月曝出澳元衍生品投资巨亏的消息后,中信泰富财务董事张立宪及财务总监周志贤立即引咎辞职。但市场一直就谁应真正为此负责、荣 智健是否应该离任议论纷纷。现在对于荣智健的辞职,多位投资界人士均认为“属意料之中”。香港理工大学工商管理学院教授Wilson Tong向《财经》记者表示,从公司治理角度看,荣智健先前就应该辞职,至少要对其领导的过失负责。

  此次直接引发荣辞职的,却是香港警方的行动。早于2008年12月中即有消息传出,香港警方正在调查中信泰富。当时中信泰富则回应,警方未与公司或者管理层接触有关事宜。

  今年1月2日,中信泰富对外公告,公司董事正接受证监部门调查。当时,中信集团一位内部高层曾向《财经》记者表示,警方的调查令其“惊讶”,但仍不相信相关人士会被刑事起诉。

  3月25日,即中信泰富公布2008年业绩之时,荣智健曾出席新闻发布会。当被问及会否辞去主席职务时,他表示,“我现在仍是公司董事长,是否辞职由董事局决定”;至于何人需要对外汇事件负责,荣智健则表示,需待证监会调查结果公布。

  出人意料的是,调查事件不断升级。4月3日上午9时许,香港警方商业罪案调查科高调地赶赴中信泰富总部进行搜查,从办公室搬走不少文件及电脑。

  中信泰富随后发布公告,证实了警方搜查的消息。公告指出,警方要求公司及其董事就2007年及2008年签订的外汇合约,及由2007年7月1日至2009年3月16日发出的公告提供若干资料,以调查他们是否存在违规行为。

  警方的这一行动震动京港两地。香港《明报》4月9日发表评论,用词严厉。社论指出,“个别企业兴衰事小,香港国际中心的声誉事大,只要秉承‘港事港办’,中信泰富事件的处理和解决,才能最符合两地的最大利益。”评论说,希望警方的调查不受任何干扰处理此事。

  警方介入后,中信集团董事长孔丹紧急南下,于4月7日上午亮相香港中信大厦进行“善后”及人事任免。

  “此次警方高调搜查公司总部,应该已掌握较确凿的证据。”一位接近中信泰富的人士推测说。

  香港一名资深大律师告诉《财经》记者,如果说证监会早前的调查是针对公司治理及追究领导责任,那警方的调查则表明有关董事可能触犯刑律。

  根据中信泰富的公告,警方的调查主要集中于公司董事是否做出虚假陈述,以及香港普通法提及的串谋欺诈。香港一名接近证监会的人士告诉《财经》记 者,对于虚假陈述的调查,可能是针对有董事对公司投资大量外汇衍生工具的事件表示“不知情”。此外,中信泰富在记者会上公布,早在2008年9月7日已察 觉外汇合约带来潜在风险,但在9月9日仍发布“财务或交易状况概无出现任何重大不利变动”的通函。

  对于串谋诈骗的调查,上述人士指出,可能是针对公司投资大量衍生工具录得亏损,在财务数据或报表上涉嫌造假。

  根据香港相关法律,串谋诈骗的最高刑罚为监禁14年,而对于公司董事虚假陈述最高刑罚为10年。若根据香港《证券及期货条例》,虚假陈述最高刑罚为罚款1000万港元,或监禁10年。

“窗口”时代的终结

  在香港,荣氏家族的影响力不仅来自于其家族的历史,也不在荣智健爱名驹、拥有私人飞机的行头,更在于荣氏家族以及中信集团在香港回归和发展史上所独有的地位。事实上,荣家与中信集团的关系因为历史原因,源远流长,错综纠缠。

  众所周知,中信集团正是由荣智健之父、曾任国家副主席的荣毅仁在1979年一手创办,成为金融领域的改革开放“窗口”。1978年,荣智健南下 香港,与亲属一同经营电子厂。1987年,荣智健加入中国国际信托(香港集团)有限公司(下称中信香港),担任副董事长兼总经理。

  据香港传媒披露,当时荣智健向中信集团提出两个要求,一是人事决策权,二是经营决策权。1990年,中信香港“借壳”泰富发展(集团)有限公司在港上市,改名中信泰富,持股比例49%。

