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KIZ Archives


西部光伏難退燒

2013-3-4 NCW
 
 

 

西部大型地面光伏電站建設仍在火熱推進,地方政府正逐步形成一個挾光伏項目

讓製造業落地的賣方市場

◎ 本刊記者 蒲俊 文在江蘇、浙江等東部省份,深陷產能過剩危機的光伏製造企業已很難再得到地方政府的青睞。但在以青海、甘肅和新疆為代表的西部省份,電站建設正呈現一片繁忙景象,地方政府正積極爭取相應的製造業配套落地。

“光伏行業現在身處寒冬,在我們這裡卻是春天。 ”2013年1月18日,在天華陽光30MW 光伏電站項目並網儀式上,新疆生產建設兵團農一師電力公司黨委書記、董事長劉明表示。

所謂產業轉移,並不是通過異地製造一個春天,就可逃離原有的寒冬。

多位業內人士對財新記者指出,目前中國適合大型地面電站的土地資源和並網點已日益稀缺。從光伏電站到配套設備製造,西部地方政府固然依靠自身優越的光照資源,找到了一條重要的經濟增長路徑,但其背後邏輯仍是追求固定資產投資、生產總值和稅收的數字遊戲。數年前催生光伏製造產能飛速增長的東部地區,如今仍淪陷于產能過剩的寒冬;正在步其後塵的西部省份,最終又能收穫什麼?

阿拉爾後起躍進

天華陽光的30MW電站項目,自稱是新疆生產建設兵團首批並網的大型地面光伏電站,也是阿克蘇地區第一座並網光伏電站。天華陽光在阿克蘇兵團農一師墾區的光伏電站目標是200MW。

在首期30MW光伏電站項目中,天華陽光出資70%,農一師電力公司出資30%,總投資約3億元。劉明對財新記者透露,作為當地招商引資項目,阿拉爾市給出的土地政策非常優惠。但這個光伏電站項目跟不少企業談過,由於並網和消納方面的問題,進展並不順利,跟天華陽光也談了大約兩年才最終敲定。事實上,西部地區的光伏電站用地常見的是無償劃撥,有償使用,具體做法各地有所不同。

“兵團很多地方以農業為主,用電高峰集中在夏秋兩季,其他時間相對較 少,有電用不完的問題。 ”一家央企光伏電站開發人士對財新記者稱。

農一師電力公司是發輸配一體的電力企業。天華陽光董事長蘇維利稱,這是選擇阿拉爾的一個重要原因,光伏電站的發電量首先併入當地電網使用,如有剩餘,再併入國家電網的南疆主網。此次並網的項目也已經與國網新疆公司簽署了並網協議。獲得這樣的並網協議 並非易事,因為地方電網和國家電網的關係並不融洽。

阿拉爾位於天山南麓,是一個由新疆生產建設兵團直轄的縣級市,建市不過十年。阿拉爾市對光伏的熱情和野心遠不只200MW,它已經把占地約1.4萬畝的五號工業園區定位為專門的光伏工業園區,主要用以電站建設,並網規模定位在 GW(相當于1000MW) 級。阿拉爾目前電力裝機以火電為主,規模約900MW,計劃到2015年增至4GW。

阿拉爾的光照資源在新疆不算突出。在光照更好的新疆哈密地區,光伏電站建設的競爭早已白熱化。 “可用土地已經開發得差不多了,並網點條件也不是很好,當地政府充分認識到自身的資源價值,很難打交道,而且還有些灰色地帶比如攤派。 ”一位在哈密進行過項 目投資的人士表示。蘇維利也承認,正是因為哈密提出的一些條件比較苛刻,所以沒有選擇在哈密投資。

阿拉爾市的目光還投向了設備製造, “全鏈構造,業態集成”是其發展方向。名為 “阿拉爾台州光伏新材料園區” (浙江台州對口援建阿拉爾)的三號工業園區以光伏設備生產為主。 “有一家叫哥蘭德的企業,你們聽說過嗎?”劉明在並網儀式上問在場記者,記者們面面相覷,不知所然。根據阿拉爾市官方資料,新疆哥蘭德新能源有限公司總投資6.8億元,占地面積800畝,從事石英玻璃製品、多晶硅提純真空設備以及太陽能電池和組件等生產銷售。在建設過程中,哥蘭德曾向農一師黨委申請撥付廠房建設資金2000萬元。劉明也承認,由於2012年光伏行業整體情況不好,哥蘭德的生產銷售情況不盡如人意,不過2013年還會有兩家民營組件生產企業落戶園區。