  1991年,中信香港将国泰航空有限公司12.5%的权益,以及澳门电讯有限公司20%的权益注入中信泰富。此后,荣智健以中信泰富批股获得资金,收购大昌贸易行有限公司(下称大昌行)36%的股权,并于次年将大昌行变成全资子公司。

  依此模式,中信香港又陆续收购了香港电讯、化学废料处理中心、香港西区隧道有限公司、香港东区海底隧道公路段等公司的权益。公司市值不断扩大,于1992年成为香港恒生指数成份股,是当时香港市场上具有中资背景、最为著名的蓝筹股代表。

  “当时的中信泰富不归任何条条块块管,有政策和财务上的灵活性,在香港回归的特殊时期发挥了不可替代的作用,这正是中信泰富当年成功的根本原因。”一位熟悉中信泰富历史的人士对《财经》记者说。

  1996年12月,中信集团以市盈率19.7倍,即每股33港元的价格出让3.3亿股,售予荣智健为首的中信泰富管理层18%的股份,使得中信 集团在中信泰富的持股降至26.45%。此次交易金额为108亿港元,为当时轰动全港的管理层收购案。据《财经》记者了解,荣智健等人的出资来源,绝大部 分来自于其个人在香港银行以股权为抵押的融资,少部分是从中信集团获得的融资。

  从这时起,虽然中信泰富仍由中信集团相对控股,却刻上了荣氏家族的深深烙印。不过,在荣氏遇到困难之时,中信集团仍给予了鼎力之助。1998年 亚洲金融危机爆发之后,中信泰富的股价一路下跌,荣智健等人在香港银行的股权融资贷款需要追加抵押品,但个人已无力支付。据《财经》记者了解,当时荣智健 向中信求助,曾获得10.625亿港元的贷款支持,利息10%。“两年后,这10.625亿港币的借款全部还清。”中信集团一位负责人称。

  虽然度过了这一危机,“但随着中国经济的整体起飞,中信泰富‘窗口’公司的特殊作用日益消减。起初,中信泰富尚有资金和人脉的优势,掉头转而投资内地经济,也做了不少成功的投资,但随着时日推延,中信泰富的优势渐衰。”前述人士说。

  2000年后,中信泰富曾经想进入内地电信领域,但最终不了了之。近年又大举拓展特钢业务,在收购江阴兴澄钢厂、新冶钢、石家庄钢厂等企业的股 权之后,中信泰富开始意识到上游铁矿石供应的问题。2006年3月,中信泰富购入位处西澳洲潜在的逾60亿吨磁铁矿石开采权,后又收购合共17艘将要建造 的船舶。

  由于磁铁矿项目的支出,对澳元产生需求,也由此埋下了投资外汇衍生工具巨亏的伏笔。

后荣智健时代

  在荣智健离去后,中信泰富不仅需要财务、人事上的重组,战略和业务的重整也不可避免。

  中信泰富2008年10月20日披露了投资外汇衍生品而酿成逾百亿港元亏损的消息,随后中信集团对中信泰富伸出援手,救援方案已于去年12月 24日完成,其中包括中信集团按116.25亿港元价格购买中信泰富可转债,及以约务更替方式为中信泰富承担91.55亿港元的澳元杠杆外汇合同损失。可 转债到期转股后,中信集团将获得中信泰富14.5亿股股份,持有中信泰富股份将从原来的29%上升为57.56%,成为绝对控股股东。

  今年3月25日,中信泰富发布2008年年报称,公司全年净亏损126.62亿港元,其中外汇合同所导致的变现及市场公允值的税后亏损,为146.32亿港元。

  这份年报亦披露,澳洲铁矿项目要推迟一年投产。“中信泰富是澳洲磁铁矿项目的控股股东,从公司管理到配套基础设施建设,澳洲铁矿项目将是继澳元合同之后,考验中信集团的又一个难题。”有关市场人士分析。

  在常振明接任中信泰富董事长一职后,中信泰富最新的董事会名单包括16人,其中两人为新面孔。

  3月25日,公司宣布委任两名非执行董事。其中一名为53岁的张极井,现为中国中信集团公司董事、总经理助理及战略与计划部主任。另外一位是 46岁的居伟民,现为中信集团董事及财务总监,同时担任中信信托有限责任公司董事长,中信证券、中信银行、亚洲卫星控股有限公司等公司的非执行董事。

  在新一轮的董事会调整中,荣智健之子荣明杰仍然保留董事席位。目前荣智健仍持有中信泰富11.53%的股份。

  对于常振明一人兼任主席及董事总经理二职,一位接近中信泰富的人士向《财经》记者表示,由于常振明在中信集团还担任要职,料董事总经理一职只属过渡性质,之后会另觅人选。

  中信泰富管理层的变更,令投资者重拾部分信心。但摩根大通分析师吴希凌认为,管理层的变动对公司仅是投资者恢复信心的第一步,中信泰富能否获得中信集团的更多支持,如注入资产等,现在为时尚早。因此摩根大通给予“减持”评级。

  花旗也给出了“卖出”的评级,并在报告中指出,“我们认为新董事长将会加速中信泰富非核心资产的剥离过程,可能涉及的项目包括电厂、香港隧道和 国泰航空。然而,常振明需要花些时间来考虑如何改善中信泰富目前糟糕的资产负债水平。2009年100亿港元的投资和94亿港元的到期债务将要用掉中信泰 富52%的现金及银行授信额度。”

  香港一名外资基金经理告诉《财经》记者:“常振明坐镇中信泰富,短期可以稳定投资者的信心;但中长期看,由于公司本身业务混杂,中信集团会否对其业务作出调整及整合,加之警方调查的深入,公司未来存在诸多不确定性因素。”

  去年11月,常振明在接受《财经》记者采访时曾表示:“前一阵每天接到很多电话,问我们东西隧道要不要卖,大昌行要不要卖。我们的态度很明确,不会在这个时候卖中信泰富的任何资产。我相信,度过这场危机的中信泰富,还是个很好的公司。”

  中信泰富虽然为综合实业企业,但缺乏重点核心业务,投资散而乱,且不少业务和中信集团有重合。此前,中信集团的工作小组,已对中信泰富核心业务 做了全面评估,这些业务包括香港东西两隧道、国泰航空、澳门电讯、大昌行(香港粮油食品及消费品贸易)、中信1616,内地的九家电厂、三个特钢制造厂、 澳洲铁矿以及内地房地产等。

  市场人士分析,常振明接掌后,可能以特钢、铁矿等作为中信泰富重点发展业务,和中信集团重合的业务则面临整合。■

  本刊特约记者王楠对此文亦有贡献
榮智 智健 健遜 遜位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7197

利豐(494) 點解會值19倍 PE?


因昨天電腦壞,加上事忙,中聯石化東西會趕快出,現時先拿出一篇寫494的舊文,給大家看看。


http://www.inv168.com/phpBB3/viewtopic.php?f=21&t=50777&start=0&hilit=494


會計仔:


就算有收購, meet 到所謂既3年計劃, 叻盡都係10-20% growth 一年? 今時今日點解仲會值19倍?

greatsoup:


人地有個獨特的供應鍊系統,透過部分的(計算式)成本節省,可以確保有(會計式)的增長,仲出埋書講他們獨門方法,怕人學唔到。

就算有金融海嘯都唔使怕,所以值19倍PE。


會計仔:


即係話佢果個優勢比大陸銀行既先天優勢勁1倍, 令佢可以比阿公銀行PE貴1倍? 有冇搞錯 ?

KelvinY:

湯兄可唔可以講多 d,我都聽過類似既野,但係坦白講,呢個世界點會有呢 d 咁既無敵方法,唔係 畢菲特都買左啦


greatsoup:



他們的flow是:
上市集資--->增加生意,降低成本,提升毛利率,盈利增加--->股價上升--->配股、賣資產--->買人地那些低毛利生意--->做好人地盤生意---->盈利增加

之後又重覆這個模式,就像蔡東豪先生之前寫這一篇文章
2002年5月14日信報

任 職音樂界的好友兼讀者來電,對日前談論股場上的「女民歌手現象」感到有點不妥,「太牽強了!」;接著大談Joni Mitchell的生平,批評文章用錯比喻,更誤解了歌詞的意義。筆者對「女民歌手現象」素有研究,目睹的現實過案多不勝數,聽到朋友批評自己的文章,當 時曾感到心有不憤;然而,想深一層,讀者不能了解文章內容,責任應該在作者,與其反駁批評,不如找機會再詳細講解。