據阿拉爾經濟技術開發區管委會提供的數據顯示,目前落戶光伏企業已有六家,計劃投資183億元,建設2600MW太陽能電池組件、350MW太陽能光伏並網發電、750萬片 LED 藍寶石晶片生產項目。兩個光伏產業園是阿拉爾城市發展夢想的重要部分,但光伏電站目前的投資收益率不過個位數,且快速發展容易帶來並網消納的壓力,小型組件企業能夠實現多少有效產能,如何在激烈的市場競爭中生存,都要畫上大大的問號。

阿拉爾市的光伏夢,以及當地泷多拔地而起卻空無一人的高樓,都令業界十分擔憂。

西部政府的賣方市場

新疆是西部光伏熱潮的後來者。近兩年來,中國幾乎所有的西部城市都建立了以電站項目為主的光伏產業園,規模動輒上GW。不過,青海等地在經過數年的光伏大躍進之後,現在地方政府的心態和做法已經發生變化。2011年 的“9 · 30” 是 青 海 光 伏電站爆發的起點。青海地方政府許諾 向當年9月30日前並網的光伏電站提供1.15元 / 千瓦時的上網電價補貼。一位在 “9 · 30”之前就到青海的電站投資者向財新記者回憶, “當時項目隨便拿,地免費給,只要不出問題政府就不管。 ”在他看來,光伏項目給西部地方政府帶來了一個幾乎沒有成本的增長點, “政府只需要批條子蓋章,荒地可以白給” 。

但在電站開發商一擁而上之後,政府又變成了什麼都管,提出100萬元 / MW的電站建設保證金、配套當地建廠等苛刻條件, “否則你愛幹不幹。這完全是個政府賣方市場。 ”上述青海電站投資人士說。

在青海的電站建設熱潮中,有路條批完不建的,也有土地手續及環評不規範的,地方政府逐漸發現,光伏電站帶來的稅收和解決的就業人口,都相當有限。於是地方政府感到,需要引進製造企業,為地方帶來更多的好處,同時能夠增加當地用電負荷,促進新能源發電的本地消納。從2012年上半年開始,青海省政府開始對組件的本地化提出要求,並推出了本地推薦產品目錄。

有熟悉西部光伏電站的人士介紹,國企電站投資者一般不受採用本地設備的限制,但當地政府對有組件產能的企業提出希望在當地建廠,對沒有製造業背景的企業則要求能夠與當地的生產企業綁定,或將生產企業帶到當地。

國內一線光伏大廠在西部擴產顯然已不大可能。晶澳太陽能控股有限公司和青海共和縣的蓓翔新能源開發有限公司合資建設了一座組件工廠,晶澳占股80%。據財新記者瞭解,晶澳是將半成品從其他工廠運到共和縣,在那裡只進行簡單的邊框、接線盒安裝等工序。

甘肅也要求光伏產業園區配套製造企業,並優先考慮能帶來製造業的電站審批,而落地的製造企業也會要求拿到一些電站項目配套,或由當地政府幫助銷售其產品。

2012年7月,溫州市市光電產業促進會和甘肅酒泉市簽署了一項200MW 的光伏電站合作項目。甘肅當地政府希望這些溫州企業能把部分產能遷到當地,有已經西遷的,也有拒絕的。

“一些小廠求生存,西部省份給優惠,成本低,如果能綁定一些項目,也可能就活了。 ”前述青海電站開發人士認為。不過,也有另一種可能是,光伏電站開發成為國企的天下,地方政府難以要求他們在當地採購設備。

數位接受財新記者採訪的光伏行業人士都認為,西部地區地方政府以資源換取製造業落地的想法無可厚非,但實際進展並不順利。路條向國企傾斜路條是西部光伏電站的關鍵詞之一。隨著大量投資者湧入和並網消納問題的日漸突出,地方政府的路條發放越收越緊,投資者也越來越謹慎。

2012年的冬天,不少西部光伏電站冒著嚴寒和施工質量受影響的風險,在趕施工進度。一企業稱,要趕在核准文件規定的並網時間點之前完成,但下半年的項目核准時間普遍較晚,工期就變得緊張起來。