為求清晰,筆者利用圖 象講解「女民歌手現象」: 筆者以女民歌手Joni Mitchell七十年代名曲《The Circle Game》,比喻上市公司進行收購,製造盈利增長的圓圈遊戲。圓圈遊戲有四個環節,筆者稱為「三高一頻」,分別是高速收購、高盈利增長、高市盈率、頻密發 行新股;圓圈分別代表四個環節,環節不停循環轉動。

上市公司藉著頻密收購,製造高盈利增長假象,投資者往往被這假象吸引,盲目追捧,令股票市盈率及股價不斷上升,上市公司乘機不斷發行股份,集資所得的資金用來繼續進行收購。「三高一頻」循環不息,圓圈不停轉動。 圓圈遊戲看似天衣無縫,實則危機重重。


  「三高一頻」以高速收購作起點,同時也是圓圈遊戲上最重要環節。要了解圓圈遊戲,投資者須辨別兩種不同的盈利增長來源:「內部增長」(organic growth)和「收購增長」(acquired growth)。舉例說,甲公司去年盈利一百元,因為今年產品銷量增加和提高產品售價,所以盈利增加至一百二十元;乙 公司去年盈利一百元,今年業績平平,隻能維持去年盈利水平,但乙在年中收購三間公司後,把三間公司已有盈利納入公司下半年賬目,盈利於是增至一百二十元。 甲公司的盈利增長稱為「內部增長」,即憑原有業務增加盈利;乙公司的盈利增長稱為「收購增長」,即憑新增業務來增加盈利。

結果仿似相同,實際上兩者付出不同的成本。甲公司付出的成本已在賬目中扣除,是反映真實盈利能力;乙公司發行股票進行收購,攤薄股東權益,很大可能減低每股盈利。

除了成本不同,乙須承受的風險比甲高,例如:

一、管理層收購前審查工夫做得不足,買了劣質資產回來;

二、資產素質不錯,但管理層缺乏耐性討價還價,給予過高價錢;

三、收購回來的公司的管理層無心戀戰,業績即時變差;

四、收購回來的業務跟原有業務格格不入,充分發揮「二加二等於三」的道理。


因 此,「收購增長」是素質低、風險高的盈利增長來源,也是圓圈遊戲極容易出錯的環節。此外,股票市場變幻無常,未必能長時間不斷提供融資機會,是另一個容易 出錯的環節。圓圈在轉動時,稍有差錯,圓圈遊戲便立即停下來,到時投資者才發現持有的股票原來是單靠「收購增長」的低增長股份,但原來圓圈遊戲已告終結。明天以上市公司作實例分析。 還有,這句話出自Joni Mitchell的自傳,現送給音樂界朋友:Who cares what I meant?What does it mean to you?

這就是利豐所做的東西。


會計仔:


問題又回來了, 10-20% growth 算唔算高速增長?

greatsoup:

不算。

如果是連續10年都是這樣,也真是溫和的穩定增長了。

有溫和穩定增長的話,以20%的增長,19倍P/E,5年後變8倍,10%增長,5年後12倍左右,基金覺得不貴。

但是以這個市況的話,19倍PE又確實係貴,過幾年12倍,你看街邊大把龍頭單位數市盈率任買(盈利下/大跌另計),你會唔會去買呢隻穩定增長的龍頭?

如果我博都買昆機。


solidius:

譬如一間公司一年做一億營業額,好唔好彩佢淨利率只有1%即係一百萬,比人收購完之後係咁易炒幾個人、將d新員工調晒去坐響新公司office慳返d租金,就算未計其它,咁樣慳返二百萬都唔奇啦...


greatsoup:



確實無錯,最早被利豐收購的公司(懶找書本抄它的名字),純利率原本只有1%,但利豐收購之後,增加到3%。

如果呢間公司盈利是3億,毛利率是1%的話,增加到3%,也有可能增加6億盈利,但是.....營業額受經濟環境差而減少就...哈,大家明白。

利豐 494 點解 解會 會值 19 PE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7202

我要派貨-東光集團(8150)


之前在王小姐個blog寫個這隻股的背景,其後因其blog開不到,故已散失。


主要內容是市值小、集源集中之類。


http://www.inv168.com/phpBB3/viewtopic.php?f=21&t=51424


前三個星期,股價開始大舉上升,不久公佈業績虧損,不派息,但一派三紅股。


紅股及拆股一般都是派貨手段。
http://www.hkexnews.hk/listedco/listcon ... 9005_C.pdf

公佈消息後,股價在兩星期升70%。


http://www.hkexnews.hk/listedco/listconews/gem/20090409/GLN20090409059_C.pdf


前兩天,公司和內蒙古一家公司簽訂諒解備忘錄,進軍中國綠色道路照明產業。


據公告稱,其內容為:


(i) 訂約各方計畫主要專注共同合作發展中國之綠色道路照明項目;


(ii) 專案之範圍將包括節能路燈的改造、包工型整體直接採購、合同能源管理(EMC)、採購結合EMC改造以及業務管理;


(iii) 為達致上述目標,訂約各方達成下列共識:


(a) 訂約各方同意就內蒙古鑫睿商貿有限公司之專案集資活動、投資及收購展開合作;
(b) 本公司同意透過證券或銀行貸款(經有關監管規定許可)向內蒙古鑫睿商貿有限公司提供包括集資活動在內之財務援助,以支持其綠色道路照明專案;                                                                                                     


及(c) 而內蒙古鑫睿商貿有限公司同意給予本公司優先權,為其專案之財務援助提供顧問服務。


其中第三點才是戲玉,離不開批股集資散貨之類的事情,加上這份東西極之空泛,做些甚麼是沒有說明的,所以甚麼都是由他們控制。
http://realblog.zkiz.com/greatsoup/5509



在大陶精密一文中,曾聲稱這些是散貨手段,加上送紅股及股價暴升,三種東西一起來,自然就是尾聲啦,大家應該沒買這股票,所以都只是提醒。

我要 派貨 東光 集團 8150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7203

中聯石化(346)歷史(1)補遺

中聯石化(346)歷史(1)
http://realblog.zkiz.com/greatsoup/7185


上輯講到,上市一年幾的聯大控股賣殼。


在這其後的事之前,亦要需要繼續交代周先生的背景,如下文述:


http://finance.sina.com.cn/stock/t/20061031/08043034598.shtml

在2002年左右,相信這位周先生無甚財政實力的,但是其喜歡資本投資,在收購香港的殼之前亦有大手筆,資金缺口相信很大。我相信購殼目的在把自己的垃圾資產注入上市公司,印公仔紙集資套取現金。

據中國的報導稱,明倫集團實際是負資產的,實際上是用銀行貸款堆出來的。

http://finance.sina.com.cn/stock/s/20051206/02142174082.shtml

  “在市场上,明伦系做庄是有一番名气的。”上述一位分析师向记者表示,该公司内部操作太多,这在两年前就可以看出。

  “明伦系”收购行 为大量集中于2002年。当年2月,明伦集团曾收购了广州致美斋食 品有限公司50.2%的股权;7月,深圳升达实业发展有限公司将股份转让给明伦系;12月,明伦系公司增资2000万元控制深圳百年松普信息技术有限公 司;而在收购明星电力之前,该集团还收购了香港上市公司———联大公司,并更名为明伦集团(0346.HK)。


http://news.xinhuanet.com/politics/2006-09/04/content_5044752.htm


    周益明立即着手成立深圳市明伦集团与遂宁接洽,但当时他的净资产实际为负数,.....


    为了达到收购资格,2003年3月,周益明让人找到深圳市中喜会计师事务所,要将公司净资产做到10亿元以上。 而在拿到公司资料的第二天,这家事务所就做出了一份总资产27亿元、净资产12亿元的2002年度资产审计报告。更离谱的是,由于收购上市公司需要有连续 两年的财务审计报告,中喜会计师事务所又补充了一份2001年度的假审计报告。


....