現在,敢拿了路條就未核准先建的企業越來越少,因為有拿不到核准,無法並網的風險。青海省把2013年的光伏電站項目新增裝機目標定在1.5GW,其中大型地面電站1GW,路條的發放也基本據此進行。前述青海電站投資者介紹,大型國企能夠得到一定額度,在額度內建設的電站一般也都能得到核准,而其他企業的核准風險就要大一些。

天華陽光董事長蘇維利在去年年末曾告訴財新記者,2012年青海的路條給了72家企業,2013年將明確進行較大規模的縮減。 “大型地面電站會出現集約化,不會所有的玩家都讓玩兒了,政府也會增加准入門檻。 ”終端的路條可能今後會更多的向發電企業傾斜,這是中材集團一位從事光伏業務人士的判斷。

國企已是西部電站開發的主體,有說法稱占比超過60%。在2012年青海的1GW 路條中,國電電力、國電龍源、中節能、黃河上游水電開發公司、大唐等國企都有數十兆瓦甚至更多的份額。

一位公司總部位於上海的光伏電站開發人士告訴財新記者,現在拿到路條的主要是國企和在當地有些能力的企業,後者會把部分路條再倒手。在轉讓 路條的價格方面,未拿到核准的路條,每瓦價格從幾分到一毛錢;而核准條件較好的,能到每瓦五六毛錢。前一類項目的裝機規模通常比後者大,因此後者對開發者來說更加實惠。他亦認為,國有企業先天更適合進行大型地面電站建設——投資規模大,有時對投資回報並不十分在意。

近年來,地方政府的做法開始發生變化,一方面增加了就地消納;另一方面開始限制規模,因為裝機規模上得太快,並網成了大問題。以甘肅敦煌為例,2012年建成和在建的光伏發電裝機超過500MW,並網發電僅133MW。

西部地區用電負荷少,電網建設相對滯後,不少電站項目並網送出卡在了變壓器容量或主線路建設進度上。青海格爾木地區的裝機已經達到1GW,但送出壓力巨大,需要等待750KV格爾木變電站主變擴建,以及青藏聯網750KV柴達木變電站擴建等工程的完成。在新疆哈密,地方行署曾說服光伏電站業主先行集資修建220KV 的送出線工程。 “電網方面並非沒有努力,但是沒有那麼快。 ”前述來自上海的開發者認為。

同時,在晚間光伏發電不出力時,為了避免電網功率波動過大,需要其他電源支撐點進行調峰,這也是西部地區目前難以解決的瓶頸問題。

隨著土地和並網點資源的日益緊張,西部地區也把目光投向了分佈式光伏發電項目。青海在2013年的規劃是180MW,找屋頂的光伏業者也已經出現在了新疆、甘肅等地。 “建議在政策上有所區隔。什麼省份適合發展大型地面電站,什麼省份適合分佈式。如果不做規定,當地政府也是不明白的,他們急於發展,很難拒絕投資。 ”有業界人士如此評論道。

西部 光伏 退燒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53506

股票掌故 | 香港股票資訊 | 神州股票資訊 | 台股資訊 | 博客好文 | 文庫舊文 | 香港股票資訊 | 第一財經 | 微信公眾號 | Webb哥點將錄 | 港股專區 | 股海挪亞方舟 | 動漫遊戲音樂 | 好歌 | 動漫綜合 | RealBlog | 測試 | 強國 | 潮流潮物 [Fashion board] | 龍鳳大茶樓 | 文章保管庫 | 財經人物 | 智慧 | 世界之大,無奇不有 | 創業 | 股壇維基研發區 | 英文 | 財經書籍 | 期權期指輪天地 | 郊遊遠足 | 站務 | 飲食 | 國際經濟 | 上市公司新聞 | 美股專區 | 書藉及文章分享區 | 娛樂廣場 | 波馬風雲 | 政治民生區 | 財經專業機構 | 識飲色食 | 即市討論區 | 股票專業討論區 | 全球政治經濟社會區 | 建築 | I.T. | 馬後砲膠區之圖表 | 打工仔 | 蘋果專欄 | 雨傘革命 | Louis 先生投資時事分享區 | 地產 |
ZKIZ Archives @ 2019