    中喜会计师事务所所长吴光影承 认,整个审 计报告出炉过程中,事务所根本没有派人到明伦集团进行资产核对,在此之前他甚至都没听说过有明伦集团这么一家公司。事实上,这家于1995年成立的会计师 事务所曾因违规受到过警告处分,后于2005年更名,同年又因违规被注销。多年来,这样一个屡次违规的会计师事务所一直活跃在这一行业,据公安机关透露, 中喜会计师事务所两年内出具的虚假审计报告竟然多达5000份!     

...


    据遂宁市公安机关侦查,2002年8月,周益明得知明星电力部分股权将转让的消息时,他的企业还只是深圳市明伦 实业有限公司,周益明一边虚构明伦集团与遂宁市洽谈收购事宜,一边临时组建所谓的集团公司。他先以10万元买来深圳某公司,用8000万元银行贷款进行反 复倒账,虚增母公司及7个子公司的注册资本金3亿元,直到2002年12月,明伦集团才正式完成了工商注册。

.....


    据郭、韩等交代,2003年周 益明向他们 明确提出收购明星电力资金上有缺口,希望他们能“支持一下”。但银行资金不得用于上市公司收购,为了规避监管,华夏银行广州分行、浦发行深圳罗湖支行及广 发行深圳分行春风路支行都做了一个“过桥贷款”的方案:以企业流动资金的名义给周益明放贷,使得他获得了3.8亿元资金,完成了“空手套白狼”式的资本运 作。     

.....


    记者拿到中喜会计师事务所出具 的两份审计报告,粗略一看,发现漏洞百出。如反映2002年“借款”一项,期末数有13笔,其中上千万元的达10笔,仅5000万元的就有2笔,但合计仅 313万多元。如此漏洞百出的假报告,竟成了“购买”明星电力的“通行证”。

    而据案发后对周益明提供的这两 份假报告的重新审计,2002年底明伦集团的总负债 已高达2.8亿元,净资产实际为负647万元。事实上,遂宁当地干部对记者透露,当时曾有人提出,明伦集团到底有没有实力,不能光凭周益明提供的审计报告 下结论,应该聘请会计师事务所重新审计一下,但建议最终没有被采纳。


這隻明星電力,據大陸媒體稱,實際上資產質素甚佳,增長穩定,現金流亦強勁,所以在取得這隻大陸殼後,周先生就想把這隻大陸殼變成提款機,令其減少了很多資金負擔,加上在2002-2005年間,股票市場疲弱,亦相對地使這家香港上市公司對抽水方面沒甚作用,所以其後賣殼就不足為奇了。


以下是一些大陸的新聞,可以去看看,他挪用公司資金的情況。


http://finance.sina.com.cn/stock/s/20051206/04312174321.shtml


  周益明现年32岁,他控制的深圳明伦集團 于2003年7月以3.8億收购明星电力28.14%国家股而成为其第一大股东。然而,明伦集团入主明星电力之后,便开始了对上市公司资金不断占用。11 月16日, 明星电力公告称,因债务、担保纠纷对控股股东明伦集团所持公司法人股7453.68万股进行冻结。12月1日,明星电力宣布,董事长周益明因近期将全力处 置有关明伦集团的债权债务事宜,委托董事秦钢代为行使董事长职责。12月3日,明伦集团所持明星电力股权再次被浦发行深圳分行申请轮候冻结。

  “从我们现在清查的结果来看,明伦集团占用上市公司的资金超过1.4亿元”,明星电力董事会秘书蒋青昨日告诉记者。

 


  周益明:哪儿有的事!


  针对该传言,本报记者昨日上午电话采访了身在遂宁的周益明。

  记者:周益明先生,上证报报道了你被警方控制的消息。

  周益明:不存在,不存在!有什么情况,我会主动跟你们联系。

  记者:明星电力已经向公司干部宣布了这件事情吗?

  周益明:哪儿有的事!我们只是宣布由秦钢代为行使董事长职务,不存在其他事情。你说我被警方控制,我能有这么自由,想怎样就怎样?你可以去公安部门了解情况。

  记者:公安部门有没有找你了解情况?

  周益明:了解情况也是公司的其他事情,公司还有其他官司、债务等乱七八糟的事情,了解情况很正常。

  随后,记者又致电遂宁市公安局经侦支队,但没有得到明确答复。

 


  独董:周益明没被控制


  尽管周益明否认了传言,但他占用上市公司巨额资金的事情却是可以肯定的。

  “我今天正好在成都,来向证监局汇报大股东清偿公司欠款等有关情况。”明星电力董事会秘书蒋青告诉记者。

http://finance.sina.com.cn/stock/s/20051202/10222166914.shtml


 


  资金黑洞至少3.67亿元


  记者昨日 查询明星电力近几年公布的财务报表发现,明星电力在账面上的资金黑洞至少有 3.67亿。财报显示,明伦集团于2003年正式成为第一大股东后,星电力的资产质量便急速下降。2002年底,明星电力其他应收款为3001.96万 元,2003年底这一数字上升为2.43亿元,2004年底,这一数字已高达3.674亿元。从2004年12月开始,周益明及其名下控股的其他公司,开 始遭遇以银行为主的相关企业的密集诉讼。据记者了解,截至2005年11月,明星电力在不到一年间涉讼案件总数已达到20起以上。

http://finance.sina.com.cn/stock/t/20051210/0000441646.shtml


  公司发 现,明星综合商社以该公司定期存款为另三家公司向银行申请的承兑汇票作担保, 金额合计达15810万元。具体为:公司分别以等额存款为深圳市溢时丰实业有限公司银行承兑汇票担保4800万元、为深圳市银龙源实业有限公司银行承兑汇 票担保5710万元、为深圳市升达实业有限公司银行承兑汇票担保5300万元。

  上述质押 担保从2005年10月起陆续到期,溢时丰实业等银行承兑汇票出票人均未按 期承兑。截至目前,明星综合商社的银行定期存单因质押担保已有12000万元被银行扣除。公司预计,到2005年12月30日,到期的其余3810万元也 将被银行全部作为承兑汇票担保扣除。

  值得关注的是,上述15810万元担保共分13笔,而公司发现这13笔担保都没有经过必需的决策、审批程序。如今,明星综合商社的银行存款被银行扣除,给自身造成了巨大的资金风险。

http://finance.sina.com.cn/stock/t/20060320/0532603277.shtml


  公司近日 公告,公司在清理控股股东明伦集团占用资金的工作中发现,公司原董事长周益 明于2005年以公司名义,采取公司商业承兑汇票的方式,为明伦集团及其关联公司的8000万元银行贷款担保。上述8000万元违规担保涉及浦东发展银行 深圳分行、广东发展银行深圳春风支行。

  公司称, 以明星电力名义出具的担保从未经过董事会讨论,也未出具过任何董事会决议, 完全是周益明个人的违法行为。明伦集团所用于担保的6000万元商业承兑汇票,系周益明等利用职务之便私自向深圳市合讯网络技术有限公司开出的无业务往 来、无对价的商业承兑汇票,经合讯网络背书后转到明伦集团的,明星电力董事会从未审议、同意过该担保。

我相信,中國證券報這篇教材確是給買殼者一些好警醒。


http://finance.sina.com.cn/stock/t/20060105/0815480290.shtml

  其实,决定成败的道理很简单:做人做事,诚信为本;莫伸手,伸手必被捉!
中聯 石化 346 歷史 補遺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7205

股票掌故 | 香港股票資訊 | 神州股票資訊 | 台股資訊 | 博客好文 | 文庫舊文 | 香港股票資訊 | 第一財經 | 微信公眾號 | Webb哥點將錄 | 港股專區 | 股海挪亞方舟 | 動漫遊戲音樂 | 好歌 | 動漫綜合 | RealBlog | 測試 | 強國 | 潮流潮物 [Fashion board] | 龍鳳大茶樓 | 文章保管庫 | 財經人物 | 智慧 | 世界之大,無奇不有 | 創業 | 股壇維基研發區 | 英文 | 財經書籍 | 期權期指輪天地 | 郊遊遠足 | 站務 | 飲食 | 國際經濟 | 上市公司新聞 | 美股專區 | 書藉及文章分享區 | 娛樂廣場 | 波馬風雲 | 政治民生區 | 財經專業機構 | 識飲色食 | 即市討論區 | 股票專業討論區 | 全球政治經濟社會區 | 建築 | I.T. | 馬後砲膠區之圖表 | 打工仔 | 蘋果專欄 | 雨傘革命 | Louis 先生投資時事分享區 | 地產 |
ZKIZ Archives @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